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22 VS 魔人族 前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22 VS 魔人族 前篇

出现在光辉他们面前的赤发的女魔人族,嘴角浮现出冷冰冰的笑容,仔细的观察着惊讶的瞪大眼睛的光辉他们。

瞳孔的颜色和发色一样是熊熊燃烧般的赤色,服装是黑一色、没有光泽的骑士套装一样的东西。形状是恰好紧贴肌肤那样的设计,所以即使在昏暗的迷宫中,也能明白她那优美的身体曲线。而且,上衣的胸口敞开着,美丽的双丘都溢出来了。另外,她还做出了将前垂的头发撩到她特征性的略尖的耳朵后面这样实在是香艳的动作。虽然知道现在不是想那种事的场合,但几名男学生的脸颊还是染红了。

「你小子就是勇者了吧?就是像哪里的白痴一样穿着闪闪发亮的铠甲的你小子」

「白、白痴……烦、烦死了!有什么理由被魔人族之类的称为白痴啊!比起那个,为什么魔人族之类的会在这里!」

说了些多余的太过分的话,光辉稍微有点发脾气了,借着那个气势从惊愕中振作起来,质问魔人族女人的目的。

但是,魔人族的女人嫌麻烦似的无视了质问的光辉,并从心底里嫌麻烦似的继续说了下去。

「唉~做这种事绝对没意义的啊~嘛,命令就没办法了……你小子,闪闪的晃瞎人眼的你小子。姑且事先询问一下。不来我等这边吗?」

「什、什么?不来什么的……说的什么意思?」

「理解能力不好呐。就是字面的意思呦。劝诱勇者君啊。不来我等魔人族这一侧吗。会有各种各样的优待哟?」

对光辉他们来说,这是完全出乎预料的话语,稍微用了点时间才理解了那个的意思。然后,理解了那个意思的同班同学们自然的开始注目光辉,光辉猛的绷紧了发呆的表情,重新瞪着魔人族的女人。

「拒绝!让我背叛人类族……同伴们……王国的人们什么的,你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果然,你们魔人族就和听说的一样,是邪恶的存在!竟然特意来劝诱我,一个人来这里是有多蠢啊!众寡悬殊,投降吧!」

听了光辉的话,同班同学们都露出安心的表情。虽然认为是光辉的话一定会立即拒绝的,但略微的产生了一点不安也是不能否定的。不过,龙太郎或雫等青梅竹马们,确实是连丝毫的担心都没有。

另一方面,魔人族女人尽管被立即拒绝,也只是嘟哝着「嗯」并不怎么太在意的样子。倒不如说,她觉得光辉怒吼着回答的声音很烦的样子。

「姑且,上面说了和你的同伴们一起来也可以呦?尽管如此?」

「回答是一样的!无论说几次,我都完全不打算背叛!」

光辉作为代表也不和同伴们商量,依旧是立即回答了。就像在说对受到劝诱这件事感到不愉快似的,光辉启动圣剑,光芒缠绕其上。【多说无益,如果不投降就要动用武力了!】显示了这种意志。

在后面的永山和雫同时在内心咂舌,比起魔人族的女人,最大限度的对周围进行了警戒。两人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先说一次谎,也应该迎合着魔人族的女人换个地方。但是,在将这种想法传达给光辉之前,他就任凭愤怒驱使做出了回答,因此,没办法的两人只得全力防备着不测事态。

一般想来,不论魔人族的魔法有多么优秀,都无法想象她能一个人来到这里。无伤的将这个阶层的魔物歼灭,而且连痕迹都不留下,这更是不可能的。如果魔人族真的强到能做出这种事的话,从现在起人类族什么都不用做了,反正迟早都会被魔人族蹂躏的吧。

而且,即使面对能到达这个阶层的十五名人类族,魔人族的女人还是相当的淡定。考虑到她隐藏了之前的战斗痕迹,应该是如同最初的推测担心的那样,她待在这里设下埋伏。如果真是这样,认为她已经占有了地利比较妥当。从现在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两人的危机感,马上就被证明是正确的。

