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7-2冰雪洞窟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七卷试看 7-2冰雪洞窟

七大迷宫之一的【冰雪洞窟】那里简直是鬼屋的那样。

里面的道路很宽敞这一点很有大迷宫风格,就算十个人横着并排走也还有余裕的这么宽。

然而,全部墙壁都是用高透明度的冰形成的,像水晶一样, 由于那里反射着人影,所以会给人感觉人数比实际的要多。结果,虽然道路很宽敞,却总觉得很窄的那样的不可思议的内部构造。

然后说到不可思议的事还有一个。这个洞窟一直飘着雪。在洞窟里当然是不可能从天上下雪,可那不是天上的雪,而是洞窟里吹着的风带过来的雪,而且那不是从入口进来的,而是从洞窟内部吹出来的。

而且,这好像不是一般的雪,

「咿,啊~,又不小心了」

「龙太郎,都说了别走出结界的范围」

有一片雪恰好贴在龙太郎的脸上,那里冻的红肿起来了。没错,这雪好像干冰那样以极低的温度形成的,一碰到了马上就会冻伤。

因为从前面随风吹着雪,所以铃在前方张开障壁使其散开,但是总有人在意冰之墙映出来的自己的身影,一不小心就走出防御范围,然后使用回復魔法治疗,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好几次了。

「冰形成的洞窟,引起冻伤的雪……冰雪洞窟真是贴切的名称呢。一想到要是没有这个神器的话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呢」

「连饮用水都没有呢」

雫一边从口袋里拿出防寒用神器的小石子一边嘟囔着,表示同意的香织向效果范围外的地方用魔法放出水球。接着,飞出去的拳头般大小的水球在还没碰到墙壁之前,在空中发出吡哩吡哩的声音瞬间冻结,变成冰块掉到地上了。水瓶里装着的水也是,一般的话,进入洞窟的瞬间就变成冰而不能饮用了吧。

「确实如此呢。如果削一点冰出来融化掉的话是能够确保水资源,但是看来在这个空间使用炎系魔法会受到阻碍呐……为了喝水而每次都使用上级魔法的话,那消耗很心痛呢」

「……但是,对我们没有影响」

提奥苦笑着回应香织之后,月耸了耸肩,晃动了一下胸前的挂件和戒指。

正如提奥所言,这个冰雪洞窟会弱化炎系魔法的效果,就算是使用初级魔法也必须消耗上级程度的魔力。虽然是在冰雪地带,但是融化雪来确保水的这个方法要伴随着多大的艰辛啊。

但是,那不适用于阿一他们。因为平时都是把粮食和水都存到“宝物库”里所以不会受到气温的影响,还有因为防寒用神器把身体周围一定范围的气温保持在舒适的温度,所以饮用水不会在拿出来的瞬间冻结。

「能派上用场就好。不想成为像那样的呢……」

阿一附和着月他们的对话,视线集中到前方的某一个的点上。

月她们跟着看了过去。那是像沉睡着的那样被埋在冰之壁里的男人的身姿。就好像是因疲惫而靠墙坐下,就那样冰冻住了的样子。由于眼看没有发现任何外伤,大概是因为寒冷而失去意识,变成那样……这么回事吧。

「……阿一桑。总觉得,那尸体……有点奇怪?」

「唔?……说起来,还真是相当漂亮的埋进墙壁里呢」

「是的。这简直就像是墙壁移了出来,或者是保持坐着的状态一起被吞进去那样……」

希娅做出表示可疑的表情眯起眼睛歪了歪头。确实,尸体是保持盘腿而坐的状态埋进冰壁里,就好像成为标本那样。正如希娅所言,变成这样的状态的话,要么是墙壁移了出来把男人死掉的位置也埋了,要么是男人被吞进去。

「……不管是冰壁还是尸体,都没有看见魔力的反应。嘛,以防万一,杀……不,破坏掉吧」

用魔眼石确认了也没有特别发现异常,就算放置不管也没问题,但是反过来,因为也没有不下手的理由,所以阿一拔出多纳向尸体开枪了。

咚啪!咚啪!

