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4潜藏于绿洲之物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4潜藏于绿洲之物



从绿洲里出现的是体长十米、呼呼地挥舞着无数触手、魔石闪耀着赤色的……史莱姆。这样说简单易懂吧。

但是,尺寸很奇怪。通常,史莱姆型的魔物体长顶多也就有一米。而且,理应没有操纵周围的水的力量。至少也要用类似触手一般的东西操作,自身肉体以外的水应该是不能直接操作的。

「什么……这魔物到底是什么?巴切莱姆……吗?」

兰兹呆然的嘟嚷着那种事。巴切莱姆,是指这个世界的史莱姆型魔物。

「嘛,是啥都好。这家伙就是绿洲被污染的原因吧?大概,它拥有产生毒素的固有魔法吧」

「……的确,这样想比较合理。可是能打倒吗?」

在阿一和兰兹对话的期间,绿洲的巴切拉姆就像是怒上心头那样发动了触手攻击。月以冰结系魔法,缇奥以火系魔法应对。阿一也在对话期间以多纳·修拉库迎击,并有意识的瞄准像是核的红色魔石。但魔石却像是有意识似的,在它体内纵横无尽的来回动着,让瞄准变得相当困难。

看到这个样子,对于阿一所持的神器或月等人的魔法,兰兹想着“已经没必要惊讶了”决定敷衍的无视这些并以冷静的态度询问阿一的胜算。

「唔~……啊啊,没问题。已经掌握了」

敷衍的回答兰兹的问题,阿一眯细了眼睛追踪移动的魔石的轨迹,并慢慢把修拉库收回枪套,以双手架起多纳。持枪的右臂直线伸出并弯曲左肘支撑,两脚前后开立。也就是所谓的韦佛式射姿。基于多纳的精密射击姿势。

阿一的眼仿如鹰那样锐细,似乎完全掌握了魔石的动作。然后……

Do bang!

一条闪光伴随着干燥的破裂声划破长空,对像是无视惯性定律似的改变行径的魔石,仿佛磁石互相吸引似的,或者说像是魔石自己撞上去似的,子弹分毫不差的将其射穿。

电磁炮的冲击与热量让魔石一瞬间被消灭,同时,构成绿洲巴切莱姆的水也失去力量,变回了普通的水。咚沙!大量的水倾泻而下,响起这样的声音。兰兹他们看着激烈起伏的绿洲。

「……结束了吗?」

「啊啊,绿洲已经没魔力反应了。但排除那玩意儿是否等于净化了绿洲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阿一轻易击退让自己们的安卡吉陷入存亡危机的元凶,还说的轻描淡写,兰兹等人的心情就像是被狐狸骗了那样。但即便如此,元凶也在眼前确实的被消灭了,兰兹的一名部下慌慌张张的去鉴定水质。

「……怎样?」

「……不,仍是被污染着」

兰兹的声音充满期待,但部下却沮丧的摇头。从绿洲汲水后回到家再喝的人们也会中毒,从这件事就能预料到这个结果。即便绿洲巴切莱姆不在了,一度被污染的水还是会残留下来,面对这个事实,大家果然难掩失落。

「嘛,别泄气。既然元凶不见了,绿洲就不会继续受到污染。新鲜的水会不断从地下水脉涌出呐呀,只好好好的排出被污染的水,不久后就会变回原本的绿洲呐呀」

缇奥像是在安慰兰兹他们似的那样说道,他们也重振精神,现出面向复兴的意图。众人以兰兹为中心团结一致,从他们的样子就能看出,安卡吉的住民,大家都热爱着这个国家。正因为是处于严酷环境中的国家,爱国心才会强吧。

「……不过,那个像巴切莱姆的魔物到底是什么呢?……新种的魔物流入了地下水脉吗?」

重振精神的兰兹疑惑的望向绿洲。而回答他的人是阿一。

「恐怕……是魔人族的把戏吧?」

「!?魔人族?阿一殿下,您这么说是想到了什么吗?」

听到阿一的话后,兰兹以惊讶的表情看着他,不过,他马上就恢复冷静,催促阿一说下去。阿一成功确保水源并排除了元凶,因此兰兹对他抱有信赖及敬意。最初的那种胡乱猜忌的眼神已经连一点儿都不剩了。

阿一推测绿洲巴切莱姆是魔人族的神代魔法所作出的新型魔物。一方面是因为绿洲巴切莱姆的特异性,另一方面是因为魔人族曾在乌鲁镇盯上爱子,在奥卢克斯大迷宫盯上光辉他们,有着这样的事实。

