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2-19米莉迪·莱森 中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二卷试看 2-19米莉迪·莱森 中篇

某通道的出入口,那里不知何故有一面墙壁。按普通考虑来看的话,这应该只是为了阻止通行吧。可是,几分钟前这里还没有这堵墙壁,能够普通的通向里面的房间。

在寂静之中,突然,阻止通行的墙壁上开始放出红色的火花,出现了一个人弯着腰就能通过的洞。做出这个洞,从里面出来的人当然是……

「哈~哈~,稍、稍微焦急了」

「……嗯,整个崩塌很困扰」

「不不,刚才可不是困扰这种等级吧?普通来说会死的吧?」

阿一、月、希娅三人。阿一他们进入蝎子房间的横穴后,又在迷宫里彷徨了一阵。然后,遭遇了如同定番般的陷阱————整个天花板都压下来这样阴险毒辣的陷阱。

无法逃离那里,离深处通道的距离太远了。阿一和希娅当机立断,靠臂力撑住了天花板,趁着这个间隙,阿一用炼成在天花板上开了个洞。不过,在强力的魔法分解作用的影响下,炼成困难无比,速度只有平时的四分之一,范围只有一米多,即便如此,也一股脑消耗了平时数十倍的魔力。就这样,三人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紧贴在一起,同时,阿一用炼成慢慢的向着出口的方向挖掘。

「可恶,【高速魔力回复】给我起作用啊。回复完全没有进展呐」

「……总之回复药……之前准备的?」

「快点快点!请全力回复吧~」

「你们,为什么这么从容啊……」

终于出来了,阿一稍显疲劳的样子背靠墙壁坐着。月用手做出了一个饮药的手势,希娅则从侧包里取出了魔力回复药。靠魔晶石中储蓄的魔力进行补给也是可以的,但因为便利的魔晶石可以随时凭意愿从中取出魔力,有必要保存以备万一,所以在这种状况下服用回复药的做法确实比较妥当。

阿一就像某个广告中的上班族似的,一边说着「我没劲儿了」一边从月和希娅的手中接过了回复药一口气喝干。味道简直就是力保健。与从魔晶石中取出魔力相比,回复速度慢、回复量也微乎其微,不过感觉阿一还是恢复了相当的活力,「好!」这么说着就充满干劲的站了起来。

然后再一次发现————或者说不管何时都会出现的烦人文字。

【噗噗~,焦急了哦~,难~看】

看过的这些烦人的文字,全都出现在设置有陷阱的地方。米莉迪·莱森……不惜如此努力的骚扰,也不嫌烦啊。(谜之音:不不不,人家乐在其中呦~)

「没、没有焦急哟!绝对没有焦急!一点也不难看~!」

阿一的视线向后飘去,希娅看了这令人不快的文字后就发出「咕噜噜呜!」的低吼声,对那样的文字进行了反驳。希娅对米莉迪抱有的敌忾心已经突破天际了。几次见到这些令人不快的文字时都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如果,米莉迪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对希娅说「冤大头来啦!」并可恶的微笑着吧。

「好啦好啦,走吧。别在意这一个一个的了」

「……同意」

「呜呜,是的说……」

这之后,沿着通道前进,到达的房间有众多的陷阱在等待着他们。突然,从四面八方飞来了毒箭,紧接着就是落穴,里面还有硫酸似的溶解液,最后地面还像阿里蓬塔的能力似的突然沙化,(科普:阿里蓬塔,艾斯奥特曼第五集专吃O型血人类的蚂蚁超兽,将地面变成沙漩涡把人吸入其中吃掉)在那中央有一只蠕虫型魔物等待着,然后就是烦人的文字……阿一他们的压力已经快要到达界限了。

突破全部的陷阱后,出现了进入这个迷宫以来最大的通道。宽度约有六、七米吧。结构是陡坡状的通道并缓缓向右弯曲。看来,这应该是一个向下的螺旋状通道。

阿一他们警戒着前进。这种独特的通道中不可能没有陷阱什么的。

然后,这个想法是正确的。「咔哒!」响起了已经听腻了的声音,有什么机关启动了。感觉,陷阱发动已经和触不触发开关没有关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种开关到底是怎么做的啊!阿一不禁想这样盛大的吐槽了。但是一想到这样吐槽无疑只会让米莉迪·莱森高兴,阿一就忍住了。

