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感情的指向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第三章 感情的指向

从教室窗边的座位眺望熟悉的小学校园。

感觉意识朦胧,似乎非常地疲惫。而且身体沉重得想要直接从椅子滑下,直接滚在地上,将身体埋入地下。

「有!我觉得小雫很适合!」

「欸!?」

突然被指名,雫身体一震。同时疲惫的头脑想起「啊啊,对了,现在在开放学后的班会」。顺带一提,现在也正在决定小学最后的才艺表演的角色分配。

「八重樫同学,白崎同学推荐你,你觉得如何?要试试看吗?」

女班导露出温柔的表情问道。雫一边想起「啊啊,这么说来,我那时很喜欢这个老师的笑容」,一边露出困惑的表情。

「吶!吶!小雫!是演公主哦!你就演演看嘛!」

「香、香织?」

看到好友相当积极且兴奋地推荐自己出演重要角色,雫这才终于理解事态。

戏剧的内容是常见的公主与骑士的故事,既是骑士拯救娇弱公主的冒险故事,同时也是公主爱上骑士的恋爱故事。

为什么推荐自己演那种角色……

这么一想,雫很快就想起答案。或者应该说再明白不过了,因为香织非常瞭解雫。

她知道雫喜欢可爱事物,也知道增相当具有少女情怀的性格。

「可是……」

「小雫扮演公主绝对很可爱!就当作是小学最后的回忆吧?好吗?」

才艺表演虽是一年一度,不过雫从未演过那么可爱的角色。

因为困惑与羞耻,以及好友兴奋到气息粗重的模样有点害怕,使得雫一时之间无法回答。

然而,雫也有自觉。她知道自己对香织说的话感到高兴,而且知道自己情绪高昂,想要饰演这个角色。

雫内心的变化没有逃过突击系少女香织的眼光,她好似认为有隙可乘,立刻展开追击。

「小雫演公主的话,我想演骑士,你觉得如何?」

「!……那个、那我就──」

答应演了吧……她脸颊发烫,正要这么回答。

「欸~反过来了吧!」

同学们的声音彷佛给雫浇了一盆冷水,她感觉得到自己的热度急速冷却。

「香织是公主,小雫才是骑士吧?」

「欸欸?骑士不是男生演的吗?」

「如果是八重樫同学的话,应该可以胜任吧!她远比你们这些男生还要帅啊!」

「就是说啊!她的剑道功夫也很强!是女骑士呀!」

「我想看八重樫同学演的骑士。」

转眼间,风向演变成雫才适合演骑士。香织为了改变风向,从座位站起,努力挥舞双手,想要强调自己的提案,可是……

班级的认知果然没那么容易改变,或许是香织逐渐眼眶泛泪,又或者是为了平息喧闹的秩序,女班导拍了拍手掌。

「好了,各位同学,不要无视八重樫同学……八重樫同学,你想怎么做?」

老师温柔的微笑中带有少许的严厉。

雫又感觉到身体沉重得好似体内装满铅一样,总觉得疲劳的海浪就要将自己卷走一般。

雫很明白,她很清楚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不,应该说她记得很清楚。

「……我想演骑士。」

「小雫!?」

雫如此说道。她的脸上笑咪咪的,彷佛她自己真的这样想。然后她露出恶作剧的表情说道:

「香织演不了骑士啦,给你拿剑那还得了。就算我饰演公主,一定也会说『我看不下去了,骑士大人』,然后自己出来战斗吧。」

听到雫这么说,教室气氛瞬间沸腾。

那个时候女班导为难的表情,令雫印象十分深刻。而香织看著她的眼神也深深留在记忆之中。她的表情非常气愤,彷佛在说「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她充满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悲伤的眼神,有如刀锋刺在雫的心头。

看来好友对于雫说想演骑士似乎非常不谅解。甚至在那之后,整整三天不跟雫说话。

然而她却绝不离开雫的身边,雫记得这令当时的她相当伤脑筋。

──以别人为优先,礼让给对方,这样你就能满足?

