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5-5再次证明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五卷试看 5-5再次证明

救出卡姆后,阿一等人通过门实行空间转移到达了哈乌利亚和缇奥她们在待机的岩石地带,并受到哈乌利亚他们热狂的欢迎。

哈乌利亚们以互相拍肩、互殴对方胸口、交叉反击、互相对骂的形式来表现平安的喜悦。

那时,看着发出欢呼声的兔子们的样子的阿一的耳边听到了风被切裂的声音。

阿一的手以极为自然的动作举起来。那里是一把有见过,被收进黑销里的刀,被运用单手接白刃的要领抓了起来。

「……想搞什么,八重坚?」

以收销状态的黑刀殴打阿一的袭击者,其正体是八重坚雫,那个人。无关于只是被单手指尖按下,无论用多少力气连动都不动,雫对这样阿一啧了嘴,现在还在把最大力气压下去。

「……只是为了发泄压力而向南云君撒娇而已。没问题,我相信着南云君。会以那个比马里亚纳海沟更深的度量来接受……所以老实一点!被我!打一吨!吧!」

「……啊~,嗯,就那么讨厌粉红吗?……明明还是觉得很适合才准备的」

「骗人!我可是知道你的意图哦!绝对,是恶作剧吧! 虽然那时流动着那种气氛!虽然某种意义,是我自作自受!但如果不打一发,这个心情!是男人的话就接受吧!」

「怎么这样,不讲理啊……」

看来假面粉红的伤害比预想更高。

的确,拒绝就好了,但是这是输给了那时的气氛和假面本身的优秀机能的雫的自作自受。不过,尽管知道如此,阿一那明颢是恶作剧的言行举止,和帝国兵的谩骂非常有效,令雫不禁想迁怒。

不过,阿一和雫的实力差距非常明颢,实际上,黑刀只是发出了叽吱叽吱的声音,完全没有半点要动的迹像。因此没办法了,雫解放了黑刀能力之一。就如字面意思,是阿一的话多少也会肯吃一点苦吧,某种意义,是一种信赖。

「这个!【奔跑吧,雷华】!」

「哦?哦~」

不过,抓住啪嚓啪嗦地放雷的黑刀,别说痛了,阿一还在用佩服的样子看过去。雫不禁吐槽了。

「我说,南云君。明明被电了,为什么还能没事啊?」

「不,所以说那个,你,明明看过很多次我用电磁炮。既然能以肉身处理雷,这种程度的电击就不可能有效吧?比起那个,居然能发动这个技能啊」

「咕,没办法呢……这次就放过你。但是,再总是露出那清澄的脸就打你。还有,能力是王国的炼成师们努力的成果」

对那理所当然的回答,雫以说着勉强的样子退下了。光辉他们在她背后把眼睁大。看来,是刚才才回来的。似乎对雫那意想不到的行动感到惊讶。

香织和月也以死鱼眼膯着雫。小声地「……雫酱居然在迁怒……」「……说了撒娇」这样互相对话。看来,在两人眼中那对应法只是儿戏。

「BOSS,请问方便吗?」

终于,卡姆等人完成了对殴,向阿一寄步走去。阿一也从那认真的表情里,察觉到并非再会的招呼那么简单。

阿一以炼成迅速准备了几个椅子,坐在其中的一个以视线传达了承之意。

「首先,发生了什么事,简单地说起来,就是我们有点干过头了……」

这样说着,把卡姆的话概括起来,就是以下的事。

为了补充亚人奴隶,帝国兵进攻了疲弊的树海,但被卡姆为首的哈乌利亚族以相当多的数量,逐个击破。那个,似乎让帝国兵变得非常警戒。因为,被击杀并非是战斗的结果,但同伴的身影却逐一接而地消失不见,当找到的时候便发现他们是被斩落首级这种接近暗杀的方法所杀的。

处于正体不明的暗杀特化集团这个惊险之下,帝国不得不去确认其正体。于是构筑了一个计谋。那便是在帝都造成包围网。总而言之就是将其诱惑进去。

卡姆等人,也犯了轻易掉进陷阱这种失态,那是因为,帝国直接闯进树海这种没想到的事态,造成了他们不少的动摇,也不能怪他们。

而且,被未曾所见般程度庞大的大军所补捉到的亚人头上都染着血色,因焦躁而产生了破绽。袭击过来的帝国,放火让树海从头烧下去,拷问亚人奴隶而强制突破雾,这种非人道的方式说不定也是一个原因。

