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 千里寻求心爱的炼成师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特典 千里寻求心爱的炼成师

有三名男女,走进了位于【赤色大沙漠】前小镇的旅店里。

两个男人看起来是冒险者,一个是平头,另一人则算是扫把头吧。两人的年纪大概都将近三十。

而两个男人一左一右侍奉的是,一位乍看只像是平民少女的旅行装扮女孩。她是个将蓝色头发绑成短马尾,眼尾微微下垂的可爱少女。

「大家好。」

女孩甜甜一笑,露出平易近人的笑容,实在惹人怜爱。如果让她在店里招呼客人,一定很快就会成为店家的招牌女服务生吧。

「哦,欢迎光临,请问是要住宿吗?」

旅店的店主————肯塔斯轻抚著茂密的胡须,亲切地回应。

「不,其实我们是在找人……请问店主有看过这个人吗?」

「找人?一个年轻女孩子真是不容易呢。我看看。」

肯塔斯这才明白,原来两名冒险者是女孩的护卫。他看了看女孩递出的纸张。

那是一张非常细腻写实的肖像画,甚至还有画背景。一名戴著眼镜的俊秀青年,闪闪发亮地站在一大片像是玫瑰花的优雅花朵中间。

「哦,画得真好啊……」

「不!还差得远了!连奥斯卡先生十分之一的帅气都无法呈现出来!我每天都为自己不成熟的画技而感到羞耻!」

「是、是吗?」

肯塔斯不由得对她肃然起敬。

「别说是十分之一,我看是夸张了十倍吧?」

「爱夏小妹心中的奥斯卡,实在是美化过头了。」

女孩子是王都贝鲁尼加平民区食堂的招牌女服务生,奥斯卡时常光顾那里。冒险者则是同间食堂的常客兼奥斯卡友人。平头赫达烈与扫把头比比特利一边轻声叹息,一边小声地评论。

奥斯卡轻过一番苦恼,忍痛与爱夏告别(爱夏的说法)。但是,为了支撑孤单寂寞的奥斯卡(爱夏的说法),身为奥斯卡真正知音的她(爱夏的说法),于是为了陪伴在他身旁,亲自踏上寻找奥斯卡的旅程。而这趟旅行,至今已经过了几个月。

赫达烈与比比特利被爱夏抓住把柄,逼不得已才接下她的护卫委托。面对大力鼓吹奥斯卡多么完美的爱夏,他们不禁用怜悯的眼神看著她。

附带一提,其实爱夏似乎拥有『画师』的天职。虽然我一直不知道我有那种才能,不过一定是对奥斯卡先生的爱让我觉醒了!————爱夏本人这样说。

就在这时,至今一直毫无头绪的寻找奥斯卡之旅,终于出现一道曙光。

「嗯嗯~我是不认识这种闪亮亮的小哥啦,不过……仔细一看,我好像看过这副眼镜,我想大概是在我们店里住过的客人。」

「请详细告知!」

爱夏小妹猛然扑向柜台。可爱的女孩子若自己把脸凑到面前,男人一般会觉得赚到了,但肯塔斯却是与她保持距离。

因为爱夏的眼中布满血丝、气息粗重,实在有点可怕。

「喔、喔,大概是两个月前吧?」

「两个月前……那么他有说要去哪里吗?」

「是,他说要去沙漠。而且有个超级美少女和他同行,他们讨论了许多事————」

「是密雷迪小姐吧!」

「是的!不,我并不记得名字,不过大概没错!」

由于她的模样太过可怕,肯塔斯不由自主立正站好。

「他们两人果然在一起!难道真的是私奔……不,不可能是那样!一定不会的!」

肯塔斯先生流著冷汗,战战兢兢地问道:

