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29闲话 仅仅一日发生的事 后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29闲话 仅仅一日发生的事 后篇

傍晚。

茜色的天空宽广无比,人影延伸至地平线的时刻,王宫西北侧,利用山脉的岩壁制作而成的巨大石碑前伫立着一个人影。

「对不起……」

没错,低语的人影正是爱子。

在她面前矗立的石碑,是被称为忠霊塔(象征为国尽忠的战死者灵魂延续的塔)的石碑版。为王国尽忠的战死者、殉职者无一例外,其名均刻于此。现在也,在石碑前,摆放着因为这次的骚动而失去生命的人们的遗物和献花。

还有,虽然因为还在战死者确认中所以没有在石碑上刻下名字,但是梅鲁多等人的名字应该也会留在这里。

这些遗物中有爱子很熟悉的武具。损坏的西洋剑和枪。这是死去的学生们――桧山大介和近藤礼一的神器。

爱子喃喃洒下的忏悔之言,究竟是为何而说的呢。不能把桧山等人带回日本吗,还是,自己的学生让这么多人死去呢,亦或是,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包含在内的所有事……

爱子悄然低头,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样驻足不前的时候,响起了ザッザッ的脚步声。这阵声响,恐怕是察觉到自己而特意做出来的吧。平时的他,是不可能发出这种杂音的。

爱子抬起脸转过视线。

「南云君……」

「真巧呢、老师」

爱子的视线前方是阿一。夕阳映照下闪耀着橘黄色的眼睛笔直看向爱子。手中握着一束花。似乎是来献花的。爱子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

阿一从这副表情察觉到爱子的想法,苦笑着把花放在献花台上。

「就算是我,或多或少也有哀悼死者的心情哦,老师?」

「欸?啊,不是,那个,我并不是……」

对以真心感到意外的声音向爱子搭话的阿一,爱子非常动摇地挥手掩饰。阿一像是在说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一样耸了耸肩,无言地站在爱子身旁。

爱子盯着阿一,而阿一只是看着巨大的石碑,既没有在意爱子的事情,也没有搭话的意思。对无言的空间感到不自在的爱子,无可奈何只能由自己先出声。

「那~个,这个花……果然是为桧山君他们……吗?」

「不可能的吧。是给梅鲁多的」

听到意想之外的推测,阿一吊起眉毛回答。

「梅鲁多先生吗……」

「啊啊,虽然没有受到很多照顾,但是不讨厌那个人的性格。如果立场反过来的话,我应该会相当烦恼,不断失败,绝对不会继续前进吧……至少要献上一束花,我是这么想的,是个让人觉得“可惜”的人啊」

「南云君……说的也是呢……」

听到阿一的话,爱子露出温柔的表情。对敌人毫不留情放出杀意的阿一,依然能保有哀悼死者的心意,这让爱子很高兴。特意来献花这件事也让她的脸颊自然缓和下来。

实际上,阿一只是不想被去洗澡的月她们带着肉食系的眼神拉过去,逃了出来而已,反正有时间,看到走廊花瓶里的装饰花,就想着去献花打发时间,顺手把花拔了出来……不过对梅鲁多感到惋惜的心情也不是假话。

阿一吞下这些幕后花絮,向脸颊缓和的爱子皱起眉。

「不骂我吗……」

「欸?」

对阿一突然说出的这句话,爱子歪了歪头。

「是桧山的事情啊。和清水那时候不一样。虽然最终是被魔物吃掉的,但和被我杀掉无异。我可是又杀了老师无比重视的学生中的一人哦? 近藤也、虽然已经死了但不阻止原型而将其破坏的是我。……我认为老师生气的理由不止一两个」

「……」

爱子的微笑消失,又一次低下头。阿一没有说话。没有催促回答。无言的时间持续了多久呢……终于,爱子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回答。