这次是什么样的陷阱?阿一他们如此想着警戒着周围,同时,耳朵听到了那个……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明显是什么沉重的东西滚动时发出的声音。

「「「……」」」

三人无言的面面相觑,一起回头向斜坡上方看去。因为有角度,所以看不到斜坡转弯之后的地方。异声逐渐变大,然后从转角的深处……一块和通道等大的巨岩滚了过来。岩石作成的大玉丸。完全是RPG的招牌式陷阱。一定,在拼死逃跑的前方,又会有烦人的文字出现吧。

月和希娅立刻调转脚后跟如脱兔般开始逃跑。但是,跑了几步后立刻停了下来。因为阿一并没有跟上。

「……嗯,阿一?」

「阿一先生!?不快点逃的话会被压扁的!」

两人呼唤着阿一,但他并没有回答,不仅如此,他还在原地沉腰收腹扎了个马步,将右手笔直的伸向前方,手掌对着大玉丸举起。然后,把左腕拉到极限的状态响起「kiiiiiiiii!」的机械音。阿一直视着发出轰鸣声迫近的大玉丸,嘴角浮现出狞猛的微笑。

「一次又一次的,才不会被干掉!这不合我性格哟!」

从义手中发出的机械音与阿一的话语一起变得更加强烈了。

然后……

咣隆!!!

伴随着可怕的破坏音,大玉丸和阿一义手的一击激烈冲突。大玉丸的压力被阿一用脚泄入地面,尽管阿一已经在鞋底炼成铆钉扣入地面,他依然向后滑动了少许,然后,以阿一一击的冲突点为中心,大玉丸不断破碎下去,整个都产生了龟裂。大玉丸滚落的势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减。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一以裂帛的气势一口气将左拳拔出。勉强的和阿一拳头的威力较量着的大玉丸,在这一瞬间崩坏,阿一的拳头最终胜出。然后,大玉丸在响起的轰鸣声中破碎散落,变成了碎片。

阿一抽出拳头后依然保持着残心的状态,(科普:残心。指剑道中完成刺击动作后,或弓道中射出箭后,身体架势与精神准备仍不松懈。)不久后突然松了口气并恢复了直立。义手也已经,听不到那独特的机械音了。阿一握紧后又张开义手,确认没有异常后就回头看向了月和希娅,一脸神清气爽的表情。

「做了哦!」

阿一的表情已经如实的把他的心情表达出来了。他自己好像也因为这个无法感知、而且即使不碰到开关也会擅自启动的陷阱、以及之后会遇到的烦人文而积累了相当多的压力。

阿一这次使用的,是曾经一拳就将菲尔卑尔根长老中的一人基恩打得再起不能的【豪腕】,再加上,靠魔力让义手震动起来,使对象破碎,所谓的震动破碎那样的东西。这一招对义手的负担很大,使用一次后就必须要进行维护,本来这是王牌之一……忍不住就用出来了。

看到回过头来的阿一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月和希娅欢闹的迎了过来。

「阿一先~生!不愧的说!帅气的说!非常痛快的做了!」

「……嗯,痛快」

「哈哈哈,是这样吧,是这样吧。这样就能慢慢的顺着这条道……」

两人的称赞让阿一的心情非常好,但他回答的话刚说到一半,剩下的话就被那个声音遮住了。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这个声音相当耳熟,阿一的笑容凝固了。希娅的笑容同样也凝固了,月则是无表情的同时脸颊痉挛了。阿一如同没上油的机械般生硬的转头向后方看去,映入他眼帘的是……

————————泛着黑光的金属制大玉丸。

「骗人」

阿一的笑脸抽搐着小声嘟哝道。

「那、那个阿一先生。是心理作用么,咦,感觉它在滚动的同时还在洒出什么奇怪的液体……」

「……融化了」

没错,这个金属制大玉丸表面有无数的小孔,从那小孔中一边洒出液体一边迫近,那个液体碰到的地方都发出‘嘶啦’这样危险的声音融化了。

阿一确认了这一点后「呼呜~」的吐息了一次,保持着笑脸再次转向了月她们的方向。然后笑脸突然消失了,「逃啊!畜生!」这样大喊道,铁青着脸的同时就如同短跑运动员那样漂亮的起跑,向着斜坡下方驱身而去。

