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10希娅,一生一次的大胜负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10希娅,一生一次的大胜负

啪啦! 咚! 哐啷哐啷哐啷! 啪嚓!轰轰轰!

树海中,回响着可怕的破坏声。好几根粗大的树都被拦腰折断,地面上好像刚刚有陨石坠落过似的,到处都是弹坑。甚至,还有被燃烧炭化了的树和被冰冻了的树倒在那里。

这壮观的自然破坏仅仅是由两个女孩所带来的。并且,这个破坏活动正以现在进行时的形式继续着。

「嘚呀啊啊啊!!」

以裂帛的气势,一棵直径一米左右的树被扔了出来。拦腰折断的大树以相当的速度向着目标飞翔。确实,只要有着质量和速度,即使是树也能给予相当凶恶的破坏力。将途中的障碍尽数破坏,树为了击破目标而向前突进着。

「……【绯枪】」

从正面迎击的豪炎之枪让一切尽归尘土。无视物体巨大的质量,接触的瞬间就被烧灭殆尽了。【绯枪】与炮弹化的圆木正好相抵,化为灰烬在空中飞舞。

「还没的说!」

【绯枪】和投掷的圆木的冲突造成了冲击波,从扩散的雾霭的对侧一个影子跑了过来,紧接着,又一根圆木如同陨石般从天而降,带着轰鸣声向大地突刺。目标向后退了一步,从冲击波的范围中脱出,再次放出了火焰之枪。

但是,那个从雾霭中高速飞出的影子,用强力的飞踢踹向了扎在大地上的圆木。究竟包含了多少威力呢,受到蹴击的圆木爆炸般破碎四散,其碎片变成散弹袭向目标。

「!【炎城】」

飞来的简易散弹,被突然出现的冠以城壁之名的炎之壁阻挡,没有一发成功抵达目标。

但是……

「得手啦!」

「!」

这时,影子已经迂回到了背后。放出简易散弹后,用出漂亮的气息遮断再次混入雾霭之中展开了奇袭。她大幅挥动的是手中握着的超重量级大锤,刹那,伴随着豪风挥下。

「【风壁】」

大锤袭击大地,强烈的冲击被引爆。被冲击碾碎的石头变成散弹向四面八方飞散。可是,目标躲开了如此猛烈的攻击的直击,以风之障壁吹散了余波,同时乘风一口气退到了安全圈里。紧接着,她就向着使用技能后如同死体般硬直的对手毫不留情的放出魔法。

「【冻柩】」

「呼!等、等一下!」

注意到对手的魔法,袭击者拼命的出声制止了,但目标就像是没有听的理由似的,二话不说就发动了魔法。袭击者扔下手中的大锤打算脱离,但一瞬间发动的冰系魔法从她脚下一口气爬上了她的身体……只剩一个脑袋,全身都被冰封了。

「好、好冷啊~,请快点解开呦,月~小姐」

「……我的胜利」

是的,毫无疑问,反复破坏自然的这两个人正是月和希娅。从开始训练算起第十天的今天,两个人进行了最终考试的模拟战。内容是,只要希娅能伤到月一丁点儿就算是胜利·合格。其结果是……

「呜呜~那样~等、那个!月小姐的脸颊!伤痕的说!伤痕!我的攻击击中了!啊哈哈~我做到啦!我的胜利的说!」

月的脸颊上确实有一道小小的擦伤。或许是在最后有一发小石子突破了月的防御吧。真的仅仅是一丁点儿的擦伤,但一处就是一处。是希娅的胜利。将其指出的希娅喜上眉梢,陷入了欣喜若狂的状态。虽然因为身体被冻住而流出了些许鼻水,但依然是满面笑容。兔耳也哔咕哔咕的高兴的对敲着。这也难怪吧。总之,这场战斗除了意味着她从训练中毕业以外,还关系到她和月的一个很重要的约定。并且,这个约定对月来说是相当不好玩的事情。因此,

「……伤什么的没有」

通过【自动再生】伤口马上消失了,月假装不知道这件事。闹别扭般的把头扭向一边。

「啊!?卑鄙的说!确实伤……哎呀,现在怎么会没有的说!确实有过的吧!蒙混什么的残酷的说!话说回来,适可而止,把魔法解开吧~从刚才开始冷、冷……啊嘞,为什么想睡觉似的……」

