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14在布鲁克小镇 前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14在布鲁克小镇 前篇

远远地能看见一个镇子,是一个周围被河流和栅栏围起来的小规模镇子。面对着街道的地方有一个木质的门,在门的旁边有个小屋。大概是门卫用的小屋吧。虽说是小规模,但这个镇子也是配置了门卫程度的规模。这样的话,想到能够充分的购物,阿一脸颊松弛了。

「……你要是心情不错的话,差不多也可以帮我拿掉这个项圈了吧?」

希娅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向微笑的看着镇子方向的阿一拜托道。希娅的脖子上戴着以黑色为基调的项圈,虽然不起眼也有小小的水晶一样的东西镶在上面。这个项圈是阿一相当下功夫制作的东西,为了惩罚希娅乱讲话,阿一把这个项圈强行戴到了希娅的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希娅自己拿不下来。希娅向阿一拜托取下项圈,但是阿一完全不予理会。

差不多到了小镇的人们也能看清楚阿一他们的距离,阿一把魔力驱动摩托车收回到宝物库,改为步行前进。毕竟,要是坐着漆黑的摩托进入镇子的话会引起大骚动的。

路上,虽然希娅叽里呱啦的抱怨着,但果然还是被忽略了,就这样终于走到了镇子门口。不出所料,门旁边的小屋就是门卫的岗亭,从里面出来了一个武装的男人。装束是,身上穿了皮革甲,腰间挂着一把剑,与其说看起来像士兵,不如说像冒险者。这个冒险者一样的男人喊了阿一一声让他们停下。

「停下,出示属性牌,还有,来小镇的目的是?」

规定那样的质问吧,总觉得这个卫兵没什么干劲。阿一一边回答门卫的质问一边掏出自己的属性牌。

「主要是来补给食物的,因为我们正在旅行。」

门卫的男人一边没干劲地「嗯~」的一声附和着,一边检查阿一的属性牌。然后,门卫眨了眨眼,把牌子举远一点看了看,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到门卫的样子,阿一「啊,糟了,忘了隐瞒了」这么想着内心直流冷汗。

属性牌是有隐藏能力值和技能栏的机能的。对于冒险者和佣兵这类人来说,战斗能力的泄露很可能成为致命伤。阿一为了蒙混过去,立刻开始胡诌谎言。

「不久之前我们被魔物袭击了,牌子好像在那个时候坏掉了。」

「哎?坏掉了?不,但是……」

门卫陷入了困惑,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毕竟,阿一的牌子没有显示等级,能力值和技能栏的显示也是乱七八糟的。虽然听说过属性牌会遗失,但是坏掉(显示数值出BUG的意思)这种事从来没听说过。一般情况下听说这种事后只会付之一笑,但现在牌子上确实显示出了现实里不可能出现的数值,所以门卫就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

阿一摆出一副困扰的不行的样子,耸了耸肩继续施加追击。

「要是没坏的话,牌子上显示的就太奇怪了吧?那样的话我简直就像是怪物一样了啊。门卫先生,我看起来像那种一根手指头就能灭掉这个镇子的怪物么?」

看着张开双手一副开玩笑样子的阿一,门卫苦笑了一下。要是属性牌的表示是正确的,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如字面一样凌驾于魔王和勇者之上的怪物了吧。就算没听说过,这里还是认为牌子坏掉了比较合理。

要是知道阿一真是个怪物的话,这个门卫肯定会当场晕倒吧。月和希娅无语地看着面不改色大扯谎话的阿一。

「哇,哎呀,看不到等级呢。虽然从来没听说过数值显示会错误,嘛,什么事情都有第一回吧……那边的两位呢……」

门卫要求月和希娅拿出属性牌,他把目光转向两人之后僵直了。看着她们,门卫脸变红了,眼睛变成了圆点对不上焦,在月和希娅之间来回看着。月自然不用说,是宛如精巧的陶瓷娃娃一样的美少女。然后,希娅只要不说话就是一个神秘感满载的美少女。也就是说,门卫的男人被两人迷住有点失去正常心了。(我能翻成把持不住么……)