回过神来,雫身处一片黑暗之中,连脚是否站在地上也分不出来。

只不过,她感到脑中响起的话语,深深刺在胸口。

或许是胸口开了一个洞吧,记忆的碎片随著胸中的痛楚不断流出。

──八重樫同学,剩下就拜托你了!

国中生的雫笑著答应:「好,交给我吧。」

──如果是八重樫同学应该就没问题吧?

高中生的雫笑著回答:「当然没问题。」

──雫无所不能呢~

雫在心中苦笑……我才不是无所不能。

──雫不会离开我吧?

「不要依靠我。」真心话不小心脱口而出。

──今后也会一直被依靠,一直守护著别人……

雫大叫「别说了」,她大声地想要叫脑中的声音停止。可是她的声音如同融入黑暗之中,完全听不见声音。

──我要一个人独处。

她已经分不清是记忆的碎片还是呢喃声,只是无声地吶喊:「没有那种事!」

忽然间,雫好像听见一直认为是友人的女孩的声音。

──我最讨厌你那种以为辛苦助人就很了不起的高傲态度。

雫忽然理解笼罩自己的黑暗为何了,那是雫本身的不安与焦躁。这样的情绪就像一条绳子勒住自己的脖子,令雫的心无比混乱。

我讨厌这个地方……雫心里这么想著,然后开始挣扎,想要找寻一个出口。

「!……你是谁?」

不知何时,有一个人出现在身旁。虽然模糊得看不清形貌,不过那是一条白色人影。人影有著白色马尾和暗红色眼眸,虽然奇怪,却令人印象深刻。雫将人影的形貌深深烙印在眼中。

那道白色人影笑了,裂开的嘴,形状就像是新月。

然后她伸手一指,在雫的耳边呢喃。

──看吧,在那片阳光之中,没有我(你)的存在。

雫只感到毛骨悚然,彷佛心脏被人抓住似地。就在那个瞬间……

「真是的!别再闹了啦啊啊啊啊。」

雫猛然睁大双眼。雫宛如做了白日梦,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雫尽管一瞬间感到困惑,不过却很快地便掌握状况。

现在所在的场所是在大迷阵深处的数百公尺前,一处像是小房间一样的空间。

始差点野兽化,在被希雅以物理方式阻止后,他们又前进大约三小时,然后在路上发现了这个地方。

由于声音不断在耳边呢喃,光辉他们的精神力异常耗损。始看到光辉他们已经到极限了,于是就在深处前不远的位置,暂且休息一会儿。

雫抱膝在墙边坐下后,她将头靠在膝盖上,似乎睡了一会儿。

她流了一身冷汗,彷佛要冷到骨髓似地,非常地寒冷。这绝非只是气温的关系吧。

雫摇了摇头,想要摆脱讨厌的感觉,视线移向吵醒自己的咆哮声方向,却见始正被希雅施展※腕挫十字固。(编注:一种格斗用的固定技。)

「你在做什么,希雅,我的手都快被你折断了。」

「你一脸轻松的表情在说什么啊!话说月小姐,你再不安分一点,小心我对你的心脏射击(物理)哦?」

「……嗯,对不起。想要我,却又因为在迷宫内而不得不忍耐的始,实在太可爱了……」

「请分清楚时间和场合吧!」

希雅强烈地吐槽。在那段期间,希雅对始施展的腕挫十字固也纹风不动,技巧十分完美。这是希雅成长卓著的证明,实在可喜可贺。

只不过,用关节技劝阻一有机会就想推倒月的始,对希雅而言一点也不可喜可贺。

「你冷静一点,希雅。我不可能真的推倒月吧?」

「那你为什么带著野兽般的眼神靠近月小姐呢?」

「野兽般的眼神是你多心了。我只是想要月帮我疗愈因呢喃声而损耗的精神力──」

「说谎!始先生的那对眼神是说谎时的眼神!」

侦探希雅伸手指著始,彷佛在说「真相就在我手中」似地。

因为始原本就断言他并不在意呢喃声,所以他摆明完全没有回复精神的必要。倒是呢喃声愈频繁,不知为何却发生月更为妖艳动人,始则是化为野兽的神秘现象,这两人反而变得更有精神了。