伴随着比至今为止还要更加强烈的鲜艳的闪光,两条红色的闪光轻易贯穿了冰壁打中了里面的男人的额头和心脏的部位。通过升华魔法重新打造,多纳的规格也变得更高了。

光辉看到那好像鞭尸那样的行为皱了眉头,但是大概是吸取了经验,知道抱怨了也没有用的那样,刚张开想要说话的嘴巴又闭上了。

过了几秒,看那样子无论是尸体还是冰壁都没有反应。果然是杞人忧天啊,阿一这样想着,把多纳收进枪套里,催促大家继续前进。

……阿一他们向洞窟的内部消失了过了没多久,

吡嘁吡嘁

「啯、噶、咕咿……」

轻轻的回荡着那样的冰块碎裂的声音与呻吟的声音。

阿一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背后发生的异常事态,默默地继续攻略迷宫。

冰雪洞窟像迷宫那样道路有好几条分支,不过多亏了罗盘,阿一他们进入迷宫内部没有迷路,顺利的前进。路上,他们遇到不少被埋进冰里的尸体和陷阱,不过没有遇到魔物的袭击,根据罗盘看来现在应该前进了全体的三分之一左右。

「唔?……又来了」

阿一又再次发现埋进冰壁里的尸体。那是浅黑色皮肤尖尖的耳朵————魔人族的男性。三人聚在一起,果然还是像睡着了那样闭上眼睛。

「……这样就五十人了。几乎都是魔人族。」

「是呢。恐怕是因为弗里德攻略了迷宫从而使到挑战的人数也增加了?」

对月嘟囔的一句话,阿一给了个混有推测的回应。尸体的衣服明显是很久以前的,和王都侵略时看见的魔人族的军服不一样。穿着私人的防寒服的应该是以个人身份来挑战的吧。目前看见到的有十人是穿自己的衣服。剩下的全部是穿着军服的魔人族。

「呼嗯,大概是认为只要有攻略情报就能行的吧……不过果然是没那么简单的呢。如果算上其他路径的话,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来挑战了」

「但是,如果是举国挑战的话,有可能会出现除弗里德以外的成功攻略的人呢。假如那样的话,大概再次编成魔物的军团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香织露出担心的表情。大概是想着留在王都的同班同学和莉莉安娜她们吧。

「没问题的哟,香织。我认为至少不会马上攻打过去。内奸的可能性已经彻底排除了,大结界也完全修复了。守卫大结界的士兵也因为之前从内侧破坏结界这件事情而提高了危险意识。而且对方(魔人族)不知道那个镭射兵器坏掉了。在存够兵力之前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的哟」

「雫酱……呜嗯,是呢」

听到雫的客观的预测之后,香织带有几分安心的微笑了。与阿一一起回去地球,也就是说,要对莉莉安娜她们见死不救。虽然在这个世界一直持续着事已至此的战争,但是一考虑到战争背后的受害者的存在和个人的感情,总觉得心痛。

这时,光辉加入了对话。

「……安心吧,香织。我得到力量之后就去打到发狂的神,无论是人类还是魔人,我都救给你看。留在这里的莉莉安娜她们也由我来守护。知道得到了全部的神代魔法,总有一天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回去的。无不会舍弃任何人」

「光辉君……」

实在是有勇者风格的发言。但是,在那发言的背后,光辉的视线并不是看向香织而是看向阿一,就好像是指桑骂槐那样。因此,香织听到光辉的发言,反而渗透出不安。

以前,光辉虽然是有强烈的自以为是的利己解释,但是,那是发自内心的带着善意的。然而,总觉得现在的他包含着负面感情。现在他就像是拼命地抑制着嫉妒,疑念,焦躁,怒火,不耐烦等各种各样的混合在一起的感情,给人感觉到不安定。

大概是察觉到了那样的光辉的视线,走在前面的阿一转过头看了看光辉。总觉得那是责备自己那样的眼神,但是阿一只是耸了耸肩无视了。光辉看到阿一那样的态度感到有点生气,但是在这次的旅行的路上,他十分理解到二人的意志处在一对平行线上没有交点,所以他没有说话。对于产生不和谐的氛围的二人(实际上只有光辉一人),雫她们视线彷徨,阿一无视她们,重新看着前方,开口说话了。

