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1-17封印之间的怪物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7封印之间的怪物

蝎子怪一上手就从尾巴的尖针里喷出紫色的液体,那液体以相当的速度飞了过来,阿一立刻飞身闪退着躲开。地板被紫色的液体击中,发出嘶啦的一声溶化了。溶解液的样子。

侧目确认的阿一就以那个样子拔出多纳开火了。

一声枪响!

最大威力。秒速3.9千米的弹丸的子弹在蝎子怪的头部炸裂了。

隔着阿一的后背,月的惊愕传了过来。从来没见过的武器,伴随着闪光放出攻击,而且并没有魔法的迹象,只是用右手放出了少许电击,但是与此同时魔方阵和咏唱都没用。也就是说,阿一和月是相同的,拥有直接操作魔力的方法,月发现了这一点。

与自己‘相同’,还有,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奈落。月知道现在不是能够悠哉悠哉的场合,但是她的意识没有集中到蝎子怪身上,反而是集中到阿一那里。

另一方面,阿一不停步的使用【空力】反复跳跃,表情是至今没有过的险峻。阿一通过【气息感知】和【魔力感知】知道蝎子怪正在准备什么似的纹丝不动,证明了这件事的是蝎子怪用另一条尾巴的针瞄准了阿一。然后,尾巴的尖端一瞬间巨大化,以惊人的速度将针发射了出来。阿一想要避开,可针却在途中破裂,像散弹一样展开了范围攻击。

「咕!」

阿一痛苦呻吟着的同时,用多纳击落、用【豪脚】猛踢、用【风爪】猛吹。总算应付过去后,就用多纳开枪作为回礼。之后,将多纳抛向空中,在那一瞬间从腰包里取出手榴弹扔了出去。

蝎子怪再次硬抗下多纳的一击,并且再次准备释放散弹针和溶解液。但是在此之前,一个直径八厘米的手榴弹骨碌骨碌的滚过去爆炸了。手榴弹爆发的同时,其中燃烧的黑泥也撒散到了蝎子怪身上。

所谓的【燃烧手榴弹】。其中用到了在焦油阶层入手的火焰石,能放出高达三千摄氏度的火焰。

果然有效,蝎子怪的攻击中断了,为了剥离身上的火焰,它开始大暴动。趁着这个间隙,阿一双脚着地,如接球般接住多纳立刻重新装弹。

结束装弹的时候,【燃烧手榴弹】的焦油几乎燃烧殆尽,火已经灭了。不过,虽然蝎子怪身上到处冒烟,却没有受到明显伤害,并且它强烈的愤怒传达了过来。

「ki yi xia aaaaaaaa————————!!!」

尖叫着的蝎子怪猛然动起了八只脚,向阿一他们的方向突进。四个大钳子突然伸长,带着大炮般呼啸的风声向阿一迫近。

第一个用【缩地】躲过,第二个只能用【空力】跳跃闪躲,用【豪脚】踢了第三个但自己飞了出去,趁着这个机会,第四个钳子向着体势崩溃的阿一袭来。阿一立刻用多纳开枪,靠着射击的反作用力扭转半空中的身体才总算回避成功。背上的月发出「呜呜」的呻吟,总算忍住了这激烈的运动。

阿一就那样顺势在空中连续跳跃,降落在了蝎子怪的背上。然后,一边在暴动的蝎子怪身上取得平衡,一边将枪口抵在了蝎子怪的背上,多纳放出了零距离的一击。

zi gang en !!

