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7-6感情的矛头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七卷试看 7-6感情的矛头

「啊啊,真是的!请适可而止啊啊啊啊啊啊!!」

在迷宫的东边的小房间大小的空间里,响起希娅的怒吼声和吱吱嘎嘎的骨头的声音。

声音的出处是受到希娅的腕挫十字固的阿一的手。(Juno注:腕挫十字固,柔道招式,自行百度)

「希娅在干什么啊。手都快要折断了」

「用如此平静的表情在说什么啊!话说,月桑也请停止挑逗了!」

「……嗯。渴求我,但因为在迷宫里所以忍耐着的阿一……可爱」

「请注意时间和场合哟!」

希娅激烈地吐槽了。这种时候,希娅也没有松懈对阿一的腕挫十字固。这是希娅显著成长的证据。是值得高兴的地方。

不过,对若无其事地向想要抱月的阿一使出关节技的希娅来说,这是完全无法高兴起来的事态吧。

阿一他们现在在迷宫的某个分岔口附近的小房间里小休中。

因为被喃喃细语异常地削减精神力的光辉他们很有必要休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二人越是听到喃喃细语,爱情指数就越高,不过对那不知所谓的二人来说,这也是互相确认爱情的一个机会……「在大迷宫内恩爱过头了啊,混蛋!」希娅如此拼命地阻止他们。

「冷静点,希娅。大迷宫喔?不可能真的干那种事的吧?」

「……刚才,不是想普通地想要kiss吗?」

「那是月的补给」

阿一用坚定的表情对希娅断言会注意TPO(Juno注:时间地点场合),但是看见旁边的月舔着嘴唇眯着眼睛的身姿,总觉得很可疑。

「不过没有看见到需要补给的消耗呢」

与此相对,希娅吐出比平时更加辛辣的吐槽,阿一那被固定着的手也被希娅拉的更紧了。

「毫不留情呢……」

「因、因为是恋人呢。不行的地方要清楚地说出来!」

「希娅……好孩子」

希娅的有点脸红,说因为是恋人所以该劝告的就要好好劝告,阿一和月听到之后发出「呵~」的佩服的声音。看在那样的希娅的份上?阿一和月静静地重新坐好。

至今为止,希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跟着阿一和月二人而已,而现在被承认是恋人,希娅好像自觉到了自己与二人平等。现在的希娅不再像以前那样从后面抱着走在前面的二人,而是与二人并排着走,有时还会主动上前拉着二人的手,这样的“更加亲近的对待方式”。

「呼呣,确实有恋人的样子呢」

「……嗯。是呢」

提奥漏出这样的自言自语之后,旁边的香织苦笑着表示同意。那瞳孔里包含着羡慕。

「……」

「雫雫?怎么了?」

「唉?不,没事哟?话说,铃不要紧?」

这时,雫不知不觉间呆呆的看着阿一他们的舌战,铃担心地向雫搭话了。这时的铃也因为那喃喃细语而感到刺心的痛,没有太多的余裕,但是看见懊恼的雫就按耐不住。

平时的雫会很好地把自己的烦恼隐藏起来放到后面,只关注他人,露出爽快的表情,所以很受欢迎。

但是,不,应该说果然吧,雫听到铃的呼唤后马上回一个微笑,这反而使铃开始担心了。确实,铃的脸色也不太好……但是雫也同样被那不清不楚的抽象的话语弄得身心憔悴。

铃露出困惑的笑容,为了不使自己重要的朋友更加隐藏烦恼,只能回答「没问题」了。

「喂,光辉……」

「怎么,龙太郎」

「啊,不,没什么。只是想着要快点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

「……是呢」

另一边,光辉的氛围最危险。说话次数异常地少,偶尔,雫和龙太郎、铃担心地搭话,也只得到最小限度的回应。

然后,那眼神越来越强烈。眼睛里充满里浓厚的负之感情。

那眼睛所看的是阿一。可能本人是打算隐藏视线的,但是实际上已经暴露了。因为那矛头偶尔会指向香织,所以不由得可以联想到那是怎样的喃喃细语。

「那么,怎么样?大家,有没好一点?」

已经休息了一小时。在这期间,打算稳定大家的精神而对成员们使用魂魄魔法的提奥歪着头说话了。

「嗯。谢谢提奥。感觉耳根清净了不少」

「嗯。身体也好像轻快了一点……」

那喃喃细语,说到底也仅仅是声音而已,折磨雫他们的精神负荷是通过自己的联想而积累起来的。因此就算是魂魄魔法,要是本人继续烦恼的话,就发挥不了效果。说到底,只是振作精神那种程度而已。

