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执行神罚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第三章 执行神罚

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在海的正中央有一座岛。只不过,那并非是由岩石和土构成的岛。

那是座以木材制造出来的岛,连结无数艘加利恩级的船所形成的一座大浮岛————船岛。

船有新有旧,船与船似乎是以金属棒稳稳地加以固定,中间的缝隙大约有数公尺,缝隙上则架有梯子,成为来往船与船之间的回廊。

一眼望去,船的数量大概有二十艘,一艘艘排列在格子状的交会处。

原本的张帆之处并没有布,支撑帆的横杆(帆杆)经过改良,成为通道。

这就是将桅杆连接起来的空中通道。

吊挂的绳子上晒著洗好的衣物,正随著海风飘扬,甲板上则是摆放著大量充满生活感的日常用品。

船岛上,女性们一边聊天,一边做著家事;男人们则是在打扫、修理船只或参与训练,瞭望台上有人抽著菸斗发呆。不同人种的男女老幼,每个人都过著各自的生活。

没错,这个漂浮海上的船上村,正是梅尔基涅海盗团的根据地。

附带一提,梅尔基涅的意思就是『乘风破浪者』,名字取自于梅儿他们最初得到的船的名字。一般而言,海盗团都是用船长的家名做为名称,但是海人族基本上没有取家名的习惯,所以在一番烦恼之后,某个人提议「乾脆用船名就好了吧?」,于是团名就这么决定了。

好了,这里虽是和平的船岛,但其实在外缘处的地方,如今正以现在进行式的方式在量产凄惨落魄的男人,那景象可说是尸横遍野。

「可恶!竟然这样对待我!」

一名残破不堪的男人,眼中充满怒气地大叫。只见他捡起掉落的军刀,如恶鬼般发动突击。

在他眼前的,是即使面对杀意也温柔微笑的女人————梅儿。

「哎呀哎呀,空有气势也没用哦?」

随后,梅儿的右手微微一动。仅仅是这样的动作,水鞭便瞬间出现,大力地抽在男人的脸上。

「噗嘿!?」

男人发出奇怪的悲鸣,被强制做出空中三圈半的转体动作。真是优美的旋转。

男人啪的一声,倒在甲板上。这场有如拷问般一面倒的战斗,从天还没亮就一直持续到现在,男人似乎终于屈服了。

他有如被男友拋弃的女孩一般,双脚并拢跪倒在地,开始低声啜泣。

梅儿露出慈爱的表情对男人说道:

「真是丢脸,只不过是从早上被打到现在就哭成这样,你不会感到羞耻吗?看你哭得发出噗噗的叫声,简直就像猪一样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

听著她用温和平稳的语气,对自己说出呛辣的言语,男人终于嚎啕大哭起来。

「……从早上到现在连续八小时,不管倒下几次都被强迫回复,然后又遭到殴打,我认为会哭也是很正常的事。」

密雷迪坐在桅杆上方的环状瞭望台上看著全程经过,脸上带著僵硬的表情说道。身旁的奥斯卡也带著同样僵硬的表情说:

「乍看之下,她就像以刑求俘虏海盗为乐的毒辣女海盗吧。梅儿的外表和印象,与她的言行差距太大了……」

「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副『圣女』的模样啊……女人好可怕……」

「喂,小奈。你别把身为『可爱』代名词的小密,跟梅儿姊归为同一类哦。」

「不,你在各种意义上也很可怕。」

奈兹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如此评论,密雷迪则是气愤地想和他理论。

听见密雷迪他们的对话,梅尔基涅海盗团副船长克里斯露出苦笑,他抽著菸卷的模样实在非常好看。

「虽然我很难否定啦,不过至少那是必要的做法,你们就别太害怕梅儿了。」

奥斯卡把眼镜往上一推,回忆昨天对方告知的事。

「入团测验吗?我总算明白遭遇幽灵船袭击的海盗,之所以会消失的理由了。」

「也就是捕获海盗,壮大梅尔基涅海盗团的势力!由身为船长的梅儿姊自己来彻底教导上下关系,拉他们加入……」

没错,现在倒在甲板上的男人们,就是被擒获的布拉埃德海盗团的海盗。

为了把他们这些俘虏编进梅尔基涅海盗团,现在梅儿似乎正在调教————不对,正在矫正他们的个性(?)。

当然,海盗之中也有无可救药的坏蛋,那样的人就直接放生,让他们搭上小船放回大海,如果运气好漂流至陆地的话,大概还会有一条生路吧。

梅儿他们既不是取缔罪犯的公仆,也不是自卫队。

因此他们不会特地审判海盗的罪刑,而是将一切都交给大海决定。

「但是用这样的手段,亏你们还能收到人呢。因为很有可能会有人表面服从,暗地里却伺机报仇吧。」

奈兹的担心很有道理,克里斯用下颚示意他们看看下方的光景。

「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吧!反正你没打算放我活著回去吧!你这个可恶的女人!」

哭泣的男人自暴自弃似地大叫。

梅儿的表情显得有些困扰,她走到正蹲著哭泣的男人的身前。

然后用温柔的动作,开始轻轻抚摸男人的头。

男人抬起头「咦?」了一声,似乎感到困惑。

梅儿的表情就是个十足的圣女,那是非常慈祥的表情。

「没事了,没事了。」

她如此说完,回复魔法的光芒随即笼罩男人。

「你吃了很多苦对吧?你做得很好。」

「喔、喔?咦?不,嗯嗯?」

梅儿姊温柔无比,彷佛要包容男人似地替他治疗。

男人尽管困惑,不过想到终于能从地狱中获得解放,他的心情自然也放松了。

「你这么有毅力,武艺又强,为什么会当海盗呢?」

「咦?我是……为了生活呀,谁不是这样呢。」

「你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有你们也是。」

不知不觉间,回复魔法似乎也治疗了其他倒地的海盗。

醒来后的海盗们尽管对温柔的梅儿感到困惑,却仍是一个接著一个地说出自己成为海盗的经历。

梅儿脸上带著慈爱的表情,聆听完他们的倾诉之后,立刻露出好似同情的悲伤表情。

在这里要声明一下,梅儿是美女。外表是温柔大姊姊的类型,且容貌美得令人不自觉地想要永远看著她。

那样的一位美女竟然同情自己的境遇,并且听得眼泪盈眶。海盗们很多都是单纯的男人,所以一下子就看得入迷了。

梅儿表情一变,扬起眉毛,露出毅然决然的表情。

「好,你们就加入我们家族吧!」

「咦?等、等一下,为什么变成那样!?」

战斗到最后的男人,替同伴们说出共同的心声。

对此,梅儿则是露出慈爱的表情回答道:

「因为你们无处可去了吧?你们有容身之处吗?」

「这、这个……」

他们在大陆生活不下去,虽然逃到安迪卡,却仍然无法讨生活,只好到海上生活。而在失去了海上的容身之处————海盗团后,他们打算到哪里去呢?

男人们面面相觑,意气消沉。梅儿张开双臂对他们说:

「我来照顾你们。成为我的家人,和我一起生活就好了。如果加入我们的家族,之后觉得这里不是你们安身立命之所的话,到时再离开就好了。我不会因为你们离开就处罚你们,而且还会送你们回安迪卡。」

「你、你有何企图!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吧!」

不习惯被温柔对待的男人们,对于从天而降的好事,有如赌气一般反驳。

梅儿露出温暖的笑容。

「这里就是像你们这样无处可去之人,聚集而成的地方。」

所以,不需要好处。所以,成为同伴吧。

梅儿的语气温柔甜美,随后说出最关键性的一句话。

「而且……如果你们能胜过我,可能就会得到这个梅尔基涅海盗团,以及我喔?」

「!!」

男人们猛然抽了一口气,可以得到这么大的海盗团和眼前的美女……

不只能够获得照料,视情况甚至能怀抱那样的『梦想』。

至此已经没有人坚持拒绝了。

「我好高兴!家人增加了!那么大家马上就来一起吃饭吧。」

彷佛计算好了时机一样,只见菜肴接连端上。

大概原本就饥肠辘辘了吧,男人们顿时眼睛一亮。刚才和梅儿对打的男人,代表全体向梅儿低头鞠躬说「那、那个,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照顾了,大姊」。

