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一章 最后的大迷宫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第一章 最后的大迷宫

云海之上有个在空中滑翔飞行的物体。

在阳光的沐浴下发出闪闪光芒的,就是托达斯世界中独一无二的空中交通工具──飞空艇『佛尔尼尔』。

正下方的云海如大海一般无边无际,一直延伸到水平线的彼端。由于云层不是本来如棉花糖般的纯白色,而是如青铜般混浊,所以看起来更像是海面。

或许是因为这个关系,搭配上船的形状,现在的佛尔尼尔宛如遨游天空之海的巨大鬼蝠魟。

「哦哦~完全看不见地上呢~好像从上方俯瞰树海一样。」

希雅摆动著兔耳,攀在舰桥的圆窗上,眺望著外面的景色赞叹道。

确实,云海彷佛像是树海浓雾制造出的雾之海。

这幅光景似乎让希雅想起,她与始在既是母亲茉娜的墓地,同时也是『珍藏之处』的大树上,两个人谈天说地的夜晚。那时两人眺望著在月光下闪闪发亮,有如奇迹一般的雾海,度过两个人独处的时光。

希雅与那位最爱之人,如今进入新的关系。「嘿嘿~」她忍不住露出羞赧的笑容,兔耳与兔尾也愉快地摇摆。

「……嗯,修尼雪原常年被乌云笼罩,地上总是风雪交加,可说是极寒之地。」

原本在旁边窗户眺望著外面的月,微笑看著沉浸在回忆中傻笑的希雅,对著众人如此说明。

【修尼雪原】──覆盖大陆东南端一带的大雪原。

这个地方西临【魔国加兰特】,北接【哈尔崔那树海】,终年不散的乌云制造出宛如永夜的黑暗世界。猛烈吹拂的风雪,使得原本就恶劣的视野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大地完全被冰雪覆盖,气温始终在零下数十度以下。

正符合极地之名,是宛如地狱的地方。

「不过想必不是自然现象就是了。」

瘫坐在沙发上的始如此呢喃。在他的眼罩之下,魔眼石正发出蓝白色光芒。他看似放松,其实正连结做为外部摄影机的神器,确实地警戒著外面的情况。

「因为不管是乌云还是雪原,都彷佛有个看不见的境界,将两者限制在固定的范围……十之八九是解放者做了什么手脚吧。」

缇奥用带著敬佩与赞叹的语气说道。

正如她所说,【修尼雪原】被完美地与外界区隔开来。无论是北边的树海,还是西方的魔人领土,过去都不曾有过冰雪灾害的记录。

看不见的界线制造出了冰与雪的异界,即便是在奇幻世界,这是自然现象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原本在始的周围晃来晃去,似乎想要始关注的香织,这时好似想起什么,目光在虚空中徘徊不定。

「呃……我记得在雪原深处有一个大峡谷(冰隙),最后的大迷宫就是在更深入的地方吧。」

「对,那是冰与雪形成的大迷宫──冰雪洞窟。」

「一般来言,那是被称为可能是大迷宫的地方吧?因为气候严酷,进入洞窟的人没有一人回来过,所以据说可能是七大迷宫之一。」

「是啊,不过香织你不用担心,那里确实是大迷宫。因为我们是直接听密雷迪提到这情报,她是创造大迷宫的那群人中的一人。」

「啊,这么说来确实如此!」香织恍然大悟,点头说道。同时,她想起下面的酷寒大概也是试炼之一,他们却抄捷径直接飞过,这个事实令她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主人,话说结果如何呢?罗盘有确实发挥功用吗?」

缇奥窥视始的手上,充满强大压迫感的双乳就在始的眼前剧烈晃动。始似乎嫌她碍事,稍微转动身子后点头说道:

「对,没问题。不过我还真是重新认识这东西的厉害了。罗盘的指针不单只是指向想去的地方,甚至能隐隐感觉到目的地位置与所需距离。」

始稍微举起手中像是老旧怀表的东西。这是在成功攻略【哈尔崔那树海】的大迷宫之际,创设者琉堤莉丝•哈尔崔那送给他的神器『导越之罗盘』,它的功能是『指向想去的地方』。

神器里注入的既不是既存魔法,也不是神代魔法,而是能将概念显现于世的极致魔法──概念魔法。

根据琉堤莉丝的影像记录所说,必须能够行使所有神代魔法,并且拥有足以改写现实法则的极限意志,然后才能发动概念魔法。

过去即使集密雷迪等解放者全员之力,据说也只创造出三个概念,所以难度之高可谓令人惊叹。

听见始感动赞叹,香织也同样语带赞叹表示同意。

「隐约也能明白地球的位置呢,虽然真的很难说明那种感觉……」

「相对地,消耗的魔力也非比寻常,没想到使用一次就让现在的我陷入魔力枯竭状态,我差点就要留下翻白眼昏倒的黑历史了。」

尽管始带著苦涩的表情这么说道,但是他的眼中仍是藏不住喜悦之情。

在生死存亡之际,在有如地狱的地方,始的心中迄今都点燃著唯一的希望灯火。

──无论割舍任何事物,也要回归故乡。

凭藉著这个念头持续到现在的旅行,如今终于掌握到一丝希望。

那一日,在攻略树海大迷宫的那个地方,始所展现出的表情──

在场每个人都还记得,那是柔和与强悍并存,难以形容却又令人深刻烙印在心中的微笑。宛如仰望天空映入眼中的阳光时,在眼睑内留下的幻影一般。

与船外寒冷的气温相反,室内充满祥和温暖的空气。

这时月踩著可爱的脚步声,从窗边走了回来。

然后碰的一声,坐在始的身旁。她眯起眼睛看著始,眼中充满慈爱。

希雅也回来了,她的脚步轻盈得像是森林中的兔子,然而当她到达沙发前的时候,不知为何却停下脚步。

只见她忸忸怩怩,似乎在犹豫不决……不,看起来是在害羞的样子。

「我说你啊……不要事到如今才因为位置或距离感而害臊啦,看得我都感到难为情了。」

始的脸上浮现略带困扰的笑容。

看来这只兔子因为成功晋身恋人的关系,反而对以前毫不客气抱上去的动作感到非常羞耻。

明明之前积极主动,当始接受她之后,这只兔子却开始胆小畏缩起来了。

「……嗯,希雅好可爱。」

月对她竖起大拇指,希雅则是兔耳竖立。

「不、不要取笑我啦!呜呜。」

希雅双颊飞红,双手拉著兔耳,遮住自己的脸。

看到希雅那个模样,缇奥手扶著下颚,不知为何有如评论家一般评论道:「嗯,实在是很有心机地展现可爱呢。跟香织可说是不分轩轾!」

香织头上冒出「!?」的符号,对于缇奥认为她有心机,似乎大受打击。

始看著她们嬉闹,脸上的表情就像被打败似地,不过他很快地表情一变,露出和蔼又爱怜的表情……向希雅伸出手。

「好了,别杵在那里,过来坐吧。」

「好、好的。」

被始握住自己的手,还邀她坐在身旁的位子,让希雅既喜悦又害臊。不过她坦率地坐了下来,依偎在始的身上。

香织不甘心地说「唔唔……确实很可爱……」,缇奥则是笑容满面说道:

