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16爱子乱心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16爱子乱心

阿一他们离开乌鲁镇后,经过了三天。

整备荒芜的大地或是处理成千上万的魔物尸体等等令人头痛的问题多到数不胜数,尽管如此,小镇或人们都没受到伤害的结果,相比于发生的事态,已经只能说是奇迹了。这个喜讯,立刻被传达给了前去避难的居民们、周边的城镇以及王都,回来的居民们,和重逢的家人、恋人或朋友们相互拥抱,彼此交流着平安的喜悦。整个乌鲁町都笼罩着宛如祭典般的喧闹声。

在小镇的周围,还残留着阿一留下的防壁,一部分从始至终见证了战争的人们,正一边手脚并用的比划着那到底是如何超越常识的战斗,一边从防壁上远目另一侧荒芜的大地,如同讲述神话般说给其他人听。避难的人们,特别是孩子们,都眼睛闪闪发光的听着他们讲述的故事。精明的商人们,已经打算把阿一的防壁作为乌鲁町新的名物大捞一笔,为此而开始筹措了。

但是,小镇的人们至今也不知道阿一和爱子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依然相信着阿一他们是【丰收女神】派遣来的使者,将阿一的防壁命名为【女神之盾】敬仰着。另外,白发眼罩的少年阿一也被称呼为【女神之剑】或者是【女神的骑士】,同样被敬仰着。听了那个的大卫他们真正的护卫骑士们,想起阿一和爱子的接吻的同时,凶暴的说着「果然,看不顺眼那家伙!!」但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不久后,听说了自己绰号的阿一,身体因痛苦羞耻而动摇等,也是别的故事了。

虽然这让自己羞耻的绰号是有点失算了,但和阿一的意图一样,爱子的名声和人望一路飙升了。步行于小镇中的话,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聚集过来,受到这样的集中炮火,其中也有念着「阿弥陀佛~」开始祭拜的人。在这个小镇里,确实以肉眼可见的形式拯救了人们的爱子,是真真正正的【女神】。这个传言,已经开始向周边传播了。至少在小镇乌鲁,比起圣教教会的司教,爱子说话的分量更高,这种事是没错了吧。

提到那个爱子……她一边完成了小镇的复兴支援,一边无可非议的应对了权重人士们,尽管如此,和她亲近的人是能明白的,这几天她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原因是,不用说也知道了吧。在战斗前阿一传达的数个冲击性的事实也是一方面,但比起这个,阿一杀了清水,那瞬间的光景,一直盘踞在爱子的脑海里,不断侵蚀着她的内心。

今天也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学生们和护卫队的骑士们就和平时一样到【水妖精旅店】来用餐了。可是,爱子只是机械的将料理送入口中,食而不知其味的样子,对会话内容的回答也是有气无力的。

「爱酱老师……果然,爱酱老师的魔法是很厉害的!那么荒芜的大地都被顺利的净化了……用个一周的时间就能回到原来的样子了吧!」

「……是这样啊……太好了呢」

园部优香注意到了爱子心不在焉的样子,故意用明亮的声音向她搭话了。因为理解爱子变得不正常的原因,所以想设法鼓励她。但是,即使听了园部那明亮的话语,爱子依然是有气无力的说着那定型文般的话语,没有正经儿回话。「还是,不行么~」园部气馁了。

「爱子……今天都和镇长或司教大人说了些什么?如果真的有什么困扰的话就和我说吧。就算对方是司教大人,做出什么让爱子困扰的行为我也不允许。我,是爱子的骑士啊。无论何时,我都是爱子的同伴。」

「……是这样啊……太好了呢」

大卫是想鼓励?还是想劝说?不太明白,总之是赠与了爱子这样的话语。身为神殿骑士,做出顶撞司教的发言是很危险的,可是,对于已经沦为爱的战士的大卫来说,这已经没所谓了吧。刻意强调【我】的部分,是想要和谁对抗呢……周围的骑士们都察觉到了,也同意大卫那样做了,不过,对于他那若无其事的打算先跑的样子,队员们都向自己们的队长送去了牵制的尖锐视线。

但是,大卫那有如某午间的长篇电视节目的附和般不露声色的抗议的话语,也被爱子直接无视了,连听都没听。学生们看着气馁的大卫,做出了像是在说「瞧那熊样~」的表情。一部分骑士们也做出了同样的表情。

连学生们和骑士们这样那样的你来我往都没注意到吗,爱子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继续平淡的吃着饭。

(……我,能更恰当的和清水君谈话的话……能更早一点留意到那个孩子的想法的话……那么就不会有这样的事……而且,向他,向同样是学生的他,拜托那样的事情……那个时候,如果人质之类的……我……死了的话……他也必须要杀死清水君么……为什么,杀了的……明明是同班同学……敌人?……仅仅那么简单?……杀人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样太奇怪了……明明是人不是魔物却……那样的毫不犹豫……他是……简单的杀人的人?……放任不管的话其他的孩子们也……他是危险?……如果没有他清水君也不会死?……如果没有他其他的孩子们会安全?……如果没有他……————!?我在想什么!……不行,再考虑是不行的!)