平时的菲尔卑尔根的话,应该能够组织性地行动来应战吧,恐怕,是因魔物的袭击而疲惫,没能抓到情报。时机也是绝妙。

在这正所谓雪上加霜的状态里,卡姆等人也没能做到完全冷静。

然后,帝国军方面也相当吃惊吧。不管怎说,落网的那正体不明的暗杀集团是那温厚,和争斗无缘的爱玩奴隶兔人族。而且,明明不是在树海里,却能对包围自己的帝国兵透过连携进行对等或以上的交锋。当然,那个不合常理引理了帝国上层的兴趣。

其结果。

「我们被生擒,连日进行了调查。那人的兴趣,主要都是哈乌利亚族豹变的原因和所持装备的出处,然后是菲尔卑尔根的意图。看来,我们是被搞错为菲尔卑尔根的秘密之类的……其实只是差点被处刑的一族,最后还被流放了而已」

向审讯官说过不知多少次,自己和菲尔卑尔根甚至是处于接近敌对的关系,但反而被认为是有为了国家能轻松抛弃自己的觉悟的家伙而令其警戒心变强。特别是,多看过很多次审问的皇帝陛下浮现出不敌的笑容,像是找到新玩具的小孩那样眼睛放光。

「那么?不是想说自己是怎样沦落为俘虏吧?赶紧给我进正题。」

「失礼了,boss。那么,说正题,我等哈乌利亚族与作为新家人加入的人所合并而成的新生哈乌利亚族……将会与帝国战争」

卡姆以锐利的眼神所作出的宣言,令时间停止了。

几乎要产生那种错觉了,除了阿一,和包含卡姆的哈乌利亚族外,一切事物的动作都停止僵直了。是理解追不上吗,还是说过于惊愕而令思考停止了吗。周围充满了寂静,仅有稍微的虫声响彻了夜晚的岩石地带。

打破那种寂静的是希娅。

「到,到底在说什么呢,父亲?是我听错吧?刚才,我好像听到说我的家人会和帝国战争……」

「希娅,你没有听错。吾等哈乌利亚族,将会向帝国发动战争。的确是那样说了」

「不,不,不要说些傻事啊!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的确,父亲你们变强了,但只是几百人哦?就这样和帝国战争?是傻掉了吗!被夺去同胞的憎恨,让你们连正常的判断都无法做到吗!?」

「希娅,不是那样。我们很正常。话……」

「我没有会听那些话的兔耳!不是复仇的话,就是得意忘形吧?那样的话,现在就马上拿起武器!在帝国之前的对手是我。我来粉碎你们那份骄傲!」

希娅以兴奋状态从【宝物库】里取出多琉根,回转一圈刮起豪风啪唰!地站在卡姆面前。她的表情充满了对超越无谋,只能认为是去自杀的卡姆等人的纯粹的愤怒。

淡青色的魔力自全身喷出,带着物理性压力的希娅的迫力,那轻松超越了以勇者为笔头的异世界作弊家们。

事实上,总是精神地笑着,就算是愤怒也会莫名滑稽的希娅那令人无法想像的怒气和迫力,令光辉他们倒吸了一口气。但是,被希娅以令勇者也为之一惊的迫力突出多琉根指着的卡姆,以如同平静的水面般寂静的眼神笔直地回望女儿。

互相瞪着,或者说是互相对视着的两人,谁也在吞口水注视着,果然动的是这个男人,阿一。阿一不知不觉间已经闪到希娅的背后,抓住希娅那像毛球一样软绵绵的兔尾,绝妙地斟酌威力摸着。

「呼呀!部行,拿里部行的说~!阿一煎生,住手~」

其实,在和被摸兔耳不同的意义上,被阿一摸兔尾的希娅感到很舒服。

希娅马上就跌倒四肢碰地哈啊哈啊地吐出温热的吐息,恨恨地瞪着阿一。不过,连瞳孔也湿润着,除了强调艳姿外什么作用都没有。

在紧迫的状态下,一瞬间就变身成为了粉红空间,周围的人对此瞬大了眼睛。也有几个,向前曲身的人。

斜目着周围,阿一这次抚摸了希娅的兔耳。不是拿刚才那工口的手势来乱摸,而是像是安慰似的温柔的手势。希娅最开始还恨恨地瞪着在认真干事的时候性骚扰自己的阿一,但途中,便像是舒服似的眯细眼睛。