可怕的炸裂声响起,蝎子怪的胴体因受到冲击而撞向地面。但是,受到直击的外壳连一点瑕疵左右的伤痕都没有,多纳无效?!面对这个事实咬牙切齿的同时,阿一挥动多纳施展【风爪】,随后就响起了激烈的金属碰撞之声,只不过还是无法突破敌人的外壳。

蝎子怪好像在说「你给我适可而止!」似的,并以自己的背部为目标释放了散弹针。

阿一立刻飞退着离开那个地方并在空中扭转身体,朝着散弹针与尾巴的连接处开枪了。超速子弹准确狙击了尾巴尖端长出针的地方,但是,子弹被大尾巴弹飞了……到尾巴尖端为止都被无法造成伤害的硬壳覆盖着,完全是攻击力不足。

四个大钳子再次如暴风雨般不断的袭击空中的阿一。阿一迫不得已的向蝎子怪的背部投下【燃烧手榴弹】并向后方大力跳跃。爆发四散的焦油再次袭击蝎子怪,这也只能起到拖延时间的效果吧。

(应该怎么做?)

在阿一从蝎子怪那里逃出后思考的瞬间,至今没有过的、蝎子怪的绝叫响彻了。

「gi ki yiiiiiiiiiiiiiiiiiiiiii!!」

听到这声嘶鸣,恶寒瞬间驰骋全身,虽然阿一立刻用缩地想要拉开距离……已经晚了。尖叫声响彻这个空间的同时,突如其来,周围的地如波涛般响起了轰鸣,无数圆锥状的尖刺突刺了出来。(准准吐槽:这蝎子怪和君麻吕是亲戚么?或者是lol里的那个蝎子?)

「畜生!!」

这完全是突发的意外状况。阿一本来想要拼命往空中逃,但注意到后面紧逼过来的圆锥的刺,为了保护月硬是把身体扭了过来、导致坏了体势。用多纳和【豪脚】总算是撑过去了,但是从余光看见蝎子怪发射散弹针和溶解液的尾巴正对准他。

阿一的脸抽筋了。下一个瞬间,为了击坠空中的目标,两条尾巴同时发射了散弹针和溶解液。阿一做好了觉悟,他知道这个情况要避开这两个是不可能的。咬紧牙关,用【空力】挡住溶解液,尽可能的在胸前交叉双臂护住要害,并用多纳的枪身护住脸。然后,在魔力的直接操作下,强化到极限的身体肌肉紧绷。紧接着,和强烈的冲击一起,不知几十根尖针深深地刺入了阿一的肉体。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一发出悲鸣,但总算是避开了致命伤。针扎在自己身上后就停止了,并没有贯通伤到背上的月。

阿一被冲击吹飞了出去。被剧痛袭击后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就那样滚动着。背上的月也因为冲击而被抛了出去。

身体被无数尖针刺伤的同时,阿一也咬牙忍耐着痛苦、从腰包里取出【闪光手榴弹】朝着蝎子怪扔了过去。飞着描绘出抛物线的【闪光手榴弹】在蝎子怪的眼前放出强烈的闪光。

「ki yi xia aaaaaaaa————————!!」

蝎子怪因突然的闪光而发出了悲鸣,不由得向后退去。看来蝎子怪从最开始就一直用眼睛确认着阿一的行动,认为可以追击,然而这个推测是错误的。

阿一咬碎藏进牙槽中的容器一口气喝干了神水,接着一根一根的拔掉了身上的针。

「咕呜!」

因为吃下的剧痛,阿一不禁从齿间漏出了呻吟声。但是,并不是无法忍耐。不知是现在多少倍的痛苦阿一都熬过来了,这种程度,还不足以让他心折。

阿一一边拔针一边逡巡四周寻找着月,但是比阿一找到更早,月先来到了他身边。

「阿一!」

月担心的跑到阿一身边,无表情崩溃,现在已经哭了出来。

「没关系的。比起这个,那家伙硬过头了吧?完全看不见攻略法啊。想要攻击眼或口也会被四个钳子妨碍……带着受重伤的觉悟特攻?」

不顾月的担心,阿一仍在思考着该如何攻略蝎子怪。面对着这样的阿一,月落泪了。

「……为什么?」

「啊?」

「为什么不逃跑?」

‘丢下自己逃跑的话就有可能获救’,月理解到这种可能性,这就是她说话的言外之意。对此,阿一露出一副吃惊的目光。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傻话。我还没堕落到看到稍微有点强的敌人出现就抛弃你这种地步。」