月和希娅也是,一瞬间的对视后就转身一口气追着阿一跑了出去。

背后,喷洒着溶解液的金属球发出凄厉的声响,徐徐提速着迫近。

「不要啊啊啊啊啊!!被碾死溶化什么的绝对讨厌的说~!!」

「……嗯,总之跑」

希娅的哭喊声在通道内回荡着。

「话说阿一先~生!先逃跑过分的说!薄情的!鬼!」

希娅向着跑在前面的阿一发出了抗议声。

「你真啰嗦!失误了失误了!默默的跑!」

「明明把我丢下了,那说法是怎么回事!不管我怎么样了你都无所谓的说!?呜哇~,如果我死掉的话就变成怪物出来吓死你!」

「……希娅,意外的从容?」

即使在拼命逃跑的时候,希娅也要好好地遣词酌句进行抱怨,月向这样的她投去了吃惊的视线。

这样那样的说着就看到了通道的终点。用【远见】确认了,看来前方有相当大的空间。可是看到的范围内有点不对劲,看不到房间的地板和更远的部分。恐怕,阿一他们跑到的通道的出口是在房间的天花板附近吧。

「垂直降落!」

「嗯」

「是!」

阿一他们像滑滑梯那样跳入了通道前面的房间,向出口的正下方落下。

然后,

「擦!?」

「嗯!?」

「Q!?」

三者三样的呻吟声。出口的正下方明显是注满某种糟糕液体的游泳池。

「他妈的混蛋!」

阿一立刻从义手中射出几把小刀和钩锁,钩锁击入墙壁的同时用右手捕获了月防止她下落。

紧接着,金属球喷洒着溶解液从头上飞过,向着眼下的泳池落下。就那样嘶啦嘶啦的冒着青烟沉了下去。

「【风壁】」

月的魔法将飞散的溶解液吹散。暂时警戒着周围,但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阿一的肩膀渐渐放松了。

「咕嘶,我哭,反正我什么的……我什么的……呜,咕嘶」

不知为何从旁边听到了哭声,转头一看,几把小刀戳穿了希娅的衣服,她以这样的状态被钉在了墙壁上。

「?突然哭什么啊?」

「……情绪不安定?」

「看见我这个状态了吧。为什么月小姐是被温柔的抱住,我就是被钉上的说。阿一先~生,适可而止,稍微对我娇一点也好的说?」(准准吐槽:デレ,萌属性的一种,这里希娅的意思是阿一对她只傲不娇)

「不,好好的帮你了吧?」

「不同的说。在这种情况下女孩子想被帮助的方法……明白的吧!?我也想像月小姐那样被抱着帮助的说!」

「……希娅」

「咕嘶,怎么了月小姐」

「……看清现实」

「这话什么意思的说!?」

「那个啊,希娅。你是伙伴这一点我们承认了,这就意味着没有再把你当做垃圾对待的打算……我恋慕的是月啊,就算我动作再快也没有两边都抱住的方法吧?」

「呜呜~」

就算这么说多少也有狡辩的成分,「……从计~划就是钉上的说……」希娅眼角浮现泪水的同时如此小声嘟哝道。月听了「恋慕」这个词后脸颊染上了樱色,抱得更紧了,并把头贴在阿一的胸口上蹭来蹭去。

「我也~想要抱着程度的帮助,一定要让你迷恋上我的说!」

「不放弃的家伙啊~」

「……有毅力……不能马虎大意」

下面是溶解液的游泳池,自己们是悬挂着的状态,尽管如此依然上演了爱情喜剧。阿一他们果然相当从容啊。

阿一他们利用钩索如同钟摆般移动,飞跃溶解液的游泳池,这一次在房间的地面上着陆了。

这个房间是长方形的大房间,有相当的纵深。两侧的墙壁上有无数壁漥,每个壁漥中都有一个装备着盾和剑的甲胄骑士,身高两米左右的甲胄骑士们并立着向深处延伸。房间的最深处有大台阶,靠前的地方好像是一个祭坛,后侧的墙壁上则有一扇庄严的门扉。祭坛上放置有一个菱形的黄水晶似的东西。

