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6-1亚人族搬运中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六卷试看 6-1亚人族搬运中

网译版 转自 平凡职业成就世界最强吧

翻译:8准准8 mcbthree ourjuno Meeko 烦体字用户

校对:8准准8 ourjuno

=============

风轰轰的低吼着,正下方的地面一瞬间流逝到后方。

从帝国解放的亚人族们,自己现在体验的事真的是现实吗?为了确认这点多次掐着自己的脸颊然后痛得泪目,并且,梦不醒来呢~带着这样放松的心情,再次,眺望着非现实般的光景。是在逃避现实吗?

他们,现在正搭乘在阿一的飞空艇【菲尔妮露】 下部安装的【笼】中,体验着一时性的空中旅程。

菲尔妮露没有让几千人的亚人族们搭乘的规模,所以阿一匆忙的安装了外加巨笼。要说形象的话,就像是飞空艇的凤尾船似的。

其实,哈乌利亚族在菲尔卑尔根里设置了隐藏传送门,只要打开门就能一瞬间到达树海。不过,为了演出,选择了空中旅行。这样的话,帝都的人们看着被解放的亚人们才会觉得有冲击力。

要说的话,这是对在广场上说过的【亚人族解放是神的意志】的补刀。看着他们被飞行于空中的巨大物体带回家的景像,帝都的人们想必无一例外的被吓坏了吧。

不过,作为代价,菲尔妮露的起动对阿一造成相当大的负担。迸发出红色的魔力,在舰桥上的长椅上像是发软那样向后靠着,但这绝非傲慢。

在搭载着几千人的状态中飞行,因为那个重量而消耗的魔力可不是一丁半点。

不过,在魔力被疯狂削减的同时,因为很难得,所以他就把这当做操纵魔力的训练了。为了抽出意识来进行魔力操作,才会现出这怠惰的样子。

在旁观者看来虽然只是毫无干劲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却是什么时候都在锻练的努力家,是真的,虽然看不出来……

在那样的阿一旁边的是月、希娅和香织三人。阿一摆出一副像是在假日公园的长椅上眺望着自家孩子嬉戏似的懒洋洋的样子,月枕着他的右臂,希娅枕着他的左臂,香织则隔着椅子探身玩弄着他的头发。(mcb3:混蛋啊!!!!!!)

真的是在认真训练中但是……完全是一副被说成后宫混蛋也不能反驳的光景。

「喂喂,在皇帝面前真是相当随便的态度啊,哎?」

「……南云君,由我来说虽然那啥……稍微自重一点比较好哦?」

「太羡慕……不对。那个,这是品行不端哦?」

阿一一边集中注意力于高效运用魔力的训练上,一边抚摸着月和希娅。

为了向菲尔卑尔根的长老众宣誓而同乘的哈鲁西亚帝国国王伽哈尔德,为了见证其宣誓而同乘的,同为人类族的王族哈利王国的公主莉莉安娜,还有,旧识的雫。当然,在场的还有光辉,龙太郎和铃。

还有另一人,刚才被伽哈尔德拜托成为带领参观舰内的向导的缇奥也在,但是,她回来时看到月等人后「妾身也要~」以鲁邦俯冲的姿势向阿一飞去,阿一因为那个很恶心所以反射性地使出了流氓踢,直接将缇奥拍在地上,虽然她翻着白眼,但还在微微痉挛着,所以没有问题。

「啊~舰内探险结束了?」

「嗯,了不起啊,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种金属块能飞起来,但是,这是最有趣的!喂,南云阿一,给我准备一架,随你开价。」