「好了,希雅,差不多该你报告了。妾身很识相,可是一直等待著哦?来吧来吧,快点钜细靡遗地全部招来!」

「你突然说什么呀?话说缇奥小姐,你呼吸粗重,眼中布满血丝,实在很恶──咳咳,很可怕。」

「你在装什么傻?说到报告,当然就是你和主人的初夜吧!你们第一次的夜晚过得如何!」

「什么~!?我、我才不告诉你!我怎么可能会说!问这什么问题啊,你这只废龙!!」

「不要若无其事地夸奖妾身!就算你想岔开话题也没用。如果你可怜至今连同床都不可得的妾身和香织,就快点说出来吧!」

废龙喘著气不停进逼,希雅狼狈不堪。

「咦?喂,缇奥,你刚才好像不经意地说我很可怜……总觉得你的言语间从刚才就对我有点辛辣!我有做错什么吗!?有吗!?」

香织似乎显得有点焦虑,她一把拉住缇奥的腰带。

「冷静一点,香织,你什么也没做错。只不过因为只有我们两人被拋下,妾身擅自对你产生亲近感而已!」

「我也很讨厌那样哦!?」

先不管猛烈抗议的香织,也无视缇奥快被扯掉的腰带──

「来吧来吧,快点告诉妾身吧!比如说主人的性癖、性癖和性癖!具体说给我听吧!蜕变后的希雅小妹,快点告诉妾身,让妾身好后续跟上啊!」

「我才不说!」

「什么……主人的性癖特殊到令你难以启齿吗──」

「别把始先生和缇奥小姐混为一谈!始先生才不是变态!他很正常……正常到……厉害得不得了。真的,我好几次──」

只见希雅的眼神开始失焦,她正在回忆什么,从她羞红的脸颊可以说一目瞭然。在费雅贝鲁根的最后一晚,两人似乎过得非常火热。

附带一提,当时香织、缇奥以及其他许多人都企图偷窥,但是因为被月的『雷龙』击退,所以谁也没有看到。特别是某森人族的公主,因为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现在还一脸恍惚的表情,待在家中疗养。

总之,始使用超级弹指神功,把不断追问的废龙弹飞,让她做出艺术性的后空翻转体四圈后,再帮助希雅回神。

希雅猛然回神后,害羞得摺叠起兔耳,身体缩了起来。

「……嗯,始的经验值是我帮忙累积的,始是夜晚的狂战士。」

「月,你稍微把嘴巴闭上好吗?」

始一只手拍著希雅的头安慰她,另一只手摀住月的嘴让她安静。香织羡慕得坐立不安,缇奥则是躺在地上,脸上带著恍惚神情,身体不住抽搐。

「终、终于到了最后的大迷宫了!真想快点攻略完,早点去迎接小缪呢!」

希雅从过度涌现的羞耻感中勉强恢复,为了改变现场微妙的气氛,她转换了话题。尽管看到她这么拚命转移话题,始忍不住想笑,却仍是配合著说道:

「是啊,不知她是否有精神……」

缪是始在这个异世界,历经曲折离奇的命运后遇见的海人族小女孩。

她称呼始为爸爸,而她的存在对始的心带来很大的影响。

始跟她约定,总有一天会带她去始的故乡──地球。

没错,就是过去始和月做的相同约定。

始的目光看著远方,怀想位于大陆相反侧的遥远他方。希雅则是微笑著说道:

「她一定很有精神啊,因为她是始先生的爱女哦?那个孩子非常坚强,甚至宣言如果不去见她,她不惜踏上旅程也会来找我们。」

始笑著点头肯定,然后将目光移回希雅身上。

「也得找时间去见卡姆他们呢。」

「始先生……嘻嘻,谢谢你。」

其实在离开【费雅贝鲁根】之前,始有提议问卡姆等郝里亚族要不要一起前往地球。

他们的回答是『否定』的。

理由始也很清楚,因为在与帝国决战之际,始就已经见证他们的决心了。

没错,他们下定决心,要亲手获得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权利。

他们决定在这个对亚人过于残酷的世界继续战斗。

那正是浴火重生后的郝里亚族的矜持,也是他们自我的证明。

想到将会与家人分开的希雅,始尽管接受他们的决定,却也无法不叹息。卡姆则是露出和蔼又喜悦的笑容,对始说「只要您让希雅幸福就足够了,老大」。

那时卡姆的表情,毫无疑问是为女儿著想的父亲表情。

只要始想做,他或许也可以做到既防止来自神的干涉,又能来去两个世界。

话虽如此,概念魔法的全貌原本就模糊不清,若是要进步到能制作并行使概念魔法,事情想必不会那么顺利吧。

就始而言,虽然他笃定总有一天一定要实现,却不知何时才会成功。所以他难以轻易许下诺言,保证他们能很快再次相会。

正因为如此,在确立回归地球的方法之后,始心想至少最后一天,应该让希雅和家人一起度过。

希雅十分明白始的心情,她就像在尽情吃著淋满蜂蜜的松饼一般,脸上露出幸福洋溢的表情,并轻轻握住始的手。

「可是始先生,我已经好好和父亲他们道别了。我虽然很高兴你为我们费心,但是请别太过在意,那样父亲他们应该也会很高兴的。」

「是吗?」

「对!呵呵,这让我想起了小缪那个时候,始先生对自己人真是过度保护呢~」

希雅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著,高兴得轻声一笑。

而月也配合著她,紧紧抱住始的手臂,眼神充满恶作剧的光芒。

「……嗯,始很宠自己人,必须注意不要沉溺到无可自拔。」

「啊哈哈,如果太依赖始同学,确实会变成废人呢。」

因为连香织也一起开心地笑著附和,让始只能板起一张扑克脸。感觉被说得好像是废女制造机,始感到非常不自在。

就在这个时候,宛如顾虑到始的心情一般,滑动式的门打开了。

进入舰桥的是光辉、龙太郎、铃,还有雫。

即使看到始坐在沙发上左拥右抱月和希雅,但是因为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每个人都没什么反应……

不,只有一个人眉头抽动,嘴弯成了ㄟ字形。

但是始似乎没有发觉,而是趁著这个机会试图转移话题。

「你们练习得真勤奋呢。如何?习惯神器的新功能了吗?」

正如始所说,为了熟悉经过始改良的神器,光辉等人先前一直在佛尔尼尔的甲板上进行训练。

不知是因为疲劳还是别的原因,雫吐了一口气,正准备要说明训练成果──

「是啊,南云同学。托你的福──欸!有个表情很恶心的人在这里!?」

话说到一半,她吓得跳了起来。她似乎看到面露恶心笑容,在地上喘著气的废龙了。这也算是个事件,难怪她会吃惊。

因为被香织拉扯腰带的关系,缇奥的和服相当香艳地敞开,但是却完全没有下流的感觉,反而看起来更加悲惨窝囊,不愧是废龙(缇奥)。

「别在意那边的厨余了。来,坐下吧。」

废龙小姐又痉挛了几下。

光辉等人为了闪避厨余,稍微绕了路才走到沙发坐下。

「那么试用得如何?有出现什么问题吗?」

始对光辉等人这么问道。看到始好像没事一般,光辉在回答的同时,在心里想著「明明已经看见很多次了,只有这件事还是不习惯啊」。附带一提,因为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会在意,他的目光不停往废龙瞥去,实在是很可爱。

「不,没有问题。或者应该说真令人吃惊,魔力的传导效率完全不同,输出本身大幅提升,新功能也相当有用。」

尽管口中这么说,光辉的神情却显得非常复杂。

不知那是对于轻易变强这件事,还是变强的原因是始这件事……或许两者皆是吧。

龙太郎完全没有察觉光辉复杂的心情,他露出爽朗的笑容接著说道:

「哎呀,真的很厉害!空中踏步的感觉虽然令人困惑,不过习惯之后真的很好用,护手的威力也倍增了,真期待在实战中使用呢!」

除了改良武器之外,始也送给光辉等人几件神器,其中之一就是附有『空力』,能在空中制造踏脚处的靴子。

只见龙太郎互相撞击改造过的护手,彷佛得到新玩具的小孩一般,显得非常高兴。而护手在撞击下喷发出冲击波,宛如表现出他的好心情。

铃坐在他的旁边,两条辫子被劲风激烈吹起,她虽然略感困扰,却仍是点头说道:

「跟龙太郎同学他们不同,只有铃完全是新制的神器,所以铃原本还有点怕不会用,但是实际试用后真的觉得太棒了!这样一来……铃也可以战斗。不再只是守护,铃可以战斗了!谢谢你,南云同学!」

