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7神代魔法的使用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7神代魔法的使用者

什么前兆都没有,白色的极光突然从天而降。

那道光在绝妙的时机袭击了正打算打倒最后一条岩浆蛇的阿一。异常惨烈的热量和冲击如暴风雨般将阿一吞噬。

「阿、阿一!!!」

月的惨叫回响着。希娅和缇奥在稍稍远离的地方呆然的看着阿一被极光吞噬,听到月发出自相遇以来一次也没有发出过的尖叫之后,两人稍稍恢复了自我。

与轰鸣声一同从阿一上方倾斜而下的极光将最后一条演讲蟒吞噬,直接命中岩浆之海。周围的岩浆翻起巨浪,甚至连海底都暴露了出来。一段时间里,极光持续贯穿岩浆之海,之后逐渐变细,最终像是融入虚空般的消失了。

月拼命的飞向阿一原来所在的地方。从那消失的光芒之中,她看见了,虽然破破烂烂,但仍然滞留在空中的阿一。不过,像是保护胸口和面门那样交叉双臂的阿一,马上就失去平衡,开始向着因极光的冲击而变得荒芜的岩浆之海掉落。

「————!【来翔】!」

靠着之前用【空力】制作的立足点,阿一才没直接掉下去,但这就是极限了,失去意识的他向着背后倒去,即将落下。月趁着那个瞬间用飞翔魔法一口气接近,用两臂抱住阿一在附近的立足点着陆。

「唔!阿一!阿一!」

面染焦躁已极的神色,取出神水给阿一喝。阿一的病状相当惨不忍睹。右臂烧烂到连骨头都能看见,左臂也处于半溶解状态。遮眼罩被轰飞,从脸到脖子有一道深深地伤口,血流不止。并且整个腹部都焦黑炭化了。尽管如此,是成长的证明吗?内脏并没有受到伤害。

那一刻,在极光袭向阿一的瞬间,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身体,从正面对着极光,用【金刚】的派生技能【集中强化】和【赋予强化】强化身体。多亏如此,头部被【赋予强化】的义手保护,心脏跟肺被收手拿着的多纳保护了。腹部因为穿着魔物皮做成的特殊衣服,又被【赋予强化】提高了防御力,再加上阿一自身的魔耐数值也超出常规,总算是没闹出生命危险,不过……

「唔……恢复的好慢!」

就像月掺杂着焦躁的嘟哝那样,明明使用了神水,治愈却毫无进展。月紧咬牙关。

当初在【奥卢克斯大迷宫】,与最后的守护者希德拉交战的时候,阿一为了保护月,曾被类似的极光重伤。明明发誓再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再也不会让阿一变成那个样子了!阿一被极光吞噬重伤倒下的样子,简直就像那时的情景再现。月无表情的脸因懊悔而深深扭曲。

「笨蛋!上面呐呀!!」

缇奥警告的同时,无数的闪光像暴雨般倾注而来。那是,缩小版的极光。与刚才的一击相比,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的威力和大小,然而一发一发却都是能将肉身毁灭的死亡的光。

月因取出第二管神水给阿一喝而没有注意到从天而降的无数极光,听到警告再抬头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发动魔法了。只要有3秒,不,1秒间的话……在如同静止般的时间里,月拼死在头脑中构筑防御魔法。

「不让你得逞呐呀!【岚空】!」

这数秒钟,是及时发现偷袭的缇奥争取到的。她发动的是风系统中级防御魔法【岚空】。压缩的空气之壁承受了死之雨。直击的瞬间,风之结界大幅度弯曲,本来的话,应该是能将攻击反弹回去的,但现在却丝毫看不出那样的从容。一道接一道命中的小极光让结界发出悲鸣,果然,这道防线只能顶住几秒钟吧。

但是,这样就足够了。

「【圣绝】!」

月的防御魔法发动。本来的话,展开【绝祸】更好,虽说由于熟练度上升,发动时间变短了,但重力魔法的构筑、发动时间还是远远长于其他魔法。作为能瞬间发动的上级水平的防御魔术,【圣绝】是最合适的。