伽哈尔德坐在对面的长椅座位上,以闪耀着耀眼的好奇心的瞳孔看向阿一,雫等人也坐在座位上。

顺带一提,雫和莉莉安娜坐在阿一的旁边,似乎是不想坐在伽哈尔德旁边,但是,连这种事也没注意到,伽哈尔德的瞳孔像是少年一样闪耀着,相当喜欢这个飞空艇的样子。

「钱什么的不需要,不行,坐上来只限这次,趁现在尽情地看吧」

「别这样说啊,呐?就一架而已,很少的,行吧?」

「我什么好处也没有吧」

「咕,钱不行的话就女人!女儿的一人正好是个适龄的家伙,虽然稍微有点爱摆架子但是外表是上等玉镯啊,会让她加入你的后宫,呐?好吗?」

看来伽哈尔德,认为阿一无比喜欢女人的样子,因为这个情况所以很悲哀地完全否定不到。

不过,把那种女人强挤过来也只是个麻烦,所以阿一嗤之以鼻打算让他驳回。但女性阵营更快地反应了。

「「「「不行(的说)(呐呀)!!」」」」

「……就是这么回事了」

「啧,居然在显摆……嗯?莉莉安娜公主,刚才,你是不是也回应了?」

伽哈尔德像是失手那样咂嘴了,然后像是突然注意到那样,视线投向莉莉安娜,受那视线影响其他成员也把目光投向莉莉安娜。

「哎?讨,讨厌呢。是听错了吗?」

「……库库库,这样说来,舞会的时候也把巴伊亚斯扔一边去和南云阿一高兴地跳舞呐。喂喂,南云阿一,你,出手会不会太快了?真不愧连我也被吓到了。」

「桌桌桌桌说什么啊!我,我和南云先生绝对不是那种关系!是,是这样吧?呐?南云先生!」

「啊?啊~天翻覆地也不可能的」

「……不用说到那种地步也行吧……」

对阿一清楚易明的话,动摇的莉莉安娜的紧张感一口气下降了,像是闹情绪那样脸转向一边,从那态度来看,清楚的明白到莉莉安娜不是没有那个意思。

比起这个,如果是看了舞会的舞蹈的人的话就能很明白莉莉安娜的内心,那么阿一也是同样的,但即使在本人的面前还是毫不留情地一口刷掉,同情的视线看向莉莉安娜,而阿一被死鱼眼瞪着。

「……为什么非得用那种眼神来看我啊,再说来,公主是像人妻那样吧,虽然婚约者的头已经分家了,但是并不是断绝和王族的婚约。那么,结果,还是会嫁给其他王族吧?」

「啊~,那个吗……」

代替语塞的莉莉安娜,伽哈尔德露出了像是咬了百只苦虫那样的表情回答了。

「老实说,一族现在,处理不到那件事啊。无论怎说,要一生戴着摘掉就会死的诅咒首饰什么的,处理这些不得了的事态已经够呛了。」

这样说着的伽哈尔德的脖子上,的确戴着红色的宝石项链。

「从那誓约的内容来说,王族以外的谁违背约定,王族【依法制裁】与否,就和生命紧紧相关吧,要说的话,就是和被国民掌握着生命一个样, 执法体制的根本改革和确实会执行的严惩体制,而且还要让帝都以外的城市全都知道有关奴隶解放的手续和法律……无论哪家伙都拼上命了。」

伽哈尔德深深地背靠后座,像是在说「惨啊」这样咯吱咯吱地挠头。

「就算被说王国的公主不能嫁给一个什么时候死掉都不奇怪的人,也完全反驳不了啊。而且,因为解放了亚人族奴隶所以帝国的劳动力下降了,到处都在大吵大闹,对应和镇压那边还要分出人手出来,老实说,到了帝国要向王国请求援助的情况了。」

「原来如此啊,也就是公主小姐的出嫁白纸撤回了吗」

「嘛,就是这样了,等情况稳定下来,姑且确认王族的性命安全的时候,重新,这次这边向兰迪尔殿下……现在是陛下吗……以出嫁女儿的形式比较好吧。」

听到伽哈尔德的说明,在场的全员都「哎~」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顺带一提,其实,帝国有一名王族,「怎么可能有这种傻事!把我的首饰摘下!」这样叫唤着,然后真的摘下了首饰,然后,突然发起狂来闹腾着,然后像是断了线那样死了的事实存在,这就是王族都拼上命的理由。

「不是太好了吗!莉莉!」

「真的呢。自由恋爱……虽然这个不可能,但总之,空出时间来了。」

「嗯嗯。莉莉,太好了」

以光辉为首,成员们以温暖的眼神看向莉莉安娜。莉莉安娜,明明结婚对象的父亲就在眼前,还毫不客气地说出「结婚变成白纸真是太好了」,高兴的友人们苦笑了。少见地,伽哈尔德也在苦笑。