铃露出天真无邪,但却感觉得到强烈意志的笑容。

说起来,恳求一同加入这次旅程的本来就是铃。

就算要和同伴分开,铃也要再一次见到那个女孩──中村里惠,和她当面谈话。为此她需要力量,所以她下定决心,向始低头,恳求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铃那时的眼神判若两人,意志十分坚定。

她的天职是『结界师』──在守护方面拥有天赋之才。始之所以会给予她战斗的力量,或许也是因为感受到她的心情了吧。

「我也没问题。反倒是因为功能太多,让我有点不安,担心会不会在实战中对选择功能犹豫不决……不过这也只能靠经验磨练了。」

雫看著膝上的搭档──黑刀,表情显得有些痉挛,她似乎是想说:「我知道,我知道,那就叫『魔改』对吧?」

「那就好,虽说我也是顺便练习升华魔法,不过看来我的精心改造是有价值了。话虽如此,关于天之河的圣剑我却有点难以接受……」

「咦?等、等一下,南云!你的说法怎么让我有不祥的感觉!?」

光辉脸色发白,心想刚才始询问是否有问题,该不会是「咦?怎么改装完还多出了一根螺丝……算了,能用就好!」的意思吧!?

始面露苦笑摇头否定。

「别担心,我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圣剑果然是特制的神器,制作得非常精巧,且兼具绝妙的平衡,没有多余可改造的空间。」

「呃~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圣剑没有改造的余地,已经是完成的作品。若是轻易对根本的部分出手,反而可能会弱化性能。所以我做的事就只是保养修复和追加外接物件,实在不能算是改造。」

据说圣剑似乎是相当古老的神器,由于经过漫长岁月,功能有些失灵。始所做的可以说是类似除锈的工作。

圣剑竟能让始说出没有改造余地这种话,令每个人都惊讶得双眼圆睁。特别是光辉,他盯著圣剑仔细地端详。

「总之,只要你在使用上完全熟练了,就算去魔人领也不会一下子就被打倒吧。虽然在那之前要先闯过大迷宫就是了……反正你就好好加油吧。」

虽然始的表情和话语很冷淡,但给予的力量却货真价实。对于光辉等人而言,要实现他们的目的,这是非常宝贵的恩惠,对铃而言更是如此。

(南云同学果然好像有点改变了……)

雫隐约这么觉得。攻略树海的大迷宫之后,始的言行虽然没什么改变,但是行动背后似乎都含有柔和的感情。

请托得到接受的铃似乎也有相同感觉,她内心有一瞬间冒出「南云同学是傲娇?」的念头……当然,这么可怕的话语,她不会说出口。

就在此时,始的目光忽然落在罗盘上。接著他眯起眼睛,将目光转回前方,态度也从原先的轻松转为严肃。

「抵达冰之峡谷了,我要降到云层下了哦。」

仅仅一瞬之间,身体彷佛从重力解放,一个飘飘然的感觉袭来,随后佛尔尼尔便冲入云层。

忍受著急速下降时特有的下腹部被抚摸般的感觉,全员注视著窗外,眼神严肃无比。只见窗外的阳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蒙蒙的云层。