「……说实话,没办法这么简单分清。虽然不能容忍桧山君杀害白崎同学,可能的话还是希望他以戴罪之身活下去偿还罪孽。近藤君的事情也让我很惊讶。不过,南云君的愤怒我能理解。重要的人在眼前被杀……那种因为对方的行为和自己的理想不一致就发脾气的事情我做不到……而且,我也,没有责备南云君的资格」

爱子以交叉双手的姿势摩擦上臂。那就像,为寒冷的身体取暖一样。

「那是,在说老师在总本山做的事吗?」

「……」

无言的肯定。那时候精神一度崩坏的爱子因为阿一的补救和缇奥的再生魔法而重新站了起来,但如今,她的精神再一次受到罪恶感和伦理观的折磨。仔细看能发现眼睛下面用化妆遮掩的黑眼圈,这几天没有好好睡过吧。应该说,是做恶梦了。

寂静再一次降临。阿一什么也没有说。现场的空气令人难以忍受,爱子用无力的声音向阿一询问。

「……南云君……不辛苦吗?」

「杀人的事情吗? 并不觉得有多辛苦……大概、在奈落之底的时候我心里的一部分就已经坏掉了。所以、没有什么共鸣感」

「……」

听到的阿一的回答,爱子痛苦地扭曲了表情。阿一心中重要的什么东西坏掉了这件事,以及他把这个东西爽快地舍弃了这一点,成为进一步束缚爱子的因果。

「……谁也……不责备」

「恩?」

爱子难以忍受似的漏出低语。

「谁也、不责备我。班级的孩子们看我的眼神没有变,王国的人们也用称赞的眼神看待我」

这是事实。同班同学们对阿一惨烈战斗的印象太过强烈,而对爱子参与杀人的事情不存在实感,不如说他们抱有的印象是爱子为了自己等人与敌人正面战斗,还得感谢她解开了王国贵族和政府官员的洗脑。

「对大卫先生他们也说了很多,但他们只是说要我好好考虑一下就离开了,他们没有直接责备我。我明明夺走了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咬破的嘴唇滴下鲜血。爱子是希望有谁来责备她吧。杀人这种行为……很沉重。暂且不论狂人和根性腐烂的人,一般来说都会被名为罪恶感和伦理观的剑刃撕裂精神。对这些人来说,责备、惩罚,某种意义上是救赎。

爱子自身也在无意识地寻求这些吧。但是,事与愿违。

阿一认为,虽然爱子确实是打倒教会关系者的助力之一,但即使没有她,缇奥也能杀掉那群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所以爱子一个人背负的实在太多,他有些困扰挠了挠脸颊然后开口说道。

「这么说的话,老师。直接原因是缇奥的吐息,老师只是帮忙而已不是吗? 我觉得不该一个人把责任全部抗下……」

「这个没有关系! 我确实……知道杀掉他们的可能性还是决定帮缇奥。这和直接杀人没有分别!」

爱子的反论出乎意料的强烈。爱子自己也对拉高的声调觉得羞耻而抱歉似的缩起身子。侧眼看着这样的爱子,短暂的沉默后,阿一平稳地开口。

「……后悔吗?」

「……不,那个时候,做好觉悟才和缇奥小姐……因为不能无视教会的行为……而帮助你……而且,一定,放着不管的话学生们也会陷入危险……所以……」

即使用痛苦的声音哽咽也还是说出【不后悔】的爱子。

那个时候,看到质问阿一的伊什塔尔等人,为了不让他们对阿一和其他学生出手,做出弄脏自己的手也在所不惜的决意是事实。这一点到现在不曾动摇。但是,痛苦是杀人者必须背负的业,不能找任何借口。

