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20月无双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20月无双

在天顶闪耀的月亮,因成群的灰龙而变得看不见了。

远远超过一百头吧。而且,胸口受伤的白龙和骑在它背上的弗里德·巴古亚就在龙群的中心。

「别怪我。敌战力的分析是战斗的定式」(准准:53万?)

希娅和米哈伊尔消失在空间魔法【界穿】作出的传送门里面之后,弗里德一边侧目看着紧随两人飞去的黑鹫部队,一边向着伫立于空中的月说道。

丝毫没有使用风系统魔法的迹象,那浮于空中的身姿宛如夜空中浮现的月亮。弗里德眯细眼睛窥伺月的反应,但面无表情的月只是静静的在那里对弗里德定睛而视罢了。

魔人族会因自己的种族而自豪,弗里德也不例外,他看不起其他的种族。而且,在魔人族所崇拜的神面前,他也是一位虔诚的信徒,是那种【不承认价值观的多样性】类型的男人。

因此,他不可能对其他种族的女人感兴趣。可是,面对即便真正的月亮被自己的灰龙群隐藏、却放出如明月般的光辉照亮地面的美貌少女,就连弗里德都能感受到她的魅力,觉得「杀了可惜」。

虽然这么想,但他很明白,必须要杀了阿一,同时也对月杀了同胞的事怀有憎恨,即便如此,他的嘴巴还是不知不觉的说出了蠢话。

「真可惜啊……女人,作为术士的你,即便再怎么拥有无咏唱这种惊人的技艺,也明白要在这种状况下杀出重围是无谋之举吧。如何?要不要与我同来?你这样的女人似乎也不坏」

对于弗里德的劝诱,月的反应是……

「……噗,投胎重来吧。丧男」

回以实在是刺耳的、混杂着嘲笑的辛辣讥讽。

顺带一提,弗里德也算是十个人中会有十个人将其评价为帅哥的美男子。再配合上那强大的实力,因此他在魔人族的女性之间有着狂热的人气。绝对不是丧男。

但是,月曾经在【古鲁恩大火山】看到过弗里德言及神时那神魂颠倒表情,那段记忆让月直到现在都觉得非常恶心。这样的男人,一脸装模作样的发来邀请,已经是,除了恶心之外就只剩下滑稽了。本来,月就对阿一以外的男人没有感觉,因此,她仅仅认为那是一番蠢话而已。

听了月的回答,弗里德的眼角青筋暴起。

「选择殉教之路吗?还是说,是源于对这个国家的忠诚?无聊的教义,盲信这种东西的无聊国家,要为此而献出生命吗?愚蠢之极!能有一次,从我的神,【阿尔沃大人】那里聆听教诲就好了。若是那样,就太棒了,闭上眼睛也————!?」(准准:勇者笑二号)

完全的预测失误。弗里德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月则用放出的神速风刃做为回答。只是单纯的听得不耐烦了,也有这种因素。

血沫乘着夜风飞舞。月放出的风刃没有命中弗里德的身体,只是浅浅的割裂了他的肩头。弗里德会立刻对风刃做出反应是因为,即便腐烂了,他也还是大迷宫的攻略者吧。否则,此时此刻,他便已经失去了一条手臂。

月用冷淡的眼神回望着满眼愤怒的瞪着自己的弗里德。然后,对愚蠢的魔物支配者放出豪言。

「……废话连篇就免了。让阿一受伤的份,痛苦的去死吧」

这句话就是信号,以月为中心,极寒的冰雪吹息大作。

眨眼间便发展为隐藏住月的巨大龙卷风直登天顶。连接天地的白色风暴,让周围的气温一口气降至绝对零度,遮挡住月亮、在上空盘旋的灰龙群尽数被冻成冰块。

生成龙卷风的,是中级风系攻击魔法【岚帝】和大范围降下绝对零度的最上级冰系攻击魔法【冻狱】的复合魔法。

宛如被冰河时代的气候变动一下子冻住的猛犸象一般,灰龙们个个都毫发无伤的断气,向地面落下,猛撞大地,身体摔了个粉碎。连体内也被完全冻结,如红宝石一般的血肉结晶在大地上弹跳。

