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7-1须奈雪原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七卷试看 7-1须奈雪原

云海的上面滑翔般飞行的物体,沐浴在阳光之下闪闪发亮。不用说,那是飞空艇菲尔妮露。

「放眼看去,全是云海呢~」

「……嗯,须奈雪原经常是阴天。外面是极寒。」

对着从舰桥的窗户往外眺望嘟囔的希娅,月点点头说明了一下。

【须奈雪原】————由于【莱森大峡谷】而被分割成两边的大陆南侧,那东方的一大雪原。在那里年中一直是阴天,极少有不下雪的日子,从来没有晴天,大地一直都是被雪和冰持续覆盖着。

【须奈雪原】夹于东方的【哈鲁森纳树海】与位于南大陆中央的魔人族的国家伽兰德魔王国之间,那是个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有道墙壁一样完美地把云和冰雪隔开的不可思议的地方。拜此所赐,无论是树海还是魔国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冰雪侵害。

那雪原的深处有个相当大的峡谷。是用冰和雪形成的峡谷。那峡谷的尽头是最后的大迷宫【冰雪洞窟】。一般来说,还没到达迷宫就因为寒冷的原因而倒下了,即使是到达洞窟也没人能回来,因此,从那生存困难的性质来看,恐怕那是大迷宫之一,所以以那里为目标前进。

不过,阿一他们因为已经从米莉迪·莱森那里听说过了,所以一开始就知道【冰雪洞窟】是大迷宫。所以,他们不是在吹着风雪的阴天下吃力前进,而是特地使用名叫飞空艇的超便利道具,一直线向洞窟进行舒适的空中之旅。

「怎么样呐,主人哟。罗盘有好好的发挥机能么?」

提奥如此问到。她的视线所看的是阿一手上拿着的手掌般大小的罗盘。

那是从露媞莉斯·哈鲁森纳那里得到的内嵌“指出自己所期望的地方”这样的概念魔法的罗盘,现在正在发动着指出自己所期望的【冰雪洞窟】的正确位置。

「嗯,没问题。话说,再一次感到很厉害啊,这个。不仅仅是罗盘的针指着期望的地方,总觉得从感觉上明白到目的所在地和到达那里的距离」

「是呢。总觉得连地球的位置也知道。虽然那真的是难以名状的感觉」

对阿一那混带有感叹语气的话,香织表示同意。在费尔贝鲁根的时候,阿一他们试着用罗盘查找地球的坐标。接着,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感觉,总觉得能感觉到地球的存在。对概念魔法的飞一般的力量感到吃惊的同时,更不用说对感觉到故乡的存在的喜悦。

当然,着飞一般的力量需要相应的代价。与搜索物的距离成正比例,距离越远消耗的魔力越多。查找地球的坐标的时候,阿一试了一次就陷入魔力枯渴的危机。幸好,枯渴之前通过魔晶石补充了一下,所以没有出现昏迷那样不像样的情况。

希娅从窗边回来,靠近阿一坐着的沙发。阿一的右边,一如既往的是月紧靠着阿一坐着,左边原本是希娅的位置。因此,虽说只是从窗边回来……却不像平时那样飞奔过来,而是勉勉强强的走动着。

感到奇怪的阿一转过视线去一看,只见希娅好像在测量坐下的位置般看来看去的忸忸怩怩的身姿。大概是受到阿一的正式作为恋人的对待,反而对至今为止的没有顾虑的拥抱感到害羞。

