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6-13醒觉(觉醒)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六卷试看 6-13醒觉(觉醒)

「嗯……嗯?」

雫发出略微有些娇艳的声音,浅浅的睁开眼睛。意识仍处于浅眠之中,还没对上焦点的瞳孔看上去略显空虚。映入眼帘的是木制的天花板。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感受到从背后和头部传来的柔软触感。

正当雫放松的露出这种毫无防备的睡醒脸时,一个耳熟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啊,雫酱,起了?睡得很熟呢,已经是午饭的时间了哦」

「?……香织?」

雫迷迷糊糊的看向声音的方向,在那里的确实是自己的挚友。已经梳妆完毕,正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向雫露出温柔的微笑。

从深海里浮上来似的,意识渐渐清晰的雫撑起身体,一面保持女子坐一面用手揉着自己的眼睛。然后,想起失去意识之前的事,不由得纳闷。

「咦?我,为什么在房间……记得我,在森林深处……还有,这里是香织的房间?」

菲尔卑尔根为阿一等人准备了各自的单人间。因此,在陌生的房间里,只能推测这里是香织的房间。注意到这些,雫不由得开口询问。

香织看到雫歪着头的样子,觉得她这个姿势很可爱,同时又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不禁露出苦笑。

「嗯,是我的房间。早晨,真的很早呢,阿一带着雫酱来这里的。听说你彻夜锻炼了?真是的,别再这样了哦,才刚从大迷宫回来,不好好休息可不行呢」

「欸,那个,是呢。抱歉。还、还有,是他带我来的?完全,没印象了」

「因为雫酱睡得很香嘛。非常累吧」

雫吓了一跳似的斜楞着眼看着香织,总觉得她有些不冷静,慌张的扭着身体。平时绑起来的马尾辫现在变成了黑长直,让人感觉楚楚动人,再结合上女子坐,产生了不得了的反差萌。

说来外衣也脱掉了,现在的雫只穿了一件衬衫。这个样子要是被同伴的男生以及那些爱慕雫的女生看到了,他们一定会大喊着「破坏力超群!」,喷出的鼻血在空中画出彩虹,然后面带笑容的沉入血海吧。

雫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颊有些红,一面眼神向上看,一面战战兢兢的询问香织。

「那个,他,怎么把我?」

嘴里说着自己睡着了也不管,最后还是把自己运到房间了。一想到阿一,感觉脉搏指数又上升了,「难道说 ,是公主抱!」这么想着,雫开始羞耻的扭动身体。

可是,现实是无情的。香织脸颊绷紧,看上去有些难以启齿。

「总、总之,是普通的运来的哦?」

「……香织,普通?」

「嗯,普通就是不同哦。嗯,某种意义上,有点儿艺术性罢了」

「稍等一下,香织。搬运睡着的人为什么会牵扯到艺术性?」

香织欲言又止,让雫微妙的有些讨厌的预感。香织的眼神游移了一阵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苦笑着说出现实。

「是呢,怎么说呢,直截了当的说……钉在十字架上,飘在空中运过来,的?」

「哈?十字架?」

详细听来,似乎是阿一在锻炼使用重力石,并不是像以前那样让人坐在上面,而是靠引力将人吸在上面,还给自己定下规则,到目的地前不能让雫掉下来,就这么把雫运到了香织的房间。想要不惊醒睡觉的人,在搬运的过程中一边吸着一边调整平衡是相当难的,真是不错的训练呢。

还有,之所以送到香织的房间,是因为阿一不知道雫住哪个单间。

「为、为什么要用十字架?」

「球体的话,一旦调整失误,雫酱的身体就有可能被撅折吧……所以才用十字架,呐?」

「不,就算你卖萌也……」

雫的脸颊一跳一跳的抽动着。额头上渐渐浮现青筋,胸口的燥热也急速冷却。香织只能继续苦笑。

顺带一提,早晨有巡逻兵目击到雫被吸在十字架上的样子,宛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无与伦比的神秘,之后雫的粉丝又增加了……这些花絮事件就不提了吧。

想到自己被如此对待,雫的愤怒静静的燃烧着,突然,从楼下传来砰咚啪嗒骚乱的声音。紧接着,「乌利亚啊啊啊啊啊啊!」听到这种耳熟的声音,「讨厌啊啊啊啊啊!」以及这种女性的声音。

「这、这是什么骚动?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那是希娅和阿露缇娜小姐。从今天早上开始已经好几次了,好像是在吵架?」