在月举起的手的前方出现了灿烂辉煌的光之障壁,半球状的障壁包覆着月和她旁边倒下的阿一。稍后,缇奥展开的【岚空】,终于承受不住小极光的攻击,伴随着破裂声消失了,同时,不见衰减的破坏洪流继续砸向其下方展开的光之壁垒。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如大瀑布一般的压力为了让两人消失而不间断的袭击着,月的【圣绝】也响起雨中车棚那样的声音。月判断这样下去会被压倒,将展开中的【圣绝】由覆盖面广的喇叭状变形成只护住头顶的小圆盾状,以守护范围缩小的代价增加【圣绝】的强度。

除了月和阿一所在的地方,周围的其他立足点已经被小极光的余波破坏殆尽,化为碎石沉入岩浆之海。

这小极光显然是在瞄准阿一,明明希娅和缇奥就站在稍微远一点的立足点上,倾泻而下的小极光却在她们面前止步。尽管如此,这极光之雨不论是威力还是密度,都到了能让她们两人止步的程度,实在是相当不寻常的攻击。

「阿一先生!阿一先生!」

「冷静下来呐呀,希娅!现在离开妾身的守护的话你也会死的!」

「但是!阿一先生他!」

希娅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打算冲到小极光之雨中。缇奥一变偏移旋风之盾的轨道,一边拼命的劝诫她。

缇奥并不是不担心阿一,她也和希娅一样心痛。但是,虽说是缩小版,也是重伤阿一的极光,而且几乎连神水都不起作用,绝对不可以无防备的冲进这恐怖的攻击之中。她一边单手抓住希娅的脖子,一边拼命的偏移光之淫威。

10秒,还是一份钟?……让人以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极光之岚在最后又猛烈的倾注了一阵子,终于,出现了一时的终结。周围的状态变得惨不忍睹,到处都冒起白烟。

一直在独力支撑的月和缇奥都气喘吁吁的拿出魔晶石补充魔力。

同时,从上空传来一阵半感叹半惊讶的男人的声音。

「……不容忽视的实力。果然,在这里埋伏着是正确的。你们太危险了。特别是,那个男人……」

月她们,看向传来声音的天顶附近。然后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不知不觉中,那里已经聚集了成群的龙,以及与那些龙不可同日而语的、以巨大的身驱而自豪的纯白之龙,白龙的背上站着一个红发、黑皮肤、尖耳朵的魔人族男性。

「没想到,正中我白龙的吐息竟然都杀不死……而且报告上强大的未知的武器……女人也,想不到,竟然能顶住五十条灰龙的扫射。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习得了几个神代魔法?」

与缇奥相似的金色眼睛眯得如剑一般,自高空睥睨的魔人族男性,向着提高警戒心回瞪着他的月她们提了这样的问题。他好像认为月她们的力量,是来自于通关某处的大迷宫后所入手的神代魔法。

「提问之前,先自我介绍如何?魔人族连礼仪都不知道吗?」

如此回答魔人族男人的,是直到刚才还昏迷着的阿一。魔人族的男人蹙眉。但是,在他开口前,月她们就尖叫起来。

「阿一!」

「阿一先生!」

「没事吧!主人呦!」

阿一总算挺起上半身,但果然受伤太重,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月立刻支撑着他,缇奥和希娅也立刻跳到仅剩一点的立足点伤,担心似的依偎在他身边。

阿一向用担心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月她们露出没问题般的微笑,用自己的脚站立起来。但绝不是马上就能战斗的状态,从额头上浮现的汗珠正诉说着他感到的剧痛。尽管如此,阿一仍然将视线转向上空,对魔人族露出大胆的笑容。

「……没必要对将死之人报上名字」

「完全同感啊。只是例行询问而已。我也没兴趣,不用在意。话说回来,你朋友的手臂怎么样啦?」

阿一为了争取恢复的时间,用讽刺的口吻反问着。从魔人族男性所说的【报告】啦【埋伏】啦这样的台词,就能想到以前在乌鲁町暗中活跃,最后被阿一打飞了一条手臂,捡了条命逃跑的魔人族。显然是从那个家伙身上得到的情报。