「综上所述,南云阿一,现在的话,莉莉安娜公主是自由的哦?想要的话,会自由活用皇帝的权力帮你忙的。」

「什!?陛下!说什么啊!我,我对那种事……」

不过,阿一再次忽略掉话里的内容,以呆呆的表情转向伽哈尔德,忽略掉莉莉安娜的态度。

「那么,作为回报把飞空艇交出来吧?说过多少次什么好处都没有啊……不如说只有坏处?」

「这是什么意思!?南云先生!」

「喂喂,这可是一国的王女大人哦?是男人的话想入手很普通吧?」

「我说,两人,在闻吗?我的话,在听吗!」

「别把我和你混作一谈。我没有收集女人的兴趣啊,带着王女之类的人,不如说只有麻烦吧」

「是是是,没在闻吧。我说的话谁也不会听到的吧。……咕嘶……公主算什么啊………」

「莉莉……不要紧的……呜,明明是公主,却何等可怜」

「莉,莉莉!我很好的听着啊!精神点!」

对完全忽略掉莉莉安娜在对话的阿一和伽哈尔德,莉莉安娜自暴自弃地在座位上画着「の」字,其瞳孔的彼方积累着在闪辉着的什么,雫和光辉拼命地安慰着。

斜目着那样的莉莉安娜们,阿一向,现在还在巴拉巴拉的向自己交涉的伽哈尔德吐出了叹息。

「现在,我想要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所以驳回,之后,你能否找到交涉材料也说不定……耐心地等到那时吧。」

「呜呜,真的没有想要的东西吗?想要的事也是?老实说吧,人类,无论何时也会有想要的东西。什么都不需要的家伙,不是人类就是个有什么阴谋诡计的家伙……啊,这样说来你,是怪物啊」

「是想吵架吗,你?……嘛,那句话是能理解,但是……」

阿一那样说着,一下子抱住了在两旁的月和希娅。

「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已经在手腕之中,【为了一直都不会放手】已经挤满了脑袋了,没有考虑”更多”的余裕。一定,是一生」

所以,阿一传达着言外之意「交涉是没用的」。,月高兴地把身体交托给阿一,希娅因为自己也和月一样被强而有力地抱着而睁大了眼睛,下一个瞬间兔耳和兔尾动来动去尽情地抱住阿一。

在阿一的胸膛前,月和希娅的眼睛重合了,两人面对面地露出了「库呼呼」幸福的笑容。(两行血泪流下来)

「啊~啊~,是吗是吗。啧,口里太甜了没办法了。甲板的景色也很漂亮啊……」

伽哈尔德露出了厌倦的表情站了起来,快步地离开舰桥。阿一对此苦笑着,看到对面的座席,光辉和龙太郎是怎么了吗,眼在游泳着,铃发出了「哦呢~」这样奇怪的声音。

然后,阿一的背后响起了走路声。

「呜~只有月和希娅太狡滑了!呐,呐,阿一君。在【手腕之中】是比喻吧?不是只限定月和希娅的意思吧?呐?」

「主,主人哟。在领受了精彩的脚技之后,也能抱抱妾身吗?在”手腕之中”也很好的呐……」

香织在阿一的背后抱住他,拼命地表现着自己的存在。缇奥爬起身,开始用下巴爬上阿一的膝上。

对那样的两人有反应的是月。

稍微提高身体,顺便看看香织和缇奥……

「……真遗憾」

「甚,什么意思!?」

「呣,可不能当刚才的话没听过啊,月!」

对无表情的月,香织和缇奥像是要咬着手绢那样愤怒着,月稍微倾斜着头像是思考着什么那样,慢慢地用手指指着自己和希娅。

然后

「……胜者」

接着,指着香织和缇奥,

「……败者」

这样,还是无表情地说着。然后,就那样把脸蹭在阿一的胸膛前,那个瞬间,舰骄上响起了「吧唧」什么东西坏掉的声音了。

「呼,呼呼呼……月真奇怪啊?突然说些不明不白的……一定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吧?」

