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21神之使徒诺茵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21神之使徒诺茵特

月下银翼飘舞。

只是,那对翅膀不是为了飞舞而展开的。饱含杀意的银羽之魔弹从银翼射出。蕴藏着可怕威力和连射性的银之魔弹,劈开海拔八千米的黑夜,化作无数闪光杀向目标。

相对的,钢铁的兵器迸发出红色的火花。粉碎一切的怪物之音咆哮着,飞来的银羽被凄惨的打散。机关算尽的弹道,只一发便将数枚银羽驱散,在墙壁般的弹幕里开了一个洞。必要的,是跨入其中的勇气。那正是,完美的回避。

「呀啊啊啊!」

在这彼此搏命的死斗中,响起了与这气氛不相衬的可爱悲鸣。忍不住发出这不合时宜的悲鸣的,是畑山爱子老师。阿一为了迎击【神之使徒】诺茵特射出的银羽之弹幕,连梅塞拉伊都用上了,并以毫厘之差持续回避着她的攻击。而被阿一单臂环抱的爱子,正体验着人生首次的战斗机近距离战斗。

「老师!请闭嘴!咬到舌头会大出血的!」

「就算你这么嗦————!?咬、咬到了……」

阿一的忠告也白费,爱子立刻就哭了。不,自打空战开始时她就哭了,不是因为咬到舌头。

阿一顾虑着身体能力不是特别出众的爱子,避免高速机动,而是发动【瞬光】,以最小限度的动作回避袭来的弹幕,尽管如此,这激烈的动荡也远超过山车,爱子已经是头昏眼花的状态了。

话虽如此,也不能把爱子放在一边。比起抱着爱子的阿一,诺茵特的攻击毫不留情,刚把爱子放下,她就有可能被瞄准。相比之下,抱着爱子战斗要好多了。

而且,也不会一直是这种状态。可靠的同伴已经赶来救援了。阿一再次回避从全方位包围强袭过来的银羽,向闭着眼睛、紧紧抱住自己的爱子搭话。

「老师,再坚持一下。我的同伴朝这边来了。那家伙到了就可以落地了」

「好、好的!但、但是南云君你呢!?」

「当然是去宰了那个面具女啊」

「呜呜、绊手绊脚的对不起……」

自觉自己是个累赘,爱子紧咬牙关。阿一紧紧抱着那样的爱子在空中翻筋斗。世界反转了,银色的炮击擦过阿一的头顶。那是在一开始,把幽禁爱子的隔离塔上部消灭殆尽的闪光。

再次的冲击让爱子泣不成声,阿一将她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同时,阿一那纹丝不乱的规整心音也传到了爱子的耳朵里。明知是在这样的场合,爱子却微妙的得到了安心感。真是的,这种状况下我究竟在想什么啊!爱子训斥着自己,更用力的抱紧,将自己的身体托付给阿一。

「不用在意。原本就预料到多少会有点乱来」

「!为、为了我……到这种地步……」

当然,阿一的意思是,为了习得神代魔法,和教会的冲突在预料之内的意思,而不是为了帮助爱子,不惜做到这种地步的意思,可是……稍微陶醉于这个状况的爱子巧妙的误会了。而且,现在进行时的拥抱,更是加速了误解。一刻也好,有必要让她清醒一下。

「……还有闲聊的从容啊,不规则」

「哇咕啊哦!?」

回避掉银色的炮击和银羽的弹幕后,阿一身旁响起了机械般冰冷的声音。立刻从义手肘部向背后射出散弹,利用爆发的力量回转身体。映入眼帘的,是用双大剑的一把为盾防住散弹,同时用另一把大剑横扫的诺茵特。

缠绕银光、长二米宽三十厘米的大剑,只是拿在手里就会散发出可怕的威压感。并且,它具有的能力也非常凶恶。总之,因为诺茵特操纵银色的魔力赋予大剑【分解】的力量,所以仅仅被碰到就会被分解,真是犯规啊。

虽然理解了它的危险性,但为了顾及爱子,阿一不能做些乱来的动作,他立刻抽出修拉库,枪击逼近的大剑剑腹偏离剑轨,同时自己也背朝大地坠落,勉勉强强的回避了。大剑掠过刘海,让阿一惊出一身冷汗。