然后,大白天就开始举行一场近似宴会的用餐时间。

「就如你们所见。」

克里斯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密雷迪等人猛然回神,然后面露战栗的表情,各自说出自己的感想:

「吶、吶,在小密看来,那好像是非常恶质的洗脑耶……」

「真巧,密雷迪,在我看来也是一样。」

「女、女人好可怕……」

一开始先展现压倒性的力量,把对方逼到觉得无路可逃的地步。

这是名符其实的先『鞭子』后『糖果』的策略。让对方安心,告白心情故事,接著表达感同身受与同情,然后提出救赎之道,甚至不著痕迹地用「除了这里之外,你们无处可去」来引导他们的思考。

然后再提出没有任何坏处的利益,最后趁著他们空腹,让他们饱餐一顿,藉由一起用餐大幅提升同伴意识。这么可怕的作为已经超越掌握人心之术,应该要用洗脑来形容了。

「那些家伙大概很快就会嚣张地开始惹事,每一次梅儿都会重覆刚才的做法。到了一个月后,不管梅儿叫他们做什么,他们大概都会乐于遵从吧。」

「「「好可怕!」」」

「然后再过几个月,他们就会和现在的成员一样,成为值得信赖的同伴了吧。」

恶质之处在于,梅儿是真的会善待同伴。她绝不会舍弃他们,而且会听他们的烦恼,帮他们打点生活,让他们在衣食住的方面不会受苦。

即使日后再回头看,发觉那些都是经过算计,但实际上这里是最好的安身立命之处,梅儿也不会背叛他们,所以最后大家也就都释怀了吧。

就结果来看,敬爱梅儿船长的海盗就是因此才会不断增加。

「女人好可怕……女人好可怕……」

「小、小奈,振作啊!小丝她们不一样……呃,或许在不同方面很可怕就是了……喂,小奈周围就没有正常的女孩子了吗!」

「密雷迪,你这句话也打到你自己了哦。」

奈兹的眼神已死。虽然他不再离群索居,但是跟他扯上关系的女性,个性都太强烈了。

为了转换话题,奥斯卡于是向克里斯提问。

附带一提,虽然克里斯比奥斯卡年长得多,不过因为他本人表示「对海盗说话不用多礼」,所以奥斯卡跟他说话时也就不用敬语。

「可是克里斯,这里好像也有很多看起来不像海盗的人……不,这里也有很多小孩吧?他们是怎样的一些人呢?」

「啊啊,那些是创设时的成员,以及在安迪卡活不下去,或者是被安迪卡切割的人们。不过当中也有在这里出生的啦。」

一问之下才知道,梅儿原本也是在安迪卡的外圆区出生的。

她在还不满十岁的年幼时期便失去父母,每天在贫民区拚死拚活地求生存。梅儿自小凭感觉就能使用魔法,虽然境遇困苦,她却为贫民区的伤患治疗,保护百姓不被坏蛋欺负。

「但是,当她的回复魔法,被其他人知道并不是普通的回复魔法后,很多麻烦事就接踵而来。就是在那时候,包含我在内,我们组成了像是家族一样的集团……啊~然后刚好我们也有了目的,所以便乾脆和贫民区的同伴们一起出海了。」

谈话途中,克里斯对目的的部分草草带过,奥斯卡虽然问他「什么目的?」,克里斯却是耸了耸肩,推拖说「这个你去问梅儿吧」。

克里斯看著下方的梅儿,眼中浮现的是,有如父亲望著女儿的温暖感情。

「讲白了,正如你们刚才所见,梅儿的性格很恶劣。她拥有那样的外表,却是个虐待狂,一旦风向不利于自己,她就闷不吭声,笑著打马虎眼,而且做事都很随便,真的是个让人应付不来的男人婆。」