即使如此,与休息前的雫她们相比,现在的脸色要好多了,所以就算考虑到魔力的消耗量,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也有情况不太好的人……

「啊啊。谢谢,提奥桑。轻松多了」

光辉淡淡一笑道谢了,用不相符的声音说出那样的语言。那表情也好像带着些阴影那样。

「不用谢哟。话说,要快点离开这个迷宫呢。主人哟。还有多远?」

「呜~嗯,直线距离剩下不到一千米了。在这里也无法尽情休息的吧,剩下的该一口气通过呢」

如此说着,阿一单手拿着罗盘站了起来。然后月她们也站起来了。也丝毫没有刚才那样的瞎搞的气氛了。那些真的是为了缓解气氛而开的玩笑吧。一定,恐怕,大概……

雫她们的身体稍微有点沉重(Juno:这里指的可不是体重。。。好吧,我是故意的。。)。进入迷宫已经超过三十小时,这期间没有睡过一觉。虽然使用魔法和魔法药回復了一些,但是那喃喃细语使众人积累了相当多的精神疲劳吧。

一个劲的在镜子屋那样的通路继续前进。一如既往的,不厌其烦地在阿一的耳边想起自己的声音,抽象的,但一定会联想到什么的不愉快的声音。不时袭来的冰霜恶鬼和故意惹人讨厌的陷阱,也因为集中力下降而增加了危险度。

「可恶」

现在,又被冰霜恶鬼偷袭,然后光辉通过阿一的支援而打倒了,但是光辉抱怨着向冰壁打了一拳。

————又变成这样了呢?

————所以被夺去

————只要有力量的话

在这种时候喃喃细语也没有停下。光辉的不满在不停地积累。

然后,这时,抬起头看见正面的冰壁反映的自己的身姿,光辉感到不对劲。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那里反映出来的是看惯了的自己的脸。那倒影仅仅是无表情地回看着自己。但是,奇怪地让人在意。

「……怎么?」

光辉不禁嘟囔起来。然后,察觉到那不对劲的原因后毛骨悚然了。

对,在冰壁反映出来的自己的脸是纹丝不动的无表情。无论是因生气而紧皱的眉头,还是咬牙切齿的嘴巴都没有反映出来。嘟囔着的时候,应该在动的嘴唇也没有动……

在僵硬地瞪大眼睛的面前,冰壁里反映的光辉……突然咧嘴而笑了。

「呜哇啊啊啊啊!?」

「光、光辉!?怎么了!?」

「没问题吧,光辉!」

突然,光辉发出奇怪的喊声猛地从冰壁往后退开,雫和龙太郎慌忙呼唤光辉。阿一也在奇怪发生什么事而转过头瞪大眼睛。

光辉感到背后冒着冷汗,呼吸紧张,即使如此也对着冰壁里反映着的自己架起剑。冰壁里的光辉也同样架着圣剑。同样的表情,同样呼吸困难的样子。已经感觉不到刚才的强烈的违和感了。

「光辉?」

一脸担心的表情的雫来到光辉身边,把手搭在喘着气的依然架着剑的光辉的肩上。有一瞬间抽了一下,稍微缓解了紧张的光辉开口了。

「……墙上、墙上映着的我笑了。我明明没有笑……笑得就像是其他的某人那样……」

「没有看错?」

雫听到光辉的话之后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用认真的表情看着冰壁里映着的光辉和自己。只见那是焦躁不安的表情。

「……不相信我吗?」

「唉?不,没有怀疑你哟?」

看来光辉认为雫说的那句话是在怀疑自己。当然,雫没有那个想法,只是为了确认而已,实际上,那看向冰壁的视线里带着警戒心。因此,听到光辉的话之后不禁变成了「在说什么啊?」那样的惊讶的表情。