比起刚才,鼻水垂下的同时,希娅开始昏昏欲睡。睡觉就会死啊!这样的状态。稍微看了一下希娅的样子,月深深的吐出了一口叹息,打心底里提不起劲的样子,解开了魔法。

「阿驰!阿切!啊呜,好冷的说。险象环生的小兔子就是这样吧」

可爱的打着喷嚏,用附近的叶子擤鼻涕之后,希娅用认真的目光盯着月。月感受到那个视线,露出一副非常非常不高兴的表情。让无表情都崩溃了那样不高兴的表情。

「月小姐。我,赢了」

「…………嗯」

「约定了呦?」

「………………嗯」

「如果,十天以内能赢一次的话……阿一先生和月小姐就会带我一起去旅行。是这样的说?」

「……………………嗯」

「至少,我在请求阿一先生的时候,你会从旁援护我呦?」

「…………………………今天的早餐是啥来着?」

「等一下!一下子敷衍什么的说!而且,敷衍的方式有点奇怪的说!月小姐,不是只要阿一先生的血就好了嘛!为什么会在意早饭吃了什么啊!请好好当我的同伴的说!有你帮我说话的话,有九成的可能阿一都会说OK的啊!」

对于呱啦呱啦吵闹的希娅,月露出了一副从心底里感到忧郁的表情。

如同希娅所言,月和她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希娅对月,十天以内的模拟战中,就算是无关痛痒的一击,只要击中一次就可以了。完成这件事的情况下,月就要认可希娅加入阿一和自己的旅行。并且,在说服阿一愿意让希娅同行的时候,月必须作为希娅的伙伴陪她一起说服阿一。

希娅是相当认真的希望能够和阿一以及月一同旅行。一半是基于不想给家族造成负担的想法,另一半纯粹是因为她希望待在阿一和月的身边,想和二人成为真正的朋友。

但是,西亚看见了,她如果就那样请求的话结果只是会被无情的拒绝。至今为止阿一和月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于是,希娅想出的方法就是之前的约定,那是名为约定的赌博。

希娅已经看穿了,就算阿一再怎么无情,他也是相当疼爱月的,所以她就有了‘想要攻城就要先埋了护城河’的这种想法。先不说别的,希娅也是女人,月对阿一的感情她也是能够理解的。因为自己也怀有同样的感情所以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反过来也是这样。月也能理解希娅的感情吧,所以同行的话当然会感到不快。正因为如此,无论如何都要让月认可希娅·哈乌利亚的存在,这是很有必要的。

希娅并不是想将阿一从月的身边夺走。这种事她丝毫没有想过。与对阿一的思念不同,希娅是认真地希望自己能成为月亲近的存在。他们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同类】,希娅极有可能是受到这一点的影响吧。也就是说,简而言之就是想要【成为朋友】。恋慕的人在身边,恋慕着同一个人的朋友也在旁边。如今希娅所幻想的未来,正是这样的未来。

另一方面,月是为了什么才和希娅定下这样的约定呢。这个约定对月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其理由的两成是对希娅感到同情吧。在莱森大峡谷首次听到希娅的话的时候,她所处的环境与自己比起来是相当不同的优越,感觉相当复杂的同时,也不能否定内心的某处涌出了她是【同类】的这种感情。就算只有一点点,也确实对她抱有伙伴意识,造成了对希娅的“溺爱”

然后,八成的理由是……女人的要强心。月对这个约定的定义是,希娅在说「认为我是妨碍的话就请用实力排除。没成功的话就请认同我待在阿一先生的身边吧」。希娅赌上自己喜欢的男人挑起这场比试。如果是那种程度的女人应该不会想这样做的吧。希娅即使很残念也是【同类】的对手。而且,希娅以惊人的集中力、阴气逼人的气势努力锻炼的身姿,更突出了那恋慕的深度,使月不能继续沉默下去。然后,约定的胜负的结果是希娅的胜利。

