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3契约完毕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3契约完毕

「我拒绝」

阿一直截了当的话语带来了寂静。希娅的表情好像是不明白他说了什么似的,保持着笨蛋似的张开嘴的姿势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阿一。然后,话说完的阿一就这样跨上摩托车,这时希娅才渐渐取回自我,用可怕的气势发出了抗议声。

「等、 等、等一下!为什么啊!现在这个流程怎么看都应该是说着『何其可怜啊!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这样的话、露出一个清爽的微笑的时候吧!这样即使是我也会被攻陷的哟!什么,想要浪费与突然出现的美少女的邂逅吗!等、啊、无视的行为请不要继续下去!不要逃走呦!」

阿一干脆无视希娅发出的抗议声准备出发,希娅则再次飞扑过来抱住阿一的脚。到刚才为止认真静谧的感觉连渣都不剩了,不修边幅的残念兔回来了。

即使挥脚希娅也丝毫没有要离开的迹象,阿一吐出叹息的同时用锐利的目光瞪着她。

「那个啊~、帮助你等,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好、好处?」

「你们正在被帝国追赶,还被从树海中放逐,你说的这些都是麻烦的种子啊,帮助你们只有坏处不是么。就算能逃离峡谷,那之后该怎么办啊?最后还是被帝国捕获吧。到时候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还要依赖我吗?那个时候难道想让我一边从帝国兵的手中保护你们、一边将你们带到北边的山脉地带么」

「呜,那,那个是……但、但是!」

「我们也是有着旅行的目的的啊。不能扯上这么麻烦的事情的哟!」

「那样的……但是、我看见你守护着我们了!」

「……刚才也说了这种话、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和你的固有魔法有关系么?」

眼睛含泪的希娅向着态度强硬的阿一脱口而出了意义不明的话。这么说来,为什么希娅会和同伴们分开单独行动呢?这一点也存在疑问。她会在这附近的原因也是为了寻找阿一么。

「诶?啊,是的。我有着【未来视】,能看见假定的未来。如果选择这样做的话,那个未来会怎样?这种感觉……还有,任何致命危险逼近的时候都能看见。嘛,看到的未来是绝对的这种事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说。但、但是我是有用的说!【未来视】连无法理解的危险都看得见!刚才我就看见了!您帮助我们的身影!实际上,我也好好的与您相遇并得到了帮助的说!」

希娅说明了【未来视】,按照她的说明,【未来视】可以主动发动,然后看到做出假定选择后的未来。这需要消耗庞大的魔力,使用一次就会魔力枯竭。另外,也有自动发动的情况,不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只要对于希娅来说是危险的状况就会自动发动。这也要消耗很多的魔力,大概是主动发动三分之一的程度。

看来,希娅在原来的地方,想着「如果朝阿一他们的方向走会怎样呢?」这个假定的选择,结果,看见了阿一守护自己和家族的身影。然后,为了寻找阿一而飞奔了出来。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还单独行动,兴奋过头了吧。

「有那么厉害的固有魔法,为什么还被发现了?能够察知危险的话,你应该不会被菲尔卑尔根的家伙们发现吧?」

面对阿一的指摘,希娅「呜呜」的小声呻吟后,眼眶里涌动的泪水就零落了。

「当、当时自己正处于暂时无法使用的情况……」

「提前用掉了才被发现的么……你用来看什么了?」

「稍微~有一点,在意朋友的恋爱之路,然后就……」

「只是偷窥狂不是么!你到底是怎么使用珍贵的魔法的啊」

「呜~已经在深刻反省的说~」

「果然啊,没救了,怎么着都没救了,你没救了啊,这个残念兔」

阿一将车尾转向了希娅,惊呆的希娅再一次哭着缠了上去。阿一已经对她毫不在意,决定就算拖着她也要出发。这时却从意外的地方传来了希娅的援护。

「……阿一,带上吧」

「月?」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您是好人啊!刚才说您是搓衣板真是抱歉库啊!」

月的话让阿一相当惊讶,同时兴奋的希娅眼睛闪闪发亮的说出了恭维的话,接着得意忘形的连多余的事也说了,脸颊吃了月一记巴掌后就仰面倒在了地上。

「……树海的向导正好」

「啊~」

确实,据说除了亚人族以外的家伙进入树海后必定迷路,有兔人族做向导的话确实令人放心。在毫不犹豫的向树海前进的过程中,阿一也考虑了一些对策,稍微,确实是有点乱来的方案啊。最坏情况下,甚至考虑了要抓当地的亚人族做俘虏来打听道路。说实话,有亚人主动帮忙做向导确实很难得。只是,希娅他们身上有太多麻烦事,因此阿一踌躇了。

