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23 VS 魔人族 后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23 VS 魔人族 后篇

【限界突破】,是通过消费魔力一时性获得三倍的属性之力的技能。然而,因为是如字面意思那样的突破极限,所以不管是长时间使用还是经常使用都是不可能的。使用之后,使用者会与使用时间成比例的弱体化。严重的倦怠感将会让他连本来力量的一半都发挥不出来。因此,作为关键时刻的王牌,必须要考虑使用的时间和场合。

光辉,面对魔物的强大和可以回复的这个事实,判断这样下去被逼到死路的同伴们会士气下降,就想用【限界突破】一口气打倒白鸦和魔人族的女人。

伴随着光辉的【限界突破】宣言,他的身体被纯白的光包入。同时,狼牙棒的一击被弹开的蓝巨魔怪并不懂得光辉的变化似的再次袭来。

「如刃之意志,寄宿着光斩裂敌人,【光刃】!」

光辉并没有屈身躲闪蓝巨魔怪挥来的狼牙棒,而是用附加了光之刃的圣剑从下段一口气向上切。

刚才也使用过【光刃】的袈裟斩,不过,那个时候还无法给予它使它战斗不能的重伤。但是,这次使用了【限界突破】,属性比刚才上升了两倍,和光之刃的相乘效果也有关系吧,宛如切取黄油一般,蓝巨魔怪的身体被斜辟为两半。

迟了一拍,蓝巨魔怪的身体倾斜错位,咚伽!伴随着这样血淋淋的声音倒塌了。光辉直接顺势迈步,一下子加速,猛的向魔人族的女人身边突进。

光辉和魔人族的女人之间什么也没有。不论魔人族是有多么擅长魔法的种族,现在干什么都已经太迟了。就这样,将她和白鸦一并切裂就结束了吧。谁都是这么想的。

那个瞬间,

「「「「「「咕噜哇啊啊啊啊啊」」」」」」

「什!?」

五个摇曳的空间,咆哮着袭向光辉。面对这埋伏着从四面包抄过来、同时展开攻击的奇美拉,光辉不由得瞪大眼睛发出惊愕之声。

立刻,光辉紧急制动,弯着身子避开从正面袭来的一击,用圣剑的一击砍倒从右边袭来的奇美拉。然后,相信着身穿的神圣铠甲的性能,用躯干部分耐受住从背后袭来的死之凶击。

不过,能做到的就到此为止了。从左边袭来的奇美拉的利爪猛扣他的肩头,那冲击将他吹飞,在包围网之外的最后一只奇美拉跳到光辉身上,两足的利爪勒入光辉的肩头将他按倒在地。

「咕呜呜!!」

从牙关紧闭的齿缝间漏出苦闷之声,同时,光辉勉强用圣剑防住奇美拉的颚门,停止了刺向自己脖子的牙齿。爪子深入两肩,力量渐渐被支撑的颚门夺走,尽管处于限界突破中却不能很好的使上劲儿,圣剑被徐徐的压了下去。

「光之恩宠呦,于此治愈和惩戒,【焦天】!【封缚】!」

香织看到了光辉的危机,立刻行使光系的回复魔法。【焦天】是对一人用的中级回复魔法。比起刚才使用的对复数人用的回复魔法【回天】能发挥更高的效果。但是,奇美拉的爪子已经深入光辉的两肩,这样是无法治愈的。

所以,她还同时发动了光系的中级捕缚魔法【封缚】。【封缚】是,以对象为中心作出光之槛将其关在里面的魔法。香织对光辉刚用了那个魔法就将其解除,以光辉为中心展开的光之槛转瞬即逝,却将压在他身上的奇美拉弹飞了。(准准:香织TM真机智!!!)

爪子从两肩抽出,【焦天】发挥了十全的效果,光辉的伤口瞬间愈合。

同时,后卫组的正以袭击铃她们的奇美拉和多足龟为对手的什么人,也向着正在袭击光辉的奇美拉们放出了攻击魔法。只是,由于有着一定的距离,那几只奇美拉又没有被香织施以【周天】,看不清它们的动作,所以这几下并没能给予它们多大的伤害。

