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 森林深处脑袋有问题的炼成师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特典 森林深处脑袋有问题的炼成师

始等人出发前往【修尼雪原】的不久之前。

有四个人影走在通往费雅贝鲁根郊外的森林小径。

「为什么要特地在远离城镇的地方进行呢?」

「就是说啊,在自己房间做就好了吧。」

光辉面露疑惑地走著,而在他身后的龙太郎则是双手背在头后方回答道。

「大概是南云同学的偏好吧?算了,怎么都好啦!铃的神器不知道变得如何了,真是期待啊。这么说来,小雫雫的神器已经改造过了吧?」

「是啊,该怎么说呢,变得很不得了呢……所以小铃你也可以期待喔。」

看到雫望著远方说出这样的话,铃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坦率地期待,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

从他们的谈话可知,光辉等人正要前去找始,以取回他们的神器。学得升华魔法后,始在郊外的临时工房替他们进行改造,今天就是缴交成品的日子。

他们说著说著便来到郊外的一间房子。那间房子似乎是以炼成的方式建造,是一间有著金属墙壁的简扑小屋。

光辉站在门前,敲了敲门。

「南云?我们来啰,可以进──」

只听见爆炸声轰然响起,随即是勇者的悲鸣,接著是勇者搭档的悲鸣。

光辉被飞来的金属门击中,而龙太郎则是被金属门和光辉击中,两人一起消失在森林深处。幸好有两名肉盾阻挡,雫吃力地拉开铃,成功地躲避……

「光、光辉同学~~龙太郎同学~~!」

「发、发生什么事了!?」

她们无法保持平常心。铃的悲鸣与雫慌乱的叫声在森林中回荡。

这个时候,工房的主人从失去门的工房探出头。

「喔,抱歉,发生一点小爆炸。好了,别站在那里,快进来吧。」

「「谁敢进去啊!」」

铃和雫的吐槽再合理也不过。

「我、我还以为会死呢……」

「幸好有锻炼身体,如果是在召唤前,我已经死了吧。」

光辉与龙太郎从森林深处回来。虽然他们身上的衣服有些残破,不过似乎没有多大的伤势。

铃泪眼汪汪地扑向两人,庆祝他们平安归来。一旁的雫则是质问始:

「喂,南云同学!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不是啦,那是装在你们神器上的自爆装置失误启动了啦。哈哈,我还真是不小心。好啦,没事了,进来吧。」

全员心想「很有事啊!」,同时也理解工房盖在郊外的理由了。

光辉等人怀著走进地雷区的心情,进入工房。

然后他们目击到圣剑掉落在地上,剑身显得有些焦黑。

「我的圣剑~~~~!!」

光辉宛如发现倒在战场的伙伴,立刻冲向圣剑。圣剑被他抱在怀中,发出虚弱的光芒,感觉就像在说「呜、呜呜,最后能见你一面,真是……太好了──(倒下)」,然后不再发光。

「圣~~剑~~~~!!」

如果在演舞台剧的话,这时一定已经响起悲伤的音乐,聚光灯也会打在光辉身上吧。始彷佛被他打败似地说道:

「真夸张,只是一点小爆炸而已啊。」

「爆炸的是圣剑吗!不,问题是你为什么要让它爆炸呢!?」

光辉以怒发冲冠的气势逼问始。始用双手挡著光辉,他的表情彷佛在说「你在说什么啊?」,看起来也火大了。始说道:

「我刚才也说了吧,就是自爆装置失误启动了啊。不过你们放心,这只是因为那把圣剑有点特殊,其他神器的自爆装置都很正常。」

「你的想法才异常吧。」

光辉紧紧抱住圣剑,彷佛不肯再把圣剑交给始。龙太郎等人也一同抗议「别装上自爆装置!」。

「南云同学,虽然我想这大概不会发生,不过我还是要问一下,我的黑刀应该没有装自爆装置吧?」

「放心吧。」

「就、就是说啊,太好了──」

「当然有装啊。」

「现在立刻给我拆掉!!」黑刀的刀背打在始的脑袋上。

「……什么嘛,自爆可是浪漫哦?有什么万一时无法自爆是要怎么办啊?不会自爆的武器就没有浪漫,一般人就是不懂这一点。」

始的口中念念有词,不断抱怨。他的表情十分不满,就像在说「你们到底哪里不满意?」,同时将自爆装置一一解除。

「然后关于你们神器的改造……首先是天之河的圣剑。」

「你到底做了什么!」

光辉质问始,口气就像是逼问疯狂罪犯的刑警。

「哼,别那么警戒啦。闭上你的嘴,按下剑柄上的按钮看看。」

「按钮?啊,圣剑的剑柄上真的有按钮!?」

光辉瞪著始,埋怨他为什么这么做,同时不情愿地按下按钮。

只听见「嗡」的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而声音正来自发出纯白光芒的圣剑。

「这、这是?」

「※光剑『呼』圣剑。」(编注:此处影射《星际大战》中的武器。)