面对这样的阿一,月用坚定的眼瞳看向他,就像要切断他的踌躇似的那样宣告道。

「……没问题,我们是最强」

这是从奈落出来的时候,阿一说过的话。不客气的和世界对立。互相守护的最强组合。被自己的话说教了,阿一不由得苦笑。

有了兔人族的协力,树海的探索断然是相当轻松。但也许会与帝国兵和亚人们发起纷争,所以应该回避,这是‘言犹在耳’。当然,并不是因为喜欢麻烦才介入的,敌人阻挡在最好的道路上,没有避开的理由。早已决定、挡路的敌人「宁可杀」。

「是啊。喂,高兴吧残念兔。我雇佣你们作为树海的向导,报酬是你等的命。」

确实,说的没有错,但台词完全是流氓的发言。不过,尽管如此,和能轻松屠杀峡谷间强大魔物的强者定下生存约定这件事是不变的。从跳起来的希娅的脸上可以看到喜悦的表情。

「非、非常感谢您!呜~太好了呦~,真的太好了呦~」

希娅咕嘻咕嘻的喜极而泣。但是,就算是为了伙伴也不能磨磨蹭蹭的,希娅马上站了起来。

「那、那个,请多多关照!因、因此该如何称呼二位……」

「嗯?说起来还没有报过名字……我是阿一。南云阿一」

「……月」

「原来是阿一先生和月酱啊」

希娅反复读了几遍记住了两人的名字。但是,月一脸不满的表示抗议。

「……加小姐就可以了。残念兔」(准准吐槽:5-1兔子损光辉原来是跟月学的啊……)

「呒!?」

月那好似命令的口气让希娅感到了困惑。从月的外表来看,希娅还以为很年幼,但当她知道月是吸血鬼族并远比自己年长之后就以土下座的姿势谢罪了。总觉得月看希娅相当不顺眼,为什么还不知道……。例如,月总是用恶狠狠的视线瞪着希娅身体的某一部分,理由什么的绝对不知道!

「喂,总之残念兔也坐在后面」

阿一对希娅做出了指示,同时也华丽的忽视了月内心在意的事。希娅有点不知所措。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魔力驱动摩托车这样的交通工具。但是,总之这是某种交通工具的事还是能明白的,希娅战战兢兢的跨坐在月的后面。

使用某种魔物的皮革制成的串联座位,对月一个人的娇小身体来说非常宽敞。希娅一边对座位的柔软感到吃惊,一边抱住了前方的月,并将那个凶器压了上去。

月被那个的触感吓了一哆嗦,慢慢的站起来灵巧的坐到了阿一的前面。体格娇小的月,被阿一的双臂收入其间完全没有问题。显然,不堪忍受背上相当于凶器的触感了。月以苦闷的表情向背后的阿一靠了过去,察觉到这些情况的阿一只能苦笑了。

希娅是「诶?怎么了?」这样一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同时兴冲冲的紧紧搂住了前面阿一的腰。阿一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向摩托车中注入了魔力。绝对没有忍耐着情不自禁出现的反应(男性特有的反应)。没有就是没有。

阿一和月两人微妙的心情希娅连一丝一毫都没注意到,她隔着阿一的肩膀提出了疑问。

「那、那个。由于拼了命的求你们帮助,没有特别地注意……这个是什么交通工具吧?还有,阿一先生和月小姐都是魔法使吧?这里明明不能使用……」

「啊~,现在可是要上路了哦」

阿一这么说着的同时,摩托车一口气加速出发了。不顾险恶的路况暴走的交通工具,希娅隔着阿一的肩膀发出了「咿呀啊啊啊啊啊~!」这样的悲鸣。地面和崖壁如流水那样向后方飞逝。

这是在谷底不可能有的速度,抱住阿一的希娅开始还紧紧的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后就习惯了吧,似乎逐渐兴奋起来了。每当摩托车曲线行驶或者避过大块岩石的时候,希娅都会叽叽喳喳的喧闹起来。