尽管如此,让光辉重整体势的时间是赚到了,他重新架起圣剑,被治愈的同时也完成了咏唱,发起反击。

「【天翔剑四翼】!」

挥舞的圣剑描绘出曲线,光之斩击向着四个摇曳的空间飞翔。被瞄准的奇美拉们,是对被【限界突破】强化后的光辉的拿手好戏抱有了危机感吗,立刻打算逃离那里进行回避。

可是,紧接着,

「捕获呦,【缚印】!」

香织喊出几乎可以说是无咏唱那么短的咏唱,发动了光系中级捕缚魔法【缚印】。从打算回避的奇美拉们的足底飞出无数的光之锁,连带着首、足、躯干一并缠住。如果是凭着奇美拉的力气,想要扯断也不难,不过,一瞬间的动作停滞是不可避免的。

结果,四只奇美拉受到光辉【天翔剑】的直击,喷洒着鲜血断气了。

光辉重新面向魔人族的女人,一边亮出圣剑一边瞪着她。

「可惜呀。你的王牌对我们不管用了。已经,没有什么能保护你的东西了!」(准准:能杀的时候就要赶快杀!沉默的杀!绝对不可以唠嗑!)

听了光辉说的话,魔人族的女人面向光辉露出了诧异,或者说是惊呆了的表情。心道,「为什么,事到如今,这种宣言有必要吗?就这样,立即砍过来不就好了」。

光辉那方明明应该是被追逼着的,却对丝毫不改从容态度的魔人族女人感到不爽。最初是奇美拉,接着是蓝巨魔怪,然后是现在的奇美拉。全部的这些奇袭,就是让光辉不爽的原因。他在内心呐喊「只发动偷袭却不堂堂正正的战斗,自己在那作壁上观,何等卑鄙的家伙!」

「……另外,这并不是我的王牌啊」

「逞强!」

「嘛,是不是逞强能等你击退它们之后再说吗?差不多,【异教的使徒】什么的究竟有何种程度的力量也能确认了,你们已经没用了呢」

「说什么『咿呀啊啊啊啊啊!』————!?」

魔人族的女人像是嫌麻烦似的把头发往上一撩,同时简单的说了那样的事,就在光辉的反问说到一半的时候,从后方传来了尖叫声。

光辉不由得回头,映入他眼帘的,是新增的五只蓝巨魔怪和奇美拉,外加没见过的黑色四眼狼,以及从背上生长着四根触手、体长六十厘米左右的黑猫,它们一齐袭击伙伴们的光景,以及永山小队的一人,同时也是他的挚友的野村健太郎,侧腹被黑猫的触手贯穿的光景。发出尖叫的,是同为永山小队一员的吉野真央。

「健太郎!该死,得意忘形了!」

「真央,振作!我会治愈他的!」

同为永山小队成员的远藤浩介,用短剑切断了贯穿野村的触手,寄宿着愤怒之炎的眼睛盯着被斩了的黑猫。

野村发出苦闷之声瘫倒在地,吉野茫然若失,同一小队的辻绫子大喊出叱咤之声,同时立马发动治愈魔法。之前恰好念完了治愈远藤受到的割伤的咏唱,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什、还有么!」

回顾后方,看到了不知不觉间出现的生力军,光辉吐露出惊愕之声。

「奇美拉的固有魔法【迷彩】,对它触碰着的东西也能发挥效果。这种可能性没考虑过?你看,追加了吧」

「————!?」

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魔物,同伴们的劣势更大了。看到那个,光辉急忙打算返回。对着那样的光辉,魔人族的女人一边揭露、用奇美拉的【迷彩】效果隐藏起来的这张底牌,一边煽动更多的魔物。从她的背后,四眼狼和黑猫各十头,以光辉为目标杀了过去。

「库,哦哦哦!」

黑猫的触手以荒谬绝伦的速度伸长,从四面八方袭向光辉。光辉如风车般旋转着挥舞圣剑,将袭来的触手尽数斩断,并以接近中的一只黑猫为目标放出了横风的一击。是因为瞄准了光辉的面部吧,黑猫刚刚跳上空中,它应该不可能避开。光辉也「首先一只!」这样确信着它死亡的命运。

但是,接下来的瞬间,这种确信被简单的推翻了。怎么说呢,黑猫以空气为立足点翻了个跟头,借此避开了光辉的一击。并且,它那和体格不相称的锐爪瞄准光辉的头部放出了一击。

光辉勉强靠摆头极限的回避了,但由于体势崩坏,他无法应对从背后强袭的四眼狼,虽说在铠甲的防御力和限界突破的影响下没有受什么重伤,但他被猛烈的吹飞、送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附近。

