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2再次,从布鲁克开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2再次,从布鲁克开始

「呵呵,你们的痴态,今晚就让我慢慢的……仔细的品鉴一下吧!」

上弦月时不时的被云朵遮蔽,但依旧坚强的照亮了夜晚的黑暗,现在,风又一次带走了遮蔽月亮的云朵,那充满魅力的月光将地上的某建筑物照亮,更仔细地说,月光照亮了某个从那个建筑物的屋檐上用绳索垂降、宛如某处的特务部队队员一般身手华丽的少女。

顺利的降落到三楼房间窗户的上方,在那里倒转,颠倒的同时悄悄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往窗里偷看。

「为了这一天而向克里斯塔贝尔先生学习的技术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用在这种地方,哼哼哼。那么,究竟是怎样的paly呢?让我好好的确认吧!」

这位正哈啊哈啊兴奋地喘着气、凝眸室内的少女,没什么可隐瞒的,正是布鲁克小镇【马萨卡旅馆】的看板娘苏娜酱。开朗精神,或者说精神过头了,做事勤劳爽快,虽说并非极品美女,但也是一位如野外绽放的一轮花朵般朴素可爱的看板娘,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有不少以她为目标的单身男性了。

这样的女孩,现在正用出毕生所学,用尽全力【窥视】某个客房。看见她那表情,迷上她的男人们会一瞬间幻灭吧……那如同工口老爷子一般的表情。

「呿,还真是暗,看得不大清楚,再稍微调整一下角度……」

「这里?」

「对对,这个角度的话……怎么这么安静啊?还以为多少能听到娇喘声了……」

「使用魔法的话是可以隔音的吧?」

「啊!?还有这一手!库呜,狡猾!但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将那痴态烙印在我的眼………………」

重复一次,这里是三楼的窗外。除非在近处,要不然是不可能听到苏娜像白痴一样的声音的,苏娜瞬间汗如雨下,如忘了上油的机械般吱吱吱的转过了头,在那里……

阿一于空中做仁王立,面露微冷的笑容。

「不、不是的呦?客官大人。这是、这个、那个,对!旅馆的定期检查!」

「哦~、在三更半夜里?」

「就、就是这样子的哦~你看、在半夜里快点弄完的话,白天再看的不就修好了么。旅馆都会这样来考虑,对吧?」

「原来如此,评价是很重要的?」

「是,是阿!评价是很重要的!」

「可是,这间旅馆好像有偷窥魔出没,你觉得怎么办呢?」

「那,那可是十分严重的事情!偷、偷窥、那、那是不可饶恕的、么?」

「啊啊,如你所说。偷窥是不可饶恕的?」

「诶,恩恩,当然是不可饶恕的……」

苏娜和阿一面对面并互相「哈哈哈」「呒呒呒」的笑了起来。但是阿一的眼神完全没有笑意,而苏娜则是微微地颤抖,不断冒出冷汗,露出的笑容和她的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去死」

「咦————、对呒起~」

阿一突然变回了严肃的脸庞,用他的铁爪抓住了苏娜的脸。伴随着挤压破坏的声音,阿一的五指陷了下去。苏娜在空中惊慌的挣扎着发出悲鸣,拼命求饶。苏娜是个普通的女孩,对她的惩罚,阿一的出力等级稍微有点过头了。如果这是初犯的话,或许多少会手下留情,但是,从莱森大迷宫归来后的第二天,再次入住旅店的每个夜晚,她都千方百计的偷窥,一旦被发现就敷衍了事。如此一来,想要对她手下留情的想法也逐渐淡薄了。顺便说一下,即便每晚都有人偷窥,阿一还住在这家旅馆的原因是因为这里的饭菜很美味。

看见苏娜已经奄奄一息,阿一叹了口气,重新把她夹在了腋下。苏娜注意到自己被渐渐解放,感到安心而松了一口气,但是,偶然的往下看去……鬼。满脸笑容的鬼,跟阿一一样眼神没有笑的名叫母亲的鬼。