「对别人的话充耳不闻……没办法了。扫射!」

看到近二十头灰龙被一口气击落,弗里德气的咬牙切齿,下达了一齐攻击的命令。众龙得令,便回旋着散开,四面八方上下左右,从全方位胡乱的射去极光。

数百道极光在夜空奔驰,宛如无数的流行。划破暗夜逼近的闪光,为了射杀其中的施术者,如剑山般贯穿了呼啸的绝对零度之暴风雪。

在无数极光的冲击之下,空中的冰雪龙卷风溶解似的消散了。散去的冰雪描绘出螺旋,其中央出现的,是被贯穿的极光伤到的月……当然不是,月的前后左右都有如卫星般的黑色旋涡保护着,她毫发无伤。

间不容发,目视到那娇小的敌人后,几百道闪光再次奔来。

但是,本应强力无比、消灭一切的必死之光,却被在月周围守护着她的黑色卫星一一吞没,或是被扭曲轨道、射向错误的方向,连一发都没能擦到月。

月操纵重力魔法的水准已经更上一层楼。即便暴露在无数的极光中,她的表情也毫无动摇之色。在月周围做圆周运动的是重力球【祸天】和吞噬万物的【绝祸】,宛如月的守护卫星一样。

「如果吐息无效的话,那就直接打!上吧!」

弗里德变更作战命令,灰龙群毫不犹豫的忠实执行。一边发出龙之咆哮,一边打算用锐利的爪牙撕裂少女纤细的肉体,袭来的它们,眼神都充满杀意。

是打算开始车轮战吧。月的周围马上被灰龙群围得水泄不通。

对于将近的灰龙和它们的杀意,月毫不在意,静静的闭上眼睛。似乎正在高度集中精神。如果不动反而方便了!逼近的灰龙们仿佛在这么说似的伸出锐利的爪牙,大开坚韧的颚门。

再快也已经逃不过将至的死亡了。到了不由得让人这么认为的地步时,月的眼睛唰!的睁开。然后,她那两片可爱的薄唇编织话语。

「【绮罗】」(准准:这里是写作【斩罗】,读作【绮罗】)

这个瞬间,整个世界都错位了。

宛如破碎的镜面,一无所有的空间拉出无数的线,以那线为界,两侧相邻的空间出现略微的偏差。并且,与这龟裂的空间重叠的灰龙们,一瞬间的硬直后,身体就伴随着滋噜!这种血淋淋的声音,同空间一并被切断,血花飞溅着,向地面落去。

空间魔法【绮罗】。靠着让空间龟裂错位,问答无用的将对象斩断的魔法。

由于月发动的防御不能的切断魔法,聚集在周围的三十多头灰龙连临终的惨叫都没能叫出来就一命呜呼了。弗里德看到月轻易的以自己办不到的发动速度、展开规模行使空间魔法,不由得浮现战栗的表情。

「如此程度的本领……难道说,你也是被神选中的人吗!如果是这样,不接受我的邀请也能理解了」

弗里德额头流汗,内心完全同意似的点了点头。月心想「这个误会的蠢货,真是让人心情不爽……」浮现出谁都能看明白的厌恶表情。

「……笑话。我无论何时都是为了阿一而战。和你这种神的走狗不同」

辛辣的言辞,不仅是弗里德自己,他感觉连自己敬爱的神也被贬低了(不是神经过敏),变得面无表情。恐怕,这句话触动了弗里德的禁忌。

「很好很好,已经,不必再言。杀了你丫的,把你的尸体拍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如此这般,多少也能引起他的动摇吧。那一刻,就是那个男人的终末」

