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4与哈乌利亚族合流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4与哈乌利亚族合流

莱森大峡谷里正回荡着悲鸣与怒嚎。

长着兔耳的人影逃入岩石阴影下并拼死地缩起身子。从各处的岩石背后只有兔耳能稍微地看见、人数的话二十人多些。看不见的人也算进去的话应该有四十人了。

从那样害怕着的兔人族上空睥睨的,是在奈落里也很少见到的飞行型魔物。长相的话跟俗称的翼手龙最为相似了吧,身长在三米到五米左右,有着锋利的爪和牙,如彗星般长长的尾巴,尖端膨胀并长着刺。

「哈、哈伊贝莉亚……」

从肩膀后面听到了希亚颤抖着的话语。那个像翼手龙的东西似乎被叫为【哈伊贝莉亚】呢。哈伊贝莉亚全部共有六匹。正在兔人族上空盘旋着,就像正在对猎物进行品评似的。

那群哈伊贝莉亚里的一匹终于发起行动了。对准隐藏着兔人族的大岩石和岩石间隙急速俯冲,并在空中一个回转,借着离心力用尾巴猛击岩石。轰鸣声响起的同时,岩石也粉碎了,兔人族带着悲鸣爬了出来。

哈伊贝莉亚像「等你很久了」这般说着似的,大开颚门准备吃掉无力的猎物。瞄准的是两个兔人族,因哈伊贝莉亚的一击而腰使不上力、动不了的幼小孩子和将其用身体覆盖着庇护起来的男性兔人族。

周围的兔人族见到那幅光景,眼中浮现出了绝望。不管谁都想象着、在接下来的瞬间、那两名家人将尸骨无存的成为哈伊贝莉亚的食物吧。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持有着保护他们的契约、从奈落之底出来的怪物就在这里……

do pang!!do pang!!

峡谷里二发干燥的破裂声响起的同时,两道闪光在空中奔驰着。这其中的一发,朝现在正要把那二位兔人族吃掉、高速移动着的哈伊贝莉亚的眉心飞去,精准的贯通了它的头部。被爆头的哈伊贝莉亚朝蹲着的二位兔人族的身侧滑行,同时卷起沙暴,伴随着轰鸣巨响停了下来。

同时,后方响起了可怖的咆哮声。发呆的空闲都没有,朝那里将视线移过去的兔人族见到的是,侧翼被撕裂并喷出大量鲜血向下坠落的哈伊贝莉亚的身姿。在那附近有着因站不起来而拥抱在一起的兔人族的身影。恐怕是,在注视这边的哈伊贝莉亚的时候,遭到了那边的哈伊贝莉亚的袭击了吧。二发的弹丸里,另一发是为了将突袭那边的哈伊贝莉亚的翼臂击断而发的。平衡被打破的哈伊贝莉亚坠落到地面上,因激痛而挣扎着。

「什,什么……」

刚才庇护着孩子的男性兔人族现在正茫然的嘟哝着,交替的看着眼前被爆头而死的哈伊贝莉亚和坠落在后方的哈伊贝莉亚。

这时,听到了更多的开枪声,挣扎着的哈伊贝莉亚被数条闪光贯穿了。身躯被彻底摧残至粉碎的哈伊贝莉亚,发出临终的尖锐咆哮声、伴随着轰的地鸣声倒在地上就再也不动了。

上空的哈伊贝莉亚们对同伴的死震怒得一齐咆哮了起来。接着,浑身悚立的兔人族们,用他们优秀的耳朵听到了至今为止从没听过的异音。Kyiiiii(水壶开了的声音)尖锐的就像蒸汽喷射而出的声音。这次又是什么?朝听到声音的方向移动视线,飞入兔人族眼帘的是,乘坐着从没见过的黑色交通工具、高速向着这里移动的三人的人影。

在那之中的一人太眼熟了。今早突然失去踪影的、直到刚才还动员全族去找寻的女孩。对于一族陷入现在的状况,她感到心痛并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没有了平时的朝气,一直是钻牛角尖的表情。正当大家担心她会乱来的时候,她失踪了。兔人族们不知不觉、在搜索时忘记了慎重,结果被哈伊贝莉亚看见了。已经做好了在找到她之前一族全灭的觉悟,但是……