「啊啊啊啊!!」

注意到苏娜察觉到自己了吧,母亲慢慢的举起手,做出‘过来过来’的手势。宛如前往地狱的邀请。

「这次,打屁股一百下也没有问题吧」

「不要啊啊啊——————!」

阿一静静的听着母女的对话,想起至今为止的惩罚以及苏娜的悲鸣。第二天早餐时,一定又会看见捂着被啪啪啪打肿的屁股泪目的苏娜吧。想着这每晚每朝都会发生的事情,阿一吐出了叹息。

~~~~~~

将苏娜交给她母亲后,阿一回到了旅馆的房间,就那样噗通一声倒在了床上。

「……辛苦了」

「欢迎回来的说」

这样跟阿一打招呼的人当然是月和希娅。从窗外射入的月光照亮了房间,淡淡的映照出两人的身影。在对面的床上,月摆出女子座,希娅则浅坐在床边。两人穿着睡袍的身姿只能说是煽情。再结合上这二人的美貌,如果能被画成一幅画的话,就算是出自二流画家之手也足以被讴歌为名作了。

「喂。就算是那孩子,究竟是什么在驱使着她……从屋顶上下来明显很不寻常吧?果然,就算这间旅馆饭很美味,还是另找一家旅馆吧」

阿一用着吃惊的口调说着这样的话,希娅则开心的笑着站起来坐到了阿一的床上,月也匆匆站起来移动到阿一的床上,把横躺着的阿一的头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所谓的膝枕。

「一定是我们的关系点燃了苏娜酱女孩子的部分的说。不可能不在意的说,很可爱不是吗?」

「……但是,手法渐渐变得高明了是有点……担心」

「像昨天,用自制的潜水镜在浴池底部埋伏什么的……从水中看到那熠熠生辉的眼睛时,就连我也打寒颤了哦」

「呜~嗯,确实,作为旅馆的女儿有点麻烦的说…好像、除了我们以外她没有对别人这样的说……」

一边闲聊着苏娜的奇行,希娅一边悄悄的靠近阿一的身体。自然的伸出手与阿一的手重叠,并打算将他的手诱导至自己的胸部。希娅脸泛红潮,为即将发生的事感到紧张。

阿一轻轻地回握希娅的手。仅仅这个动作就让希娅的身体产生了激烈的反应。希娅高兴的加深回握的力道。阿一也更加用力的回握。

Q……哔库、Q呜……哔库、呜呜……哔库哔库、密西……噶库普鲁

「等!阿一先生!捏碎了!我的手要被捏碎了!」

咔啦!

「啊————!对不起,非常的对不起!有点得意忘形了!所以请快点放手!坏掉了了!再用力真的要坏掉了!」

「为什么你打算若无其事的制作好气氛啊?本来,你的房间是在隔壁吧。为什么会在这里?」

被阿一握住的手正噗噜噗噜的颤抖着,希娅想方设法的想要解开,但被如老虎钳般的力道握着,完全解不开。

「那、那是,会不会渐渐搞到床上去☆呢~这样想的。话说,都已经是接吻过一次的人了。稍微搞一下也可以吧」

「有辩解么。我已经说过那是救命措施了吧。」

「不,我的预感是,阿一先生开始娇了!比起最初的时候也温柔了很多!直接连既成事实也做了的话……咕嘿嘿『喀喇咔哒』抱歉————!坏掉啦————!」

听着希娅那不堪入耳的粗劣计画,阿一在不知不觉中加深了力道。之后,希娅抱着被解放的手在床角哆哆嗦嗦的忍受着疼痛。阿一对这样的希娅放置不理,转头往月的方向看去,在膝枕上变成仰视的状态。月也笔直的凝视着阿一。

「话说月啊,最近,你怎么不阻止她了?是怎样的心境变化呢?」

听了阿一的疑问,月歪着头稍微考虑了一下。如同阿一所说,自从逃离莱森的大迷宫之后,月对希娅的态度就变宽容了。以前,希娅一旦靠近阿一,月就会二话不说的把她弹飞,但最近就算多多少少有些身体接触,月也不会特别的说什么。尽管如此,过于亲密的话……例如类似接吻的事,她还是会不高兴……

「……希娅是、努力的。今后也努力。喜欢阿一和我,所以」

「嗯?嘛、就这样吧……」

「……我也……并不讨厌她……」

「说来说去,你们关系不错呢。看着就知道。嗯~」