「这样啊。那么,已经没用了呦。另外,姑且,先说一句……不要因为你小子的劝诱是最优先事项,就乐观的认为自己不会被杀呦。路特斯,哈贝鲁,安吉。吃饭的时间呦!」

魔人族的女人呼唤了三个名字后,吧啦!伴随着破碎声,雫和永山同时发出苦闷的声音被吹飞了。

「咕!?」

「嘎!?」

将二人吹飞的东西正体不明。在魔人族女人的号令之下,突然,光辉他们左右的空间开始摇晃,有【什么】以堪比【缩地】的速度接近了,什么准备也没有的光辉和只盯着魔人族女人的同班同学们都被袭击了。

从最开始,就最大限度的铺好警戒网的雫和永山勉强注意到了奇袭,立刻,保护着被瞄准的学生们,向看不见的敌人采取了防御态势。

雫是速度型战士,防御力很低。因此,对于摇晃的空间,她拔刀出鞘,将剑和鞘十字交叉在胸前,并看准冲击的瞬间自力向后猛跳来抵消威力。但是,对手的攻击力远在想象之上,防御被摧毁,腹部被浅浅的割裂,肺部的空气被强制排出,猛烈的摔在了地面上。

永山持有着【重格斗家】这种天职,虽说是格斗系天职却特别适合防御。熟练运用【身体强化】的派生技能【身体硬化】后,又习得了【金刚】这个派生技能,同时使用两个派生技能的时候,他的耐久力就算比起钢铁之盾也远在其上。配合上自己的巨体,可以说,想要突破那堪比人间要塞的防御比登天还难。

但是,连那样的永山,都被那【什么】的攻击突破了防御,双臂被深深的切裂,飞散着血沫被吹飞了。撞上了偶然在后方的桧山他们,才幸免于与地面激烈碰撞的追加伤害。

玻璃被击碎的破碎声,是铃配合着雫的临战态势预先吟唱的障壁魔法,遵从本能的危机感立刻张开的东西。位置是,小队的后方。并不是因为从那里感觉到了【什么】,而是因为铃觉得,从雫和永山的位置来看,自己应该在后方展开障壁,可以说是本能,或者说是经验吧。这个行动是极为正确的。如果没有铃的障壁,第三个摇晃的空间,将会毫不留情的将永山小队的成员切裂吧。

但是,作为漂亮的保护了同伴的代价,沐浴在击碎障壁的冲击之中的铃也向着后方被吹飞了。运气很好,在她身后的惠里立刻接住了她,让她成功幸免于难。和另外两个切裂永山和雫的【什么】一样,第三个【什么】也立刻发动追击,危机仍然没有结束。

同班同学们还没反应过来这突然的袭击,三个摇曳的撕裂者就逼近了,那个瞬间,

「光之恩宠于这里加护!【回天】【周天】【天绝】!」

香织用几乎是无咏唱的省略咏唱同时发动了三个光系魔法。

第一个,是能立即治愈被切裂吹飞、摔在地上的雫和永山的光系中级回复魔法【回天】。能同时治愈在远处的数个对象的魔法。淡淡的白光倾注在一边痛苦的呻吟着一边设法挣扎着站起来的两人身上,伤口以不寻常的速度愈合。

其次,对于那稍不注意就会马上看漏、身姿摇曳的三个存在,同雫她们一样,也被倾注而下的淡淡白光所缠绕。于是,在那光蔓延的空间之中,出现了光的轮廓。

光系的中级回复魔法【周天】。这个是,所谓的自动回复。虽然回复量很小,但在一定时间内都会自律运行的回复魔法。这个魔法运行期间的特征,是被施法者周身会缠绕着魔力光。香织利用这个特性,将回复效果抑制在最小限度内对正体不明的敌人使用,以此来间接显示其身姿。

