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5-8欢迎与订婚的派对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五卷试看 5-8欢迎与订婚的派对

日落后,在被黑暗笼罩的帝城一角。两名帝国警备兵正在有地牢的建筑物的外周沿规定路线巡逻着。他们手持魔法制的火炬似的熊熊燃烧的东西,努力在暗夜中驱逐可恶的入侵者的同伴。

「哈,这时候,那些大人物正在派对上……享用美味的食物呢吧……」

「喂,别口无遮拦的。被发现的话我也有连带责任啊」

一名士兵眺望着远处的灯光,夹杂着抱怨叹了口气。另一名士兵皱起眉头提醒了他,可是那表情却像是心口不一。不是有句话叫「热的时候喊着只会更热」吗,两人身边现在就是这样的气氛。其实,两人正在内心发着一样的牢骚。

「不过,你也想早点飞黄腾达,有朝一日到那里去吧?」

「……那是啊。能出现在那里的话,钱和女人就都不愁了……」

「是呢~。在派对上胡吃海塞之后,和大小姐们情意缠绵的直到早晨?天国呀。啊~在这种地方无意义的巡逻什么的,还不如去抱女人呢~兔人族的女人就好呢~」

「对了,你喜欢兔人族的女人来着。虽然亚人族女人们的身体都很好,但你每次去娼馆都只点兔人族呢」

「那些家伙们的哭泣声最棒了」

「无法理解的兴趣……」

「说什么呢。那可是兔人族啊,只是看着,就会散发出【请欺负我】这样的气场吧?我只是将其达成罢了。你也玩坏了有几个了吧」

「没办法的吧?因为哭泣的声音很棒啊」

两名巡逻兵面面相觑,觉得什么有趣似的发出了下流的笑声。

在帝国,亚人归根结底只是道具。用来发泄压力或性欲的东西,用坏了便扔的消耗性道具。因此,也不能说这两人的性格特别残暴,可以说,凌虐玩弄亚人族,是蔓延在全体帝国兵中的一种常识。