阿一从月为数不多的话语中察觉到,总的来说月对希娅已经超越了「在意」的等级,已经觉得希娅很重要了。

这可是事实。在莱森的大迷宫中,有远比峡谷还要强力的魔法分解作用在发动着,因为这个原因月不能完全发挥力量,这一点阿一也是一样。如果只有两个人的话想必会十分的辛苦。一定,就算阿一一个人也能完成通关,但是那种情况下,要使用一瓶到两瓶神水的可能性非常高。而实际情况却是几乎没什么消耗就完成了攻略,这可以说是多亏了希娅。

希娅在不久前还是与纷争无缘的存。岂止无缘,已经可以说是苦手了。那样的她,想必十分的恐惧和不安吧,但她一次也没有示弱,就那样跟着阿一和月来了,向着名为大迷宫的地狱。然后,紧咬牙关,终于敲出了上上签的结果。

那完全是为了她对阿一的爱情和对月的友情。正因为想要和这两人在一起,希娅才能改变自己的全身全灵向前前进。

月当然也有独占欲和忌妒心。因此,她难以认同希娅对阿一抱有的感情。正因如此,当初她对希娅才特别严厉……但无论对她多么严厉无情,希娅仍旧像飞蛾扑火般贴过来,不论几次也要传达她的友爱,然后以攻略大迷宫这种形式证明了那些……说实话已经被缠上了。

回想起来,月没有朋友之类的记忆。在被封印之前,就只是忙于勤学政务,立场对等的朋友什么的一个也没有。也就是所谓的孤家寡人。现在,出现了希娅这个喊着「伙伴的说~!」表里如一、笔直的冲过来的存在,如果除去阿一的事情,其实希娅根本就不会令月感觉不好。

因此,最近关于阿一的事情「嘛,希娅的话就稍微……」就展示出了这样的宽容。

「……而且」

「嗯?」

阿一仰望着继续说话的月。他的瞳孔中映出的是,自信与妖艳与觉悟与诚意,以及包含这全部的、月灿烂的微笑。太可爱了,太有魅力了,阿一不由得窒息。就好像那本身自带引力似的,阿一的视线被吸引过去,身体一动也不能动的看入迷了。月凝视着这样的阿一。

「……阿一的心,我已经拿下了。」

「……」

就算有谁喜欢阿一,就算有谁在阿一怀里,最特别的那个……只有我。这就是那样的宣言。月的宣战布告。向着至今为止相遇的人们,以及未来还会相遇的人们发出的宣战布告。

阿一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月放出光辉的瞳孔,就快要被吸入了,月也是,像是要独占般的接受了阿一的视线。然后,阿一的手和月的脸颊轻轻相碰,月也陶醉般的让自己的手与之重叠。月光在墙壁上映出两人的影子,两个影子慢慢靠近。然后,在即将重叠的瞬间……

「咕嘶,那个,就算忘记了我的存在也好,能停下来么?这可不是一般的空虚和寂寞……咕嘶」

希娅在床的一隅苦着脸哭泣着跪坐的同时,凝视着阿一和月制作的二人世界。

何其可怜的样子,就算是阿一也感觉有些不好,月向她招了招手。「月小~姐!」这么叫着,希娅就飞扑进了月的怀中,嘶嘶的发出鼻音。「……好了好了」月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轻轻抚摸希娅的头,是感觉很舒服么,希娅渐渐闭上了眼睛,就那样发出寝息睡着了。

阿一看着她们那个样子,苦笑着小声嘀咕道。

「比起朋友更像是母亲不是么?」

「……孩子的话阿一的孩子就好」

「……」

「……对希娅稍微温柔一点也可以吧?」

「……各种,妥善处理吧」

「恩……最喜欢你了」

「……噢」

结果,希娅在左侧、月在右侧陪睡的状态,三人一起睡着了。从那天以后,希娅因为获得了同室许可而狂喜乱舞,后来因为她得意忘形的向阿一发起特攻,结果受到了手痛惩罚。这种事每晚都在重复上演。

顺带一提,握手时希娅发出的悲鸣声进一步加深了苏娜酱的误解和好奇心和妄想,一位拥有必要以上高潜入技能的旅店看板娘就这样突然诞生了……但这又是别的话题了。

