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1消失的爱子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1消失的爱子

网译版 转自 平凡职业成就世界最强吧

翻译:8准准8 ourjuno

校对:8准准8 ourjuno

图源:8准准8

=============

目录:

4-1消失的爱子 3

4-2在大沙漠麻烦立现 8

4-3安卡吉公国 16

4-4潜藏于绿洲之物 23

4-5古鲁恩大火山 29

4-6最终试炼从容不迫? 37

4-7神代魔法的使用者 46

4-8于灼热之中 56

4-9女孩子从天而降,竟然是女儿 62

4-10母女的再会(母娘丼?) 70

4-11梅鲁吉内海底遗迹 76

4-12自卑感 85

4-13再一次,想起 94

4-14恶食讨伐 104

4-15与女儿的誓约 116

4-16异端认定 123

4-17意外的再会 130

4-18使徒的袭击,及王都侵攻 138

4-19希娅无双 145

4-20月无双 155

4-21神之使徒诺茵特 162

4-22陨落的天使 169

4-23神山 175

4-24背叛 180

4-25断罪之光 190

4-26在后日的王都 200

4-27闲话 仅仅一日发生的事 前篇 210

4-28闲话 仅仅一日发生的事 中篇 216

4-29闲话 仅仅一日发生的事 后篇 223

==============

时间稍微向前推进。

在【驿站小镇霍鲁阿德】,光辉他们怀着因再会而受到的冲击以及因离别而造成的复杂心情度过了那一夜之后,已经过去三周了。

现在,光辉他们不得不尽快对付自己们的欠点,关于「杀人」这件事太过于考虑不周,如果这一点不解决的话,这样下去将无法战斗,因此他们返回了王都。既然要参加与魔人族的战争,【杀人】的经验就是必须的。如果不能克服它,就算参加战争,也只会在互相厮杀中被反杀而已。

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剩太多了,这样考虑比较妥当。乌鲁町发生的事已经传入了光辉他们的耳中,从自己们受到袭击这件事上也能看出,魔人族的动作明显变得活跃了,开战临近这件事,不论谁都暗中察觉到了。因此,光辉他们必须尽可能快的,以某种形式跨过这个坎。

对这样的光辉他们来说,在这三周里,只能一个劲儿的进行与梅鲁多团长率领的骑士们的对人战训练。龙太郎、近藤他们、以及永山他们,虽然都在某种程度上做出了觉悟,但实际上,在看到阿一将魔人族女人爆头的那个瞬间,自己也能做到吗?他们一直在如此反复的自问自答。虽然时间所剩不多,但如果强硬的让光辉他们去杀人,结果导致他们坏掉了,这样会更严重,因此,梅鲁多他们骑士团也很伤脑筋。

就这样,当他们在某种意味上陷入泥淖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喜讯在那一天飞了进来。

爱子她们回来了。平时的话,同班同学们都会被光辉那超凡的领袖魅力所带动、吸引,可是现在的勇者却没有霸气,连带着大家也消沉了。大家之所以没有屈服于惨痛的战败以及面临的问题,都是多亏了雫或永山这样思虑深远的人的支援,以及铃这个气氛制造者吧。尽管如此,为了解决盘踞在心中的迷惑,身边存在着能够信赖的大人,这是值得高兴的。

听说爱子回来了,第一个行动的是雫。雫有各种各样的事想找爱子商量,听说她回来了,就提前结束了训练。同班同学们对阿一抱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为了能不带偏见和臆断的交换客观的情报,雫就先去和爱子会面了。

腰间悬挂着从阿一那继承的漆黑之鞘,其内收纳着双锋锐利、刀身漆黑的刀,这样的雫正于王宫的廊下飒爽迈步。看着她的身姿,不知为何,比起男人,反倒是大小姐或女仆们脸颊通红。这是即便穿越了世界也依然让雫头疼不已的问题。被比自己年上的女性称呼为「姐姐大人」,真的让她很想说「求放过」。

听说了阿一在乌鲁町干的各种各样的事,因此雫才想直接从爱子那里问问她对阿一是怎么想的。雫认为,根据爱子的印象,如今也在沉思着的光辉的心之天秤会往最不好的方向倾斜也说不定。真是无论到哪都要承担辛苦的天性啊。