至今为止,阿一为了生存,放冷箭、突袭、陷害、甚至连卑怯、谎言、虚张声势都用上了。利爪熊一战是唯一的例外,基本上是堂堂正正的见招拆招。这里并不是能让阿一从容发挥骑士道精神的好地方,不过他对这种事并没有罪恶感,在这里的风气中他已经改变了。

可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喜欢坠入邪魔外道。应该通过仁义去理解,通过理解而有所得。让他想起那些、取回那些的,不是别人正是月。正因为如此,在这里帮助月是必须的,舍弃她的选择技没有!在她把自己托付给阿一的时候,阿一就已经下了决断,这正是阿一没有落入邪魔外道的转折点。

月听了阿一刚才说过的话后,仿佛理解到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突然抱住了阿一。

「哦、哦呜?怎么了?」

在这种状况下这到底是突然要做什么?阿一少许动摇了。蝎子怪就快要回来了,阿一的伤已经治好,必须快点进入战斗状态。可是,就像不知道这种事似的,月用双手缠住了阿一的脖子。

「阿一……相信我」

这么说着的月向着阿一的侧颈吻了下去。

「————!?」

不,不是亲吻,是将牙齿贴了上去。侧颈感到一阵触电般的疼痛,然后就察觉到力量被从身体里抽出似的违和感。阿一虽然猛然间想要摇头,可是紧接着就想到月曾经以吸血鬼自称,理解到自己正在被吸血。「相信我」————————这句话一定是「即使对吸血鬼的吸血行为感到恐怖、嫌恶也不要逃避」的意思吧

这样思考着,阿一苦笑了,接着他就紧紧拥抱着月,支撑起她的身体。瞬间,月抽搐般颤抖了一下,随后她更加紧紧的抱着阿一并将脸埋入他的侧颈。感觉她有点高兴,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ki yi xia aaaaaaaa————————!!」

蝎子怪的咆哮声再度响起,显然已经从闪光手榴弹的打击中恢复了。这里的位置已经被它掌握住似的,地面再次泛起波浪。是蝎子怪的固有魔法吧,会操作周围的地形似的。

「不过,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阿一将右手放置在地面上进行炼成,周围三米以内地面的荡漾都停止了,代替泛起的陆涛,一圈石壁将阿一和月包在中间保护了起来。

圆锥形的刺从周围飞来袭击阿一他们,但都尽数被阿一的防壁防住。锥刺一击的破坏力就可以破坏防壁,但马上就会有新的防壁被构筑,始终不让锥刺靠近。操纵地形的规模、强度和攻击性必然是蝎子怪占上风,而炼成速度则是阿一占上风。阿一的炼成范围到头也就是三米,作出的刺既没有威力也飞不出去,所以他的炼成倾向于防守的方式。

在阿一专心炼成防御的时候,月渐渐松开了口,舔舐着嘴唇的她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火热的氛围。那个动作和姿态,让人感到和她那年幼的姿容不相称的妖艳。不知为什么,方才憔悴的感觉现在连影子都没有了,富有光泽和张力的白瓷般的皮肤回来了。脸颊是梦幻的玫瑰色,红色的眼瞳略微放出温暖的光芒,那双纤细的小手,正轻轻抚摸着阿一的脸颊。

「……谢谢款待」

说完后,月慢慢站起来,向着蝎子怪举起了单手,然后嘟哝了一句

「【苍天】」

瞬间,蝎子怪头上出来了一个直径六、七米的苍炎的球体。明明没有直击,然而强大的热量使蝎子怪发出悲鸣并想要脱离那里。可是,奈落之底的吸血姬不允许它这么做。她伸出的绮丽手指就像指挥棒一样优雅的一挥,苍炎的球体就忠实的实行了指挥者的指示。