始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他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因为我需要补充消耗的月成分。」

「我差不多真的要全力给你一拳了哦?」

希雅捏起始的脸颊,愤怒地露出有如月的冰冷眼神。在旁人看来,始和希雅倒也像是在打情骂俏。

「你真是毫不留情啊。」

「因、因为我们是恋人啊。始先生有不对的地方,我会明确指出来!」

希雅脸颊微微泛红,她表示身为恋人,该劝谏的地方就要确实劝谏。始忍不住对她露出微笑。

「……嗯,希雅是好孩子。」

听见希雅那样说,月也满意地点头肯定。

然后两人一起安分地坐在希雅面前反省。

「欸、不、不必那么拘谨……」希雅有些慌张地说道。

始与月看著希雅,眼神就像看著某个可爱的事物。

「嗯,确实像是恋人呢。」

「啊哈哈,是啊~」

缇奥笑著说道,身旁的香织也面露苦笑表示赞同。

希雅至今都只是跟著始和月的跟班,不过自从被始认定为恋人之后,她开始萌生自己与他们两人是对等的自觉。

面对始和月他们两人,希雅不再是从后方抱住走在前方的两人,而是时而并肩,时而走在前方拉著两人前进。她屡屡展现出这般『更亲近的对待方式』。

现在也是如此。

三人在一起非常自然,光是看了就令人心情变得柔和。

不过,似乎并非每个人都是这么想……

「……」

「小雫雫,怎么了吗?」

「欸?不,没什么哦?倒是铃如何呢?你还好吧?」

被铃呼唤,雫顿时回过神来,她一瞬间表情僵硬,却又急忙掩饰过去。

「小雫雫,你不要太勉强哦?如果你不嫌弃,铃可以听你说话哦?」

铃的眼神中透露出焦虑的心情,她关心地继续说道。

铃也被呢喃声整得相当惨。她感到彷佛每一秒就有一根针刺在身上的痛楚,以及宛如岩石压在胸口上的郁闷感。

铃并没有余裕,可是她现在更担心雫。

雫好似压抑著某种感情,注视著月、希雅、香织和缇奥以始为中心一同欢笑的光景。她的那个模样令铃十分担心。

「真是的,铃你太爱操心了啦。我看反而是铃比较辛苦,你真的还好吗?」

就是这个,这就是铃忧心之处。

雫平常就巧妙地隐藏自己的烦恼,总是关心别人,把自己的心事摆在一边。

在铃能轻易察觉雫有异状的时间点,就很清楚证明雫的精神没有余裕。然而她却绝不承认这一点,不让别人为她担心。

铃望向香织,想要向她求助,接著与她对上了眼。香织似乎也察觉雫的异状,所以一直在旁观察。

香织察觉铃的视线,却只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小香香,为什么你不跟小雫雫谈一谈呢?)

由于自己的精神也欠缺余裕,铃一瞬之间心中涌起对香织的怒气。但是看到香织认真的眼神,她很快便将激昂的感情沉淀下来。

(……小香香不可能不管小雫雫,虽然不知为什么,不过或许她是认为现在这个时机点不是谈话就能解决……吧。)