阿一看到那样的惹人怜爱的希娅的身姿后微笑了,自觉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旁边。

「啊」

「事到如今就别害羞了哟。这边看着都觉得害羞呢」

「……希娅,可爱」

阿一做出又点呆呆的表情笑了,接着,月微笑着眯缝眼睛说了那样的话。香织一边表示羡慕一边同意月说的话那样点了点头。

这时,瘫在对面沙发的提奥浮现出实在是让人讨厌的笑容站了起来,往希娅旁边坐下并搭着她的肩开始问道。

「库呼呼,确实变得更加可爱了呐。怎么样?希娅哟,初夜怎么样呐?呒?痛吗?还是说很舒服?如何?告诉妾身吧。实况报告的呐。嘿嘿~」

「才、才不说哟!怎么可能说出来啊!」

「什么?说不出的程度?主人不够能干吗?嗯?」

「没有那么回事!不如说,非常……我真是的,去了好几次…你让我说了些什么啊!」

昨晚,希娅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只能说,在费尔贝鲁根的最后的夜晚,只有阿一和希娅一起过。偷窥的家伙被月果断阻止了。特别是某森人族的公主大人因为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现在也还是以销魂的表情趴在地上吧。

就好像羞耻心爆表一样,希娅两手遮脸缩成一团。从各种意义来说,那是冲击般的初夜。因为阿一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所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顺带一提,让阿一成为夜之超战士的不用说都知道是月。

斜眼看着一边舔嘴唇一边浮现妖艳的笑容轻声说「下次三个人一起」的色情吸血姬以及看着这边的湿润的眼睛里诉说着「下次我也……」的同级生(Juno:简单的说就是斜眼看着月和香织),阿一一边拥抱缩成一团的希娅,一边用手指弹提奥的额头。

啪!伴随着这样的强烈的响声,提奥飞了出去,做出销魂的表情在地上滚来滚去。全员全力地无视那样的提奥。

「终、终于快到最后的大迷宫了呢!真想快点攻略掉然后去迎接缪酱呢!」

为了改变这里的微妙的气氛,希娅故意用精神的语气转移话题。看到那样拼命的希娅忍不住笑出来的阿一接了话题。

「是呢。而且,也要为卡姆他们挤出一点时间呢」

「阿一桑……」

阿一以挂虑的目光看过去,温柔地抚摸希娅的头。希娅对那样的阿一轻轻地微笑,表示不用在意那样的摇了摇头。

其实,阿一曾经对卡姆他们提出过邀请,问他们要不要离开这个世界一起去地球。当然,因为在之前与帝国战斗的时候听了卡姆他们的决意,所以预想得到近乎确信的他们的答复。

和预计的一样,他们的答复是“否”。那理由当然是,要在这个世界争取到权利这样的新生哈乌利亚族的决意。在地球,可以用阿一的神器把整个种族隐藏起来沉浸在和平之中,不过那就等于是偏离他们曾经决定好要前进的道路。他们决定了,要在这个对亚人族来说很艰苦的世界里战斗到底。

对那个为将要离开家人的希娅着想的,一边表示能够理解一边叹气的阿一,卡姆用平稳的,高兴的语气笑着说「只要希娅幸福,对我们来说就足够了」。那是不折不扣的作为父亲的脸。

只要有心的话,要防止神的干涉来回穿梭于两个世界是有可能的。即使如此,要使用那个本来就没有掌握全貌的概念魔法是很不容易的吧。要马上就能再会那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阿一希望,至少在最后的那天能够让她与家人在一起。

察觉到那样的阿一的心情,希娅幸福地微笑着开口说话了。

「与父亲他们的分别已经足够了。为我费心,我感到很高兴,不过请不要在意。那样的话父亲他们也会高兴的」

「是那样吗?」

「是的!呼呼,在缪那里的时候我也有想过,阿一桑对自己人太过保护了呢~」

希娅很滑稽的咕嘶咕嘶的笑了。配合希娅,月抱着阿一的手,恶作剧般的瞳孔里闪烁着光芒。

「……嗯。阿一很宽容。有必要注意别太溺爱我们」

「啊哈哈。确实如此,太过于向阿一撒娇的话,我们会变得不行的呢」

连香织也一边说着那样的话一边很有趣地笑了,阿一只能板起脸了。总觉得,对自己被说成是“不行女人制造机”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另一边,光辉他们打开了滑动式的门进来了。他们为了习惯使用阿一重新打造的神器而进行锻炼,看来是告一段落了。看到阿一脚边的依然浮现恶心笑容的额头红肿的提奥之后,光辉他们有一瞬间心头一紧,不过马上就无视她往沙发坐下了。