~~~~~~

咔啦,咔啷

发出这样的声音,冒险者行会布鲁克支部的门打开了。进入的三人是在这几天里完全变成了名人的阿一、月和希娅。行会内的饮食店和平时一样,有几组冒险者在悠闲的度过各自的时光,注意到阿一他们的身影,举起单手寒暄的人也有。男人们还是和以前一样陶醉于月和希娅的美貌,顺便向阿一投去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不过并没有那种阴湿的恶意。

在布鲁克滞留了一周,在此期间,为了得到月和希娅,不知有多少人引起了决斗骚动。曾经,月的所作所为在世间引起了恐慌并因此获得了【股间捣碎机】的称号,现在已经没有人敢直接把【求爱】这种事对月本人说出口了,于是,就出现了想要迂回进攻之辈,打算从攻略阿一开始。

当然,阿一肯定不会正经的接受这些麻烦事。最终是,「决斗呃啊!」刚说出「斗」这个字阿一就开枪了,非致死性的橡胶弹在可怜的挑战者的头部炸裂让其转上三圈和地面来个kiss,这种事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因此,在这个小镇上,【股间捣碎机】的月,和打从心底里爱着她,在决斗开始前就将对手瞬杀的【决斗捣碎机】的阿一,两人的组合很有名且是让人甘拜下风的存在。以至于他们还没到行会申请团队名,【Smash lovers】(捣碎机恋人)这样的团队名就已经传播到民众之间了。当阿一同时知道自己的绰号和团队名时,他那看向远方的样子让人记忆犹新。

当然,希娅因为自己的存在感薄弱而流泪这件事就不用说了。

「哦呀,今天是三个人一起?」

阿一他们走进柜台,和平时一样,阿姨……凯瑟琳小姐先打招呼了。凯瑟琳的声音中包含有几分意外,这一周里来行会的时候一般都是阿一一个人或者是月和希娅的二人组。

「啊啊。明天就打算离开小镇了,这一阵受到您各方面的照顾,姑且打算来问候一下。顺便,想要接受和目的地相关的委托,如果有的话」

照顾是说真的,凯瑟琳小姐把行会的一室无偿的借给了阿一。想要将好不容易入手的重力魔法和生成魔法进行组合,反复试验是不可避免的,为此阿一想要一个宽广的房间。向凯瑟琳打听线索,正好行会的房间符合要求,就无偿的提供给他了。

另外,月和希娅是到郊外锻炼重力魔法的。

「这样啊。要离开了呢。那还真是,有点寂寞呐。自从你们回来后镇里可是热闹了不少呐~」

「请饶了我吧。旅馆的变态也好,服饰店的变态也好,说想要被月和希娅践踏、蹦出来在小镇中突然土下座的变态也好,连声高呼着【姐姐大人】、同时跟踪在二人身后的变态也好,争先恐后的提出决斗的傻瓜们也好……就没有些像样的家伙。遇到的家伙们有七成是变态,两成是傻瓜……这小镇到底闹哪样啊」

一脸苦涩表情的阿一说出了抱怨的话,内容全都是事实。苏娜自不必说,克里斯塔贝尔每次看到阿一,都会舔着嘴唇,向他投去如同食肉兽般的视线,不知多少次让阿一感到寒气袭体。

另外,布鲁克小镇最近成立了三大派阀,每天都会展开交锋。一个是【被月酱踩踏队】,另一个是【成为希娅酱的奴隶队】,最后一个是【和姐姐大人成为姐妹队】。各自都抱有如字面那样的愿望,而且现在,他们似乎正以队员数的多少为优劣展开竞争。