这时,一道像是闪电的闪光劈下。剎那间,佛尔尼尔受到一阵冲击,似乎是雷电击中佛尔尼尔了。铃发出「呀~!?」的小声悲鸣,缩起身子,光辉等人也绷起紧张的表情。

「放轻松,佛尔尼尔与地球的飞机不同,天候因素奈何不了它。」

暴风和雨滴如子弹般打在窗上,舰桥连续响起像是石头被弹开的声音。看来似乎是无数的冰雹打在船体上,落雷也变得更加激烈。

如果是基于普通航空力学制造的飞机,处于这个环境大概就离坠机不远了。

然而,正如始充满自信的话语一般,即使被数十道雷电击中、被冰的子弹疯狂乱打,仍然撼动不了佛尔尼尔。

「控制重力什么的,完全是科幻片了啊……」

「……真的呢。」

龙太郎放松肩膀力道,傻眼地说道。光辉则偷看始充满自信的侧脸,然后马上移开视线,点头同意。

通过彷佛体现了大自然力量的云层,其实仅仅花了数秒,很快地佛尔尼尔便冲破乌云来到底下。

「哇~始先生始先生!你看外面很惊人呢!」

「你冷静一点,希雅。我知道第一次见到的光景令你很兴奋,但是你的兔耳摆动得很厉害,从刚才就一直戳到我的眼睛。」

窗外横向吹著猛烈的暴风雪,除此之外,窗户表面逐渐结冰,发出劈哩劈哩的声音。

第一次看到冰雪世界,希雅的情绪兴奋不已。她抱著始的手臂,兔耳猛烈地拍打,宛如瞄准好了似地打中始的眼睛!

「嗯,确实是值得被称为『酷寒』的景象啊……妾身并不擅于耐寒啊。」

看到下方的银色世界与遮蔽视线的暴风雪,缇奥露出厌恶的表情。

始看著缇奥,好像感到很意外。因为他原本心想……如果是这个变态到极点的废龙,即便是刺骨的寒冷,她也一定能转换为快乐。要是她太过嚣张,那就剥光她的衣服,把她丢到外面去。

缇奥小姐似乎全都了然于心,她身子一颤,不住喘气,觉得心爱的主人真是太瞭解她了。

始决定当作什么也没看见,从自己的胸前取出项炼坠。

那是将透明度高的蓝色水晶加工成八边形柱状体,再以炼条串上而制成的项炼坠,是用来调节外部空气的神器『空气特区』。

「我不会再重蹈古卢恩大火山时的覆辙。你们别弄丢我交给你们的神器哦,只要有那个神器,就能保证有个舒适的大迷宫之旅。」

月她们也取出收在胸前的项炼坠。

「……嗯,始亲手做的,好棒。」

「是啊~模仿雪结晶的这一点真是相当绝妙呢。」

「始同学送的第三项礼物……嘻嘻。」

虽说是必要的物品,但毕竟是心爱的男人送的礼物。更何况跟始用的粗糙造型不同,月她们的项炼坠造型是模仿雪结晶,制作得精巧又美丽。

项炼坠吸收光芒,闪闪发亮的样子,如梦一般美妙,月她们脸上也自然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时一个语气微妙的话声响起。

「主人啊,为什么只有妾身的是雪人?不,雪人也是很可爱啦……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妾身也想要雕工精细的首饰……」

缇奥露出难以言喻的微妙表情,捏著项炼坠,将它举高至脸的高度。

那是造型活泼的雪人型项炼坠。彷佛现在也能听见「HA~HAHAHA!!」如美国人一样的笑声。

缇奥目光不住偷窥,交互比对月她们的美丽项炼坠以及自己的雪人,表情看起来似乎非常羡慕。

始则是说道:

「我知道。」

「知、知道什么?」

始出乎意料地认真,缇奥则是有些狼狈地问道。

始露出瞪视般强而有力的眼神说道:

「在你体内沉睡著一位超级缇奥。」

「!?」

轰隆!舰桥上的众人感觉到宛如落雷的冲击。

──超级缇奥。

在树海大迷宫中了精神反转魔法之际,缇奥所产生的异常。

没错,她出现了。

『太有姊姊风范令人感到可怕的缇奥』。

『帅气得令人恶心的缇奥』。

也就是说,正常的缇奥•库拉鲁斯出现了!!