这时,一名士兵在建筑物的影子里好像看到了什么,变成警戒似的表情说道。

「嗯?……喂,现在,什么……」

「啊?怎么了?」

一名士兵走过去伸出火把,照亮建筑物的影子。另一发出疑问之声,也跟了上去。

先头的士兵一边盘问着「谁在那里?」,一边将火把伸向仅容一人通行的建筑物与建筑物之间的缝隙。

但是,前方并没有人影。「看错了吗……」士兵这么嘟哝着安心的出了口气。然后,苦笑着回头看向同伴,可是……

「抱歉,看错……?喂,马乌尔?在哪?马乌尔?」

同伴不见了,留在脚边的是刚才同伴拿着的火把。去哪里了吗?留下的士兵战战兢兢的环视附近,可是周围没有人影。他的背脊上流出冰凉的东西。

压抑着涌上的恐惧心,士兵立刻拾起地上的火把,用含有少许紧张感的声音呼唤同伴的名字……

「喂,马乌尔。如果是恶作剧就库呜!?」

那个瞬间,从无人的建筑物之间的缝隙中突然无声的伸出两条手臂。

如同从黑暗中直接生长出来似的两条手臂,右手握着一把毫无光泽的黑色小刀,左手刚一堵住士兵的嘴,小刀便刺入了士兵的脑髓。

一瞬间的痉挛后脱力的士兵直接被那两条手臂拖入窄巷,消失于黑暗之中。

并且,不知什么时候,他拿着的火把也消失无踪了,之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微温的夜风缓缓吹过。

~~~~~~

黑暗中,传来微风程度的嚅嗫声。

「HQ,这里是阿尔法,C点压制完毕」

『阿尔法,这里是HQ。了解。向E2点前进。步哨四人。东侧巡回』

「HQ,这里是阿尔法。了解」

这样的私语后,全身被黑衣包裹的数个人影无声无息的开始移动。

面部被黑布遮住,可是为了确保视野,眼睛的部分有好好露出来,从那里能窥伺到锐利的目光,背上还背着两柄小太刀。如果地球人看到他们的这幅样子,一定会兴奋的大喊「啊,忍者!」

可是,即便不能特定出谁是谁,但遗憾的是,他们完全没能像忍者那样隐瞒住身份。要说为什么,因为他们每人的头上都生有一对兔耳。不论怎么看都是兔人族的哈乌利亚族。

他们藏身于建筑物的阴影之中。从那里瞧瞧探出脸向外窥视,如报告所说,四名步哨正分成两组,在互相可以目视的位置伫立着。刚才通信的一名哈乌利亚族向他背后的三人发出信号。

那三人点头后便突然退后,宛如溶解似的消失于暗夜之中。

等了几秒。趁着步哨移开视线之际,指示的地方迸发瞬间的闪光。同样,考虑到不进入哨兵的视野似的,一名哈乌利亚在一瞬间打开打火机大小的容器的盖子。那是里面放入了绿光石的简易手电筒。

送出信号的哈乌利亚回头向背后的两人用手语做出指示并开始行动。

在两组步哨将对方的身姿至于视野之外的瞬间,气息稀薄到极限的哈乌利亚族瞬间接近,一兔单手捂住士兵的嘴同时用另一只手拿着的小刀扎入士兵的脑髓,另一兔也同样用单手拘束另一名士兵并刺穿士兵的肾脏将其撂倒。

最后一人,在步哨撒手掉落的火把落地之前将火熄灭掉,确认没有留下其他的痕迹,然后,一下子将士兵的尸体拖入建筑物的阴影之中。

但是,毕竟不是完全无声的,另一组步哨已经「嗯?」的看了过来。

他们视线的前方,刚才还在那里的同伴不见了。存在的只有无光的黑暗而已。「他们去哪了?」步哨讶异的凝眸,捕捉到了在黑暗中微微蠢动的人影。正在强拉硬拽着什么大东西的样子。

「什么!?糟糕!」步哨立刻将手伸向脖子下面的警笛……

接下来的瞬间,那个步哨的脖子被插上了小刀,没有悲鸣,没有痛苦,意识永远的沉入了黑暗。

在握着警笛的步哨身边,他的搭档也被相同的手法夺取了性命。同时,火把的火被消去,两人的尸体被拖入了建筑物的阴影。

现在,帝城的各处都在发生着同样的杀戮剧。

复数看守所的众多值班士兵们已经永远的告别了工作岗位,不仅如此,在兵营中就寝的士兵们也被下了树海特制的安眠药,睡得与往日不可相提并论的安稳。就算警报响了,也会一觉睡到大天亮,尽情的治愈平日积攒的疲劳吧。

今宵的天空浮动着的是月牙。

别名【二日月】,在新月的第二天升起的几乎看不见的极细的月亮。

那简直就是恶魔浮现出的微笑。

提出实力至上主义的人们,正在被平日骂成最弱的对手所蹂躏,月亮就像在嘲笑这出喜剧似的,轻轻的浮动着。

~~~~~~

————HQ、这里是阿尔法。H4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贝塔。全J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查理。向全部兵营散布安眠药完毕

————HQ、这里是回声。皇子、皇太孙及皇女二名确保

在辉煌的派对会场,阿一满面笑容的一边与皇亲国戚们交谈,一边听着不断传来的哈乌利亚们的报告。

会场很大,到处都被施以豪华绚丽的装饰。立食形式的派对上,铺着纯白桌布的桌子上杯盘林立,何止百种别出心裁的料理或甜点并排摆放着。深明礼仪礼法的侍者们英姿飒爽的托着放有高脚杯的托盘在人群中迈步。

作为参加者的全员都是帝国的权贵人士。不过,即便都是身穿华丽的服饰,哪个是文臣,哪个是武将,从气氛上也能一眼看出来。显得非常伟大似的武官们,总觉得客客气气的文官们,从这幅构图中就能感受到,在这个实力至上主义的国家,武官一方的立场更高。

那样的武官们积极的向阿一等人打着招呼。

不论怎么说,他们也是作为【神之使徒】的【勇者一行】。一般在世间都被认为是以破竹之势刷新【奥卢克斯大迷宫】的攻略阶层的强者。对以【强】为基准的他们来说,阿一等人确实是令人感兴趣的存在吧。当然,如果运气好还能加深个人之间的联系,这种企图也是有的。

