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3-31宣战布告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三卷试看 3-31宣战布告

「爸爸~!!欢迎回来~!!」

【奥卢克斯大迷宫】的入口广场,响彻了幼女元气满满的叫声。

各种摊挡紧挨在一起并立着,商人们吵闹着向即将潜入迷宫的冒险者或佣兵推销商品。看到发出不输给他们的叫声的缪,周围战斗职业的人士们都微笑了,看过去的眼光也变得柔和。

啪嗒啪嗒————!响起了这样可爱的脚步声,缪笔直的向着阿一跑了过去。以那样的气势飞扑向阿一怀中。阿一连做梦都不认为自己会受伤什么的。

腹部受到如同火箭一般猛冲过来的幼女的头突,本应感到身体苦闷,不凑巧,阿一的肉体没有弱到那种地步。不如说,是为了不让缪受伤而完全承受了撞击,并好好的接住了她。(mcb3:缪真的是世界最强啊。。。)

「缪,来接我们了吗?缇奥怎么了?」

「嗯,缇奥姐姐说爸爸差不多要回来了,所以就来接了,缇奥姐姐她……」

「妾身在这里哟」

拨开人群,出现了妙龄的黑发金眼美女,不用说,是缇奥。让缪这幺小的小孩混在在人群中,什么时候走散了也不奇怪,对此,阿一向缇奥投去了责难的视线。

「喂喂,缇奥,别在这种地方离开缪啊」

「没离开视线外哟,只是,有些可恶之辈在,不能让缪看到凄惨的场景呐」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吗?……那么?那些自杀志愿者在哪里?」

「不,主人,妾身好好的把他们制服了所以冷静点呐呀」

「……啧,嘛,算了吧」

「……到时候真的能离开这孩子吗?」

看来,有想诱拐缪的傻瓜在的样子。缪是海人族的孩子,以防万一,为了不显眼而在公共场合给她戴了帽衫,因此,不知道她是受王国保护的海人族的孩子,有对她动歪心思的人也不奇怪。从帽衫中看见的幼小端正,非常可爱的容貌也是原因之一吧,目的是赎金还是缪本人就不知道了。

阿一浮现出黑暗的笑容问着犯人的所在,明显是想杀掉,被缇奥半分惊讶的规劝了。最初阿一对爸爸这个称呼是从心底里感到讨厌的,现在已经很普通的被叫爸爸了,能在艾莉森好好的道别吗……比起缪,缇奥对阿一那边更感到不安。

光辉他们听到阿一和缇奥的对话后呆掉了,理解到阿一在这四个月里累绩了许多经验,获得了自己们望尘莫及的强大,「没想到当父亲了!」谁都不禁这样哑然了。特别是男学生们「到底,累绩了怎么样的经验!」,以这样的视线望向月和希娅,然后望向突然出现的黑发巨乳美女,他们在推测什么是相当明显的。或许,比起阿一在迷宫开无双,这令他们更加惊讶。

冷静想的话,在行纵不明的四个月内产下四岁的孩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各种各样的冲击重叠在一起,在战斗中多次从鬼门关生还的光辉他们,已经失去了冷静,造成了完美的误会。

然后,从哑然的光辉他们之中走出了一人,脸上浮现着笑容但眼神完全没在笑的……香织。香织一晃一晃的前进着,突然,睁开了眼睛,揪住了阿一。

「阿一君!这是怎么回事!?真的是阿一君的孩子吗!?是和谁生下的!?月小姐!?希娅小姐!?还是说,是那边黑发的人!?又或者,是和其她人生的!?到底,是和谁生下的!?回答我!阿一君!」

香织错乱的抓住阿一的胸襟咔库咔库的摇来摇去,阿一想说是误会并打算将香织拉开,但香织用大到令人想吐槽的力道紧紧揪住阿一就是不肯放手。这时,从香织背后传来了一个清醒的声音,「香织!冷静点!不可能是他的孩子吧!」雫一边这样劝告着一边从后面绞住了香织的双臂,但香织好像听不见。