铃内心叹了一口气,对香织微微点一下头,取而代之地露出困扰的笑容,用格外活泼的语气回答雫:「我没事的啦,小雫雫。」

另外,看起来最危险的则是光辉。

「喂,光辉。」

「……什么事,龙太郎。」

「啊,不,没什么事啦,我是想说真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是啊。」

随著在迷阵前进,光辉的话愈来愈少。如今对于忧心慰问他的雫、龙太郎和铃,他也只做最低限度的回话。同时,他眼中的负面情感也每分每秒地不断增强。

他的矛头针对的是始。

他本人似乎认为隐藏得很好,然而始对于敌意非常敏感,他当然有察觉光辉利刃般的视线。

但是始却刻意不和他搭话,甚至对于他的视线也不多做抗议。因为任谁都看得明白,那样做只会造成反效果。

始故意表现出和月嬉闹,以及少见地受到希雅责备,理由也是为了尽可能挥去悄然降临的不祥气氛,又或者单纯只是厌烦默默承受吧。

「好了,大家觉得如何?多少好一点了吧?」

自从开始休息后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缇奥使用魂魄魔法替众人疗复并稳定精神,她环视众人问道。

「是啊,谢谢你,我感觉头脑清醒多了。」

「对啊,身体也稍微轻松了一点……」

目前尚未发现呢喃声有强力的魔法作用,纯粹就只是声音而已。造成雫她们精神负担的是自己联想之后,累积在心中的烦恼。

所以就算是魂魄魔法,只要本人不停止烦恼和在意,魔法就无法发挥多大效果。纯粹就只能帮他们转换心情而已。

即使如此,这种心理上的安慰似乎也很可贵,雫、铃和龙太郎脸上的笑容总算不是强颜欢笑了。

只不过,就算接受魂魄魔法或再生魔法的治疗,还是有人无法恢复正常的笑容……

「是啊,谢谢你,缇奥小姐,我轻松多了。」

光辉虽然面露微笑向缇奥道谢,但是他的语气沉重忧郁,彷佛是从雾气浓厚的树海深处传来的声音一般。他的微笑也宛如只是戴上微笑的面具,给人一种做作的感觉。

缇奥当然早就察觉光辉的态度有异,不过她只是轻拍光辉的肩膀鼓励他,然后转移了话题。

「这没什么啦,不用道谢,现在重要的是必须尽快走出这个迷阵。主人啊,刚才您说不用一小时就会到了吧。」

「没错,最多一小时内就会到。根据罗盘传来的感觉,快的话大概三十分钟就会抵达最深处了。」

始单手拿著罗盘站了起来,而那就成为出发的信号,月她们也站了起来。

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嬉闹态度,或许那真的是为了转换气氛而开的玩笑吧,一定是这样没错……大概……

光辉固然不用说,雫、铃和龙太郎也显得有些疲惫。自从进入迷阵之后,如今已经快要整整一天了。

那段期间,他们一觉也没睡,不断地战斗,而且持续受到耳边呢喃的干涉。

尽管随时都有采取回复措施,但是他们所累积的疲劳却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回复,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光辉等人就好像被熏黑又点不著的老旧油灯,带著阴郁的心情往前走。冰面镜的镜子迷宫里,一排镜子都映著他们的身影,那幅光景宛如把他们当成供人参观的物品般嘲笑。

在那段期间,大迷宫的耳边呢喃从未停过,而且似乎一点也不厌烦。那个讨厌的声音不断在始他们的耳边呢喃著既抽象,却又必定令人联想到什么的话语。

由于专注力降低的关系,遭遇零散袭来的冰霜食人魔和烦人的陷阱时,危险度也提高了许多。

始他们倒也罢了,对光辉等人而言,这似乎是一段艰辛的路程。

「可恶!」

他们现在也正遭遇冰霜食人魔的奇袭,光辉在始的掩护下打倒了冰霜食人魔,但他却是一拳捶向墙壁,口中咒骂一声。

──又变成这样了吧?