与此同时,在明显持有破格实力的魔物们的追逼之下,光辉他们被包围了。大家拼命的应战,就算一只都是相当麻烦的敌人,却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还是联合行动的。而且,如果不将它们一击杀死的话,白鸦就会立即让它们恢复。

同样拥有【治愈师】天职的辻绫子和香织两人持续的治疗着同伴,总算避免了致命性的战线崩溃,却没能打出决胜一击。

光辉打算靠【限界突破】的力量打垮敌人,但敌人也总是保持着同时有五只以上的数量对辉光展开Hit&Run的连携式攻击,如此反复着,绝不与他发生正面冲突。

就连靠着【无拍子】高速移动的雫,也被速度优秀的黑猫和持有【先读】的固有能力的四眼狼的连携攻击封住了行动,就算让它们负伤也远达不到致命伤的程度。

一边拼命的应战,一边也逐渐,同学们的表情开始蒙上绝望的影子。然后,这种感情,在魔人族的女人参战后变得更深了。

「沉眠于地底的金眼之蜥蜴、大地孕育的魔眼之主、存在的、是看破黑暗射来的诅咒、带来的、是永恒不变的暗之牢狱、恐怖绝望悲叹哭泣、以那眼睛将己之敌全部封闭、残余的是终焉、沉默冰冷的雕像、假若打碎、就将归还大地!【落牢】!」(准准:这一段翻译了半个小时你敢信?还有,蜥蜴已经被吃了吧……)

那个咏唱完毕之后,魔人族举起的手上出现了灰色的螺旋丸,描绘出抛物线向着光辉他们的方向飞来。速度绝不算快,对于如今的光辉他们来说并不是无法回避的东西。乍一看,是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惊异的魔法攻击。看见那个,在刚才被触手贯穿侧腹的野村健太郎那因失血而发白的脸颊又进一步浮现出焦急的表情,大叫道。

「————!?糟糕!谷口!!阻止那个!使用障壁系!」

「哎?了、了解!这里是圣域,神敌无法通过!【圣绝】!」

按照声嘶力竭的野村的指示,铃用省略咏唱发动了光系的上级防御魔法。闪耀的障壁呈穹顶状,将光辉他们全员包入其中。不过,【圣绝】并没有识别敌我的机能,因此,许多魔物也被收入了穹顶状的障壁之中。【圣绝】是强力的魔法,魔力的消耗量也很大。因此,平时的话不会无意义的像这样使用。但是,野村的叫喊,传达了魔人族的女人放出的魔法的危险性,因此,想用尽量强力的障壁系防御魔法,立刻就选择了【圣绝】。

铃的【圣绝】展开之后,灰色螺旋丸撞上了障壁。灰色的球体想要突破障壁,以看不见的可怕威力施加了压力。铃为了不让其突破,尽管感觉自身的魔力被刷刷消去,也咬着牙拼命的忍耐着。

这时,是接到魔人族女人的命令了吗,魔物的动向发生了改变,十几只一起瞄准了铃。

「铃!」

「保护谷口!」

惠里喊出铃名字的同时放出了魔法,妨碍了接近中的蓝巨魔怪。以铃为中心,在惠里的正对面,正在与奇美拉和四眼狼战斗的斋藤良树和近藤礼一,他们打算回应野村的呼喊赶往铃的身边。

可是,铃为了维持【圣绝】身体不能动,黑猫见缝插针,一下子接近她。野村立刻从地面发动了石之枪打算刺穿它,但黑猫在空中呈之字形跳跃,扭动身体躲过石之枪,射出全部的触手。

「谷口!」

「啊咕!?」

野村大喊着铃的名字发出警告,但那时已经迟了。虽然铃立刻扭身,但触手依然贯通了她的侧腹、大腿和右臂。接着,黑猫用触手捉住铃小巧的身体,掀起横风,以猛烈的势头把她甩了出去。

铃在空中撒散着鲜血的飞沫,后背摔在地面上造成了瞬间的窒息,恢复呼吸的同时,由于难以忍耐的剧痛而发出了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铃酱!」