侧目看着苦恼的爱子,阿一以她注意不到的程度叹气。为什么,老师的爱子要向学生的自己吐露这么沉重的心情。本想着来打发时间……他内心如此感叹。

然后,突然,想起白天月和雫指出的爱子对自己的感情,原来是这个原因吗,不由地抱住了头。看来,爱子真心不只把阿一看成是一个学生。

阿一的视线在虚空中徘徊。像是套话一样。

「老师,今后也还是老师吗?」

「欸?」

对阿一唐突的质问,爱子有点茫然若失。然后,想起了以前被问到过相同的问题。那个时候,明明能很自信的回答「当然!」……

「……」

现在,却无法立刻回复。这是因为杀人者的印记盖过了教师吗,脑中闪过这样的疑问。爱子紧咬牙关,表情扭曲。毫无道理的矛盾在爱子心中卷起的漩涡在阿一眼中一目了然。

代替没有回答的爱子,阿一像是预料到一样继续说道。

「如果、老师、今后也还是我们的老师……能稍微听一下学生的任性吗」

「任性……是吗?」

脸色很差、现在也像是快要坏掉的爱子,对阿一口中飞出的话语感到困惑。

「啊啊、任性」

对于这样的爱子,阿一点头的同时把视线从石碑移开,径直和爱子的视线重合。看向自己的阿一的眼睛里,感觉到了包容一切的温暖,爱子像是被吸进去一样凝视他。

阿一确认爱子的眼睛里好好地反映着自己,缓慢地编织语言。一如阿一所说,令人无奈的任性的话语。

「老师……希望老师抱有罪恶感。希望你背负这份沉重。正直地战斗、正直地背负、正直地苦恼、正直地吐露懦弱。非常像人类的样子,让我觉得耀眼。那是我再也感受不到的东西……所以成为不忘记【人性】的典范吧。因此,从今以后也请继续背负。我想看见这样充满人性的老师。这样的话,我回到日本的时候也能像个人类一样活下去」

「南云君……」

听完阿一的话,爱子瞪大眼睛。没想到,既不是责备也不是安慰,从今以后也请继续痛苦,做梦也没想过会听到这种话吧。但是,爱子的心,因为这份任性,在某种意义上,雪上加霜的话而感受到了驱散暗云的冲击。

理解自己所下的决意和行动的后果是如此艰难。更不用说伴随而来的巨大痛苦。逃跑意味着屈服。生来的性格,或者说决意和觉悟不允许她这么做,才导致了多余的痛苦。

但是,看着这样的自己,还是有愿意帮助自己的人。还是有即使再也感受不到失去的重要的什么东西也不愿将其忘记的人。

爱子这么想到。

————啊啊、真是任性。多么无情又温柔的任性。

爱子的脸颊划过透明的眼泪。至今为止愚直地忍耐,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哭泣,现在一下子决堤了。

阿一的视线从潸然泪下的爱子身上移开,背过身困扰似的传达最后的话语。

「嘛、到了痛苦得不能忍受的时候……其他人谁也不在……真的是~因为谁也不在身边而困扰的话…………后背这种程度的地方还是能借给你的」

「……真是的……你这个人……」

没有发现爱子在哭哦?对这么表示背向她的阿一,爱子又哭又笑地靠过去,把脸埋在他的背上。

「那么、稍微借我一下吧……南云君」

「好的、老师」

听到阿一爽快的回应,爱子的脸颊渐渐缓和,把身体托付给他。接着,流下忍耐已久的泪水,再次立下誓言。也就是,继续作为教师。并且,继续背负罪孽。看着某个任性学生的话……干劲就能不断涌出来。

两人的影子向东延伸。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黄昏中只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这之后,阿一带着总算不哭的爱子回到王宫,但是看到双颊绯红羞耻地低着头走在阿一身旁的爱子,总觉得,好像搞砸了……弄得他冷汗直流。

然后,不出所料,月她们察觉到了什么,把他拉进房间审问。比起希娅等人说的这个那个,月的无言、无表情的凝视才是最可怕的。

另外,关于大卫等神殿骑士,回到王宫途中偶然遇到了……看来,最终还是对爱子的爱胜出了。

原本,作为爱子的护卫就拥有多样性价值观的他们,回到王都之后被强制离开爱子,平安与否都无法确认就被要求下山,一连串的事情让他们对教会的不信任感与日俱增。听到圣教教会和神的真相,虽然很受打击,但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恨孩子,他们做出了如此的结论。