在此期间,周围传来了悄悄话的声音。

「那啥?修罗场?」

「而且,似乎有女人还和其他女人生孩子哦?」

「不只是一人两人吧」

「是和五人同时生的吧?」

「不,我可是听过开后宫和十几人一起生哦?」

「但是,隐瞒了妻子了哦」

「原来如此……那就是今天才暴露吗」

「后宫之类的……羡慕死了」

「汉子啊……明明死掉就好了」

看来,阿一是被当成有了妻子,还开后宫和十几个女人孕育出了结果,并将结果对妻子有所隐瞒的鬼畜混蛋了。阿一斜眼看着至今还在咔库咔库的摇着自己的香织,不由得一边抚摸着露出了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歪着脖子的缪的头,一边仰天长叹。

~~~~~~~

香织,把涨得通红的脸埋入雫的胸口的那个姿态,正可谓是有个地缝就想要钻进去的样子。恢复冷静后,香织注意到自己在认真的喊着不可能的事,羞耻心暴涨了。「没事的啦~好了好了」这样安慰着她的雫的身姿,完全就是母亲……不,还是不说了。

阿一们现在,离开了迷宫入口,来到了城镇出入口附近的广场。阿一作为男人的股价上涨,作为人的社会评价暴跌之后,他向罗亚支部长报告了委托达成,寒暄了两三句后,为了避开各种各样的骚动,他们打算尽快离开小镇。原本,就只是把伊鲁瓦的信交给罗亚,也没有需要补充的旅行用品,马上离开完全没问题。

光辉他们一个跟一个的跟在想要离开的阿一的后面,是因为香织一直跟在阿一后面。香织仍在因羞耻而苦闷着,在脑内拼命的想着。就这样和阿一分别吗,还是要跟着他走。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情并跟着走。不想离开终于重逢的挂念之人。

但是,没有明确的下定决心是因为,从光辉他们身边离开的罪恶感,以及看着改变了很多的阿一,心动摇了。而且,月看透那动摇,进而施加的嘲笑也很有效。

香织也察觉到了,月和自己一样,很强烈的思念着阿一。并且,比什么都锐利的刺向她的心的,是阿一也认为月是【特别】的。相互思念的两人,那其中之一,嘲笑了「你的感情终究也只是这种程度罢了」。香织自己的心动摇了,怀疑着自己思念的强度。

自己的思念输给了月不是吗,事到如今,不是连说出自己的思念也在迷惑吗。更河况,自己到底是想看着眼前的阿一,或只是挂念着以前的阿一而已呢。加上月那强得不寻常的实力,作为阿一的拍挡威风堂堂地大展手脚,香织……被压倒了。总而言之,作为女人,作为术士,就连对阿一的思念也……全都丧失自信了。

终于,阿一等人要离开的时候,有什么危险的气氛流动着。香织注意到那个并抬起头,在她眼前,看见了大约十人的男人像堵路那样站着。

「喂喂,想去哪啊?把我们的伙伴,搞得像破烂抺布似的丢在一边,连半个道歉都没有吗?啊!?」

穿着肮脏的服饰武,装着的男人,以下流的眼神瞪着缇奥,说着那样的事。看来,是刚才,打算诱拐缪的人的同伴。由于被缇奥反杀而前来复仇了,不过,从那下贱的视线能清楚的明白,他们并不只是报复,还要求着其他的东西。

在这个镇子里,是冒险者的话应该都知道行会的骚动,不会找阿一打架。所以,恐怕他们就是所谓的伪装佣兵吧。

阿一他们对自己们和这些吠犬一样的垃圾混蛋很有因缘这种模式化的状况感到吃惊了,但伪装佣兵们把他们的样子误会成了害怕,更加得意忘形了。

那视线朝向月和希娅,暴露在像是被舔一样的视线之下,月和希娅打从心底里感到恶心,把身体隐藏在了阿一的身后。果然又被搞错成害怕了,伪装佣兵们包围起月她们并开始恐吓阿一。

「小鬼!明白了吧?不想死的话,就把女人放这赶紧消失吧!什~么,好好地道歉可能会还给你哦!」

「嘛,虽然到了那时,应该已经坏掉了吧~」

