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15在布鲁克小镇 中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15在布鲁克小镇 中篇

因为公会给人以粗人聚集地的印象,阿一擅自认为那里是个脏乱的地方,结果意外的却是个保持着干净的场所。正对着入口的就是柜台,左手边则设有饮食店,那里有几个看起来像冒险者的人在吃饭或者聊天。没有一个人点酒喝,或许这里本来就不卖酒吧。想要一醉方休的人大概就会直接去酒场了。

阿一他们一进入公会,理所当然般的被冒险者们注视着。最初冒险者们只是因为这三个人是生面孔而被吸引了少许的注意力,但当他们的视线转到月和希娅身上之后,目光中的好奇心就大大增加了。在他们之中,有的人发出了「哦」的感慨声,有的人和门卫一样傻傻的被迷住了,还有的人被大概是恋人的女冒险者给打了,用打的而不是抽耳光,从这一点来看果然是像冒险者。

阿一原来以为会有人像惯例一样借口打招呼来找茬,结果意外的、周围的冒险者只是理性的保持着观望状态。庆幸着没被人拖延脚步的阿一向着柜台走去。

柜台里站个非常有魅力的……浮现出笑颜的阿姨。这个阿姨体格不错,但是身体的宽度却有两个月那么大。看来接待员都是美女这种事情不过是幻想而已,就和地球上真正的职业女仆都是大妈的这种现实是一样的。就算所在的世界改变了,现实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顺便一提,阿一并没有期待着能看到美女接待员。说没有就是没有啦,所以阿一想着阻止月和希娅用冷谈的视线看向自己,从刚刚开始那两人的视线就刺得自己好痛。

不知阿姨知不知道阿一他们的内心所想,她用招人喜欢的笑嘻嘻的笑容迎接了阿一他们。

「明明已经是左拥右抱还是不知足么?真遗憾呢,我不是美女接待员。」

……说不定阿姨会用读心术这样的固有魔法呢。阿一抽搐着脸总算做出了回答。

「不,我没考虑过那种事哦」

「啊哈哈哈,不可以小看女人的直觉哦?男人单纯的内心什么的可是很容易就能看懂的呀。太过左顾右盼(其他的女人)可是会被讨厌的哦?」

「……会铭记在心。」

听到阿一的回答,阿姨很过意不去的样子道歉说「哎呀,上了年纪就变得喜欢说教了啊,明明和你是第一次见面说这些还真是对不起啊。」真是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人。偷偷回头看了眼吃饭的地方,那些冒险者都用「啊~那家伙也被阿姨说教了啊~」这样的表情看着阿一。看起来,冒险者们这么老实是因为阿姨在这里的缘故。

「好的,我们重新来一次,欢迎来到冒险者公会布鲁克支部,请问你有什么事?」

「啊,我想要拜托你们购买我的素材。」

「素材的购买是吧,那么首先能出示您的属性牌么?」

「嗯?素材买卖还需要提供属性牌么?」

阿姨因为阿一的疑问摆出一副「哦呀」的表情。

「你不是冒险者么?的确,购买素材是不需要属性牌的,但如果你是冒险者的话我们会多出一成的钱来购买。」

「是这样啊。」

就像阿姨所说的,成为冒险者的话就能享受各种优惠。这是因为生活所必要的魔石和回复药之类的与药有关系的素材大部分都是冒险者取得的。在镇子之外不知道何时会被魔物袭击的情况下,没有战斗经验的人基本不会自己去采集素材。因为这些风险,冒险者能享有优惠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其他的优惠还有,和公会连锁的旅店会给你打个八折九折,使用移动马车时高级的冒险者可以免费。你要怎么办?要登录为冒险者么?登录的话需要一千卢卡。」