虽然靠着【金刚】化的修拉库和义手、以及能抵抗【分解】的阿赞琪姆的结合力,数次防御了攻击,但受损是不可避免的。这次也是,修拉库的表面被消去了一点。同样的行为多重复几次的话,不久后就会被破坏吧。

诺茵特没有违逆挥舞大剑的离心力,在空中回旋的同时,将防御散弹的大剑向仰面朝天的阿一挥下,她那一头反射着月光、闪闪发亮的华美银发也随之散开。不得了的臂力孕育出的神速一剑,化作不能视认的银之一闪。

阿一再次利用义手的散弹枪激发的反动力横转以回避大剑,同时用修拉库对准诺茵特扣动了三次扳机。伴随爆音出现的三道闪光,分别瞄准诺茵特的头部、心脏和腹部。

可是,诺茵特的反应速度也是非比寻常。被阿一用枪口瞄准的瞬间,她就举起大剑以剑身为盾,挡住了三枚子弹。

诺茵特被威力超群的电磁破推开了一些距离,阿一立刻派出内填炸裂独头弹的十字悬浮炮追击。红色的波纹在夜空起伏,散布着可怕的冲击。但这冲击,也被诺茵特轻松的用背后的银翼消除,不过,如阿一的计划那样,成功拉开距离了。

「哈哇、哈哇哇……什么、怎么了……」

「……老师。拜托了,死斗的时候,不要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好吗?总觉得有点绷不住劲」

「可、可爱……南云君!对、对老师说什么呢……」

在这差之毫秒就会决定胜败、让人喘不上气的超绝战斗之中,爱子见缝插针的悲鸣却奇妙的可爱,每一声都在削弱着阿一的精神。「这家伙说不定意外的从容?」阿一那有些怀疑的眼神,其实有一半是正确的,但他做梦也想不到,爱子会感到安心,是由于自己正抱着她。

「……抱着个累赘尚能如此顽强……果然,你太强了,不适合作为主的棋子」

「那还真让人高兴啊。与尼特族末期的废柴惹人厌滚蛋不相称什么的,最棒的评价啊。真的,谢谢了」

「……想惹我生气的策略是没用的。我并没有感情」

「哈?在说什么?肯定不是真心的吧?」

「……」

诺茵特眯着眼睛张开银翼,迅速摆出交叉双剑的架势。果然是真的没有感情,从一开始,对话就只是白费功夫而已吗……总觉得她的眼睛里有着些许怒意,不过考虑这种事也只是白费心机,阿一立马就将其置之脑后了。反正都是要杀。诺茵特在考虑着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对阿一来说全是怎样都好的事。

诺茵特再次拍动银翼,在空中撒开银羽。但是,这次射出的银羽不是为了攻击阿一。取而代之,它们一瞬间聚集在诺茵特的前方,无数片银羽重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阵。没错,正是魔法阵。诺茵特从发出银光的巨大魔法阵后方睥睨着阿一。

然后……

「【劫火浪】」

发动的魔法,好比烧焦天际的火之海啸。

看来,不仅是魔弹,就连属性魔法也能使用。到现在为止都没用,是判断单靠银之魔弹就足够了吧。也就是说,她认真起来了。

像是要把头上的空间燃尽般逼近的热浪,以及展开规模出类拔萃的大火,刹那间,让爱子产生了红莲尽染的错觉。打算怎么办?她从胸口仰望阿一时,发现阿一满头大汗,同时也在拼命的找着什么。

阿一的探寻之物,是魔法之核。只要魔眼看到,就能定点射击它,使整个魔法云消雾散。当然了,必须要有百步穿杨这种神乎其技的精密射击,但对阿一来说,这也就是个普通技能。

但是,诺茵特发动的是超大范围魔法,整个【神山】都被照得亮如白昼,要确定核的位置,好比大海捞针啊。

然后,时限毫不留情的来临了。

波及范围数百米的炎之海啸,绝不放过似的完全吞噬了阿一和爱子。无论谁来看,都会认为两人被灼热的火焰烧成灰了吧。

但是,诺茵特并没有从熊熊燃烧的大火移开视线。

「……这样也能挡住吗」

诺茵特自言自语之后,魔法效果结束,在大火散去的中心,阿一和爱子被四台十字悬浮炮保护着、无伤的现身了。

四台十字悬浮炮以阿一为中心,分别浮游在三角锥的四个顶点,它们之间各自有钢丝相连。钢丝与钢丝围成的面上,则张开了红色的光之膜。

「虽然还在实验阶段……但效果不错嘛」

「这、这是……」

阿一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这是用生成魔法和空间魔法做成的钢丝与十字悬浮炮的组合,四点结合、产生箱型结界的机关。不是单纯的壁垒,而是隔绝空间本身,理论上的绝对防御。只是,还在实验阶段,实际效果如何还没有确认过,因此阿一多少有些不安。