那样的她正从黑色的交通工具后面站起来嗡嗡地挥着手。(4WT49F:笑 挥得真用力 都发出切风声了)从那表情看来已经取回平常的开朗了。兔人族无法置信般凝视着她。

「大家~、找到帮手了哦~!」

在听到这样的声音后,理解到这是现实的兔人族一齐喊出了她的名字。

「「「「「「「「「「希娅!?」」」」」」」」」」

阿一驾驶摩托车高速行驶的时候,希娅一直是一副焦躁不安的神情。确认同伴们平安后,希娅就高兴的踩在后座上站起来嗡嗡的挥着手。希娅自己抽风是没关系,但她为了不从高速行驶的摩托车上坠落,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阿一身上以固定好自己,每当经过颠簸时压在头上的重量级胸器(巨乳)就会咚咚地给于阿一头部冲击。拜其所赐,准星偏移了,没能将第二只哈伊贝莉亚一击杀死。

阿一用龙爪手抓住了希娅的衣服,她的胸器现在还在波咯波咯的弹跳着妨害阿一。注意到这一点的希娅用带着疑问的脸望向了阿一。虽然阿一面向前方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可希娅还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战战兢兢的询问了。

「那,那个,阿一先生?怎么了呢?为何,抓着我的衣服?」

「……妨碍战斗,想让精神的家伙干些活」

「干、干活什么的……到,到底要干些什么呢?」

「没什么,稍微从饥饿的魔物面前插身飞过的简单工作而已」

「!? 等、说什么呢、啊、别举起来啊~,别挥动手臂啊~」

表情焦急并慌乱挣扎着的希娅,被筋力超过一万的阿一像叶子般轻轻松松的举了上去。

阿一用单手操作着方向杆让摩托车做出甩尾漂移,利用离心力,问答无用的将希娅向着在上空回旋的哈伊贝莉亚们投掷了过去。

「去吧!残念兔!」

「不要呀啊啊啊--!!」

以惊人的气势飞向天空的兔耳少女。希娅的悲鸣在峡谷内回荡着。面对这不可能的光景,兔人族们呼喊着「希娅~!」以眼珠掉出来的气势瞪着上空,哈伊贝莉亚们也被朝着自己边哭泣边飞过来的猎物吓到了,就算希娅完全从身边通过,它们也只是僵硬地向上方仰望着而已。

然后,阿一不会放过这个破绽。滞空的哈伊贝莉亚们正乖乖待的时候,响起了四发枪声,发射出的弹丸分毫不差的将哈伊贝莉亚们的下颚粉碎并贯通了,就那样粉碎了头部。

连发出临终悲鸣的闲暇都没有,失去力量的哈伊贝莉亚朝地面坠落。哈伊贝莉亚是和袭击希娅的双头霸王龙「戴黑多」相同的,被认为是在这谷底内最为麻烦和危险的魔物,但它们却在丝毫抵抗都做不出来的情况下被瞬杀了。看着这不可能的光景,兔人族们僵硬了。

那样的他们的耳朵听到从上空传来了耳熟的声音,是少女从天空落下的悲鸣。

「啊啊啊啊~,救救我啊~,阿一先生~啊!」

阿一将惊慌的赶往希娅坠落地点的兔人族们甩在身后,在准确的坠落点完美的将希娅接住,让摩托车以甩尾的姿势停下。然后,将抱着的希娅啪叽一声扔在了地上。

「啊呼!呜呜~,对我的待遇太差的说。要求改善待遇的说~。我也想像月小姐那样被珍惜着对待哟~」

希娅一边哭泣着一边发出抗议的声音。希娅她,并没有对阿一保持着任何恋爱的感情。只是,希娅对让她在绝望的深渊里‘看见’希望的阿一抱持着不可思议的信赖感而已。虽然有着让人不可宽恕的性格,却又不会做出违背约定的事。而且,阿一有着和希娅相似的体质。有着「相似」的地方,只是如此就会感觉到亲切。然后,那样的阿一他,果然是珍惜着有着「相似」地方的月。虽说时间很短但也明确的注意到了。说实话,希娅羡慕着那二人的关系。因此,希望「自己」也能加入他们。