不过,现在,来找阿一攀谈的人除了对阿一抱有企图和兴趣之外,还对从派对开始后便片刻不离阿一左右的美女阵营也有了强烈的兴趣。一边和阿一搭话,一边偷瞟着站在阿一背后的月等人,那视线早就暴露了。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在欢迎莉莉安娜兼订婚庆祝的派对中,月等人的存在已经不只是锦上添花,倒不如说,她们放出的存在感已经有点喧宾夺主了。

希娅穿着月光色的迷你裙礼服,毫不吝惜的露出她那修长而紧致的美腿。

但是,绝对不是下流,轻飘飘延展的短裙,突显出希娅那楚楚的气氛,进一步引出了她的可爱。平时总是直接垂下的美丽白发,现在则从根部打了个结垂在前面,这也是让她显得更加高雅可爱的原因吧。

在她旁边,缇奥正高雅的品尝着葡萄酒,身上穿的不同于平时那身黑色的和服,而是黑色的晚礼服。但是,并不是那种遮掩体线的晚礼服,因此那凹凸有致的身体线条一眼就能看出来。更有,礼服的后背和胸口大大敞开,所以她那漂亮且美丽的双丘现在也像是要溢出来似的。每当那凶器啵!的一震,会场中男性们的视线就会被吸引过去,然后便会接连出现挖苦男伴的女性。

香织身穿的,是完全露出肩膀,凸显她骨干曲线的礼服。虽然身体线条不如缇奥那般跌宕起伏,可是那均衡却是真正的神的造形。长裙下摆有旗袍那样的深深狭缝,偶尔能从那里窥见到香织的美腿。盘起的银发散发着光辉,视线不由得便会被那感觉很色气的脖子掳走。

最后,阿一的本命,最爱的吸血姬————身穿纯白的结婚礼服(类似)。

有光泽的布料,露出的肩膀,重叠几层的裙褶。发型是高位马尾辫,以高压的百花模样的发饰作结。虽然露出的最少,可她那白艳的脖颈,或是引人注目的红唇,还有那略微蕴含温润的双瞳,都在诱发着男人的兽欲。和平时的外表年幼并缠绕着妖艳氛围的月相比,现在的她的魅力被提升了何止几十倍啊。

在房间,月等人更衣完毕后,出现在阿一等男性同伴面前的瞬间,男人们因那满溢而出的魅力而完全硬直了也是没办法的吧?(准准:哪硬直了呢?)

特别是,阿一的眼睛被月死死的吸引住了,不管谁看了都明白,他的心被月夺走了。月也察觉到了这一点。高兴地微笑着并笔直的注视着阿一。

阿一的视线总是盯着一点不离开,其他的女性们为此而向阿一抱怨了,但阿一的行动更快,他无言的抱住月,就那样开始浓情的接吻。这一次是在不同的意义上,不论男女都硬直了,此后,为了强制将阿一和月剥离,还发生了【阿一理性拍飞事件】……

总之,月等人的魅力就是到了想让人吐槽「这是谁的订婚派对吗理解了吗?理解?了吗?」的程度。

顺带一提,雫和铃也充分的打扮了,不输给帝国千金的美丽……可毕竟,她们没有月等人那样原动力(为了夺取阿一的心),没有这种强烈的动机,两人自然就没必要做到如此地步,无路如何也无法与月等人相比,因此给人老实印象的她们就显得不太显眼。

「即便如此,南云殿您带来的几位美人也实在是太美了」

「全然。这之后请务必赏光共舞一曲」

————HQ,这里是德尔塔。全地点爆破准备完毕。

————HQ,这里是伊恩提亚。M地点压制完毕。

阿一面带笑容,一边听着帝国贵族们半分认真的话语,一边听着入耳的念话报告,这时,会场的入口突然骚动起来。显然,是主角的莉莉安娜公主和巴亚斯殿下登场了。文官风的男人热情洋溢的大声传达二人的到场。