卢卡是多塔斯这个世界北部大陆的通用货币。以萨伽卢卡矿石混杂其他矿石形成不同颜色的矿石,再以特殊方法加上刻印后就变成了可以使用的货币卢卡。有青、赤、黄、紫、绿、白、黒、银、金这几种,从左边开始面值是一、五、十、五十、一百、五百、一千、五千、一万。让人惊讶的是,其面值和日本的是一样的。

「嗯,这样啊。难得的机会我就登录吧。很抱歉我手头完全没有钱。能从我卖掉的素材的金额里扣掉么?当然,最初计算金额的时候不用算冒险者的优惠。」

「明明带着两个可爱的女孩却没有钱你是干嘛呀。我会给你按优惠算钱的,想让女孩子们觉得不充裕吗?」

阿姨真是好帅气,阿一决定感激地接受阿姨的好意,然后递出了属性牌。

这次阿一好好的隐藏了信息,卡片上应该只有名字,年龄,性别和天职栏有显示。阿姨还问希娅和月要不要登录,她们拒绝了。两人本来就没有卡片,登录的话就要从发行手续开始。但是,那样的话,阿姨就会看到她们没有隐藏数值和技能栏的状态。

从阿一的角度来说他也很想看看两个人的属性牌,大概技能栏里有好好的记载着固有魔法。但是从这些信息会被别人看到的角度来考虑的话,目前他们三人的存在还没有被大众所知,所以这些情报不被他人知道的话就能少惹些麻烦,所以阿一就放弃了。

还回来的属性牌上记载了新的信息。天职栏的旁边出现了职业栏,里面记载着【冒险者】,再旁边一点的地方带着一个青色的点。

青色的点是冒险者段位,段位上升的话就会依次变成赤、黄、紫、绿、白、黒、银、金。……各位也发现了吧,冒险者段位的颜色和表示货币面值的颜色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青色的冒险者就像是被人说成「你也就是和一卢卡的价值差不多啊。」这样,这话听起来真是令人心痛。创立这个制度的初代公会首领肯定是一个性格扭曲的人物不会错的。

顺便,没有战斗系天职的人能上升到的界限是黑色。黑色段位的冒险者人数刚刚超过四位数,所以没有战斗系天职却能上升到黑色的人会被别人送上鼓掌与喝彩,他们甚至比拥有天职的金色段位人更受称赞。所以,能明白冒险者们是有多注重色彩段位了吧。

「要是男人的话就努力升到黑段把!别让小姐们看到你出糗的样子了。」

「啊,我会这么做的。还有,素材买卖可以在这里进行么?」

「没关系,我也拥有鉴定资格所以给我看看素材吧。」

看起来阿姨不仅是接待员,连买卖品的鉴定都可以做,真是个优秀的阿姨。阿一,把素材从宝物库换到包里,再从包里拿出来。素材的种类包括魔物的皮毛,爪子,牙和魔石。看到放在柜台接收区的素材,阿姨再次一脸惊愕的表情。

「这,这是!」

阿姨小心翼翼的拿起素材,仔细地确认了每个角落。阿姨在令人屏住呼吸的紧张感中慢慢地抬起头,看向阿一后感叹的吐了一口气。

「你还真是带着了不得的东西呢。这些是……树海的魔物么?」

「啊,是啊」

这里阿一也没有按照异世界的经典剧情来走。在这种地方是不可能拿出奈落的魔物的素材的,拿出那种无知素材的话一下子就会造成骚动的吧。虽然阿一也因为树海魔物的素材已经足够稀有了而稍稍犹豫了下,但是也没有别的合适的素材能拿出来,结果还是把树海素材拿出来卖了。从阿姨的反应来看,树海的素材果然已经是很稀有的了。

稍微想象了一下,在这里拿出奈落的素材!接待员的妹子大惊愕!公会会长登场!一下子就被认定为高等级!接待员妹子两眼爱心!实现这个剧本……的事情是绝对没有想过的。所以,阿一真心希望月和希娅那冰冷的视线能够停下来,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

