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1-10豹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0豹变

嘀嗒……嘀嗒……

感到水珠滴在脸颊上、流入口中的触感,阿一的意识徐徐醒来。一边对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一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活着?……得救了?)

带着疑问起身,头却撞在了低矮的洞顶上。

「啊咕!?」

如今才想起自己制作的穴高度只有不足五十厘米的程度,阿一将手伸向洞顶想用炼成继续扩大高度。但是,这时才发现、进入视野的只有一只摇动的手臂。

阿一暂时呆住了,不久后才想起自己失去了左腕这件事。那一瞬间,从消失的左腕处传来剧痛的感觉。不过这只是幻肢痛而已。然后,阿一表情苦闷的歪着头,反射性的按住了左腕。但他注意到,被切断的断面上并没有外露的血肉,伤口已经愈合了。

「为、为什么?……而且血也流了很多……」

虽然没有灯光暗得看不见,但阿一的周围已经变成血海了吧。普通来说绝对没救的出血量。用右手探寻着周围,滑溜溜的,这周围的血还没干呢吧。

果然是从自己的伤口流出的血,阿一通过血还没干判断出自己昏迷了没有多长时间。无视对于伤口愈合感到疑惑的阿一,水珠再一次滴在他的嘴角和脸颊上。那个入口的瞬间,阿一注意到他的体力又恢复了一点。

「……不可能吧……这难道是?」

阿一忍受着幻肢痛,将右手伸向水滴流出的地方炼成。就这样蹒跚着炼成,向着深处前进。不可思议的是,从岩石间滴落的液体似乎连魔力也能恢复,不管多少次炼成魔力也没有用尽。不休息的阿一冒出了热汗,为了寻求水源反复进行着炼成。不久后,流出的谜之液体明显增多了,水滴已经连成了线,更近一步后,阿一终于到达了水源。

「这……这是……」

那里存在着一个散发出青白色光芒、篮球大小的矿石。那块矿石和周围的岩石同化了似的埋着,正向下方滴着水滴。神秘而美丽的石头。发出的光比青色的海蓝宝石更浓烈,感觉这么说是最合适的表现。阿一一瞬间忘记了幻肢痛,看着它陶醉了。

然后不想让它跑了似的,或者说是被吸引过去的样子,阿一向着石头伸出了右手,又把嘴直接贴在了石头上。于是,身体里感到的如同雾霭般的钝痛消失了,头脑也变得清晰,倦怠感也治好了。果然,阿一能生存下来的原因就是从这个石头中流出的液体。液体有治愈作用的样子。幻肢痛虽然没治好,但其他的伤和出血都恢复了。

阿一不知道,其实这个是被称为【神结晶】的史上最高级的秘宝,有时也被认为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矿物。神结晶是,魔力在大地中经过千年以上漫长的流动,偶然间静默结晶化的产物,直径三十厘米到四十厘米的大小。结晶化后,又过了数百年的时间,内涵的魔力饱和以液体的形式溢出,这些液体被称呼为【神水】,喝了后不管什么样的伤病都能治好。虽然没有再生缺损部位的力量,但只要喝多了就能享有无尽的寿命,也被人称作永生琼浆、不死的灵药。神代的故事中,艾希特用神水治愈人们的身姿被传诵着。

真切的感受着渐渐从死亡边缘生还,阿一拖拖拉拉的爬起来靠向了墙壁,然后,抱着因死亡的恐怖而颤抖的身体,以体育座的姿势将脸埋入了双膝之间。阿一已经心力交瘁,没有脱出的精力了。

如果面向自己的不是敌意与恶意,而是帮助的话,说不定还能高兴的再次站起来。但是,利爪熊的眼睛是不行的,那目光中只有将阿一作为饵食的意思————捕食者的眼睛。立于弱肉强食顶点的它对于人类的目光无动于衷。看着那双眼睛,然后事实上,自己的手臂被吃了,阿一的心已经碎了。

(谁……救救我……)