「铃!」

香织和惠里听到那痛苦的声音,不由得发出悲鸣呼唤铃的名字。立刻,香织开始集中精神行使回复魔法,但与之相比,铃所施放的辉煌闪耀的结界消失的更快。

「全员,从那个球体离开啊!」

野村用焦躁感满满的声音发出了警告。可是,那毕竟是能与铃那号称铁壁的【圣绝】一直较量到现在的魔法。事到如今,警告已经迟了。

结界消失,灰色螺旋丸嗖的飞入,直接在地面着弹,没有声音的破裂,猛烈的向周围散布灰色的烟。

正在驱身赶往倒地痛苦挣扎的铃身边的斋藤和近藤,外加野村,三人瞬间被灰色的烟吞没。魔物都跑没影了。在着弹的同时,它们都一溜烟儿的拉开了距离。

灰色的烟仍在蔓延,打算连光辉他们也包入其中。

「来吧,风呦!【风爆】!」

光辉立刻行使风系统的魔法放出突风,灰色的烟被挤到了房间外面。

那毕竟是用魔法作出来的烟,和通常的烟不同,本应不可能如此简单被吹跑的,不过,光辉正处于【限界突破】中,魔法的威力也有所提升,因此,烟略微抵抗了一下,就被成功的向着迷宫的通道排出了。

不过,烟散去的前方是……

「那样的,铃!」

「野村君!」

「斋藤!近藤!」

完全石化的斋藤和近藤成了沉默的雕像。铃的腹部以下被石化。用身体覆盖着铃的野村,左半身被石化了。

斋藤和近藤好像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发呆的表情就那样被固定住了。只有下半身被石化的铃,被更加激烈的剧痛袭击,浮现出痛苦的表情,直接失去了意识。

另一方面,庇护了铃的野村,尽管他的被害是最轻微的,但也依然被剧痛袭击,耐不住剧痛的呻吟声从他咬紧的牙关深处漏了出来。野村受害最轻,是因为他拥有【土术师】的天职。在土属性方面有着天赋之才,当然,也有着对土系魔法的高耐性。

瞬间就看破了魔人族女人发动的魔法,是因为专攻土系魔法的野村也学习过那个魔法。土系的上级攻击魔法【落牢】。散布灰色的石化之烟的麻烦魔法。就算只碰上一丁点儿,也会从那里徐徐的被侵蚀,最终被完全石化。这个魔法的应对方法,是用障壁系的结界将其挡住,忍耐到术的效果结束为止,烟也只能靠强力的魔法将其吹散。而且,障壁必须是上级的等级,否则结界本身都会被石化,烟也是,如果没有上级等级的威力,连将烟吹飞这种事都做不到。这就是如此强力的魔法。

「你这混蛋!竟敢!」

光辉看到同伴的惨状,浮现出愤怒的表情。开始放出比包裹着他的【限界突破】之光更加耀眼的光芒。眼看着,就要向魔人族的女人展开突击了。

可是,作为制动器的雫大喊着劝谏那样的光辉。然后,做出了专注于全力撤退的指示。

「你给我等一下!光辉!撤退吧!开辟退路!」

「什!那样的事不就是,不就是逃跑吗!」

但是,对朋友被伤害这件事抱有激烈愤怒光辉,严厉的瞪着雫并提出反驳。光辉放出的压力向着雫倾注而下,但雫只是如风中之柳般逆来顺受,面露险峻的表情说服暴怒的光辉。

「给我听着!如果是香织,一定能治好。但是,这是需要时间的。治疗迟了的话,也有为时已晚的可能性。必须一度撤退重整态势啊!而且,在少了三人的基础上,现在,你还要冲上去,下次的攻势大家扛不住啊!真的会全灭的啊!」

「咕,可是……」

「而且,【限界突破】也差不多不妙了吧?在这种状况下,光辉弱体化的话,那可真就玩儿完了!冷静了吧!大家都一样不甘心!」

听了青梅竹马条理清晰的言辞,光辉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注意到雫的嘴唇在流血后,感觉头脑立刻就如霜打的茄子般冷静了下来。雫也很不甘心,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咬破嘴唇的程度了。重要的同伴被伤害,如果能做到的话,真想现在立马就把敌人揍飞。

「明白了!全员,撤退吧!雫、龙太郎!稍微再坚持下!」

「交给我吧!」

「哦!」

光辉将圣剑刺向天际,开始了长长的咏唱。至今为止,由于咏唱时间长而且不能打开局面所以没有使用,但是,为了开辟撤退的道路,这个魔法正合适。

只是,在咏唱中会陷入完全的无防备状态,因此拜托雫和龙太郎守在自己身边。这就意味着,光辉拉来的魔物也必须交给他俩对付。当然,雫和龙太郎两人不可能应对的了,两人一边拼命应战,一边接连不断的受伤。

