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10缇奥·库拉鲁斯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10缇奥·库拉鲁斯

【拔、拔出来喔,屁股里的那个拔出来喔】

北方山脉地带的半山腰,被砍倒的森林和荒芜的河滩之上,响起了实在是悲惨的声音。音质是女性。并不是直接从嘴里发出的声音,而是广域版的念话的样子。龙的声带和口腔的构造导致它没法说出人类的话语,所以肯定是用空气振动以外的方法传达的。

可是,说起来,魔物自身是不可能会说人类的话语的。现在,唯一已经确认的可以和人类沟通的魔物也只有某处的人面鱼而已。在一般性的认识上,能理解人的言语的魔物除了那唯一的例外以外是不存在的。更进一步说,眼前的黑龙其存在本身就很奇怪。无论怎么说它也是在大迷宫以外、能承受住阿一的电磁炮、并能吐出同等以上的吐息的强力魔物,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如果真的有这种魔物栖息在外界的话,因其危险性的缘故一定会被广而周知的。

因此,现在能推测出的可能性有两个。第一个可能性,这条黑龙是栖息在第五座山脉更北边的完全未知的魔物。然后,另一个是……

「你……莫非是,龙人族么?」

【哦?的确。妾身是自豪的龙人族中的一人呐呀。很伟大的呐呀?很厉害的呐呀?所以,希望差不多把妾身屁股里的那个拔出来呐呀……魔力快要耗尽了呐呀。这个状态变回去的话……相当严重呐呀……妾身的屁股】

阿一想着这不太可能的结果质问了黑龙,得到的回答却是如同预想的大正解。阿一在自己的内心对【缘】这个东西感到吃惊。来到这个世界后,到底有多少次和【稀有的存在】相遇了呢?月是在三百年前的战争中被毁灭的吸血鬼族,希娅是这个时代的【返祖现象(推定)】,眼前的黑龙更是早该在五百多年前就已经灭绝的龙人族。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在阿一神游的时候,月的眼瞳中寄宿着好奇的光,如此质问了黑龙。对月来说龙人族也是传说中的生物,和自己一样是生残下来的本该灭绝的物种,这一点引起了她的兴趣吧。

【不,比起这个,屁股的那个……魔力残量也几乎……嘚啊!停下呐呀!震动是不行的呐呀!刺激!刺激咿~!】

黑龙无视月的质问,传达自己的要求。对此,阿一用流氓般的态度说着「是月在问你吧,啊?」并用拳头咣咣的敲着黑龙屁股外面的半截桩。冲击直接传入了体内,黑龙发出尖叫,身体因痛苦等而蠕动着。相遇之初那说成死神也不为过的威容宛如梦幻泡影,现在看起来连微尘也不剩了。

「应该灭亡了的龙人族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袭击一介冒险者……我也有点在意。本想直接从屁股这里把你打穿的,听不听你说我刚才还犹豫了一下。那么,快点,麻利的说出来」

对阿一来说,传说中的龙人族的行动也过于不自然了,本来作为敌人是不可饶恕的,可是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催促她赶快说了,同时单手拧着让桩旋转。

【啊~咕,硬物~在我的里面~来回转~呐呀~。是,会说的!】

看着阿一的所作所为,周围的人们完全被吓到了,不过阿一倒是不在意的样子。一直这样下去黑龙也说不了话,所以阿一就停止了拧桩。黑龙注意到桩不再转动,放心似的出了口气。然后,略微有点着急似的开始说明情况。总觉得她的声音稍微有点色色的,这种感觉一定是心理作用吧。