「嘛,又不是不认识的人呢。如果被人拜托的话,回去之前可以给公主赠送些礼物哈。修呗里恩(Juno注:射出光之柱的,用了一次就报废的那个)、大陆间弹道导弹、高速轨道型战车、无视惯性和重力的战斗机之类的……」

「喂,南、南云君?作为送给女性的礼物来看是不是太过于不妥?这个世界的力量平衡要崩坏了哟」

「不关我的事呢。嘛,姑且会设置使用者限制。比如说只有王族和得到王族许可的人才能使用之类的。要不把王都改造成要塞吧。改造成即使诺恩特那种级别的人来了也能击退的那种程度」

那滔滔不绝的危险的发言差点把雫弄的翻白眼。在他的周围,光辉用阴沉的目光盯着阿一,而香织则做出高兴的表情。

阿一的内心时常记住不要采取“寂寞的生存方式”,即使如此他也还是拖拖拉拉的,不打算面对这个世界的问题。不用说月她们,除了缪和雷米娅之外,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不会被放在阿一内心的天枰上。

因为莉莉安娜不是不认识的人,所以打算在回去之前给予她们渴望的力量这种事还是没问题的,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回去之后,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才不关自己的事。没有什么事可以与在故乡和月她们一起生活这件事放在天枰上。

在那之后也不会有罪恶感。不可能为了不重要的事情而堵上自己的性命。更不用说,明知有可能会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们就更加不可能去做了。

阿一只打算为了让月她们露出最美丽的笑容而努力,要是不好好区分的话,阿一现在的强大力量会在很大的范围都要插上一脚,这样阿一就必须一直投身于战斗之中了。所以他决定了就算被人说冷血,也要优先什么,舍弃什么。

正因为明白这些,月她们才会委身于阿一,不求回报。希娅离开了自己的家人。香织离开了青梅竹马他们。

所以,对于莉莉安娜来说很危险的礼物,那是阿一为了使她们不会任人鱼肉,勉勉强强可以说是担心她们。

「八重樫也预先决定好从魔人领域回去之后怎么办。是留在这个世界,还是和我们一起回去。到时候不等你了呢」

「……嗯嗯。知道了」

「呜嗯。不过决定好的只有与惠里对话这件事……」

「我跟着光辉」

对阿一的发言,雫她们各自点点头。

在散发着这样稍微有点微妙的气氛的时候,阿一他们前进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不管哪条路都是同样大小,高和宽都是十米左右。

正当阿一想要再次用手上的罗盘确认方位而停下来的时候,突然,希娅的兔耳有反应。

「阿一桑……有什么要来了」

「魔物吗?终于出现了呢。从哪边来的?」

「……四个方向,全部」

「什么?后面也有吗?」

希娅的警告让全员进入战斗状态,听说自己走过的路也有魔物过来,紧张得表情僵硬了。那也就意味着连阿一也没能掌握魔物的气息。

在那十字路口的正中间,阿一他们四个方向背对着背。数秒后,开始听见从道路的黑暗处传来的类似呻吟声的声音。

吧啊啊啊啊

多么恐怖的声音啊。听起来像是野兽的呜呜的吼声,不过感到还要更加不祥和不舒服。道路的黑暗处也好像出现更加阴森的影子。这时不知道是谁吞口水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大声。

然后,那些出现了。

从黑暗中好像渗出来那样出现的身姿是人类。看见了身穿黑色基调的军服,还有作为特征的耳朵。但是那皮肤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变得苍白,而且全身覆盖着冰霜那样的状态。

「这些家伙……难道是冰壁里的尸体?」

就好像是回应阿一的嘟囔那样,全身冰冻的魔人族一个接一个的从道路的深处涌现出来。

「……魔人族以外的家伙也在呢。是刚才看见的那些家伙」

「还活着……是不可能的呢。简直就像僵尸那样」

月看见从来路出现的冰冻的魔人族和貌似是冒险者的人们,证实了阿一刚才的推测。香织有一瞬间在考虑着那些是不是冷冻保存起来的,但是赤黑色的瞳孔失去光彩,两手无力地下垂摆动的同时持续发出呻吟声,看见这样的人们,香织马上改变了想法。正如香织所言,那样子就像是冷冻起来的僵尸。

