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5-10哈乌利亚VS皇帝 后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五卷试看 5-10哈乌利亚VS皇帝 后篇

像开玩笑似的,下任皇帝巴亚斯的脑袋被爽快的砍下来飞向空中。

「……」

「那是下任皇帝。你的接班人……忍着不看,忍着不听,还真是无情呢。」

「……应该说过了。就算都杀光,也不会发誓什么的。就被暴怒的帝国压碎吧」

「就算儿子死了也是那样的态度吗。算了,原本,你就对孩子没什么亲情吧。总之,连皇帝之位都是以实力来决定,所以也是由亲人之间的互相残杀来推举即位。」

正如卡姆所说的,帝国对于争夺皇帝之位的亲人决斗是认可的。即使在决斗中杀了对方的话也不会被问罪。

伽哈尔德除了正妃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侧妃,因此巴亚斯并非正妃的儿子而是侧室的孩子。因为根据决斗中显示的实力所以立为皇太子。综合上述,确实是,实力至上主义,跟随强者!

因为那个缘故,伽哈尔德的表情没有变化。原本,强或弱是有标准的,然而也有对儿子女儿没有普通亲情这样的谣传……似乎特别压抑了感情的关系所以看不见,实际上说不定。倒不如说,比刚才亲信的时候那次更显露出愤怒的程度。

卡姆的话让伽哈尔德发出鼻哼。

「清楚的话还阻止就是徒劳的事情。」

「那样焦躁。无论如何都不发誓吗?从今之后也要继续折磨亚人吗?继续追杀我们哈乌利亚族吗?」

「罗嗦」

「这样啊……『德尔塔王,这里是阿尔法王,动手』」

————阿尔法王,这里是德尔塔王。了解

突然,卡姆开口说出对伽哈尔德来说是意义不明的话。伽哈尔德的表情似乎变得怀疑。接下来的瞬间,盛大德爆炸声响彻四方,伽哈尔德的脸色变了。

「啊。什么啊,刚才是!」

「什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爆破了用来监视奴隶的兵营而已。」

「爆炸吗?难道……」

「哼,里面有多少人呢……暂时有数百单位的士兵死了。伽哈尔德,因为你的关系」

「是你干的好事吧!」

「不对,是你杀的,伽哈尔德。你的决定夺去了士兵的生命。然后……『德尔塔王,这里是阿尔法王,动手』」

再次的,卡姆嘟哝着加哈鲁特不懂的台词,加哈鲁特,虽然立刻发出声音制止。在这个时候,能够爆破远程地方之类的是恶劣性质的玩笑。

「喂!哈乌利亚」

但是,伽哈尔德的话语都是徒劳的,第二次的轰鸣声。不是在帝城内。是帝都的某处发生大爆炸。

伽哈尔德以压抑了感情的声音询问。

「……哪里爆炸了?」

「治疗院。」

「什,可恶!

「放心吧。爆破的是军队的治疗院。死去的只有士兵和军医们……不过,一般的治疗院,旅馆,妓院,住宅街,之前因魔人族袭击而失去住宅人们的临时住宅区也有炸弹,还有问题吗?」

「还是对普通人出手了啊!堕落的哈乌利亚要堕落到什么地步!」

「……你们,只有说会一直迫害亚人吧。如果那个说法的立场不改变的话……『德尔塔,动手』」

「慢着!」

帝国全体都在迫害亚人族,事到如今根本没有不相关的普通人吧?稍微的,卡姆的声音似乎有点惊讶。然后,毫不留情的下达命令。

发生三次的爆炸声,伽哈尔德这一次,深信有帝国民众连同建筑一起被炸掉而咬牙切齿着。不过实际上,被炸掉的是连接帝城的吊桥。因为如果帝都发生爆炸事件的话必定会前来帝城报告,所以破坏了进城的唯一路线。

更要说的话,卡姆说的有一半是虚张声势,和军队无关的地方并没有安装炸弹。这些炸弹,无法用遥控爆破,因为必须让潜入帝都的哈乌利亚族部队以手动来爆破,所以原本是无法在那么多地方设置的。