隐隐约约有种自暴自弃的氛围……即使如此之后他们也必须信仰 “丰收女神”,作为王国的骑士参与复兴和守护的任务。一周不见,他们对爱子的爱貌似在奇怪的意义上升华了……一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

「真是的、真是的! 的说!」

「阿一君……能稍微自重一点吗?」

「哼哼哼、不愧是我的主人、真是一刻都大意不得……」

王宫内的食堂里传出正在吃晚饭的希娅等人责难某个人的声音。作为当事人的阿一却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为眼前的王宫料理咋舌。

坐在阿一右侧的月一言不发,用像是看到哪个令人困扰的家伙一样的眼神看过来。听到事情之后,「嘛、没办法」这么想着,明显爱子对阿一抱持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学生,她的心情要说复杂也挺复杂的。

而且,听到阿一对爱子采取“放置”的方针之后、多少、对爱子的同情心涌了上来。

「……阿一。爱子忍受的了吗?」

听完阿一对爱子所说的话,月有些担心地问道。阿一停下吃饭的手,稍作考虑之后点了点头。

「恩~没问题吧? 最坏的情况,用魂魄魔法制作精神安定用的神器转移过来就好了。嘛、不用这么担心,有足够长时间的话,那个人自己能搞定」

「……是吗、那就好」

看到眼角稍微缓和的月,阿一也露出微笑。

「不愧是……月小姐的说。领先了一歩、两歩」

「这就是……我和月的差距? 库、不能输! 不会输的!」

「呜嗯、该说是天然还是……如此自然地触动主人心弦的技巧……不得不说是神业。让人只能率直地称赞呢」

「……没想到的评价」

战栗的希娅、悔恨的香织、还有感动的缇奥。意料之外的评价让月苦着个脸。阿一则是苦笑着抚摸月的头发。

阿一一行的伙伴之间在某种意义上气氛正欢的时候,食堂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集团。是光辉等同班同学。而且似乎是包括爱子在内的全员。

阿一看到他们稍微皱了皱眉。本来是打听到他们吃饭的时间后才特意错开时间以便慢慢享用晚餐的……不过看来是不能如愿了。

嘛、也不是什么必须在意的事情,阿一再次开始吃饭。月她们也没有特别注意的样子。

但是,同班同学却并非如此,有兴趣盎然的人,有故意无视的人,还有不知道该摆出何种态度而迷茫的人,各种各种。虽然传来许多视线,不过或许是考虑到此前阿一说出的并非同伴也不对他们抱有兴趣的那番话,所有人都犹豫是否上前搭话。顺便一提,爱子是在其他意义上不敢看阿一。

「啊、雫酱!这边!」

「香织。旁边、可以吗?」

「当然」

看到在诺因特的酷脸上露出友好笑容的香织,雫也自然地缓和脸颊坐在了旁边。

对香织的身体转换感到难以置信,最初十分困惑的同班同学也,在那副笑脸中看到了香织的影子,现场的气氛逐渐和睦起来。即使身体变了,香织拥有的平和气氛还是抚慰着同班同学们的心。不如说,和失去阿一而胆战心惊的那时候相比,对以前的香织回来了这个事实感到高兴的同班同学更多。

雫在邻席就坐之后,她的身旁坐下了光辉,对面是爱子,爱子的旁边是月的座位,铃则在月的对面。其他的同班同学也陆续入座。铃看到月的时候,「姐姐大人的旁边……失、失礼了!」这么说着微妙有点紧张。月则是「……为什么是姐姐大人?」这样歪了歪头。

光辉等人就坐后,王宫优秀的侍女们一齐出动进行配膳。和阿一他们一样的菜色。

这个时候,爱子隔着月的头和阿一四目相接。立刻两颊绯红,羞耻地移开目光。话虽如此,还是在不停地偷看阿一,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