从十字路口的四个方向涌出来的冰霜僵尸已经超过三位数了。阿一斜眼看了看因被四面包围而明显感到紧张的光辉他们,鼻子哼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要做的事情都没有改变。……管他本来是人还是什么,挡在面前的话就全部干掉」

就好像是以阿一说的话为信号那样,刚刚还是动作缓慢的冰霜僵尸突然跑起来了。

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洞窟内多重回荡着极度不舒服的呻吟声。就好像想说要吃掉你们那样,大口张开露出牙齿突进过来的样子,这根本就是生化危机。多亏了那冰化妆,不用看到腐烂的肉,不过丑恶这一点没有变。

「不、不要,别过来!“圣绝·爆”!!」

因为这真人版的生化危机,有点恐慌的铃放出了爆破障壁。从通路里出来之前,碰到了向道路全体展开的障壁的冰霜僵尸们,下一个瞬间伴随着盛大的爆炸声被吹飞变成粉尘了。

炸成细小的破片与爆散的肉片嘎啦嘎啦、啯咯啯咯的在地上滚动。很不可思议的好像连里面都冻住了的样子,就好像是被喷洒了液态氮最后粉碎了的终结者那样。

几乎与此同时,其他的成员也放出攻击。阿一的多纳·修拉库喷着火花,月和提奥的风也不落后,香织飞出银羽,雫和光辉的斩击在空中描绘着轨迹,龙太郎从拳头放出冲击。

内含绝大破坏力的攻击从正面把突进的不能很好地进行回避动作的冰霜僵尸们像刚才那样粉碎了。响起盛大的嘎啦啯咯的声音,血肉的结晶滚动着。

「十分脆弱呢……」

感到怪异而嘟囔着的阿一在下一个瞬间眯缝眼睛。

「真的假的,再生了?」

香织不禁漏出这么一句话。正如所说的,散了满地的肉体的破片自动集中到一起,一瞬间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而且,连本应该被香织的银羽分解掉的冰霜僵尸,也与原来的大小没有丝毫改变的再生了。

「……阿一,魔石呢?」

「……没有呢。只知道缠绕着薄薄的一层魔力,但是没有看见魔石」

「唉唉~!那就是,难道说与梅鲁吉内(Juno注:梅鲁吉内海底遗迹大迷宫)那时的恶食一样是太古的魔物吗!?」

阿一露出险恶的表情,希娅也露出发自内心的厌恶的表情,想起了曾经的强敌。消灭再消灭也无限再生,没有作为核心的魔石,最终是靠阿一的想法,连海一起烧掉的那样的强硬的方法才终于很辛苦地获得胜利的那样恶魔般的对手。

「像那样的对手如果好几只同时出现在这里怎么受得了。应该是有什么机关的吧」

阿一一边连续放出枪击,一边单手取出罗盘。探测物是魔石。阿一认为也许是藏在连自己的魔眼石都无法发现的隐蔽的地方。

「啊啊?在附近居然没有?」

结果,罗盘指出了魔石的存在。但是,那不是在冰霜僵尸们的体内,而是在距离现在位置五百米以上的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月的视线转向一边眼眉向上抽动了一下的阿一。

「……阿一?」

「……看来,使这群家伙动起来的魔石在距离这里有点远的地方。或者,有可能是某魔物的固有魔法。有可能是远距离操作」

「呼嗯。总之,要是不解决那魔石,就必须一直持续战斗下去这么回事吗」

「那么,只能去那里了呢!」

全员对阿一的推测做出决然的表情。在打倒先头部队的期间,后面源源不绝的涌出来的冰霜僵尸已经几乎把十字路口塞满了。恐怕,眼睛看不见的范围里也有无数的冰霜僵尸吧。只能强行突破了。

「我打头阵。全员,别掉队了哟!」

阿一号令的同时飞奔出去。手里拿着从“宝物库”取出来的奥尔根。从背后得到队员们的应答的阿一把那巨大的长方形型的导弹·火箭发射台对着十字路口的一个方向,放出那暴威。

啪咻呜呜呜呜呜!!

无数的弹头拖着橙色的尾巴飞了出去。然后,

哆咣嗯嗯嗯嗯嗯!!!!