魔人族男人的眉毛瞬间抽动了一下,用比刚才稍微低沉的声音回答。

「改变主意了。你这家伙,认真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弗里德·巴古亚。向异教徒们降下神罚的忠实的神之使徒」

「神之使徒……呢。太夸张了吧。入手了神代魔法,就能允许这样自报姓名吗?只是魔物使役的魔法吗?……像是能放极光的魔物?啰啰嗦嗦的烦死了。估计是魔物制作之类的魔法吧?如果能制作强大无比的军队的话,自称神之使徒倒也能理解」

「就是那样。得到神代之力的我,【阿尔沃大人】直接对我说【我是使徒】。因此,我赌上自己的一切去实现主人的愿望。尔等这些将会成为障碍的存在,我会全力否定」

自称弗里德·巴古亚的魔人族,总觉得像是圣教教会的教皇伊修塔尔呢,从正面否定了阿一他们的存在。如此残酷的话语,却只换来阿一大胆的笑容。回复很慢,就用【魔力变换】的派生技能【治愈力变换】将魔力变成治愈力来止血。左手虽然用不了,但右手没骨折,并不是不能用。「我,还能战斗!」这样想着,阿一重新鼓起干劲。

「这是我的台词。站在我面前的你是敌人。敌人……全部都要杀!」

阿一一边发出呐喊,一边忍着剧痛向弗里德扣动多纳的扳机。子弹激发的反动力让阿一的右手和身体发出哀鸣,不过全都靠对敌人的杀意撑过去了。并且,发动【瞬光】取出十字悬浮炮进行突击。与此同时,月的【雷龙】,缇奥的吐息,希娅的炸裂独头弹也一并放出。

但是,有数头被称为灰龙的体长三、四米左右的龙敏捷的进入射线内,紧接着,就出现由无数个正三角形组合而成的赤黑色的屏障,承受了阿一他们的攻击。

那些屏障承受阿一他们的最大攻击力后,仅仅数秒数秒就出现裂缝,快要碎掉了。但是,从后面又有其他灰龙进入射线内展开好几重屏障,和想的一样无法突破。仔细看的话,龙的背上还贴附着龟型魔物,龟壳发出红黑色的光,想必屏障是龟型魔物的固有魔法吧。

「以为我带着的魔物只有龙吗?这个屏障可没那么容易破坏啊。来吧,看着吧。我的另一个力量。神代的力量!」

这么说后,弗里德就进入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一动不动的开始嘟嘟哝哝的咏唱咒文。手上拿着一块大布,上面描绘着复杂奇怪的魔法阵。新入手的神代的力量,说的恐怕是这个【古鲁恩大火山】的神代魔法吧。阿一他们知道神代魔法威力巨大,「怎么可能让你咏唱」,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放出更加苛烈的攻击。

但是,就算突破了灰龙们的屏障,很快又有新的屏障展开,阿一他们的攻击根本去不到弗里德那里。本来的话,拜托月她们掩护,阿一用【空力】强行突破就好,不过现在他还没恢复,充其量也只是能把灰龙群打下来。如此想着的阿一紧咬牙关,收起多纳,取出反动力较小的奥尔根全弹发射,吹飞了数头灰龙的障壁,但仍然到达不了弗里德那里。十字悬浮炮也因威力不足破坏不了障壁。

这时,time up了似的,弗里德的咏唱完成了。

「【界穿】!」

「!后面啊!阿一先生!」

说出最后的魔法名的同时,弗里德与白龙的身影一同消失。正确的说是,出现像发光的膜那样的东西,并跳进去了。几乎在弗里德消失的同一时刻,希娅发出警告。阿一他们遵从希娅的警告,连惊愕的瞪大眼睛的闲暇都没有就看向背后。

在那里的……是在阿一眼前张开大口的白龙以及从白龙的背上睥睨着阿一的弗里德。白龙嘴里,已经把庞大的热量和魔力聚集、压缩至临界状态。阿一立刻以奥尔根为盾,阻挡几乎是在同时以零距离射出的极光。

咚咣噢噢噢噢噢噢!!!