「是呐呀。一定,就是那样。那么妾身们来治好吧」

「要治好的话,有最简单的方法呐」

「嗯嗯,坏掉的东西就要……」

「「敲回原状!(呐呀!)」」

香织和缇奥摇动着站起来,带着微笑俯瞰着月。

凄绝的怒气?斗气?之类的什么东西溢了出来,在那压力下光辉和龙太郎和铃在对面互相挤着身体,光辉还小声地嘟嚷着「那,那个是香织吗?」

被两人的压力针对着的月,再次,仰起脸来,无表情崩溃了口边浮现出小小的笑容。

「……住手吧。认真打架的话两人不可能嬴过我吧?」

令人想吐槽【你是哪里的新人类吗?】的台词。而且 ,让人焦躁起来是好得不可再好的台词。

「「正合我意!(呐呀!)」」

和预定一样,香织和缇奥更加怒了,月也慢慢地站起来。

「等,等一下,三人!突然吵架什么的……喂,南云君!阻止一下啊!」

雫叽叽喳喳的努力调解。然而,我无能为力了!这样放弃了,并向某种意义上的元凶阿一求助。

而阿一……

「不可能,很累……」

好像是因为魔力被削减了而完全倦怠了。完全不想动的样子。

原本,小吵架是家常便饭,或者说是她们之间的沟通的东西,所以阿一似乎不怎在意。

「你,你这个人啊~」

不过,雫还不明白那种微妙的事,脸颊哆嗦着。

而,那个雫被有如般若小姐那样的声音搭话了。

「雫酱!前卫拜托了!」

「咦!不知什么时候被卷入了!」

很自然地,雫的参战决定了。

「来,公主哟,一起参战吧!是结界的名手吧?防御交给你和那边的铃了!」

「哎?我也是吗!?为什么!?」

「若无其事地,把铃也扯进来了!?」

缇奥以龙族的膂力抓住莉莉安娜和铃的脖子拖着走,「公主……明明是公主……」莉莉安娜的这个嘟嚷总感觉莫名空虚。

「……希娅,前卫交给你」

「是,是的说!谁也别想到月小姐的身边!」

干劲十足,希娅担任着月的前卫,在阿一的旁边站了起来,咕噜咕噜地旋转手臂。

「……阿一,等一下。稍微打一下就回来」

「哦~,要适可而止啊~」

「…。嬴了的话有ki~ss?」

「什么时候都可以哦~」

「……嗯」

这样,女性阵营战意十足(一部分除外)地走向甲板,甲板虽然谈不上足够但也有相应的大小,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战斗训练吧。要香织十全十美地使用诺因特的身体首先习惯是必须的,还不知道「哈鲁森纳树海」的大迷宫有着怎样的试练,能稍微训练一下是件好事。