「那、那个、南云君……这个、刚才……这个、可以的话……」

月虽然对隔着自己说话感到有些不高兴,但是她察觉到,恐怕爱子是因为,作为大人,而且还是老师的自己,在阿一身上哭出来那件事感到羞耻而难以开口吧,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阿一也察觉到月在意的事情,在内心感谢她,把视线固定在爱子身上。

爱子的身体抖了一下,连耳朵也开始变红。不过在目光重合的时间点就知道为时已晚了,看到爱子这幅样子的雫等人盯着阿一。万幸的是,这里从其他学生的位置看来是死角,只有比较靠近的前线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什么事、老师。发生什么了吗?」

「姆?」

阿一极其自然地装傻。爱子因为这份态度而呆了一会,随后也察觉到是会保密的意思,苦笑着回答「不、什么事也没有」。仔细想想,让阿一操心的自己实在是太不中用了,但是能让他关心这件事又让她非常高兴。

看到爱子的这幅样子,女性阵营射向阿一的白眼变得更多了。只有月拍了拍阿一的肩膀安慰他,然后,「啊~」地做了。不愧是正统女主角。和最近的暴力系女主角完全不一样。

阿一一边感慨,一边想着果然月是最棒的恋人,无数次地 【重新爱上】她的时候,另一边的希娅扯了扯阿一的袖子。

「阿一先生。啊~的说」

看来比起对情敌增加感到生气,判断应该把时间用在引诱上吧。脸颊染红,眼睛向上看,递出叉子。这种时候也不忘把兔耳贴近阿一。了不起的技量。

阿一因为这样做过很多次所以没有犹豫地吃掉了。看到使劲动嘴的阿一,希娅高兴地晃着兔耳,连尾巴都翘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光景,香织和缇奥自然不能沉默。两人也慌慌张张地递上料理。

「阿、阿一君、我也、啊~!」

「主人哦。妾身的也吃吧。啊~呐」

「……只有一次啊」

好几次「啊~」之后,对同样的菜色感到厌倦的阿一,对一心「啊~」地刺过来的两人,姑且还是吃了。香织和缇奥也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

「什么啊、这个气氛……不知道为什么好讨厌……」

雫看到以阿一为中心展开的桃色结界之后脸颊痉挛。旁边的光辉和龙太郎、还有铃也心情很差的样子。只有爱子,自己也要来一发吗,一瞬间这么考虑了,然后,我在想些什么啊这么自我吐槽,无视了所有人。

其他女生因为突如其来的甜死人气氛而一扫先前的尴尬,不经意看到阿一等人之后骚动起来。把阿一当成什么怪物而畏惧着的眼神一瞬间变成了看到恋爱八卦一样的眼神。落入奈落的那天之后,“那个他”到底是怎么变成后宫王的……女生们的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阿一。

另一边,男生们也和女生一样不再用畏惧得眼光看过来。

但是,存在于他们眼中的只有熊熊燃烧的嫉妒和羡慕。不管怎么说,围绕在阿一身边的尽是些称之为【绝世】也不为过的美女、美少女。特别是希娅身上聚集了尤其多的视线。果然,兔耳少女这种东西即使没有变态趣味也是诱惑男心的存在。不用说现在的希娅,在阿一身旁露出楚楚可怜的微笑,不时晃动的兔耳实在是破坏力拔群。

但是,不论如何嫉妒和羡慕,也没有人去问与异世界美少女关系变好的秘诀这种话。是因为对于过去蔑称阿一为【无能】感到后悔而说不出口吧,以及怯于那种压倒性强者特有的气场。

阿一直接无视掉同班同学的视线,却在视界的一角看到不知为何脸颊染红看着叉子的香织的身影……

香织视线游移,然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似的,装作不经意地把叉子放进嘴里。然后,脸变得更红了。