「咕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轰响,举起奥尔根的阿一被极光直击、水平的被吹飞了。这异常惨烈的冲击,让本来就已经受损的肉体发出悲鸣,从阿一咬紧的牙关中漏出苦闷的呻吟声音。

「阿一!」

想要帮助被极光推着吹飞的阿一,月她们立刻打算对白龙展开攻击,不过犹如读懂了她们的想法般,来自灰龙的扫射袭向她们,将她们困在原地。

被吹飞的阿一虽然没受到直击,但那极光的冲击却让他伤口开裂,盛大的撒散出血花。随后,他拼命用受伤的右手支起奥尔根,用【空力】叉开双脚使劲站住,领悟到再这样下去自己将会被打落滚沸的岩浆之海,阿一就发动了【限界突破】。

用受伤的身体使用【限界突破】是非常危险的赌博。就算在平时,使用【限界突破】后也会被严重的倦怠感袭击,在当前这种状态下使用的话,时限一到可能就动弹不得了。尽管如此,为了打开状况这也是必要的。

阿一的身体散发着红色的光之洪流,力量爆发性增长。

「啊啊啊啊!!」

一边发出呐喊,一边顶起奥尔根强行将极光往上偏移。尽管如此,也没办法完全偏移。被极光的余波吞噬,被吹飞的同时洒出了更多的鲜血。(准准:一个人哪有那么多血?)

白龙放出无数的光弹追击。在这种地方跟希德拉一模一样。但是,极光的威力却在希德拉之上,光弹的威力也不容小觑。与神代魔法的使用者相互配合,真的是超规格的麻烦。

「十字悬浮炮!」

阿一通过极限的集中力,像树叶般飘摇闪躲如慢镜头般袭来的光弹。然后,丢掉被极光融化的奥尔根,一边用多纳连射,同时放飞十字悬浮炮强袭弗里德。

「竟然如此顽强!只差一纸之隔就是打不出决定性的一击!」

弗里德再次回到龟型魔物展开的障壁之后。对于理应身受重伤的阿一的顽强,弗里德咬牙切齿,同时也送去惊叹的目光。然后,他就在高速飞行的白龙之上,再次开始咏唱。

「不会让你得逞的!」

弗里德与白龙招架着十字悬浮炮的猛攻,一边用光弹骚扰一边和阿一拉开距离打算争取时间。突然,整个空间都响起不可思议的声音。同时,可怕的冲击从旁边袭向弗里德。

被吹飞的弗里德紧紧抱住白龙,不由得中断咏唱,他将目光转向能把体长十米的白龙吹飞的原因所在,之后便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竟然是黑龙!?」

【区区冒牌货竟然敢蹬鼻子上脸!已经不会再让你伤到主人了呐呀!】

把弗里德和白龙吹跑的,正是【龙化】的缇奥。龙人族那知名的危险程度在魔人族中也是家喻户晓,因此缇奥就将她本来的身姿显现了出来。虽然比起白龙小了一圈,不过那威压感却远远凌驾于白龙之上。(准准:中二你逗我?之前见面的时候说缇奥远比不上希德拉,接着又白龙远在希德拉之上,现在又说缇奥比白龙牛叉?太扯了吧!)

缇奥之所以决定与阿一他们一同旅行,虽然也有喜欢阿一的因素,但真正的理由是确认从异世界而来的人们,以及他们会对未来产生的影响。在这个前提下,自己是龙人族的事是要极力隐藏的。这是规矩,是理所当然的事。再怎么强大的种族,也赢不过数量的暴力,这是五百年前被迫害的惨痛教训。

但是,她深信的即便不是无敌也不会受伤的阿一却身受重伤。看着被从天而降的极光灼烧、无力倒下的阿一,缇奥的内心被激烈的动摇袭击了。是自己误解了什么吧。阿一是人。既会受伤,也可能由于瞬间的疏忽大意而轻易死掉。缇奥渐渐想起那理所当然事,在漫长的一生中遗忘的,如常识般的那件事————恋爱。现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确的认识到,自己为阿一而倾心。阿一不单纯是她感兴趣的对象,也不仅仅是她的主人,而是她作为一个女人所不想失去的【男人】。