【妾身,是被操纵的呐呀。袭击汝等也不是本意。当时的主人,那个男人,他命令妾身找到并杀掉那个青年和他的伙伴们呐呀】

黑龙的视线看向了威尔。威尔的身体瞬间吓了一哆嗦,之后又刚强的向着黑龙反瞪了回去。或许,看了阿一的战斗之后,他心中的什么迷惑消失了吧。

「这是怎么回事?」

【嗯,按顺序说的话,妾身是……】

将黑龙的话概括下来就是这样。

这条黑龙,是为了某个目的从龙人族的隐居之处飞来这里的。那个目的,是对异世界的来访者进行调查。详细的被省略了,总之就是龙人族中有一个魔力感知优秀的人,在数个月前感知到一次巨大的魔力放出,同时有什么东西到这个世界来了。

龙人族这个种族似乎有着不允许现身于外界的规定,可是,毕竟,完全不了解这未知的来访者,就这样置之不理,对自己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决定派人去调查。

眼前的黑龙,就是以调查为目的才从村子里出来的。本来的话,越过山脉后就打算变回人形混入纷繁的市井,隐匿自己龙人族的身份努力收集情报,可是在那之前想要好好的休息一次,于是她就在第一山脉和第二山脉的中间地带休息了。当然,因为周围有魔物,所以使用作为龙人族的代名词的固有魔法【龙化】变成了黑龙状态。

这时,在进入了睡眠状态的黑龙面前,出现了一个从头到脚都被黑色长袍包覆的男人。那个男人,对着沉睡的黑龙使用了多种多样的洗脑和暗示的暗系魔法,逐步侵蚀黑龙的思考和精神。

当然,如果遭遇这样的事情,任谁都会很普通的发起反击。可是,龙人族的恶癖在这里出现了。没错,就像那个谚语说的那样,龙化后进入睡眠状态的龙人族真的是,只要屁股不被踢飞,不论怎样都不愿意起床。尽管如此,龙人族的精神力和那强韧的耐性也不是盖的,因此应该不会被轻易操纵。

那么,为什么,她会被如此完美的操纵呢?那是因为……

【可怕的男人呐呀。有关暗系统的魔法简直可以说是天才的等级呀。被那样的男人整整一天不间断的持续施法呐呀。果然,就算对妾身而言,也是难以承受的……】

一生的失败!感觉就像在这么说似的,黑龙发出了悲痛的声音。但是,阿一目光冷漠的吐槽了。

「那就是说,明明是来调查的,却偷懒酣睡了一整天,还没注意到自己一直在被施法,是这样的事么?」

全员的眼神,总觉得都像是看到了笨蛋一样。黑龙的视线转向一边,就好像啥事都没有那样继续说下去。顺便一说,为什么她会知道花了整整一天呢?这也就意味着她被洗脑完毕之后也有着自己的意识,记忆也留下了,一定是那个黑衣人完事后发着牢骚「竟然让我干了整整一天……」什么的,然后她从本人那里听到了吧。

此后,她就遵从那个黑袍男,帮着他把第二山脉之后的魔物都洗脑了。然后,有一天,移动至第一山脉的蓝巨魔群与接受调查委托造访第一山脉的威尔他们遭遇了,因为收到了让目击者消失的命令,所以就追到这了。黑袍男收到报告‘有一只逃跑了’之后,想着自己聚集大量被洗脑的魔物的事万一被知道了的话会很不妙,为了万无一失,就派黑龙来了。

接着,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被阿一用Pile Bunker定在地上的状态了。知道这样下去必死无疑后就恐慌起来,发动了那个魔力爆发。

然后,因为洗脑已经让她的大脑强固的染上了遵从命令的习惯,所以她就发动了最后的特攻,但希娅打向她天灵盖的那一击让她失去了意识,接着,屁股感受到的那不可名状的冲击和刺激又让她的意识一口气觉醒了。至于恢复正常的原因,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向着天灵盖的那一击还是向着屁股的那一击。(准准:天灵盖的一击帮她解除了洗脑,屁股的一击帮她开启了新的门扉)