「一定,在乌鲁也乱七八糟的胡来了吧……这把刀也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呢……真是的,什么【仅仅是非常硬的快刀而已】啊。这不是国宝级的神器嘛」

雫一边自言自语着那样的事,一边轻轻的将手置于腰间的刀上。一边向着爱子的房间前进,一边回想着为了这把刀的维护而前去拜访国家直属锻冶师们那时候的事。

这把刀,雫单纯的称呼其为黑刀。这已经是雫将黑刀展示给这个国家的首席锻冶师那时候的事了。一开始,他们在【神之使徒】的一人雫的面前还有些畏缩,可是,当他们使用鉴定系技能对黑刀调查到一半的时候,态度就发生了骤变,以想要抓住雫的肩膀的气势围了过来。然后,至今为止的态度就像谎言似的,「从哪里入手的?」「这是谁的作品?」这样怒涛般的质问、不,询问了起来。

翻着白眼的雫,设法让首席平静下来,反问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他说了,如此完美的剑,就算在王宫的宝物库中也只有圣剑可以与其相媲美而已。出力或魔力的接受容量这两点虽然比不上圣剑,但作为武器的机能性以及制作的精密性却在圣剑之上。

然后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结果,向黑刀注入魔力后,他们发现黑刀可以从尖端伸出最大长度六十厘米的风之刃,刀身的两侧也能各自形成一道风之刃,更进一步,他们发现这风之刃还能射出去。

另外,刀鞘上同样也有机关,注入魔力后就可以使其通电,在这个状态下,按下在鞘口附近的按压式开关,就会从鞘的尖端部分射出高威力的针。

由于刃的部分是阿赞琪姆制的,所以不发生特殊情况就不会出现缺口,因此几乎不需要维护。非要说的话,也就是需要补充消耗的针而已。

不过,要说有问题的话,就是黑刀上并没有用来注入魔力的魔法阵。这是当然的吧。阿一可以直接操纵魔力,原本并没有把这把刀让渡给谁的预定。因此,在雫使用时,【仅仅是非常硬的快刀而已】这么说也没错。

明明准备了这么些机能,不知为何,却都是些如果不能直接处理魔力就无法启动的机能。这把令人费解的黑刀(锻冶师们是这样看的),点燃了王国直属锻冶师们的斗志。

虽然做不出具有如此程度机能性、精密性的武器,但至少要让它变得能使用来给大家看!

总之,是打算让使用者可以注入魔力吧。结果,王国直属锻冶师们以首席锻冶师为中心,全体总动员,把其他工作全都撇到一边,三天三夜没睡,终于成功在黑刀上安装了魔法阵。

就这样,只要雫进行咏唱,她也能引出黑刀的能力了。此后,几乎全员的锻冶师们都陷入了魔力枯竭,昏睡了数日,但他们的表情却都是喜气洋洋的。

回想起匠人之魂的可怕,雫不由得远目了。这时,她到达了目的地————爱子的房间。敲了门,但没反应。听说她去向国王他们报告了,应该是还没回来吧。雫就那样背靠墙壁,等待着爱子的归来。

过了三十分钟左右,爱子回来了。从走廊的深处,有气无力的爱子低着头盯着地板走了过来,样子看上去很失望,尽管如此,也在拼命的思考着什么似的露出一脸深刻的表情。

然后,她就像是没注意到站立于自己房间门旁的雫似的走了过去。雫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对此感到惊讶的同时,她叫住了爱子。