现在爱子的内心,正处在后悔和自责没完没了的不断反复的状态……而且一旦不小心萌生出对阿一的恐惧和恨意,就会像这样慌张的打消这个念头,再次回到最初的思考,这样不断反复着。考虑的事太多了,不想考虑的事也太多了。爱子的心,现在就像是图书馆里倒坏的书架,没被整理的情报散乱一团,让她心乱如麻。

这种时候,突然,爱子收到了一个平静而又温暖的声音,在她心中回荡。

「爱子大人。今日的料理,合乎您的口味吗?」

「呼诶?」

【水妖精旅店】的店主福斯·赛罗。他的声音绝对算不上不大,倒不如说很小。可是,住在这家旅店的人绝不可能听漏福斯的话语。他那深沉冷静的声音,必定会传达到对方心里。现在也,轻松的向着被囚禁于内心思考漩涡的爱子传达了话语,让她的意识回归了现实。

注意到自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爱子稍微染红了脸颊,同时平静的微笑着面向福斯的视线。

「诶,那个,什么呢?对不起,我有点发呆了」

「没事没事,请不要在意。不知您为何闷闷不乐,所以就来问问是不是料理不合口味。如果是的话,再上其它的也可以……」

「不、不是!料理,非常美味哦。稍微有点心事所以……」

爱子即使说着很美味,却想不起来刚才吃的料理的味道。环视着周围,学生们或骑士们都用担心的眼神看向自己,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深陷思考的泥淖。想着这样是不行的,要重振精神!于是她就再次开始吃饭,稍微有点慌张,结果吃进了气管,盛大的被呛到了。

看着一边咳嗽一边泪目的爱子,学生们和骑士们都慌张起来。将他们的样子收入视野,福斯默默的准备了餐巾和水。

「对、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麻烦什么的,没那回事儿」

看见了爱子的失态,福斯那平和的微笑也没有崩坏,爱子对此抱有安心感的同时也觉得不好意思。福斯眯细了眼睛看着那样的爱子,现出了稍微考虑似的样子,依然是用那安静沉着的声音说道。

「嗯。爱子大人。容我僭越,可否听我一言?」

「诶?嗯嗯、好的。是什么呢?」

「爱子大人试着相信您所相信的东西不就好了?」

「哈?」

对于福斯那没有脉络的话语,爱子歪着头,头上浮现出【?】。另一边,福斯苦笑着补充道「怪我没说清楚」,继续把话说了下去。

「一看便知,爱子大人的心,现在正处于严重的混乱之中。应该考虑的事或不应该考虑的事都太多了,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什么最好,自己想要做什么,这些也不明白。不明白的事太多,无论如何都想明白却只招来了焦虑,而焦虑又加快了混乱的恶性循环。没错吧?」

「为、为什么……」

如今爱子的内心被这样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这不由得让爱子哽咽。看着那样的爱子,福斯只是平静的微笑着说「见过各种各样的客人了」

「这种时候,总之先【试着相信想要相信的东西】也是一种手段。常言道,人总是只相信想要相信的,以至于错过了真实。的确是那样的吧。但是,我认为,人的行动是从相信开始的。那么,【不能动】时就反过来【相信想要相信的东西】,这也是不错的一手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相信想要相信的」

爱子一再回味着福斯的这番话。爱子之心,现在是,后悔和罪恶感,对阿一萌生出的疑心、猜忌、憎恨等等如漩涡般咕噜咕噜的搅拌着。阿一的确是爱子重要的学生,而且还杀害了同样是重要学生的清水。根据情况,他可能会将其他学生的性命也夺走,在理解到这个可能性的瞬间,她就将阿一认识为可能会夺走自己重要的学生的威胁。尽管如此,既然阿一也是学生,爱子就不可能完全将他割舍。就像她没有抛弃打算大量虐杀的清水那样。正因为如此,才混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麻烦的性格,爱子自己也这样认为,但就是没办法。因为畑山爱子就是这样的【教师】啊。

福斯并不知道爱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正是因为从另一个角度太过于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才有了现在的状态。即使那样,因一直相信的东西全部崩溃而变成了无法行动的状态、以至于大大的失态的现在,改变看法可能会有效。这样想着的爱子停下吃饭的手,开始埋头思考。