「你不肯订下誓约的话,那就没办法了。让帝都安置的炸弹全部发动,就当作是对你们皇家和在这里重大人物们的奠祭吧。数千人规模的民众陪伴下黄泉。不错的结局吧?」

说出来的话完全是恐怖主义。究竟是被谁训练的……视线集中在会场一角的一个少年,本人却装作事不关己。

毫不留情的要求,沉默的伽哈尔德无法立刻决断。脑袋中寻找着让人目不暇接的状况的解决办法,但是完全没有什么好主意。严肃端庄的表情和流淌的冷汗,说明被逼到走投无路是真的。

然后,即使在那种状态下卡姆也完全不留情。只因为回答太慢说出口就下达命令。

「德尔塔,这里是阿尔法王……动」

「慢着!」

伽哈尔德惊慌失措的出声制止。然后,像是要发泄焦躁和懊恼似的将头往地面撞了几次,好像放弃了那样抬起头来

「啊————畜生啊!知道啦!是我输了!接受要求!所以,别再来了,把无差别的爆炸停下来!」

「那是最好的。那么誓约的语言」

虽然要求被接受了,卡姆却还是平静地回答。伽哈尔德,已经是有点苦笑。然后,放松肩膀的力气,朝着会场还幸存的人们说话。

「哈,可恶,你们,抱歉了。就当这次是被骗。……帝国是强大高于一切。这些家伙是兔人族哈乌利亚,展示了『陷落帝城』这件事情。人民的生命也被掌握住了。因此,『代表哈鲁西亚在这里发誓!解放全部的亚人奴隶!对哈鲁森纳树海的一切皆不干涉!现在,即刻起禁止对亚人的奴隶化和迫害!违背上述的人将被帝国处以严惩!以此作为帝国制定新法律的宗旨!』有意见的家伙,到我这里来!赢过我的话,就随你高兴!」

到现在还想把亚人当作奴隶对待的话,哈鲁西亚的血脉将会断绝!应战!这样的宣言。还真是,体现了实力至上主义的男人。当然,这个判断,即使接受要求也只是和亚人没有瓜葛对于帝国方面没有危害这样的判断也包含在内吧,果然,在直接的战斗中被打败好像是很重要的。

「嗯,似乎确实的发动了。」

这句话的同时,聚光灯倾注到皇帝的一族们。本来应该还年幼而不在会场的皇太孙也在,脖子上一样挂着有红色石头的项链。

「如果不想让哈鲁西亚的血脉断绝的话,就不要违背誓言。」

「知道了」

「明天公布誓约的内容,至少在明天之内将帝都的奴隶全部解放」

「明天之内?到底,以为帝都有多少奴隶……」

「去做」

「见鬼了!根本办不到吧,办不到!」

「让解放的奴隶前往树海。伽哈尔德。你也一起去菲尔卑尔根。然后,在众长老的面前复述誓约!」

「一个人吗?正常来说会被杀掉吧?」

「我们会平安把你送回来。你死了的话反而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吧?」

「唉,知道了。从你们越狱的时候开始总觉得有讨厌的预感。没想到会在这里被打败。…………喂,对我,或者是帝国,有什么怨恨吗,南云阿一」

伽哈尔德注视着黑暗中预料阿一可能在的地方。

但是,阿一并没有回答。像猫那样抓住莉莉亚娜的脖子,就倚着墙壁打哈欠什么的。现在是,哈乌利亚族担任主角的舞台开幕中。因此,贯彻「自己只是观众」这样的立场。

因为没有光线,伽哈尔德并没有看见那个模样,至少理解了阿一似乎不想回答。伽哈尔德盛大的咂嘴。

「伽哈尔德,如此警告。确实我们,从改变我们的恩人那里得到帮助。但是,那个力量已经作为我们专用而掌握了。如果想做的话,不论何时都能够侵入帝城之内探索情报。睡梦中暗杀之类的也是轻而易举。想钻法律漏洞的话,你记住,就算没有那位英杰的帮助,我们也能轻易割下你的脑袋」