──所以才会被夺走啊。

──只要有力量的话。

呢喃声没有停止,就算没有呢喃,脑中也不断回响。不断地不断地回响,彷佛有铁锤在脑中敲打似地。

为了稍微发泄不断累积的挫折感,光辉对冰霜食人魔发动近似迁怒的攻击,但是他的攻击开始缺少细腻,逐渐遭到敌人破解,然后挫折感又更加累积……

对于这样的恶性循环,连一直掩护光辉的龙太郎也开始火大了。

「喂,光辉!别乱来!冷静一点啊!」

「我很冷静。」

光辉完全听不进去。他看起来有在回话,但其实几乎只是条件反射式的随口回答。

即使如此,被同伴纠正的事实仍然残留在光辉心中,他更加气愤地别过头去,不去看龙太郎。

就在此时,他移开视线,却看见自己映在冰镜面的脸。那张脸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著自己,但是却让人感到格外不对劲。

「……怎么回事?」

光辉忍不住这么说道。他仔细凝视幻影世界的自己……

「──!?」

背上寒毛竖立,表情不住抽动。

没错,他看到的是映在冰镜面墙壁上面无表情的自己。

眉头既没有焦躁皱起,嘴巴也没有咬牙切齿。现在这个瞬间,光辉的表情明明应该在抽动,但是对面冰壁里的光辉却是动也不动。只是像在仔细观察一般,用漆黑的眼眸看著光辉。

由于实在太过冲击,光辉睁大了双眼,全身僵硬。然后下一个瞬间,他目击到了另一个自己咧嘴一笑的那个剎那。

「唔哇啊啊啊!?」

「光、光辉!?怎么了!?」

「你没事吧!光辉!」

光辉突然大叫,从冰壁前跳开,雫和龙太郎则是急忙呼喊他。

始他们也回头看发生何事,并且做好战斗准备。

「是、是敌人!」

感受著冷汗从背上滑下,光辉大声叫道。尽管呼吸因紧张而紊乱,光辉仍是熟练地举起圣剑,剑尖直指映在冰镜面墙壁上的自己。

墙壁中的光辉也同样举起圣剑,表情和喘气的模样也和光辉相同。

刚才那种强烈的异样感已经感觉不到。

「光辉?」

尽管困惑,雫仍是走到光辉的身旁。看到光辉喘著气,仍然举著剑不肯放下,雫担忧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光辉的身体猛然一震,不过他马上理解那是他熟悉的那位女孩温暖的手,于是稍微放松紧绷的身体。

光辉调整呼吸,用勉强挤出的声音,说明自己看见的景象。

「──映、映在墙壁上的我笑了,我明明没有笑……就好像有别人在那里一样……」

「你没看错吧?」

雫听到光辉说的话,惊讶得抽了一口气,她用充满戒心的眼神,看著映在冰镜面墙壁上的光辉和自己。但是光辉本人却猛然回头面向雫。

他的表情中明显充满焦虑与黑暗的感情。

「你不相信我吗?」

「咦?不,我并没有怀疑你喔?」

看来光辉似乎以为雫的那句话是在怀疑自己。

当然,雫并没有那样想,那句话纯粹只是在确认。雫的眼神中充满戒备可以说一目瞭然,事实上,雫的视线仍未离开墙壁。

因此听到光辉这么说,也难怪她会忍不住露出「你在说什么呀?」的讶异表情。

然而,雫眼睛不看自己,脸上又露出那样的表情,似乎反而触碰到光辉的敏感神经,不像光辉会说的带刺言语也脱口而出:

「……南云说的话你就会轻易相信了吧?」

「光辉?你真的在说什么啊?我就说我没有怀疑你了吧?」

这下子雫也不得不把视线从冰壁移向光辉,蛮横无理的酸言酸语,让平常个性温和的雫也一瞬间生气地皱起眉头。

可是看到光辉苦涩的表情,她马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抱歉,雫,我──」

看到担心自己的雫,笼罩光辉内心的乌云似乎稍微散去,他正要和雫说话。

但是,话到途中看到雫的模样,光辉不禁把话吞了回去。

呢喃声似乎对雫说了什么,只见她肩膀微微一颤,宛如感到心头一痛似地,将手紧握在胸前。

然后,虽然仅仅只是一瞬之间,她的视线看向前方。

她看到什么,或者该说看到谁呢?无须言语,对于光辉而言,光是她的动作就足以令光辉的心中涌现黑暗情感。

「虽然目前并没有会动的迹象,不过……大家还是要尽可能小心注意。」

始用魔眼石仔细观察冰镜面墙上他们的身影,但是最后他仍是叹了口气,呼吁众人小心留神。

原本内心七上八下,一直观察著两人的香织和铃她们,听见始若无其事地这么说之后点头答应,然后继续前进。

在那之后,并没有发生映在冰镜面中的自己做出不同动作的灵异现象,一行人在通道前方发现了巨大的空间。

始确认罗盘,感觉到这里确实就是大迷阵的终点。

彷佛要证明这一点般,宽广的圆形空间深处,有一扇庄严的大门,外观不逊于先前看到的美丽门扉。

不,考虑到这扇门比刚才的门大两倍以上,应该称之为『大门』才相衬。

虽然没有可以塞入宝珠的图腾,或是玫瑰花之类的雕刻。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上面雕刻著某种更为异样,且令人印象深刻的象徵性图案。那个图案就像是卓越的绘画,十分打动人心。

硬是要形容的话,那是好几段重叠的阶层。上方是太阳,下方是滚烫的水池,中间每一层都雕刻著象徵喜怒哀乐的人或动物,以及自然风景。

(层层交叠之中有喜怒哀乐,天空的阳光与地狱的油锅……这幅图案想表现得是人心吗?)

不管是刚才附有图腾的双开门,还是这扇大门也好,班杜•修尼或许是具有艺术家气质的人吧。艺术家会赋予作品意义,既然如此,眼前的雕刻是暗示接下来的试炼吗……始如此推测,目光在空间内扫视一遍。

「看来终于到了,那扇门就是终点。」

听到始宣布已到终点,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话虽如此……

「……嗯~看起来就很可疑呢。」

「是啊,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特别是那层雪烟,结果到最后还是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就是说啊,进入巨大的空间就会遇袭已经是惯例了。」

「应该说就是为了袭击,所以才制造了巨大的空间吧。」

没错,这个宽敞的空间本身就已经说明得很清楚,大迷宫不可能让他们什么事都没发生就抵达终点。

就始而言,他也完全同意这个论调。所以他将魔眼石与感应类能力发挥至极限,进行了一番探查,然而……

「……还是一样没反应,总之也只能闯了吧。」

似乎还是没有感应到任何东西。始摇了摇头,自己一马当先,月她们则是跟随在后。

然后就在一行人走到房间中央的时候,果不其然,发生变化了。

「啊?……太阳?」

突然间,有光芒自头上照下,始抬头一看说道。月她们抬头仰望,在上空的那个东西确实应该称之为『太阳』。

在雪烟覆盖的上空,一个光点的光芒愈来愈强烈。考虑到这里是迷宫内,便知道那不可能是真的太阳。然而,确实感觉得到阳光的热度。那种热度足以让人产生那是『太阳』的错觉,并且令始感到危机将至。

「……始!」

始眼神一敛,警戒著虚假的太阳,却听见月带著警告的语气呼唤始。

始猛然惊觉,视线回到地上一看,却见眼前出现一片奇幻世界。

周围的一切都闪亮耀眼。

原因有二,第一是贯穿遮蔽空中的雪烟,从天空照下的阳光。第二则是不知不觉间飘散在空气中的冰晶。这是所谓的缵石尘。

然而,与自然界的钻石尘相比,眼前的光景只能说非常异样。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光芒明显太强了。