「……别开玩笑了」

对着结束情况说明的黑龙,有一个人像是拼命的压抑着激情似的发出了颤抖的声音。大家,都看向那个人物。紧紧的握住拳头,眼瞳中寄宿着怒火瞪视着黑龙的人,当然是威尔。

「……被操纵的……盖尔先生、纳巴罗先生、联特先生瓦斯里先生!打算说把他们杀了也是没办法的吗!」

显然,因为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再那么紧张的缘故,威尔对于冒险者们被杀的愤怒涌上来了似的,激昂的向黑龙发出了怒吼声。

【……】

黑龙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反驳。只是,用那静静的眼瞳直直的看着威尔,全盘接受了他的话语。是无法接受她那个态度么,

「反正,你现在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们也不知道对吧!大概,是因为不想死而随便捏造的吧!」

【……现在说的是真实的呐呀。龙人族的骄傲为证,这不是谎言】

越说越激动的威尔还打算要说什么,可是,月插口道。

「……一定,不是谎言」

「啊,这种的事究竟有什么根据……」

瞥了一眼顶嘴的威尔,月就一边看着黑龙一边缓缓道来。

「……龙人族清廉高洁。比起大家,我在很久很久以前生活过。龙人族的传说也,更近身的东西。她说是【自己的骄傲】。那么,一定不是谎言。而且,说谎的眼睛是怎样的东西,我是知道的」

月一点点的从黑龙身上移开了视线,眼睛看向远方。一定,是想起了三百年前的事情了吧。她周围的人将她捧为孤高的王女,结果出来后,现在想来,那里一定充满了谎言吧。最亲近的人们对她来说都是【骗子】,而持续逃避这个事实的结果就是被【背叛】。因此,经历了【人生的学习】这个有些惨痛的经验教训的现在,她的眼睛对【骗子】很敏感。把自己寄托于初次见面的阿一,确实是因为那时候只有那个方法,但是阿一自身完全没有欺骗过她,现在回想起来,大概这才是最大的理由吧。

【嗯,这个时代竟然还有人知道龙人族应有的样子……不,刚才说了以前么?】

名为龙人族的存在应有的样子仍在流传后世,黑龙知道后发出了有点高兴的声音。

「……嗯,我是,吸血鬼族的幸存者。三百年前,听人说,作为王族应有的样子就该以龙人族为榜样」(准准:王族都该是变态?)

【什么,吸血鬼族的……而且三百年前……原来如此,听说死了的那个,汝乃曾经的吸血姬。记得名字是……】

显然,这黑龙似乎也活了和月同等以上的时间。而且,从她的口气来看,似乎也不是全然不了解世界的情势。说不定就像这次一样,时不时的隐瞒身份去调查世界的情况吧。黑龙因吸血姬的生存而感到惊讶。周围的,威尔或爱子她们也用惊愕的目光看着月。

「月……这是我的名字。从重要的人那里得到的重要的名字。希望您这么称呼我」

月微微染红了双颊,同时两手做出了抱着什么似的动作。对月来说,龙人族正是如同榜样般的存在吧。说话言辞的细微之处也包含着尊敬之意的感觉。威尔的痛骂停止了,可能是考虑到月这样的心情吧。

总觉得,月的周围正漂浮着幸福的灵气。大家听着月突然讲起她与她爱人的事情,对此,女性阵营露出了就像是吃了什么很甜很甜的东西的表情,男生们则是,看着脸颊染红、释放出妙不可言的魅力的月陶醉了。

威尔也,气势有些被削弱了。可是,即使这样,只要想起亲切的冒险者前辈们,懊悔的话语就零落了。

「……尽管如此,杀了他们的事也是不会改变的,不是么?……虽然我也知道无论怎么说也没用了……尽管如此!盖尔先生,这个任务结束后就要去求婚了……他的遗憾又该怎样……」

威尔知道黑龙的话语不是谎言。但是,尽管如此也忍不住去责备她。内心无法接受啊。阿一心想「又是,竖起了漂亮的flag啊」惊奇的同时也感到佩服。(准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去工作前就要求婚、结婚,这样才能不留遗憾……)这时,他蓦地想起了来这里的路上捡到的挂坠。