吃惊的爱子正怯生生的四处张望。阿一将她抱好,重新看向诺茵特时,发现她已经再次构筑魔法阵。

只是,这次她射出的银羽,不仅展开了二十个以上的魔法阵,同时还有一部分向阿一袭来。

正所谓怒涛般的攻击。显然,就算四点结界相当坚固,一直待在里面只守不攻也不是个办法。而且,面对诺茵特那强大的分解能力到底能撑到什么地步,这也是完全的未知数。

这个结界的弊端,就是在防御的同时无法展开攻击,毕竟空间完全被隔断了嘛。因此阿一立即解除结界,与诺茵特拉开一大段距离,打算在缇奥赶到之前,坚决贯彻落实回避政策。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歌声传遍了整个【神山】。

阿一一边回避着银羽,一边将视线转向歌声传来的方向。然后便看到,伊修塔尔正率领着圣教教会的司祭们,交叉双手摆出祈祷的姿势在歌唱着。司祭们庄严的百人大合唱,就像在地球见过的圣母颂一样。

究竟,他们在做什么?阿一觉得奇怪,紧接着,

「!?什么?身体……」

「南云君!?啊呜、怎、怎么了,这是……」

阿一和爱子的身体发生了异变。

体力渐渐流失,魔力也云消雾散。感觉就像是身体里的力量正被抽出去似的。而且,还有光之粒子一样的东西纠缠着他们,不计后果的妨碍他们行动。

「咕、异常状态魔法吗……不愧是总本山。对敌策略很完美吗?」

阿一的猜测一语中的。

伊修塔尔等人注意到【真正的神之使徒】诺茵特在战斗,为了进行掩护而发动的魔法【霸堕之圣歌】。这是能拘束敌人并使其衰弱的凶恶魔法,复数司祭以合唱的形式,在歌唱期间持续生效的不正常魔法。

「伊修塔尔吗……很明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呢。真是颗好棋子」

看到伊修塔尔正站在地面上一脸恍惚的仰望着诺茵特,诺茵特则以毫无感情的眼神回望着他,同时陈述了这番感想。从伊修塔尔的表情来看,他应该是认为协助诺茵特战斗,就是人生的绝顶了吧。想必,他是个依神意行动的便利存在吧。

先不说那样的伊修塔尔和司祭们的内在,老实说,现在正在生效的魔法真是麻烦到极点的东西。

阿一靠体内蕴藏的庞大魔力及时补充被徐徐抽走的力量,同时回避着诺茵特的攻击。但是比起刚才,动作明显变得有欠精细。在这种状态下持续应付诺茵特的攻击,实在是不妙。

诺茵特身边展开的魔法阵射出了雷击,在空中描绘出不规则轨迹杀向阿一。虽然阿一用修拉库击破了几道雷击的核,但却躲不过因雷击而带电的空气,稍稍触电了。

刹那的僵直,但对诺茵特来说这正是致命的破绽。

「!?」

超速接近的诺茵特,挥舞双大剑十字斩。因触电的缘故,阿一的反应稍微延迟了,勉强靠修拉库格开了一击了,但当头劈下的另一击却撕裂了他的肩膀。

「咕呜!」

发出痛苦的声音,同时靠义手的激发弹开身体,拼命的用【空力】脱离诺茵特的剑界,但诺茵特当然不打算给他机会。面对袭来的残酷剑击,阿一不惜让十字悬浮炮自爆,才总算拉开了距离。

「南云君!?」

「不要紧,安静点!」

从阿一肩膀喷出的血花溅到了爱子的脸上。虽然受【金刚】的保护,但自爆的十字悬浮炮,还是让爱子多少收到了冲击。但她仍拼命的维系着摇摇欲坠的意识,听到阿一的痛哼后,发出担心的声音。