「神器那边怎么样?大致上习惯了吗?」

「啊、啊嗯。太惊讶了。输出是以前的好几倍,新的能力也相当有用」

对阿一的提问,光辉一边摸着腰上的圣剑一边以复杂的表情叙述感想。对于自己如此简单就变强,稍微有点感概。

「呀,真的好厉害!站在空中的感觉虽然有点迷惘哟,不过习惯了的话真的很好用。能够增减重量也是非常强大呢!」

「铃也非常满足哟!虽然种类上有所限制,不过现在能操纵的结界,与至今为止所使用的无法相提并论。谢谢!南云君!」

「我也没问题。不如说,能力太多了反而担心在实战的时候会不会迷惘选哪个能力……不过那只能积累经验了呢」

看来全员对阿一进行魔改造的神器感到很满足。这次真的要攻略大迷宫而情绪相当高涨。特别是铃,因为有惠里那件事,所以如文字所说的相当情绪高涨,连眼睛的颜色都好像变了那样。

「那就非常好。只要能完全发挥的话就算单纯地考虑,战斗力也是以前的好几倍。那样的话就算去到魔人的地区也不会简简单单的被打败吧。嘛,好好绷紧神经哟」

虽然阿一的态度很不客气,不过赋予的力量的真家伙。对铃她们达成目的帮助,那是再怎么感谢也不过分的恩惠。铃她们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出「傲娇男」这么一个词。因为太恐怖了所以谁也没有说出来。

然后,就在这时,阿一突然把视线转向前方眯缝眼睛。他的氛围也从放松转变成认真。察觉到的月询问道。

「……到了?」

「啊嗯。往云的下面降落喔」

说着,阿一操作的菲尔妮露往云海突入。窗户的外面瞬间全部变成灰色,全员的眼睛里寄宿着认真的神色看向外面。

穿过云层仅仅用了几秒钟。伴随着啵叭这样的声音马上就穿过了云海。窗户的外面刮着猛烈的暴风雪,菲尔妮露的表面一瞬间就冰冻了。

「确实是与“极寒”有着相应的状况呢。……妾身有点怕冷呢」

提奥看到眼下的银色世界和妨碍视野的猛烈暴风雪,表示讨厌般的歪曲了眼神抱怨着,其他的成员看到那寒冷的外面也打了个冷颤。

「比古鲁恩大火山那时候更加难以立足哟。全员,注意别把我给你们的防寒用神器弄丢了。因为跟你们约定好了,只要有那个的话,在这里就是舒适的大迷宫之旅呐」

「……嗯。阿一亲手制造的。太喜欢了」

「是呢~,雪的结晶那样的形状真漂亮」

「第三次收到阿一赠送的物品……欸嘿嘿」

「……主人哟。为什么只有妾身的是小小的雪人?呀,妾身认为这样可爱的也不错,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妾身也想要那种精心设计的神器……」

她们收到了雪的结晶那样的挂件型防寒神器,各人都表示满足的喜悦的样子。实际,在细微的地方也是精心设计的,淡蓝色的半透明的石头的内部就好像吸了光线进去那样闪闪发光,造工非常美丽。

不过,只有提奥的是随便制作成朝气蓬勃的容貌好像会听见美国式的笑声那样的雪人型的挂件,所以稍微有点悲伤般的皱了眉头。在其他的漂亮的挂件与自己的雪人之间看来看去的比较着,做出表示很想要的表情。