那好像又再次触动了光辉的神经,口中漏出不像光辉会说的令人不快的话。

「……南云的话,马上就相信的吧?」

「光辉?你到底在说什么哟?说了没有怀疑的吧?」

雫听到那令人不快的话有一瞬紧皱眉头,马上就变成了担心的表情。

光辉看到那样担心自己的雫,稍微情绪恢复了一点,但是紧接着,雫好像听到了什么喃喃细语,有一瞬间身体抖动,快速看了阿一一眼。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马上就移开视线了,但是那已经足够使光辉那黑色的感情涌出来了。

「目前暂时没有动作的气息……但是尽可能地注意」

阿一用魔眼石仔细观察冰壁里反映的自己们,没过多久就叹了一口气,发出那样的号令。无视了光辉和雫的争论。

有点担忧地看着二人的其他成员,听到阿一的号令之后也像没有什么事那样点了点头继续前进了。

之后,冰壁里反映的自己没有特别出现奇怪行动这种怪异现象,一行人终于在通路尽头发现了巨大的空间。在房间的深处看见了与之前看见的封印之门非常相似的别具匠心的巨大的门。因为没有看见像封印之门那样的要嵌入什么东西的凹槽,所以应该不用去做类似收集宝珠那样的麻烦事。用罗盘确认一下,看来这里是终点没有错。(Juno:小迷宫的终点)

「呼,终于到了呢。那道门就是终点了。但是……」

「嗯……看起来很奇怪」

「是呢。而且几乎每次从通路出到大空间都被袭击呢」

阿一差不多对这迷宫感到厌烦了,所以看见终点之后松了一口气,全力使用魔眼石和感知系能力进行索敌。按照经验,终点前的大空间就是为了出现些什么而存在的。而且月她们也非常同意,浮现出警戒感。

「……果然,没有反应呢。嘛,只能前进了」

阿一果然还是没有感知到任何魔力反应,皱着眉头走在最前面。月她们也跟在后面。

然后,走到房间的正中间的时候,不出所料,出状况了。

「啊?……太阳?」

突然,从头上射出光芒,抬起头的阿一如此称呼。月她们也抬起了头,那确实该称为太阳。

在被雪烟覆盖的迷宫的上空,出现了发出耀眼光辉的一个圆点。考虑到这里是大迷宫,那不可能是真正的太阳,但是确切感受到的热量让人产生这是“太阳”的错觉。

「……阿一。周围」

阿一用险峻的目光看着那拟似太阳,月催促阿一注意周围。跟着月的视线环顾四周,阿一的眼睛看见了异常事态。

那是,周围的全部都在闪着光芒。从天空射下的,贯穿覆盖天空的雪烟的阳光在反射着空气中的细小冰晶。那就是所谓的钻石星尘。

但是,与自然界的钻石星尘相比,样子有点奇怪。说起来,空中闪着的光辉明显强烈过头了。就像空中浮着无数的电灯一样,一部分的冰片发出强烈的光辉,其他的也变得越来越光亮。

「……要说这是钻石星尘的话,稍微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呢。全员,巩固防御!」

在阿一的眼中,那些闪耀着的冰片,看起来就像是聚集能量的炮台。正因为阿一使用名为十字浮游炮的空中飞行炮台,才会有这样的想像吧。顺从那不寒而栗的危机感,呆在那里的阿一大声喊叫。

从结果来看那是正确的。

月和铃听到阿一的叫喊,反射性的展开了“圣绝”的那个瞬间————闪光动起来了。

「简直就是镭射兵器呢」

正如阿一所说的,房间的空中漂浮着的几百枚闪耀的冰片,把积聚在里面的光解放了,射出犹如镭射般的炽热光线。

那光线好像没有特别去瞄着阿一他们那样,纯白的细小光线在房间里纵横交错,在冰壁和地面描绘着那轨迹。月和铃所张开的“圣绝”也发出哔————!的声音破裂了。

接着,天空的拟似太阳好像要掉下来那样,覆盖在上空的雪烟在阿一他们所在的大空间里降下来了。这样下去,不用几秒钟,就会变得像【哈鲁森纳树海】那样遮挡视野的吧。

「嘁,被烟包围会很麻烦。一口气跑过去喔」

「嗯……铃,配合我」

「是、好的,姐姐大人!」

因阿一的指示,月向铃提出配合并估算时机。等待炽热光线偏离的瞬间。然后,瞄着全部炽热光线没有打中障壁的瞬间,把“圣绝”变形成盾状,周围就像展开了浮游护盾那样。

「要去了!」

伴随着阿一的号令一起跑了出去。那个时候,炽热光线也毫不留情的袭击盾状的“圣绝”,一瞬间就削弱了障壁的光辉,但是月和铃每次都把障壁修复好,所以到出口的那道门这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应该可以没有问题地通过。

但是,不,应该说果然吧。那个没有那么简单。

咚嗯!!