恐怕,魔人族在整备魔物军队吧。并且,在战争爆发之前,对北大路的危险、不确定因素及重要地点进行调查并实行打击。他们瞄准了爱子这个可能会彻底改变北大路食物供给的存在,以及瞄准了圣教教会为了对抗魔人族而从异世界召唤而来的勇者,这就是很好的证据。

然后,安卡吉,是来自艾莉珊的海产系食品中继站,也大量供给着果物和其他食品,在食品方面,这里毫无疑问能说是重要地点。而且,就算被袭击,地处沙漠中央的安卡吉也难以呼叫救援。魔人族盯上这里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

大略的向兰兹那样说明后,安卡吉的众人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并露出苦涩的表情。

「也有听说过魔物的事。这边也有在独自调查……敝国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应该不至于能使役那样的魔物……预想得太乐观了」

「嘛,不是没办法吗?王都恐怕也没有新种魔物的情报吧。再怎说,勇者一行被袭击也是最近的事。现在,到处都在骚乱着吧」

「终于动真格儿的了吗……阿一殿下……虽然您报上的是冒险者的名号……但那个神器也好,那份强大也罢,果然和香织殿下一样……」

阿一什么都没回答,只是耸了耸肩,兰兹他们也住意到有什么隐情,所以也没继续追问。无论发生过什么事,安卡吉被阿一等人拯救的这件事也不会改变。比起无用的追问恩人,还有更该做的事。

「……阿一殿下,月殿下,缇奥殿下。安卡吉公国领主兰兹·佛瓦德·岑根,代表国家向诸位道谢。这个国家被诸位拯救了」

这样说着,包含兰兹在内,安卡吉的众人都深深低头了。领主,理应不能那样简单的向人低头,不管阿一是不是【神之使徒】中的一人,兰兹一定都会低头的吧。虽然只有短暂的交流,但也能理解到他的爱国心并不一般。正因如此,周围的部下们和兰兹并没有停止向报上区区冒险者名号的阿一低头,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这种方面也被儿子好好的继承了吧。言行举止简直一模一样。

阿一满面笑容的看着那样的他们。然后,

「啊啊,好好感谢我们吧。然后,绝对不要忘掉这份巨大的恩情」

尽情地卖人情了。而且还如是此爽快地卖人情。兰兹还以为他会谦虚的说「不,别在意。作为人是当然的事」,然后若无其事的别有用心,所以他不禁露出感到意外的表情。另外对兰兹而言,他原本就想因救国这件事而向阿一还礼,因此即便阿一这么说也没有问题,但他万万没想到,阿一竟然会抛来一记直球。

对阿一而言,一方面是香织拜托他,另一方面是必须把缪寄托在这里,因此有必要确保安卡吉的安全,所以他不觉得有必要感谢成这样。

但是,难得被感谢一次,在关健时刻伙伴是越多越好,所以他十足十的卖了个恩情。他认为,如果是兰兹,那方面的对应会真诚吧,既然他也是政治家,就应该会信守承诺。

「啊,嗯嗯。当然。至死都会铭记于心……但是,安卡吉还有很多仍在受苦的患者们……那也,能拜托吗?」

作为政治家,或作为贵族,过着经常摸对方底牌这种日常的兰兹,听了阿一如同直球般的话语稍显困惑,不久后像是理解了什么似的苦笑着点头。然后,为了救感染者,他重新委托阿一他们去采集【静因石】。

「原本,我就是有事去【古鲁恩大火山】才来的。那也没问题。只是,最少要采多少?」

阿一爽快的答应了,兰兹为此而松了口气,并传达了现在的患者数和必要的采集量。数量相当大,但阿一有【宝物库】所以没问题。仅仅在采集量上,普通的冒险者就不可能拯救所有患者吧,兰兹向让他和阿一他们相遇的神献上感谢。(mcb3:命♂运♂的♂相♂遇……不对,我在说啥呢。)

医院里,能看见香织与希娅相伴奋勇活跃的身姿。将从重症患者身上抽出的魔力存到魔晶石里,延缓半径十米以内的所有患者的病情,同时使用回复魔法恢复他们衰弱的身体。

为了条高效率,希娅以她的刚力一口气把动不了的患者们运过去。并非用马车移动,而是把塞满患者的马车举起来,在建筑物的屋顶上跳跃往来于各个设施之间,(准准:房子不会塌吗?)将重症患者移动至香织所在的医院,聚集在一起一并进行医疗处理。