「怎样了,稍微冷静点了吗?卡姆还没有说完。打飞他等到全都听完还不迟吧?」

「呜……也是呢……不好意思。脑袋有点充血了。已经不要紧了。对不起父亲」

「担心家人有什么错?没有道歉的必要。我才是,应该再稍微考虑一下措词。……感觉最近,把那种担心都丢了。……话说回来,库库库」

「甚,什么啊,父亲,那笑容……」

「没事,只是觉得你幸福比什么都要好。……BOSS似乎也相当疼爱你哦?嗯?什么时候能看见孙子的脸呢?」

「甚,专,专子是……说什么呢,父亲!那,那种事,我还….」

被卡姆调慌,希娅的脸变得通红以上目遣看向阿一。哈乌利亚们看了那个,全都浮现出一个笑容。真的,不管哪家伙都是一副好性格啊。阿一想着那种事,无视了他们向卡姆问道。

「卡姆,我想应该不是,那些话该不是叫我参战吧?」

「哈哈,那倒不是。只是,能做出这种决定,全都要靠BOSS的锻练。所以,至少要向您表明决意,就只是那样想罢了。」

卡姆微笑着否定了阿一的推测。看来真的打算自己们去干。

不过那样的话,便真的是只能说无谋的决定,作出那决定的理由很令人在意。希娅也察觉到卡姆等人不是拥有力量而得意忘形,亦非燃起复仇心而是认真地决定的,悲痛地扭曲了表情。

「理由呢?」

「真意外呢,要听吗?还以为不感兴趣……」

「既然是说多亏我的锻练才能决定的事,那么你们这样无谋的原因也关我的事吧?只是那样说,我可听不懂……」

这样说着,阿一看向希娅。因此察觉到的卡姆,像是高兴似的缓和目光说着「原来如此」并点头,说出理由。

「就和刚才说的那样,我们兔人族引起了皇帝的兴趣。而且还是极为强烈的兴趣。帝国作为实力至上主义的强欲者们所建成的国,就连其皇帝也没有例外。然后,弱者服从强者是理所当然的这种价值观还染指到骨子里。」

「也就是说,皇帝开始狩猎兔人族了吗?不是为了赶尽杀绝,而是为了令他们成为自己的东西?」

「肯定的。在接受审问时,皇帝亲自来了,还说了『我来养你们』。当然,我当场就吐出来了……」

对卡姆所说的吐在皇帝脸上的这句话,哈乌利亚们「不愧是族长啊!」这样欢呼,光辉等人则是「对那皇帝!?」这样惊讶了。

也难怪吧。历史上,敢吐在皇帝脸上的人就算包含亚人以外的种族,卡姆都是第一个。连阿一都不由得发出了「哦」佩服的声音。

「不过,反而被中意了。说把全部兔人族抓起来调教一番也很有趣,还以一副贪婪的脸笑。我能断言,他是认真的。大概会再次进击树海,袭击比上次还多的兔人族吧。而且,还没振作起来的菲尔笑尔根,无法挺过下一次袭击。所以,如果以放过帝国为条件要求把兔人族交回来的话……」

「原来如此。让他们成为被动者无法还手,如字面意思把所有同族抢回来……吗」

「肯定的。只要哈乌利亚族还活着的话,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因为我们的错,而夺去其他兔人族的未来……则无法忍受」

看来,卡姆等人的情况,比预想更走投无路。

就如卡姆所说,只要哈乌利亚们还活着,利用树海来逃亡和打游击战并非什么难事吧,但作为代价会令其他兔人族见识到地狱。他们不符合【强大的兔人族】皇帝的这种希望的话,除了女人和孩子,以及爱玩奴隶外全都会处分,屠宰掉吧。

「但是,你不会真的想几百人这种数量去挑战帝国军吧?」

「当然的。在平原上相对互相咆哮正面冲突是不可能的。我等兔人放,只论气息操作的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种族。」

那样说,卡姆笑了。所以阿一也察觉到卡姆的意图了。

「也就是说,暗杀吗?」

「肯定的。在威胁我们,大意的一瞬间,自黑暗而出的刀刃会把他们的头斩飞……实践这件事,向那些家伙们施加恐怖和危机感。不知何时何地会被袭击,并展示出兔人族是能做到那种事的种族。让他们认识到弱者亦并非格下者,与我们作对就要做好死的觉悟。」