有什么有趣的呢,男人们嘻嘻哈哈的大笑着。当中的一人把缪也当作发泄性欲的对象,缪害怕了,另一人把兔人族当成性欲处理道具的时点,他们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和平常一样,压力造成了整个空间嘎吱作响般的错觉,杀气如大瀑布般向伪装的佣兵男们袭去。听了他们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后,光辉愤怒的冲了出去,结果被卷入了压力而摇摇晃晃的。虽然光辉的身姿映入了阿一视野的一隅,但阿一对他毫不在意,走向眼前的男人们。

事到如今才注意到自己向绝对不能出手的对手找碴了,男人们慌慌张张的打算道歉,但因为压力四肢不能动弹,连嘴也张不开,道歉的话说不出口。

阿一已经不打算让他们开口了。把希娅当成性欲处理道具,这已经是足以让阿一生气的理由了,还向缪放出恶意让她害怕,这更让阿一决定要让他们过上比死还痛苦的人生。

阿一稍微放宽压力让全员膝立排成一列,毫不犹豫的实行着顺序击破他们男人的象征这种恶魔般的所作所为。然后,把发出悲呜,捂着裆部在地上打滚的男人们一个个踢飞,力道被绝妙的调节为粉碎骨盆……最后把他们堆在广场的角落里。这样,他们就不会有孩子,恐怕连路也走不了吧。今后是否要努力的生存下去是他们的事。(mcb3:突然感到一阵蛋蛋的忧桑)

看着那毫不留情的反击,光辉他们被吓到了似的后退了。特别是,男学生们全都捂着裆部脸色发青。

斜眼看着那样的光辉等人,回来的阿一走到月跟前。

「又,毫不留情的干掉了呢~真不愧是,主人呐呀。虽说他们是女性公敌,但也想稍微同情一下了哦?」

「平时的话不会怒呢~果然,是因为缪酱的说?已经完全变成过度保护了」

「……嗯,虽然也有那样……也有为希娅生气」

「哎!?为了我而生气吗?诶嘿嘿,阿一先生真是的……谢谢的说~」

「……马上就被月看穿了呢」

「嗯……当然。因为什么时候都在看着阿一」

「月……」

「阿一……」

结果,阿一和月开始制作两人世界了。希娅吐槽,缪满不在乎的向阿一飞扑而去。缇奥说出变态发言,被阿一冷淡对待后哈啊哈啊了。一副以阿一为中心相互关联的景象。

香织正看着被缪抱住,被月她们包围着的阿一。刚才的光景。阿一依旧是毫不犹豫的行使暴力了,那是,和以前的阿一大为不同的地方。乍一看的话,那是足以否定阿一的温柔的东西。

不过,刚才,阿一愤怒并行驶力量是为何呢?那是因为,靠在阿一身边高兴的笑着的她们。如果是失去了温柔的人,会被那样的笑容包围着吗?会被那样的孩子仰慕为爸爸吗?

由于阿一的变化而动摇,香织将这理所当然的事情从意识中排除了。而且,阿一原本就是为了告知香织自己还活着,为了让她安心才潜入迷宫的。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另外,即使他是为了香织才再次潜入迷宫得,他也没抛弃其他人。救了身受致命伤的梅鲁多,守护了光辉等伙伴们。

香织注意到了。阿一毫不犹豫的行使暴力是,并且,对敌人毫不留情也是,都是为了确实的守护重要的人。当然,也包含了自己的生命吧,但他的确有着为谁着想的心情,这一点,已经被包围着阿一的她们的笑容所证明了。

香织想像了。阿一,失去了发色。右眼和左手也没了。一定,毫无疑问,是从无法想像的残酷环境里活下来的。无数次,身心都快坏掉了。不,或许……已经坏过一次了,所以才变心的也说不定。即使如此,阿一,仍像那样被笑容包围着走在他自己的道路上。

这个事实,把盘踞香织心中的迷雾吹散了。感觉好像听到欠缺的最后一片拼图填进去时的咔哒声。自己没什么可疑惑的。眼前有【阿一】在。有寄心的男生在。被称作【无能】,从奈落之底爬上来,以强大的力量救了自己的人。

既然有改变的部分,就会有未变的部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人,是一种会因为时间、经验、相遇而作出改变的生物。那么,还有必要害怕什么吗,有必要失去自信吗,有必要退缩吗。

