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1-8简慢的恶意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一卷试看 1-8简慢的恶意

贝希摩斯临终的叫声响遍了,伴随着嘎啦嘎啦的噪音崩落的石桥,然后……与瓦砾一同被吸入奈落般、阿一消失了。那样的光景,简直就像慢动作一样、时间缓缓流逝,只能这样看着的香织绝望了。

香织在头脑中反复回想着昨夜的光景。月光照射的房间里,阿一泡的红茶类似物,就算用恭维的话说也算不上美味,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谈话。那么好好地讲话还是第一次。在恶梦不安的驱使下、香织突然拜访,阿一是相当吃惊。尽管如此,阿一还是认真地倾听了,注意到的时候,不安已经消失了。

带着好心情回到房间后,才发现自己的穿着真是相当的大胆,为此感到害羞而身体苦闷的同时,又想起了阿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是自己没有魅力么?不禁失落了。同屋的雫惊讶的看着香织在那儿一个人变换着各种各样表情,这会成为黑历史吧。

而且,那个晚上,最重要的是,香织约定了。「守护阿一」这样的约定。阿一为了缓解香织的不安而向香织提出了这个约定。凝视着阿一消失在奈落之底,那时的记忆几度在脑内萦绕。

好像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悲鸣,注意到的时候发现那其实是自己发出的。香织急速的回归正常,感觉脸发皱了。

「放开我!我要去南云君那里!明明约好了!我啊,我来守护啊!放开我啊!」

面对想要飞奔出去的香织,雫和光辉拼命的绞住了她的双臂。‘如此纤细的身体怎么会有这么不寻常的力量?’一边怀着这个疑问一边紧紧的拉住了她。

这样下去香织的身体可能会坏掉。但是,即使是这样也绝对不能松手。如果现在放开香织,她一定会就这样跳下悬崖吧。那么拼命的样子,连一点平时平静的影子也看不到。不,也许应该称为悲痛的样子才对。

「香织!不行啊!香织!」

正因为雫明白香织现在的心情,才找不到合适的话说,只能拼命的叫她的名字。

「香织!连你也想死么?南云已经不行了!平静下来!身体要坏了!」

光辉竭尽全力说出的只是担心香织的话。但是,如今的场合,面对已经错乱了的香织这是绝对不应该说的话。

「什么不行了!南云君没有死!不去的话、他一定在寻求帮助!」

从悬崖上掉入了深渊之底,所以不管在谁看来,南云阿一都已经没救了。但是,现在香织的心里没有接受这个现实的余裕。说的太过的话,只会顶嘴,然后更加勉强自己的吧。龙太郎和周围的学生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不知所措的哽噎不已。

这时,梅鲁多团长卡啦卡啦的走来过来,问答无用的对着香织的脖子来了一记手刀。香织一瞬间痉挛的哆嗦了一下,接着就直接丧失了意识。光辉抱着筋疲力尽的香织,朝梅鲁多团长瞪了过去。抱怨的话还没说出口,雫就像要遮住他的嘴一样抢占了先机,向团长低下了头。

「抱歉。真是非常感谢您。」

「谢谢之类的……请停止。已经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人死了。全力脱离迷宫。……她就拜托了。」

「这自不必说。」

看着团长离开,没插口的光辉露出一脸不高兴的表情,接过了香织的雫告诉光辉。

「我们没办法制止她,团长却做到了哦。你知道么?现在没时间了。在香织的呼喊给大家的心灵造成伤害、或是把自己弄坏之前,制止她是很有必要的。……你看,由你来开辟道路,直到全员逃脱为止。……南云君是这么说的呦。」

接受了雫的话,光辉点了点头。

「是啊,快点出发!」

在眼前有一个同学死去了,同学们的精神上也被刻下了很大的伤痕。不管是谁都是一副茫然自失的表情、向石桥的那个方向眺望着。其中说着「已经受够了!」坐在地上的孩子也有。就像阿一说的一样,现在他们需要的是领导人。光辉向着同班同学们拉开了嗓门儿。