「威尔,这是盖尔那家伙的东西么?」

这么说着,阿一取出挂坠朝威尔抛了过去。威尔接住后,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它,悲伤痛苦的表情瓦解、露出了一副高兴的表情。

「这个,不是我的挂坠相框么!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回来了,是您帮我捡回来的?真的非常感谢!」

「咦?你的?」

「对,里面有妈妈的写真所以不会有错!」

「妈、妈妈?」

漂亮的脱离预想的结果,而且答案还有些微妙,阿一不由得脸颊抽筋了。因为照片里的女性大概二十岁多一点的样子,打听了一下心中的疑问,得到了「反正都是妈妈的写真,年轻时画的最漂亮的不是更好吗」这样好像在说着自然定律般的回答。在场的全员都「啊啊、恋母情结啊」并且表情变得非常微妙。女性阵营都被吓到了……

顺带一提,和盖尔做对手的似乎是个【男人】。并且,盖尔的全名是盖尔·基佬卢卡。名字已经很好的表述出他是个怎样的人了。

由于取回了母亲的写真,威尔的样子变得相当平静。真的不懂这东西怎么那么奏效。只是,虽说是平静下来了,但辛辣的仇恨并没有消失。威尔这次是十分冷静的,主张应该杀死黑龙。理由是她还有可能再次被洗脑、成为威胁。显而易见这只是场面话,主要的理由是复仇吧。

这时,黑龙忏悔似的开始组织自己的话语,声音中包含着罪恶感。

【虽然是被操纵的,但妾身夺取了那些无辜的人贵重的性命也是事实。这样能作为补偿的话,妾身也会老实的接受裁决。可是,现在能先缓期处刑么,至少,到阻止那个危险的男人为止。那个男人,打算要制作魔物的大军。虽然龙人族立了规矩,不得干涉这片大陆的命运,可是,这次的事妾身也有责任。做不到置之不理呐呀……妾身也深知这是自作主张,可是,无论如何,现在请放过我吧】

听了黑龙的话语,在场全员都对「魔物的大军」这句话表现出惊愕。自然的,全员的视线都集中到阿一身上。在这个团体之中,阿一已经很自然的被看做领导人了。实际上,因为向黑龙刺出最后一击的是阿一,那么自然是交给他判断的吧。

阿一的回答是,

「不,你的情况什么的我可不知道。只知道你狠狠的添了麻烦后又输给了我。道歉了就去死吧」

这么说着就将义手之拳挥过头顶。

【等、等等呐呀!汝,现在对话的趋势不该是二话不说就给予最后一击吧!拜托!道歉的话一定!事情结束后随您处置也没有关系!所以,请暂时延期!行行好呐呀!】

阿一目光冰冷,无视黑龙的话语挥下了拳头。可是,没能成功。在挥下的瞬间,月的双臂缠住了阿一的脖子。吃惊的阿一不由得抱紧了月,月在他耳边嘟哝道。

「……非要杀吗?」

「诶?那个,这可是相互厮杀,不是理所当然……」

「……但是,不是敌人。杀意或恶意,一次也没有向着。意志被夺走了而已」

看来,月似乎是不想让黑龙死。对月来说,龙人族是她强烈憧憬的种族,一定对他们抱有相当的敬意吧。

而且,这次虽说是互相残杀,始终,黑龙也没有将杀意或恶意向着阿一他们。现在那个理由也明白了,如字面意思那样意志被夺走,像被输入了命令的机械般行动着而已。尽管如此,互相残杀这件事也是不变的。不过,本来黑龙的眼中只有威尔,会和阿一战斗,只是因为阿一以杀意向黑龙发起挑战罢了。进一步说,在阿一的立场上,威尔死掉会很麻烦,因此,以威尔为目标这一点确实可以算是敌人了,但这是黑龙背后的黑袍男子的意志。要说敌人的话,不如说是他更合适。