「为什么是好像?」

「唔~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才好……直接看比较快,走吧」

雫不解的歪着头,香织催促着雫,一边下楼,一边简明扼要的说明了早上发生的骚动。

据她所说,似乎是阿露缇娜相当勤快的想要照顾阿一,同为亚人族的希娅也想做同样的事,于是就满面笑容的拒绝了阿露缇娜,不过,面对竞争对手的希娅,阿露缇娜并没有轻言放弃。结果,希娅的眼镜蛇摇摆舞就炸裂了。(准准:コブラツイスト,直翻就是眼镜蛇摇摆舞,不明觉厉)

森人族长老的孙女————与纷争无缘的公主大人,被希娅用从阿一那里学到的投掷技摔了出去。如果是从前,兔人族的少女对亚人族中的贤者、对地位颇高的森人族的公主大人暴力相向的话,不用说,肯定立马就会被处刑!

但是,如今的兔人族是要在族名前加一个词的种族。

即,【猎首】兔人族。

并且是救国的英雄一族,也就是说,希娅是解放亚人奴隶的英雄。而且,希娅还是族长卡姆的女儿。因此,不论谁都不知所措的不好出手。

「飞到天边的说!!」希娅直接把阿露缇娜扔了出去。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如此草率粗暴且毫不客气的对待,摔倒在地的阿露缇娜显得茫然若失。希娅看到阿露缇娜的样子,心想这样深闺的公主大人就不会再接近阿一了吧……

「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想要让我停下,就发誓再也不要朝阿一先生送秋波的说!!」

「不要啊啊啊啊!害羞哦哦哦哦哦!!」

显然,阿露缇娜并没有退缩,还打算继续缠着阿一。希娅则再次用出投掷技。

现在,上下颠倒的阿露缇娜正被希娅扛在肩上,雪白的大腿左右叉开,女孩子重要的地方暴露无遗,这是摔跤技————キン肉バスター!。(准准:别问我翻译成中文是什么)与纯情的容貌相反,穿的内裤竟意外的成熟。

顺带一提,这里是公共食堂,不仅有阿一他们,还有食堂的从业人员,以及阿露缇娜的数名侍女。阿一等人之外的人全都不知所措。

「这、这样行吗?那个女孩,好歹是公主大人吧……」

「不是好歹,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大人啊。但是,你看,阿露缇娜的表情……」

「……啊,咦?总觉得,很开心?」

从寝室下楼到食堂后,最初映入眼帘的景象让雫面部抽筋了。但面对雫的疑问,香织只是指向阿露缇娜的脸。

看上去,确实是脸色通红,眼角闪着泪光,但总觉得,阿露缇娜的表情流露出有些开心的氛围。

公主大人受到至今未曾有过的羞辱,因此才不简单同意对方的要求……至今为止从没遇到过不服从自己的人,遇到后觉得其实也不坏?好像也不是这么回事。

「切,倔强地说。那么这样如何!!」

「这、这次是什么……住、住手啊~~,不检点的姿势不要啊~~」

阿露缇娜就是不答应不再接近阿一,希娅等的不耐烦了,把阿露缇娜卸到地上,从キン肉バスター变换姿势,

今度はうつ伏せにしたアルテナに足を络めて寝転がりながら、仰け反らせるように彼女の体を持ち上げた。俗に言うロメロスペシャルである。(准准:完全不明白什么姿势)

裙子被撩了起来,女孩子不能被看到的部分依旧展露无遗,阿露缇娜平时淑女的口吻消失无踪,只是不停的恳求。不过,与她嘴里说的相反,她的表情是「诶嘿嘿」的样子,让她的恳求显得完全没有说服力。(准准:嘴上说不,身体却想要,天哪,胃疼死了)

由于姿势的原因,希娅看不见阿露缇娜的表情,所以她很确信自己是在惩罚阿露缇娜,不过在旁人看来,「阿露缇娜大人,其实很高兴吧?绝对,痛并快乐着啊?」众人都一脸困惑的拉开距离。

「原来如此,这真的是【好像是在吵架】呢……」

「嗯。……缇奥一脸找到同类的样子……我想错不了呢」

雫一脸理解的样子,旁边的香织则像是在看着什么可怜的东西。事实上,有一个稀世罕见的变态————缇奥,正从远处满眼慈爱的守望着阿露缇娜,同胞的喜悦让她产生了共鸣似的,就是那样的表情。坐在对面座位上吃饭的阿一和月则是露出相当厌恶的表情。

一直看着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差不多也厌倦了吧。阿露缇娜的关节开始嘎吱作响,似乎受到了伤害。阿一开口对希娅说道。