阿一故意咳嗽了一下,门卫「哈」的一下慌忙把视线转向阿一。

「因为刚刚说的魔物的袭击,这边这个女孩子的牌子也丢失了。这边这个兔人族嘛……你也知道的吧?」

是接受了这样的说辞吧,门卫一边「原来如此」地点头,一边把阿一的属性牌还给他。

「不过,还真是获得了相当美丽的货色呢。白发的兔人族是相当稀有的吧?你难道意外的是个有钱人?」

到现在还在不时看着两人的门卫,用羡慕和嫉妒混杂的表情寻问阿一。阿一只是耸了耸肩,什么也没回答。

「算了,你可以通过了」

「啊,谢谢。对了,把素材换钱的地方在哪里?」

「啊,那个啊,沿着中央的路直走就能到冒险者公会。你要是直接去换钱的店的话就在公会里问一下吧,会给你简单的镇子地图的。」

从门卫那里得到情报后,阿一他们从门进入了镇子。从大门那里确认过了,这个镇子似乎叫布鲁克。镇子里还算是热闹。虽然比不上奥卢克斯附近的小镇霍鲁阿德,但这里也有不少的露天店,可以听见叫卖声和激烈的讨价还价的声音。

这样的骚动就是会让人的心情高昂起来。不只是阿一,月也愉快的缓和了目光。但是只有希娅从刚刚开始就哆哆嗦搜的颤抖着,泪眼汪汪的斜眼看着阿一。

希娅也没有向阿一怒吼,只是用泪眼盯着他。果然还是令人在意,阿一叹了口气,心里抱怨着「不要给我们泼冷水啊」,然后和希娅的目光对上了。

「怎么了?难得来到城镇,却摆出一副拼命的撑住往下掉落的超重岩石的猩猩魔物的脸。」

「谁是猩猩啊!!话说你这是在用什么奇葩的方式打比喻啊!阿一先生的话一击就OK了吧!光是想象什么的就觉得好可怜啊!」

「……拉一下你的脸就会哭出来了么」

「意料之外的追加攻击!?真过分!不对,我们不是在说这个!」

希娅生气了还忙着吐槽,使劲挥舞着手,用全身控诉着自己的不满。顺便说一句,猩猩魔物的那个情景是阿一把那个魔物当做压缩炼成的实验台时的故事了,绝对不是享受着虐杀魔物。月倒是频繁的生气了。再顺便一说,那个猩猩魔物也是拥有【豪腕】的固有魔法的。

「这个的说!这个项圈!就因为这个我刚刚被误会成奴隶了的说!阿一先生,你是知道会变成这样才给我戴上的吧!呜呜,太过分了的说,我们不是同伴吗~」

看来希娅就是因为这个在生气。本来她以为自己是旅行的同伴,结果却被阿一刻意地当做奴隶对待,这让她相当受打击的样子。当然,阿一给她戴上的项圈本来就不是为了限制奴隶而制造的,并没有能够拘束住希娅的能力。这件事希娅也知道。但是,就算这样,让人受打击的事情毕竟还是让人受打击。

看着这个样子的希娅,阿一无奈的挠了挠头,和希娅对上了视线。

「我说啊,不是奴隶的亚人族,更别说是作为赏玩用的高人气的兔人族,是不可能普通的走在镇子上的吧?而且,你是稀少的白发兔人族,长相和身材还都超群。我可以下断言,你要是不被表现为是谁的奴隶的话,一进入镇子就会超级引人注目的。之后,就是风暴一样挡也挡不住的人会来试图拐卖你了吧。太麻烦了……喂,你干嘛扭扭捏捏的。」

想说什么就说啊你!原来希娅是这样的感觉盯着阿一的,听了阿一的话之后就像在表现着内心的害羞一样红着脸开始扭来扭去,月则是冷眼看着希娅。

「真,真是的,阿一,在大家面前突然说些什么呀。那个,什么长相身材性格都超群,什么世界第一超可爱魅力十足什么的,真是的!真是不害臊咕哇啊!?」

对着得意忘形夸张话题的希娅,月的黄金右直拳直直地打进了她的脸。希娅发出了一点都不可爱的悲鸣被打倒在地。因为没有进行身体强化,希娅摸着从别的意义上变红的脸站了起来。