有不知道的部分的话,待在身边知道就好。和以前,在那间教室里做的一样。思念的强烈不会输!加入包围着阿一的那圆圈有什么不好! 真是的,自己的思念怎么能变成被人嘲笑的东西!

香织的瞳孔寄宿着决意和觉悟。在她旁边的雫,因好友的变化而松弛了脸颊。然后,轻轻的推了她的后背。香织的瞳孔中寄宿着至今已来最为强力的【强】,感谢向雫点头,并向着另一个战场迈出了脚步。没错,女人的战斗!

阿一注意到香织向自己踏步而来。他以为她是来和自己们道别的,但旁边的月却「姆?」带着警戒心皱起了眉,希娅也「啊啦啦?」很有兴趣的看着香织,缇奥也「呵呵,修罗场呐呀~」这样唧唧歪歪着。看来,不仅仅只是道别而已,阿一因讨厌的预感而皱了皱眉,迎接了香织。

「阿一君,我也能跟着阿一君走吗?……不,绝对,要跟着去,请多指教了!」

「…………哈?」

既不是寒暄也不是愿望,一开口就仅仅是传达既定事项,对于这种展开,阿一的眼缩成点状。不由得,以愚蠢的声音反问了。代替没能立刻理解而呆掉的阿一,月走上前去。

「……你没有那样的资格」

「什么资格?有多挂念阿一君?这样的话,谁都不会输哦?」

香织平淡的回答了月的提问。月的嘴也「姆姆」的弯成了へ字状。

香织和月重合了眼神后,又迅速移开了视线,以毫无动摇的眼神望向阿一。然后,两手放在胸前脸颊染成了红色,深呼吸一次后,以拼命压抑着似的颤抖的声音……宣告了。

「我喜欢您」

「……白崎」

香织的表情,被羞耻和对阿一的回答感到的不安以及成功告白的喜悦挤满了。并且,在那一切之上,还寄宿了一步也不会退缩的决意。

看着那饱含觉悟和诚意的眼神,阿一也以寄宿着认真的眼眸回答了。

「我有喜欢的女人。无法回应白崎的思念。所以,不能带你去」

听了阿一清楚明了的回答,香织瞬间像是要哭那样咬紧了嘴唇并垂下了头,不过,一拍之后,即将零落的眼泪就被吸了回去,眼中寄宿着力量抬起了脸。然后,像是说着我知道那样点了点头。在香织的背后,光辉等人哑然、呆然、惨叫……什么样的都有,但香织毫不在意那些声音,继续编织着她思念的话语。

「……嗯,知道。是月小姐吧?」

「啊啊,所以……」

「但是,我觉得那不是不能在身边的理由」

「什么?」

「因为,希娅小姐也是。虽然稍微微妙,但缇奥小姐也是喜欢阿一君吧?特别是,希娅小姐相当的认真。不是吗?」

「……那是……」

「明明阿一君有特别的人了,但还是不死心地留在阿一君的身旁,而阿一君也允许了。那么,那里有我也没问题吧?因为,挂念阿一君的心情……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样说着,香织以充斥着火焰般强力的眼神看向了月。从那里能看到香织【我的思念也不会输给你!】【已经,不让你嘲笑!】这样强烈的意志。这正是不折不扣的宣战布告。显示出要夺走那仅仅只有一个的【特别之座】,表明了这样的决意。

月正面接受了香织那像是要射穿别人的视线,嘴角罕见的扭曲了,浮现出一个谁都能看明白的无敌的笑容。

「……那么跟过来就好。之后会告诉你。你和我的差距」

「不是你,是香织」

「……那么,叫我月就好。香织的挑战,就接受了」

「呼呼,月。输了也别哭哦?」

「……呼,呼呼呼呼呼」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在和阿一不同的意义上,月和香织作出了二人世界。明明被告白的是自己,但不知什么时候就被置身事外了。结果,香织要加入队伍就变成了决定事项。对此,阿一的眼神飘向远方。看着互相笑着的月和香织,缪和希娅在旁边害怕的抱在一起。

「阿,阿一先生!我的眼睛,是不是变得奇怪了?在月小姐的背后看到黑云和背负着雷的龙了的说!」

「……很正常吧?我也是,看见白崎背后那架着刀的鬼了」