「想撤退什么的?」

一边嘟哝着这样的事,魔人族的女人一边驱使魔物迂到光辉他们背后的通道,堵塞了退路。然后,以开始了什么咏唱的光辉为目标,自己也开始了咏唱。

可是,至此,对于魔人族的女人来说,第一次发生了不测事态。

「「「「「嘎啊啊啊啊啊」」」」」

「————!?什么!」

不知为何,本应是同伴的五头奇美拉,袭击了魔人族的女人。惊愕的睁开眼睛的同时,立刻,放出了省略咏唱的即时发动魔法。高密度的沙尘以魔人族之女为中心形成刃之漩涡,撕裂了袭来的两只奇美拉。剩下的奇美拉,也被尘沙从自己身边吹飞,总算回避了它们的攻击。

「为什么,我!?」

魔人族的女人一边动摇着,一边凝视着袭来的奇美拉。于是,她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不管哪只奇美拉的身体都是损坏的。有的奇美拉没有头,还有的奇美拉躯干上有着深深的伤痕,现在也一直在滴着血。(准准:光学迷彩呢?咋就看见了?作者你TM在逗我?)

「这些家伙……」

是的,魔人族的女人注意到了,袭击过来的,是被光辉所斩杀的五头奇美拉。本应死去的奇美拉又站了起来,感觉就像活着似的袭击了自己。「难道说……」魔人族之女想起了某个魔法。

「不让你妨碍光辉君!」

一边那样大喊着,一边将手像指挥棒一样挥动,让奇美拉尸体包围了魔人族女人的,正是中村惠里。

「切!降灵术的使用者!那样的情报可没听说过啊!」

魔人族的女人在这里伏击光辉他们之前,姑且也进行了事先调查。勇者一行中有人可以使用降灵术这种可以说是超高难度的魔法,她并没有收集到这样的情报,因此,这完全是预料之外的事态。惠里有着【降灵术师】这种天职,由于她说自己不擅长降灵术,因此在实战中并没有使用过,但现在却像是小宇宙爆发了似的往好的方向起作用了。

惠里用像是在说「不擅长什么的现在克服了!」似的这种强力的眼神瞪视着魔人族之女,她操纵着奇美拉们的技巧,不让人觉得这是她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降灵术。而且比起打倒魔人族之女,她更像是在争取时间。

在此期间,香织向着铃使用了【焦天】和【万天】。因为铃的状态是全员中最危险的,所以首先对她进行了集中治疗。【万天】是光系中级回复魔法中用来解除异常状态的魔法。但是,石化魔法是相当强力的魔法,解除速度就像蜗牛爬一样。虽说立刻堵住了侧腹和手臂上的空洞,但出血量已经相当之大,是现在必须要马上静养的重伤。解开石化的瞬间,也必须重新堵住她腿上的洞才行。

野村石化了的左半身,正由辻绫子发奋解除中。辻绫子也有很高的回复魔法适应性,与野村对土系魔法的高耐性相结合,解除正以相当的速度进行着。并且已经完成足部石化的解除了。

但是,尽管如此,瞥了一眼挥舞白杖的香织之后,辻绫子就咬起了嘴唇。同样,天职都是【治愈师】,作为术师的本领却明显是香织更高。香织一边对远比野村伤重的铃同时行使治愈魔法和异常状态解除魔法,一边还时不时的向守护着光辉的雫和龙太郎放出回复魔法。对绫子来说,这是根本模仿不来的绝技。在这样的状况下却不能十全的治愈同伴,绫子对此涌上了一股懊悔的感情,同时也觉得得自己很可怜。

看着这样的绫子,被治愈中的野村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又想到现在不是那样的场合,他就一边忍耐着疼痛,一边继续喃喃的咏唱着什么。

相对于战力的减少和光辉的战斗中断,魔物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桧山、中野、再加上永山他们已经变得满身疮痍,惠里一边保护着两位治愈师,一边操纵着五头奇美拉,但她也快接近极限了。再这样下去,用不了一分钟一行人就会筋疲力尽。

如果不是光辉的圣剑正在聚集着光辉的话,现在也快要哭出来的中野说不定会因恐慌而走上自杀这条不归路。成员们殷切期盼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