月们有没有意识到那边就不知道了……

过了一会后,开始传来了轰音和爆音,光辉们哆嗦了,露出了放着真的没问题吗,这样担心着的表情。

「玩得高兴点啊~」

但是,阿一的感想只有那个。

「……该咋说好,南云你……」

「果然,了不起啊」

在只有男性的舰桥,无论谁也看着阿一,光辉和龙太朗以一半发呆一半关心的眼神望向他,女性阵营骚动成这样也毫不动摇,自然地作为男人稍微钦佩了。

之后,当当亚人们都骚动起来时,月那边才停止战斗,终月能看见前方的树海了,好像第一个听到的是皇帝的悲呜……一定是错觉吧。

特别注意着皇帝陛下的安全与否,一行人准备降落到树海。

~~~~~

太阳隐去面容,夜幕降临。

树海深处的菲尔卑尔根被人们作出的淡橙色灯所照亮,平时的话,无论复兴得怎样忙,也到了享受着一家团乐的时间,流动着宁静的空气。

但是,现在的弗尔卑尔根,就仿如日夜翻颠倒般被包围在吵閙之中,人们忙碌地东奔西跑,菲尔卑尔根外的村落的人也集结起来,被士兵们驱使着去整理、诱导人。

在那样的吵闹中,在和夜风一同打开的窗户下,菲尔卑尔根的长老中的一人,阿尔弗雷利库·哈伊比斯特以无法形容的微妙表情处理着手边的文件。

内容是,接纳数千人的同胞后的有关体制的报告书,和申请书之类。其他长老也分下了这作业。

「呼……卡姆啊,同胞们真的会回来吗?」

「……还在说着这种事吗。别一直说着无需确认的事,赶快整理好接纳他们后的体制。」

阿尔弗雷利库突然说了一句话,就像在房间里突现出现那样,出现了人的气息,阿尔弗雷利库的傍边,被压着气息的卡姆·哈乌利亚所控制着。

卡姆们那些哈乌利亚族,为了在阿一之前传达亚人族的解放而先从传送门回来了,然后,利用念话石,为了使非得急忙地整理出来的接纳体制能高效地运作,担任了通信员的工作。

「知道,只是啊,虽然知道还是很难相信,同胞从那个帝国中解放出来什么的……」

「那也会在接下来的几小时内证明,嘛,心情是能理解……吾等也是,没有boss的话,能做到这种成果就连作梦都想不到。」

「boss……资格者——南云阿一吗。那是真的话,就不只我的孙女,而是救出全同胞的恩人,要想报答方式了啊………」

「boss并没有期待那种东西。比起那个,赶快动手。还没有上交报告哦」

卡姆碰着念话石听着报告,瞥了一眼阿尔弗雷利库。卡姆向念话石说了什么后视线就望向虚空,而那姿态连一分钟都没有。不仅如此,像是控制着那时的无气息是骗人那样,缠上了强烈的霸气。

曾经在自己们的面前被决定了一族处刑的时后露出了彻悟的表情……完全不能认为是同一人物,原本温柔的气氛连微尘都不剩,感觉到了就算只是触碰一下也会被割伤的锋利。

实际上,那锋利已经显示过了。

这件事是,回来的卡姆向长老众传达了整理接纳被解放的奴隶的体制,包抱阿尔弗雷利库在内谁也不相信那句话,那时,长老的一人对卡姆傲慢的言行感到不快,向卡姆投去悔辱的话,更强制让他跪下。

就算,以前熊人族复仇不成反被杀,在魔物和帝国的袭击下解救了菲尔卑尔根,对兔人族长年累积起来的价值观也是不会被倾覆吧。

不过,那个由月凝固的价值观而作出的行动,被还来了苛烈的杀意,那长老的一名部下想触碰卡姆的瞬间,到底潜伏在那里呢,哈乌利亚族一起出现了,把刀刃架在全长老的脖子上。

当然,想碰卡姆的男人不知不觉间也被无数的刀刃架着,处月连一只手指都动不了的状况中,露出杀意,或者打算出手的话,毫无疑问真的会被削去獠牙,在阿尔弗雷利库的调和下总算平息了。

一瞬间,占据了菲尔卑尔根最高权力的长老会议,对激烈的杀意他们流下了冷汗,是件需要他们去试着相信的事,或者说,不得不去相信,因为后颈的刀刃与哈乌利亚们的脸色太糟糕了。

「祖父大人,烧饭赈济的准备就绪了,这个是消费后的储备量。」

回想着那件事流着冷汗的阿尔弗雷利库被铃响一样的可怜声音搭话了。

「哦,阿露缇娜吗,辛苦了,但是,你回来也没有太长时间,别太勉强了」

「我没事,同胞们都要回来了,不能什么都不做」