「大家!现在,只需考虑怎样生还!撤退吧!」

听了这句话,同学们熙熙攘攘的开始行动。魔法阵还健在,骷髅兵的数量在陆续增加。以现在的精神状态战斗是无谋的,也没有必要。光惠拼命的喊着,催促同学们逃脱。梅鲁多团长和骑士团团员们也在鼓励学生们。

然后,全员都顺着阶梯逃脱了。

上楼的楼梯很长。前方一直是黑的什么也看不见的程度,并一直向上方持续着。感觉已经向上爬了三十层以上,用魔法强化过的身体差不多也感到了疲劳。之前的战斗中也受到了伤害,阴暗冗长的楼梯只能让人感到憋闷。就在梅鲁多团长考虑着是不是该小憩一下的时候,描绘着魔法阵的巨大墙壁终于在上方出现了。

同学们的脸上开始恢复生机。梅鲁多团长他们跑到墙壁跟前开始了详细调查。也没有忘记使用菲尔显示器。结果,好歹明白了,这并不是陷阱。魔法阵是镌刻式的,好像是为了推动眼前的墙壁的东西。梅鲁多团长用一句咏唱向镌刻式魔法阵注入了魔力。于是,宛如忍者屋的隐藏门一样,石壁咕噜咕噜的转动着打开了通向里面房间的道路。

穿过门,那里是原来的二十层的房间。

「回来了?」

「回来了吗?」

「回来了……回来了呦……」

同学们陆续放心的叹息道。其中也不乏哭泣的孩子或抱在一起的学生。光辉他们穿过墙壁后直接就坐在了地上。但是,这里还是迷宫之中。虽说是低水平,但魔物会从哪里出来还不知道。在紧张的弦完全崩断之前,必须先从迷宫中脱出。

梅鲁多团长抑制住想让大家休息的心情,狠下心让学生们站起来。

「你们!别给我坐下!在这里放松就回不去了!尽量避免和魔物战斗,以最短距离逃脱!不要再重蹈覆辙!」

‘稍微休息一下吧’,学生们用这样的目光无言的诉说着,却被梅鲁多团长用上吊眼封杀了。学生们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光辉率先忍着疲劳向前走了出去。以骑士团成员为中心最小限度打倒路上的敌人,一口气向着地面冲刺。

终于,在一楼的正门和感觉令人怀念的接待员小姐见面了。明明在迷宫中只过了一天都不到,不少人却感觉上次通过这里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这次学生们真的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在正面广场上岔开四肢仰面倒地的人也有,完全符合存活下来后喜悦的样子。但是,有一部分学生————背着还没醒过来的香织的雫与光辉,龙太郎,惠里,铃,还有被阿一帮助过的女学生————面露阴暗的表情。

梅鲁多团长侧目在意着这部分学生的同时,去接待处进行了报告。二十层发现的新陷阱过于危险,虽然石桥崩溃了,但不知道陷阱是否还在运作,但还是有报告的必要。

然后,阿一的死亡报告也是有必要的。不能将忧郁的心情表现在脸上、很辛苦。尽管如此,梅鲁多团长也绝不能吐出叹息。

返回霍鲁阿德小镇后,什么精神也没有的一行人进入了旅馆的房间。有几个学生在互相商谈之类的,但大部分学生都立刻扑到了床上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其中,桧山大介一个人走出了旅馆,在小镇的一角、某个不显眼的地方抱着膝盖坐着。把脸埋在双膝之间纹丝不动。如果,同学们看到他这个样子只会觉得他相当失落吧。但实际上……

「嘿、嘿嘿嘿。是、是那家伙不好。明明是个杂鱼……竟然还得意忘形……报、报应。……我没有错……因为白崎……对那样的杂鱼……已经无论怎样都好了……我是不会错的……嘿嘿嘿」

阴暗的微笑、浑浊的眼瞳、自我辩护罢了。

是的,那个时候,如同被诱导般偏离轨道袭击了阿一的火球,就是桧山放出的。楼梯的脱出和阿一的救出,将这两样放在天平上的时候,凝视着阿一的香织进入了视野的瞬间,桧山在心中听到了恶魔的嚅嗫。‘如果是现在的话,杀掉他也不会被注意到哦~’。然后,桧山向恶魔出卖了灵魂。

