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6湖畔之镇的再会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6湖畔之镇的再会

广阔平原的正中间,这里是一条一直向北延伸的笔直道路。虽说是道路,也只不过是经过无数次的踩踏、自然而然的将杂草踩秃顶形成的道路。这个世界的马车没有避震器这样的东西,如果坐马车经过这样的路,到达目的地后,乘客必须要去抚慰自己的屁股吧。

然而,在这条没被修整过的道路上,有一个以不可能的速度疾驰的影子。漆黑的车身,只有两个轮子,轻松的在这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上猛冲,车身上还有三个人影。

阿一,月,希娅。他们正以、比以前在莱森大峡谷的时候还要快的速度在这条道路上飞驰着。时速大概有80公里吧。在没有魔力阻碍的情况下,魔力驱动摩托车也能完全发挥出本来的性能。座位的顺序和往常一样,阿一的两臂之间是月,背后是希娅这种形式。希娅的兔耳被风带动,啪嗒啪嗒的敲打着。

天气晴朗,温暖的阳光倾泻而下。月的魔法也将风压做了调整,可以说是绝好的坐车旅游的天气。实际上,月和希娅都在用全身感受着暖烘烘的阳光和惬意的小风。

「啊~好舒服的说~月小~姐,可以和我交换一下位置吗」

「……不要。这里是我的地方」

「诶~,别说那种事,稍微换一下嘛~后面也很舒服的说~」

希娅用迟缓的声音强行要求月和她换座。

「那个啊,你不能坐前面的吧?会碍事的呦。特别是那对兔耳,在风中飘动会刺痛眼睛啊」

「啊~,是这样的说~」

「……不行,几乎睡着了」

看来,因为太过惬意,希娅有一半似乎变成梦中的居民了。把头枕在阿一的肩上并把全身的体重都加了上去。和月的对话也有一半是梦话似的。

「嘛,这个速度的话,今天就能到了吧。中途不停的直达那里,能休息就休息一下吧」

就像阿一说的那样,威尔一行接受调查委托的范围是北方山脉一带,大概今天就能到达离那里最近的城镇。就这样不带休息的一口气前进,或许日落时就能到了吧,阿一打算在那里住一晚,明早就开始探索。抓紧时间的理由不用说了,因为过得越久,威尔一行生存的几率就会越低。但是,对于一反常态去为别人积极行动的阿一,月目光上挑,露出了一张疑问的脸。

阿一看着臂弯中可爱的歪着头,向上看着自己的月,只能回以苦笑了。

「……积极的?」

「啊啊,活着的话就再好不过了。那样的话,感觉就是个大恩呢。后盾是越多越好吧?今后,国家啦教会啦之类的麻烦事可是相当讨厌啊,我可不想一个一个的做他们的对手」

「原来如此」

实际上,还不知道伊鲁瓦作为后盾能有多大的作用,总的来说,他派不上用场的可能性更大,所以保险是越多越好。况且,如果多费一点劳力就能获得的话,应该也不会吝惜这点劳力吧。

「而且听说了,我们去的那个城镇是水源丰富的湖畔之镇。因为水源丰富,那个城镇的近郊是大陆第一的稻米种植地带」

「……稻米种植?」

「嗯,也就是米的米啊。我的故乡,日本的主食。来到这里之后就一次也没吃过了。虽然不知道这里的米是不是同样的东西,但还是想早点吃到。」

「……嗯,我也想吃……城镇的名字是?」

因为想到了米,阿一神游着看向远方。月用微笑的眼神看着这样的阿一,想着「这么说来,还没听过城镇的名字」,就询问阿一。阿一啪的一下回过神来,注意到月的眼神后稍微有一点羞耻,用掩饰般稍微大了一点的声音回答道。