对担心着的阿尔弗雷利库,阿露缇娜采取了毅然的态度,不过,把报告书交给阿尔弗雷利库后,微妙地紧张着,阿尔弗雷利库惊讶着,注意到孙女的视线看着卡姆,察觉到她在在意着些什么。

「很在意他的话,问一下卡姆怎么样?」

「!不,不,我并非对南云大人的事……」

「我,可是一句话都没提到少年哦?」

「祖父大人!请不要开这种挑语病的恶劣玩笑!」

看着在动摇的孙女,阿尔弗雷利库露出了像是看着令人欣慰的东西的眼神,难道这该不是认真的吧?抱住这样的悬念。

阿露缇娜,那人品,容姿,从出生起就订立了许多婚事,现在全都回绝了,本人比起嫁出去,更想继承祖父的位置为国家工作,所以,直到如今也没有这种话题……

阿尔弗雷利库爷爷笨蛋那一面浮起来了。

「呼,少年虽然的确是你的恩人,但你可不是特别哦?或者说,直接帮助你的是哈乌利亚族吧?还是别太在意好……你的对手也不是吃素的」

「所以说,不是这样的!真是的!听到南云大人带着同胞回来,稍微有点在意而已。哎哎,就是那样而已!」

对啍地扭过脸来,走出房间的阿露缇娜,阿尔弗雷利库偷偷地吐出了叹息。

那时,意外地卡姆向正走向房间外的阿露缇娜搭话了。

「阿露缇娜公主」

「那,那个,是的,卡姆先生,怎么了?」

对月露出像看到有趣的东西那样的笑容的卡姆,阿露缇娜稍微警戒地回答了,对那样摆起架势的阿露缇娜,卡姆笑着宣告了。

「boss乍看有很多女性侍奉着,其实,他相当专一,然后,那位大人的【特别】已经决定了,而且,不动。想要接近那宝座是可能的,不过要被相当地信赖着吧。」

阿露缇娜困惑着,卡姆无畏地笑了。

「顺带一提,除了boss的特别,最接近那宝座的是……我的女儿希娅。再怎说,决意向帝国伸出獠牙帮助吾等的理由是,【为了不让希娅的笑容暗淡下来】」

「!是,是那样吗?」

「没错,boss啊,为了希娅平淡地以国家为对手,没错,为了希娅,啊。呼呼呼。」

「!」

言外是说着「你是嬴不过我女儿的!」这件事,阿露缇娜敏感地察觉到了。

其实,阿露缇娜的年龄和希娅同样是十六岁,所以,和同龄的女性相比的结果,被说是嬴不到……惹羞成怒也是没办法吧。

「叫希娅小姐的是……那个淡青色白发的人吧,从您的话想,我认为并不比那人差,的确渡过的时间这方面上有差距……如果给我同样的时间的话……」

「不不,我家的希娅是特别的存在,果然,阿露缇娜公主还是别干无谓的事了,稍微这样忠告一下吧,干着这种不毛的事可会白白渡过适龄期哦?」

「受您关照了!」

「哈~卡姆,虐待我的孙女就到此为止吧……」

阿露缇娜咕噜咕噜地生气着,卡姆笑着。看到这两人,阿尔弗雷利库吐出了叹息。

卡姆挑拨阿露缇娜是因为,稍微想多管闲事。

当然,不是对阿露缇娜,而是对希娅。离开树海时的希娅和阿一的关系,要说的话,那是希娅单方面的接近,那么,从这期间的样子来看,卡姆感觉到似乎发展成相当亲密的样子,只要再一推,毫无疑问能一口气越过那条线!

那一推,换句话说就是企图以阿露缇娜作为起爆剂来使用,希娅知道的话,「真受了巨大的照顾的说!」会这样愤怒吧。

卡姆感觉到阿露缇娜内心的对抗心激燃着而笑了,毫不犹豫地利用着少女淡淡的恋心的那个姿态……总感觉像是恶魔一样。

那时,外面突然骚动起来了,和至今忙碌的骚动不同,而是不测的事态迫近而来的那种骚动,开始听到了怒吼。

「什么事啊!」

阿尔弗雷利库啪嗒地从座位中站起来,走近了窗户,然后目睹了骚动的原因。

「光之……柱……?」

就如那句话一样,日间的阳光从树木群之中照射下来,不,和那无法相比的强光从天上穿过树木群照亮了菲尔卑尔根的广场。

对意味不明的事态而睁大眼睛的阿尔弗雷利库,冷静的声音传达过去了。

「安心吧,阿尔弗雷利库,是boss到了」

没错,那让菲尔卑尔根亮如白昼的光柱的正体,是到达树海上方的飞空舰【菲尔妮露】的探照灯。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