这里是奈落之底,阿一的话无法传达给任何人……

~~~~~~~~~~~~~~~~~~~~~~~~~

过了多久了呢,阿一现在横倒在地面上紧紧抱成一团,如同胎儿般蜷缩着。

其实,从阿一崩溃的日子算起已经过去了四天。期间,阿一几乎一动不动,只靠滴落的神水活着。但是,服用神水期间并不是什么事都没有,服用者只要活着,就会持续感到无法抹煞的空腹感。仅仅是不会死而已,现在的阿一正被非常激烈的空腹感和幻肢痛折磨着。

(为什么我这么倒霉?)

这几天数次在脑中蹦出的疑问。因为疼痛和饥饿感而睡不着,伸出头喝神水就会恢复,恢复后又会感到更鲜明的疼痛和饥饿感。几次几次如同冬眠般失去意识,又因为疼痛和饥饿感而醒来,然后饮用神水,但身体却拒绝思考。已经几次反复着浅眠和醒觉。

不知不觉,阿一停止了喝神水。无意识中,选择了结束痛苦最省事的办法。

(这样让痛苦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干脆……)

内心这样嘟哝的同时意识再次陷入了黑暗。

然后又过去了三天,一度平息了的饥饿感再度来袭。幻肢痛是从未平息过,持续消磨着阿一的精神,仿佛左臂的前端正被锉刀一点一点削去似的。

(还……还没死么……啊、快点、快点……不想死……)

期望死的同时无意识的追求着生。矛盾的想法交替掠过。已经不能正常思考,就那样支离破碎的呓语着。

又过了三天。(之前喝下的)神水的功效已经没有了,别说食物,连水都没摄取过,可能再用不了两天就会死了吧。(准准吐槽:神水厉害,用了三天才消化完!)

但是这三天却发生了异变。自从第八日阿一的精神开始出现异常后,他就只是一味地交替祈祷着生与死,一心等待着这地狱般痛苦的时间自行结束。不过,有什么黑暗浑浊的东西咕嘟咕嘟地从他的心底涌了上来。那东西如同胶状污泥般、沿着内心被痛苦与恐怖切裂的缝隙流入、一点一点的侵蚀着阿一的内心深处。

(为什么我非得痛苦……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遭受着这样的……什么原因……)

(神不讲理的绑架了我……)

(同学背叛了我……)

(兔子鄙视了我……)

(那家伙吃了我……)

阿一的思维逐渐被染黑,是谁的错,是谁将这些不讲理强加给自己,是谁伤害了自己……无意识的寻觅着敌人。激烈的疼痛和饥饿感侵蚀着阿一的肉体,黑暗密闭的空间腐蚀着阿一的精神,正在加速的黑色感情……

(为什么没人帮我……)

(谁也不帮我的话怎么办?)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这痛苦消失?)

第九天,阿一开始无意识的思考该如何打破现状。内心希望从激烈的痛苦中解放,开始舍弃愤怒和憎恶等不需要的东西。心多少也被染成了黑色,在痛苦中渐渐失去了温柔……

(我期望着什么?)

(我期望着‘生’啊。)

(妨碍这的又是谁?)

(妨碍着的是敌人)

(敌人是什么?)

(妨碍我的东西、强硬不讲理的全部)

(但是我应该干什么?)

(我是、我是……)

第十天。阿一的内心已经连愤怒也没有。神强硬的不讲理,同学的背叛,魔物的敌意……连说过要保护自己的某人的笑颜也……怎样都好了。为了活着,为了获得生存的权利,这些事都是小事。阿一的思考找到了唯一的答案。即……

(杀)

恶意或敌意或憎恨都没有,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必要的杀,纯粹的杀意。

威胁自己生存者全部都是敌人,敌人要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然后为了摆脱饥饿感,

(杀完吃了你们!)

现在这个瞬间,温柔又老实、惹上麻烦后总是苦笑着道歉应付过去、香织称其为强的南云阿一彻底崩坏了。

然后,为了生存而将妨碍的存在统统毫不留情地排除的崭新的南云阿一诞生了。破碎的心合而为一,不过,那并不是一个拼凑而成、满是补丁伤痕累累的心。而是在奈落之底的黑暗、绝望还有痛苦中熔化后,被本能重新锻造而成的新的坚韧的心。

阿一拼命的动起完全衰弱了的身体,像狗一样直接用嘴吸吮着这几天来积蓄在地面上的神水。饥饿感和幻肢痛都没有平息,只有身体恢复了活力。

然后阿一的双目闪闪发光,粗暴的擦了擦濡湿的嘴角,接着脸上浮现出了无敌的笑容,扭曲的嘴角可以看到露出的犬齿。正是与豹变吻合那样的变化。阿一起身,一边开始炼成,一边宣言似的嘟囔着

「杀……」

~~~~~~~~~~

迷宫某地有一群双尾狼。双尾狼有四至六头组队移动的习性,单体来说,它们是这一层中最弱的魔物,因此靠组队联合来弥补这个弱点。这一群双尾狼也不例外,由四头构成了这个群体。

它们一边警戒着周围,一边隐藏在岩壁下移动,寻找着绝好的狩猎场,因为双尾狼的基本狩猎方法是伏击。短暂的彷徨后,双尾狼们找到了满意的狩猎场,并分别藏身于四个角落的岩壁之下,之后就是等待猎物到来。其中一头将身体滑入岩石和墙壁之间后就隐匿了气息,在它等待着今后将会到来的猎物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了违和感。

双尾狼生存的要领就是连携作战,它们有独特的联络方式。虽然不能明确的沟通,但是同伴们打算做什么还是可以明白的。现在它觉得很奇怪,自己们一群明明有四头,却只能感受到三头的气息。应该在对面墙根等候的一头忽然消失了。