「……不可以得意忘形」

「……对铺砌,月小姐」

希娅因为月的冰冷的声音颤抖不已。看着两人的互动,阿一一副看傻了的样子继续说道

「啊,就是说,在人类的领土上,奴隶的身份反而能保护你。要不然的话你就会引起一大波麻烦了。」

「那个……这个我也明白啦……」

虽然知道阿一这么做的道理和合理性,但是,希娅果然还是很难接受,摆出了一副不满的表情。因为希娅对于成为同伴这一目标有着强烈的憧憬,所以她对于现状难以简单地接受。这次是月向希娅说道。

「……杂鱼的评价怎么样都好。」

「月小姐?」

「……重要的事情只要被重要的人所知晓就足够了……不是么?」

「……是,是这样的说。的确是这样的说。」

「……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希娅你也是我认可的对手……不要纠结于鸡毛蒜皮。」

「……月小姐……嗯,谢谢你。」

过去倾听大众的声音,为了大众不遗余力的吸血姬,在被背叛之后又重获新生,她对希娅的回答,即使话语不多也是很有分量的。正因为这样,她的话才能深入希娅的内心。希娅自己是阿一和月重要的同伴这件事,哈乌利亚族的大家以及阿一和月都知道。没有必要为了让所有人都理解这点而引来无数的麻烦。当然,要是能让所有人都知道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希娅因为月的话而害羞的样子微笑着偷偷瞟着阿一,好像在期待阿一说些什么。阿一好像没办法一样耸耸肩,编织出语言

「嘛,就算你暴露了不是奴隶而被人袭击的话我们也不会舍弃你啦。」

「就算要和镇子里所有人为敌也是?」

「我说啊,我不是早就杀过帝国兵了么?」

「那么,就算和国家对立也是吧?呒呒呒。」

「在说什么啊,就算是与世界,与神为敌也不会变的。只要是我的敌人,无论什么我都会和它战斗。」

「咕呒呒……听到了吗月小姐?阿一先生说了这样的话哟?看来是超级珍惜我们呢~」

「……阿一珍惜的只有我」

「等等,请看看气氛啊!这里应该‘……嗯’地像往常一样回答的说呦!」

希娅一边抱怨着一边一脸开心的表情。要是变成万一的情况,阿一所说的为了自己会和整个世界为敌的话,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希娅听到这个是十分开心的。更别说阿一是自己迷上的对象了。

阿一斜眼看着打闹的两个人(至少看起来像),开始解释希娅的项圈。

「还有,那个项圈上装有念话石和特定石,有必要的话就用吧,直接注入魔力就能用了。」

「念话石和特定石吗?」

念话石,和字面上一样是能够进行通话的矿物。用生成魔法将【念话】赋予矿石的话,就能根据注入的魔力量进行远距离通话。不过,现阶段无法与特定的念话石通话,范围内所有持有念话石的人都能接到信息所以不能用来说悄悄话。

特定石是用生成魔法赋予了【气息感知[+特定感知]】的东西。使用特定感知的话,就能从大量的气息中捕捉到特定的气息并将其从其他的气息之中识别出来。利用这个注入魔力的话就能把特定石作为信标使用。信标的信号强度和注入的魔力量成比例。

希娅听了阿一的说明发出佩服的声音。

「顺便,那个项圈,只要用特定量的魔力在其中流通的话就能好好地拿下来哦」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个是……想一直听到我的声音,想知道我的所在,阿一先生就是这样的心情吧?真是的,这么喜欢我么?果然,感觉还是稍微有点沉重啊,啊,并不是说讨厌阿一哦啊啪咧哝!?」

「……不要得意忘形。」

「咕嘶,对不起。」

月的踢击描绘出优美的曲线,击中了希娅的后脑。希娅发出奇怪的悲鸣倒在地上。月发出了冰冷的声音。月漂亮的高位踢简直会让人吐槽「你不是不擅长近身战么……」,希娅泪目着向这样的月道歉了。看来就算允许了一起旅行,月也没有允许希娅随意接近阿一的样子。说到底,希娅的行为到底能不能算作接近还存在疑问就是了。

带着这关系良好(?)的气氛,阿一他们沿着主街道一直走,发现了画有一把大剑的看板。那是曾经在霍鲁阿德小镇见过的冒险者公会的看板。规模上要比霍鲁阿德的小两圈。

阿一确认了看板的内容,推开沉重的大门走了进去。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