「老师……老师!」

「呼哎!?」

爱子发出奇怪的惊呼声,身体哆嗦了一下,怯生生的环顾周围,终于注意到了雫的存在。然后,看到雫精神的样子,爱子安心的出了口气,同时绽开了高兴的表情。

「八重坚同学!好久不见。身体还好吗?没有受伤吧?其他的大家也都平安无事吗?」

明明直到刚才为止还在沉思着,脱口而出的却都是担心学生的话语。看到爱酱老师依旧是老样子,自然的,雫也绽开了笑颜,同时心中充满了安心感。暂时,重逢的两人因彼此平安无事而高兴着,之后,为了交换情报以及相谈,两人进入了爱子的房间。

~~~~~~~

「是、这样啊……清水君吗……」

房间里只有雫和爱子,两人隔着可爱的猫脚桌,一边饮着红茶,一边询问着彼此发生了生么。然后,从爱子那里听完了乌鲁镇事件的始末,雫最初的发言就是这个。

室内漂浮着一股压抑的气氛。悄然垂落双肩的爱子,是为了清水的事而烦恼是一目了然的了。雫也知道爱子的性格与价值观,觉得她会纠结于这种事情是没办法的,也找不到什么现在合适对她说的话。

但是,就这样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因此,雫尽量明快的对爱子的平安无事感到高兴。

「清水君的事很遗憾……但是,尽管如此,老师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真的要感谢南云君呢」

爱子看着微笑的雫,一面反省着自己又让学生费心了,一面同还给了她一微笑。

「是啊。当初再会的时候,不论我们的事还是这个世界的事,他都好像完全不关心的样子……如今却去帮助八重坚同学你们了呢。而且还保护了那幺小的孩子……呵呵,没准他正在一点点恢复以前的样子呢。又或者是,改变了之后有所成长了吧……相当靠得住呢」

爱子盯着远方这么说着……不知为何脸颊微微染红了。以想起了一个学生来说,总觉得她的氛围有点奇怪?惊讶的雫这么想着,注视着时不时想起什么并「呵呵」的发出笑声的爱子。

爱子注意到她的视线,咳咳!这样咳嗽了一下并正襟危坐。但是,那种掩饰的感觉是消除不掉的。雫总觉得有些讨厌的预感,脸颊不由得抽筋了,稍稍深入的进行了观察。(难道说,无论怎么也不可能发生那种事吧?)这样想着的雫,有一半是说给自己听的。

「……老师?刚才,您说您是在危险状态下被救了,但具体是怎样?」

「咦!?」

「不是,都说也许可能会死了,果然,稍微有点在意究竟是怎样治好的……」

「那,那是啊……」

雫回想起那将濒死的梅鲁多在短时间内治愈的秘药,应该是用了那东西没跑了吧,不过,她还是佯装不知的样子试着问了。于是,比刚才更进一步,爱子的脸颊变得通红。视线游移不定,咕啾咕啾的动着嘴却什么有用的话都没说。……实在是可疑。

雫真不愧是剑士,一下子切入核心。

「……老师。和南云君……怎么了吗?」

「!?没、没有呦!什、什么怎么了?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教师和学生呦!」

「老师。请冷静下来。语调变奇怪了」

「!」

爱子激烈的动摇了。拼命的嘟哝着「我是教师,我是教师……」。本人是打算只在心里嘟哝的吧,结果都从嘴里漏出来了。雫确信了。程度还不知道,但,爱子确实开始对阿一抱有与其他学生不同的特别的感情了!

(南云君!你这个人究竟!对爱酱老师做了些什么啊!)

恐怕,谁看了都能明白,脸颊绷紧的雫正在心中大声疾呼吧。在立flag的能力方面,阿一已经到了没资格说光辉的水平了。但和光辉不同的是,他不是个迟钝男,能理解到对方的好意,并会清楚明确的做出回答(予以拒绝)……关于爱子,那也微妙吧。

竟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潜伏着好友的竞争对手,对此,雫用手遮住绷紧的脸颊仰天长叹。总觉得,变得莫名的憎恨阿一,干脆真的替他把那些绰号推广吧,这种危险的想法飘过……勉强打消了这个念头。

爱子和雫,两人都反复清了清嗓子,重新振作,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继续交谈。

「那么,老师。向陛下报告那边又发生了些什么呢?刚才也是一脸严重的表情」