「……哈啊。明白了。遵守约定……」

「真的么!果然,相~遇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的说!一定要援护我一下呦!」

「……………………………………嗯」

「总觉得,这样异常长的回话时间让人有点在意……真的,拜托你了呦?」

「……啰嗦」

勉强,真的是~勉勉强强的感觉,月承认了希娅的胜利。希娅虽然对月的反应多少残留下了一点不安,但她知道月和阿一一样不会做什么毁约的事情,因此脸上还是浮现出安心喜悦的表情。

差不多,阿一对哈乌利亚族的训练也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不高兴的月和心情愉悦的希娅二人并排走向了阿一他们所在的地方。

~~~~~~~~

月和希娅到达阿一所在的地方时,阿一正挽着胳膊在附近的大树下闭目养神。

是注意到两个人的气息了么,阿一慢慢的睁开眼睛将两个人的身姿收入视野。阿一对于缠绕着完全相反气氛的两人感到惊讶的同时,举起单手向他们打招呼了。

「呦,两人一起。胜负已经结束了?」

阿一也听说了两人因什么事情而打赌要一决胜负的事情。为希娅准备了超重量级大锤的不是别人正是阿一。希娅一脸认真的表情想要赢月,为此而哀求道想要武器的事情阿一至今记忆犹新。月自己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对的样子,赌了什么也不知道,即使问了两个人也都不告诉他。应该不是什么对月不利的事情。阿一做出这样的判断后就替希娅制作了武器。

实际上,阿一认为,月和希娅的战斗十有八九也是月获胜。在奈落之底的时候,阿一就对月的实力有十二分的把握。即使希娅能完成魔力的直接操作,至今为止沉浸在和平中的希娅和在地狱中生还的自己们也是不同的。

但是,从回来的两人的表情来看,阿一总觉得自己的预想落空了,为此而感到惊讶。希娅心情愉快的向着这样的阿一搭话了。

「阿一先生!阿一先生!请听我说!我,终于赢月小姐了呦!大胜利的说!哎呀~,也想让阿一先生看到哟~我华丽的战斗!知道自己输了的时候月小姐也会————!?」

希娅手舞足蹈的开始描述战斗的始末。然后太得意忘形了,月就跳起来让她吃了一巴掌。被扇飞的希娅发出咚的一声摔在地上,全身哆哆嗦嗦的痉挛着半天没有要起来的迹象。

月的小鼻子气呼呼的出着气,变得更不高兴了。阿一苦笑的同时询问着。

「那么?怎么了?」

比起胜负的结果,阿一更想知道战斗的内容。老实说,不管希娅用了什么方法,她战胜了月的这个事实阿一都是难以相信的。从月的反应来看,希娅说的是真的,说不在意、那一定是骗人的。

月也不隐藏她酝酿出的不想说话的气氛,感觉因为是阿一的提问她才勉强回答的。

「……魔法的适应性和阿一没有不同」

「哎呀哎呀,有着宝贝却不能用……么?不仅仅是这样吧?那种等级的大铁锤也能挥舞自如……」

「……嗯,特化身体强化的类型。说实话,怪物的等级」

「……呵呵。和我们相比?」

月的评价让阿一眯起了眼睛。老实说,想象以上的高评价。月的无表情崩溃,新奇的露出一副吃了苦虫的表情,这比什么都不可辩驳的诉说着那个惊人的故事。面对阿一的提问,月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和阿一目光交汇回答道

「……强化是阿一的……六成偏下」

「真的么……是最大值吧?」

「嗯……但是,继续锻炼还有上升的可能」

「喂喂,这么说的话、那家伙确实是怪物的水平了」

从月的话来看,希娅确实是怪物。阿一内心哑然的同时,用无法形容的眼神看向了希娅。如果说强化后有阿一的小六成的话,认真身体强化后的希娅属性应该就会超过6000了。这就是说,希娅拥有勇者认真强化后两倍的力量。确实是与【怪物水平】相应的力量,即使已经残念了,也能让月碰一鼻子灰。但看着她这擦着要哭的脸的身姿,实在无法想象。

希娅注意到阿一正以半分呆然半分惊愕的面容眺望着自己后,就立刻兴冲冲的站了起来,拼命压抑着急不可耐的心情似的,一脸认真的表情向阿一身边走去。挺直了腰板,不染丝毫青色的白发随风飘动,兔耳也呯的立直了。今后一生一世拜托的事。不……倒不如说是告白吧。紧张的身体都发抖了,一副强忍的表情,眼瞳里寄宿着绝不后退的意志,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然后,来到了惊讶的阿一的眼前,好好的对上了视线,诉说了她的愿望。