吱吱吱……

身穿礼服的莉莉安娜从夸张打开的门后出现,会场的人们无不发出满含困惑和惊讶的声音。

那是因为,莉莉安娜穿着的,是吸收全部光与色的漆黑礼服。本来的话,考虑到莉莉安娜的容貌和订婚派对的主旨,明亮艳丽的礼服才更相称。配合上那张装模作样的脸,无论怎么看,莉莉安娜都像是在说「在这里是为了义务」,漆黑的礼服看上去就像莉莉安娜张开的防壁似的。

作为男伴的巴亚斯殿下那边也是,总觉得是一脸咬碎了苦虫的表情,不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是今后要成为夫妻的两人。总之,会场的众人先拍手迎接了,但总觉得气氛有些微妙。

就这样,两人走入舞池。

主持的男人虽然也留有困惑,但还是推进了派对。看见莉莉安娜和巴亚斯的样子,现在也快要笑出来的伽哈尔德结束了寒暄,音乐开始在会场流淌。这是莉莉安娜她们的问候和跳舞的时间。像是要拭去这微妙的氛围似的,流美的音乐响彻会场。

在会场中央,男人们个随己愿的邀请会场之花开始跳舞。莉莉安娜和巴亚斯也在跳舞,可总觉得有些机械性。主要是因为莉莉安娜的表情和她身缠的气氛。

即便被巴亚斯强行抱进怀里,也能注意到,配合着旋律,两人间空出了微妙的距离。这么说着,一首曲子结束了,莉莉安娜赶紧进入下一环节,开始与周围的人们寒暄。

巴亚斯一脸很不耐烦的表情,但是,必须要向周围打招呼,因此他也效仿了。微妙的在意裆部的样子。其实,巴亚斯刚刚才醒过来,他醒来后立即追问莉莉安娜发生了什么,但不久后就被赶到派对上来了,这件事谁也不知道。不知为何感觉不到儿子有复活的迹象,他只得放过莉莉安娜,因而感觉有些焦躁,这件事也是谁都不知道的。

————HQ,这里是罗密欧。P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探戈。R地点压制完毕

「怎么说呢,不像莉莉呢。如果是平时,她是不会显出这种让人明白她内心的态度的……」

看着没有笑脸、淡淡的和周围寒暄的莉莉安娜,香织如此嘟哝道。

「……嘛,毕竟发生了那种事。小公主也有了各种各样的想法吧」

「……那种事?」

听了阿一的说辞,月等人疑惑的看着阿一。

「南云君,你把莉莉怎么了?」

「喂,八重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穿着深红色晚礼服的雫向阿一投来怀疑的眼神。

「因为,莉莉在公众场合表现出那样的态度什么的……从至今为止的经验来看,只要发生什么非常识的事情,大多都与南云君有关不是吗?实际上,你也知道些什么吧」

「切,这犀利的回嘴……可是,这次真的与我无关哦。只是,看到小公主快被皇太子强奸了,路过的我便帮了把手」

「是吗,莉莉被强……怎、怎么回事儿?」

「等等,阿一君!?刚才,什么!?」

以雫和香织为首,众人一同以惊愕的眼神看向阿一。

从舞会开始时,就有各式各样的男人来邀请月等人跳舞,可是月她们当然不会和阿一以外的男人跳舞,所以阿一就发动【威压】,把苍蝇们赶跑了,现在,周围只有月她们和雫。

光辉则是半强制的被淑女们拖走,努力的跳着不习惯的舞。龙太郎正一心不乱的满足着他的胃。铃则被某个像是花花公子的大叔拉走跳舞去了。

因此,莉莉安娜被巴亚斯强奸这种发言并没有被月等人以外的人听到。但是,香织和雫现在正握紧了拳头,充满气势的要求阿一说明,因此还是引来了一些好奇的视线。

「啊~,嗯,所以说………………月,不跳一曲吗?」

「嗯……很乐意」

「啊,等等,南云君!别觉得麻烦就逃!好好说明一下!」

「就、就是啊!这是很重要的事!好好说明!」

就像雫说的,阿一嫌说明麻烦,就牵着月的手意图逃向舞池。某种意义上,比主角的莉莉安娜更显眼的、如艺术品般的美貌少女和她的搭档白发眼罩的少年(晚礼服版本)相当引人注目。