「你的性癖有所好转的话,就送你点什么作为庆祝哟」

「!?那就是说,妾身一辈子都收不到女孩子气的礼物这么回事吗!?过分!太过分了呐,主人哟!虽然是喜欢痛楚但是讨厌被区别对待!妾身也要更加可爱的礼物噢!」

「……性癖治不好是确定事项啊……」

对要哭的吵闹的缠着不放的提奥,阿一以发自内心的呆住了那样的表情看着她。看到那样的提奥和阿一,铃和雫互相看着对方。

「……雫雫。铃我们的连制造出来的感觉都没有呢。怎么看都仅仅是小石子哟。这样的话,雪人那样的都比我们的要好哟」

「别说了,铃。如此明显的差别对待说出来徒增悲伤……」

「是吗?就算是仅仅的小石子,只要有效果的话就可以了吧」

「……龙太郎。我认为不是那么回事喔」

在雫她们手里的,怎样看都只是河边捡到的普通的石头那样的物体。真的只是赋予了防寒效果的矿石,没有做任何加工的东西。铃和雫对比着月她们高兴的带在身上的美丽的挂件与自己手里的石头,垂头丧气的垂下肩膀,光辉很难得的察觉到龙太郎那不看气氛的发言,困惑般的笑了。

这时候,菲尔妮露到达了有几条粗大裂痕的大地。那粗大的裂痕是通往【冰雪洞窟】的【冰雪的峡谷】。组合得像迷宫一样的冰雪的峡谷的内部应该有洞窟的入口。

阿一一边使用“远见”一边操作菲尔妮露沿着峡谷前进。本来是应该要在那深深的峡谷里一边探索一边前进的,不过多亏了菲尔妮露,大幅缩短了路程。

前进了一会,看到峡谷的终点了。没有发现【冰雪洞窟】的入口,阿一歪了歪头。

「嗯?这就是终点了吗?不过罗盘是指着还要往前的地方……」

「……阿一,你看」

「怎么了?」

月看着那能够播放外面影像的附带变焦功能的水晶屏幕,用手指指了一下屏幕。阿一看了她所指的地方,看来峡谷变狭窄的样子,上面被冰雪覆盖,形成半圆形屋顶形状的通路。峡谷本身好像还能继续通往深处。

「没办法。从这里开始要走路了。距离洞窟好像不到一千米的样子,没问题的吧」

「终于要出去了呢。我是第一次看到雪。稍微有点期待」

在阿一的号令之下,队员动起来了。只有希娅稍微有点兴奋。看见那一片银色的世界,希娅就好像在电车的座位上趴在窗户上看外面景色的小孩子那样眼睛闪闪发光,看来是真的一次也没看见过这样的银色世界。

之前看见大海的时候也是相当的兴奋,不过与那时相比,现在看着希娅的阿一的感觉方式不一样了。因为兴奋而摆来摆去的兔耳和兔尾太过惹人怜爱,阿一忍不住想紧紧抱住她,不过现在不得不咕的一下吞了一口口水忍住。

阿一一边抓头,一边保住自己的理性,集中精神地操作菲尔妮露在峡谷的上面着陆。在狭窄的峡谷里无法降落。

飞空艇的下部伴随着啪嘁的响声打开了。突然,大量的猛烈风雪迎面袭来。防寒用的神器只是把一定范围内的温度保持在舒适的范围,没有附带障壁功能。大家赶紧重新戴好以防万一而穿着的大衣上的帽子。

「哇,这就是雪吗。软软的!绵绵的!」

众人之中,只有希娅的情绪很高涨。不单单是没有戴上帽子,连前面都不用看的闭上眼睛去感受吹往全身的风雪,在雪地上跺着脚,手里捧着雪,充分的享受着人生的第一场雪

「喂,希娅。出发了喔。别太兴奋『在雪上会沉下去了哟』……听我说哟」

希娅像孩子那样喧哗着,阿一那劝告的话也听不见的那样,突然「托!」的一声,希娅发出精神的叫声,与没有一丝脏污的纯白的积雪一起掉了下去。

「然后,就那样掉到奈落的底部……」

希娅玩耍的时候突然雪地崩坏,裂开一个深深的洞,阿一不愉快的看着那冰河的裂痕那样的地方,说着像旁白那样的台词。

希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着掉进了大地的裂痕里。看来是沿着峡谷两边会有出现龟裂,不过那裂痕的上面被雪覆盖住而没有发现。

