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秘密与黑历史与其他诸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2 秘密与黑历史与其他诸事

在『解放者』的秘密基地。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响起了年幼少女嚎啕大哭的声音。

身为解放者成员的马歇尔和米凯拉,赶紧前来探问。

「哎呀,不好了!」

「哦、哦?这是什么情况?」

原本是军人的马歇尔已经四十好几,遇到大多的事都能处变不惊。然而,看到眼前手足无措的鲁思、拚命安慰妹妹的丝夏、吓得软脚的柯琳,以及站在走廊中央嚎啕大哭的允法,即便是马歇尔也难掩困惑之情。

或者应该说,看到通道深处地面的积水,以及允法脚下的水痕,他大概也猜得出允法哭泣的理由……

允法虽然年幼,却也是女孩子,而且精神年比平均值高,若是在人前尿失禁,因大受打击而嚎啕大哭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然而问题在于,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米凯拉开始替允法清理的时候,一旁的马歇尔则询问鲁思:

「喂,营心,说明一下吧!」

「呃~因为我想帮忙强化秘密基地的防御措施……所以我试做了大哥亲传的诱杀陷阱。」

鲁思说完便往通道深处走去,他微妙地调整身体的位置,然后伸脚往地板踏下去。

只见地板凹陷,墙壁瞬间冒出有如电锯的刀刃,而且从墙壁、天花板和地板刺出无数的长枪。

真是杀意十足的诱杀陷阱。

「你怎么做出这种充满杀意的陷阱!?大叔我原本是军人,连我也吓到了哦!?」

「不是啦,因为大哥教我『杀不死人的陷阱就没有价值,所以要布下连环机关,确实地杀死敌人,这才是陷阱美学。』。」

「你大哥的想法很危险喔。」

这杀意颇高的十一岁小孩,不知为何好像受到夸奖似地,难为情地搔了搔头。

「然后呢?所以允法中了这个危险至极的陷阱是吗?」

「基本上陷阱的锋刃都磨平了,而且依照我的设计,只要站在这个位置别动就不会被打中,所以没有危险。即使如此,为了预防万一,我还是一个人进行作业哦?」

然而,偶然经过的姊妹与柯琳发现鲁思,鲁思虽然大声警告她们别过来,却反而令好奇心旺盛的允法更加好奇。「鲁思,你在隐藏什么!」允法无视鲁思的制止,冲了过去。她站的位置有点差,凶恶的陷阱全都从她的身旁擦身而过。

「你有向她道歉吧?」

「当然有啊。不管是什么理由,当女生哭泣的时点,错的就一定是男人。让允法出丑的人是我,我会向她道歉,直到她原谅我为止。」

「是、是吗……糟糕,这小子比我还勇于认错。」

那一定也是『大哥的教诲』吧。看著鲁思解除陷阱,马歇尔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遥望远方尚未谋面的奥斯卡。

之后,在米凯拉的照料下,允法清理好仪容,恢复冷静,她和鲁思等人一起聚集在食堂里。

「鲁思……刚才的事,如果你敢告诉奈兹大人,我就杀了你。」

「好、好啦,我绝对不会说啦。」

允法红著脸,瞪著鲁思说道。因为她也有自觉是自己无视鲁思警告在先,所以已经接受他的道歉,原谅他了。不过这是两回事,她特别叮咛,绝对不可以让奈兹知情。

但是其实她原谅鲁思最大的理由,是因为鲁思在秘密基地的其他人都在的时候,单膝跪地,牵著她的手不断道歉,她为了尽早脱身才会原谅鲁思。

「向女性道歉的时候应该跪下,牵著对方的手,注视著对方的眼眸,真心诚意地请求原谅。」————以上出自伟大的『大哥的教诲』。

秘密基地的人们,特别是女性成员们,看到鲁思用宛如在求婚的姿势恳求原谅,她们的内心肯定都在想————这孩子将来绝对是毫无自觉的花花公子!必须尽早矫正。顺道一提,她们甚至也怀疑,尚未谋面的奥斯卡是个花花公子。

虽说原谅了鲁思,但是允法毕竟还是感到羞耻,她原本娇小的身体缩得更小了。她几乎是抱著身旁的丝夏,与她黏在一起。

丝夏苦笑著摸著允法的头,安慰她:

「打起精神来吧,允法。」

米凯拉递出她随时准备在口袋里的零食,但允法只发出「呜……」的呻吟回应,米凯拉露出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表情,于是……