对于雫的提问,爱子叹了口气,露出咬碎了苦虫似的表情,同时表现出愤怒与不相信。

「……正式的,将南云君认定为异端了」

「!?这!……怎么回事?不,总觉得是可以预想的……这个决定也太过思虑不周了吧?」

阿一的力量是强大的。寥寥数人,靠着未知的神器与魔法击退了六万以上的魔物大军。阿一的同伴们也是,有着普通来说不可能程度的实力。尽管如此,他们并没有选择与圣教教会合作,而是选择了根据情况不惜与之敌对的立场。教会和王国会将其视为危险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即便如此,立即将其认定为异端还是太过思虑不周了。异端认定的定义是,将违背了圣教教会教义的人认定为与神敌对的异端者。受到了这个认定,也就是说,不论是谁在什么时候去讨伐阿一,法律都是允许的。根据情况,神殿骑士或王国军也会行动。(准准:我觉得这个认定在定义上没有任何问题啊?)

然后,如果以异端者认定为理由袭击阿一的话,在那同时,也会受到阿一的敌对者认定,并受到他毫不留情的残酷攻击……上层不应该没能理解那个的危险性。尽管如此,听了爱子的报告后,仍然当场下达了异端认定。雫会惊讶也是没办法的。

听了雫的疑问,爱子就知道雫也察觉到了,想着她仍旧是脑子转的很快的孩子啊,并佩服的点了点头。

「完全没错。而且,虽说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不遵从于教会,但就结果而言,他仍旧是拯救了乌鲁町。无论我再怎么抗议,他们都对我的话充耳不闻。这种事态也在南云君的预想之内,因此他才在乌鲁町让本来就很高的【丰收女神】的名声更上一层楼的。从护卫队的人那里听说,与【丰收女神】齐名的【女神之剑】的名声也已经在相当大的范围内传播开了。现在,将他认定为异端,这种行为就等于是否定了拯救了自己们的【丰收女神】。他们应该不可能轻易无视我的抗议的。但是,他们却强行下了决定,这明显不正常……现在回想起来,伊修塔尔先生他们暂且不论,陛下他们王国侧的人们的样子也有点奇怪呢……」(准准:爱酱好敏锐……)

「……那是,让人有些在意呢。他们究竟在想什么……总之,有一点他们是不可能不考虑的,那就是该派遣【谁】去讨伐本来就很强大的南云君呢?」

「……是啊。恐怕……」

「嗯。我们吧……对不起哦?恕难从命,我还不想死。和南云君敌对什么的……想象着都讨厌」

雫打了个寒颤,爱子也可以理解她的心情,苦笑了。

然后,为了不被国家和教会那边的花言巧语所哄骗,在与阿一敌对之前,爱子下定决心,要向光辉他们说明从阿一那听到的疯狂的神的事以及阿一的旅行目的。因为什么证据都没有,所以也不知道光辉他们会不会相信。不论怎么说,至今为止,他们都相信着只要取得了和魔人族的战争的胜利,神就会让他们回到原来的世界,并为此而一路努力过来了。

【其实,那个神却是个以犯罪为乐的人,被送回去的可能性是极低的,所以,去寻找曾经叛逆了神的人们的住处,探索自力回去的方法吧!】突然说这种事情,也是不会被相信的吧。光辉他们听了之后,是会把这话当做戏言一笑置之、一如既往的战斗,还是会相信这话,进而采取别的方针呢……这就连爱子也不知道,总之,有必要叮嘱他们不能太过于相信教会。通过这次的事,爱子确信了。

「八重坚同学。有些事,南云君觉得自己说了也不会被相信,甚至会让天之河君他们反感,因此只对我说过」

「要……说吗?」

「对。教会祭祀的神的事,以及南云君他们旅行的目的。尽管说的这些什么证据都没有……但这是很重要的话题,所以今晚……不,傍晚,老师想在全员到齐后就说」

「那是……不,我明白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召集全员吗?」

「不,这个话题不太想让教会方面的人知道,因此,我想等到大家自然聚集的时候,在晚餐的饭桌上说。与好久不见的学生们在不夹杂外人的情况下说些只有我们才能知道的事」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么,在晚餐的时候」

此后,雫与爱子又闲聊了一阵儿就分开了。此时的爱子还不知道,晚餐的约定,自己要爽约了……