不过————

「她能够分辨仁义。似乎是死去的母亲教她,唯有家族绝对不可以拋弃,必须用自己的一切来守护。像我们这样目无法纪的人,不管个性再怎么差,我们都会被直到最后都能绝对信任的人所吸引。」

梅儿收留无法在弱肉强食的安迪卡活下去的人们,接纳并非真的是坏人的海盗……

然后不知不觉间,最初只有四十人左右的组织,如今已是将近五百人的大家庭。创设海盗团时,包含克里斯和卡媞在内,能够战斗的人大约是十几人,如今则超过两百人。

附带一提,这座船岛位于海底山脉之上,虽是在大海的正中央,不过海人族自不用说,只要能使用魔法,任何人都可以采取到海底的资源和海产。这里的生活环境并不需要担心会缺乏香料、衣服、生活用品或粮食。

另外,在距离数十公里的地方,因为受到海底山脉的影响,有个区域会出现激烈的漩涡。那片海域之下就是所谓的『船只坟场』,有非常大量的老旧船只沉没在那里。也就是说,只要用再生魔法将那些船加以还原,船岛也不愁没有船可以进行扩张。

克里斯把这些事告诉密雷迪她们时的表情,看起来既高兴又自豪,让密雷迪也露出灿烂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这里全都是大家从无到有,一点一滴地建造起来的啊,真是了不起呢。」

「嘿嘿,厉害吧?」

「嗯,真的很厉害。而梅儿姊就是在守护这样一个重要的地方,所以大家才会喜欢梅儿姊吧。看就知道了,大家在说『船长』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副既喜悦又自豪的模样。」