「呃~小姑娘,你和那位戴眼镜的小哥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妻子。」

「不,你不是吧。」

「别再散播不实谣言了啦,奥斯卡会哭出来喔。」

爱夏说得斩钉截铁,却被赫达烈与比比特利辛辣地吐槽。爱夏小妹失控的程度日益严重,让赫达烈与比比特利著实感到头痛。

肯塔斯目光游移。这女人自称是奥斯卡的妻子……但却又好像不是。

总之,肯塔斯决定当成是有复杂(?)的隐情。接著,他沉默了。因为他发觉……自己还抱著一个炸弹。

然而,恋爱少女爱夏小妹似乎察觉了异常。

「店主先生,另外我想请问你,奥斯卡先生和密雷迪小姐该不会是住在同一个房间吧?」

爱夏的眼睛带著锐利目光。赫达烈与比比特利心想「哦,难道奥斯卡的春天终于到来了吗?」,眼中闪烁好奇的光芒。

受到爱夏凝视,肯塔斯终于承受不住强大的爱夏沉默压力……乖乖招供了。

「……他、他们是住同一个房间……」

随后,爱夏一拳敲在柜台上。柜台发出悲鸣,差点就要出现裂痕了。

「给我同一间房。」

「是、是。」

爱夏压抑怒气的声音令肯塔斯恐惧,他乖乖地交出房间钥匙。当然,赫达烈与比比特利则是住别的房间。

「抱歉了,店主,恋爱中的少女是……被逼急了的野兽。」

「你们也很辛苦呢……」

两位冒险者与旅店店主产生莫名的共鸣,三人脸上露出既像是感同身受,又像是疲惫的笑容。

在那之后,爱夏一行人勇闯沙漠。

尽管好几次濒临死亡边缘,他们总算是抵达了【卡尔德亚镇】,从某间伊拉库商店的学徒少年口中,再次得到情报。

「奥斯卡先生?对呀,我认识他。你们看这头伊拉库,它叫做苏珊娜,之前的饲主是奈兹先生,奥斯卡先生就是和那位奈兹先生一起踏上旅程了。」

「……他是男人对吧?」

「咦?是啊,当然是男人。他就像沙漠的战士一样,身材高大壮硕,我完全无法与他相比。大概就是因为如此,奥斯卡先生似乎相当勤劳地向奈兹先生游说,最后终于能和他一起旅行,让奥斯卡先生非常喜悦。」

「什……么?」

爱夏小妹露出像是感到晴天霹雳的表情。

赫达烈与比比特利窃窃私语「喂喂,因为奥斯卡不交女朋友,有一段时间还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同志,难道是真的吗?」,两人看著彼此,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真希望学徒少年正确地告知他们,奥斯卡是因为希望奈兹能成为同伴而游说他。

「那个、那时候是不是有一位非常漂亮的金发女孩也在场?」

「啊啊,你是说密雷迪小姐吧,她在呀。她还说『今后我们可以三人一同享乐了』,高兴得不得了呢。」

其实他要说的是享受「旅行」之乐。爱夏小妹好似贫血一般,身子摇摇欲坠。「三、三个人一起,同时享用壮硕的男人和纤瘦的奥斯卡先生……密雷迪小 姐!你到底要堕落到什么地步!」爱夏似乎对密雷迪产生了不必要的误解。「奥斯卡先生,你都已经有我了,竟然连男人都可以!」当然,她对奥斯卡也产生非常遗 憾的多重误解。

爱夏的想像力今天也是状况绝佳,甚至到了从鼻孔满溢而出的程度。

看到爱夏的幻想突然从鼻孔开始显现,学徒少年被她吓了一跳。赫达烈他们于是拖著爱夏,离开了那里。

数日后,爱夏一行人抵达利布村。

在某个附有阳台的餐厅,爱夏等人又得到奥斯卡他们的情报。

但是,这次情况有些不同,店员一看到闪亮亮的奥斯卡画像,立刻惊愕地叫道:「这、这副眼镜是……!?」然后他的表情彷佛看见可怕的事物,一边大喊「我不认识那两个人!」,一边奔跑离去。

爱夏疾奔而出拦住店员,在爱夏压力逼问之下,店员哇哇大哭,爽快地招供了。

据他所说,奥斯卡与密雷迪在此滞留的时候,两人感情融洽地用餐。因为是异国美少女与俊秀青年的组合,所以当时受到年轻人以憧憬的眼光注目。

这时候,爱夏之拳轰然打在无辜的商店墙上,使得墙壁宛如她的心一样出现裂痕。

颤抖的店员又说,他们用食物喂食在利布村也颇为知名的漂亮年幼姊妹。

爱夏听到这里,气愤地猛跺脚,跺得地面出现龟裂。

根据恐惧的店员所说,密雷迪对主教的脸部施展飞踢将其杀害,而且奥斯卡更杀光所有神殿骑士。

爱夏顿时沉默,她也不禁疑问「欸?这是怎么回事?」,停下了动作。

店员想趁隙逃走,却被爱夏以灵活的脚步拦住,不让他逃走,并且与困惑的赫达烈他们一起逼问详情。

「惨了……奥斯卡那家伙在搞什么……这不是变成异端了吗?」

「喂,爱夏小妹,听我的话不会吃亏,我们回去王都吧。」

两人做了极具常识的判断。当天,爱夏小妹思考了一整天,然后她决定……

「也就是说,都是教会不好吧!我们必须尽快再见到奥斯卡先生,助他一臂之力才行!」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赫达烈他们拚命想逃,但是当然逃不过爱夏小妹的手掌心。

除了被掌握把柄之外,他们年少轻狂时的过错,也是爱夏小妹帮他们保密……

两人只能金盆洗手,不干冒险者;不然就是要以为了告密而寻找异端者为藉口,继续找寻奥斯卡……他们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之后,他们得到奥斯卡等人往西方出海的情报,得知密雷迪在港都艾波纳脱了衣服,而奥斯卡则站在码头,手里紧握著她的过膝袜等衣物,还有密雷迪被吃了等等事情。爱夏对他们的误会更深了……

「好了,赫达烈先生!比比特利先生!开船的时间到了!」

「随便你了啦~」

「真希望我有勇气能拒绝……」

爱夏一行人终于为了追赶奥斯卡等人而出海。

但他们却丝毫没留意,一艘大船从旁交会而过,驶进艾波纳港。

爱夏一行人在大海尽头得知冲击性的事实并急忙赶回————那都是之后的事了。

究竟恋爱少女是否能与心爱的炼成师重逢呢……?

这就只有神才知道————不,大概神也不知道吧。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