~~~~~~~

时间是,傍晚。

鲜艳的橙色是日复一日留下的礼物。太阳向着地平线的彼方下沉的时候,爱子在空无一人的廊下走着。夕阳从走廊一面的窗户照射到对面的墙壁和地板上,描绘出漂亮的明暗差。

爱子一边被夕阳之美所吸引,一边向着晚餐的地点走去。可是,她突然感觉到什么人的气息,因此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的话,在恰好是阴影的部分,现出了一位女性的身姿。在走廊的正中央,背脊挺直,站姿优雅的伫立着。服装看上去像圣教教会的修道服。

那名女性,美丽,却用如机械般冰冷的声音向爱子搭话了。

「初次见面,畑山爱子。来迎接你了」

不知为何,那声音让爱子的背脊感到一阵恶寒,她一边发抖,一边为了不在初次见面的对象面前显得失礼而佯装平静。

「那个,初次见面。来迎接是……我接下来要去和学生们共进晚餐」

「不必了。你将去的地方是本山」

「诶?」

听了这不容分说的措辞,爱子不由得反问了。于是,那名女性从夕阳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看清那个人物,爱子不由得屏息。那是就连身为同性的爱子看了,也不由得看入了迷的美丽女性。

反射着夕阳,闪闪发亮的银发,细长而清秀的碧眼,看上去既非少女亦非熟女、充满神秘性的不可思议的面容,(准准:非老亦非少,难道是萝莉?)端正的五官,位置很完美。身高一百七十厘米左右,在女性中算是高个子,爱子如果想要看着她的脸,必须要略微仰视。白瓷般滑嫩的白皙肌肤,柳叶般修长的手足。胸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刚好是一只手能包住的程度,从全身的整体性来考虑的话,真是绝妙的大小。

唯一可惜的,就是她完全没有表情。与其说是面无表情,不如说用面具来表现更为恰当。就算将她说成是出自某著名美术家的最高杰作的雕像,也没有谁会怀疑吧。她就是这样的,如艺术品般没有人味儿的美丽女人。

看着屏息的爱子,那个没有笑容的女人继续淡然的说道。

「主人觉得,你从现在开始打算去做的事并不合适。你的学生正打算做的事看起来【很有趣】。所以,在那个时刻到来之前,请您一时性的退场吧」

「什、在说什么……」

貌美的修女连足音也不发出的慢慢接近,爱子则无意识的后退。这时,修女的碧眼看上去瞬间闪耀了一下。爱子突然感觉头迷迷糊糊的,禁不住像使用魔法时一样集中了精神,接着,那种懵懵的感觉就像是被弹飞了似的云消雾散了。

「……原来如此。不愧是抛开主人自称为【神】的女人。竟然排斥了我的【魅了】。没办法。用物理性手段带走吧」

「别、别过来!期、期望……呜!?」

感受到来路不明的威压感,爱子立刻想要使用魔法。但是,比她结束咏唱更早,修女刹那间拉近距离,朝着她的心窝打入了一记重拳。瘫倒在地的爱子,在意识没入黑暗之际,听到了修女的自言自语。

「安心。不杀。你是优秀的棋子。对排除那个不规则也许会有用」

在爱子的脑海里,浮现出白发眼罩的少年。并且,虽然知道传达不到,但在意识陷落的瞬间之前,她还是在心中叫着他的名字。

————————南云君!

~~~~~~

「?」

修女像是感觉不到爱子的重量似的将她扛在肩上,突然,她将意识转向了走廊的前方,搜索着什么似的看向那里。修女一动不动的观察了一会儿,接着慢慢的打开了前方走廊的客室的门。

然后,她进入其中并环视整个房间,仍旧让人感觉不到足音的靠近了壁橱,猛的将门打开。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修女觉得奇怪,再度环视周围,各处都看了一遍。不久后,她得出了【什么都没有】的结论,重新扛起爱子,转身走出了房间。

在回归寂静的房间之中,一个颤抖的声音小声嘟哝着。

「……不赶紧告知的话……该对谁……」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却回响着一丝、不知向着何处远去的脚步声。不久后,房间完全恢复了寂静。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