「湖畔之镇乌鲁」

~~~~~~~~~~~

「唉……今天也没有线索吗……清水君,到底去哪里了……」

悄然地垂下肩膀,蹒跚地奔走在乌鲁镇主街上的,是召唤组的一人,作为教师的畑山爱子。平时开朗的样子都不见了,现在,她正饱受不安和担心的折磨,周身漂浮着阴郁的气氛。或许是心理作用,连主街旁点缀的街灯,看起来也比平时暗淡。

「爱子,不用太灰心,仍旧,什么都不知道,没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你不相信可怎么办啊」

「是啊,爱酱老师。清水君的房间也没有遭到入侵的样子,他自己跑到哪里去了的可能性也很高呦?不能总向坏的方面想」

向没有精神的爱子搭话的,是爱子专属护卫队的队长大卫和学生园部优香。旁边还有其他熟识的骑士们和学生们。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说着担心爱子的话语。

同班同学的一人,清水幸利失踪已经快两周了。爱子她们,用尽各种手段去寻找清水了,但是他的去向至今仍是无人知晓。城镇中没有目击情报,去相邻的城镇或乡村寻求目击情报也全部落空了。

最开始以为清水是被卷入了事件,但并没有引起骚动,清水的房间也完好无损,再加上清水自身也是有着【暗术士】这样的天职,在暗系魔法方面有着特别才能的人,并且其他系统的魔法也有着很高的适应性。大家不认为他会被这附近一般般的地痞流氓带走,所以,现在考虑他是自发失踪的人越来越多了。

原本,清水就是社交能力不太高的老实户内型。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同学、朋友,参加爱酱护卫队的时候也让大家吃了一惊。就这样,爱子以外的学生们已经,比起清水是否平安,更加担心那个一天天变得没有精神的爱子了。至于护卫队的骑士们就更不用说了。

顺便说一下,这件事已经向王国和教会报告完毕,编制的搜索队就快来支援了。因为清水不论是关于魔法的才能还是作为被召唤者都是极其优秀的,和阿一那时候一样,上层部门相当不乐观。搜索队大概还有两三天才能到达。

这一句句担心的话语,让爱子在内心谴责自己。不管清水是被卷入了事件,还是自发性失踪,担心都是不会变的。但是,现在的自己不自觉的把这种担心表露了出来,不仅让身边的学生们感到不安,而且还让他们担心她自己。总之,自己是这些孩子们的教师啊!这么想着,爱子深呼吸一次后,双手啪啪啪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蛋重整心情。

「大家,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是啊。光是烦恼什么也解决不了。清水君是优秀的魔法使。一定不要紧的。相信他现在一定平安无事。不管怎样,今天的晚饭!吃得饱饱的,为明天做好准备吧!」

完全只是勉强,可是,学生们依然用注入气势的声音率直的回答道「好~的」。骑士们也微笑着,守望着她们。

咔啷咔啷

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爱子他们打开了投宿旅馆的门。这是在乌鲁町中最高级的旅馆。名叫【水妖精旅馆】。传说很久以前,乌鲁迪亚湖畔出现了一对妖精夫妇并在此留宿,旅店名便由此而来。乌鲁迪亚湖在乌鲁町的近郊,有日本琵琶湖四倍大的程度,是大陆的第一大湖,并以此闻名于世。

【水妖精旅馆】的第一层是餐厅,作为乌鲁町名产的米料理,这里不仅齐全且样式众多。内装修稳重和谐,虽不显眼,不过细节的部分装饰的很讲究。厚重的桌子和吧台的装设都很注重细节。另外,天花板上不太华丽的吊灯,更为这平静的氛围锦上添花。【老店】这样的词很自然的就涌了出来,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旅店。

当初,爱子他们觉得高级旅店很难让人平静下来,因而希望找别的旅店住下。但自从爱子和学生们开始被称为【神之使徒】或是【丰收女神】之后,就不能再入住与她们的盛名不相称的普通旅店了。在骑士们的说服下,最终顺利确定了滞留在乌鲁小镇时住的地方。

本来就有过在王宫中的房间过夜的经历。爱子也好,学生们也好,都慢慢习惯了。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能让他们完全放松的地方。为了改良农地和搜索清水君而东奔西走,归来的爱子她们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对她们来说,这个旅馆提供的米料理是每天最期待的事情。

全体成员一边在最里面的VIP坐席顺次落座,一边舔着嘴唇准备享受当天的晚饭。

「啊啊,仍旧美味~没想到在异世界也能吃到咖喱呢」

「嘛,虽然看起来好像是炖菜……不,是白咖喱吗?」

「不,比起那个,天妇罗盖饭更好吧?这个调味汁可是极品哦?不输给日本的吧?」