(相信想要相信的东西。我想要相信的东西……是什么呢?第一件是,所有的学生们一起回日本的事。但是,那已经不可能实现了。现在,不想再失去任何人,大家一起回去,想相信这件事……他说的,他是被同班同学的谁抹杀的这些话,不想相信……他,说的如果妨碍,连我们也杀的事,是杀人毫不犹豫的人……是威胁学生们的敌人……这些也不想相信。但是,实际上,他把那孩子……毫不犹豫的杀了清水君。那么,他已经……不,要相信想要相信的事情)

再次,爱子通过瞑目来压制住快要浮现的黑色情感。周围的人们,非常担心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沉思着什么的爱子。

(他说过了。【因为是敌人】,而且也【没有那样的余裕】。因为担心让清水活下来后,自己或周围重要的人再次被袭击,所以杀了。那是,谁都会这么想。实际上,如果他只是个冷酷的人的话,月小姐或希娅小姐也不可能对他寄予那样的信赖。他也是为了那些孩子们而断绝后顾之忧……所以说不让清水活下来。也就是说,他不认为我能对清水做点什么呢……如果想让清水君活下来的话,就必须让他看到什么能确信会让清水君改过自新的东西……结局是,因为我的无力……清水君是……尽管如此,那样的态度杀了什么的……清水君本来就弱……————)

击杀了清水的阿一,他也有着那么做的明确的理由。所以说,他并不是什么也不想就杀人之类的坏人,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怪物,也不是会胡乱的来害学生们的敌人。然后,在这个思考的过程中,她想起了那个能将学生射杀学生这个冲击的情景全都推翻的前提。

(对了。为什么,至今都忘记了呢。最初,就是我拜托他去帮助奄奄一息的清水君的,所以才有后来的事情。就算他什么也不做清水君也会死。特意开枪什么的全然没有必要!那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为了确实的杀死?不,没有那样的必要。那个孩子,连几分钟也没有了。所以说,不知该怎么办才拜托他的。我也是爱莫能助……是因为我清水君才被枪击————!?)

爱子瞪大了眼睛,因现在才注意到的事实而愕然了。

(……对啊。清水君是因为以我为目标的攻击才负伤的。就算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因受我的牵连而死。他是因我而死的啊!但是谁都,连我也,深信着清水君是被他杀掉的!这样深信着啊!)

由于自己的原因,导致自己的学生被杀掉了。如同阿一担心的那样,这样考虑的爱子,一瞬间脸色变青了。学生这种存在,是支撑爱子的根基。正因为如此,自己就是重要的学生死去的原因,这个事实将爱子的心打碎了。对于这太过强烈的冲击,心启动了本能的防御机制,企图夺走爱子的意识。视野被封闭于黑暗之中,爱子也想就那样委身于黑暗的瞬间,阿一离去之际的话语忽然在她的脑海里复苏了。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您不要屈服】

那时候,内心跟不上那冲击的一连串事情,没有好好的思考就以为那句话是指「虽然有很多麻烦事,加油」之类的意思,听了就算了。

(如果,如果那些话,是预测到了现在的我……他是在为我担心吧?……注意到清水君之死的原因是我自己,我会【因此屈服】这件事。所以说……明明没有必要开枪的……为了让我们深信杀人的是他……为了不让我屈服于罪恶感……为了保护老师似的……)

即使是爱子,也渐渐理解阿一的价值观了。所以说,她没想到阿一做的全是为了她自己。但是,尽管如此,阿一的行动是想要帮扶爱子的这个考虑也是不能否定的。爱子正在关闭的心扉,在即将完全关闭的那一刻之前停止了。并且,开始再次徐徐的打开。变得狭隘的视野,开始再度扩展。心,虽然还感受着如极寒般的冰冷,但同时,也感受到了就算微小也确实存在的一缕灯火。

(我被他守护了啊……不,不仅是他,我还被其他许多人守护着。现在也在旁边的这些孩子们正守护着我。只考虑到去守护的事,被守护着的事实却没注意到什么的……还是不成熟啊。那样的话,我就更不能在这里擅自的胡思乱想,在内心下定论了……)

爱子做出了决然的表情。清水是被卷入才被杀的,这个想法一定一生都不会消失吧。即便如此,只要学生们依然仰慕信赖着作为老师的自己,自己就绝对不能擅自停下脚步,也不想停下脚步。爱子重新发誓,就算世界改变了,自己作为【教师】要做的事也不会改变。只是,这次会注意不要再被自己的理想操纵了。已经,对阿一的疑心或恐惧或憎恨什么的都没有了。

(他也是笨拙的人呢……明明说不定会被我憎恨,说不定会变成敌对的情况,明白这些的同时还……这么说来,他接受了我说的话,认真的考虑过了呢……或许也有回礼的这一层意思吧?想来,净是被他帮助了,告诉我的真相也是。最后,小镇也被他救了,而且,在那样的战斗中,也遵守了和我的约定,把清水带过来了。反思一下,我也是有些胡闹了。自己追逐着这样那样的理想……还把这些强加给他……真是不成熟到极致了。尽管如此,他依然帮助了这样的……哎呀,确实,怎么想来都是严酷的东西……以前的那个善良的他还残留着啊……不,该说是稍微找回了一点吗?果然是因为那些女孩子们……?)