「gu gi yi ya aaaaaaaa————————!?」

蝎子怪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绝叫。明显是苦闷的悲鸣。中弹的同时,苍色的闪光充斥周围,什么都看不见了。阿一用手臂保护眼睛的同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呆然的眺望着那个绝壮的魔法。不久后,魔法的效果时间结束,苍炎消灭了。剩下的只有痛苦的蝎子怪的身影,它背部的外壳因炽热化表面已经熔解了。

那个三千摄氏度的【燃烧手榴弹】也没能熔解、即使被电磁炮零距离连续射击也毫发无伤的怪物般防御力的硬壳被破坏了!是不是应该称赞月的魔法啊?或者该说即使正面承受了那个高温的直击也仅仅只是表面溶解而已,没准应该夸奖蝎子怪的耐久力?就在阿一烦恼这种事情的时候。

「啪叽」的一声将阿一的视线从这惊异的光景拉回到月的身上,她正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看来是魔力枯竭了。

「月,没事吧?」

「嗯……最上级……累」

「哈哈,挺能干的嘛。得救了。之后就交给我,你休息吧。」

「嗯,加油……」

阿一一边挥手一边用【缩地】一口气缩短距离。蝎子怪还健在,即使外壳的表面被熔解了,也依然毫不隐藏愤怒的咆哮着,准备用散弹针袭击接近的阿一。

阿一麻利的从包包里取出【闪光手榴弹】向头上高高抛去,接着拔出多纳,在飞来的散弹针分裂前开了一枪。然后,没被电磁加速的弹丸击破了落下中的【闪光手榴弹】。

蝎子怪已经习惯了,虽然觉得不爽,不过在这个充满光线的空间里仍旧毫无动摇的寻找阿一的气息。

但是怎么也找不到阿一的气息。在蝎子怪因跟丢了阿一的气息而不知所措的时候,阿一落在了蝎子怪的背上。

「ki shu a !?」

蝎子怪发出了惊愕声。一定会这样吧,一直在寻找的气息冲破自己的感知网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背上,怎能不惊愕。阿一在闪光的基础上还用了【气息遮断】,在蝎子怪完全探知不到自己的情况下落到了它的背上。

炽热化的蝎子怪外壳灼烧着阿一的皮肤。但是,阿一对这种程度的痛已经毫无感觉,将枪口抵在表面融化变薄的外壳上连续扣下了扳机。蝎子怪的外壳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耐久力,又承受了零距离电磁炮的连射,终于,绝对防御的盾被突破了。

蝎子怪无视自己受伤的可能性,用两条尾巴猛叩背上的阿一,但阿一的动作更快。

「给你吃个好东西」

阿一从腰包里取出【手榴弹】塞进了用多纳打开的肉穴,将手臂深深的插入它的体内并埋入了土产,手腕被烧烂了也完全不在乎。

然后,在被蝎子怪攻击前用【缩地】撤退了,蝎子怪想要再次攻击从它背上离开的阿一。但是,到此为止。

嘣呲!!!

这样闷声闷气的爆炸声响彻周围,同时蝎子怪震颤不已,随后,面对着阿一的蝎子怪终于停止了活动,周围被寂静包围。

不久后,蝎子怪逐渐倾斜,就那样发出吱纽吱纽的声音倒在了地上。

阿一小心的靠近一动不动的蝎子怪,将多纳插入它的口内连射了两三发,(准准吐槽:内爆完了又口射,还虐尸,是我想多了么?)渐渐接受(蝎子怪之死)的阿一说着「好的」并点了点头。确实杀死!这是现今阿一贯彻的准则。

回头一看,面无表情、但总觉得眼瞳里透露着高兴的女孩子正坐在那里凝视着阿一。也不知道迷宫攻略什么时候是个头,好歹出现了值得信赖的伙伴。

潘多拉的盒子里放入的是灾厄和一小撮最后的希望。看来进入这个屋子前、做出的那个比喻是一语中的了。想着这样的事情,阿一慢慢走回了她的身边。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