「阿一先生。把我也带去旅行吧。拜托您了!」

「拒绝」

「瞬答?」

现在这个气氛,阿一连烦恼的举止都没有就立即拒绝,希娅连想都没想到,面露惊愕的表情瞪大了眼睛。那个眼瞳仿佛在说着「到底在说什么啊,这家伙?」,希娅凝视着眼前这个残念的人,瞳孔中映出了阿一的影子。

希娅相当愤慨。再稍微认真一点回答我也可以吧!仿佛在这么说着。

「残、残酷的说,阿一先生。我这么认真的哀求了,回答却如此简单……」

「不,你肯定知道我会这么说吧。大体上,卡姆他们怎么办啊?莫非,你是让我带着全员一起走的意思么?」

「不、不是的!现在只是我的话题的说! 在父亲他们开始修行之前就说好了。如果仅仅是成为一族的困扰的话我决不允许……那个……」

「那个?什么?」

希娅突然开始难为情了。两个食指在胸前不停地触碰着,脸颊绯红,目光游移,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阿一。小聪明,真是下流的动作。阿一用看着流氓的眼神看着希娅。旁边的月也坐立不安的横眼瞪着希娅。

「那个……我自己,如果是真的想跟着一起走的话也无所谓,他们这样说了……」

「哈?为什么想跟着来?现在不会成为一族的困扰了吧?有那样的实力的话大部分的敌人都能应付过去的吧」

「所、所以啊,那是,那个……」

「……」

希娅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磨磨唧唧的就是不回答,忍无可忍的阿一拔出了多纳。不知道希娅是否察觉到了这一点,像是在说「要有女人的气魄!」似的拉开了嗓门,话语中承载了她全部的思念。

「我只是想要待在阿一先生的旁边的说!仅此而已啊!」

「……哈?」

面对慌慌张张的希娅,阿一吃惊的眼都瞪圆了,确实是一副完全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的样子。

「说出来了,然后咬到舌头了!」

然后,大脑逐渐转过弯的希娅明白了自己话中意味的样子,不由得吐槽了。

「不不不,太奇怪了吧?究竟是在哪里立下了flag啊?我自己来说也有点那个,我们对你就好像是对待杂物那样……难道说,对那一口感到兴奋?」

阿一想着自己的推测,看了一眼希娅后吓到了似的向后退了一步。希娅对此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谁是变态啊!才没有那种兴趣!既然你有自觉对我相当过分的话,稍微对我再温柔一点不是也很好么……」

「不,为什么一定要对你温柔……本来你真的喜欢我么?已经是这种状况了还要特地诱惑我么?」

阿一至今还对希娅的好意感到难以置信,怀疑是所谓的吊桥效应。也难怪,至今为止阿一对待希娅的态度,不管谁看了都会说成是相当过分吧。可是, 自己的感情被怀疑了,希娅对此感到颇不高兴。

「和现在的状况完全没有关系。多次被你从绝境中拯救,同样的体质……和长老们唇枪舌战,遵守和我的约定的时候,我真的相当开心的说……只是,不管是怎样的状况和关系,已经抱有这种感情了,所以没有办法不是么。我时常在想呦,为什么是这个人呢?阿一先生,还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有点什么事就会马上开枪,鬼畜,回答也是敷衍了事,把人扔进魔物群中,毫不留情,鬼畜,一点也不温柔,只偏爱月一个人,鬼畜……啊嘞?真的为什么会喜欢啊?啊嘞~」

说话间,希娅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感情了。希娅歪着头,而阿一在她说话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浮现出青筋,但仔细一想她说的也没有错,所以就算已经拔出了多纳也勉强忍耐了。

「总、总之。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无论如何我都没打算带你一起走」

「怎么这样!刚才是开玩笑的呦?最喜欢你了!所以请带我去!」

「那个啊,你的感情是……嘛,就算是真的,我已经有月了你知道吧?或者说,居然当着月本人的面堂堂正正的完成告白……我从以前就在想了,你最恐怖的并不是身体强化之类的,而是厚脸皮不是么?你的心脏绝对是用阿赞琪姆制成的。」