比起不假思索地想要吐槽你是思春期吗!的阿一,月进行了更加致命性的吐槽。对察觉到月的视线的香织,视线重合的同时解放言灵。

「……变态」

「!?才、才不是!说什么呢!我、我只是在普通地吃饭哦!」

「……一边感受阿一的味道」

「才、才没做! 而、而且、这么说的话、缇奥才是变态吧!看啊、那样堂堂正正地舔叉子!」

「嘶噜嘶噜嘶噜嘶噜、姆?」

满脸通红地反驳月的香织指向缇奥。那里是普通地含住叉子嘶噜嘶噜的缇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用一副这样的表情,缇奥含着什么东西也没有的叉子。很明显是在品味其他什么东西。至于具体内容还是不要说了。抖M变态在不知不觉间进化成了全能变态。

「缇奥、停下来。不然干飞你」

阿一按住太阳穴警告缇奥。

「姆、没办法啊。……主人还没和妾身Mouse To Mouse。这种时候还不能享受一下的话会欲求不满的哦」

不明所以的责难让阿一更加头痛了。这个时候,缇奥貌似想到了什么突然眼睛闪闪发光。

「是啊!主人!奖励还没有给啊!妾身想要约定的奖励!」

「啊?奖励?」

听到缇奥的话,阿一一瞬间露出「说什么呢?」的表情,不过立刻回想起来结果舌头打结了。一头雾水的同志们一齐歪着头,希娅作为代表出声询问。

「奖励……是在说什么?」

「姆、在总本山、保护老师殿的时候呐,约定直到最后都平安的话就给奖励。哼哼哼……主人。不会做出毁约这种行为吧?」

希娅和香织都「太狡猾了!」地骚动起来,缇奥则是用妖艳的笑容施压。总觉得聚集了众人的目光呢,阿一心情很不好地肘击了一下缇奥对上视线。

「然后呢?想要什么。话说在前头,要在我【做得到的范围】内啊?」

万外之意,和希娅的奖励不一样,【抱我】这种要求是不会听的。缇奥也察觉到这个意思,胸有成竹似的点了点头。然后,脸颊有点变红扭扭妮妮地说出了要求。

「安心呐、不是什么乱来的事情。没~什么,和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一样……希望能给妾身的屁股来一发」

双手捧住脸颊,「呀!说出来了!」这么叫着,咿呀恩咿呀啊恩的缇奥。既然做过一次就不算是乱来了吧?完全不在意内容的变态程度,说出了劲爆的要求。不愧是、变态。

不出所料,那个发言让月等人以外的全员激烈地动摇了。

朝向阿一的眼神变成看到某个犯罪者的眼神。

「不行,这个废龙。别这么爽快地说这种容易招来误会的发言啊」

面对秒拒的阿一,缇奥露出受伤的表情强烈抗议。

「为、为什么啊!不是乱来的要求吧!只是想要和那个时候一样,被黑硬大的棒棒贯穿妾身的屁股!无视快点拔出来的请愿,好几次把妾身弄得乱七八糟的那时候一样!毫不留情地捅妾身的屁股啊!」(琉璃:卧槽,这段翻的我热泪盈眶,是不是我也觉醒了)