阿一在路上告诉了希娅魔力驱动摩托车的事和月能使用魔法的理由,将他的武器、神器这样的东西都简洁的说明了。结果,希娅睁大了眼睛表现出惊愕。

「诶,这么说,你们两人也可以直接操纵魔力、使用固有魔法……」

「啊啊、就是这样」

「……嗯」

希娅暂时愣住了一会儿,突然,一幅一直忍耐着什么现在崩溃了的样子将脸埋入了阿一的肩膀。然后,不知为何开始哭了起来。

「……突然怎么了?刚才还吵吵闹闹的现在又伤心的哭了么……情绪不安定的家伙啊。」

「……为时已晚?」

「为时已晚是什么意思啊!?绝对还没有晚!我是很正常的!……只是,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总觉得很开心……」

「「……」」

显然是在说和魔物拥有同样的性质和能力的事,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是太过奇异的存在,因而感到孤独。对家族来说,也让一族在十六年间背负了危险。希娅的家族为了她连故乡的树海都能放弃,和这样的家人在一起一定会感受到浓郁的亲情。尽管如此,不,正因为如此,【自己与他人不同】这件事更加让她感到孤独。

听了希娅的话,月像是思考着什么似的陷入了沉默,总是无表情的脸现在更加失去了颜色。阿一大概能明白月感受到了什么东西。恐怕,月将自己的境遇和希娅的境遇重叠在了吧。同样都拥有着魔力的直接操作和固有魔法这样的异质的力量,只是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她的【同胞】了。

但是,月和希娅有着决定性的差别。月已经没有爱着她的嫁人了,与之相对,希娅却有。月现在正抱着还称不上是嫉妒的复杂心情吧。而且,从希娅的角度来说,结果,和她的【同胞】们还可以相见。已经可以说是非常好的境遇了。

阿一轻轻的抚摸着月的头。阿一是在名为日本的富饶国家充分地感受过亲情、无灾无难的被养育成人的。而月不仅仅是特异的存在的,还被【同胞】捧为孤高的的女王。这样的月的孤独,阿一是无法从真正的意义上理解的。因此,现在他也没有什么恰当的话可以对她说。能做的事只有,示意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已。

阿一完全改变了,可是,他对待自己的亲人是温柔的。如果他没能和月相遇的话,说不定连这一点也已经失去了。月可以说是防止阿一落入邪魔外道的最后的防波堤。正是月,让阿一保持了最后的人性。证据就是,阿一守护了与希娅的约定。如果让哈乌利亚族做树海的向导,就算是对上帝国兵也有对策的感觉。

这样的阿一的心情传达到了么,月无意识的向身体中注入了力量,更加用力的将后背贴在了阿一身上,仿佛撒娇一般。

「那个~,我的事忘记了么?这里应该说着『辛苦了。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在你身边陪伴』这样的话安慰我么?这、这可是让我沦陷的时机呦?能推倒我呦?然而,为什么放弃这么难得的机会,突然做出两人世界什么的啊!寂寞的说!请然我也加入同伴的行列!再说,两位是……」

「「闭嘴,残念兔」」

「……是……咕嘶……」

希娅哭着哭着突然在阿一和月的耳边发起了牢骚,所以不由得冲她怒吼了。但是,放着哭泣的女孩子不管在旁边制作两人世界确实也十分的过分。而且,希娅还被怒吼逆袭了,真的是相当可怜。只是,希娅的卖点正是她的抗击打能力。现在她的内心已经开始这么想了,

(第一步是先要让他们叫我的名字呦~好不容易找到的伙伴的说,不能错过呢~!)

为了新的目标燃起了斗志。

一段时间内,反复上演了希娅发牢骚、阿一和月向她怒吼的事情,随后,他们就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魔物的咆哮声。看来有相当多的魔物在喧闹着。

「!阿一先生!马上就到大家的地方了的说!那个魔物的声音……很、很近的说!父亲们所在的地方很近的说!」

「啊啊~别在耳边吼了!听到了!要飞了抓牢!」

阿一再次注入魔力,摩托车一口气加速。崖壁和地面以可怕的气势向后方飞逝。

这样行驶了两分钟,漂移着迂回到最后的大岩石前方,那里是现在正被袭击着的兔人族们。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