「专用啊。真令人羡慕。没有魔力的亚人如何能够使用夸张的神器呢……」

伽哈尔德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也不是没道理的。原因是,亚人和其他种族的差距是建立在战斗中能不能使用魔法之上的,那个前提可能会因为亚人使用神器这样的事态而崩溃,实在是不得了的情况。

但是,想阻止这类的事情应该是不可能的,充其量也只能吐吐脏话。像「真是的,到底在搞毛啊!」,伽哈尔德想如此对阿一怒吼。

从烧光了万军,而且似乎能够做出飞在空中的神器将两个月的距离用一天半就走遍的人那边,继承了专用的神器而武装起来的话,哈乌利亚族任何地方都能侵入暗杀的言论可靠性将大得惊人。

顺便一提,这次使用的是【蜘蛛型侦察用魔法傀儡】和【改良版念话石】外加【门键】。

【蜘蛛型侦察用魔法傀儡】,就是帮助了莉莉安娜的那个蜘蛛。全长五公分左右,根据远程操作利用【炼成】和【线】可以进入任何地方,【远透石】可以将入侵场所的影像送到【水晶显示器】,和魔眼石一样也能够感测到魔法陷阱。同时,脚上有麻痹药和催眠药,令儿子再起不能药等也藏在里面。

阿一进入帝城之后,就一个劲的将无数这种蜘蛛型魔法傀儡散布安置在各个角落。自从进入帝城之后阿一的反应就像是在梦游,那是因为他将大部分的意识分配给了魔法傀儡的操作。帮助莉莉安娜那次也是,在前往设置点的途中看见了而已,纯粹的偶然。

然后,无数装置了蜘蛛型监视摄影机的影像在设置了许多水晶显示器的司令部里放映出来,哈乌利亚族的操作者们用【改良版念话石】和各部队通信,让准确而有效率的压制成为可能。

这个【改良版念话石】,就是让伽哈尔德咬牙切齿、即使是亚人也能使用的神器一号。

原理是这样的。嵌入了被赋予生成魔法的【高速回复魔力】而拥有储存魔力性质的矿石并且附加了自动回复功能的魔力槽,根据被授予的【魔力放射】经常性的让储存的魔力放出。

然后,将发动魔法阵强行弄成欠缺一部分的状态,用滑动式开关的移动让欠缺的魔法阵变得完整来正确的发动魔法。而且,还加入对血有反应功能的状态金属板,使用者的血以外不会有反应的那种能力。

根据这个,哈乌利亚们,设置在帝都外的司令部就变得能够和各部队取得周密的合作了。

而且,因为毕竟做不到魔法人偶的操作,所以如果没有阿一的话就不得不靠他们自己设置蜘蛛型监视摄影机。因此,侵入帝城之际,代替蜘蛛型魔法人偶的哈乌利亚族专用新式隐藏摄影机也已经设置好了。因为不需要像魔法人偶那样的复杂性,所以是极为不起眼的式样,要发现是困难的吧。

另外,同样原理的钥匙型神器【门键】也被送过来,因为阿一也一边到处设置一边隐藏了锁孔型神器【门孔】,所以哈乌利亚不论何时都可以打开门侵入帝城。

这真是,从帝国方面来看的话是「这算什么事啊!」这样的状态。

然而,关于魔法陷阱、因为不用魔力的直接操作的话就不容易解除,所以实际上,像这次这么顺利的侵入、压制是做不到的吧。

阿一他们,特地利用光辉进入帝城,设置其他蜘蛛型侦察用魔法人偶,也有用魔法人偶发现魔法陷阱并解除的这个目的。阿一和希娅是特殊的,利用「气断石」让隐藏气息变得容易的月和媞奥,也有香织的活跃,在宴会前将主要魔法陷阱在还没被注意到之前就解除完毕了。