「不不不,怎么这么冷静啊!?希娅死了啊!」

「呜呜呜呜,希娅希娅啊~~~~!!」

哑然的雫和铃脸色发青,稍微有点陷入了恐慌。光辉和龙太郎也因为这意外的状况而呆住了。

「要冷静的是你们啊。只不过是从高处掉下去而已,希娅不可能会有什么事的吧?比起那个,我们也要下去喔」

阿一表示什么事都没有的那样摆了摆手,然后就那样从悬崖上往大概距离四百米左右的谷底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接着,月也跟着跳了下去。

姑且,阿一发放给全员的神器都附有“空力”的效果,而且还可以用魔法制造出风来降低下降速度这样的方法。铃也可以放出持有冲击吸收效果的结界。对光辉他们来说也没什么问题,不过,从悬崖上以自由落体状态下去以普通人的感觉来看果然还是需要勇气。

铃轻轻的瞄了一下谷底,然后轻轻的从悬崖稍微离开了一点之后,静静的,眼眶湿润了。

「如果这种程度就犹豫了那后面怎么办的呐。你们想要去做的事情不是比从这里跳下去还要困难多了吗?没有颤动的闲暇吧?还不拿出气势来」

如此说着的提奥在他们的背后推了一把。精神上的,然后还有物理上的。

被推往悬崖的铃在无意识之中叉开双脚拼命站稳。那感觉就好像在电视节目上被强硬推出去跳蹦极的艺人那样。不过,着是没有绳子的蹦极。

「等、等一下!会、会跳的!铃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人!至少,给自己把握跳的时机!」

「要这样说的话,等的太阳都下山了吧。好~了,去~吧!」

「不、等、等下,别抬起我哟!自己、会自己去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果是提奥抬起了铃,然后就往谷底丢了下去。回荡着盛大的悲鸣慢慢变小声了。

提奥笑着转过身面向脸色发青的光辉他们。那笑脸就好像在说着什么话。那就是「接下来,去吧?」

「八、八重樫!出、出发!」(Juno:说的就好像是高达从基地出发那样)

被扔下去还是饶了吧,雫选择自己从悬崖下去。好像游泳的跳水那样的美丽的姿势。

看到雫跳了,光辉和龙太郎也慌忙跟上。从提奥的两面走了过去,然后二人大喊「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和「根性~~~~!!」向崖下消失了。