「所以说! 别一字一句说那种容易误解的话!」

朝向阿一的眼神变成了看到某个恶魔的眼神。

「……但是,说是误解也不属实吧?」

月等人的「啊~」之后,有点不高兴的爱子说出带刺的发言对阿一穷追猛打。

「……确实,不是说谎」

「实际上、就是刺下去了……」

「恩、南云君、毫不留情呢」

爱酱护卫队的园部等人的小声议论让同班同学的怀疑变成确信。

「……阿一先生、说是误会也、有点……」

「……阿一。缇奥的变态化是因为阿一。没办法」

希娅和月竟然背叛了。

「南、南云君……你这个人……对缇奥小姐做了什么……」

「阿一君……羡……不对、负起责任……」

朝向阿一的眼神变成看到某个魔王的眼神。

阿一静静地向上方伸出右手。在好奇的众人面前,阿一从“宝物库”里取出Pile Bunker用黑桩。不知道为什么,桩的尖端放出红色的火花。

缇奥的脸颊流下冷汗。

「OK、缇奥。给你奖励。啊? 想被插? 高兴吧、这是比那个时候更硬更大而且更重,我自豪的逸品。喘息的机会也没有、让你一发入魂」

缇奥顿悟。「糟糕、玩大了」。

缇奥被Pile Bunker后入不过是那场战斗的一个结果罢了,没想到却发现了稀世的变态,阿一决定放弃朴素的手段。顺便一提,客观来看,确实并非误会这一点被搁置了。

「等、等一下、主人。之前只是举个例子,不是说非这个不可哦? 不管怎么说用这个的话就死定了吧! 我道歉、快点、不要用这个!」

「别担心、缇奥。很想要吧? 哈、去房间什么的太浪费时间了。现在、就在这里捅爆你」

「咿呀~嗯、主人的眼神是认真的~!月、希娅、香织~阻止主人啊!救救我~!」

看到哔哩哔哩地迸发火花迫近的阿一,缇奥泪流满面向月等人求救。不管怎么说,看来一发入魂还是受不住的。但是,即使如此还是脸颊染红气息慌乱,真是罪孽深重。

阿一看着藏在邻席的香织背后的缇奥,心情畅快地哼了一声,把桩收进 【宝物库】坐回座位。不过,同班同学心中得魔王评价已经无可挽回。之后,以王都为中心蔓延开的“白髪眼帯的色魔王”这个异名……阿一知道后一定会发狂的。

「哈、然后?奖励是没什么问题、就没有更合适的要求了么?」

看到叹气回席的阿一,周围也漏出了安心的气息。妙龄美女的屁股在眼前被这样那样,对高中生来说还太早了。

「恩、姆。那么、这样吧、侍寝的权利如何?主人身边一直都是月和希娅吧?妾身还未曾在主人的身边睡过呐。所以,今晚就谁在主人的旁边、如何?」

「这样就行的话就随便你了。……话说一开始就这么说啊」

「妾身迸发的情热不可能如此简单就控制住呐。只是被阻止了」

对感到羞耻似的蠕动身体的缇奥投以呆然的目光,阿一将视线转向希娅,希娅「没办法呢~」地耸了耸肩。看来今夜要抱着月和缇奥睡了。但是,上床之后阿一就得夹着别的什么东西了吧……

女生再次骚动起来,男生开始吐出诅咒。

然后,爱子则是,和复数的女性同床共枕,不检点! 这样开始老师式的说教(其实更多的是个人的愤怒),另一边,希娅对暴露了和月的关系作出了事到如今还说什么的反驳,月舔着舌头委身于阿一,散发着妖艳的气氛要求饭后运动,这让同班同学们更加热血沸腾,尤其是一部分男生已经忍不住站起来……食堂里一片混乱。

无视她们的骚动,阿一回想起今天一天。

在【神山】替换身体后的香织自由落体式的登场,冒险者公会里遇到的 “金”位阶冒险者汉女,和王都中的职人进行盛大的捉迷藏导致各处陷入混乱,王族出场收拾事态,玩弄次期国王,见证了他的初恋散落。

本想打发时间,却偶然遇到爱子,被她诉说了沉重的烦恼,还有晚饭时作为稀世色王由来的骚动。这些是阿一在王都仅仅一天遇到的事情。阿一或许是拥有处在混乱和骚乱的漩涡中心的命运。

阿一一行明天将带着莉莉安娜等人从王都出发。阿一对进入帝都一丁点想法也没有……但是一定不会【什么事都不发生】。

最终,东之地将有什么等待他呢……阿一渐渐预感到新的骚动,然而,在感受到怀中月的那份柔软和温暖之后,便「嘛,无所谓」这么耸了耸肩。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