因白光而显现的身姿,是有着狮子的头部,龙的手足和利爪,蛇的尾巴,背部长着鹫翼的奇怪魔物。命名的话就是奇美拉。显然,它拥有迷彩之类的固有魔法。不仅能消除身姿,还能消除气息,是相当麻烦的能力,但它们在行动中并不能完全的发挥能力,有着让空间摇曳这样的缺点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总之,就算在同班同学之中有着顶级近身战斗能力的雫和永山吃了一击后都陷入了行动不能。是可怕的敌人。这之上,还能完全消除身姿的话,就连较量都不可能了。与至今为止的阶层的魔物相比较,这已经明显超脱这个阶层的魔物的等级了。

因为那三只奇美拉身上缠绕着光,所以能知道它挥出了追击的爪牙。目标是,雫、永山、铃三人。不过,那爪牙到达不了三人那里。因为,三人面前分别出现了一面光之盾,尽管被奇美拉一击粉碎,但由于其设置的角度很微妙,攻击被岔开,三人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出生天。

光系的中级防御魔法【天绝】。【光绝】这种能发动光之屏蔽的光系初级防御魔法的上位版,一次能出几面盾的魔法。身为【结界师】的铃,应用这个魔法可以使出【多重障壁】版本,持续着障壁一坏掉就高速补充的这一动作,虽然每一面盾都脆弱到马上就会被破坏的地步,但是想要突破这个集合却需要花上点时间。这一点,香织她虽然有着光属性全部适应性,但因为防御方面比不上专攻结界的铃,因此香织做不到那样的使用方法。最多,也就是能够对设置的障壁进行微调这种程度。

但是,这次它起作用了。在铃那强力的障壁被一击破坏的瞬间,香织就明白自己的障壁不会起作用了,因此她选择的方法是妨碍攻击。不过,攻过来的不一定是如同预想的那样完全一样的攻击,赌博的要素较多。能顺利真是幸运。

攻击被妨碍的三只奇美拉略显焦躁的样子,移形转位再度攻击。赢得的时间只有一瞬。不过,虽说只有一瞬,但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这件事是不会改变的。光辉他们没有浪费这一瞬间。

「从雫那里离开啊啊啊!!」

永山怎样都好?并没有人这样吐槽。光辉愤怒的雄叫着,发动【缩地】一口气近身了扑向雫的奇美拉。光辉的移动速度已经超过了视觉残留的速度,背后留下了一串残像。举过头顶的圣剑更加闪耀,向着奇美拉的头来了一刀跳劈。

同一时刻,龙太郎也向着袭击永山的奇美拉摆出正拳突刺的架势。比起冲上去直接攻击,他判断笼手型神器放出的冲击波更快。龙太郎迸发出裂帛的气势,将魔力收束于笼手。

此外,接住被吹飞的铃的惠里也已经伸出单手,她和铃一样,遵从着危机感完成持续咏唱,发动了强力的炎系魔法。名为【海炎】的炎系中级魔法,如字面那样操纵炎之海啸的范围攻击魔法。就算是敏捷的敌人,也不可能简单的回避。

光辉的圣剑以绝壮的威力和速度作大上段挥下。龙太郎的正拳突刺,以没有比那更美的姿势连续放出,而且比起这个,可怕的冲击波正像炮弹一样向前突进。惠里那带去死亡的红莲之海啸吞入目标卷起尘埃。

可是……

「「噜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噜呜噢噢噢!!」

究竟在哪潜伏着呢?就在光辉他们的攻击直击目标的瞬间,有三个影子发出咆哮袭向光辉他们。

「「————!?」」

突然的事态,一阵恶寒袭击了光辉和龙太郎的背脊。两个影子,分别以猛烈的势头冲向光辉和龙太郎,同时高速挥出了手持的金属制狼牙棒。

立刻,光辉利用挥剑的离心力扭转身体。龙太郎没来得及收回伸出的右手,只得抬起绷紧的左臂硬扛住了迫近眼前的狼牙棒。光辉失去平衡骨碌骨碌的在地面上滚动,龙太郎扛住狼牙棒后又受到了敌人的两记重拳,被打飞了。

