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1-18慢慢地交谈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8慢慢地交谈

打倒了蝎子怪的阿一他们,带着蝎子怪和赛库洛普斯的素材和肉回到了阿一的据点。与那巨体的程度相称,搬运非常辛苦。不过,月通过出色的身体强化发挥出怪力,二人合力总算将货物运入了据点。(使用了最上级魔法、筋疲力尽的月再次吸血后就瞬间复活了)

顺便说一下,阿一本来想顺手就直接使用这个封印之间,但月断然拒绝了这个提案。也难怪,把自己关了不知多少年的地方、连看也不想再看一眼、是很正常的。为了补充消耗品,必须要停留一段时间,考虑到精神卫生,还是快点从封印之间出去比较好吧。就这样,现在阿一他们正一边补充消耗品一边聊彼此的事情。

「这样的话,月是不是至少三百岁以上了啊?」

「……违反礼仪」

月用注入了非难的目光鄙视着阿一。女性年龄的话题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禁忌。

在阿一的记忆中,是三百年前的大规模战争导致吸血鬼族灭亡的。实际上,月长年处在万籁俱寂的黑暗中,对时间的感觉几乎没有了。不管谁看了她都会感觉她被封印了很久的样子。但被封印的时候是二十岁,解开封印的时候却被说成三百岁以上,怎么也不能接受吧。

「吸血鬼们都那么长寿么?」

「……我特别。【再生】、岁也不增加……」(准准吐槽:月在狡辩,准确的应该说成身体不衰老吧,岁数确实会增加,毕竟已经三百多岁了嘛……)

听说她十二岁时,魔力的直接操作和【自动再生】的固有魔法觉醒后,似乎就没有再成长。普通的吸血鬼也吸血,比其他的种族更长寿,就算这样、二百岁也就是极限了。这里说一句,人族的平均寿命是七十岁,魔族平均一百二十岁,亚人族视种族而定。精灵之中就有能活好几百年的人。

月的返祖力量觉醒后,仅仅数年就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强的一角,十七岁的时候登上了吸血鬼族的王位。原来如此,能熔解那个蝎子怪的外壳的魔法,几乎没有施法延迟的攻击能力,而且还有几乎不死身的肉体。最后只会被人们看成【神】或【怪物】吧,月是后者。

利欲熏心的叔父,向周围散播月是怪物的谣言,打算在大义的名分下杀了她,却因为【自动再生】杀不掉,不得已才将她在地下封印。月自己当时因突然的背叛而受到打击,连像样的反击都做不到就在混乱中被施加了某种封印术,醒过闷儿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那个封印之间了。

因此,那个蝎子怪、封印的方法、怎么被带到奈落里来的,这些事她全都不知道。可能有回去的方法!这般期待的阿一颓丧的垂下了头。

也听了一些关于月的力量的话。根据那个,月好像拥有全属性的适应性。阿一知道这件事后、呆然的嘟哝着「什么啊、那个官方挂……」,可是对月来说她是近战苦手,最多也就能做到在强化身体、不断闪避的同时用魔法连射。尽管如此,在她威力强大无比的魔法面前,那也算不上什么不利条件吧。

顺便说一下,月完全可以无咏唱发动魔法,只不过她有嘟哝魔法名的癖好。有不少人为了补完魔法、明确想象,会在发动魔法时加一些独特的言行,这方面月也不列外。

关于【自动再生】,是被分类为一种固有魔法,在还有残存魔力的期间,只要不是被瞬间变成尘埃就不会死。反过来说,魔力枯竭的状态下就算受伤也不会自愈。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因长年封印而魔力枯竭的月,如果受到蝎子怪的攻击就会简单的死掉。

「然后……关键的事,月了解这一带么?还有其他通往地面的逃生路线么」

「……不知道。但是……」

月也不了解迷宫的这一带,露出一副抱歉的样子,但是她好像知道些什么,继续把话说了下去。

「……据说这个迷宫是叛逆者中的一个人做的。」

「叛逆者?」

听到这个没听过、并且带有点险恶意味的词汇,阿一中断了炼成作业把视线转向月。一直盯着阿一作业的月也把视线上移,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叛逆者……神代中向神挑战的神的眷属。……传说他们打算毁灭世界」

月是沉默寡言面无表情的女孩,所以说明很费时间。阿一方面,消耗品的补充还要花费很多时间。在和蝎子怪的战斗中痛感攻击力不足,因为这个原因他正在开发新兵器。综上,他准备一边作业一边好好听。

按月的说法,在神的时代,有七人的眷属背叛了神,策划着毁灭世界。但是,那个计划破产了,他们就逃到了世界的尽头。那个‘尽头’据说就是现在的七大迷宫。这个【奥卢克斯大迷宫】也是其中的一个,据说在奈落之底的最深处有着叛逆者居住的地方。