阿一他们对这些命名太过欠揍的集团感到无奈。在城镇中突然土下座并向着月大喊「请践踏我吧!」。已经是恐怖了。

希娅无法理解要经过怎样的思考过程才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亚人族不是被人看不起的种族吗,你们人类变成亚人族的奴隶那是干什么,到处都是能吐槽的地方,不过不想深入思考该怎样吐槽,于是一看见这样的人,就立刻排除掉了。

最后是只有女性组成的集团,以纠缠月和希娅以及阿一的排除这些行动为主。有一次,「寄生在姐姐身旁的害虫!看我切了你的蛋蛋啊啊啊————!!」一位少女单手拿着小刀叫喊着朝阿一冲了过去。

果然,在城镇里杀害少女的话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结果,阿一就将那个少女剥光(准准吐槽: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用类似龟甲缚的绑法(他没有那方面的知识)将她吊在了城镇里最高的建筑物上,还写了张【下次杀】这样的纸条贴在她身上。太过鬼畜的所作所为加上书写于纸上的简单内容,让少女们过激的行动潜伏了起来,应该算是好事吧。(准准吐槽:注意,作者用的是潜伏而不是消失哦!也就是说,你懂得……)

想起那种事,阿一就不由得皱眉,凯瑟琳苦笑了。

「嘛嘛,这里的人都很有活力是事实」

「是啊,太有活力了」

「那么,你们打算去哪里?」

「弗里恩」

凯瑟琳就算这样谈笑风生也能很快的处理好工作,她立刻就开始寻找与弗里恩相关的委托。

弗里恩是一个中立商业都市。阿一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古鲁恩大沙漠】,在那里有七大迷宫之一的【古鲁恩大火山】。为此,必须向着大陆的西边走,途中会经过【中立商业都市弗里恩】。因为那里是大陆第一的商业都市,就顺便去一下吧,话题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这个。还有,【古鲁恩大火山】之后,在大沙漠的更西边,沉在海底的大迷宫【梅鲁吉内海底遗迹】也是目的地之一。

「呜~嗯,哦呀。刚刚好哎。商队的护卫委托。正好还缺最后一人……怎么样?接受么?」

阿一接过凯瑟琳递来的委托书确认其内容。确实,委托的内容是商队的护卫委托。商队是中等规模的样子,正在寻求十五人程度的护卫。月和希娅还没有登记为冒险者,所以阿一的份正好。

「带着同伴也OK吗?」

「啊啊,没有问题呦。人太多的话是会抱怨的吧,不过搬行李也会雇佣几个人,带着奴隶的冒险者也是有的。更何况,月酱和希娅酱也是相当的实力者。一人份的佣金可以再多雇佣两位优秀的冒险者,这种事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嘛~」

「这样啊,嗯~怎么样?」

阿一有一点犹豫,回头向月和希娅两人寻求意见。说实话,送货系的任务他是不太想接的。因为,阿一他们的魔力驱动车有着马车几倍的速度,能很快到达弗里恩。特意接下护卫任务,和其他人保持相同的步调前进可以说是浪费时间。

「……不是匆忙的旅程吧」

「就是的说~偶尔和其他的冒险者们一起没准也挺好的说。老练的冒险者也可能会有些经验技术哦?」

「……是啊,着急也没办法,偶尔慢慢来也不错……」

阿一听了二人的意见后「嗯」的一声点头,转向凯瑟琳接受了委托。如同月所说,七大迷宫的攻略还要一段时间吧,俗话说欲速则不达,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慢慢来或许也不错。希娅说的冒险者独到的技术也是,没准在今后的旅途中会派上用场。

「好的。我会向对方传达,明天一早你们去正门就可以了」

「了解了」

阿一确认收取的委托书时,凯瑟琳看向了阿一身后的月和希娅。

「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健康呦?这孩子要是让你们哭泣的话无论何时都可以光临这个家哦。我会替你们打他的」