突然袭击了光辉和龙太郎的,是身高两米半左右,外观近似蓝巨魔的魔物。但是,就和RPG中的同一种怪会有低级和高级之分一样,相对于蓝巨魔那猪一样的体型,这个魔物的体型相当的帅。取名的话应该是蓝巨魔的上位版,蓝巨魔怪。(准准:白胖、蓝胖、红胖、黑胖?)确实,就像是蓝巨魔锻炼到极致,筋肉重新紧绷起来的体型。实际上,刚才的突然袭击所展现的臂力、移动速度,也是普通的蓝巨魔无法相比的。

另一边,惠里虽说没有受到直接攻击,但她受到的心理性攻击却远比光辉他们受到的要强烈。因为,她推过去的炎之海啸,突然开始被一个纵身跃入的影子张开大口吸了进去。呼啊噢噢噢噢!伴随着这样的声音,眼看着就要大范围展开的火海向着一点收束、消失了。那个影子将全部的火焰吸入,连十秒的功夫都没用。

消去了火焰和热浪的空间中,长了六条腿、样子酷似巨龟的魔物现身了。背负的甲壳,染成了和刚才要将敌人烧成灰烬、凶暴狂野的火焰同样的真红色。

接着,下一个瞬间,吸收了火焰的多足龟再次嘎巴!的张大了一度闭上的嘴。同时,背上的甲壳也激烈闪耀,张开的口深处生出了赤色的光辉。宛如,发射寸前集中能量的激光炮一样。

惠里看见那个样子,浮现出焦躁的表情。光是对应放出的魔法就没有余裕了。不过,那个焦虑,被臂弯中的挚友和平时一样精神满满的声音吹飞了。

「对不起的喵!守护之光重叠在一起,只要意志尚存就会苏生【天绝】!」

刹那间,铃她们的面前出现了十面重叠在一起的光之护罩。【天绝】的【多重障壁】版。那些护罩全部被设置成倾斜四十五度角的样子,同一时刻,多足龟放出的超高热的炮击一边粉碎护罩,一边向着上方偏移了。

但是,这连续不断放出的炮击的威力,远在刚才的奇美拉的攻击之上。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护罩就被食破了。铃咬紧牙关重复着那段咏唱,不断构筑新的护罩。她不辱【结界师】之名,护罩的构筑速度和多足龟炮击的破坏速度勉强达成了势均力敌,成功的持续使炮击偏移了。

被偏移的炮击直击了迷宫的天顶,伴随着激震,被粉碎赤热化的矿物如雨点般洒落。

「畜生!什么啊!」

「什么啊,这个魔物是!」

「可恶,总之上了!」

事态进展到如此地步,桧山他们和永山的小队终于开始骂人了,同时也摆脱了混乱,完全调整为临战态势。负伤的雫和永山也被完全治愈了,各自开始攻击眼前能看见了的奇美拉。

雫进入了连残像都看不见的超高速世界。破裂的风瞬间响起啵的一声,不由得让人以为她的身姿消失了,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奇美拉的正后方,这次又在不知不觉间按照纳刀的拔刀术要领拔剑。

【无拍子】让她可以做出没有预备动作的移动和斩击。连身姿都看不见,单纯是因为移动速度太快,认识追不上她那急剧变化缓急的动作。此外,剑术的派生技能又再次提升了斩击速度和拔刀速度,与出鞘本来的剑速相结合,就成了普通生物不可能完成的神速一闪。