阿一环视着周围,微妙的皱起了眉头。

「的确是门啊。到米莉迪的住处了么?如果是这样还真是万万岁啊……看着周围的甲胄骑士就感到讨厌预感的人只有我么?」

「……没关系,会守约的」

「那是指会被袭击的说?全然不是没关系的说!」

一边聊着这种话,阿一他们一边向房间的中央前进,确实如约而来————那个听了很多次已经熟悉了的声音。

咔哒!

阿一他们恰好在这个时候站住了。内心「果然是这样啊~」这么想着环视着周围,从骑士们头盔的缝隙中可以看到那如同眼睛的部分一闪一闪的发出了光辉。然后,发出嘎啦嘎啦的金属摩擦声的同时,骑士们从壁漥中走了出来。数量总共有五十体。

骑士们突然沉腰将大盾摆在身前并举起大剑摆出突刺的架势,在他们从壁漥中走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了包围。

「哈哈,真的守约了。在它们动起来之前破坏掉就好了呢。嘛,事到如今的话……月,希娅,上么?」

「嗯」

「数量是不是有点多的说?不,虽然也会上……」

阿一拔出了多纳和修拉库。这个数量的话用机关炮梅塞拉伊更有效果,不过,还不知道这个房间里设置了多少陷阱。无差别散开的子弹使那些陷阱全部启动的话,那就完全应付不过来了。因此,这次只选择了两把电磁炮。

月充满干劲的回答了阿一。在这个迷宫里,她知道自己的火力是最不足的。但是月丝毫没有当裹脚布的打算。作为阿一的搭档,不能因为这种程度的恶劣环境就变成拖累。况且,现在或许,或者,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会成为自己情敌的对手就在身边,所以更加不能让人看见自己无计可施的样子。

另一方面,希娅是有点稍稍腿软的迹象。虽说她是这个团队中现在最能不受影响的发挥实力的家伙,但还相当缺乏实质性的战斗经验。正经的也只有在谷底和魔物们的战斗,仅仅只有五天的程度。加上和月进行的模拟战也只有共计两周的战斗经验。再加上她出身本来性情温厚的哈乌利亚族,面对战斗会腿软也不是没有道理。倒不如说,当她架起多琉根坚强的战斗(不甘示弱)的时候真的相当有毅力。

「希娅」

「是、是的!什、什么事,阿一先生」

让希娅的回答声里满是紧张的当然是阿一的声音。那是,总觉得比平时温柔的声音……也许那只是希娅的错觉。

「你是强大的。我们作担保。是不可能输给这种魔法人偶的。所以,不擅长这种事完全不用考虑,按你喜欢的大闹一场吧。糟糕的时候一定会救你的。」

「……嗯,弟子献丑了」

希娅听了阿一的话后不禁流出了眼泪。不只是单纯的高兴,各种各样复杂的心情纠葛在一起。想到自己跟来了也许只是个麻烦,就会稍微有点不安,可是……那只是杞忧而已。那么,未熟者也有未熟者能做的事,竭尽全力是有必要的。希娅在全身施展了身体强化,强有力的踏着地面。

「呼呼,阿一先生稍微对我娇了。力量涌上来了!月小姐,下克上的日子可能也近了」

「「……得意忘形了」」

阿一和月两人同时吐槽并向她投去了惊讶的目光,但情绪高昂的希娅好像没有听见,脸向前方笔直笔直的瞪视着骑士们。

「放马过来吧!~的说!」

「不,所以说,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个捏他……啊,不小心吐槽了」

「……打啊~」

「……我不会吐槽的,我绝对不会吐槽的」

五十体的魔法人偶骑士就在眼前,但总觉得战斗还没开始阿一就露出一脸疲惫的表情。不知道魔法人偶骑士们明不明白阿一现在的状态……为了将入侵者切裂,它们一齐袭击了过来。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