响起猛烈的轰炸声的同时,前进的道路的冰霜僵尸爆碎了。趁那间隙,一口气向那边跑过去。

后面跟着的月她们对被炸飞的马上就要再生的冰霜僵尸进行追击。虽然不能使用炎系和水系,但是只不过是不能使用两个系统的属性而已,还不至于说失去攻击手段。因奥尔根的爆击而碎了一地的冰霜僵尸在再生之前被再次粉碎变成墙角的垃圾。

连续发射的火箭弹把冰霜僵尸尽数粉碎,没人能阻止阿一他们的脚步。然后,阿一他们通过了之后再生的大量的冰霜僵尸们从后方一边呻吟一边追过来,非常惊心动魄。除了月和提奥之外的其他女性全都表情僵硬了。

「呼唉唉唉~,真人版生化危机讨厌啊~」

「铃、铃,振作起来!没有腐烂就已经不错了哟!看吧,仔细看的话也有可爱之处……」

「一点都没有哟!可爱什么的!呜哇啊啊啊!别过来,“圣绝·爆爆爆呜呜呜呜”!!」

「铃酱!别自乱阵脚!这是白白浪费魔力哟!呀啊!有只手飞过来了!而且,手还在动!在发出沙沙的声音靠了过来!!」

「咿咿咿咿!香织桑,请瞄准好啊!!刚刚,我的尾巴被飞过来的手摸了一下!!」

三个女人聚在一起已经够吵了,僵尸恐慌中的四人聚在一起实在是太吵闹了。就好像是一起去挑战日本的有名的某鬼屋那样。一边哇~呀~的尖叫一边在通道奔跑。

「呜~呣,真年轻呢。只不过是魔物而已居然闹成这样……」

转过头看了看将要被僵尸迫近的香织她们,提奥一脸感概的样子说了那么一句话。月则呆呆的看着那样的提奥。

「……提奥,好像老太婆」

「呼!?说、说的好过分。嘛,实际上确实是年纪大了呢,不知不觉就感觉她们很可爱了……月也是的吧?」

「……不是。我是永远的十七岁」

「啊咧?我记得月好像是过了二十岁之后才被人幽禁的……」

言外之意,就算除去被幽禁的三百年,这不也还是在忽悠人?月的难以名状的视线向听出了言外之意的阿一射了过去。阿一正在用爆炎去虐那些涌过来的冰霜僵尸们的时候,因为突然从背后感到危机感,于是瞬间就折服了。

「……月是永远的十七岁,没有错」

「……嗯。与阿一同年」

「被彻底压制了呢……」

这次轮到提奥呆住了。后方的女性阵营在吵闹骚动,前面的阿一被彻底压制。光辉和龙太郎互看了一眼。然后,还是在被不死之身的僵尸追赶的这样的状态下,总觉得微妙的没了干劲。

哒哒哒哒哒哒!响着这样的阿一他们奔跑的声音,后面咚咚咚咚咚!冰霜僵尸们发出这样的脚步声追赶着。爆炸声与哭泣的悲鸣不相伯仲。

阿一他们终于从通道里出来了,来到一个很大的空间。那是半球状的巨大空间,如果说与东京巨蛋差不多的话,应该能明白有多大了吧。

阿一检查了手上的罗盘,使冰霜僵尸们动起来的魔石的地方所指示的就是这个房间。正确来说是阿一他们进这个房间入口的对面的冰壁上。

「发现了喔。来到这里的话我也能看得到」

阿一在冰壁的深处找到了魔眼石所反映的赤黑色拳头大的物体,露骨地放出杀气。那里是深到可能连强化后的多纳·修拉库也攻击不到的地方,为了贯穿那魔石,阿一从“宝物库”取出修拉根。

当然,修拉根也通过升华魔法强化了,规格大幅上升。现在的话,曾经难以贯穿的米莉迪·魔法人偶的阿赞琪姆制造的装甲也应该不难贯穿的这样的等级。虽说不是普通的冰,不过没理由贯穿不了非金属的墙壁。

叭嘁叭嘁叭嘁叭嘁!!