那简直就像出现在地上的银河。冰晶彷佛要成为一等星似地,亮度随著时间增强,使得眼前光景看起来更像奇幻世界。而且相邻的冰晶彼此结合,增大为冰的碎片,亮度也更为增强。

美丽的光景在前,然而始并没有看得入迷,而是产生更强烈的危机感。在始的眼中,那些光芒闪耀的冰碎片,看起来就像是在填充能源的炮台。

「要称之为钻石尘,危险的气息却是稍嫌强烈了些。大家全力防御!」

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引导下,始大声地下达指示。

原本愣住的光辉等人被这么一喝,反射性地聚集在一起,月和铃展开『圣绝』。就在那一瞬间──纯白的闪光四射。

「!简直就是雷射武器啊。」

这个形容十分贴切。

几十几百道闪光破空而来,那些闪光是热射线。冰碎片蓄积虚假太阳从天上照下的能量,再转换为热射线释放出来。

其威力十分惊人,甚至在月和铃展开的双重『圣绝』上留下伤痕。

「这个跟南云同学的雷射武器相同呀。」

雫想起过去在王都看到始用过的太阳光束雷射炮『许珀里翁』,然后回忆起那个武器所造成的惨况,她不禁像是悲鸣一般地叫道。

始仔细地观察,然后不知为何,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啊,不用猜也知道是奥斯卡制造的吧?明明是久远之前的人,却是比我还恶质,他的品味很不错啊。」

「现在不是佩服人家的时候吧!」

光辉的斥责很有道理。话虽如此,这武器也确实恶质。

热射线集中之后变得极细无比,在冰片与冰片之间,房间的冰镜面与冰镜面之间,毫无条理地随机反射,使得要预测射线轨道变得极为困难。

热射线在空间中肆意蹂躏的景象,就像是立体的蜘蛛网,只要一踏入领域就无处可逃。不是被射线贯穿,就是遭到割伤,只能二选一。

在这个限定的状况下,这个热射线确实比对军队用的歼灭兵器『许珀里翁』更为蛮横凶恶吧。

除此之外,使情况更雪上加霜的是──似乎还有时间限制。

因为覆盖上空的雪烟缓缓降低高度,再这样下去,不出数秒,能见度就会变得跟【哈尔崔那树海】一样了。

本来雷射在大气中会衰减,在烟雾或灰尘中则是更为显著。因此始一瞬间想到,雪烟或许会使雷射攻击变得不成威胁……

「设计者不可能这么蠢吧。」

始摇了摇头,丢掉那个想法。

「被烟雾笼罩,视线受到遮蔽就麻烦了,大家准备一口气冲过去了喔!」

始的号令一下,众人同时一起冲刺。在那段期间,热射线仍毫不留情地袭向月与铃的双重『圣绝』,转眼间便削弱障壁的光芒。不过……

「你们两人专心在障壁上!──『刻永』!!」

香织使出每秒恢复至前一秒状态的再生魔法,将两人的障壁变为铁壁。

此外,始利用『瞬光』扩大知觉能力,捕捉到热射线的轨道,施展快枪破坏前方的冰碎片,在热射线的牢笼打开一个洞。

距离出口的门还有一百公尺左右。

然而,或许应该说果不其然吧,大迷宫并没有好心到就这样放他们通过。

从上空逼近的雪烟喷出无数冰块,每一块都跟汽车一样大。

那些冰块重重砸在地上,发出巨大声响,挡住始他们的去路。冰块似乎有相当的重量,落下的冲击撞碎地面,在地面造成坑洞。

冰块的透明度很高,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冰块后的景象。这不是投石,应该叫投冰。然而,透明的冰块中看得见暗红色结晶,由此可见明显不是普通的冰块。

「呿,真正的杀招来了啊。」

始咂舌一声,接著彷佛呼应他一般,冰块发出碎裂的声音,一口气改变形状。

那是五公尺左右的人型冰像,巨大身体跟哥雷姆一样又胖又矮,一手拿著冰做成的斧枪,另一手则是拿著塔盾。

数量是九具,跟始他们的人数相同会是偶然吗?因为巨大的身体和武器的缘故,它们排成一列后就挡住了前往-->">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