因此,决定在人前【龙化】。在伙伴深陷危机时舍不得拿出这招的话,就不能挺胸抬头的以伙伴自称了。更重要的是,作为龙人族缇奥·库拉鲁斯的骄傲,她不允许自己作出把规则与人命放在天平上比较的事,也不打算做这样的事。

【年轻人哟!铭记在心呐呀!这才是「龙」之吐息啊!】

龚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色的闪光伴随轰鸣声紧逼向白龙以及弗里德。白龙像要对抗吐息似的扭转身体射出极光之吐息。黑白两道光柱在中间点剧烈冲突,扩散出异常可怕的冲击波。正下方的岩浆之海以冲突点为中心,掀起狂乱的岩浆海啸。

一开始缇奥与白龙的吐息不相上下的拮抗着,可是渐渐地,缇奥的吐息开始压制对方。

「咕,真是的,竟然在这里遇到龙人族的幸存者……没办法了。虽然有点危险,就用这魔法把整个空间给……」

「休想」

「————!?」

看来弗里德收到的报告中并没有提到龙人族的事,他是真心的感到吃惊。因为这预料之外的事态,弗里德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拿出新的布来,再次咏唱未知的神代魔法。但是,咏唱因中弹的冲击而中断了。

虽然伤口还流着血,但不知何时,阿一已经绕到弗里德的背后,用多纳进行连射。只是一声枪响却射出六发子弹,而且,六发子弹几乎同时精准的命中同一个地方。

弗里德身边的龟型的魔物,比弗里德反应更快的展开了屏障,可是,几乎零距离射出的闪光轻松打破了红黑的屏障。阿一近身略显焦急的弗里德,并发动【风爪】缠在多纳上,一口气挥了出去。

「咕哇啊啊!?」

弗里德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后仰倒,虽然避免了被一刀两断的命运,可胸口却留下了一道一字型切口。阿一的攻势丝毫不减,以撕裂弗里德的势头,就那样迅速回转,借由【魔力变换】发动【魔冲波】,打出一记回旋踢。

咚咣!!!

「嘎啊啊啊!!」

虽然勉勉强强用左腕防住,但是不可能抵消掉那势头,弗里德的左臂被粉碎,内脏也受到伤害,从白龙的背上被水平的吹飞出去。是注意到主人不在了吗,黑色的吐息一口气逼近分神的白龙。并且,阿一从白龙背上撤退之后,缇奥的吐息就把白龙连同极光一起盛大的吹飞了。

「噜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吹飞的白龙发出惨叫,尽管被缇奥的吐息直击的肚子受了重伤,它也勉强在空中重整体势,一口气向着天顶附近飞去。在那里,有着不知不觉间乘上灰龙的弗里德。在上空汇合,弗里德再次坐上白龙。

阿一打算发动【空力】追击。但是……

「咕!?嘎哈!!」

包覆阿一的红色光辉迅速消失,不仅伤口在流血,他还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限界突破】的时限到了。因为是受伤的状态下跨越极限所以伤害加深,极限也变快了。【空力】解除,阿一掉向岩浆之海。

【振作点!主人大人!】

「咕,缇,缇奥……」

飞翔着的缇奥用自己的背接住下落中的阿一。因【限界突破】的副作用和重伤而快要倒下的阿一,勉强维持住单膝跪立,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瞪着上空的弗里德。

放眼望去,到刚才为止都在纠缠月她们的灰龙群已经聚集在弗里德周围了。

「阿一!」

「阿一先生!」

月和希娅一边喊着阿一的名字一边飞奔过来。缇奥在附近的立足处着陆。现在的阿一,承受不了缇奥受到攻击时的战斗机动,会从高处掉下去。跳到同一立足处的月和希娅马上靠过来撑起阿一的身体。

「……可怕的战斗力。陪侍在身旁的女人们也不寻常。曾以为灭绝了的龙人族,无咏唱的魔法使用者,有着预知似的力量以及非人臂力兔人族……难道使用了神代的力量吗,而且我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要不是吃了最初的一击,被打败的会是我吧……」