「希娅,有点做过头了」

「不,阿一先生。我是不会停下的!情敌本来就越来越多,这之上,森人族的公主什么的坚决不行的说!而且比起别人,她对我有奇怪的意识!!先发制人的说!!」

过渡到逆虾背弓姿势,希娅似乎坚决打算在这里掐掉情敌的萌芽。再次,阿露缇娜一边暴露出羞耻的部位,一边高兴的发出痛苦的哀嚎,丝毫看不出这是深居简出的公主大人。侍女或从业人员们正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逃避现实。

午餐是野菜汤和面包,阿一将面包蘸汤后送入嘴中,一边吃,一边看着阿露缇娜的痴态,然后又看向露出慈爱表情的缇奥。把面包咽下肚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起身离席。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拉住希娅的手臂。没想到会被拉的希娅丢掉阿露缇娜,被收入阿一怀中。希娅一脸糊涂的表情,「欸?」发出这种脱线的声音,香织(和雫)则发出「啊!」的一声。

阿一无视这所有的一切,把怀中不知所措的希娅的兔耳拉到嘴边悄悄说道。

「希娅,月是你的情敌吗?」

「诶?月小姐?那个,情敌之类的,月小姐是特别的……那个」

阿一更加用力的抱住困惑的希娅,说给她听似的说道。

「那么,你的情敌什么的,已经绝对不存在了。至少,我不会把希娅和其他的女人相提并论。阿露缇娜连你的脚后跟都够不着。优先希娅的,特别对待」

「阿、阿一先生……」

突然被低声私语了【特别这个词】,希娅瞬间染成粉红色。「啊呜啊呜」发出这种不成言辞的声音。自从仰望梦朵法露塔(荧光蝶)的那个夜晚以后,感觉阿一的态度就有了什么变化,听到这个词后,希娅对此更加确信了。

也就是说,月的【特别】是谁也无法取代的,不过,在此之上,自己对阿一来说,是无限接近月的存在。

没在特别的时间,没在特别的场景,就这么在中午的食堂,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被告白了。完全的突袭啊!红彤彤的希娅保持着困惑的表情像蜡人般凝固了,同样凝固的,还有除月以外的其他成员。阿一瞥了众人一眼,试着再次启动希娅。

「希娅,还有个事。关于阿露缇娜,她并不是想缠着我,不如说,我觉得是你被缠上了」

「呼诶?什、什么?诶?我?」

阿一温柔的拍了拍希娅的肩膀,希娅有些混乱,但还是勉强答复了。然后,顺着阿一的视线,那边的阿露缇娜正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突然发生的桃色空间,让阿露缇娜害羞的用双手遮住通红的面庞,但她的眼睛却从指缝间窥伺着。简直是模式化的状况。阿露缇娜注意到两人的视线,身体看是感到羞耻似的哆哆嗦嗦的颤抖。

「那个,恕我多嘴……果然,你是想吃掉阿一先生」

「不、不是的!为什么希娅小姐总是往坏处想!我不过只是,想被希娅小姐那样毫不客气的做那样的事而已!!」

「诶……

希娅被吓到了,像要贴到阿一身上似的退后。【那样的事】毫无疑问指的是投掷技。想被羞耻的关节技……希娅不由得看向身边的变态。

阿露缇娜说完后,缇奥便露出一脸钦佩的表情,注意到希娅的视线后,她以笑脸回应希娅,并强有力的竖起大拇指。

传达的言外之意,这里有新的变态。难道是自己让她觉醒的吗!?希娅浮现出战栗的表情,小声嘟哝着看向阿露缇娜。

「变、变态……」

「不、不是的!!希娅小姐误会了!我只是、我只是想和希娅小姐搞好关系!」

「和、和我,的说?」

希娅战战兢兢的反问,阿露缇娜扭扭捏捏的吐露真心。

概括来说的话就是,阿露缇娜是菲尔卑尔根的公主大人。在亚人族中有着很高地位的森人族长老的孙女,在同族之间也被视为高贵的存在。是故,从小时候开始就受到与之相应的待遇。

结果是不言而喻的。阿露缇娜成长为一位聪明温柔的少女,被众多同族仰慕的同时,无论到哪里都会受到特别待遇。就算是和同龄的少年少女度过同样的时间,也总是会被优先礼敬。完全没有那种毫无顾忌的对等关系。

阿露缇娜的周围充斥着人们的善意。因此,并不会感觉到寂寞。可是,憧憬是有的。那边是,能够毫无顾忌的谈笑玩耍的【朋友】,也可以说是【挚友】般的存在。

之所以会被阿一吸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既不蔑视亚人,也不为自己的容貌或地位所动,只是很自然的做出反应。而希娅却能理所当然般的贴近那样的阿一,对此,阿露缇娜感到嫉妒也是事实。