「嗯呣。有精神就最好了呢」

提奥一点头,自己也自由落体那样跳了下去。

~~~~~~~~~~~~~~~~~~~~~~~~~~~~~~~~~~~~~~~~~~~~~~~~~~~~~~~~~~~~~~~~~

「没、没有哭嚄。铃、铃我没有哭!!」

冰雪的峡谷里回荡着哭叫声。

铃的娇小的身体和双马尾在不停的抖动,现在也还在拼命的想止住眼泪。其实,稍微有点尿了出来也是她哭的原因,不过那是绝对不能说的少女的秘密。

如果是平时的话,雫和光辉、龙太郎马上就去安慰她的吧,不过只有这次他们三人都好像没有余力那样,还沉浸在无绳子蹦极的余韵之中。

「铃、铃酱。那样不停的抖动……好可爱」

「不,这里不应该是赞美,去安慰她哟」

然后,作为他们的依靠的香织赞美了像小动物那样的铃,被阿一吐槽之后也只能看着。

接着,这时候,从阿一他们所在的谷底的墙壁的一角开始发出哐!哐!那样的冲击音。同时开始听见「呜啦啊啊啊!!」这样的大喊声。

谷底的墙壁慢慢出现龟裂。下一个瞬间,伴随着哐咯咯!的响声,墙壁的一部分崩坏了。肩上担着多瑠根的希娅从那里悠然的出现了。

「呀呀~,真是服了。真是狡猾的陷阱呢。没想到会利用我的童心把我弄掉进谷底嘿噗!?」

「笨蛋啊。就算还不是大迷宫,这里是危险地带这一点没有变喔。别粗心大意」

「啊呜,对不起。……稍微有点兴奋了」

打算笑着蒙混过去的希娅的脑袋被阿一的拳头暴打了一拳。被责骂的希娅无精打采的垂下双肩。追加的惩罚是捏着脸蛋拉脸皮之刑。

阿一单手向希娅的脸蛋处刑,另一只手拿着罗盘来确认。在前方有几条分支,发动了的罗盘指着其中的一条路。

「这边呐。你们打算呆到什么时候,走了喔」

阿一发出命令。铃她们终于才回过神来。用力点了点头回应他。

冰雪的峡谷周围全覆盖着冰和雪,没有水流动。水全都冻成了冰了吧。这里不像峡谷上面那样,没有猛烈暴风雪的妨碍,不过,因为这里刮过一阵阵的寒气,所以体感温度比在峡谷上面更加严重

要是没有防寒用神器的话,不管穿得有多厚都会毫不留情的夺走体温从而削减体力的吧。失去点火手段的时候就出局了。恐怕这里的气温是零下三十度,不,有可能会更加低。

一行人时而跨越,时而迂回,时而破坏冰块和不知道为什么会从地面竖起来的冰柱,一路前进。越是前进,风就越冷、越强,现在简直就像暴风那样。

「这还真有点麻烦呢」

提奥看见那风变得常人难以站立的那样强,露出麻烦般的表情。

「我觉得还有五百米左右……不过飞舞的雪要是挡住视野就危险了呢。提奥,去把风分散掉」

「收到」

提奥遵从阿一的命令,提炼魔力把风左右分开。但是,在那魔法发动之前出现了制止的声音。

「等下,这件事交给铃!」

对,是铃。

铃用鼻子呼了一口气做出很有气势的那样的氛围。两手握着从阿一那里得到的新神器的两把铁扇。

这铁扇和雫的黑刀一样附有好几个神代魔法和能力,然后还利用血液赋予了咏唱省略机能。还有,通过新入手的升华魔法,可以把刻在铁扇上的魔法阵的那个魔法进化一个等级。

在菲尔妮露的甲板上好像已经充分练习过了,果然实际使用的时候还是需要习惯吧。铁扇的扇轴部分有着和哈乌利亚专用武器同样的储存吸收魔力机能,因为消耗的魔力也减少了,所以与其注意保留魔力不如更快的使用出来也是不错的想法。

「好,那么看我的!————“圣绝·散”」

铃咏唱出魔法名的同时,阿一他们的前面出现了放出淡淡光芒的半透明的障壁。从前面的描绘着曲线的障壁的中心部产生了光之波纹缓缓的向外侧波动。

这是给光系防御魔法的“圣绝”赋予了分散接触对象能量的性质的魔法。一把铁扇接近无咏唱的发动结界,用另一把铁扇组合附加能力,这样的一对铁扇的能力之一。强度是圣绝的等级,魔力的运用非常有效率,所以消费的魔力只有中下级别。

正如铃所计划的那样,前方吹来的暴风遇到障壁之后,风的威力向周围散开,吹到身上的只是微风那样的程度。

「……嗯。不错」

月看了铃的障壁之后口中漏出了感想。通过升华魔法而进化了一个级别的“圣绝”得到了魔法天才的权威保证。铃面露笑容。

避开了暴风,舒适的继续前进。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阿一突然停下,眯缝眼睛注视着前方。

「……是那个吗?」