「爸爸~!欧内酱们好可怕喏!」

「哈哈,两位,真是……被那眼神看着的话……嗯,能忍耐」

互相,背后出现了杀意实体化的这种东西,月和香织做仁王立的互相笑着。阿一不由得想吐槽「你们原来是那种角色吗?」但说了的话也只是自找麻烦而已,他只得一边安慰着抱过来的缪一边等她们自然地平静下来。绝对不是胆小哦。

但是,有对香织的意志唱反调的人……当然,是【勇者】天之河光辉。

「等,等一下!等一下!意义不明啊。香织喜欢南云?跟着去?哎?这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说那种话?南云!你,到底对香织干了什么!」

「……你在嗦撒子啊」

看来,光辉是不肯认清香织喜欢南云的现实。并非突然,单纯是光辉没注意到而已。在光辉看来,香织会突然作出奇怪的行为,原因是阿一。真的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都合主义的脑袋,阿一不由得以关西腔吐槽了。

完全,深信着阿一对香织干了些什么,光辉手按剑柄向阿一愤然迈步。看着这样的光辉,雫做出了像是忍耐着头痛似的动作劝阻了光辉。

「光辉。南云君不可能干些什么吧?冷静想一下。虽然你没注意到,香织在很久之前就一直在挂念着他了。这就是,在日本的时候,为什么香织会那么频繁的和他谈话的原因。」

「雫……你在说什么……那是,因为香织很温柔,所以认为南云他很可怜吧?香织不可能喜欢即没协调性又没干劲的像南云那样的宅男吧?」(准准:谁说的,美女一般都是重口味,要不怎么叫鲜花插在牛粪上呢……)

阿一听着光辉和雫的对话,虽然是事实,但被当着面说却意外的生气,他的脸颊不由得抽动了。

这时,注意到光辉他们的骚动,打算自己解决问题的香织向光辉等人和后面的同学们说道。

「光辉君,大家,对不起。我也知道自己很任性……我,无论如何都想跟阿一君走。所以,会离开队伍。真的很对不起」

这样说着香织深深的低下了头,铃和惠理,绫子和真央等女性阵营叽叽喳喳的骚动着送出应援。永山,远藤,野村三人也是,察觉到香织的心情,苦笑着说别在意,并挥着手。

不过,当然,光辉无法接受香织的话。

「骗人吧?因为,不是很奇怪吗。香织,一直都在我的身旁……从今以后也一样吧?香织是,我的青梅竹马……所以……和我在一起是当然的。是这样吧,香织。」(mcb3:好恶心……)

「那个……光辉君。的确,我们是青梅竹马……但也不可能一直在一起哦?这才应该是当然的吧……」

「是啊,光辉,香织并不是你的东西,决定要怎么办的是香织自己啊。适可而止吧」

被两位青梅竹马这样说,光辉哑口无言了。他的视线刷地转向阿一。而阿一就像是说着和我无关那样望向远方。看着阿一正被他周围的美女,美少女们陪侍着,光辉的眼神开始染上愤怒。想着【自己的】香织也会加入其中(后宫团),至今未曾感受过的黑色感情涌上心头。然后,就顺着冲动,全力运转了对自己方便的解释。

「香织。不能去。这是,为了香织才说的。看看吧,那个南云。让多少个女孩子侍候着,就连那样小女孩儿也……而且还让兔人族的女孩子戴上奴隶项圈。黑发的女性也在刚才称呼南云是【主人】。一定,是强制让她这样叫的。南云他,正在进行着女性收藏,在各个方面都误解了啊。最差劲啊。连人都那么简单得杀了,明明有着强力的武器,也不协助作为同伴的我们。香织,跟着那家伙只会不幸而已。所以,留在这里就好。不,留下。就算会被怨恨,为了你我也会阻止你。绝对不会让你去!」

对光辉离奇得过头的措辞,香织等人哑口无言了。但是,已经阻止不了激昂的光辉了。为了说服香织而望向她的视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向了阿一身旁的月她们。