「……你还真是不吸取教训呢」

阿姨用无可奈何的视线看着阿一。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就算内心已经改变了,御宅之魂也不会消失啊……真是本性难移。阿一一边装傻,一边无视着现实。

「因为树海的素材有很多质量不错的,如果你能卖的话就帮大忙了。」

阿姨推进了话题,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阿姨看起来是看懂了气氛,真是个不错的阿姨,在这之上更是个优秀的阿姨。

「果然罕见么?」

「是啊,在树海之中人类的感觉会狂乱,一旦迷路就再也走不出来了所以风险很高。没有谁会自己没事跑进去的。带着亚人奴隶的人虽然会为了赚钱进入树海,但是他们会把素材带去更中央的地方卖,不仅能多卖些钱,还很容易打出名声。」

阿姨偷偷看了希娅一眼。大概是认为阿一是得到希娅的帮忙才探索了树海吧。阿一拿出树海的素材后,多亏有希娅在才没有被认为是可疑的人。

之后,阿姨鉴定了所有的素材并告知了阿一金额。卖的价钱是四十八万七千卢卡,相当多的金额。

「这些行么?要是中央的地区的话会出更高的价的。」

「恩,这些金额的话没问题。」

阿一收下了五十一枚卢卡货币,这个货币大概是因为矿石本身的特性,不仅异常的轻,还十分的薄,就算超过了五十枚也不会让人觉得难以携带。不过,就算货币太多了碍事,阿一也有宝物库所以没有问题。

「话说回来,从门卫那里听说这里能拿到这个镇子的简易地图……」

「啊,稍等……呐,是这个,上面还写了推荐的旅店,拿去做参考吧。」

拿到手的地图上简洁地记载了相当多的精巧而有用的情报,实在是制作得十分精良。这样的地图居然免费发放,实在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喂喂,这样好么?这么精美的地图居然免费?我认为这个地图已经到了能卖很多钱的地步了啊……」

「没关系,因为我是有兴趣才写的。我也有书士的天赋,这种程度就像涂鸦一样。」

阿姨的优秀已经到了让人觉得不妙的地步。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种边境的公会做接待啊?不禁让人想这样吐槽了,阿姨的背后肯定有着波澜壮阔的过去吧。

「这样啊,嘛,帮大忙了。」

「没事了。话说回来,既然已经有了钱了就去好点的地方投宿吧。虽然不是说我们这里治安不好,但是因为那两个人,和治安好坏无关会有一大票暴走的男人冒出来的。」

直到最后都被阿一细心周到的照顾了。阿一一边苦笑着一边回答道「我会这么做的」,然后向着出口走去,月和希娅低着头跟了上去。饮食处有几个冒险者在交头接耳,一直到最后眼睛都盯着月和希娅。