「我本来以为是都市怪谈之类的,但是希雅和香织在攻略大迷宫后仍惊恐地言之凿凿。那么……正常的缇奥就确实存在吧。」

「主人啊,抱歉在你一本正经的时候打断你的话,可是你刚才说的话非常失礼喔?妾身可是很生气喔?」

缇奥少见地面露怒容,并回头看向身为元凶的希雅与香织。两人尽管内心动摇,仍是试图反驳:

「有、有什么办法嘛!因为真的很可怕呀!你变得好像女王一样,说会保护我……害人家差点就涌现出奇怪的感情!」

「妾身又没有哪里奇怪!为什么你会害怕呀!?」

「很可怕呀!因为那可是缇奥小姐喔!竟然有那么泰然自若,坚定不移的帅气缇奥小姐!我现在光是回想起来就──呕。」

「你给我等一下!!为什么你会想吐!?妾身要哭啰!你们再这样,妾身会不顾羞耻嚎啕大哭喔!」

尽管嘴上这么说,缇奥的脸颊却微微泛红,她果然已经是末期症状了吧。

话虽如此,要放弃应该还太早!始指著雪人项炼坠说道:

「超级缇奥一定还在你的心中,我很想见一见她。在攻略冰雪洞窟的过程中,请你务必证明她确实存在。如此一来,不管你想要什么造型的饰品,我都会送给你做为奖赏。」

「好、好过分……意思就是说,主人一生都不会送给妾身适合女性的礼物吗!?太过分了,主人!妾身虽然很喜欢惩罚,但是讨厌被排挤呀!!」

「喂,废龙,你干嘛露出『那时候的我已经不在了!』的表情,别把医不好性癖当成既定事实。」

看到缇奥哭著苦苦哀求,始不禁感到头痛,原以为这是治疗她性癖的绝佳机会啊。

看到缇奥与始那样争论,铃与雫面面相觑。

「……小雫雫,我们的项炼坠甚至感觉没有雕工对吧?不管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石头。比起我们的,雪人还比较好吧?」

「别说了,铃。这么明显的差别待遇,只会让人感到悲哀而已……」

雫说完看著自己手上的物体,那就像是从附近河边捡来的普通石头而已。真的就只是对矿石附加了防寒效果,没有经过任何加工。

她们并不是希望始送的是高价精美的装饰品……

但还是不禁有点沮丧。

「会吗?只要有效果的话,就算只是普通的石头也没关系吧?」

「……龙太郎,我认为不是那个问题哦。」

「没错!不是那种问题!」

被铃狠狠一瞪,龙太郎立刻慌张地移开视线。对龙太郎而言,女孩子的纤细内心是他的死穴,还是不碰为妙。

这段时间里,佛尔尼尔的高度下降,在风雪的缝隙间,开始看见龟裂大地。

地上散开好几条深深的裂痕,那幅光景就像是巨大的蜘蛛网。

【冰雪洞窟】之后是【冰雪峡谷(巨大冰隙)】。

【冰雪峡谷】有如迷宫般错综复杂,大迷宫的入口大概就在峡谷深处。

始操控佛尔尼尔,使它按照罗盘指示的方向,在峡谷上方前进。

原本他们得在深深谷底一边探索一边前进。在冰天雪地里,酷寒与恶劣的能见度会毫不留情地夺走人的生命,也难怪这里会被认为是大迷宫了。

前进一段时间后,一行人便看见峡谷的尽头,但却没看见【冰雪洞窟】的入口。始侧著头感到疑问。

「咦?峡谷走到这就是尽头了吗?罗盘指的地方还在更前面呢……」

「……始,你看。」

月注视著设置于舰桥中央,能够映出外界景象的水晶萤幕,并且用手指著萤幕。

仔细一看,峡谷的宽度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十分狭窄。

将水晶萤幕扩大一看,只见峡谷的谷底有一条如隧道般的路径。看似已到尽头的峡谷,似乎通往隧道的深处。看来峡谷前方的道路因为积雪的关系,上方被雪覆盖了。

「没办法,从这里开始我们在地上走吧。距离洞窟大约一公里左右,应该没问题吧。」

「终于要出去外面了吧!我是第一次体验雪!摸起来是什么感触呢?闻起来味道怎样呢?即使触摸到也不会马上冻伤对吧?是这样没错吧?」

兔耳跃动-->">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