「你们也是。不应该再继续待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了。和我一起走吧!你们那样的实力会很欢迎哦。一起,拯救人们吧。希娅,是这样叫吗?请安心。和我一起走的话马上就会从奴隶身份解放了。缇奥也是,再也不用叫主人了」

光辉说着那样的事,浮现出清爽的笑容,向月她们伸出手。雫单手掩面仰望天空,香织张开的嘴也闭不上了。

然后,被面带笑容的光辉邀请的月她们……

「「「……」」」

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视线从光辉身上移开,反复的搓着手臂。仔细看的话,能看到月她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某种意义上,似乎受了相当大的伤害。就连缇奥也「这和妾身想要的稍微有点不同呐呀……」这么说着,眉毛拧成了八字不寒而栗。

看到月她们的样子,光辉保持着伸手的姿势,笑容痉挛了。她们不仅没和自己对上视线,反而感到恶心似的退避到了阿一的影子里,对此,光辉有些受打击。

然后,那打击转化成愤怒,并以行动表示了。光辉无谋的瞪着阿一并拔出了圣剑,已经停不下来了似的,将圣剑插在了地面上,指着阿一做出了宣言。

「南云阿一!和我决斗!放弃武器徒手决胜负啊!我嬴了的话,就别再接近香织!然后,把那里的她们全都解放!」

「……好疼疼疼,糟了啊。勇者比想像的更令人胃疼。总觉得已经看不下去了」(准准:校对时看不懂这句什么意思,我就身临其境的翻了)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是害怕了吗!」

之所以把圣剑插进地面徒手决胜负,毫无疑问,是拔出圣剑之后,觉得赢不了同样使用武器的阿一吧。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就不知道了……就连月她们和雫她们,都被光辉的言行吓到了。

不过,光辉对自己的正确深信不疑,激昂着要把因阿一而不幸的女孩子们和青梅竹马解救出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气氛。原本就因为强烈的深信不疑而一个劲儿猛冲,再配合上初次感受到的【嫉妒】,现在已经完全暴走了。

连阿一的承诺也不听,光辉猛的跑了出去。阿一叹息着退后了三步。看到那个,光辉认为是不使用武器阿一就害怕了,更进一步,加强力量向前冲。明明还剩几步阿一就要被拳头触及了,他却依旧双手下垂着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光辉认为是阿一没能反应过来,确信了自己的胜利。

那一瞬间。

吱咚!

「唔!?」

光辉的身影消失了。

正确来说,是为了乘上拳力而以最大限度的力量踏上最后一步的那个瞬间,掉下去了。在一开始阿一退后三部时,他以镶进鞋里的炼成魔法阵向地下炼成,只做了一个深四米左右的落穴。

那个落穴,在吞噬光辉的瞬间又变回了原来的地面。然后,从地面之下响彻了爆炸声。在炼成落穴时,顺便把【闪光手榴弹】、【冲击手榴弹】、【麻痹手榴弹】以及【催泪手榴弹】从【宝物库】里转移到了落穴中。

恐怕在地面下,想脱出的光辉先被爆炸的冲击袭击,接着被闪光闪瞎了双眼,然后又被催泪成分虐待眼鼻,最后还被麻痹成分麻痹,现在身体已经开始不能动了吧。

阿一无言的再次炼成,像曾经对双尾狼做的那样将光辉用周围的石头固定了。姑且,没空气的话说不定会死,就在他脸部周围的石头上开了小小的透气孔。

这期间,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阿一只是伫立着什么都没有做。而光辉却自顾自的愤怒,自顾自的突进,自顾自的掉下去消失,实在是非常的……滑稽。