「……嘴皮子不错。不会默默的用行动表示吗?丧男」

压抑着怒意宣告的话语,却只换来对方的嘲笑,弗里德的额头青筋暴起。之后的回答就像月说的一样,以行动表示了。

弗里德对停在肩头的小鸟型魔物做出指示,月记得在【古鲁恩大火山】也见过这只小鸟。于是,一部分正在破坏王都外城的魔物从地面上向着月的方向奔驰而来。显然,是打算从地面也展开攻击。

月一边用重力球的守护卫星防御灰龙群的极光,一边召唤【雷龙】。天上立刻乌云密布,伴随着落雷的咆哮,黄金之龙现身。解放【绝祸】积存的极光牵制逼近的弗里德和灰龙群,同时,让强袭的雷龙歼灭地面部队。

一如既往,雷龙二话不说的将全部敌人吸入颚门灼烧殆尽……本应如此,可是,体长超过五米的六足龟型魔物————吸收龟,阻止了进击的巨龙。当雷龙向着巨型吸收龟张开大嘴后,从正面进攻的雷龙却开始被反噬。

以前,在【奥卢克斯大迷宫】时,名为卡特莱娅的魔人族女性也带了吸收龟,这种魔物拥有的固有魔法可以将魔法摄入体内。但是,如今正在吞噬雷龙的吸收龟远比卡特莱娅带着的吸收龟要大上许多。显然是经过改良,性能被强化了。

尽管如此,该说不愧是雷龙吗。就算被吸收龟吃着,也让吸收龟的巨体渐渐浮起,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吸收龟的身体确实被灼伤了。看来,不能同时吞入复数属性的魔法,这条限制依旧没变呢。吞入雷后,似乎就吞不掉重力魔法了。

身体被徐徐浮起,吸收龟很焦急似的动着六条短腿,不过,在它的巨体被雷龙虏获之前,另一头吸收龟已经开始吞噬重力魔法了。被两头强化版吸收龟马力全开的用固有魔法【魔力贮藏】攻击着,就连雷龙也招架不住,金色的雷之躯被吸收了。

那之后,两种被压缩的魔法各自被向着月发射。

「……郁闷」

从地面发射的两道对空炮火,准确的瞄着月袭来。为了防住灰龙和白龙的极光,全力应对的重力球守护卫星根本无暇顾及新增的炮火,月只得立刻向上空【坠落】,以此来回避。

「哈哈,我早就知道你会使用奇怪的雷系魔法了。只要有吸收龟,你的魔法就与被封印同然」

弗里德得意的扭曲嘴角嗤笑着。但是,月并没有仓惶失色,而是紧盯着吸收龟观察,在极短的时间内考虑了什么似的,再次进入集中状态。

「又要用空间撕裂?不给你这种时间!」

白龙和灰龙射出的极光变得更加苛烈,从地面上也有踏空登天的黑豹型魔物逼近。

虽然重力球守护卫星勉强防住了极光之岚,但由于月的大半意识都集中在别的魔法的构筑之中,其动作与至今为止的相比有欠精细。这时,从地面蹿上来的黑豹已经化作一道朦胧的影子,开始射出无数的触手,并且,它还钻四处活动的重力球的空子,挥来锐爪。

眨眼间的攻防,让月的身上留下数道伤痕,赤色的鲜血在夜空飞散。但是,不论哪个伤口都很浅,所以完全没问题。月真正的防御力既不是障壁也不是重力球,而是她自身那犯规级的【再生力】。

月会张开障壁或回避,基本都是有同伴在,或是不喜欢衣服破掉。(准准:为毛不是怕疼?)她原本的战斗风格,是将对手的攻击无视,全权托付给再生力,自己则一味的进攻。(准准:传说中的爆衣战法?你三百年前是依文洁琳吗!!)