「皇帝一族,没有针对暗杀者的对策吗?」

「当然会有吧。不过,我们的目标并非皇帝一族,而是他们周围的人类。就算是他们,也无法做到严密保护周围所有的人类吧。昨天,今天,亲近的人类,一个,又一个地消失。我们能做到的,现在只有这种地步,但我觉得已经十分有效果了。最终,让他们采取不干涉我们的方针就够了。」

是一个毫无人性的计划。但是,比起说要暗杀皇帝一族,这还更具现实性。

只是,如果这样,要让帝国侧感到威胁会花很多时间,而且大规模复仇的可能性会很高,帝国侧先把兔人族歼灭吗,还是先感到威胁而交涉吗,这毫无疑问是赌上谁会更快发生的赌博。而且还是极为不利的赌博。

但是如果不干的话,无论怎样兔人族的未来都是一遍黑暗吧。所有人的表情,都已经做好觉悟了。

「……父亲……大家……」

希娅悄然地垂下了肩膀。与帝国兵作对,在绝对监牢的帝都地下牢里成功逃出的兔人族,皇帝在个人兴趣和公务责任上都不会放过,她也察觉到了。

兔人族所剩下的道路,就只有抛弃其他同胞唯独哈乌利亚族生存,所有人都成为帝国的玩具,或是赌上生命去战斗,只有以上几个而已。

「希娅,别露出那种脸。像以前那样害怕着,逃跑着,被蔑视,结果被蹂躏,还很天真地认为是没办法的,接受了,那是何等丢脸……现在,能像这样战斗,能有着那种意志,我们无法再更高兴了」

「但是!」

「希娅,我们是为了争取生存的权利而战。并非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是为了带着哈乌利亚的矜持活下去。无论拥有何等强大的力量,在这里放弃的话,到结果,我们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成为败者。唯独这个绝对不能允许」

「父亲……」

「向前看,希娅。不要再继续回头看我们了。你应该也有决意。和BOSS一同踏出外面。就按照你的决意,笔直地前进吧」

卡姆并不是作为族长,作为战斗集团的领导,而是作为一位父亲去保护女儿的后背。让他不再止步于自己的事上,而和想在一起的人一同前进。

以温柔的眼神看向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俯视地面的希娅后,卡姆向阿一以目致意。就像是说女儿就拜托了,似的。

代替无言无表情的阿一,光辉诚然以一副「我会想办法的!」这样说的气氛站起来,被雫的黑刀殴打后脑后便被击沈了。似乎是因为压力过大,阻止手法和平时不同而是非常偏激。

阿一并没有表示反应,所以希娅回头看向了阿一。但是,在希娅开口之前,察觉到她要说什么的卡姆像是叱责似的以强烈的语气叫了希娅的名字。

「希娅!」

希娅吡咕!地哆嗦了一下。

卡姆等人,并不打算向阿一寻求帮助。这次事态是由于自己的失误而陷入敌人的陷阱并被皇帝看上而已,也就是自作自受。如果,借助阿一的力量拜托他解决的话,就和以前没有变化。就如卡姆所说,这场战斗是为了能把兔人族所挥舞的矜持贯彻到底。

而且,希娅也理解这件事。自己曾经也只能逃跑,而现在,有着作为阿一和月的同伴的矜持。但是,目睹家人进行不利的豪赌,心还是不可否认地会感到疼痛。

结果,希娅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乖乖闭嘴了。

阿一叹了口气,没办法似的挠了挠头,又看了月一眼。然后,如同想象,映入他眼中的,是就像在说我什么都明白似的点了点头的月。阿一露出微笑,向低头的希娅说道。

「希娅」

「阿一先生……」

希娅的瞳孔中,寄宿着些许期待的神色。

「这次的事件我不会参战」

「……这样,也是呢」

但是,阿一所说的话语,却让她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再次低下头去。背后的光辉似乎打算叫嚷些什么,但被雫的带电黑刀猛击侧腹后昏了过去。阿一看着仓促得出结论后因误解而消沉希娅,一边苦笑一边揉捏着她的脸颊。

「喂喂,误解的也太快了吧。不战斗并不等于说不帮忙吧?」

「诶?」

听了阿一的话语,脸被拉长的希娅发出傻傻的声音。卡姆等人也没能理解阿一的意思,困惑的面面相觑。

「这次的事件,必须要展现哈乌利亚的强大。必须让对方认为哈乌利亚族是不好惹的对手。在这个世界,歧视亚人族是常识,如果我站出来守护,那么等我走后,相同的历史将会重演。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卡姆等人的意志。因此,我丝毫不打算参战」