再一次,体会到阿一对她的照顾,爱子在内心苦笑了。作为老师净是做了些没出息的事,对自身的不成熟感到羞耻的同时,也因为阿一是个在这种状况下也不会停滞不前、是个非常可靠的男人而不由得绽开了笑颜。然后,也为能从彻底变心的阿一身上,窥见到他以前的心而感到高兴。

不过,那个的原因是月和希娅这两位依偎在阿一身旁的少女,当这个推测的想法浮现的瞬间,不知何故,爱子的心感到一阵刺痛。爱子对此感到纳闷,不过她认为是自己多心了,马上就转移了思考方向。

(说起来,还没有认真的向庇护了我的希娅小姐道谢呢。她明明是我名副其实的救命恩人……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道谢……而且救命恩人的话他也……)

受到毒物的影响以及之后怒涛的展开,反省还没有像样的对希娅道谢的同时,爱子也想起了同样是救命恩人的阿一。然后,想起了直到现在为止都被封印在记忆角落的救命方法,脸红的就像要喷出火似的。

(那、那是人工呼吸!救命措施!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特、特别激烈的第一次啦,觉得舒服什么的绝对没有!嗯嗯,绝对没有想过那种事!)

本以为爱子突然面红耳赤就完了,她接着又开始啵啵啵的敲桌子。不知在向谁反复的辩解着。

顺带一提,爱子也算是成年人,并不是恋爱经验全无。但是,可是,与她那可爱的外貌或言行相反,实情却是她与认真的恋爱没有缘分。因为在日本,会对外貌刚过十岁的爱子认真的大都是【绅士】。知道爱子是个好女人的男人也有很多,但谁都不想刚一开始就被一大群人贴上【萝莉控】的标签,大都只达成了好朋友就结束了。

在这个世界,十岁出头就出嫁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以并没有人会介意爱子那童颜低身高、如少女般的外貌。因此,大卫他们都是认真的,可是……由于恋爱经验稀少,再加上她已经想通了没有男人会对自己这副矮小的身体抱有兴趣,结果,她一点也没能注意到从异世界的男性阵送来的爱的呼唤。

正因如此,阿一那写作救命措施读作接吻的行动,对爱子来说是相当有冲击力的。内心平静下来之后,想起来一次就黏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大概,月小姐和希娅小姐都是他的恋人……已经有了两个人的现在再多增加一个人什么的我究竟在说什么啊!我是教师!他是学生!原本就没有那样的问题!当然,我什么也没有想!而且为什么很普通的就接受了脚踏两条船啊!不纯洁异性交往是禁止的说!不诚实的说!恋爱就是要一心一意的说!……和两个人一起嘿咻嘿咻什么的……鲜廉寡耻!那种不检点的关系是不允许的!嗯嗯,不论怎样都不允许!)

敲桌子的声音已经从啵啵啵变成了啪啪啪。

(……但是,感觉月小姐对他来说相当特别呢。她和我一样,体型和外貌都没有什么改变……难道他,喜、喜欢娇小型的女性?例、例如,我、我这样的?不不不,我在说什么!知道他的喜好要做什么!大概,他也是喜欢年下的……这么说来,月小姐是活了相当长时间的吸血鬼族吧?也就是说,他喜欢娇小而年上的女性?那么我是考虑这种事要干什么!清醒过来呦!畑山爱子!你是老师!他是学生!稍微被kiss了一下而已,居然狼狈成这样,教师失格的说!)

一边思索着一边敲着桌子,然后又开始用两手捂着脸咿呀咿呀的扭来扭去,又敲桌子,又扭来扭去,最终一边大喊着「我是教师————!」一边开始用头撞桌子了。

就连非常喜欢爱子的集团,学生们和护卫队的骑士们都被她那突然的奇行吓到了。在爱子一个人开始做出各种表情和奇行的时候,福斯是,「哦呀,有精神了呢」并依旧平静的微笑着。大人物啊。

爱子在那之后,将对阿一感觉到的种种,都归因于情绪不安定造成的意乱神迷,并依照自己的这种想法在心中下了定论。然后,阿一也是学生,在这点不变的情况下,将阿一的情报传达给王国和圣教教会。如果发生了什么万一的情况,一定要守护阿一。做出这样的决意,爱子就返回王国了。

但爱子并没有注意到,阿一的事她并没能在自己心中下定论,只是暂时将其束之高阁而已。当她在心中呼唤学生们时,都会用【那孩子】这样的指示语来表示,唯独对阿一,是用【他】来称呼的。而且,开始萌生的感情也是。爱子注意到这些,已经是稍微后面的故事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