「……那里的话,通往地上的道路、可能有……」

「原来如此,并不需要从奈落之底吃力的爬上去。神代的魔法使的话,利用转移系魔法制作通往地上的路线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看到了可能性,阿一的脸颊松弛了。月则再次将视线返回了阿一手头上的工作。

「……那么有趣?」

「……(点头点头点头)」

月嘴上不说、只是用深深的点头表示。穿着肥大的外套,从长长的袖口中伸出小手抱膝委座,那个身姿实在是太可爱了,再加上她那前所未有的端正容姿,让人不禁想抱住她般的可爱。

(可是,三百岁。不愧是异世界啊。萝莉老太婆真的存在……)

阿一即使变心了也没有忘记阿宅的知识,不禁想起了这样的事,但月立刻做出了反应。

「……阿一,在想奇怪的事?」

「不,怎么了?」

阿一糊弄过去了,可是他对月的,不如说是对女人尖锐的直觉感到恐怖,内心流下了冷汗。继续用默默工作来敷衍着,月也不在意这件事了么,这回换她问起了阿一。

「……阿一,为什么会在这里?」

理所当然的疑问吧。这个奈落之底,地地道道的魔境,是除了魔物还是魔物的地方。

月问的其他问题也像山一样多。为什么能直接操作魔力。为什么能使用复数的固有魔法魔法。为什么吃了魔物肉还平安无事。左腕怎么了。阿一真的是人类么。阿一使用的武器是什么呢。

零零星星的却不间断的提问,阿一统统耐心的回答了。说不定阿一自己也渴望着会话呢,一点也不觉得麻烦似的就那样交谈。从各种方面来说阿一都很疼爱月吧。或许,阿一即将落入真正意义上‘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邪魔外道,而月则成为了他最后的防坡堤,这件事阿一在无意识中已经感觉到了也说不定。

阿一从他和朋友们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事开始说起,被叫做无能的事,和贝希摩斯的战斗中被不知是谁的同学背叛后掉入了奈落的事,吃魔物后发生变化的事,渴望与利爪熊一战的事,药水(阿一命名的神水)的事,从故乡的兵器中的到启发进而制作现代兵器的事。阿一一边回想一边说着,不知不觉听到月发出咕嘶姑嘶的吸鼻子的声音。怎么了?阿一再次抬起视线看向了月,她正扑簌扑簌的流着眼泪。看到这种情况,阿一不由得伸出了手,一边擦拭着月倾泻的眼泪一边询问。

「突然怎么了?」

「……咕嘶……阿一……痛苦……我也痛苦……」

显然,似乎是为了阿一而哭泣。阿一露出的少许惊讶的表情变成了苦笑,轻轻抚摸着月的头。

「别在意了。同学们的事情现在已经怎样都好,拘泥于那样的小事也不是办法。从这里出去复仇了,然后又能怎样。比起这些,磨练生存的技术,寻找回到故乡的方法,不如倾注全力去做这些事情。」

月发出森森的鼻音,被抚摸着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像猫一样眯细了眼睛,但当她听到阿一要回故乡的话后就露出吓了一跳的反应。

「……回去?」

「嗯?原来的世界?那当然想回去。想回去啊……虽然我改变了很多,不过……故乡……想回家……」

「……这样啊」

月露出消沉的表情低下了头,然后孤独的嘟哝着。

「……我回去的地方……没有……」

「……」

看到月的样子,阿一收回了正在抚摸月脑袋的右手、刷刷的挠起了自己的头。阿一并不是什么迟钝系男主,因此,月将他视为新的归宿这件事,他多多少少也感觉到了。向他寻求新的名字也是这个原因吧。正因为如此,阿一回到原来的世界的话,再次失去归宿的月会很伤心。

(明明决定了「彻头彻尾的只为自己行动」,看来还是太天真了)

阿一的内心如此呆呆地想着,再次抚摸月的头

「啊~可能的话月也要来么?」

「诶?」

阿一的话让月惊愕的睁大了眼睛。被眼泪濡湿的红色瞳孔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阿一,总觉得那双眼中透露出忐忑不安的神情。阿一用稍微变快了一点的语速告诉月。

「不,所以说,我的故乡呦。嘛,那里是只有普通人类的世界。也许是个有着户籍呀什么的、对人类以外的家伙来说各种不自由的世界……我现在也变得不像人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说到底,月是怎么希望的?」

月暂时愣住了,随后理解跟上了么,她提心吊胆的「好么?」这样客气的询问了。但是,她的眼瞳中有着无法隐藏的期待的色彩。月的眼瞳闪闪发亮,阿一苦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到现在为止的面无表情就像谎言一样,月轻飘飘的露出花朵盛开般的微笑。阿一不由得陶醉了,注意到自己花痴的样子后慌忙的摇了摇头。