而且,还有另一个停止的理由。

月也是知道阿一的立场的。但是,月的眼睛看出来了,曾经该杀的【敌人】和现在的黑龙是不同的。身为吸血鬼族之王、也有过惨痛经验的月,她识人的眼光是确实的。这样的月的眼睛,正向阿一的内心传达「黑龙的本质不是【敌人】」这件事。对月来说,她是希望阿一能尽量不杀【敌人】以外的人的。

因为,

「……对自己定下的重要规则妥协的话,人就会渐渐坏掉的。杀黑龙真的不违反规则吗?」

月担心的是,如果阿一杀了【敌人】以外的人的话,会【坏掉】的。

阿一理解了月的话,也察觉到了她的心意,仔细考虑着,应该把现在的黑龙认定为【敌人】吗?他有点伤脑筋了。虽说是被人控制了,不过阿一还没有天真到在互相残杀的时候考虑那种事情。如果是刚才的话,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杀掉吧。

但是,解除了洗脑恢复了意识之后,还要特意将她杀掉处刑,和【敌人要杀】这样的行动方针是有偏差的不是吗?

一边和抱着他的脖子、现在也快要亲上的至近距离的月对上视线,一边思考着这样的事时,突然,一个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声音向他们搭话了。

【打扰这么好的气氛真是抱歉呐呀,如果还迷惑的话,暂且先将妾身菊花里的桩拔出来好吗?就这样下去的话,妾身不管怎么说都会死的呐呀】

「嗯?这是怎么回事?」

【龙化状态时受到的外部因素,在变回原样后就会直接反映在肉体上呐呀。试着想象呐呀。女性的菊花里插了一根桩的情景……认为妾身还能活吗?】

在场的全员想象完黑龙所说的情景后都「呜哇~」的一声表情绷紧了。特别是女性阵营,都脸色发青的按着自己的屁股。

【那么呀,维持这个龙化的魔力也呐呀,魔力也要耗尽了。已经连一分钟也撑不住了呐呀……开启了新世界的门扉也不坏呐呀,不过那样的死法还是希望能避免呐呀。行行好拔出来吧】

略微,让人有点在意的话语。不过从那微弱的声音来看,真的是临近界限了,显然已经没有阿一考虑的时间了。

阿一单手抱着月,决定了,如果迷惑的话,就遵从搭档的建议。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越是自己的事情就越搞不懂,人类就是这种生物。所以,消除最信赖的伙伴感到的不安,朝着这个方向下决断一定没错吧。

阿一这么考虑着,就将空着的那只手放在了刺入黑龙屁眼的桩上。然后,用力拔了起来。

【哈咿啊嗯!慢、慢慢的,拜托呐呀。还没有习惯啊呜啊嗯~咿呀、激烈的呐呀!这样的,在我的里面啊啊嗯呜!来了啊、有什么要来了呐呀~】

由于桩刺的很深,阿一注入相当的力道增加了几次扭转,并上下左右的掰着桩往外拔,不知为什么,黑龙开始喘息着发出非常香艳的声音。阿一将那些声音一概无视,毫不留情的拉着桩往外拔。

滋啵!!

【啊咿————————!!厉、厉害呐呀……已经拜托您稍微温柔一点了,却连留情的碴儿都没有呐呀……这样的第一次……】

黑龙嘟哝着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紧接着,从她身体里溢出的黑色魔力就像茧一样完全包覆住了她的身体,其大小也顺利的越变越小。然后,在变到恰好能进入一人左右大小的时候,魔力一下子消散了。

