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6希娅的心情与哈鲁森纳树海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6希娅的心情与哈鲁森纳树海

前方已经能够看见七大迷宫之一、同时还是环抱着深处的亚人族王国【菲尔卑尔根】的【哈鲁森纳树海】了。阿一用魔力驱动摩托车牵引着两台大型马车,旁边还跟着几十匹马,以相当快的速度在平原上行进着。

摩托车上除了阿一以外,前面坐着月,后面坐着希娅。当初,本来说是要让希娅坐马车的,但希娅却顽固的主张要乘坐摩托车,对阿一和月的话充耳不闻。月几次将她拍了下去,她都像僵尸一样爬了起来纠缠不休,终于、月被希娅的毅力打败了。对希娅来说,他们是第一次遇到的【同类】的两人,还有各种各样的话想要和他们说。将阿一紧紧抱住的希娅很高兴的样子。结果,希娅得到了她喜欢的摩托车座席、阿一的后方……(根据情况,绑住她的手脚拖着走也可以!)月在内心暗自下了这样的决意。

阿一被有些不高兴的月和心情愉悦的希娅夹在中间,一边驱动着摩托车一边看着远方发呆。

月向这样的阿一搭话了。

「……阿一,为什么一个人战斗呢?」

「嗯?」

月说的是和帝国兵战斗时候的事。那时,阿一制止了想使用魔法的月,他选择了一个人战斗。月参战的话,结果除了「瞬杀」以外就没有其他可能了吧。阿一不客气的将帝国兵打倒后,感觉他稍微陷入了沉思,注意到这一点的月有点在意。

「嗯~,嘛,只是稍微有一点想确认的事……」

「……想要确认的事?」

月满脸疑问的反问。希娅也隔着肩膀一副兴趣盎然的眼神。

「啊啊,那个是……」

阿一开始说话了,简要概括、他的理由就是这种事情。

阿一制止月,自己以全部的帝国兵为对手的第一个目的是「实验」。以防万一,以全员的头部为目标,其实,就算攻击铠甲的部分也完全没有问题。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在以人类为对手的时候用出电磁炮完全就是过剩伤害。如果在街上开了一枪,就会有‘枪打一条线’的危险,因此不能乱用。将歹徒轰成渣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要是突破了他背后的民宅,全灭了团乐中的家族!什么的,这就已经超越邪魔外道晋升为狂人的级别了。阿一丝毫不打算成为无差别杀害无关人员的杀人鬼。所以,实地计算何种程度的炸药量合适是很有必要的。努力实验的结果是效果非常好。威力的微调整等也得以进一步的研究。

另一个理由是,想要确认自己会不会对杀人感到踌躇。阿一完全变了,但他还没有杀人的经验。因此,必须要试一试自己杀人前和杀人后会不会动摇。结果是,【感觉不到什么特别的】。果然,敌人要毫不留情的杀掉的价值观已经变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了。

「不过嘛,明明初次杀了人,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变化真的相当大啊,稍微沉浸在感伤之中了……」

「……所以……没问题?」

「啊啊,什么问题都没有。不如说确认了如今的我在今后也能好好战斗,实在是太好了。」

那么无情的阿一刚才其实是第一次杀人,希娅在内心对这个事实感到吃惊。同时,也对能注意到阿一细微变化的月的洞察力(也许阿一限定)感到佩服。然后,再一次,阿一和月陷入了仿佛自己不存在的二人世界,有点寂寞的感觉。

「那个、那个!阿一先生和月小姐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么?」

「?我们的事说了吧?」

「不是能力啦那样的事,为什么,在奈落那样的地方?或者旅行的目的之类的,至今做过什么之类的,我想知道你们二人自身的事情的说。」

「……听了后要怎样?」

「并没有要怎么样,只是想知道而已的说。……我,因为这个体质给家族添了很多麻烦。小时候我非常讨厌……当然,大家都没有说过这样的事,现在,我并不讨厌自己……尽管如此,果然,还是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孤身一人的感觉……但是,我,很高兴的说。和你们俩相遇,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其他和我一样的人,不是一个人……我认为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虽然是自作主张,那、那个,想、想成为同伴……所以、那个,想更了解两位……什么的吧……」

希娅说着说着怎么害羞起来了呢,声音变小的同时在阿一的背后蜷缩起身体。相遇之初的时候,如果也能这么说话就相当令人高兴了啊。阿一和月想起希娅当时的样子,都露出了不可言喻的表情。那个时候,和月复杂的心情比起来这些都是小事,结果就不了了之了,随后马上就是和袭击哈乌利亚们的魔物的战斗,所以除了在谷底也能使用魔法的理由这样简单的事情外、没说过别的什么话。肯定,希娅一直都很在意的吧。

确实,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和魔物相同体质的人是难以被接受的存在。会感到同伴意识也不是毫无道理。话是这么说,但阿一和月那边,对希娅并没有抱有直接的同伴意识。不过到达树海之前还有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需要特别隐瞒的事情,当做是消磨时间也好吧,阿一和月开始叙述迄今为止的经过。