弗里德一边用压抑着什么似的声音低语着,一边和阿一的视线交汇碰撞出火花,并气喘吁吁的用右手压着深刻在胸膛的伤口。

「为什么一副赢了的样子?我还可以战斗哦!」

阿一的脸因弗里德的话而浮现出不爽的表情,尽管身体已经残破不堪,他的眼睛却闪烁着杀意的光芒,并宣言要继续战斗。

「……也是呢,从你那千疮百孔的身躯上涌现出来的杀意之洪流并没有减弱的样子。真正可怕的不是那战斗力,而是那吞噬敌人的杀意……不,是对生存的执着吧……」

弗里德做出和第一次朝下看时一样决然的表情睥睨着阿一。

「虽然不想使用这方法的,不过……要杀你们这程度的强敌,想必是必须的代价的吧」

「你说什么?」

弗里德没有回答阿一的疑问,而是向不知何时停在他肩膀上的鸟型魔物传达了什么。

紧接着,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崩!!咚!!

整个空间,不,整个【古鲁恩大火山】开始剧烈震动,伴随着惊人的轰鸣声,岩浆之海狂暴起来了。

「呜哦!?」

「唔!?」

「Q啊!?」

【呶!?】

突然,遭受到从下往上的突刺的冲击,阿一他们四人发出四种不同的尖叫,拼命保持平衡。激震愈演愈烈,就震度而言,肯定已经到七级了吧。从岩浆之海喷出无数的火柱————不,是岩浆之柱。

「阿一先生!水(岩浆)位!」

听希娅那么一说,阿一他们立刻看向立足点之渊,确实,岩浆之海正在上升。

「你做了什么?」

阿一压抑着声音,质问引发了这个异常事态的犯人————弗里德。弗里德一边向中央岛正上方的天定移动,一边对阿一的问题做出回应。

「只是破坏了要石而已」

「要石……?」

「对啊,看着这岩浆难道没觉得奇怪吗?【古鲁恩大火山】明显是个活火山啊。尽管如此,至今为止却连一次喷发的记录都没有。这也就是说,有某个重要的因素一直在抑制积存于地下的岩浆喷发」

「那就是【要石】吗……怎么会!?」

「对。我破坏了抑制住岩浆喷发的巨大要石。过不了多久,这个大迷宫就会自行毁灭。不能授予同胞神代魔法虽然很遗憾,不过……能在这里杀死你们也算值了。与大迷宫一同长眠吧」

弗里德冷淡的俯视着阿一他们,向天顶举起脖子上挂着的吊坠。接着,天顶出现龟裂,分向左右打开。天顶开了一个圆形的洞穴变成了天井,接着又开了几道直通火山顶的隐藏门。

看来,他是用【古鲁恩大火山】的攻略之证打开了通往外界的捷径。弗里德最后睥睨了阿一他们一眼,就与白龙一起消失于天井的通道之中。

周围的岩浆之海仿佛进入飓风圈内的海面一样狂暴着,喷出的岩浆柱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增加。岩浆已经漫上阿一他们所在的立足点,简直就像世界末日一样。

仅有的一点时间,阿一像是在考虑什么似的眯细了眼睛。然后,决定了什么似的,按着伤口站起来。这时,即使弗里德和白龙出去了也仍旧在这里的灰龙们开始向阿一他们射出小极光。无论如何,也要在这里把他们杀掉似的。

在月发动【绝祸】抵挡小极光的时候,阿一手里握着【宝物库】,把手放在想要向头上的灰龙们放出吐息的缇奥那被坚固的龙鳞覆盖的脸颊上,让她转头看向自己。

「缇奥,听好了。拿着这个从天井的捷径逃出去」

一瞬间,缇奥没能理解他在说什么似的眨了眨眼,紧接着便露出受伤的表情,混合了悲伤与愤怒的念话响彻众人的脑海。阿一所说的,就像是要缇奥自己逃生、舍弃同伴们似的。

【主人呦,妾身,妾身连共度最后时光的资格都没有吗?是要抛弃妾身吗?妾身……】

「缇奥,不是那样的。没有时间了,所以只说一遍。我可还没有放弃呢。既要得到神代魔法,也要从这里活着出去,总有一天还要宰了那个混蛋,并且必须要遵守采集【静因石】的约定。但是,我一个人是做不来的。所以希望能借助你的力量。是你的话,就有可能突破所有的障碍,在时限内返回安卡吉……拜托了,缇奥」