不过,那份要强心作怪的结果,是让阿露缇娜受到了冲击。不仅是关节受到的物理性冲击,还有它带来的精神性冲击。同龄的兔人族少女对阿露缇娜毫不留情。为了全力表达自己的感情,不仅靠言语,还做出了行动。这真正的冲击,让阿露缇娜不由得精神恍惚,接着,内心便涌上喜悦。

然后,就像她刚才说的。想要和同龄、同族的这个少女成为推心置腹的关系————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如果能变成这样的话将会无限美好吧。

「那个,由于很害羞,也不知道交朋友这种事要怎么做才好……想着如果能关照希娅小姐很喜欢的阿一先生的话,就能……」

「不,一般来说不可能的吧,你是狗的说?」

「狗、狗……把我当成狗对待……」

「欸……在那里有反应吗?」

被当做狗反而格外高兴。看到面如桃花的阿露缇娜,希娅是「果然……」这种表情。刚才还趴在地上的阿露缇娜,现在已经扭扭捏捏的站起来,并悄悄向希娅伸出手。

「那、那个,就是那个,想要成为朋友,请回应我好吗?」

「……总觉得像是被告白了,心里痒痒的说……想成为朋友……也没什么理由可拒绝的说」

希娅一边说着「引起骚乱的公主啊」,一边无奈的握住了阿露缇娜的手。阿露缇娜高兴的微笑着。这太过意外的展开,总觉得百感交集,众人都露出暖烘烘的表情。

「?」

但是,不松手了。「哦呀?」希娅疑惑的歪着头。不知为什么,阿露缇娜紧紧的拉着手就是不松开。

「那个,阿露缇娜同学?差不多把手……」

「不必加敬语,直接叫我阿露缇娜吧。我也会叫你希娅。好、好朋友的话,这很普通吧?」

成为朋友后五秒就升级为好朋友了。「咦?总觉得果然,这个姑娘很不妙不是吗?」在希娅开始冒冷汗时,像是应验那预感似的,阿露缇娜脸颊绯红的对希娅说。

「所、所以,希娅。这次是怎样的招数呢?拜托了!」

「是?」

「非常羞耻,麻痹般绝妙的痛感,希娅的温度也传了过来……我啊,因为是希娅的好朋友,所以各种各样的招数用在我身上就好哦?更加、更加激烈的,来玩儿我就好哦?」

那一瞬间,希娅猛地挥开阿露缇娜的手,唰唰唰的后退到墙边。冷汗顺着她的脸颊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

「什、什么好朋友的说!果然只是个变态的说!!」

「怎么这样!我只是,想要和很快就要启程的希娅一同度过这最后的短暂时光,仅此而已啊!」

「那样的话,为什么是想要【来玩儿我】!?应该是【和我玩儿】才对吧!!」

阿露缇娜呆然若失,「不妙,这个姑娘,是说真的!」希娅兔耳倒竖,求救似的看向阿一的方向。但阿一却一脸感动的开口道。

「不愧是我的希娅。竟然愿意与我共同分担辛苦,我非常感动啊」

「台词的前一半好高兴的说,后一半好讨厌的说」

竟然说出一同品味被变态锁定的辛苦这么残酷的话语,希娅终于开始流泪了。显然,阿一丝毫不打算插手。

阿露缇娜快步迫近紧接在墙壁上的希娅,笑逐颜开的说道「那么,刚才的后续!」

就算用武力压制,也只会让对方感到开心,自己感到恶心。因此,希娅以破竹之势拉开食堂的窗户,从那里如脱兔般逃跑了。在余烬(余孽)冷却之前,她似乎打算隐匿行踪。

「啊啊啊!希娅,你要去哪里!等等我啊!」

阿露缇娜宛如在追逐抛弃了自己的恋人,发挥她那高到讨厌的身体能力,从窗户跳出去追赶逃跑的希娅。从远去的足音判断,跑的还真是意外的快呢。

希娅回头看到如虎狼般追来的阿露缇娜,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以她那超规格的身体能力,开始在菲尔卑尔根市内四处狂奔。

两人转眼间便消失无踪。留在食堂的家伙们,除了以阿一为首的一帮人,剩下的全都在盯着窗户发呆。

这时,一位慢悠悠走近的少女……

「……阿一君……刚才那是怎么一回事呢?能解释一下吗?」

显然,阿一这边似乎也发生了什么问题。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