结果……

「呜,咕嘶……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不管是阿一还是月的情况都是的说……这、这么一比的话,我竟然是那么幸福……呜~,自己的事算根本算不了什么的说~」

嚎啕大哭了。流下滂沱的泪水的同时说着「我是,很幸福的的说」还有「已经,不会再说泄气话了」这样小声嘟哝着。然后,若无其事的用阿一的外套擦着脸。看来,希娅开始认为自己的境遇非常悲惨,现在知道了阿一和月的境遇比自己还要悲惨,对于摆出一脸不幸的自己感到可耻。

希娅就这么哭哭啼啼了一段时间,突然,一脸决然的表情抬起头,紧握双拳元气满满的宣言道。

「阿一先生!月小姐!我决定了!要跟你们二人一起旅行!从现在开始,我希娅·哈乌利亚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会帮助你们二人!完全没有必要客气。我们是三人的同伴。共同跨越苦难,达成愿望吧!」

希娅自作主张的气氛高涨,阿一和月则向她送去了相当冰冷的视线。

「正以现在进行时被守护着的弱小兔子到底在说什么啊?完全就是拖后腿的吧」

「……若无其事的从【同伴一样】升级到【同伴】……厚脸皮兔」

「什、什么啊,那个冰冷的视线……心都产生裂痕了……而且适可而止,稍微叫一下我的名字也可以呦」

和希娅的干劲十足相反,返回来的冷淡反应令希娅产生了若干动摇。向这样的她继续追击。

「……你,只是单纯的想要旅行的同伴吧?」

「!?」

阿一的话,让希娅的身体哆嗦了一下。

「注意到了吧?想要确保一族的安全,你从那些家伙们那里离开是最好的办法。在这种情形下,正好【同类】的我们出现了,所以就想和我们一起去吧?有着那么珍稀发色的兔人族一个人出去旅行什么的,怎么想都不可能」

「……那个,那是,不仅仅是这样……我是真的想和你们两人……」

阿一的话一语中的,希娅变得语无伦次了。实际上,希娅已经决定了,无路如何都要得到阿一的协力以确保一族的安全,然后自己就会离开家族。只要有自己在,就总会令一族陷入危险之中。这次也失去了很多家族成员,下次,也许真的会全灭的。只有这个结果,希娅是无论如何都想要避免的。当然,这个想法和一族的意思相反。希娅自己也知道,这甚至可以说成是背叛的行为。可是【尽管如此】希娅也已经决定了。

最坏情况下,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出去旅行,不过这样的话,爱操心的家人追过来的可能性很高。但是,如果说成是向压倒性的强者阿一他们报恩的行为的话,就比较容易说服一族让自己得以离开,希娅是这样考虑的。与外观的言行相反,即使是现在这个瞬间,希娅也是相当【拼命】的。

当然,希娅自己对阿一和月抱有很强的兴趣、被他们所吸引着也是事实。按阿一所说的来考虑,阿一他们就是希娅的【同类】,这一点让希娅感到了超乎常理的同伴意识。考虑到一族的事情,确实,希娅与阿一他们的相遇正是【命运的邂逅】。

「另外,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不过,别抱什么奇怪的期待。我们的目的是七大迷宫的攻略。恐怕,和奈落一样,真正的迷宫里会有成堆的怪物。你的话只会以被秒杀作为结束。所以,丝毫没有允许你同行的打算。」

「……」

阿一毫不留情的话语让希娅失落的沉默了。阿一和月都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样子,并没有再继续追击。

希娅在之后的路途上也老实的坐在摩托车的座位上,同时像思考着什么似的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

然后过了数小时,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哈鲁森纳树海】和平原的境界线。从树海外面看去,除了郁郁葱葱的森林以外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一旦进入的话、森林马上就会被大雾所覆盖。

「那么,阿一殿,月殿。进入其中后请绝对不要离开我们。我们会以你们二人为中心前进,万一迷路了的话会很麻烦。还有,目的地是森林深处的大树下可以么?」

「啊啊,从有限的信息来看,那里应该和真正的迷宫有关」

卡姆再次对阿一说了树海的注意事项并确认了目的地。卡姆所说的「大树」是【哈鲁森纳树海】最深处的一棵巨树,亚人们将其称呼为「大树乌阿·阿鲁特」,因为是神圣的场所、所以就连亚人们都很少接近。从峡谷逃脱时,阿一从卡姆那里听到了这些话。

当初,阿一认为【哈鲁森纳树海】本身就是大迷宫,但仔细想想,如果是那样的话,【哈鲁森纳树海】就应该是彷徨着和奈落之底同等级魔物的魔境,并不是可以让亚人们居住的场所。所以,阿一就推测应该像【奥卢克斯大迷宫】一样,在树海的某处有真正的迷宫入口。然后,阿一碰巧就从卡姆那里听说了「大树」这个可疑的地方。