怎么回事?抱着这样的疑问,正要向四肢用力撑起趴伏的身体的瞬间,这次是同伴的悲鸣。和消失的伙伴潜伏在同一面墙壁下的另一头开始传达出焦躁,被什么逮住想挣扎着逃脱出来的样子,但还是无法脱身。剩余的两头都站了起来想要前去营救,但这个时候挣扎着的一头的气息也消失了。

混乱着赶紧跑到对面的墙壁去确认,但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剩余的两头困惑了,它们用鼻子嗅起了消失的伙伴曾经潜伏的地方。那一瞬间,地面突然塌陷,同时墙壁也像想将两头双尾狼掩埋似的倒下。虽然立刻向后跳开,但落地之后脚下就被固定住了。一般来说,双尾狼能简单的粉碎地面逃出来,但是,至今未曾遭遇过的异常事态已经让它们混乱了,从来没有经历过被捕的事吧。但是,袭击者预想到了那因混乱而造成的一瞬间的僵直。被抓住的两头露出了非常大的破绽。

「咕噜啊!?」

两头双尾狼悲鸣着被墙吞噬了,然后那里什么都没有剩下。

捕获四头双尾狼的当然是阿一。决心反击之日起,阿一压制了饥饿感和幻肢痛,喝着神水的同时,用要将魔力耗尽的气势一味重复的锻炼炼成。更快、更准、更广。现在外出的话还是很容易死掉,阿一就以神结晶存在的小穴为据点锻炼,一点一点磨练他的武器。那个武器当然就是炼成。

虽说是蛰伏着,可光是这样等待就必须忍耐袭来的痛苦,但是,那饥饿感和幻肢痛,阿一以极限的集中力赶跑了。其结果就是练出了到现在为止几倍的速度和精确度,并且炼成的范围达到了三米左右。不过,像土魔法那般的直接攻击力照旧全无。

然后,用石头加工成的小容器装神水,利用炼成一边在迷宫里做标记一边探索。结果就发现了四头双尾狼。暂时跟踪了双尾狼群,当然几次都差点曝光,每次都用炼成逃入墙壁,然后继续追踪。最后,在四头狼为了埋伏猎物而分开的瞬间对墙壁进行炼成,将它们引入陷阱。

「那么,还活着么?嘛,我的炼成几乎没有直接的杀伤力。炼成石刺刺出的威力和速度也不足以杀死这里的魔物。」

阿一用他刷刷闪烁的瞳孔窥伺着脚下的小洞。这里面的双尾狼们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确实像是在「壁之中」,周围是坚硬的岩石,身体完全不能活动。

就像阿一说的那样,双尾狼们还没有死。以前曾经试过练成魔物脚边的石头刺它,但是没有刺穿魔物的威力和速度,最后也找不到实用的方法。果然,这是属于土魔法的领域。炼成只是加工矿物的魔法,加工过程中使之有杀伤力是不可能的。因此,这样拘束着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窒息就好了…但是我等不及了啊」

阿一抿嘴一笑,那眼睛完全是捕食者的眼睛。他将右手贴在墙上开始使用炼成魔法。切出岩石,集中精力明确的想象着,一点点加工下去。于是,完成了螺旋状的细枪,并且加工时还安装了零部件。枪的把手部分被安装了转盘一样的东西。

「那~么,我插、我插!」

阿一用那个枪朝着地下被捕捉到的双尾狼们刺去。坚硬的毛皮和皮肤的触感,枪头被弹开了。

「果然刺是不行的啊。但是,预想之内」

为什么不是刀或剑呢。基本上魔物越强就会越硬,当然,种族特性的例外是要多少有多少。阿一为了弥补自己的无能,把重点放在了努力学习上,他已经想到了对这个阶层的魔物来说,普通的刀和剑是没有用的。

所以,阿一一圈一圈的转动了枪柄上的转盘,螺旋状的枪头也开始了旋转。是的,这是为了突破魔物的硬皮而考虑的战法。从上面把自己的体重加上去,用右手拼命的转动转盘。于是,尖端开始一点一点的进入双尾狼的皮肤。

「咕噜啊啊啊啊啊!?」

双尾狼绝叫了。

「痛么?正在谢罪么?我是为了生存呢,你们不也想吃我么?彼此一样」

一边说着,一边将体重压上旋转着钻头。双尾狼在拼命的动吧,不过被埋在四周一点缝隙都没有的空间里,想动是不可能的。

然后,螺旋钻头终于突破了双尾狼的硬皮,毫不留情的破坏了体内。双尾狼发出了临终的绝叫。叫唤了一阵,突然,一阵痉挛,之后就再也不动了。

「好,总之饭确保了!」

开心的笑着,余下的三头也用这种方法刺下去。杀光了全部的双尾狼后,阿一用炼成将双尾狼的尸体取了出来,单手将毛皮剥了下去。

然后,饥饿感被触动,噬开始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