「……嗯,关照了。谢谢」

「好的,凯瑟琳小姐。非常感谢您照顾我们!」

凯瑟琳满含人情味的话语让月和希娅的脸颊松弛了。特别是希娅,很高兴的样子,自从来到这个城镇后已经快要忘记自己是亚人族了。当然,并非这里的全员都对希娅非常友好,尽管如此,以凯瑟琳为首的克里斯塔贝尔、苏娜,以及稍微有点粉丝性质的人们,并没有因为希娅是亚人就对她差别待遇。是因为这里的风土人情还是因为这样的人都流动到了这个小镇了呢,这一点是不知道,不管怎样,这里是能让希娅感受到近似故乡的树海那样温暖的地方。

「你也是,不要让这些孩子们哭泣呦?不竭尽全力珍惜的话可是会遭报应的哦?」

「……真的是,好管闲事的人啊。不用说我也知道」

阿一苦笑着回答了凯瑟琳的话。接着,凯瑟琳就递给了阿一一封信。阿一一脸疑问的接了过来。

「这是?」

「你们啊,总是会惹上各种各样的为难事呢。城镇里的家伙们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是类似道歉一样的东西。在其他城镇发生争执的时候,把这封信给当地行会的领导人看,说不定会有点用」

凯瑟琳闭上一只眼睛送了个秋波,阿一的脸颊不由得抽筋了。一封信就能影响当地的大人物,你究竟是什么人啊?阿一的表情浮现出这样的疑问。

「哦呀,禁止打探哟?好女人就是有着各种秘密的呢」

「……哈,知道了。这个就心怀感激的收下了」

「听话就好!大概会发生各种情况,但是不要死噢」

偏僻乡村小镇的迷之行会职员凯瑟琳。这样的她,用可爱的富有魅力的笑容目送着阿一他们离开了行会。

这之后,阿一他们也顺便去了克里斯塔贝尔的地方。阿一是断然拒绝了,但月和希娅无论如何都要去,没办法,阿一只得作陪……可是,在听闻他们就要离开小镇的瞬间,克里斯塔贝尔就像是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似的,化为巨汉的怪物袭向了阿一,过于恐慌的阿一想用震动破碎将其埋葬,月和希娅拼命阻止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详情就不提了。

听说是最后的夜晚,苏娜酱终于堂堂正正的乱入了大浴场,然后又毅然的实施了房间突击。最后,发狂的母亲用真正的龟甲缚将苏娜酱绑了整整一晚,成了之后轰动一时的【旅馆正门吊打事件】,但这部分就割爱了。至于,为什么母亲会知道真正的龟甲缚,这部分也割爱了。

翌日清晨。

回忆着那群快活(?)的布鲁克镇居民,阿一他们来到了正门,迎接他们的是商队和其他接受护卫委托的冒险者们。看来阿一他们是最后的了。类似于主持人角色的人物和十四位冒险者,看到阿一他们之后立刻骚动起来。

「喂,喂,那剩下的三人是【Smash lovers】么!?」

「真的么!这、这就是恐怖与喜悦一齐袭来的快感么!」

「看啊,我的手。从刚才开始就颤抖不止了吧?」

「没有,这只是因为你喝醉了吧?」

看到对月和希娅的登场表现出喜悦的人,两手捂住裆部流泪的人,将颤抖的手归结于阿一他们,然后被同伴吐槽的人等各种各样的反应。阿一露出厌烦的表情走了过去,商队中类似主持人的人物向他搭话了。

「诸位就是最后的护卫了吧?」

「啊啊,这是委托书」

阿一从怀中取出委托书让他看了。确认之后,主持人角色的男人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格言·云柯。是这个商队的领导人。听凯瑟琳小姐说,诸位的排位虽然还是青,却是相当优秀的冒险者。路上的护卫让人期待啊」

「……什么和云柯?……商队领导人也相当辛苦啊……」

(注:商人名モットー?ユンケル。ユンケル皇帝液。云柯黄帝液,一种日本佐藤制药生产的保健品。具有补气活血、强壮机能、提升身体耐力,消除疲劳,帮助集中精神、保持头脑清醒。 清心除烦、纾缓压力情势,善睡眠质量等功效。)