因投掷和接住时的冲击使得原本就破损的衣服现在只能稍微缠绕在身上,脚部受伤并发出呜呜声哭着的希娅确实惹人怜爱。果然是,做得太过了……这样想着的阿一腻烦似的从宝物库中取出备用的外套扔在了希娅的头上。做这些,都只是不想让她在旁边哭哭啼啼的,完全没有反省之类的意思。

可是,就算是这样,希娅也感到喜悦似的。突然遮住她头部的东西让她发了一下呆,当她理解到那是外套时,就露出了笑颜,迫不及待的把外套穿上了。外套以白色为基调、夹杂着蓝色,和月穿的是一套。这是月策划自己和阿一的情侣装时制作的逸品。

「真、真是的!阿一先生你啊还真是不坦率呢~,和月小姐穿着的一样什么的……我、‘我的女人’的意思么?不行的哟~我啊、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的说,慢慢地、一阶段一步地才行哟~」

希娅正害羞的抓住外套边缘嘻嘻窃笑着。然后对此按捺不住的阿一默默地将多纳拔出,朝希娅的额头开枪了。

「哇Q呜!」

减少弹丸的火药量、尖端用如橡胶般柔软的魔物皮革制成的非致死性弹。只是,就算如此还是有着一定的威力,希娅因冲击而仰面向后倒下,在地面上骨碌骨碌的打着滚。「我的头啊~我的头啊~」这样的悲鸣声响起。但是,不愧是耐久力超强,希娅马上就猛然站了起来开始抗议行为。在适当应对狺狺乱吠的希娅的时候,兔人族散乱地向她聚集过来。

「希娅!平安无事吗!」

「父亲大人!」

最先打招呼的,是有着藏青色短发、长着兔耳、刚刚步入老年的男性。直截了当的说就是兔耳大叔。看到这超现实的光景,阿一只感到一种不可言喻的微妙心情。在此期间,希娅和被称呼为父亲大人的兔人族的对话结束了,互相高兴的确认平安后,兔儿大叔朝向了阿一的方向。

「阿一殿可以么?我叫,卡姆。是希娅的父亲,同时也是哈乌利亚的族长。这一次不仅对希娅、也对陷入穷境的我等一族伸出援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谢才好。而且,还帮助我们逃脱……作为父亲,作为族长,向您致以深深的感谢。」

这么说着,自称卡姆的哈乌利亚族的族长深深的低下了头。后方全体的哈乌利亚族也同样低下了头。

「嘛、谢礼已经预先收下了。不过,那是以树海的向导作为交换,这点可不要忘了哟?比起这个、还真是轻易的就得到信任了啊。亚人对人族一般都不抱有好的感情吧……」

虽然因希娅的关系而忘了、但亚人族是被差别对待的种族。事实上,会被逼进峡谷也是被人类族迫害的。尽管如此,还是对生为人类族的阿一低头感谢了,并且还接受了阿一的协助。就算说是没别的办法了,这也太简单了吧。哈乌利亚族对阿一的嫌恶感,连一丝都没有看到,阿一对这一点抱有疑问。

卡姆苦笑着回答道。

「希娅信赖着的人,我们信赖也信赖,这有什么问题么。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呐……」

这句话让阿一感到一半佩服与一半震惊。只为了一个女孩全族人就从一族原本的故乡里迁移出来,由此可知族人之间的感情有多深了,以初次见面的人类族为对象轻易的就给与信赖,警戒心未免太薄弱了吧。话说人好也该有个限度的吧。

「诶嘿嘿、没问题的、父亲。阿一先生虽是,对待女性也毫不留情、没有好处的话就不会行动、能将人毫不在乎当成道具使用般糟糕的人,但并不是会利用约定,再将他人的希望践踏的邪魔歪道呦!他会好好保护我们的呦!」

「哈哈哈、是吗是吗。也就是说是个会害羞的人啊。这样一来就能放心了」

听了希娅和卡姆的谈话后,周围的兔人族们都用「原来如此、会害羞啊」的温柔眼神望向阿一并嗯嗯地点着头。

阿一的额头浮现出青筋,正要拔出多纳的时候,从意料之外的地方受到了追击。

「……嗯、阿一(在床上是)害羞」

「月!?」

阿一没想到打过去的嘴炮被打了回来,一直拖拖拉拉下去魔物聚集过来就麻烦了,于是忍耐着催促大家出发。一行人以莱森大峡谷的出口为目标步行前进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