原本,作为王族的月就喜好舞蹈,在她的引领下,阿一利用【瞬光】跟上她的舞步,也有观察别人的舞蹈,跳的还有模有样的。享受着舞蹈,月的表情很幸福,阿一也露出温柔的笑容,在结合上彼此的衣装,从旁来看,完全就是这两人的订婚派对。

之前僵硬的氛围让乐手们压力山大,但现在,多亏了阿一和月的气氛,他们能安心的坐着开始愉快的演奏了。现在,会场的主角是阿一和月,谁都幸福的看着翩翩起舞的两人。

凝视着那两人,连莉莉安娜也微笑了。她的表情里,还包含着一丝羡慕之色。

另一方面,爱慕阿一的女生们也跃跃欲试,暂时将莉莉安娜的事件埋入脑海的一隅,「下一个是谁!」兴奋的要争夺下一曲。

不久后,演奏完毕,二人微笑着轻吻彼此,帝国的贵族们则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们的眼中,现在有的只是纯粹的称赞。帝国贵族的千金们也陶醉的呼出灼热的叹息。

月和阿一优雅的回了一礼,和睦的拉着手回到同伴的身边。看来,在刚才的争夺中胜出的貌似是缇奥,她满眼期待的向阿一伸出了手。

但是,缇奥的期待被轻易背叛了。

「南云阿一大人,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是的,有另一个人向阿一打招呼了。

是莉莉安娜。

「小公主……主角突然离开搭档,这是怎么了?」

「咦,夺走主角宝座的家伙对我说这种话不觉得很残酷吗?」

「那是因为你总是一脸事物性的表情吧?话说,放皇太子的鸽子好吗?」

「寒暄巡礼大致也结束了,现在是享受派对的时间。原本就应该和其他人跳几曲的,你看,皇太子大人不也在和一位情人跳舞吗」

「情人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呢」

「呼呼。比起这个,差不多该牵手了吧……还是说,您不愿意与我跳舞?」

阿一看着莉莉安娜,察觉到她不只是想跳舞,还想要说些什么,内容大致能猜到,现在该怎么办呢?阿一挠了挠脸。老实说,他现在还沉浸在和月跳舞的余韵中……

这时,面对不愿意的阿一,旁边的月摆出「NO!」的手势。显然,似乎是想说,别让莉莉安娜在公众场合丢脸。阿一知道自己不可能赢得过月的「NO!」。

「啊~,我明白了。……很高兴能与您跳舞,公主」

「……好的」

虽然有点引人注目,可阿一还是恭敬的取过莉莉安娜的手,引导至舞池的中央。刚才和月在这里跳舞的情景闪过脑海。莉莉安娜的害羞似的态度也引来了很高的关注度。

顺带一提,当阿一与莉莉安娜交谈的时候,缇奥一直伸出手凝固在旁边,但谁也没有看她。「这,在这种时机,来这样的哈!真不愧是主人呐呀!哈啊哈啊……嗯」如此这般的脸颊通红,但是,谁都没有吐槽。

平缓的旋律开始流转。莉莉安娜和阿一的身体紧挨在一起,优雅的摇摆着。这时,莉莉安娜把脸靠近阿一的肩头轻轻嚅嗫道。

「……刚才的事谢谢您了」

「果然,那事……已经知道了」

「那种非常识的东西,除了您以外不可能是别人吧?而且,您的【红】非常漂亮……不可能看错」

「这样啊。嘛,帝国的皇子老大那个样子的话……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被凌辱只是迟早的问题」

「说的很清楚呢……但是,就算这样也很开心啊。听香织说完被您帮助的事后,就有点憧憬呢」

这么说着,莉莉安安的脸略微离开阿一的肩头,露出高兴的微笑。那笑脸,和刚才在巴亚斯身边的时候完全不能相比,充满了莉莉安娜原本的魅力,关注着这旁的帝国贵族们略微骚动起来。