想起了日本某种营养饮料的名字,阿一的眼神带着同情。不明白为什么阿一会用那种眼神看着他的格言很纳闷,只得带着苦笑的意味回答「嘛,很辛苦但是已经习惯了」。

「总之,不会辜负你的期待。我是阿一。这旁是月和希娅」

「真是可靠啊……话说回来,这只兔人族……打算卖么?加上相应的价格让给我吧」

格言用估价般的视线看着希娅。兔人族,还是有着几缕青丝的白发超级美少女。遇到珍奇的商品就想要买下,这就商人的天性吧。从项圈判断她是奴隶后,立刻就和她的所有者阿一进行买卖交涉,云柯一定是优秀的商人吧。

感受到那个视线,希娅「呜呜」的发出感到讨厌的呻吟,躲到了阿一的背后。月看着格言的视线也变得严厉了。可是,从常识来说,树海之外的亚人即奴隶,商人申请对珍奇奴隶进行买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责备格言是没有道理的。

「呵,看来你十分喜欢呢……非常重视她的样子。那样的话,也适当的让我这边学习一下,可以吗?」

「嘛,你似乎也还算是个优秀的商人……答案是明白的吧?」

格言津津有味的看着希娅,进一步和阿一进行交涉,阿一的对应也相当简单。格言实际上也感觉阿一不会放手,尽管如此,希娅能产生的利益也是相当有魅力的,为此,格言不惜提出更多的交涉材料来延长会话。

可是,阿一明白了他那样的意图。仍然是那样清淡的、向格言说出了那注入了不可动摇意志的话。

「就算是轻浮的神想要我也没有放手的意思……理解了么?」

「…………嗯,那已经是。没办法了。我还是在这里退下吧。但是,如果有那个意思,希望您无论如何都请光临我的云柯商会。还有,马上就要出发了。关于护卫的详细,拜托那边的队长就好。」

阿一的发言是相当危险的东西。往坏了说,是可能会被圣教教会烙上异端烙印的发言。姑且,魔人族信仰的是不同的神,‘除了历史的最高神【艾希特】以外也有别的神被崇拜’,把这种话对着圣教教会的人说的话一定会直接吵起来的吧。但是,尽管如此,这已经是底线的发言是不会变的,因此,格言打从心底里理解了阿一绝对不会对希娅放手这件事。

阿一看着垂头丧气的返回商队的格言,然后他注意到周围的人再次骚动起来。

「厉害……为了一个女人,说出这种话……酷毙了!」

「果然,该说不愧是决斗捣碎机么。对自己的女人出手的家伙绝不宽恕……呼,是条汉子」

「真好呐~,我也想被别人说一次这种话」

「不,你是,男的吧?谁会做那种……啊,抱歉,道歉了就不要这样咿呀————!!」

听着愉快(?)的护卫同伴们愉快的发言,阿一感到头痛似的用手按住了头。

(果然布鲁克镇的家伙们都是白痴啊)

想着这种事情时,后背上突然感觉到某种【姆尼姆尼】的柔软触感,接着两条手臂就从背后环绕过来抱住了阿一。

阿一回头,在至近距离看到了将下巴搭在他肩头的希娅的脸。那个脸已经染上了一片赤红,相当高兴的微笑着。

「……好了么?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呦?不要不会了呦」

「呜呼呼呼,我明白的呦~,呜呼呼呼~」

说到底,也只是不想舍弃自己人那样的意思而已,不是像周围骚动的家伙们所想的「自己的女人」那种意思,阿一把话说清楚,不过希娅好像无视了。自己迷恋上的男人说出了「就算是神也不让」这样的宣言。就算是为了什么样的意图才说出这种话也好,高兴的事就是会高兴的吧。

为了尽快打消对方交涉的念头而作出的发言,在各种意义上都【过头】了,阿一对此感到遗憾。月啪嗒啪嗒的走到了他的身旁,就那样拉了拉他的袖子。

「?怎么了月?」

「嗯……帅气,所以没问题」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