「呼!?呼是什么意思!?」

只要挥动就会发出「嗡嗡」的美妙声音。不过,它只是空有光芒和声音,无法烧断物体,纯粹只有外观是光剑。

「这、这有什么意义……」

「咦?……对手会害怕?」

始的语气就像在说「别思考有何意义!感受浪漫吧!」。

「另外你再按下剑锷处的按钮。」

光辉茫然地看著会发光旦发出声音的圣剑,同时依言按下按钮。

随即,这次圣剑则是缠绕在风中,同时形体逐渐消失。

「呼,如何?既然说到圣剑,当然不可缺少※风王结──」(编注:此处影射《Fate/stay night》中Saber技能。)

「不可以再说了!南云同学!那个词在各种意义上都是禁忌!」

雫从背后摀住始的嘴,始不停挣扎。在他们的面前,光辉忽然露出痛苦的表情。

「怎么回事?感觉身体好像变得乏力……」

「唔唔!啊啊,那个啊,只要开启『刚才的圣剑模式』,圣剑就会强制抽掉使用者的魔力。」

「啥!?那是什么啊!那简直就是──」

始露出纯粹且美好的笑容。

「这就像魔剑或妖刀……很棒对吧?」

不用说也知道,光辉当然大叫「现在马上给我恢复原状~~!」。

始心不甘情不愿地拆下配件,口中抱怨「拆掉之后,就只是普通地将基本性能提升数倍而已……」。

光辉等人瞪著始,心想「那反而应该先说明吧」。然后始接下来取出龙太郎的神器。

那是花束,而旦是奢华美丽的花束。

「南、南云,这种时候我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才好。」

那是当然,送自己花的人是同年级男生,而且还是深渊的怪物,不知该如何反应也是正常。光辉等人冷汗直流,点头肯定。

「少废话,收下它,然后喜悦吧。」

「真、真是强人所难……」

龙太郎人生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花束,面对这个黑历史,他神情僵硬,收下了它。随后,花束自动打开。看来花束是矿物制成,只是外观做得像是花束而已。只见花束就像在变形一般,变化成锐利的钉子,附著在花梗上。那简直就像是──

「……带钉球棒?」

那是以前不良少年爱用的武器,令人怀念的花束带钉球棒。始露出美好的笑容,对著龙太郎竖起大拇指。

「我认为只有这个最适合你。」

「才不适合!我不是不良少年!」

龙太郎丢下可变式花束带钉球棒,只见带钉球棒在地面滚动,然后自动恢复为花束。看来那根棒子似乎无谓地运用了难以想像的高度技术。

龙太郎嚷嚷著叫始把护手还他。始口中抱怨「什么嘛……我觉得很适合你的说。」,取出原本的护手。

「没错,给我这个就好了,我只要这个。」

看到伙伴回来,龙太郎打从心底松了一口气,然后立刻戴上。或许是为了测试穿戴的感觉吧,他双拳轻轻互击了一下,随即──

「啊,笨蛋!在我说明之前别擅自行动啊!」

「啊?怎么啦,这么突然……」

始冲了过来,将龙太郎的双手推向墙壁。

随后,护手伴随巨大声响,从龙太郎手上分离,并飞了出去……接著粉碎金属制的墙壁,直接飞出室外,消失在森林深处。

「好险。双拳互击是启动金刚飞拳的方法啊。真是的,你这个笨蛋。」

「你才是笨蛋啊啊啊啊啊啊!」

龙太郎追赶消失在遥远森林深处的护手而去,他的灵魂吶喊回荡在茂密的森林中。

「……基本上它会自动飞回来的说……算了。」

始无奈地耸了耸肩,却见到在视线边缘,铃正偷偷摸摸想要走出门。

「你要去哪?」

「咿~!?」

铃吓得跳了起来,有如小动物般发抖。始则是笑嘻嘻地把东西拿给她。

「那、那个,南云同学,这是什么?」

「那是你原本的神器,我虽然尝试改造,但是性能比想像中还差,所以变成垃圾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啊啊啊!」

王国配发的手炼型神器变成没用的垃圾了。

在那之后,始送新的神器给铃使用,但是……

因为铃绑著双马尾,所以始送给她※葱型神器,但他却又说出「不,不行,你无法成为她」的失礼言语,把神器收了回去。然后以「我想看真人版魔偶魔 影」为理由,送给铃一个巨大洋娃娃(里面是哥雷姆)。但是铃非但无法操纵,甚至反过来被洋娃娃摆弄,始失望地说了句「真没用」,然后又收回神器。结果,始 喊著「不行不行!我没有灵感!让我再重新构思一遍吧!」,便把他们赶出了工房。(编注:此处为影射初音未来。)

听著乌鸦告知黄昏的叫声,铃的眼神就像腐败的死鱼一样,她低声说道:

「南云同学脑袋不正常,他是脑袋不正常的炼成师。」

对于她的结论,没有人有异议。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