「那是因为玉井君没吃过真正好吃的天妇罗盖饭吧?这个和便当专卖店的天妇罗盖饭根本没法比哦」

「不,我只选择这个炒饭,已经离不开它了」

对于这极为接近地球的米料理,每晚学生们都会激动个没完没了。虽然外观和味道有些微妙的差异,但是,料理的构思本身很相似。丰富的食材,也是推高乌鲁町菜肴质量的原因之一吧。米饭就自然不用说了,乌鲁迪亚湖还能捕到鲜鱼,山脉地带也能找到野菜和香辛料。

爱子她们吃着美味的料理,像是咬紧了一时的幸福。这时,一位六旬左右,留着小胡子的帅气男性向着她们走了过来。

「各位,今天的饭菜怎样?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请不要客气,尽量吩咐」

「啊,店长先生」

向爱子他们搭话的,是这个【水妖精旅馆】的店长,福斯·塞罗。直挺的背脊,眯细的安详眼瞳,鬓角斑白的头发,还梳着大背头。是一位和这旅馆的平静气氛很相称的男人。

「嗯,今日的饭菜也十分美味,每天都被治愈了」

爱子作为代表莞尔一笑的回答了,福斯也高兴的微笑着说道「这还真是荣幸之至」。但是,下一个瞬间,福斯的表情就很抱歉似的黯淡了下去,和平时总是安详的笑着的他并不相称的表情,发生了什么呢?大家都停下了吃饭的手,注目着福斯。

「实际上,非常抱歉,使用香辛料的料理就到今天为止了」

「哎?那也就是说,再也吃不到这个尼鲁嘻嘻鲁(异世界咖哩饭)了?」

最喜欢咖哩的园部优香像是受到打击似的这样反问了。

「是的,实在是对不起。某些,原材料断货了……平时的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会确保存库……但这一个月来传言北山脉很危险,去采摘香辛料的人也随之激减。就在前几天,前去调查的高段位冒险者一行人行踪不明了,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去采摘的人了,本店也陷入了不知道下次进货是什么时候的状况」

「那个……危险的话,具体是指什么?」

「据说是发现了魔物群……只要不越过北山脉就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一旦越过那座山就会有强力的魔物,魔物也不会特地越过那座山到这边来。不过,已经有几个人看到本不应该存在的、向着那座山进发的魔物群了」

「那可真是,令人担心啊……」

爱子皱眉,其他的人也有些消沉的样子面面相觑。「吃饭的时就不提这种话了」福斯这么说着,露出了一个带有歉意的表情,像是要挽回气氛似的,以明朗的口气继续说话。

「不过,这种异变或许马上就能解决了」

「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今天日落时分又有新的客人来这里投宿了,据说是为了搜索之前的冒险者而要去北方山脉的样子。而且他们还带着弗里恩行会支部长大人的指名委托书,好像是相当的实力者。或许,他们能查明异变的原因也说不定呢」

爱子她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起吃饭的大卫他们护卫骑士却发出了「哦」这样半分钦佩半分感兴趣的声音。说起弗里恩的行会支部长,那位可是就算在整个行会体系中也是最上级领导班子的干部职员。被那位支部长指名委托,不是相当的实力者是不可能的。作为同是通晓战斗的人而被唤起了好奇心。骑士们的脑子里,列出了有名的【金】段位的冒险者们的名字。

爱子她们看着兴奋的低语着的大卫他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正要向他们询问时,便听到通向二楼方向的楼梯那里传来了声音。男人的声音和两位少女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少女中的一人似乎正在向男的发着牢骚。对那做出反应的人是福斯。

「哦呀,说谁谁到,刚才谈论的就是他们哟。骑士大人,他们明天就会从这里离开,如果要搭话的话,要趁现在才行哦」

「这样啊,知道了。不过,还真是年轻的声音呢。【金】,就是这样的年轻人吗?」

大卫和骑士们在脑中列出了着名的【金】段位,但并没有现在听到的年轻声音的主人,略微,有些困惑的面面相觑。

在此期间,三人的男女一边对话一边靠近。

爱子她们的座位是被三面墙包围着的最里面的座位,是能将整个餐厅一览无余的地方。姑且,是一个能拉上门帘的单间。本来就很显眼的爱子一行人,因爱子被称作【丰收女神】而变得更加显眼了,吃饭的时候常常拉上门帘,今天也不例外,门帘是拉上的。

隔着门帘,听到了年轻男女喧闹的会话内容。

「已经,要说多少次才能明白的说,请不要把我放置,和月小姐制作二人世界哟,真的非常空虚的说,咦?有在听吗?【阿一】先生」

「在听,在听,不想看的话就去别的房间不就好了」

「呜姆!听到了吗?月小姐。【阿一】先生说了冷淡的话哦」

「……【阿一】……NO!」

「是是」