「话说,心情舒畅之后,是该穿这种礼服吗?」

「不合适吗?」

「很合适。可是,还是那件桃色的礼服更合适你。这是令人吃惊的大反转吗?」

「嗯,对于向妻子施暴的丈夫,这种程度就足够了……比起这个……果然通过那只蜘蛛能看过来啊……我那不成体统的样子也……啊,已经嫁不出去了」

呜呜呜~莉莉安娜像是故意似的哭了起来,再次把脸埋入阿一的肩膀。「在说什么啊……」阿一一脸呆样。

「小声点,这里不是能说这种话的地方。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就贴得太近了吧?总觉得皇太子的气色不太好哦?」

「不是很好吗?过了今晚我就是太子妃了。至少现在,请让我像个女孩子一样。反正在近期就会被强暴,受到其他妃嫔们的欺负,我这个悲哀公主的些许任性,以后想听也听不到了哦?」

「你确定会被施暴,被欺负吗……」

「我确定……」

莉莉安娜再一次抱紧阿一,隐藏住表情,不自觉似的零落这样的嘟哝声。

「……如果……如果,我说【帮帮我】,会怎样呢?」

莉莉安娜像是在问自己似的如此说道。为了将来,与帝国的皇子缔结婚姻关系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两国都因魔物与魔人族的袭击而受到重创,圣教教会的总本山被消灭也让北大路变得人心惶惶,为了安抚人民,必须以肉眼可见的形式表现出人类族团结的牢不可破。作为王族的一员,必须要旅行职责。就算尊严被夺走,等待着她的婚姻生活只有痛苦,她也必须去做。(准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即便如此,还是不由得对阿一说了这种事。在声音无法传达、期待不了任何人的帮助的情况下,是阿一帮助了从心底感到恐惧、颤抖不已的莉莉安娜。月等人一眼就能看明白,被阿一怀抱的莉莉安娜一脸幸福的表情。不过,莉莉安娜也明白,如果是阿一的话,一定会【拒绝】的吧。因此,她真的可以说是做好了觉悟。或许,这也可以算是最后的撒娇吧。

可是,阿一的回答却出乎莉莉安娜的预料。

「嘛,先不说帮不帮你,从结果来看是帮了,不是吗?根据情况,在今晚,现在的帝国或许就会终结呢……至少,皇太子是没救了」

「……是吗?」

————HQ,这里是维克托,S地点压制完毕

————HQ,这里是伊普斯雷,Y地点压制完毕

抬起脸的莉莉安娜眼睛不由得变成了一个点,阿一默默的嘴角上吊。

看了那表情,莉莉安娜的胸中涌来非常可怕的讨厌预感。到刚才为止那伤感的气氛消失无踪,莉莉安娜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绷紧了。阿一将嘴靠近这样的莉莉安娜的耳边。

「还有,如果要撒娇就再简单易懂些。我不善于察觉这种事,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做些什么」

「……」

莉莉安娜的身体哆嗦了一下。虽然也有耳边的气息和声音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她察觉到了阿一的言外之意。

那即是,【会救你的】。莉莉安娜的心剧烈动摇了。那是已经没救了的公主,莉莉安娜的呐喊。结婚是必须履行的职责。正因如此,她才舍弃了抱有梦想的自己,舍弃了作为女孩子想要的,可是。

「为什么?」虽然某种意义上受到了残酷的对待,可莉莉安娜还是高兴的用湿润的瞳孔看向阿一。阿一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某种意义上完全不看气氛的,回以了最差劲的回答。

「如果小公主不幸,有些家伙们会悲伤呢」

这么说着,阿一瞥了一眼香织等人。总而言之,阿一似乎是想说,并不是为了莉莉安娜本人,而是因为莉莉安娜的不幸,会伤害阿一的【重要】。察觉到这层意思的莉莉安娜,向阿一投去鄙视的目光。