阿一总觉得看着月的话,就看不到工作的头了。月也继续津津有味的窥伺着阿一的作业,只不过,比之前的距离更近,几乎要紧贴上了……阿一自己告诉自己不能在意那个。

「……这是、什么?」

阿一的炼成正一点一点的完成各个部件。超过一米长的筒状棒子,纵长十二厘米的赤色子弹,其他细小的零件散落在旁边。那是阿一为了弥补多纳的威力不足而开发的新的王牌兵器。

「这是……实战来福枪:电磁炮版。总之,我的枪见过了吧?这是那个的强力版。子弹也是特制的。」

就像阿一所说的那样,将那些部件全部组合起来就是全长达一点五米的来福枪。阿一想的是要提升枪的威力,多纳的炸药量和电磁加速都已经达到极限值,在以上情况下想要大幅提升威力,结论是无望。因此阿一制作了新的枪。

当然,为了提升威力,大口径和长的加速领域都是很有必要的。于是,就想到了实战来福枪。最大装弹数是一发,理论上有着极大的威力。总之,以多纳为例,它的最大输出拥有实战来福枪近十倍的破坏力。普通人用它射出一击的瞬间,攻击手一侧的半身就会因反作用力而粉碎,多纳就是如此怪物的枪。

这个新的实战来福枪,命名:修拉根。理论上,最大威力是多纳的十倍……应该。素材来自蝎子怪。用【矿物系鉴定】对蝎子怪的外壳进行了调查,结果是

============

希塔鲁矿石

高魔力亲和性、注入魔力后硬度增加的特殊矿石。

============

看来,蝎子怪的那个硬度是因为希塔鲁矿石的特性。恐怕,蝎子怪将自身拥有的庞大魔力注入其中了吧。

阿一想着,这是矿石的话能对它进行加工么?尝试了一下,结果很轻松就完成了炼成。这样的话,用炼成就可以轻松的突破那个外壳了啊!想起之前的辛苦,阿一不禁崩溃了。这成为了他悲伤的回忆。

入手了上等的材料,结果all right,能够做出更加坚固的枪身,这么想着安慰自己的阿一开始着手开发修拉根。作成多纳的时候技术有了相当的提高,所以作业进行的相当顺利。

子弹也很讲究。塔乌鲁矿石的子弹镀上希塔鲁矿石镀层,所谓的全金属外壳……类似这样的东西。药荚中也以最适当的比例压缩入了燃烧粉。制成一发后,只要材料齐全,就能用炼成技能[+复制炼成]很轻松的制作同类产品,所以子弹干脆就量产了。

就这样絮絮叨叨和月聊着天,修拉根终于完成了。凶恶的外形很有魄力,阿一沉浸在自我满足中结束了工作。告一段落的阿一肚子饿了,他烤起了赛库洛普斯和蝎子怪的肉开始用餐。

「月,吃饭……月吃了的话很不妙吧?那个疼痛的滋味可真不是开玩笑的……不,吸血鬼的话没问题么?」

吃魔物的肉已经成为了日常情况,阿一轻率的邀请月一起进餐,不过,吃了的话到底会不会有事呢。这么思考着,阿一向月投去了视线。

月停下玩弄着阿一发明的手,转向阿一说道「进餐不需要」并摇着头。

「嘛,被封印了三百年也生存下来了,不吃饭也没问题吧……不会感受到饥饿感么?」

「会。……但是,已经不要紧了」

「没关系了?你吃什么了?」

空腹感已经被满足了?阿一用惊讶的眼神看向了月。月笔直的用手指着阿一。

「阿一的血」

「啊,我的血。是说吸血鬼饮血后就不需要特意进餐了么?」

「……吃饭也摄取营养。……但是血的方式效率」

吸血鬼有血就没关系。从阿一那里吸血后到现在都很满足,原来如此。月盯着理解了的阿一,不知何故吸溜一下舔了舔嘴唇。

「……为什么用舌头舔嘴唇」

「……阿一……美味……」

「美、美味什么的,你呀,我的身体吸收了太多魔物的血肉,应该有不好吃的印象……」

「……成熟的味道……」

「……」

按月的说法,就像是用很多种野菜和肉小火慢炖而成的高汤似的浓厚深邃的味道。说起来,最初吸血的时候,她好像就迷恋上了似的,这种感觉应该不是错觉吧。饱受饥饿感之苦的时候吃到了极品的料理,迷恋上了也不无道理。

只是,阿一现在想要驱散因月舔舐嘴唇而酿出的妖艳氛围。这种时候就能体会到月年长的实感,再与幼小的姿容相结合,着实让人感到背德,阿一在另一种意义上平静不下来。

「……美味」

「……请饶了我吧」

在各种各样的意义上,她可能都是最危险的搭档,阿一的背上流下了少许冷汗。

~~~~~~~~

附赠小剧场,与本篇没有任何关系

香织「……切」

雫 「!? 香、香织?咂舌是……」

香织「诶?怎么了雫酱」

雫 「不、没什么……」

香织「……偷腥猫」

雫 「香织!?」

香织「呒呒、没关系呦、雫酱。只是有一点自己的位置受到威胁的感觉而已」

雫 「我觉得这个不能说是没问题吧……」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