看到扬起血花的月,弗里德面露笑容,确信胜利已如探囊取物,但当他目视到月的伤口瞬间修复之后,又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那也是,神代的魔法?究竟,你掌握了几个啊!」

虽然并没有完全猜错,但关于月的再生是猜错了。弗里德心想,既然如此,就让攻击饱和到治愈也来不及为止!他命令魔物们全力直接攻击。并且,他自己也开始咏唱神代魔法。

不过,当然是先进入集中状态的月那边发动魔法更快。月睁开的眼中蕴含着强烈的意志,在闪光与咆哮之间,响起了她可爱的声音。

「【五天龙】」

紧接着,阴云骤起、雷鸣大作,萦绕的风、化作呼啸的龙卷,聚集的水、被带来的冷气冻结,灰色的沙烟如大蛇云般延展成形,苍蓝的歼灭之炎一边燃烧大气一边被压缩。

其结果,在王都的夜空,出现了五条魔龙。各自有着不同的属性,与重力魔法复合而成的龙。

噢噢噢噢噢噢噢!!!!!

五条龙发出可怕的咆哮,令大气瑟瑟发抖。

面对有着值得夸耀的巨体、神圣而庄严的五条魔龙,灰龙们本能的领悟到那是自己的上位者,胆怯似的发出小狗般可怜的悲鸣。它们的瞳孔中已经几乎没有了对月的杀意之色,取而代之的,是困惑和畏惧,求助似的向主人弗里德送去视线。

弗里德也不例外,面对这非常识已极的魔法,白龙背上的他露出了目瞪口呆的丑态。没有放过这个间隙,月让五天龙向地面强袭。

雷龙向最初吞噬自己的吸收龟展开突击,吸收龟也张开大口,打算再次把它吞噬殆尽。雷龙被吃掉了一点儿,可是和刚才不同,从雷龙背后蹦出的苍龙,以那业火让吸收龟熔化了。

「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甲壳被活生生熔化,吸收龟难以忍受这痛苦,固有魔法伴随着它的惨叫解开了。将这头吸收龟置之不理,雷龙瞄准了下一个目标。那是,正在吞噬岚龙的另一头吸收龟。神鸣响彻,雷龙的颚门啃了上去,那份灼热,让吸收龟的身体从一端开始变成了灰烬。

另外,在稍远的地方,冰龙冻结了一头吸收龟,石龙则将周围一带彻底卷入石化。被雷龙解放的岚龙射出体内储存的风之刃,将吸收龟以外的黑豹等魔物也一并切碎。

毕竟是在使役五天龙,很辛苦吧,月的额头上浮现出大量汗珠,呼吸也变得粗重了。早早收拾掉吸收龟的五天龙,这一次将矛头指向了上空的灰龙群。

面对率领强力无比的龙群的弗里德,月也同样以龙挑战。灰龙群无可奈何的沦为五天龙饵食的样子,非常明显的显示出弗里德与月不在一个档次。

弗里德至此终于明白了,自己正与之敌对的怪物,不是只有在【古鲁恩大火山】被自己重伤的少年,眼前的少女,毫无疑问,也是必须要抱着必死的觉悟战斗的对手。战斗前的宣言————成为自己的部下什么的,这种傲慢的话语事到如今却让他感到羞耻。

因此,从现在开始,弗里德能做的就只剩下竭尽全力的放出魔法。

「————世界之理摇摆不定,巨人之铁锤、龙王之咆哮、万军之足踏,全都不能满足世界!招致的动荡,带来的悲鸣,只是神的叹息!那是神的悲叹!汝,伴随着绝望破碎吧!【震天】!」

周围一带的空间剧烈鸣动。响起的声音低沉而浑厚,宛如世界在哀嚎。

月也有那个魔法的知识,不由得一声惊呼,提高警戒,立马调整为防御态势。弗里德放出的魔法范围太广,已经不可能回避了。并且,普通的防御连一瞬间也挡不住这个魔法。

月即刻解除了五天龙和重力球守护卫星,开始构筑空间魔法,她已经没有分出精力去维持其他魔法的余裕了。月以令人惊异的速度发动了空间魔法,几乎就在同时,一瞬间收缩的空间发生了大爆炸。

空间本身破裂了,这么说也不为过的凄绝冲击。幸存的灰龙和地上的魔物瞬间被粉碎为微尘,大地被掀飞,连夜空的斑斑云朵都被吹飞了。

空间魔法【震天】。强行把空间压缩,再将其解放,产生惊人冲击的魔法。(准准:是盗版暴君熊的技能吗?)