阿一抚摸着希娅的脸颊,看向卡姆。

「不过,这张脸可是我们元气的符号啊,如果就此一蹶不振,对我来说可是大问题哦?」

「但、但是,Boss……那么,究竟……」

卡姆等人更加疑惑,阿一却浮现出无敌的微笑,向他们宣言。

「卡姆,还有哈乌利亚族。令这家伙哭泣的小家子气作战全部驳回。你等要直接把刀架在皇帝的脖子上,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扳倒,在将他的亲族、友人、还有他的全部部下都按倒在他面前。压制帝城,阻断援兵,在一夜间让帝国终结!哈乌利亚族所做的事要能刻入他们的骨髓!让他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处安全的场所,还要与哈乌利亚族为敌,就开始斩首的蹂躏剧,让帝国的历史做证!」

周围满是寂静。不论谁都被阿一的气势吞没僵硬了。咕噜的眼唾沫声倒是格外的清晰嘹亮。

阿一睥睨着周围,突然吸了口气,发出让人错以为是打雷般的怒吼。

「回答呢!你们这群【哔————】!」

「「「「「「「「「————!?Si、Sir,Yes,Sir!!」」」」」」」」」

「听不见!你们丫的就是这样淡逼战争的吗!终归只是【哔————】的集会吗!?」

「「「「「「「「「「Sir,No,Sir!!!」」」」」」」」」」

「不是的话、证明吧!不是杂鱼、而是王者!!」

「「「「「「「「「「证明————!证明————!证明————!」」」」」」」」」」

「用你等磨光的复仇与意志之刃,将妨碍者斩杀殆尽!」

「「「「「「「「「「杀————!杀————!杀————!」」」」」」」」」」

「准备做吧!主角是你等!不许半途而废!明白吗!」

「「「「「「「「「「Aye,aye,Sir!!!」」」」」」」」」」

「好!鼓起气势!新生的哈乌利亚族、以一百二十二人之力……」

「「「「「「「「「「……」」」」」」」」」」

「攻陷帝城吧!」

「「「「「「「「「「呀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做准备呢,攻陷帝城是不可能的吧,类似这样的猜疑,全都被狂热的哈乌利亚们抛诸脑后了。

自己们称之为Boss的人物,为自己们打开了一扇门。既然如此,不论前方等待着的是怎样的障碍,都必须将其斩裂,为了不辱新生的哈乌利亚族之名,也为了能在阿一面前挺胸抬头。因此,哈乌利亚们万众一心,燃起了攻陷帝城的斗志。

在远离帝都的岩石地带,响彻了斗志与杀意的呐喊。

「……呜呜~,雫雫,那些人好可怕~」

「没事的,铃。我也很害怕……但南云君的想法也十分恐怖」

「南云那家伙……呵呵,莫非是效仿了哈特曼老师吗,干得不错嘛」

「龙太郎!?为什么,你会有亲近感啊!?怎么看都是异常的气氛吧!?」

雫等人一脸哑然的表情,眺望着被异样的热情包围的哈乌利亚们。只有一个人,似乎因为阿一参考的对象是他尊敬的人,现在正浮现出开心的笑脸。

「嗯,厉害啊~,能把兔人族变成这个样子。不愧是,主人呐呀。能轻易看到帝国崩溃的未来了呐呀。受不了啦~妾身也想被他用那种气势骂呐呀」

「……闭嘴,变态龙」

「————!?哈啊~哈啊~」

「嗯,缇奥小姐稍微自重点好吗?还有,月,看看希娅的表情,心神荡漾啊」

「……嗯,可爱。为了希娅不哭……所以高兴是理所当然的」

「是呢~真好啊,我也,想试着被他那样说呢~」

月等人这边,除了一个变态以外,全员都露出迷恋的表情看着阿一。

月从一开始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了吧,看到希娅眼中的暗淡被一扫而光,高兴的放松了眼角,香织也一脸安心的表情,稍微有些羡慕的眺望着希娅。