贯穿特化的对物来复枪激烈地放电迸发出鲜艳的红色魔力光。用腋下夹着,单手架着修拉根的阿一,正准备开枪的那个瞬间,

「……阿一!」

「嘁!支援吗」

与月警告的同时,展开翅膀的大鹫从头上强袭过来。

而且,那不是普通的大鹫。那是全部用透明的冰形成的大鹫————冰霜大鹫。那是从天花的冰壁里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像暴雨那样落下。

阿一保持拿着修拉根的姿势,一瞬间拔出修拉库向头上开枪了。竖直向上的闪光打中冰霜大鹫的瞬间,伴随红色的波纹爆散出冲击,爆碎了冰之躯体。但是,就好像在说这样还不够的那样,从后方迫近的两只冰霜大鹫也被冲击波粉碎了。

通过升华之后的“冲击变换”,炸裂弹变得可以发生好几次冲击。如果是多纳·修拉库的子弹的话,每次打中的瞬间最多可以爆散三次强大的冲击。

冰之破片一闪一闪的从空中撒下来的时候,阿一一动不动的拉了修拉根的扳机。无视上方的偷袭,完美对准的枪口向魔石射出了红色的轨迹。

但是,

「什、避开了……」

冰壁里的魔石居然突然动了起来,错开了修拉根的射线。

「看来与绿洲那里的巴切莱姆一样的呐。那样的话,把周围所有冰的都看成是对方的攻击手段比较好的吧。大家,小心点呐」

很快就理解了事态的提奥,向应对着从天花一个接一个的降下的冰霜大鹫以及从通道涌出广场的冰霜僵尸的队员们发出忠告。

那忠告马上的就被证明是正确的了。

「咕噜啊啊啊啊!!」

这次,从周围的冰壁里出现了大量的两只脚走路的狼。与冰霜大鹫同样都是用冰形成的,只有眼睛放出赤黑色的光芒。身高两米左右,拥有锐利的爪牙,发出有野兽风格的吼声。那是冰霜狼人。

与东京巨蛋差不多大小的空间,马上就被三种魔物塞满了。在上空飞舞的冰霜大鹫少说也有超过三位数了,被迎击打碎的魔物马上就再生继续加入战斗行列。

从后方的入口出现的三百只冰霜僵尸,一边呻吟一边想要吃掉阿一他们那样张着嘴涌出来。

从周围的冰壁出现了多到数不清的冰霜狼人,向阿一他们包围起来,空间渐渐变得狭窄起来了。

还有,

吡嘁吡嘁!叭嘁!

伴随着那样的声音,魔石所在的冰壁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冰壁一边吞噬周围的冰一边很快地增加体积。

然后,

「咕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一下子就形成了的颚门张开了,咆哮的同时放出强烈的冲击波。

「“绝界”」

月一瞬间展开了用空间魔法形成的空间断绝型防御障壁。紧接着,看不见的障壁就好像出现猛烈的波浪那样,空间晃动了。

在那障壁的对面,体内包含魔石的魔物的身姿完全出现了。

那是与曾经袭击王都的叫做吸收龟的六脚龟很相似的魔物。但是,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那身体全部都是由冰构成,背部的龟壳突起像剑山那样的冰柱,那身体长度轻易就超过了二十米。

「看来,是撬开那家伙的装甲破坏魔石,还是被魔物群吞噬,那样的试炼呢」

阿一在冰霜龟的威容面前哼鼻笑了一下,说出自己的推测。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在这称为极寒都显得不够的极低温之中,长时间彷徨之后,还必须与这样的魔物大军战斗,是这样的绝望的状况,但是很不巧,阿一是他们不受气温的影响而且火力无可挑剔的状态。

冰霜龟放出冷气和威压,然后,光辉他们看到被卷进去的周围的状况后脸色发青,阿一则是对蔑视自己的冰霜龟用像野兽那样的眼光看回去。

同时,阿一放出犹如大瀑布的水压那样的威压。就好像是表示这是刚才的回礼那样,红色魔力的波动变成物理的冲击放了出去,周围的魔物就那样被打碎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冰霜龟看起来好像退缩了一下,应该不是错觉吧。

阿一往前踏出一步。

冰霜龟就好像要否定自己害怕人类那样再度咆哮了。同时,周围的魔物一起动起来了。

七大迷宫【冰雪洞窟】————那最初的试炼在这里开始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