「嗯,真是各种意义上都很有趣的一群人啊……」

之后,只有阿姨开心的低语留了下来。

~~~~~~~~

阿一他们根据与其说是地图不如说是指南的地图决定的旅店是叫做【马萨卡旅店】的地方。根据介绍文,这家店饭菜美味,治安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可以洗澡。能洗澡的部分是最关键的。因为这个,虽然价钱有点高,但是钱并不是问题。虽然对【莫非是(MASAKA)】这个名字有些在意……(4022li:这里两个MASAKA原文里是片假平假名的区别,作者玩同音游戏呢)

旅馆的一楼是餐厅的样子,有几个人正在吃饭。阿一他们一进来,就像大家约好了一样,视线向月和希娅集中过来。阿一他们无视了那些视线走到了柜台,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精神地打着招呼出现了。

「欢迎来到【马萨卡旅店】!今天是要住宿呢,还是要吃饭呢?」

「住宿。我们是看了这个指南来的,你们能提供和上面写的一样的东西吧。」

女孩子看了阿一给她看的阿姨特制地图之后点了点头。

「啊,是凯瑟琳小姐介绍来的呢。是的,和这上面写的一样。各位准备住几天呢?」

女孩子利索的想要办理住宿手续,但是阿一却远远的看着什么地方。阿一这边因为那个阿姨的名字叫凯瑟琳而好像有点震惊,随后被女孩子的「那个?客人?」的呼唤声一下子拉回了注意力。(4022li:这里阿一应该是玩过一款叫凯瑟琳的游戏吧……女主人设很棒……估计是觉得岁月是把杀猪刀……)

「啊,不好意思。住一天就行,算上伙食,还有洗澡也拜托了。」

「好。使用浴场每十五分钟一百卢卡。今天,这个时间带是空的。」

女孩子给阿一看了时间表。阿一想要尽可能慢慢地洗,男女分开的话想确保两小时的时间。告诉服务生之后让她「哎?两小时?!」地惊讶不已,这是做为日本人的阿一不能退让的部分。

「哎,房间要怎么办呢?双人房和三人房都有空着的……」

女孩子用含了一点好奇心的目光看着阿一他们,这个年龄刚好是开始在意男女之事了吧。但是,连周围的客人们也竖起耳朵了真是饶了我吧,阿一如此想到。虽然阿一也认为希娅和月是美女,看来这两人比预想之中更引人注目。大概是因为阿一邂逅这两人的方式实在是不太正常,使得阿一的感觉多少有点麻痹了吧。

「啊,请你给我们三人房」

阿一毫不犹豫地回答,周围一下子嘈杂起来。女孩子脸有点红了,但是有个人打断了阿一的话。

「……不行,两个双人房。」

是月,周围的客人,特别是男人们用一副「你活该」的表情看着阿一,他们是把月的话理解成男女分开的意思了吧。但是,他们的表情因为月的下一句话变得绝望了。

「我和阿一一个房间。希娅住另一个。」(准准吐槽:这里是月第一次叫希娅的名字)

「等下,为嘛啊!我不要被排挤在同伴之外啊!三人房有什么不好嘛!」

对着猛然抗议的希娅,月很直接地说道

「……希娅要是在的话就没兴致了。」

「没兴致什么的……你准备做什么啊?」

「……什么……你指什么?」

「唔!?在这里您在说什么的说!您下流的说!」

听到月的话,男人们浮现出绝望的表情然后用寄宿着嫉妒之火的目光看着阿一。旅店的女孩已经满脸通红,来回看着阿一和月。阿一为了不再被刺激羞耻心而想要制止他们,但是看来他的行动有点晚了。

「那,那样的话,月小姐请你去另一个房间吧!我要和阿一先生一个房间!」

「……哦,然后呢?」

月用弥漫着冷气的目光盯着伸出手指的希娅。希娅因为这极强的魄力,想起了训练时候的事情颤抖了起来,但是像是「哎!女人要有胆量!」这样大喊着似的对着月瞪了回去,大声宣言。

「这,这样的话,就让阿一先生收下我的处女!」

静寂降临了。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一楼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时,旅馆的所有人都看着阿一他们,不对,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厨房里面,看起来像女孩子父母的男性和女性走了出来,「啊拉啊拉,嘛嘛」「年轻真好啊」用这样子的目光看着阿一他们。

月的眼中浮现出绝对零度的目光,轻轻的动了起来。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唔,我不会输的!今天就打倒月小姐抢来正女主角的宝座!」