不过,这种方法也有弊端。理应无力的兔耳少女竟然在做着这种不可能的事,让众多的轻症患者以为自己病入膏肓进而看到了幻觉,一个个都绝望的奔向医院,让医院变得更加混乱。

医院的职员们,看着连发上级魔法、理所当然般的行使着复数回复魔法的香织的身姿,超越惊讶转而对她寄予深深的尊敬,现在,全员都在听从香织的指示治愈病人。

在他们以香织为中心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阿一等人来到他们的身边。然后,一起跟来的兰兹大声宣布已经确保水源并排除元凶的事情,全员都发出了欢呼声。即将有很多人死去,在沙漠的正中央确保不到安全的水,一度被绝望笼罩的人们,渐渐开始恢复笑颜。

消息马上就传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病倒的人们得知再稍微忍耐一下就应该能得救,进而都情绪高涨、恢复了气力。

「香织,从现在算起,能有多长时间去挑战【古鲁恩大火山】?」

「阿一君……」

在被欢呼声包围的医院中,阿一寄步走向治疗中的香织询问道。

香织看到阿一的身姿后高兴的绽放笑容,然后立马以认真的表情凝视虚空。是计算完了吗,她重新看向阿一回答道“两天”。这是她根据患者们的魔力和体力的极限做出的判断吧

「阿一君。我留在这里继续治疗患者们。【静因石】就拜托了。好像是贵重的矿物……需要的量很大,所以不是阿一君就不行。对不起……明明知道阿一君不关心这个世界的事……」

「要收集那么多的话,无论怎么着都要去深层吧。就算把浅层的搜刮干净估计都凑不够……总之,仅仅是攻略必须稍微快一点而已,毕竟是顺路,就不用道歉了。这是我自己决的的事……而且,也不能把缪放在人会接二连三的倒下逝去的地方就走吧?」

「呼呼…是啊,拜托了。我会好好看紧缪酱的」

香织在来安卡吉的途中,听阿一说过狂神的事和旅行的目的,也听阿一说过他即便抛弃这个世界也要优先回到故乡。而且阿一还说过“如果你不理解,就回光辉他们身边去吧”。听到了一切后,尽管如此,香织也没有改变要跟着阿一的意志。

这次的事也是,如果阿一决定抛弃安卡吉的话,她会尽量说服他,如果没奏效,她就会放弃吧。

但是,可以的话,香织想要成为安卡吉的人们的力量。在阿一做出决断的时候,她不知不觉就露出了恳求般的眼神看着他。香织认为自己的想法对阿一的判断造成了影响并不是她在自作多情,当时阿一看到香织的眼神后略微苦笑的耸了耸肩,从这件事就能看出香织确实对他造成了影响。

所以,香织的心情很复杂,她觉得她把自己的任性强加给了阿一。

但是,面对不自觉的谢罪的香织,阿一只是满不在乎挥了挥手。像是看透香织的心思那样,说这是自己决定的,让她别在意。看着阿一那生硬的担心着自己态度,以及他那若无其事的假装爸爸行为,香织脸颊放松,以饱含信赖和爱情的眼神看向他。

「我也会努力的……请平安归来。我会等着你……」

「……啊,啊啊」(mcb3:神气氛转换啥回事……)

香织那恋爱的眼神,以及宛如送夫出征的妻子那样的气氛,令阿一不由得口吃了。

原本,香织的言行就非常直接。在日本时,就很直率地刷走光辉的误解,把炸弹扔给阿一让教室里卷起嫉妒的暴风雨……那种事也日常化了。而且,自从告白的那一天,这种言行就变得更加露骨。

阿一那啥地移开了视线,在他视线前方的是……月。月和平常一样,以无机质的眼神看着阿一。完全是瞪视。阿一不由得,重新看向另一侧,那里的,是爱意满满,露出柔软微笑的香织……

看见那样香织的氛围,我们的偶像,缪扔下了炸弹。

「香织欧内酱,想看刚才的月欧内酱喏~香织欧内酱也想和爸爸啾~?」

「哦呀?看到了吗,缪?」

「呜~?从手指缝里看见了~月欧内酱,非常可爱的~缪也想和爸爸啾喏~」

「唔~呣。连妾身都还没做过哦?等缪变得更大再来呐呀」

「呜呜~」

缪无邪气的话语令人感到温暖,阿一不讲理的对缇奥愤怒着「这个没用的废物!」。不出所料,「那眼神!那眼神啊!噫!」缇奥开始兴奋。现在,怎样都好了。

要说为何,那是因为阿一的旁边出现了架着刀的般若。当然,是香织的分身。

「……怎么回事呢,是吧?阿一君你们是去工作的吧?但是,为什么和月接吻了?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那种事是必要的吗?我拼命为患者们进行应急处理的时候,你们两人却在享受吗?是把我忘掉了吗?不如说,不是为了两人在一起才分工的吧?」