那个对话的内容,然后少女的声音叫到的名字,爱子的心脏一瞬间飞跳起来。她们现在说了什么了?称呼少年为什么?少年的声音,和【那个少年】的声音很相似不是么?一瞬间,爱子脑内被疑问堆满了,像是被束缚般僵硬的同时,视线像是在说要贯穿门帘般的凝视着。

而且,旁边的园部优香和其他的学生们也一样。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四个月前消失在奈落之底的某个少年,让同学们强烈认识到【异世界之死】的少年,处于想要消除的记忆最深处的少年,好坏两方面都不引人注目的少年。

看着露出不寻常样子的爱子和学生们,福斯和骑士们都用惊讶的视线看着她们并向她们打招呼,不过没有一个人有反应。在骑士们「到底是什么事」这样面面相觑的时候,爱子小声嘟哝出了那个名字。

「……南云君?」

自己无意识的发出了声音,因不可能的事态而僵硬的身体重获自由。爱子站起来的同时带倒了椅子,跑到门帘旁时差点摔倒,然后就用撕破门帘的气势拉开了门帘。

刷————!!!!!!

门帘被猛然拉开时发出的声音意外的大,三人的少年少女不禁停下了脚步。

对方连确认的时间都没有,爱子就叫了出来,重要的学生的名字。

「南云君!」

「啊啊?………………………………………………老师?」

爱子眼前的是,大大的睁开了单眼表现出惊愕,带着眼带的白发少年。和记忆中的南云阿一大不相同的外表。不单单是外表,气氛也有很大的差别,爱子所知道的南云阿一是,无论何时都在发着白日梦,性格温厚的老实少年。其实,爱子认为他是最适合苦笑的孩子,这件事是她的秘密。可是,眼前的少年眼神如鹰般锐利,缠绕着莫名的令人难以接近的氛围,和记忆中有着大大的差距,如果普通的在城市中擦肩而过的话,一定不会认为眼前的少年就是南云阿一。

但是,如果仔细的看,就会发现长相和声音与记忆中是相一致的。并且比起这些……眼前的少年称呼自己为什么?是的,是【老师】。爱子确信了,虽然外表和气氛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眼前的少年的确是自己的学生【南云阿一】!

「南云君……果然是南云君吧?活着………真的还活着……」

「不,认错人了。那么」(mcb3:莫名喜感的只有我一个吗?)

「哎?」

和以为死去的学生奇迹般的再会。感动了,泪腺也松驰了,爱子泪目了。至今为止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事真的是太好了,想说的话有山一样多,但却无法用言语表达,尽管如此仍是拼命的编织着语言,但这样的爱子所得到的回答,却是完全出乎意料的话语。

爱子不由得发出了愚蠢的声音,眼泪也缩回去了,呆然的看着啪塔啪塔开始走向旅馆出口的阿一,爱子突然清醒过来,慌忙追上去抓住他的衣袖。

「请等一下!是南云君吧!刚才你叫我的是老师的老师吧!为什么,又说是认错人什么的」

「不,听错了,那是……对了,那是方言【矮子】的意思。嗯」(mcb3:チッコイ是神马?脑补为矮子的意思了)(准准:我也觉得差不多这个意思,感觉是阿一自己编了个词)

「什什什什么?太失礼了吧!不可能有这样的方言吧!为何要敷衍?而且这身服装……发生了什么吗?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为什么不马上回来?南云君!请回答!请不要敷衍老师!」

爱子的怒声响彻了餐厅,几个客人也在小声议论【丰收女神】抓着男人发飙的身姿,「哇,女神的男人!?」伴随着这样愉快的误会,他们的眼睛闪烁着好奇心的光辉。学生们和护卫骑士们也一个接一个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学生们看到阿一的身姿,浮现出难以置信般惊讶的表情。这惊讶,一半是因为他还活着,另一半是因为他外表和气氛的变化吧。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呆然的站在那里凝视着爱子和阿一。

另一方面,阿一的外表看起来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但他的内心已经被小型恐慌袭击了。从偶然认识的行会支部长那里接到委托,来到这个小镇后,又偶然的和爱子老师以及同班同学们再会,这种事他连做梦都没想到。

因为事出突然,不禁小声嘟哝了一句【老师】,结果连自己都没注意到,就像那样敷衍过去。面对爱子怒涛般的质问猛攻,阿一在内心搜索生命卡,「逃走吧」「咬定认错人了」「装成言行奇怪的外国人」「掳走爱酱」,连张幸运卡都没有,全都是废卡。特别是最后那个简直意义不明。(准准吐槽:第一卷就有生命卡的梗,当时不懂,看到这里,难道是大富翁的梗?)

救了阿一的,是作为伙伴相当可靠的少女。当然不是残念角色的兔耳,而是吸血公主。月吱咔吱咔的走到阿一和爱子旁边,把抓住阿一的爱子的手强行挥开。那时,护卫骑士们稍稍放出了杀气。

「……离开,阿一困扰」