基本上,也有为了解除魔法陷阱而设计神器的考虑方案,但是这次没有时间,哈乌利亚配备了展示镜(护目镜型能探测魔法陷阱)。因此,即使解除是不可能的,回避的话还没问题。

「不用担心,伽哈尔德。哈乌利亚族以外的亚人族不会拿到神器。在你宣誓誓约后,得意忘形而进攻帝国之类是不可能的。如果变成那样,我们哈乌利亚族的刀刃将会挥向菲尔卑尔根的笨蛋」

这句话,让伽哈尔德推测出哈乌利亚族在菲尔卑尔根也是独立的,只是一味的想改善亚人族(实际上是兔人族)的霉运以及希望回避战争。

「是吗。清楚的知道了。所以,解放的工作也适度一下。在明天之内是多么毫无道理的要求。就算马上行动也来不及吧」

「……好吧。我们哈乌利亚族无论何时都在看着你们。这件事请千万不要忘记」

那句话是最后的,聚光灯熄灭,会场笼罩着寂静。用气息感知到哈乌利亚通知撤退的同时,阿一插入通话。

————Boss。这里是阿尔法王。全队撤退。许多的帮助,在怎么感谢也不够

————这是为了希娅。别在意。而且,还没完全结束。别放松了。不如说,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战斗。不要忘了,还有【即使排除皇帝一族也要做】的傻瓜呢

————经验喔,Boss。原本就做好继续战斗的觉悟了。因为这条路,是新生的哈乌利亚决定要走的路

卡姆充满觉悟和霸气的言论,让阿一的嘴角上扬。然后,赠送了没有杂质的纯粹称赞。

————是吗。有觉悟的话也没有办法。全体哈乌利亚族。做得漂亮!

引导他们自己的敬爱Boss的赞美,全体哈乌利亚族的兔耳蹦起!皮毛倒竖的同时笔直的伸长。像是仔细回味的一拍时间。

接下来的瞬间,通过念话石,发出了盛大的呐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那是胜利的呐喊。数百年之间,持续品尝痛苦经验的败北者中的败北者,第一次对巨大的敌人报了一箭之仇的欢喜呼喊。

老实说,在这之前,对树海的不侵犯、不干涉以及亚人的奴隶化、迫害禁止,这种指令能够被执行到何种程度是很微妙的。如同阿一所说的,会有即使排除皇帝一族也希望能将亚人奴隶化的人吧,寻找本来就是抽象性誓约的漏洞,再次虐待帝国亚人族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正因为如此,说哈乌利亚族的战斗从现在开始是很恰当的。

至少,负担完成誓约,现在马上,帝国攻入树海,也无法追踪到哈乌利亚族。在这个赚来的时间,哈乌利亚族累积数量和力量,必须掌握更高层次的战斗(暗杀)技能和游击战法。那才是,即使帝国克服誓约也有万全的准备,变成无法容易出手的程度。

是的,这次的作战的关键是,让帝国高层戴上项圈,目的是拖延时间让哈乌利亚族累积在真正意义上对抗帝国程度的力量。因此,确实,这次战斗毫无疑问是亚人族中最弱种族的兔人族哈乌利亚的胜利。

「可恶,那些家伙,丢着就跑了。……有谁,光线……啊,原来谁也不在……啊,喂!南云阿一!不要一直在那装傻!反正,没有受伤吧!这个状况,想点办法!」

阿一隔着通讯听见哈乌利亚们的欢呼声而眯着眼睛,紧抱着一边同样因为作战成功而眼中含泪一边跳着蹭过来的希娅,从黑暗的对面(因为阿一有夜光眼,所以看见伽哈尔德正在打滚的样子),开始听见伽哈尔德的怒声。

顺带一提,抱住希娅的瞬间,被抓住的莉莉亚娜被噗的往旁边扔掉。突然的袭击,以及未婚夫的死亡这样的事态让莉莉亚娜目瞪口呆了,对阿一过分的处理用泪眼「我可是!公主啊……」,每次都是熟悉这种调调,但这次,更像是被恋人抛弃的女人那样,坐在地上低声啜泣着。