「……让我告诉你没有弟子会比师傅强的这件事。」

「下克上的说!」

从月那里迸发出异常的压力,希娅虽然颤抖着但还是把手放在了背后的大锤上。正是修罗场,在这一触即发的气氛下,不论是谁都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因为紧张而绷紧了身体。

然后……

咣!咣!

「疼!」

「哈Q!」

铁拳敲在头上的声音和两位少女的悲鸣响了起来。月和希娅都泪目着蹲在地上用双手抱着头。用拳头敲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阿一。

「真是的,别给周围的人添麻烦,更重要的是我看着都不好意思了。」

「……唔,阿一的爱好痛……」

「再,再稍微手下留情一点……身体强化都被打穿了、疼……」

「自作自受啊混蛋」

阿一用冰冷的视线看向两人,然后一下子看向了服务生妹子。服务生妹子看到阿一的视线一下子端正了姿势。

「抱歉引起这骚动,请给我们一个三人房。」

「……这个状况下要三人房……就是说三人一起?厉,厉害……难道说洗澡要两小时就是为了这个!?相互一起洗身体呀!然后……这种事情啊,那种事情啊……这是多么的异常啊!」

女孩子走上了妄想的大道。看起来像老板娘的人把女孩子拖进了里面。与之交换的是像是父亲的男性,他迅速办好了住宿手续,一边给阿一房间钥匙,一边抱歉说

「我们家的女儿这样真是对不住了。」

但他的眼睛里却传达出「是男人大家都懂的啦」这样愉悦和理解的意思。这老板明早绝对会问「昨晚玩得很开心吧?」

看来无论说什么都只会加深误会,无视掉因为急速展开而呆掉的客人们,阿一把还蹲着的月和希娅用肩膀扛起来,就这样逃向了三楼的房间。稍后之后,就像是停止的时间再次开始流动一样,楼下又开始喧闹了,阿一不知为啥感觉异常的累就决定不去在意了。一进入房间阿一就把月和希娅扔到各自的床上,自己也一头栽进床铺失去了意识。

睡了几个小时,到了晚餐的时间,阿一把月叫醒,和月、希娅一起向楼下的食堂走去。不知为何,登记住宿时的客人都还在原地没动。

瞬间,阿一的脸颊差点抽搐了一下,但是还是强装冷静坐了下来。然后,满脸通红的服务生妹子立刻迎上来抱歉说

「刚刚真是失礼了。」

虽然在抱歉,但是女孩子并没有隐藏眼神中的好奇心。虽然点的菜的确很好吃,但是很久没吃到的正经料理果然还是希望能在更平静一点的环境下吃啊,阿一这么想着在心里叹了口气。

洗澡的时候虽然男女分开了,但是月和希娅还是乱入把浴场变成了修罗场,结果两人被阿一铁拳制裁之后一起融洽地泪目了。另外,在浴场的阴影里偷窥的接待员妹子,暴露之后被老板娘打了屁股什么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月理所当然的爬上了阿一的床,像是固定位置一样抱住阿一的右手,希娅为了对抗抱住左手,却因为是冰冷的义手而泪眼汪汪的。因为有模拟神经,阿一能直接感受到希娅某个不能明说的部位的触感,阿一不由得因为那个的攻击力而内心动摇,结果暴露了,被月在超近距离用无机质的目光凝视,像这样持续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阿一发誓下一次绝对要二话不说的和月用双人房。希娅赌气倒不是什么问题,月不讲话才是影响精神卫生的问题。

吃了早饭之后,阿一把钱给月和希娅拜托她们购买旅行的必需品。退房在中午,所以阿一还有几个小时能用房间,在月她们外出购物时,他要在房间里完成一些事情。

「一些事情是指什么的说?」

希娅老实地提问,但是,阿一说

「有些想制作的东西,我已经有构想了,几个小时应该就能做出来。实际上昨晚就想做了……不知道为啥莫名的有些累没做成。」

「……对了,月小姐,我想看看衣服可以么?」

「……没问题,我也想逛逛路边店。」

「啊,不错呢,昨天只是看了看,今天就边买东西边吃些啥吧。」

一下子就移开了视线,月和希娅开始讨论买东西的事情。虽然知道阿一昨晚很累是自己们的原因,但是心情上并不想承认,月和希娅默契地转移了话题。

「……你们俩其实关系很好吧?」

阿一这样的低语也被空虚的无视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