阿一凝视着龙化状态的的缇奥的眼睛,用至今为止一次也没有对她显露过的认真的眼神看着她。被桀骜不驯,什么事情都能一个人解决的阿一,全力倚仗着。为了实现所有的愿望,战胜所有的困难,缇奥的协助是不可或缺的。缇奥的力量是必要的,这既不是放弃,也不是自我牺牲精神,仅仅只是认为缇奥是不二人选。

缇奥悲伤愤怒的心瞬间转变为欢欣鼓舞。喜欢的男人,不,现在是真心想成为伴侣的对象,被他在生死时刻托付了【重要之物】。如果不能回应他的话,就不是女人。

因此,缇奥只回答了一句话。

【交给我吧!】

阿一吧【宝物库】放进龙鳞的内侧,这样就能通过龙的肉体转交到人化后的缇奥手上了。缇奥确认【宝物库】放进龙鳞内侧后,轻轻的,用头蹭着阿一。这是她现在能做到的,竭尽全力的示爱。阿一也在最后温柔的抚摸了离开的缇奥。缇奥将视线看向月和希娅,两人也完全没有放弃的样子并用力的点头。

「缇奥,告诉香织和缪。【稍后再见】。拜托了哟」

【呼呼,明白呐呀】

收到阿一那轻松过度的口信,缇奥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拍后,她就卷起强风一下子飞走了。她在空中翻滚着避开袭来的小极光,一口气突入灰龙群里。对黑龙的特攻抱有了危机感吧,灰龙们开始向缇奥集火。

似乎想用吐息抵消蜂拥而至的小极光,可是,抵消不断追加而来的攻击并不简单。不过,在以为要形成拮抗的瞬间,从下方迸发的极光消灭了数条攻击缇奥的灰龙。

是月解放了【绝祸】中压缩的极光。此外,乱射的炸裂独头弹也不断制造冲击波将灰龙们吹飞。

是因为弗里德与白龙出去了吗,这时天井的门开始慢慢关闭。明白到没时间了的缇奥,冒着中弹的危险加速。多亏这样,缇奥的飞行速度明显增加了,可她的龙鳞也接连被灰龙的小极光打碎。

【哼,这种程度的痛!倒不如说感觉良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就像说的那样,每当灰龙的攻击伤到缇奥的身体,她的飞行速度就会进一步增加。这是【龙化】的派生技能【痛觉变换】的效果。越是感到疼痛,能力就越能强化,相当厉害的派生能力。顺带一提,这是她与阿一相遇后,时隔数百年得到的新技能。与其说跨越【障壁】,不如说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比较正确。

在若干灰龙之中,缇奥终于突破了小极光的暴风雨,通过了眼看着即将关闭的隐藏门。能看到洞口小小的光,是地上的光。在那之前,好几道门开始依次关闭。

缇奥已经不顾后果,留下仅仅能维持【龙化】的魔力,其他的都用作风的操作。就算回想自己漫长的人生,也没有达到过现在这般的速度,如字面意思的、疾风般的飞行。

穿过一道、两道、三道门,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道与地面相连的较厚的门了。缇奥身缠飓风,像黑色的炮弹一样突进。但是,有光弹从那样的她的头顶上袭来。

看来,是一注意到缇奥的存在,就发动攻击打算让她止步。门已经关上一半。缇奥回旋着回避,就算回避不了也没有放缓突进的速度,白龙的极光向着这样的她降下。

是耗尽魔力了吗,极光并没有当初那样的威力,最多也就之前一半的威力。但是,即便如此,如果被击中,也不是小极光能比的吧。可是如果不选择迎击而是回避,最后可能赶不上通过大门。

缇奥决定,利用中弹后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