但是阿一连理会爱子担心的时间都没有。在他冷淡回答的期间,诺茵特射出的急速银羽已经逼至眼前。阿一发动【金刚】和【风爪】,用修拉库迎击。受光之粒子的影响,身体越来越疲劳,终于连躲开都做不到了。

诺茵特从正面向着这样的阿一冲锋……是假动作,咔!的一声,银翼发光。炸裂的强光灼烧了阿一的眼。

可是,阿一的感知系能力相当优秀。他立即便感知到看丢的诺茵特的气息在背后,在回头时连射修拉库。爆炸音连响,迂回到背后的……一坨银羽制成的人偶云消雾散了。是的,背后出现的气息,是诺茵特扎成一束的银羽,用来迷惑阿一的。

「!?」

阿一的背脊战栗了。本能的警钟不断吵闹着。连回头瞄准都觉得是浪费时间,直接将后壁挥向后方扣下扳机。

运气不错,射出的子弹直奔诺茵特的脑袋而去,可她一扭头就轻松避开了。并且,举起一边的大剑以阿一的后背为目标使出袈裟斩。阿一全力使出【金刚】的派生技能【集中强化】,做好了迎接斩击的觉悟。

诺茵特的大剑与阿一的【金刚】一瞬间的拮抗之后,便立马发挥出分解能力撕裂防壁,剑尖划开了阿一的肉体。

「嘎啊啊!!」

「南云君!」

背后燃烧的痛楚让阿一不自觉的漏出痛苦的叫声,爱子也焦急的喊出了声。但是,阿一利用被斩之际的冲击向前翻了个筋斗,与诺茵特正面相对。

诺茵特随即挥舞大剑展开追击。

阿一放弃应付难以移动的身体,以缠上【金刚】的十字悬浮炮为盾,并让其他的十字悬浮炮在诺茵特的左右展开,射出内藏的子弹。

诺茵特回旋着张开银翼驱散弹,继续突进,用一把大剑砍向阿一的【盾】,大剑陷入十字悬浮炮,却没有将其切断。接着,她又用另一把大剑砍了过去,便轻松的将其切断了。

阿一的眼睛睁大,窥伺着逼至眼前的诺茵特的瞳孔。她那无机质的眼神正不可雄辩的诉说着。即【到此就结束了】。

阿一没打算放弃。但是,想在这种情况下保住爱子的命,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也就是说,要代她受伤。

(早知如此,就该做好之后会弱化的觉悟,用上【限界突破】等待缇奥啊)

一边后悔,一边做好了牺牲左臂的觉悟。

然后,诺茵特的大剑劈开阿一架起的义手,正要让义手之后的肉体受到致命伤的瞬间,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龙之咆哮,黑色的闪光从下方以惊人的气势迫近。那是能消灭一切的灼热吐息。黑色的暴虐之风向着诺茵特袭去。

诺茵特立刻用银翼包覆身体进行防御。

之后,黑色的吐息直击诺茵特的银翼,就算有分解能力,诺茵特还是被吹飞了。黑与银的冲突,向空中散播黑色和银色的魔力,同时也让诺茵特的背脊撞向了教会的一座尖塔。那冲击让尖塔嘎吱作响的崩塌了。

从下方传来伊修塔尔所率领的司祭们发出的悲鸣。看到信赖的神之使徒被一击吹飞,他们似乎动摇了。

阿一从【宝物库】取出奥尔根,看也不看就向伊修塔尔的方向连射了十二枚火箭弹。这次传来了另一种悲鸣,他却听若杂音的无视了。原因是,他盼星星盼月亮的声音正响彻他的脑海。