此后,在阿一对哈乌利亚们讲述攻陷帝城的详细内容时,其他人为了养精蓄锐都各自去睡了。

在此期间,希娅一刻也不想从阿一身旁离开。虽然隐藏了平时的朝气,但是,绝对不阴沉,脸颊染上蔷薇色,静静的抓着阿一的衣角互相靠在一起。

兔耳偶尔会轻触阿一又匆匆离开,如此反复着。那样子,感觉只是想待在阿一的身边,似乎流露出这样的感情。

~~~~~~~~

一夜天明,在东方的境界线开始发白、太阳尚未露面的时候,两个人影坐在岩石上。那是醒的稍微有些早的阿一和月。顺带一提,坐在岩石上的是阿一,月被阿一横抱着坐在他的大腿上。

除了警卫者以外的大家都睡得很安静。因为这个地方成了死角,所以两人正静静的享受着这久违的二人时光。

这时,将头靠在阿一肩膀上的月慢慢抬起头,毫无预兆的轻吻了阿一的脖子。啾!这种可爱的声音,给早晨的寂静带来一丝动摇。

「……怎么,突然?」

「嗯……不知不觉想起昨晚的事了」

月说的昨晚的事,是指攻陷帝城的事吧。可是,这和亲吻有什么关系,阿一搞不明白。回望着温柔的凝视着自己的月,阿一歪了歪脑袋。

「……比起大迷宫,优先希娅的【重要】。阿一很珍视希娅,我很高兴。阿一的【重要】增加了,好高兴。太高兴了……就想要亲一下」

月这么说着,这次又将吻落在了阿一的脸颊上。

「……希娅也成了【特别】?」

「……那是,没。我觉得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重要……但【特别】,果然只有月」

「……哦,如果是希娅也好……但是,高兴又困扰」

月的表情喜忧参半,变得有些微妙。

希娅在月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是她从奈落出来后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同伴,又像是妹妹般的存在。正因如此,她才觉得希娅也可以坐上绝对不允许让给其他女人的【特别】的宝座。所以,一心一意的阿一说完后,她才又高兴,又因为他的顽固而有些困扰。

看到月这个样子,阿一有些恼火。因不特别其他的女人而露出困扰的表情,总觉得被讨厌了。因此,总之,像是想让现在的自己停止思考似的,二话不说便夺走了月的嘴唇。

「嗯……嗯,啊呜……阿……嗯」

东方的天空更亮了,开始在二人的身后拖出影子。恰好重叠的影子,偶尔分离又立刻重叠,每次都会响起生动的声音。

月的瞳孔浮现温润,脸颊是蔷薇色,嘴唇艳丽的闪耀着。和阿一的计划一样。就这样,两人的动作自然的持续着……刚要再一次亲吻时,从岩石阴影的另一侧传来人声。

「喂~,南云,你在吗?」

显然是光辉。发现阿一不在找过来了吧。太阳也升起来了,大家都起床了吧。

「切,正激情呢,那混蛋。要是诺茵特大量出现的时候他连一个神代魔法也没记住,就给我……变麻烦了呢」

吐完脏话,阿一便没办法似的想要抱着月站起来,却没有成功。

「……阿一,别逃。嗯」

「等,嗯唔」

阿一被月推倒了。月呈骑马状态把阿一按躺在岩石上,这次换月袭击阿一了。

「光辉,南云君在这儿?」

「啊啊,从这里开始气息就!?」

从光辉身后,雫、铃、龙太郎也出现了。光辉一边回答雫的问题,一边迂回到岩石背后,然后就目击到那景象,不由得僵硬了。看到光辉凝固在岩石的背阴面,惊讶的雫等人也跟着看了过去……呀!僵硬了。

此后,希娅、香织、缇奥也来了。然后,一边惊讶的看着僵硬的光辉等人,一边迂回到岩石……

「等一下啊啊啊啊!一大早在干什么啊!」

「……呜,希娅也来?」

「诶?可以吗?那么……」

「可以你个头啊!快点分开!从早晨就袭击什么的,真是羡慕……不对,真是没常识啊!」

「唔嗯,妾身不行吗?稍微打一下也好呐呀……」

看到这两人从早上开始便陷入混沌状态,一行人感觉有些累。接受袭击邀请的希娅开始身体强化,香织「呜呜~呜呜~」的呻吟着,欲望化身的缇奥很躺在地面上「啊哈嗯~」的发出娇喘,意图收拾事态的阿一抱着月站了起来。

阿一刚一起身,僵硬的光辉等人便慌了似的恢复正常。脸颊通红、嘴里嘟哝着「大人啊~大人啊~」愣在原地的铃,也被雫夹在腋下抱走了。不过,雫的耳根子也染成了通红。

朝阳升上东方的天空,如同新生的哈乌利亚族作战的狼烟……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决定命运的一天开始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