「是是是……」

阿一一边用单手抱紧希娅,一边从「宝物库」当中取出发光的矿石丢到天花板上。发光石,漂浮到天花板附近一口气拭去黑暗,给宴会会场带来到如白昼般的明亮。

全部变亮的宴会会场,确实是符合「凄惨」这个词的模样。到处都有相当大量的血四处飞散,无数刚砍下的首级滚动。即使头和身体没有分开却平安没事的人一个也没有,所有人的手脚肌腱被切断一边痛苦的呻吟一边在地板上爬的样子。

贵族的千金们,由于恐怖和疼痛而失禁的也有不少。看到变亮会场惨状的瞬间,因为冲击而失去了意识,某方面来说是侥幸吧。

好不容易保持着意识的一部分刚毅千金们,看见希娅的兔耳映照在视线边缘的瞬间,不由得发出尖叫的声音翻白眼同时晕倒了。男的一边失禁一边胆怯的看向西亚的人也不在少数。

就像是,哈乌利亚族的恐怖明确的铭刻于心似的。

在那之中,完全没有受伤的阿一们和勇者一行,明显地被隔开。直到最后都被进行战斗的士兵们用足以杀人程度的这种饱含憎恶的眼睛瞪视着。好像完全被当成阴谋似的。

「喂,喂,南云阿一。适可而止,帮个忙别调情了。在这种情况下女人,而且是疼爱兔人族的女人,到底是多么厚脸皮的神经啊。」

「不,你看,因为希娅是柔弱的兔子,所以对刚才的袭击胆怯了。多么可怜啊。真的可怕的家伙们。我也是,光是保护身体就竭尽全力了。」

一边说着这种愚蠢的事情,阿一一边故意瑟瑟发抖给人看。

伽哈尔德的额头浮现青筋。因为封住咏唱而嘴巴裂开所以无法说话的人们,躺着用表达「视线就能杀了你!」的凶恶眼神看过来。光辉等人,也是用【神经太大条了吧】的眼神看过来。

「你的脸皮堪比城墙……总之,没受伤的状况还是没变吧。你们对帝国没有恶意的话,治疗一下也好,给我叫人也好不是可以吗?」

「因为啊,你的部下们放出了似乎在治疗瞬间就会袭击过来杀气……那个时候,杀掉可以吗?」

「没差别吧!喂,你们!那边的怪物是绝对不能出手的!就算那小鬼狂妄,这也确实是哈乌利亚的阴谋,就算他是有好女人陪侍的讨厌小屁孩,也是禁止白白去送死!」

幸存的伽哈尔德部下们从自己主君接到活下来的命令,懊恼的斜开眼神。阿一,也斜开厌烦的眼神。

「看吧,就算想杀你,这里没有真的会自己跳进怪物嘴里的那种傻瓜,就算有我也不让。差不多有出血糟糕的家伙。拜托了,南云阿一」

「嘛,不照面就不要紧了。……香织,拜托」

「嗯,交给我吧……【圣典】!」

无咏唱。没有魔法阵。只用魔法名就立即发动的恢复系最上级魔法焕发波动,波及宴会会场的所有人。然后,受伤的人被瞬间治愈了。

「恢复也是怪物的等级啊?……真受不了了」

伽哈尔德对香织回复魔法的不寻常本事,用总觉得是疲倦的表情嘟哝着。眼看着自己痊愈的身体,伽哈尔德的部下们也不禁哑然。最高级魔法的立即发动之类的,在一般性的认知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即使恢复意识也紧闭眼睛的千金那边和吓瘫了那样的贵族们斜楞眼睛,可以战斗的人立即凝固伽哈尔德的周囲,对着阿一那边全部露出警惕心的严肃表情。