「……嗯,不愧是……神代魔法」

但是,身处冲击中心的月却好好的幸存下来了。(准准:为什么反派都那么会杀自己人?)衣服的各处都有破损,内脏也略微受损了吧,她的嘴角正在流血,可是,相比于空间本身破碎四散般的冲击,月受的伤实在是太轻了。当然,这轻伤也在一拍后被完全再生了。

按理来说,【震天】的威力应该是足以在瞬间将月炸得灰飞烟灭的……

其理由嘛,在【震天】即将发挥效果的时候,月发动了空间魔法【缚罗】。这是固定空间的魔法。根据使用方式,既可以防御也可以捕缚,相当便利的魔法。不过,这个魔法也不例外,耗魔量之高已经到了让人翻白眼的程度。

因为这个魔法施展的过于仓促,所以周围的空间并没有被完全固定住,导致月负伤了。可是,月靠着【自动再生】修复肉体,用再生魔法修复衣服,因此,现在的她不论是外表还是体内,都处于无伤状态。

在一片混沌破败之中,若无其事的于中心伫立、沐浴在月光之下的身姿,与那份令人惊异的强大相互结合,不禁让人觉得神圣。

可是,有一名对月的强大深信不疑的人,从月的死角发动强袭。

「就知道你能挡下来!披着少女皮的怪物!」

传送门在月的背后开启,从里面出现的,是射出极光的白龙和骑在它背上的弗里德。

虽然月立刻向右【坠落】回避极光,可是,在交错的一瞬间,她没能回避白龙的巨颚,肩膀一下子被咬住了。

卟嘻!伴随着这种声音,从伤口喷出鲜血。白龙啃食着月的单臂,锐利的牙齿陷入月柔嫩的肌肤,似乎打算从零距离释放极光。

大魔法的连发,让弗里德的样子相当疲惫,可他的眼神中,却满载着【这次能杀掉了!】这种确信胜利的欢喜。但是,在他看到月表情的瞬间,一阵不可言喻的害怕窜过他的背脊,他眼中的神色,也从欢喜转变为恐惧。

因为,月的嘴角,正宛如月牙般裂开,浮现出诡异的微笑。两片桃色的薄唇非常抢眼。那笑容,刚才的神圣等皆无。月光照耀之下的月,不再显示出庄严,而是转变为显示出魔性的东西。

吹拂的夜风捧起那美丽的金发,从撩起的发丝之间,那熠熠生辉的红之瞳在诉说着。



————碰到我了?

月的嘴唇静静的编织神代魔法的咏唱。

紧接着,魔性的月光降临夜空,一人和一条的绝叫响彻四方。

「咕啊啊啊啊啊啊!!」

咕噜哇啊啊啊啊!!

白龙因冲击而扭曲身体,这次是彻底咬断了月的手臂,不过,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操控重力升上天空。一拍之后,她的手臂再生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月确认手臂的样子后,便从高处睥睨着全身喷血、痛苦挣扎的弗里德和白龙。

「……怎样?阿一造成的伤,痛吗?」

「咕呜呜呜!你丫的,这是……」

面对背负月亮、无表情化作艳然的月,弗里德咬紧牙关忍耐壮绝的剧痛,回以锐利的目光。

弗里德和白龙的状态相当严峻。白龙的胸部有一大块儿被烧得稀烂似的伤口,而且还从全身流着血,一副就快要坠落的样子。至于弗里德,他的胸部有一道横一字的切伤,嘀嗒嘀嗒的流着血,粉碎的左臂耷拉着下垂,内脏似乎也受到重创,从嘴里哇哇的吐着血。全身上下也有着其他大小各异的伤口,正是遍体鳞伤的样子。

