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特典 恶梦的纪念日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九卷 特典 恶梦的纪念日

「话说回来,王都这时候在举行圣诞祭吧。」

佛尔尼尔以雪原为目的地,飞行在高空的云层之上。雫在餐厅里喝著红茶,若无其事地说道。

因为现在佛尔尼尔是在巡航中,所以始也在,他们全员一起享用午餐。听见雫这么说,始侧著头感到疑问。

「圣诞祭?啊啊,埃希德的吗?」

「对,在王都的时候,莉莉说会举办。」

香织侧著头问道:

「总部都已经毁了还要办吗?」

「听说正因为毁了,所以才要办。莉莉说要办就一定会办,除非发生敌人入侵的大事件,否则一定如期举行。」

虽说王都正在重建之中,但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典,没有王都人民会认为不恰当,他们一定反而会欢喜地准备吧。

铃对著她喜爱喝的热牛奶吹著气,怀念地眯起眼睛。

「圣诞祭啊……圣诞祭在地球就是圣诞节吧?被召唤至今还不到一年,但是对圣诞节却感到非常怀念呢。」

对于她充满怀念的言词,光辉等人似乎也心有所感,地球组的人全都遥望著远方。铃眼眶泛泪,继续啜饮牛奶,她在嘴边留下了白胡子,并且感慨地继续说道:

「圣诞节……结果我一次也没约会过呢。」

「铃?」

感觉到铃不太对劲,雫呼唤铃的名字。但是铃本人则是忙著沉浸在怀念的回忆中,没有回答她。

「圣诞节的时候,大概也只有班级集会时,男生才会在场呢。铃和小雫雫与小香香不同,完全没有人找铃告白呢。」

「小、小铃?」

「我无可奈何,只好把小香香装扮成性感圣诞老人,让她去找南云同学,藉此泄愤。」

「小铃!?」

没想到友人竟意外吐露真实。虽然她给人的感觉像在聊著美好的回忆,对香织而言却是冲击性的告白。不只是雫和光辉他们,看到铃不太对劲,始他们的目光也开始集中在她身上。

「之后我大多都是和惠里在一起……没错,和惠里在一起。我们圣诞节总是在一起,抱怨没有男朋友、一起吃蛋糕泄愤……啊啊,不过惠里只要有光辉同学就好了吧。不是我,她希望陪她的是光辉同学吧。」

光辉感到疑问,同时移开视线不敢看铃。

「话说,我到底在说什么呢?我们连好友都不是,我却还在谈论和她的回忆,真是可笑呢,哈哈。」

「铃、铃小姐!要不要来一杯加蜂蜜的热牛奶呢!」

希雅表情有点僵硬,递出装在啤酒杯里的热牛奶。全员对她悄悄竖起大拇指,夸她「神救援!!」。

在树海梦见『理想之梦』后,铃的黑暗面有时会浮现。她露出一对死鱼眼,小口小口地啜著牛奶。

虽然气氛令人悲痛,不过也因此有了空档。

香织不放过这个好机会,趁机转移话题,把话题拋给包括月在内的异世界组的人们。

「这么说来,月你们如何呢?我对托达斯的纪念日并不熟悉,你们是怎么过的呢?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

缇奥稍微思考之后回答道:

「在我们的隐密村落有举行收获祭。我的国家还在的时候也有举办创国纪念日和王族的圣诞祭。」

连始也发出感到意外的声音。可以一窥神秘的龙人族过著怎样的生活,每个人似乎都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缇奥怀念地眯起眼睛,开始说道:

「圣诞祭啊……那是非常盛大的祭典。那个时候,每个国家都敬爱我的国家。不分种族,在祭典之日甚至也不管是否身为王族,每个人都欢乐地大肆庆祝。」

年幼的缇奥在人群中欢乐嬉闹的模样浮现眼前,实在是非常令人感动且温馨的回忆……

「不过最后的圣诞祭,同时也是国家灭亡之日就是了。」

缇奥露出死鱼一样的眼神了!

「……圣诞祭……灭亡之日……背叛……呜呜,我的头……」

月也露出死鱼一样的眼神了!

「希、希雅呢!?兔人族有过怎样的节庆呢!?有吧!?」

天真烂漫且活力十足的兔子!只有你能依靠了!──香织抱持这样的想法,将希望寄托在希雅身上。因为自己带动的话题让两人的恶梦复苏,所以香织拚命想要挽救气氛。

「……我也不知道一般兔人族有庆祝什么节庆呢……在遇见始先生他们之前,我一直都在聚落中隐密地生活……所以关于庆典并不太瞭解……」

活力十足的兔子露出了死鱼眼!香织紧紧拥抱希雅,她咒骂自己,并且向希雅道歉。

雫心想这样下去不行,脸上带著僵硬的表情,将话题拋给始。始无论何时都是可靠的男人,他一定能扭转现场的气氛!

「南、南云同学!你呢!?」

「我都是在家过圣诞,或者因为被香织邀约,遭到化为恶鬼罗剎的男生们袭击──」

「你给我闭嘴!」

始板起了脸,心想明明是你问的,真是过分。

「既然如此,那只能来说香织的情况……不行,除了惯例的圣诞派对以外,只有邀南云同学却被他逃掉的回忆!」

「小雫……你有必要提那件事吗?」

香织也一起加入死鱼眼的行列。

「光辉……不行。圣诞节在光辉的身边大多都会出现女孩争风吃醋。特别是我和香织跟他在一起时,其他学校的女生们……」

「雫、雫?虽、虽然不太明白,那时发生什么事──」

只有他本人不知情。看到雫那难以形容,却也同样是死鱼眼的眼神,光辉立刻接著说「当我什么都没讲」,然后闭上了嘴。

为了争夺光辉而化为修罗的女孩子们,以及因为她和香织在一起而争吵的女孩子们──雫强行将那些回忆压抑在心底,睁大眼睛看著龙太郎。

「龙太郎!既然如此,你就是最后的防线了!快点说出你的美好回忆吧!」

「强人所难也该有个限度吧!?」

龙太郎瞠目结舌,只见死鱼眼的人们回头看向他。

龙太郎表情僵硬,不过他咳嗽一声,下定决心似地开口说道:

「那个、我曾经邀约心仪的女孩过圣诞节,而对方也答应了。」

「喔喔!」沉痛的气氛稍微缓和了。

香织略显兴奋地问道:

「我不知道有那件事呢!龙太郎同学!然后呢?然后呢?」

「……其实她的目标似乎是光辉,听到和我单独过圣诞后,她就立刻取消约会了。」

「那你为什么选择说这件事呢!?」

气氛非常沉痛,然后龙太郎的眼神也死了。光辉则是将头低到最大极限。

「原来如此,结果圣诞节有美好回忆的只有天之河啊。你给我爆炸吧。」

你这个现充给我爆炸吧!──听到始这么说,光辉则是以冰冷的眼神回答道:

「现在的你没有资格说我。」

结果,一直到餐后红茶喝完为止,餐厅内都充满著沉痛的气氛。

在那之后,不用说也知道,关于圣诞祭的话题就成为禁忌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