为了拯救小女孩的心灵,她决定出卖首领。

「没关系的,允法。其实密雷迪刚加入解放者的时候,她也尿失禁过哦!」

「咦?」

全员都傻眼了。马歇尔慌张地叫著「喂,你在说什么!」,但是米凯拉是站在小孩子这边的。

「为了那孩子的名誉,详细情形我不能说,不过她也盛大地出过丑哦!」

「这、这样啊,密雷迪姊姊也有出丑……不过这并未改变允法丢脸的事实……」

「不对,密雷迪大量生产了更多黑历史哦。比如说,这个秘密基地有一阵子曾经谣传,半夜有听见亡灵喘气的声音……」

「亡、亡灵?」

不只是允法,连柯琳也吓得脸色发白。丝夏也以手掩住嘴巴,似乎很吃惊的样子。

虽然马歇尔劝说「喂,别说了啦,密雷迪她会哭的」,但是米凯拉停不下来了。或许是谈到与密雷迪的回忆,令她感到高兴吧。

「亡灵的真相其实是密雷迪哦!那孩子竟然偷偷在半夜做丰胸体操!而且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来那个方法,她还呼哈呼哈地发出奇怪吆喝声哦。」

允法和鲁思笑了出来,丝夏也别过头去,身子不断颤抖,只有柯琳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柯琳的心地善良,她一定是顾虑到密雷迪姊姊的心情吧。

「然后啊,密雷迪她其实————」

米凯拉兴高采烈地讲述『密雷迪的黑历史』,孩子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允法也开始觉得「既然连密雷迪姊姊都出了那样的丑,允法应该还不算太严重……」,心情似乎开朗许多。

就在话题开始进入密雷迪得知被孩子们晓得后,精神可能会崩坏的话题时,马歇尔觉得再说下去会很不妙,于是打算强行改变话题。

「话、话说回来,奥斯卡没有类似的往事吗?」

他的方法是把奥斯卡当成牺牲品,这方法跟米凯拉其实没什么差别。

「嗯?大哥?勉强要说的话,大概只有大哥一直隐藏实力,所以被人称为『丧家犬』这件事吧。因为大哥是了不起的人啊!」

「对,哥哥他……那个,他不会做丢脸的事哦?」

对柯琳而言,密雷迪姊姊似乎是会做丢脸之事的人。

「不不,一定有的吧?像是不可告人的事情之类的。」

鲁思与柯琳对望著,认真地在苦思。马歇尔确信世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好青年,所以催促著「你们仔细想想,一定有什么吧」。

但是从鲁思口中说出的,却是不同意义的黑历史。

「这么说来,有一件事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哦哦,什么事?」

「我们是生长在王都的贫民区,所以时常遇到坏人找碴……哥哥把他们带到暗巷去,过了一段时间再出来,那群坏人的性格就完全漂白了呢。」

全部的人顿时鸦雀无声。

「那些人每次都让人吓一跳呢。柯琳也曾被骂是臭小孩,结果他们从暗巷出来后竟然叫我『柯琳大小姐』,有点可怕呢。」

在场每个人都认为————他们一定是被调教了吧?

「说到不可思议的事,我们去哥哥家的时候,常常会遇见不认识的女人,而且还会送东西给我们对吧?」

「对喔!大多都是哥哥不在家的时候,那些女人会在哥哥的家门前晃来晃去。我们把哥哥的事告诉她们,她们就会送我们许多东西,比方说糖果呀,零用钱之类的。」

「不过大概每过一个月就会换一个女人,如果是看起来很有钱的女人,我们大家就会轮流去和她说话,这样就会有很多『收获』,大家都很高兴对吧?」

兄妹俩彼此笑容回应。

在场每个人都心想————那些是以奥斯卡为目标的女人吧?你们出卖哥哥的情报大赚一笔了对吧?

在那之后,奥斯卡与密雷迪的秘密持续被彼此亲近之人出卖。

十天后。

「嗯?阿奥,小奈,那好像是从『解放者』送来的信哦。」

密雷迪抬头仰望,用手指著送信的鸟。那只鸟名叫奶油,总是帮他们送来信件。

密雷迪从挂在奶油脖子上的包包里,小心地取出信件。

三人马上拆开信,然后靠在一起阅读。除了组织的连络事项之外,阅读孩子们的信是密雷迪他们最大的乐趣。然而,只有这时候例外……

————密雷迪姊姊,我听米凯拉老师说了,你到现在还在做丰胸操吧?有成果吗?

————奥斯卡哥哥,我听鲁思说了,他说你很擅长调教,那是真的吗?而且你特别擅长调教男人吗?

————密雷迪小姐,听说你最喜欢阅读情色小说,那是真的吗?你是情色小说收藏家吗?

————大哥,我听说了,以前常出现在大哥家门前的那些女人,她们全是大哥的爱人,这件事是真的吗?马歇尔队长说,大哥能让许多女人进贡,实在是很厉害。

两人的秘密(?),或者说是黑历史(?)不断出现。

总之,两人刻意不看奈兹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的表情,以颤抖的手收起信件。隔了一拍之后……一

「米凯拉啊啊啊啊啊啊!!」

「鲁思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对著天空大喊,彷佛要将声音传到秘密基地一样。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