【主人哟,平安无事呐呀?】

听到那个声音,警戒着诺茵特的阿一,脸颊放松了。苦苦等待的人……不,龙到了。

「缇奥,得救了。刚才稍微有点不妙啊」

缇奥因阿一的话而高兴,同时也因为对手是如此程度的强敌而立刻恢复严肃,以黑龙之姿扇动着翅膀飞到了阿一身边。

【赶上了比什么都重要呐呀,期待之后的责骂……褒奖呐呀】

「能保护好老师就考虑一下吧」

【真的吗!不要忘了哟!好了,老师殿下,坐上妾身的后背就行】

面对在这种状况下依然忠实于自己欲望的缇奥,阿一露出看呆的表情,把爱子抱上缇奥后背。

爱子对两人的会话感到莫名其妙,同时也因不必再当阿一的裹脚布而高兴,老实的抱紧了缇奥的后背。

「那个,缇奥小姐。请多多指教」

【嗯姆。交给我吧。老师殿下是主人重要的人(恩师的意思),不会让敌人得手的】

缇奥一句【重要的人】,进一步加深了爱子的误解,担心的眺望阿一。无论怎么看,那都不是老师担心学生之类的,明显是恋爱少女的样子,不过这里没人吐槽就是了。

就在这时,诺茵特撞进去的尖塔,伴随着轰鸣从根部被吹飞了。飞舞的烟尘被银翼刮起的风压吹散,无伤的诺茵特现身。看来,缇奥的吐息并没能贯穿银翼的防御。

「……缇奥,走吧」

【了解。但是,在确保老实殿下安全的情况下,让妾身帮把手吧?至少妾身会想办法处理掉教会的那帮家伙哦】

看到诺茵特正瞪着阿一,释放出猛烈的杀气,同时也注意到阿一之前被施放的弱化魔法的来源,缇奥瞪着伊修塔尔等人,如此拜托道。是想让阿一集中精力对付诺茵特吧。

听了这番话,阿一嘴角上扬,点了下头。这次,轮到他猛然向着诺茵特冲去了。

「南云君!务必!请小心点……」

【……嗯姆?吼……这是……】

看见爱子在胸前紧握双手,一副祈祷的样子,缇奥好像察觉到什么似的,一副看好戏的眼神,或者说是发出有趣的声音。

【老师殿下哟。担心主人虽然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有点紧急啊。把你送到地上后,妾身必须去解决那班老不死的。不可以妨碍主人呐呀】

缇奥回头看着后背上的爱子。爱子思考了一下,以决然的眼神回望着缇奥。

「缇奥小姐。现在把我送到地上后再回来不是很浪费时间吗?这里可是海拔八千米啊。往返会很辛苦吧……」

【唔嗯?虽然的确是这样……难道老师殿下】

「是的,如果缇奥小姐要为南云君战斗的话,请让我也帮忙吧。不尽快解决伊修塔尔他们的话,南云君会逐渐衰弱的。把我送下去太浪费时间了」

爱子说的方法虽然是最高效的,但缇奥却下不了决心。

虽然奥尔根的攻击制造了许多伤员,但伊修塔尔等人已经张开结界,正准备再次高唱圣歌。早一刻也好,缇奥想尽快解决掉他们。但是,万一让爱子受伤的话,就等于对阿一毁约了。

【但是,说句不好听的,老师殿下能做些什么呐呀?魔法阵或战斗经验都没有吧?能把司祭们和神殿下骑士们当成对手战斗吗?】

爱子因缇奥严厉的意见而咬紧牙关,慢慢的把食指伸进口中含住。然后,紧闭眼睛,一口气咬破指腹,用滴落的鲜血现场画起了魔法阵。

「别看我这样,单论魔力的话,我能匹敌勇者的天之河君呢。虽然没有对人战的经验……但是援助缇奥小姐之类的还是能做好的!与人战斗……老实说是很可怕,但是现在只能这么做了。为了让大家活着回到日本,我是最最不能逃避的!」

王都被侵略,国王和司祭们都沦落为狂信者。已经不可能按照当初的预定,依靠神力回去了吧。在这个无依无靠的异世界,爱子等人必须向前迈进。

因此,作为老师,就算是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如果必须要做,就不得不做。缇奥从爱子的眼神中看出了这份决意,犹豫片刻后,没办法似的同意了爱子同行。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没办法了。如果这是老师殿下的意志,主人也不会抱怨的。行吧!一起把那些蠢货们踢飞呐呀!】

「好的!」

爱子拼命的压制住紧张与恐惧,表达自己的决意,以她的回答为信号,缇奥一下子向着象征圣教教会的大神殿下飞去。对手是数百人规模的司祭们和神殿下骑士团。

现在,缇奥与爱子这对儿奇异的组合,正式向这个世界最大的宗教总本山发起挑战。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