听到密雷迪这么说,克里斯彷佛自己被夸奖似地,似乎感到很难为情。

「克里斯,你跟他们说太多了吧?」

不知不觉间,梅儿爬上瞭望台来,面带笑容对克里斯施加压力。

克里斯说著「喔喔,糟糕,被可怕的人发现了」,刻意做出害怕发抖的动作,然后迅速跳下瞭望台逃走。

「克里斯真是的。」

「呵呵呵,我听到很多故事,克里斯就好像梅儿姊的父亲一样吧。」

「是啊,我不知道亲生父亲的长相,但克里斯从小就很照顾我,他确实在某种程度代替了我的父亲。」

原本打算要开梅儿的玩笑,没想到她却回答得一本正经,让密雷迪一时语塞。

梅儿则是笑嘻嘻地,非常自然地绕到密雷迪的背后,然后再非常自然地用双手搓揉密雷迪的胸部。

「唔哇!?什、什么!?你做什么啦!?」

「我在揉小密的胸部,真是小巧玲珑的胸部呢。」

「少啰嗦!我今后还会再长大啦!不对!快放手!还有阿奥和小奈别看!」

「遵命!」

「瞭解!」

即使密雷迪哭著扭动身体,梅儿却是利用巧妙的擒拿术,肆意地搓揉著密雷迪小巧玲珑的胸部。

事出突然,奥斯卡与奈兹愣愣地看著两人嬉戏(?),但是被密雷迪一说,两人急忙转过身去。不过在这段期间,梅儿仍是不断搓揉。

「————啊嗯。」

密雷迪发出平常绝对不会发出的声音,不知为何,奥斯卡的身子震了一下。

「你、你闹够了没有!」

「哎呀,好危险。」

梅儿迅速离开密雷迪之后,一股近似上升气流的无形之力,在她前一刻所在之处产生。

是的,就在密雷迪的背后,近到与她紧贴的地方。

随后,密雷迪的裙子便高高飞起。

「哎呀哎呀,真是看不出来,小密穿的内裤相当大胆呢,你现在到了想要装成熟的年纪吗?」

小密用手压住裙子,眼眶泛泪,不住地颤抖。看来她今天穿的内裤相当成熟性感。

「奥斯卡小弟,奥斯卡小弟,小密今天穿的是黑————」

「给我闭嘴!」

不知为何,梅儿面露笑容,想要把密雷迪的内裤详细描述给奥斯卡听,密雷迪终于发火了。

超重力袭向梅儿,但她从瞭望台上跃下,同时操纵海水,乘坐水流往海里避难。因为海中有浮力,所以密雷迪的重力魔法效果不彰。

「可恶~!」

「哎呀哎呀,小密很有精神呢。」

只见梅儿笑咪咪地从海中探出头。于是密雷迪改变战术,发动水属性魔法,想要把梅儿逼出海中,可是……

在水属性的适性上,两人似乎仍有压倒性的差距,主导权轻易地被夺走,然后反被用来制作成水鞭,将密雷迪的裙子掀了起来。

密雷迪立刻压住裙子,不甘心地猛踏地板。

「密雷迪竟然被玩弄在股掌之间,真是少见……很好,再继续啊。」

「奥斯卡……不,说得对。梅儿,请再继续。」

「你们竟然背叛我!?」

梅儿乘坐著水流来去无踪。看到梅儿玩弄密雷迪,奥斯卡与奈兹都为梅儿声援。

「呜呜!!梅儿姊!为什么这么坏心眼!?」

「咦?因为小密叫我姊姊不是吗?」

「那又怎样!?」

「如果是我的妹妹,那就可以随姊姊处分了吧?」

「为什么会是那样!?你这种想法太可怕了!」

「妹妹的东西就是姊姊的东西,或者应该说妹妹本身就属于姊姊,这是有名的格言哦?」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格言!!」

在那之后密雷迪也被大肆玩弄了一番。才以为梅儿要温柔地对待自己,她却翻脸跟翻书一样快,让密雷迪欲哭无泪。最后密雷迪抱膝坐在船首,完全在跟梅儿闹别扭。

「哎呀哎呀,我有点玩过头了吗?」

嘴上这么说,梅儿却仍是愉快地轻笑。原来如此,她的性格确实恶劣,而且是有嗜虐倾向。

「梅儿,你就是喜欢欺负自己中意的人,这个习惯你也该改了吧,那可是小孩的想法哦?」

只见卡媞捧著装满鱼料理的大盘子走了过来,她抖动著猫耳,一副被梅儿打败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回到这座船岛的关系吧,她原先穿的是短裤,现在穿的则像是一块布所绑成的裙子。

「你是在强调『我才是梅儿的最爱』是吗?」

「怎么可能!再说我又没被你欺负!」

卡媞竖起猫耳与猫尾的毛发,对梅儿提出反驳,从她的样子看来,至今她也没少被梅儿玩弄吧。尤其听说两人年纪相同,又是一起长大的玩伴,所以卡媞一定从以前就是被害者了吧。

卡媞哼了一声,把目光从梅儿身上移开,并将大盘子递到奥斯卡与奈兹的前方,看来她是特地把食物端过来的。

「谢谢你,卡媞小姐。」

「有劳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奥斯卡面带笑容道谢,同时拔出黑伞,将握把的部分炼成台座的形状,把伞面打开摊平,就立刻成为一张简单的桌子。然后他接过大盘子,把盘子放在桌上。