「啊~八重坚。他应该还活着,所以之后再挖出来吧」

「……虽然想说的话有山那么多……了解了」

和光辉有关的麻烦事就找八重坚雫!按照这个在日本时大家就心照不宣的潜规则,阿一把麻烦事都丢给了雫。雫以双手掩面叹息,终于,没有碍事的人了。

……刚这么想着,这次又轮到桧山他们骚动起来了。曰,失去了香织的损失太大。也有这次的事,没了香织的话,下次说不定会有人死去。所以,不断想要说服她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特别是桧山,抗议的格外激烈。仿佛长年渴望的东西在马上就要到手的阶段却脱手了似的……那样焦躁的样子。

桧山他们四人,理解到香织的决意很坚定难以说服。转而开始说服阿一留下来。过去的事对不起了,所以从今以后来当个好同伴吧,简单的说着这种开玩笑似的话。

看着丝毫没有那种想法,却嬉皮笑脸揣摩着阿一的心情的他们,不止阿一,连雫等人也露出了不快的表情。期间,阿一在再会后第一次从近距离看见桧山的眼了。是受到香织就要走了的影响吗,阿一总觉得他的眼镜正放出疯狂的光芒。

雫劝阻着桧山他们,就在快要开始新一轮争论的时候,阿一因为机会很难得,为了确认那天的真实和解决现状而向桧山搭话了。嘴角浮起了讽刺的笑容。

「呐,桧山。火属性魔法的实力有提高吗?」

「……哎?」

对这突然投出的问题,桧山呆掉了。但是,是注意到提问的意图了吗,他的脸色逐渐变青了。

「说,说啥啊。我是前卫,而且……最具适性的是风属性啊」

「哎,还以为一定是火属性啊」

「搞,搞错了吧?突然,说些什么……」

「那,是很喜欢吧。特别是火球之类的。应该能无意识使用了吧?」

「……」

现在,桧山的脸色越过青色变成了白色。看见那反应,阿一确信了。并且,看着他因香织要离开而焦躁,也察觉到了他的动机。至今为止,他的贪欲所觊觎的东西,阿一快速的看了一眼香织。

阿一自己,事到如今,已经完全没有想要去复仇的想法了,是敌人的话决不留情,除此以外就采取放置的方针。在此报复桧山,也只会和光辉他们发生矛盾,惹麻烦上身,相当的不值当。桧山等人的存在,对阿一而言,真的如路边的石子般毫无价值。

阿一毫不留情的告诉沉默不语的桧山以及近藤他们。

「不需要你等的谢罪,我也不在意过去的事了。对我而言,你们都一样没有价值。所以,我可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呢。明白的话就赶紧消失!很烦啊!」

听了阿一的话,近藤他们怒了,「桧山啊,是你的话能明白吧?」阿一这样向桧山满面笑容的说道。桧山的身体震颤着无言的点头,像是要阻止近藤们似的说话了。桧山明白了阿一的言外之意,知道自己对他所做的事情被他发现了,开始配合着阿一说话。

看着可以说是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桧山,近藤他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桧山也露出了像是压抑着感情的不寻常的样子,因此,小恶党组不情愿的对说服阿一死心了。

终于,真正的终于,没有妨碍阿一他们出发的人在了。在香织去取放在旅店的自己的行李的短短时间内(桧山他们想跟去,被阿一用【威压】阻止了),龙太郎他们把光辉挖出来了。斜眼看着自己如同破布般的青梅竹马,雫向阿一搭话了。

「该怎说呢……各种意义上都抱歉了。然后,请让我重新道谢。谢谢你。不论是帮助了我们的事,还是活着来见香织的事……」

看着因添麻烦的事谢罪以及为香织的事而道谢的雫,阿一不由得失笑了。看着突然喷了似的阿一,雫露出了-->">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