香织眼睛的高光消失,背后背负般若凝视着阿一。冷汗自然的顺着阿一的脸颊流下。他想说那是吸血行为附带的东西,并非为了接吻才分工的,但在他说话之前月就走上前去。

阿一期待着她是不是想解开误会,但在这种情况下期待月,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月从正面与香织互相凝视,堂堂正正的挺起胸膛。然后,呒的放松了嘴角。

「……很美味」

这样说了。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病院里响彻了两位美少女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在此之前,病院的职员和患者们还以为香织是圣女那样的人,现在都被吓到了,尽量不想目光交汇似的别过脸去。

也难怪。谁都不会认为在背后背负着挥动刀的般若的人是圣女吧。而且,对面那位的背后也背负着暗云和雷龙。想不移开目光都没办法吧。

阿一看着发出笑声互相瞪视的香织和月,一边吐出叹息一般接近,果断决定弹额头。吱啪!发出了弹额头理应不可能发出的声音,月和香织不由得发出悲鸣同时蹲下。两人流着眼泪,「干啥呢!」这样仰望着阿一。阿一表情呆然的说道。

「香织,我并非是想和月干那种事才分开行动。你知道的吧?还有,月是我的恋人。无论我和她做什么都没理由被你说。你是这些都知道了才跟过来的吧」

「呜……虽然是这样,不过……不合理的,这样的……」

被阿一发火的香织即使沮丧也继续反驳。阿一再次叹了口气,也提醒月「不要再所有的事上都敌对」,月啍!的一下板起脸,说着「这是女人的战斗……阿一不要插嘴」并严厉拒绝。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修罗场,兰兹他们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希娅嘟哝着「最近我的存在感好像又变薄弱了」这样反省自己的状况,缇奥至今还在娇喘着,缪看到月和香织还在吵架,再次切换成愤怒模式。

阿一放弃了收拾事态,想要赶快前往【古鲁恩大火山】。虽然之前谈过了,但阿一还是重新拜托兰兹照看缪以及在医院忙碌的香织。兰兹大概也明白阿一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了,一边苦笑一边爽快的答应了阿一。

虽然之前有嘱咐过,但缪刚一察觉到阿一要出,就露出寂寞的表情。阿一单膝跪下和她对上视线,慢慢的摸着她的头。

「缪,我要出门了。好孩子要好好看家哦?」

「呜,缪是好孩子。所以,希望能早点回来,爸爸」

「啊啊,尽可能早点回来」

缪双手紧紧握住衣服的下摆,忍耐着不哭出来,而阿一在温柔的劝慰着她,这幅画面无关种族,不论在谁看来都是亲子。因修罗场而变冷的空气也变得平和温暖。阿一推着缪的后背走向香织那边。然后,向月、希娅、缇奥下达了出发的号令。

香织向刚要转身的阿一道别。

「阿、阿一君……那个,一路走好」

「喔,缪拜托了」

「嗯……所以,那个……接吻,不行吗?一顺风顺的接吻……像那种的」

「……肯定不行的吧。话说为啥那么突然」

「只是脸也好哦?不行?」

香织脸颊涨得通红,扭扭捏捏的用意外逞强的声音说着这种事。看来,她好像认为与月对抗,这种时候可不能退缩。现在回想一下,香织自觉到自己的好意并告白后,感觉变得比在日本的时候更积极了,真的是紧紧的贴上来。

阿一无视背后「啊,那么我也要!」发出声音的兔耳,打算残忍拒绝香织,却被意料之外的对手取得了先机。

「缪也要~缪也要和爸爸啾!」

缪天真无邪的伸出手去,香织也顺便搭了一程。在阿一说了各种各样的话试图婉拒(对缪说不出强硬的话语),终于

「爸爸,讨厌缪喏?」

被泪目的缪那样一说,阿一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结果,和香织、缪,然后不知为啥还和希娅彼此亲吻脸颊之后,这次,又陷入了在众多倒地的患者中央被微暖的视线注视、这种意义不明的状况,阿一像是逃跑似的前往了【古鲁恩大火山】。

顺带一提,缇奥也想被亲,但由于她鼻息急促,阿一不由得就骂出口了。结果她陷入了多余的兴奋,只能说让人心情很糟吧。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