往阿一的方向看去,只见停下来的地方有个呈等腰三角形那样漂亮形状的入口。用罗盘确认一下,那针直指那个入口。从罗盘的感觉也明白那就是【冰雪洞窟】了。

「好像到达了呢。……但是,阿一桑」

「啊啊。明白。有什么正在靠近喔。全员,准备好!」

希娅的兔耳一动一动的,眼神变得认真起来。那是因为从洞窟内部黑暗处捕捉到了复数的气息。阿一也感知到了,向全员发出警告。月,香织,提奥保持自然体状态,但是光辉他们有点紧张。

接着,

「「「「「咿咿咿咿咿!!」」」」」

响起奇怪的叫声,五只魔物从洞窟里飞奔出来。

那是白色的体毛覆盖全身的好像猩猩那样的姿态。但是,身高超过三米的样子。然而,那是比猩猩更加适合用两条腿步行的体型。

硬要说的话,

「大脚猩猩?(Juno:原文:ビッグフット,big foot,大脚)」

「不、不愧是异世界呢。会在这里出现雪山固定出现的UMA……(Juno注:未确认生物)」

听到阿一低声嘟囔,香织浮现出僵硬的笑容。阿一能与稍微有点出名的UMA相遇感到高兴,想着总之还是杀掉吧那样取出了多纳的时候,这次被雫制止了。

「南云君。不好意思,这里请交给我们!光辉,龙太郎,铃!」

「噢、噢哦!」

「好哇!开战了!」

「绝对,不会输的!」

雫一声号令,光辉他们也走上前来。大概和刚才的铃一样想要积累使用新神器的实战经验吧。也就是不需要包含香织在内的阿一他们出手而想要他们在旁边看着,这么回事。

阿一耸了耸肩,与月她们一起退到墙边。阿一双手环胸,完全是观战模式。只有香织是一副担忧的样子,像祈祷那样十指交叉。

「————“醒来吧,黑刀”!」

在那样的阿一面前,宏亮的叫出发动的咏唱的雫接着放出了初次攻击

「撕裂吧,“飞爪”」

故意咏唱一节那是为了能确实感觉到发动出来的能力。然后发动的是“飞出的风爪”。看不见的攻击为了把目标切开两半而向目标迫近。但是,大概是大脚猩猩它们也野性的感觉发挥作用,在场的大脚猩猩像忍者那样散开回避了。

然而,对雫来说那是从一开始就预计好的。

「铃!」

「了解!两只交给我」

当即,光辉叫了铃的名字,铃也反应迅速的回应了。然后,前卫三人侧目看着各自散开的一只一只迫近的大脚猩猩,铃的魔法向着剩下的大脚猩猩发动了。

「趴下吧,“圣绝·重”!」

伴随着咏唱挥过去的铁扇所指的地方,以其中一只大脚猩猩为中心,发出璀璨光芒的球体的障壁出现了。那不是为了防止攻击的障壁,而是为了困住对象的障壁。

被关在半球状(Juno:前面是球体没错,这里半球状是因为另一半在地下了)的光之障壁里的大脚猩猩一边雄叫一边殴打障壁,或者用爪子想要撕裂障壁,不过障壁完全没有被打坏的痕迹。

这时,铃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影子。跳起来的大脚猩猩攻击过来了。注意到了的香织差点叫了出来,不过与那个相比,铃发动魔法的速度更快。

「吞没吧,“圣绝·爆”!!」

铃的头上出现了一立方米的四方体的障壁,大脚猩猩将要挥下的豪腕和凶爪在那个时候响起呖咿咿!!的声音停下了。

然后,那个瞬间,

咚哄哄!!

障壁响起爆炸的声音盛大的爆炸了。由于可以指定爆炸的方向性,铃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头上散布着障壁的残骸并且出现铃的橙色的魔力波纹。

受到冲击的、被爆碎的障壁的残骸击中身体的大脚猩猩喷洒着血被炸飞在大概十米左右的地方掉下,勉强站了起来。愤怒的好像燃烧起来那样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铃,因为警戒心而没有马上动起来。不,可能是因为受到的冲击而动不了。

因为,这只大脚猩猩受到的圣绝是赋予了左之铁扇内嵌的“冲击变换”。也就是说那是爆破障壁。

另一方面,被最初的圣绝困住的大脚猩猩那边,虽然没有收到攻击却跪在地面上。那原因就是“圣绝·重”。通过赋予了重力魔法的圣绝使到内部被困的东西会随着注入的魔力成正比例加重,用二重的方法封住对方的行动。

铃很好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