「眼镜的那把伞真的很方便呢。」

「我不叫眼镜,我叫奥斯卡。」

「嗯,那、那么你也别叫我小姐了!听了感觉很恶心耶!」

「你说恶心……突然直呼女性的名讳,我觉得并不礼貌。」

「女、女性……没、没关系啦!正常称呼我就行了!」

「好吧,既然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就直接称呼你卡媞了。」

奥斯卡面带笑容这么说道,卡媞却不知何故别过头去,她的猫耳激烈地在摆动。

「哎呀哎呀,卡媞真是的,你对奥斯卡小弟产生好感了吗?我们这里很少有知性类型的男生,所以你对他心动了吧?可爱的小猫。」

「什、什么!?怎么可能!谁、谁会喜欢这种眼镜!」

「请不要用眼镜做为我的代名词好吗?」

奥斯卡把眼镜往上推,要求卡媞不要叫他眼镜。

但是卡媞仍是别过头,猫耳动呀动的。

聪明又有知性的英俊青年在海盗团里似乎很稀奇,看来她是真的对奥斯卡有好感了。

「喔,什么啊什么啊,小白脸染指卡媞了吗?小白脸就是这样才讨厌啊,去死好了。」

「我是无所谓,我想请那位叫密雷迪的女孩穿女仆装。」

当他们在吵闹的时候,又有更吵的人过来了。

对帅哥格外充满敌意的是一位相貌凶恶的男人,他就是当初中了密雷迪飞踢的男人,在邀请梅儿加盟时,他也同样展现对帅哥的厌恶。

他名叫奈德•皮克,他有一头黑发和浓密的大胡子,肌肉结实,身高略矮。虽然他的相貌凶恶,其实年纪也才刚满三十岁,但或许是长相老成的关系,有时他会被以为已经年过五十。因此,他对英俊的帅哥恨得要死,他的口头禅是「小白脸去死!」。

然后,以热情的目光看著密雷迪的,是拥有黝黑肌肤与红眼的男人————————魔人的阿狂。没有人知道他的本名。他是超一流的魔法使,而且对女仆装爱得要死,他同时是女仆装收集狂,因此才被称为阿狂。

包含卡媞在内,这一群个性强烈的人,每一位都是担任梅尔基涅海盗团部队长的强者。

总之,卡媞表示「我、我才没有被他染指!」语气中似乎有微妙的动摇,遭受怨恨的奥斯卡却是无视她,走到阿狂的面前,把眼镜往上一推。

「你对女仆装有兴趣吗?」

「!」

平常被众人评为脸部肌肉已死的阿狂,这时却见他惊讶得睁大双眼。

他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灵魂的颤抖,奥斯卡也是。

两人瞬间便理解对方是同好,对方和自己同样都是无止境的探求者!

奥斯卡从宝物库取出秘宝。

「你认为这个如何?」

「好、好美……」

奥斯卡递出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映著的是密雷迪,她穿著女仆装,摆出姿势,脸上则是僵硬的表情。

以前密雷迪偶然看到在贩卖的女仆装,为了开奥斯卡的玩笑,她穿上女仆装给奥斯卡看,殊不知奥斯卡最爱女仆装,于是奥斯卡便失控了。

看到奥斯卡充满压迫感,并且坦率地称赞「密雷迪,你太棒了!」,密雷迪感到非常可怕,立刻便想脱下女仆装,却被奥斯卡阻止。密雷迪想要脱掉,奥斯卡不想她脱,两人在激烈的攻防之后,以拍下照片为条件,结束了这场小型战争。

在周围的人完全被晾在一边的情况下,阿狂露出彷佛终于遇见世上唯一一位同志的表情。

「……船舱里有我的收藏品,晚点要来看吗?」

「请务必让我参观。」

两人紧紧地握了下手。

就在这个瞬间,由女仆装所交织出的友情诞生了。

「这、这家伙就只是个变态嘛……」

原本卡媞还对奥斯卡有好感,如今却是露出对奥斯卡幻灭的厌恶表情。相反地,奈德的眼神变得温柔,他似乎对奥斯卡产生亲切感了,因为其实奈德也是相当程度的女仆装爱好者。

「喂,帅哥,抱歉,我刚才叫你去死。」

「呵,我现在的心情非常好,不管你说什么我全都原谅你。」

「嘿,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讨厌的家伙,没想到你意外地是个男子汉呢。」

「呵,我只是探求者而已。」

奈兹吐槽「不,你是炼成师吧」,不过却是遭到无视。

奥斯卡自然而然融入奈德与阿狂的圈子,跟他们谈笑风生。

女仆装果然是超越人种与立场,能够连结世界的美妙文化。

「抱歉,我们家奥斯卡失态了。」

身为正常人的奈兹,向女性成员们深深低头致歉,但是奥斯卡并不在意。

因为奥斯卡知道奈兹也有照片,那是丝夏和允法穿著女仆装,摆出性感姿势的照片。当奈兹收到随信附上的照片时,虽然他害怕丢掉会发生不祥之事,不过他内心一定很高兴,奥斯卡已经暗中认定奈兹是隐性的女仆装爱好者。