这些全部都是,曾经在【古鲁恩大火山】对战的时候,阿一等人造成的伤害。再生魔法【坏刻】————将目标过去所受的伤或损坏再生的魔法。在半径三米之内,无关直接或间接,只要碰到就会生效,能再生的创伤与消耗的魔力成比例。

如果能做到的话,月是想用这个魔法将弗里德逼至绝境的。这场战斗,彻彻底底是月个人的复仇。在【古鲁恩大火山】伤害心爱的恋人,这份心头的怒火,让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复仇的机会。从那时开始她就发誓「……如果有下次,绝对打爆他」。

然后,在【梅鲁吉内海底遗迹】获得再生魔法时,月内在的【病骄】部分就嚅嗫道「如果要杀,就绝对要让他回想起在【古鲁恩大火山】的一战,到时候就用这个【坏刻】,哼哼哼」。会这样也无可奈何吧。

但是,月不擅长接近战。能否追上骑在高速飞行的白龙背上的弗里德、触碰、并发动魔法都是个问题。因此,她本是想让白龙适当的受些伤坠落……却没想到弗里德特意前来送死,不由得就笑了出来,这也是没办法的吧。面对阿一的敌人,心中那【黑化】的部分就躁动不已。

「……现在的我……是无法取得胜利的吗……既然如此」

「……休想」

察觉到自己被将军了,弗里德咬牙切齿。月抬起单手,打算放出致命一击,就在此时,怒涛的攻击魔法从地面向月射来。

「弗里德大人!请暂且撤退!」

「我们来争取时间!」

那是,正在进攻王都的魔人族地面部队。他们察觉到弗里德身陷绝境,前来救援了。

「你们!……真的,抱歉!」

前来救援的魔人族们,看到遍体鳞伤的弗里德和白龙后,瞳孔都染上了怒色,防御等完全不考虑,毅然实行特攻。当然,只有干劲是不可能杀掉月的。但是,他们却勉强争取到了让弗里德打开传送门的时间。

在月射出的炎枪眼看着就要刺穿白龙和弗里德的时候,一人和一条同时飞入传送门消失了。

「……碍事」

彻底让弗里德给跑了。月冷眼俯瞰着下方仍在一边叫喊着「竟然对弗里德大人!」一边反复攻击着的魔人族们,发动刚才弗里德用过的空间魔法【震天】,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卷入爆碎,迁怒似的瞬间完成歼灭。可是,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少许的焦躁,郁愤好像还没有一扫而空。

月设法冷静下来似的深呼吸,这时,一个与周围环境及不搭调的明朗声音响彻混沌的战场。

「月小~姐!那个混蛋,还活着吗?活着的话让我揍一下……哇~什么啊,这儿?发生过天地异变的说?」

兔儿飘飘,以浮空的圆盘为立足点跳跃的希娅发出惊讶的声音,一边环视周围,一边询问着。

「……逃了」

通过这不高兴的一句话,希娅了解了大致的情况。弗里德意外的坚挺啊!希娅在内心惊讶的同时,也一边苦笑一边安慰着月。

然后,在两人补充魔力、交换情报的时候,王宫的一角发生了爆炸,紧接着便从遥远的上空降下巨大的光之柱,彻底消灭了在外城之外待机的数万魔物大军。看到这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两人面面相觑。

「「……阿一(先生)」」

两人的答案如出一辙。

「……总之先去王宫吧」

「……嗯」

月和希娅异口同声的断定这非常识的犯人就是阿一,瞥了一眼灰飞烟灭的魔物和巨大环形山,露出看傻了似的笑容后,两人一起,向着阿一所在的王宫跑去。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