「所以啊,说过了。漏出杀气之类的,引来反击的话真的会全灭的!」

「但是,陛下!很明显是那些家伙们的指示!」

「没错!连皇太子殿下都……不能放过」

「这样下去的话帝国的威信将会名声扫地!」

像是喜欢麻烦的伽哈尔德部下们接连不断的越说越激动。

即使因香织规格外的回复魔法而了解其实力的一角,实际上还没亲眼看到阿一自身的力量。而且,他们几个人,以前,在王国看过伽哈尔德和光辉的模拟战,因为参考对象的微妙所以有「或许」的想法。

再加上,哈乌利亚带来的损失非常大。总之,现任皇帝和其家族被安上「诅咒」,说起来品行大有问题,由于下任皇帝的首级被砍飞了。他们也不容易收场。

怒气冲冲的部下们,伽哈尔德一边叹息一边霸气的敲打。对不由得发出呻吟声而摇晃的他们,伽哈尔德面向他们以外也在会场的人们发出充满威严的声音。

「别婆婆妈妈的叫嚷!应该说过了,不打算让你们白白送死。知道吗,那个白发眼罩的家伙是不折不扣的怪物。只有一人就能消灭不值一提的万军,就是这样的家伙。……很强喔,我根本望尘莫及。遵从那家伙说的,高举力量才是至上的帝国人的话就别曝露有实力差距就打滚的难看模样!」

劈哩啪啦颤抖般的怒吼,让部下们和会场的贵族们都身体僵硬。

「那个对哈乌利亚也是一样。应该是最弱家伙们的力量,向帝国的核心挑战。像这样被打败的话,这只是在说我们是很弱的蠢蛋而已吧?这样下去估计就完蛋了,人们也不会这么想的吧……首先要承认。我们失败了。败者服从胜者。这就是帝国的规则!就算如此,还有意见的话就对我说!用力量令我折服,让我服从吧!就像他们那样!」

伽哈尔德的怒吼在宴会会场回响。吓瘫的人们甚至无法将视线看过来,伽哈尔德周囲的部下们在稍微的犹豫之后,在伽哈尔德面前低下头。他们自己早就在失败之中,到最后都在战斗的是伽哈尔德。伽哈尔德说出的那个内容,比这件事更重要,很沉重。