黑色魔力散去的那里,有一位两脚并在一起瘫坐在地、单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捂着屁股、神魂颠倒的发着呆、双颊绯红、黑发金眼的美女。长及腰际、笔直且富有光泽的黑发,有几根贴在了她那染红的脸颊上,哈啊哈啊这样大口大口的吐息着,脸上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看起来是二十岁出头左右,身高近一百七十厘米吧。完美的值得自豪的身体比例,并且她每次呼吸,都能从她那凌乱的从肩头滑落的开襟和服中窥伺到那对激烈的主张着自己的双丘,现在也是快要溢落似的。希娅的欧派是甜瓜的话,黑龙的欧派就是西瓜了……(准准:让我想起了tosh老师作品中的御姐,不忍直视啊,明明一只手能抓过来才是最好的说……)

黑龙的正体,竟然是妖艳的不像话的美女!大家的反应都很大,特别是男生们。正值思春期的三名男学生略微将身体前倾着向下看,看不见,再倾、再倾!再倾可能就要趴在地上了。女学生们看着他们的眼神也已经和看着蟑螂的时候没多大差别了。

「哈啊哈啊,呜嗯,得救了呐呀……屁股还有违和感……比起那个,全身到处痛呐呀……哈啊哈啊……痛这东西到了这种程度竟是如此甜美的东西……」

黑龙一副令人担心的表情说着有些危险的发言,重新振作起来改为正坐,背部挺得笔直,一副凛然的气氛开始了自我介绍。但由于她仍然在略微的哈啊哈啊着,这气氛都被糟蹋了……

「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妾身的名字是缇奥·库拉鲁斯。最后的龙人族库拉鲁斯族的一人呐呀」

自称缇奥·库拉鲁斯的黑龙接着又说道了黑袍男子,他对魔物进行洗脑,制作出大军,打算要袭击城镇。大军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三千至四千头的程度。据说,在第二山脉的对面,他只对魔物群的首领洗脑,更有效率的获得了成群的属下。

说起操纵魔物,就会想到魔人族。回想起来,最初,阿一他们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对抗魔人族的新力量。爱子他们也是一样,推测黑袍男子的真身是魔人族。

但是,这个推测被缇奥接下来说的话轻易的否定了。据她所说,黑袍男子是黑发黑眼的人类族,还处在少年的年龄段。而且,可能是、将黑龙缇奥收为手下后就得意忘形了,脱口而出「这样自己就在勇者之上了」什么的,似乎对勇者相当嫉妒的样子。

黑发黑眼的人类族少年,在暗系统魔法方面有天赋之才。提示到这里的话,果然脑子浮现出某个人物。爱子她们一致嘟哝着「那样的,难道是……」同时露出了困惑和疑惑混在一起的复杂表情。虽然清水的形象无限接近幕后黑手,但还是不想相信吧。

这时,阿一突然在远方看到了什么,「噢噢,这又是……」漏出了这样的嘟哝声。听了缇奥的话后,阿一就派遣无人侦察机四处寻找成群的魔物和黑袍男子。

然后终于,一台无人侦察机发现了那个集合有魔物大军的地方。魔物的数量是……

「这是三、四千的水平?应该再加一个零吧」

听了阿一的报告,全员都瞪大了眼睛。而且,大群的魔物似乎已经开始进军了,方向毫无疑问是向着小镇乌鲁。照这样下去,魔物大军用不了半天就能下山,再有个一天就能到达小镇了吧。

「必、必须快点通知小镇!让避难,向王都呼叫救援……然后、然后……」

深刻理解到事态的严重性,爱子在混乱的同时也试图整理出应该做的事情,拼命的说了出来。无论怎样,对手都是有数万之众的魔物群,而自己们这边只有战斗经验全无的爱子、新人冒险者的威尔、魔力枯竭的缇奥、以及虽说是外挂规格却有心理创伤的学生们,对魔物大军来说自己们连障碍物都算不上。因此,像爱子说的那样,尽快让小镇得知危机,在王都的救援到来前逃脱是最好的。