为了不暴露,在绝妙的时机进行狙击,添加了诱导性的火球,阿一中弹了。魔法如同流星般纷纷扬扬的那个状况中,想要确定是谁发出的魔法很难吧。何况,桧山的适应性是风属性。没有证据也不可能会知道。这么对自己说着,桧山的脸上浮现出阴暗的笑容。

这时,不经意间,从背后传来了打招呼声。

「嗨~果然是你做的。异世界最初的杀人犯同学……相当可以啊你~」

「————!?谁、谁啊!」

桧山惊慌失措的回头。那里是自己认识的同学中的一人。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并不是什么关键的事。比起这个……杀人犯同学?现在是什么心情?趁乱杀掉情敌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那个人物嗤嗤的笑着,就像看了喜剧似的那样开心的表情。虽说是桧山自己做的,明明同班同学的一人死掉了,那个人物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明明直到刚才,还是和其他同学一样疲倦不堪、受到打击的表情。现在连那样的影子的微尘都没有了。

「……这才是、你的本性么?」

呆然嘟哝的桧山。那个人用看笨蛋似的蔑视的态度嘲笑了。

「本性?太夸张了呀。一般来说谁都会戴上一、两个假面吧。比起那个……把这件事向大家张扬如何呢?特别是……那个孩子听了的话……」

「————!?那、那种事情……不会被相信……证据也……」

「没有?就是说,不相信在下所说的话吗?招致那个绝境的某君所说的话,已经没有说服力了吧?」

桧山被紧紧追逼。这话就像是在愚弄衰弱了的老鼠。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这样的人,说这家伙是双重人格还比较可信。在眼前露出嗜虐表情的是自己看不起的人物,却令自己全身感到恶寒、颤抖。

「你到底想怎么样?」

「嗯?真意外呢。就好像在下在威胁你似的?呼呼,也不是要你现在马上做什么哟。好吧,总之先服从在下,当在下的手下就好了呦。」

「那、那样的……」

实质上的奴隶宣言一样的东西。果然,桧山踌躇了。当然想要拒绝,但这样的话,这家伙会毫不留情的张扬阿一是自己杀掉的吧。纠结的桧山,(干脆把这家伙……)已经开始陷入了这样幽暗的思考。但是,那个人物预料到这种情况似的提出了恶魔的诱惑。

「白崎香织、不想要?」

「————!?你、你说什么……」

幽暗的想法在一瞬间被吹跑,桧山惊愕的睁开了眼睛凝视着那个人物。边笑边俯视着这个样子的桧山,那个人物继续了诱惑的话语。

「服从在下的话……保管她到手呦。本来在下是想把这方法教给南云君的,但是……你把他杀了。也好,反正觉得你比他更合适,结果都一样,那就算了吧?」

「……你有什么目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面对太过莫名其妙的状况,桧山发出了惊慌的声音。

「呒呒,和你没有关系。嘛,只说一下想要的东西吧……然后?回答是?」

对于那个人一直用看小笨蛋一样的态度看着自己这件事感到焦虑,在这以上,那人轻易改变面貌(是性格的改变),桧山对此感到强烈的恐怖,不管怎样都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带着放弃的表情点头了。

「……服从」

「啊哈哈哈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告发同学在下也是很难受的呢!嘛,好好相处呦,杀人犯先生?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步行返回了旅馆,看着那个人物离去的背影,桧山小声嘟弄着「畜生……」

桧山也想从脑海里忘掉,那个否定了也绝对不会消失的情景,阿一向着深渊中坠落时香织的身影。比起任何语言都难以雄辩的诉说着她的心情……

同学们如今也疲惫如泥般睡着了,冷静下来的话,体会到阿一死去的实感,香织的心情也领悟了————香织并不仅仅是因为善意才一直眷顾着阿一的。而且,看到香织憔悴了,将意识转向了那个原因,桧山不经意的行为将自己们暴露在危险之下。

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必须很好的应对。桧山已经越过了那条线,现在已经停不下来了。如果遵从那个人物的话,已经消失了的可能性、把香织占为己有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嘿嘿,没、没关系。顺利。我没有错……」

再次将脸埋入双膝之间,桧山发出了喃喃的嘟哝声,这次谁也没有来打扰他。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