「什么嘛,你们撇下小密,自己聊得那么高兴。」

不知不觉间,密雷迪来到众人旁边,嘀嘀咕咕地抱怨著。她依然面向船首,抱膝坐在地上,只是从刚刚的位置滑行过来而已。

「哎呀哎呀,小密真是爱撒娇的孩子呢。」

「我才没有撒娇!」

虽然卡媞劝谏「梅儿,我就说别欺负她了」,但是看来梅儿姊似乎相当喜欢密雷迪的样子。

看到密雷迪像是在闹脾气似地噘著嘴,顽固地别过头去,梅儿偷偷绕到她的背后,从后方捏起她的脸颊。

「真是有肉的脸颊呢,可以拉到多长呢?」

密雷迪脸颊的肉被拉开来,密雷迪似乎已经放弃了,她没有抵抗,任由梅儿玩弄她的脸颊。

看到密雷迪没什么反应,梅儿脸上带著愉快的表情向她道歉。

「对不起啦,小密,姊姊向你道歉,你就原谅姊姊吧?」

「道歉还拉著偶的捻颊,一点说服逆也咩有。」

脸颊被拉呀拉的,让密雷迪眼眶泛泪瞪了回去。

梅儿终于放开她的脸颊,但是看到泪眼汪汪的密雷迪,不知为何她似乎非常陶醉。

「哎呀,讨厌啦,小密。别露出那么害怕的表情,梅儿姊是温柔的姊姊哦?」

「自己说自己温柔的人,我认为都不是好人哦?」

卡媞表示非常同意,因为她平常就被梅儿玩弄,所以对密雷迪很有亲近感。

梅儿用食指抵著自己的脸颊,似乎在思考什么。

「好吧,小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任何事都行,所以你就别生气了吧?」

「请你加入解放者。」

「不要。」

「你刚才不是说任何事都行吗!」

梅儿马上就收回前言。密雷迪终于站了起来,气得直跺脚。

「任何事都有限度吧?真是的,小密真是贪心。」

「少啰唆!」

「小密真是既笨拙又没用啊,温柔的梅儿姊颁给你安慰奖吧。」

又是笨拙又是没用的,真是批评得毫不留情,密雷迪累得垂头丧气。

但是下一句话却提起她的兴趣了。

「我要发表我和梅尔基涅海盗团的目的。」

「咦!?可以吗!?那不是秘密吗!?」

「是秘密没错,不过我感觉说了也没关系。」

「这么随便!?」

「没关系啦,因为我是船长,船长的决定等同于神的决定呀。」

密雷迪目光移向卡媞,像是用眼神在询问她:这家伙说出这种话,你觉得如何?

卡媞则是用一只手遮住脸,摇了摇头,看来她也放弃了吧。

「我们的目的就是……」

梅儿向奈德弹了一下手指示意,奈德赶紧搬了一个木桶过来。然后,奈德用拳头敲打木桶,帮梅儿制造气氛。

咚咚咚咚的声音,感觉就像响起是有重大事情要发表时的音效。接著阿狂使用暗属性魔法遮蔽阳光,同时用光属性魔法将聚光灯打在梅儿身上。他们配合得默契十足。

不只是密雷迪,连奥斯卡与奈兹也咽下口水紧张地注视著她,梅儿露出柔和的笑容。

「夺取安迪卡哦~」

梅儿语气悠哉,却口出惊人之语。

「夺、夺取?咦?为什么?怎么做?」

密雷迪困惑地询问,梅儿则以像是采买晚餐食材的轻松语气回答道:

「我想要更多权力,想要满足私利私欲,中饱私囊。」

「这么邪恶的事,可以说得这么轻快吗!?」

「不过,就算我叫对方给我,对方也不肯给吧?因为执掌安迪卡的男人心胸很狭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