「真是的,你为了我也应该说谎不是吗?我,一定会失落呦?」

「失落又如何。嘛,总之,只要对小公主来说最糟糕的事态不发生就行了。这是特别关照,仅限那家伙重要的朋友哦」

「……毫不动摇呢,南云哥……真的,好羡慕月小姐……」

莉莉安娜凝视着阿一,表情略带怨恨。但即使被这种眼神注视着,阿一也显得满不在乎。不知不觉,乐曲临近终盘。面对毫不动摇的阿一,莉莉安娜放弃般的叹了口气,再次把身体交给阿一,享受着现在这一刻的舞蹈。

在这充足的余韵之中,剩下的曲子结束了。依依不舍的莉莉安娜,在放开紧握的手的刹那间依旧凝视着阿一……「谢谢」如此嘟哝道。伴随着如盛开的鲜花般可爱的微笑。

只是一位十四岁女孩的微笑。过于纯粹的,无邪气的笑容。看见这笑容的人的心全都被轻易射穿了。还能听到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充满灼热的叹息。略微的延迟后,响起了不输于刚才与月跳舞后的盛大的掌声。

莉莉安娜似乎还有必要去和其他的重要人物跳舞,因此只有阿一一个人回来了。但是,迎接他的却是女士们鄙视的目光。

「像阿一君的女人似的……」

「……阿一先生,究竟在什么时候……一丝大意也不能有的说」

「呐呀,主人啊。被放置play的妾身有点湿了呐呀,有替换的内衣吗?」

「和刚才的暴行发言有关系吧……在危急关头救了莉莉,刚才的跳舞则是会心一击吗?喂,究竟,你们窃窃私语了什么?姑且,莉莉也算是人妻哦?明白的吧?喂,你明白吗?南云君?」

虽然混杂了一些变态发言,可女性阵营毫无疑问都是在说阿一对莉莉安安出手了。

「在说什么啊?」

对此,阿一只是一脸呆样。

要说阿一做过的事,无非就是在路过时帮了把手,回应了跳舞的请求。为了之后不让香织等人担心,便施予了最低限度的帮助,仅此而已。

求爱的意图等是丝毫也没有。因此就算万一、亿一、莉莉安安对阿一抱有好感,阿一大概也只会回一句「知道了」。

总之,为了慎重起见,阿一像是在说「不要误会」似的看向月,月也像是「在说我明白」似的点了点头并握住了阿一的手。果然只有月是良心啊!阿一这么想着,本就已经突破天元的爱进一步上升至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感觉握着的力道比平时要重,这一定是心理作用吧。

————HQ,这里是基尔。Z地点压制完毕

————通知全队。这里是HQ,全方位部署完毕。开始倒计时。

听到通信,希娅的表情略微变得紧张。香织也有些紧张似的。念话石(改良版)并没有被交给雫,因此她惊讶的看着表情发生变化的两人。就在这个时机,伽哈尔德登上了演讲台。显然是要演讲并再次干杯。

「那么,首先,我要感谢诸位莅临这个为了庆祝莉莉安娜公主访问我国并与犬子正式订婚的派对。马上还会举办各式各样充满惊喜和趣味的活动」

这时,伽哈尔德突然意味深长的看向阿一的方向。阿一则假装不知道。于是,伽哈尔德似乎觉得更有趣了。

与此同时,阿一也听见从念话石中传来决然的声音。

————全队听令。这里是阿尔法王。今夜,吾等将为在这数百年被迫害的历史画上终止符,名留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成为一名恐怖的代名词。这里就是命运的十字路口。是落入地狱还是向未来前进,这一战将决定一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来吧,让他们多少也见识一下最弱的爪牙

————十、九、八、……

————Boss。将吾等引导至这个战场,感激不尽

即将崛起的兔子们开始命运的倒计时。

而帝国的贵族们却什么也不知道。

两个种族的族长,重叠了似的演说。

「派对才刚刚开始。今宵,请尽情的吃,尽情的喝,尽情的跳舞,尽情的享受吧。犬子和儿媳的新生活,比什么都更应该得到祝福。好了,让我们举杯!」

伽哈尔德确认会场的全员举杯后,自己也举起满满一杯葡萄酒,隔了一拍,然后,一饮而尽,充满霸气的带了个头。

与此同时,念话那边也是一样。

————鼓起-->">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