「怎,怎么了,你是?现在,老师和南云君在谈重要的事……」

「……那么,稍微冷静点吧」

用冷漠的目光瞪着自己的美丽少女,爱子稍微畏怯了。两人的身高没有太大差别,普通看来就是孩子间的吵架。但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的爱子以及缠绕着妖艳气氛的月,无论谁看了都是一幅大人(月)对小孩(爱子)发脾气的构图吧。实际上,被月提醒之后,爱子就发觉到自己的话有点暴走的意味,脸颊绯红的和阿一拉开了距离,爱子像是要显示出迟来的大人的威严似的挺直了背脊……看上去就像是个在逞强的孩子。

「不好意思,弄得乱七八糟了,重来吧,是南云君吗?」

今次是,宁静,但又带着确信的声音,爱子笔直的和阿一视线重合,看到这样的爱子,阿一确信了,爱子已经确信他就是阿一,就算他继续敷衍下去,爱子也会追上来吧。阿一刷刷的挠了挠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啊啊,好久不见了,老师」

「果然,果然是南云君……还活着……」

看着再次泪目的爱子,阿一耸了耸肩,并没有什么特别感慨的样子。

「嘛,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总算是生存下来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看了一眼已经说不出别的话的爱子,阿一走近了附近的座位就这样坐下了。看了那个,月和希娅也跟着坐了下去,不过希娅好像感到很困惑的样子。爱子她们对于阿一突然的行动感到呆然若失。阿一已经完全取回了原先的状态,无视着周围,向在学生们背后站立着观望的福斯招手。

「那个,阿一先生,这样好吗?是熟人吧?大概……是原本的世界的……」

「没什么关系。虽然突然出来的时候连我也被吓到了,嘛,也就是这样而已,原本就是为了吃晚饭而来的,快点点餐吧,真的很期待哟,知道吗?这里有咖喱……这样说不明白吧,有尼鲁嘻嘻鲁这样麻辣的饭哦,如果是和想像一样的味道的话会很开心啊……」

「……那么,我也要那个,想知道阿一喜欢的味道」

「啊,居然在这样的地方若无其事的说着如此有魅力的话……真不愧是月小姐,所以我也要那个,店员先~生,拜托下单~了」

最初看到爱子他们的时候,希娅战战兢兢的,听阿一说无所谓后感觉就怎样都好了,意识切换的很快。福斯带着为难的笑容走过来开始记账单。但是,当然,上菜还要等一段时间。

阿一太过自然的走向桌旁,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开始下单。再一次,惊呆了的爱子深呼吸了一口气,走近了阿一他们的饭桌,用「老师生气了!」这样实在是容易懂的表情啪的拍了一下桌子。

「南云君,话还没有说完吧,为什么可以这样非常自然的开始下单啊。而且,这两边的女性们是谁啊?」

爱子的话代表在场的全员说出了心声。渐渐的,骑士们察觉到阿一就是那个听说在四个月前去世的爱子的学生,他们以及在爱子身后的学生们,大家都一样「嗯嗯」地点着头,等待着阿一的回答。

阿一稍微觉得麻烦似的皱起了眉,只要不回答,爱子就会发挥天生的行动力令人食欲下降,连踏实吃饭也做不到了吧。这样想着,阿一没办法似的将视线回到爱子身上。

「因为委托的关系来到这里,一路上日夜兼程,现在肚子饿了,所以来这里吃饭,还有,这两位是……」

阿一把视线投向月和希娅,两人听到阿一的话,向爱子作出了富具冲击性的自我介绍。

「……月」

「希娅的说」

「「阿一(先生)的女人(的说)」」

「女,女人?」

爱子略微口吃地「哎?哎?」这样交替看着阿一和两名美少女,没能好好的整理好情报。后面的学生也困惑似的面面相觑。不,男学生们露出了像是说着「不会吧」的表情,不慌不忙的交替看着月和希娅,徐徐的,被那美貌迷倒,脸染上了赤色。

「喂,先不说月,希娅,你不是吧?」

「怎么这样!残酷的说,阿一先生。明明夺走了我的初吻!」

「不,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这误会啊,那个是「南云君」……怎么了,老师?」

听到了希娅【夺走初吻】的发言,信息处理终于跟上了现实。爱子的声音变得低沉,在她的脑海中再生出了,阿一两手抱着两位美少女高声大笑的场面。她的表情正在讲述着这样的物语。

爱子涨红着脸,打断了阿一的话,那个脸,充满着要把走上歧途的学生纠正回正道的决意,然后,名为【老师之怒】的特大雷电,在乌鲁镇的最高级旅馆里落下。

「夺走女孩子的初吻后,脚,脚踏两条船什么的!不马上回来,去玩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允许!嗯,老师是绝对不会允许的!说教!要把你修好,南云君!」

斜视着吧啦吧啦乱吠的爱子,麻烦事儿啊,这么想着的阿一深深的吐出了叹息。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