「去吧!【天落流雨】!」

从光辉举起的圣剑尖端,一道闪光发射升空。那道闪光在天顶附近炸裂,向周围的魔物们飞散,如流星般倾注而下。

这个【天落流雨】,是在敌人的正上方定点放出复数攻击的光系攻击魔法。由于威力分散,每一击的攻击力并不是太高,本来是在扫荡大量杂鱼敌人时使用的魔法,然而,尽管如此,在【限界突破】下使用后,就算对手是五十层级的魔物,也能充分发挥轰炸般的效果。

可是,果然,对于魔人族带来的异常强力的魔物们,基本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充其量也就是发挥了将它们从伙伴们的身边拉开的效果。不过,对光辉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只要能制造出可乘之机,就能造成可以让同伴们撤退的局面。

魔人族女人那边,还在被惠里操纵的奇美拉纠缠着。光辉确认了那一点后,就让这咏唱长的像傻瓜一样的魔法发挥了它真正的本领。

「【收束】」

从天而降的、让魔物们一时性后退的光之雨,随着光辉的咏唱再次收束于圣剑。流星拉着尾巴集中于一点的光景实在是相当的梦幻。收束的光缠绕于圣剑之上,光辉笔直的将圣剑刺向了在作为退路的那个通道之前摆阵的魔物们,伴随着尖锐的呐喊声,扣下了一系列魔法最后的扳机。

「【天爪流雨】!」

紧接着,从被推出去的圣剑尖端,无数的流星如炮击般射出。同样是炮击,但这个的威力却远比不上光辉的王牌【神威】,当然,更不可能将挡住退路魔物们一扫而空。

本来的话,是想用【神威】的,但那个的咏唱时间更长,他不认为作为盾的雫和龙太郎能撑那么久,没办法只好用这个。(准准:回去翻了一下,神威的咏唱还没落牢长呢,咏唱也就用个15秒吧,撑死了20秒)

但是,尽管如此,【天爪流雨】也是最适合现在状况的一手。流星们成为光之奔流,向着退路上的魔物们直进,着弹的同时,引起无数的爆炸。无数光弹构成的炮击如集约炸弹般破裂,从而产生了连续不断的冲击,魔物们东倒西歪,被盛大的吹飞了。

「「「「噜啊啊啊啊啊!!」」」」

魔物们紧闭着眼睛发出尖叫。【天爪流雨】的次要效果,闪光造成的视觉性伤害,眼睛被发生在眼前的强烈闪光灼伤。混乱的魔物们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不管不顾的乱闹着。

它们已经不存在于退路之上,向着通道的一条直线的道路被打开了。

「现在!撤退吧!」

在光辉的号令之下,全员一齐采取行动。永山一个人将石化的近藤和斋藤扛在肩上,远藤背起昏死过去的铃。野村的左臂还处于石化状态,但他忍耐着疼痛,靠着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开始向着通道奔跑。

「切!别想逃!都给我追!」

魔人族的女人一边以剩余的两头奇美拉僵尸为对手,一边向没事的魔物们下达命令。魔物们忠实的遵从那个命令,立即展开追击。奇美拉也好,四眼狼也好,黑猫也好,脚程快的魔物有很多,光辉他们拉开的距离转瞬之间被缩短。

于是,野村转过身,忍耐着疼痛,脸上浮现出无畏的笑容,向前伸出了右手。

「输在土系魔法上可是不行的呦!给你回礼!【落牢】!」

野村的手放出了和刚才魔人族之女放出的一样的灰色螺旋丸。孕育石化之烟的魔法球在魔物们眼前着弹。刚才魔人族的女人放出【落牢】的时候,即使她什么也没说,魔物们也立刻拉开了距离。因此,野村认为魔物们已经深知了这个魔法的危险性,防备着撤退时的追击,就在被治疗时预先咏唱了。

野村的那个推测是正确的。放出灰色球体的瞬间,突进而来的魔物们一齐急刹车,急忙躲开那里并开始拉开距离。同时,烟也成为了烟幕,隐藏了光辉他们撤退的身姿。

配合着那个,远藤用魔法将魔力的残渣或气味等痕迹消去。远藤的天职是【暗杀者】,在这样的隐秘活动系魔法方面有着天赋之才,因此,敌人想要马上追迹已经不可能了。

从后方越变越小的房间入口中,传来了魔物们懊悔似的咆哮。

光辉他们,对于这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睁不开眼睛的同伴,带着半分悔恨、半分幸存的喜悦这样的心情,话语很少的持续着逃亡。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