在大家都处在动摇中的时候,威尔突然嘟哝着询问了。

「那个,阿一殿的话,总能做些什么吧……」

听了这话,全员一起看向阿一的方向。那眼瞳中,都染上了「或许」这种期待的颜色。对于他们那令人感到腻烦的视线,阿一做出摆了摆手的样子,马虎随便的回答道。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啊,我的工作是将威尔带回弗里恩。带着保护对象去打仗什么的不可能。好了啦,你们也赶紧回小镇,要报告的吧」

对于阿一那事不关己的态度,学生们或威尔都露出了觉得反感的表情。其中,一脸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的爱子向阿一询问了。

「南云君,你有发现黑色长袍的男子么?」

「嗯?没有,刚才又检查了一遍魔物群,可是并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影」

爱子听了阿一的话后又低下了头。然后,小声嘟哝着,说想要留在这里确认一下那个黑袍男子是不是现在行踪不明的清水幸利。爱子想的都是学生的事。引起了这种事态的有可能是自己的学生,要她对此置之不理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绝对不可以将爱子一人独自留在这种有着数万魔物群的地方,园部她们学生都拼命的说服爱子。但是,爱子仍然在犹豫着。其中,那么让南云同行的话……这种意见也开始出现了。阿一对于逗留在这里讨论回去还是不回去这种事差不多也感到麻烦了,用冷漠的眼神看着爱子说道。

「想留在这里的话就随便吧。我们要带着威尔回小镇了」

这么说着,阿一就揪住威尔的肩膀拽着他开始下山。威尔或爱子她们见此都慌张的提出异议。说着什么,就这样将魔物大军置之不理吗,想要确认黑袍的身份,阿一的话魔物大军也能打倒不是吗……

阿一叹了口气,略微严肃的回头向爱子她们说道。

「刚才也说了,我的工作是保护威尔。带着保护对象,和魔物大军打仗什么的是做不到的。就算能杀光它们,想要在这种山势崎岖、遍地都是障碍物的地方展开歼灭战也是相当难办的啊。绝对不要遭那种罪哟。而且,就算和魔物大军战斗,或是去确认黑袍的身份,那么谁去向小镇报告啊?万一我们被全灭了的话,小镇就会被魔物大军的突然袭击吞噬了吧?顺带一提,魔力驱动车是非我不能启动的构造,我战斗,让其他人先回去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哦?」

条理分明的把自己们的要求是多么的无意义、无谋这一事实摆在眼前,爱子她们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嘛,主银……咳咳,如他所说呐呀。在妾身也魔力枯竭了的现在,不论怎样都是什么也做不到的呐呀。首先,让小镇知道危急才是最优先事项呐呀。妾身有一天的话,应该也能恢复相当的程度了」

缇奥抛出的话从后面推了沉默的大家一把。稍微,感觉刚才一瞬间缇奥对阿一使用了奇怪的称呼方式……可能是心理作用吧。爱子也想通了,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一时摁住自己对清水的担心,首先通知小镇,优先确保现在身旁的学生们的安全。

缇奥因魔力枯竭而不能行动,阿一正抓着她的后颈将她在地上拖着前行。其实,刚才说着该由谁来背缇奥时,男生们之间擦出了绝壮的火花,可是由于女生们坚决反对而被否决了。也有缇奥本人的希望,不知咋的就变成由阿一运送了。

可是,阿一有着特殊的才能,他一脸嫌麻烦的样子,既不背,也不抱,突然抓住缇奥的脚,拖着她走了起来,和服的下摆都卷起来了……(准准:正统的和装是不穿内衣的,啊!我去擦擦鼻血……)

爱子她们对此强烈抗议,没办法,只得改为抓着她的后脖子,不过强拖硬拽这点是没变的。说什么阿一都不改,但不知为何缇奥浮现出一副神魂颠倒的表情,把周围的人都吓到了。结果,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下山了。

背负着背后的魔物大军这种阴云,一行人急匆匆的返回了乌鲁町。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