卡姆听了阿一的话后点了点头,示意周围的兔人族们将阿一他们包围了起来。

「阿一殿,可以尽量消除气息么。大树向来被认为是神圣的场所,虽说几乎没什么人主动靠近,不过也没有特别禁止靠近,所以有可能会与菲尔卑尔根或者其他集落的人们相遇。因为我们是被搜捕的人,被发现就麻烦了。」

「啊啊,知道了。我和月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隐秘行动,所以没关系」

阿一这么说着就用上了【气息遮断】。月也是,用上了在奈落里练出的让气息变得稀薄的方法。

「!?这个,真是……阿一殿,如果可以的话,能像月殿下那样不?」

「嗯?……像这样么?」

「是的,足够了。刚才那种等级的隐藏气息,就算是我们一族也会看丢的。哎呀,这还真是,不愧是你们!」

原本,兔人族的全属性就是被分类为劣等的,只有用来索敌的听觉和隐藏气息的隐秘行动还算优秀。明明是在地面上,却能和在奈落中锻炼出来的月拥有相同的水平,这么说的话就能明白有多优秀了吧。可以说是达人级别。可是,阿一的【气息遮断】却是在那个之上更高的层次。普通场所的话,认识到一次后可能就不会再看丢了,但在树海中,即使是有着优秀索敌能力的兔人族也可能会看丢,就是这么高水平的能力。

阿一身为人类族的同时,还凌驾于自己们唯一的强项之上,卡姆不由得苦笑了。在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月很自豪的挺起了胸膛。希娅的脸上则稍显复杂,再一次看到了阿一所说的实力差距的缘故吧。

「那么,一起走吧」

卡姆一声令下,一行人整装待发,由卡姆和希娅带头率先进入了树海。

顺着没有路的路前进了一阵,出现的浓雾马上就封锁了视界。但是,卡姆的脚步完全没有迷惑,准确的把握住了现在的位置和方向。并不知道理由,亚人族是,好像只有亚人族才能在树海中正确的了解自己现在所处的地点和前进的方向。

一行人顺利的前进着,突然,卡姆他们停止了脚步,开始警戒周围。魔物的气息。当然,阿一和月也感知到了。看来现在已经被好几匹魔物包围了。进入树海的时候,阿一把刀子之类的装备借给了兔人族们。他们原来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是靠着那优秀的隐秘能力逃跑的,但这次他们不能这么做了。大家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样的紧张表情。

突然,阿一快速的水平挥动左手。微弱的射击声连续响起。

biu、biu、biu

dosa、dosa、dosa

「「「ki yiiiiiiiii!?」」」

三个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了悲鸣。然后,三只长了四条手臂、身长六十厘米左右的猴子惊慌失措的拨开迷雾跳了过来。月向着一只举起了手臂,轻声细语的嘟哝了一句。

「【风刃】」

和魔法名一起,高速的风之刃飞了出去,猴子连反抗都做不到,就在空中被上下切成两段。那只猴子连悲鸣都没发出来,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剩余的两只分兵两路。一只奔向附近的孩子们,另一只向着希娅挥去它长着锐爪的四条手臂。希娅和孩子们都因为突发状况而身体僵硬动弹不得。近旁的大人们立刻上前庇护……但这只是无用的担心。

再次,阿一左臂一挥,biu!的一声,袭击希娅和孩子们的猴子都被无数10厘米左右的针刺中头部气绝身亡了。

阿一用的是,左臂的义手中内藏的针枪。曾经和蝎子怪的战斗、使他从中获得灵感,散弹式的内藏针枪。虽然完全比不上使用【缠雷】的多纳·修拉库,但也有着一定的威力。射程只有十米左右,有着优秀的静音性,毒针也有,用起来相当方便。也可以说是暗器的一种吧。树海之中,开枪的声音太显眼了,所以阿一尽量不想使用多纳·修拉库。

「谢、非常感谢,阿一先生」

「欧尼酱,谢谢!」

希娅和孩子(男孩子)被救助后道谢了。阿一是别在意的那样翩翩摇了摇手。男孩子看着阿一的眼睛闪闪发光。希娅则是,看到突然面临危机的自己只能僵硬不动后,肩膀颓丧的下垂了。

看到那个样子,卡姆只能苦笑了。在阿一的催促下,重新开始了先导工作。

此后也时不时的会被魔物袭击,但它们都被阿一和月静静的收拾掉了。树海的魔物,一般被认为是相当麻烦的东西,但现在却完全不构成问题。

但是,在进入树海后过了几个小时的时候,至今没有过的无数的气息将他们包围了,阿一他们停止了脚步。数量、杀气、连携的熟练度,都是至今的魔物们无法相提并论的。卡姆们忙不迭的动着兔耳进行索敌。

然后,抓住了什么信息,看见他们露出一副就像吃了苦虫似的表情。至于希娅,那张脸已经完全变成了青色。

阿一和月也注意到对方的身份,露出一脸麻烦的表情。

那个对手的正体是……

「你们……为什么带着人类!报上种族和族名!」

长着虎模样的耳朵和尾巴,肌肉发达的亚人。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