「谁、谁是世界最高硬度的心脏的持有者啊!呜~果然是这样么……嗯,我早就知道了。阿一先生的事的说。一般手段是行不通的」

突然,希娅发出了呒呒呒的怪笑,阿一向她投去了可疑的眼光。

「就是为了这种时候!我才拼命填埋护城河的说!锵锵!月老师!拜托您了!」

「哈?月?」

阿一眨了眨眼睛,希娅叫到的名字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一定要做啊!希娅的表情好像在这么说似的,坐立不安的同时将视线转向了旁边的月。

月果然是一脸不愉快的表情,就像是吃了上百只苦虫似的,从心底里不是本意的样子向阿一说道。

「…………………………………………………………阿一,带去吧」

「不不不,在此之前,明明那么讨厌……难道说,胜负的赌注是……」

「……遗憾」

从月颓丧气馁的状态来看,阿一已经察觉到大体的状况了,已经超越惊讶或愤怒达到佩服的程度了。一定,希娅知道直接拜托阿一的话是没有希望的,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认真的传达想法的吧。另外,希娅也理解到了一件事,只要是月的一句话,不论危惧,阿一都会优先考虑。因此,她采取了将月纳为自己的伙伴这种做法。用来表现这几天的希娅,【拼命】这种说法都不夸张,抱着半吊子的心情是不可能将月纳为伙伴的。这十日间也几乎没有看到过她,看来正如前面所说,疯狂的攻略月这件事并不假。也就是说,希娅的这个感情是货真价实的。

阿一刷刷的挠着头,另外,虽说很不情愿,但月也承认她了,而且也并没有什么一定不能带着希娅一起走的理由。结局到底如何,还是要看阿一的心情而定啊。

月虽然不是本意,但也没办法似的耸了耸肩。正因为在这十天里她比谁都更近距离的看到了希娅的努力,并且,希娅也完成了自己的课题击破了障碍,所以月是打算认可希娅一同旅行的。原本,去掉关于阿一的事的话,月就并不怎么讨厌希娅。

另一方面,希娅那边,拜托月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现在转而变得不安,一脸有所觉悟的表情。对希娅来说,现在正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状况。

阿一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与希娅目光相合,一句一句的编织着为了确认的话语。希娅也很安静,用包含着力量的话语回答了他。

「跟着来也不会回应你的期待哟?」

「不知道的说?未来并不是那样绝对的呦?」

那是,能够窥视未来的希娅说的话。她确信着未来是可以靠行动和觉悟来改变的。

「危险累累的旅行」

「成为怪物就好的说。托你的福能跟着去了」

怪物是长老们对她的蔑称。但是,如今她却以此自豪。因为她知道了有些事不是怪物的话就做不到。

「我的愿望是回到故乡。再也不能和家人们见面了也可以么?」

「协商过了。【即使那样】的说。父亲大人们也明白了」

至今为止一直守护着家人,对此希娅只有感谢的念头。无论到何处都生活在一起的家人们,希娅在向他们吐露心情时他们所露出的微笑,其中包含的感情就算用一生的话语也不能表达吧。

「我的故乡,也许是你难以居住的地方」

「说了好几次了吧。【即使那样】的说」

希娅已经表明了她的愿望。那样的【话语】是阻止不了她的。无法阻止。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

「呒呒,结束了的说?那么,我的胜利的说?」

「胜的不可思议呢……」

「我的感情、赢了的说。……阿一先生」

「……咋了」

再一次,希娅·哈乌利亚清楚的说出了她的愿望。

「……把我也带去吧」

互相凝视的阿一和希娅。阿一为了确认其真意而窥伺着那苍穹之瞳。

然后……

「…………哈~,随你便吧。好事者」

在那瞳孔中看到了什么呢,不久后阿一吐出了叹息,说出了实质上的败北宣言。

树海中响起了两个声音,一个是欢呼声,另一个是不高兴的哼鼻子的声音。看着她们那个样子,阿一觉得以后在各种各样的意义上都会很辛苦,不由得苦笑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