「嗯,在这的事情办完了。」

阿一满意的话语,让那个场合的全体人员同时瞪视阿一。那样的眼神,超过言语能表达的状况。正是「在说你!这个瘟神!」

~~~~~~~

把对阿一们的敌对心藏在心中的同时,在确定白白送死的现实面前不能动手而咬牙切齿的帝国幸存者们,在伽哈尔德的总结之后稍微恢复了冷静。

在被破坏的吊桥上遇到麻烦设法进入寂静帝城的帝国士兵们抵达宴会会场再次引发各式各样骚动的同时,迅速的安排收拾事态。

残存的重要人物们被集中起来,尽管在深夜依然紧急召开紧急会议定下实现那个誓约的安排。途中,不在会场的一个重要人物听到誓约内容嘲笑这是什么愚蠢的……

在那瞬间,会议室的明亮在数个瞬间之内消失,明亮再次回来的时候发生了反对男人的部下刚砍下的首级被放在桌子上的恐怖。男人脸色苍白的不得不点头。其他重要人物们也想起宴会的恶梦而牙齿打颤发抖不已。在那之后谈话似乎实际上被迅速的整理起来。

一边总结从各处来的受害报告,一边快速的制定针对亚人的法律(草案由哈乌利亚族的人准备)。在这个时候,伽哈尔德,其实已经知道哈乌利亚没有对一般的人出手的事情。

但是,从谁都不在的公共设施被爆破拆除的事实,收到随时都可以爆破的这种无声信息,还有多少设施也被设置了爆炸物是伤脑筋的事情。

然后,在半夜里,被爆炸的骚乱吵醒的士兵们,个人所有的亚人奴隶们,被带到之前因魔物骚乱而变成空地的地方快速地建立起无数个临时帐篷。被动员从事复兴的亚人奴隶们被收容在建筑物的旁边。

当然,一定会发生强烈的反弹。认为在半夜中突然被吵醒,拥有的奴隶被强制没収。特别是,对于奴隶商会来说,这是和商会倒闭同样意思。从金钱性补偿稍后再进行的这点上面,虽然说是皇帝的敕命,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理解的事情。

尽管如此,在国家下达的命令之上,最后不得不中断……千方百计的拖延时间,相应的也有纠缠不清的人,这样的人大概,隔天早上发现刚砍下的首级。

然后,约定的一天过去之后的隔天下午,在帝都中亚人奴隶聚集在一处是怎么回事的这种异常事态吸引的帝都居民面前,来自帝国一方已经被发表了。誓约的内容,还有更加详细规定的法律内容。

被平静的告知内容,帝都民们目瞪口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到现在,迄今在身边理所当然有如方便道具看待的东西一下子消失了。而且,今后,被禁止得到。老实说,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不久,有呼喊抱怨之徒出现说起来也是当然的吧,新发一下子膨胀成强烈的反弹。在出现暴动、保护亚人奴隶和民众的帝国士兵们开始冷汗直流的时候,一件奇事的宣布,让民众们平静了下来。

即是,

「对于亚人的全部应对,都是来自【艾希特大人】的【神托】!」

在困惑的帝都居民面前,香织展开闪光的银翼飞过、洒下银羽。光辉高举圣剑亮出身姿。有了他们,新法律是神意的可靠性就高多了。

太过神圣的(阿一的神器加入演出)身姿,让帝都所有居民都开始跪着献上祈祷。

其实,香织涨红了脸拼命的忍耐着想要逃离的羞耻,她一边向市民们挥手,一边洒下平时那分解一切的凶恶兵器————银色的羽毛。

该如何向国民说明解放奴隶和法定化呢?在伽哈尔德为此而伤脑筋的时候,阿一兴致勃勃的提出建议「利用艾希特的话不是很好吗?」,然后他就导演了这出戏。如果帝都的人民知道自己被当成傻瓜般如此愚弄的话……一定都会气得昏倒吧。

有因入手【神之使徒的天使大人的羽毛】而兴高采烈的普通市民,也有不情愿的接受国家的补偿,真正不情愿撒手的奴隶原所有者们。在他们的眼前,数千个亚人奴隶们的枷锁被士兵们的手不断的取下。

亚人们,依然是发呆的样子仅仅只是默默的接受。老实说发生了什么也不能好好明白的样子。即使理解了也是难以相信的吧。

不久,相应的时间后从全部的亚人那里取下奴隶的枷锁,作为勇者的光辉一边发挥天生的超凡领袖魅力一边带领亚人们到帝都外面。在那里,当然,也有伽哈尔德和阿一们。

然后,到了帝都外面依然发呆的亚人们,让通过身体强化而扩大声音的希娅大声的「自由啰!回家啰!」的叫喊,似乎终于体会到被【解放】的真实感,同时响起动摇大地程度的盛大欢呼。

在晴朗愉快的青空之下,背对帝都外墙的同时,多达数千的亚人们踏上归途。觉得不可能的现实,流泪,拍肩膀沈浸在喜悦中的亚人们。

他们当中,有许多身心都承受严酷伤害的人,根据再生魔法和魂魄魔法基本上被治好了。因为像是定点记忆抹除那样的细小事情同时进行数千人规模甚至就连月也无法完成,严酷记忆的妥协之类的需要周围的家人以及朋友长期性的关怀吧。

另外,在帝都以外的城市中依然还是奴隶状态的亚人们,关于他们的治疗阿一们无法承担。他们也一样,返回树海之后,不得不借助周囲的帮助来治愈身心。

尽管如此,能活着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和生离的重要的人们再一次相见……那一定是和「奇迹」这个称呼相称的事情。

阿一,一边眺望着发出欢呼的亚人们,一边思念神往日本和家人,「我什么时候也……」在心里嘟哝的同时,轻轻握住依偎着自己的月的手。令人喜爱的可爱恋人,彷佛像是在说「没关系」似的,温柔的,然后强而有力的回握住阿一的手。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