作为刚才受到一击的回礼,雫放出了八重坚流的奥义————【断空】。与切断空间这个名字相称,银色的剑线在虚空中疾走,接下来的瞬间,奇美拉的蛇尾被从中切断。

「咕噜啊啊啊啊!!」

奇美拉发出愤怒的咆哮,回身向后挥出锐爪。但是,那个攻击徒劳的切空了。雫已经向着对侧迂回,然后,挥出二之太刀,这次是切裂了奇美拉的两翼。

「库!」

雫以速度愚弄着奇美拉,着实的给予伤害。但是,雫的表情并不明朗,岂止如此,简直是咬碎了苦虫的表情,不禁漏出了声音。原因是因为她的期待落空了。本来的话,雫是打算最初的一击就将奇美拉的身体一刀两断的,不过,蛇尾在咫尺的地方切入,使斩击没能抵达。第二刀也是打算切裂身体,但奇美拉的屈身比斩击到达早了一瞬间,最终只能停留在切裂两翼的水平。

虽说奇美拉跟不上雫的速度,但是,也不能说它完全无法招架。面对雫全力使出的可以说是让身姿消失的速度,它也展现了与之对应的反应速度。是真正难缠的敌人。对于想要赶快将其打倒去救援其他人的雫来说,没有比这更麻烦了的。

此后,雫挥剑砍出了第三刀、第四刀,在奇美拉的身上留下了数道伤痕,但不管哪一刀都很浅,远不及致命伤的程度。不仅如此,奇美拉好像渐渐开始可以捕捉到雫的速度了。雫的表情开始生出焦躁。

并且,对雫来说,不,对雫她们来说,坏事还在延续。

「Q哇啊啊啊啊!!」

突然,房间里响起了这样的叫声,在雫眼前的,两翼和蛇尾被切断的奇美拉被赤黑色的光包裹,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香织的【周天】在回复上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效果可以忽略不计,因此,那些不算浅的伤口是不可能如此简单就被治好的。雫瞪大了眼睛,一边注意着被治愈的奇美拉,一边快速的朝叫声的方向看了一眼。

于是,她看到了。不知何时,那个洒脱的作壁上观的魔人族女人的肩膀上停落了一只双头白鸦,一边的头正朝向雫,正确来讲,是朝向雫眼前的奇美拉。

「难道说是回复角色!?」

明明是好不容易才给予难敌的伤害,却瞬间被治愈。随着时间的流逝,敌人正在适应,胜机本来就越来越远,敌人后方还有着优秀的回复角色在待命。面对这太过严峻的事态,雫不由得发出悲鸣。

看来,不仅是雫,其他地方的同伴们也一样发出了悲痛的叫声。

光辉那边也是,蓝巨魔怪一边受到支援一边战斗。蓝巨魔怪的身体被深深的切裂出一道从肩膀到腰部的伤口,但是,白鸦的一个头一边看着蓝巨魔怪一边发出叫声,那道伤就如同影像逆播般被治愈。

龙太郎或永山那边也一样。以龙太郎为对手的第二只蓝巨魔怪腹部破裂、单臂被折断,但治愈了以雫为对手的奇美拉的白鸦头看向那边后,伴随着同样的鸣叫声,蓝巨魔怪眼看着就被治愈了。和永山对打的那只奇美拉也是,一部分陷没的肉体马上被治愈。(准准:这里作者写的不好啊,就出现这几个怪,其他队友在干嘛?看戏?)

「事态相当严峻呢。怎么办?依旧,不来我等这边吗?现在的话还可以考虑呦?」

魔人族的女人一副从容的态度,挽着胳膊观赏光辉他们的苦战,再一次向光辉他们抛出劝诱的话语。不过,她就像是已经知道光辉的回答似的,表情相当的冰冷。然后,那个预想的确是正确的。

「别开玩笑了!我们不会屈服于威胁!我们绝对不会输!这就证明给你看!上吧!【限界突破】!」

对于魔人族女人的话语和态度,光辉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再一次用圣剑架开了蓝巨魔怪挥下狼牙棒的一击,趁着那瞬间的空隙使用了【界限突破】。

光辉的身上缠绕着神圣的光芒,说着「这一次就结束了」并重新鼓起干劲,向着魔人族的女人冲了过去。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