从上空迫近的雪烟里出现了复数的大型汽车般大小的冰块掉了下来,导致地面震动。看来有着相当的重量,掉下来的冲击使到地面出现了大坑。那是能清楚看到对面的高透明度的冰块,这大概是所谓的纯冰。在某些巨大冰块的大概胸口那个位置,看见了赤黑色的结晶。

「嘁,这才是真家伙」

阿一咂舌了。好像与此相呼应的那样,冰块马上一口气变成五米左右的人型。一只手拿着戟,另一只手拿着塔盾。一共有九只。刚好与阿一他们的人数相同。像哥雷姆那样胖胖的横列着挡住出口。

「踢散它们喔」

众人听到阿一的号令后一点头,为了一口气突破而一起进入攻击状态。

阿一使用多纳·修拉库先发制人。伴随连续的枪声,大威力的子弹以贯穿敌人的心脏为目标在迫近。

但是,冰霜哥雷姆的塔盾比想象中的要坚固,虽然被连射的电磁炮粉碎成粉尘,不过还是勉强保护了本体。能够抵挡住规格提升了的多纳·修拉库的攻击……看来那硬度是至今为止的魔物中最强的。

「但是,没问题」

「没错」

「被我们踢散吧!」

马上转枪上子弹的阿一如此嘟囔到,希娅和提奥作出回应,放出炸裂独头弹和吐息(Juno注:炸裂独头弹是希娅的多瑠根发出的子弹)。同时,除了专注于防御的月和铃之外的其他成员也解放各种技能。

光辉的“天翔剑·震”,香织的“分解之炮击”,雫的飞翔斩击,龙太郎的冲击波————向自己人打过去。

「!?」

「唉?」

光辉放出的闪耀的斩击和冲击,向阿一直飞过去。看起来就像是在斜后面的光辉那位置,瞄着冰霜哥雷姆的那射线上,刚好阿一在那里。

但是,走到那个位置,以及连本人都无法理解的自己所做的事情那样的哑然的样子,在诉说着这难以预料的事态。

与此同时,香织的拥有分解能力的银之炮击向着月,雫的斩击向着希娅,龙太郎的冲击波和光辉一样向阿一迫近。

阿一倒吸一口凉气,马上后退离开那个位置回避光辉的攻击,并且用红色魔力的冲击与龙太郎的冲击波相撞抵消,勉强避开了灾难。月也使用“祸天”的卫星扭曲了银之炮击的轨道而回避了,希娅则是回旋着用多瑠根把雫的斩击打散了。

「……打算干什么?」

「……香织,有种」

「雫、雫桑?我,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冰霜哥雷姆迫近并使地面震动,还有,雪烟已经降到头上几米高的地方了。没有时间慢慢来了,但是果然无法放置不管光辉他们的那不能说是开玩笑的奇怪行为,受到攻击的阿一他们,那视线看向意料之外的袭击者。

因自己的行动而呆住了的光辉他们,在取回意识的同时激烈的动摇了。

「不、不是的!我没有那样的打算……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真的!」

「啊、啊啊,是啊!没有打算攻击南云的!相信我!」

「真、真的!真的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向月……为什么我……那样……」

「对不起,希娅!但是,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哟。明明是打算斩敌人的……」

光辉他们拼命辩解。看来,几乎是无意识之间身体擅自动起来改变目标。放出吐息牵制住冰霜哥雷姆的提奥向皱着眉头的阿一说出瞬时得出的推测。

「主人哟。他们在攻击之前好像听见了喃喃细语的样子……可能是那样」

「嘁,你想说那是类似意识诱导吗?」

「还不知道是不是仅仅如此呢。主人和月、希娅、妾身都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这应该相符合吧?」

「……棘手。无意识领域被干涉就难以解除了」

如果是被使用魔法洗脑的话,只要使用再生魔法或者香织的异常状态恢复就足够了。但是,现在仅仅是意识诱导,而且干涉到无意识领域,就算是月也无从下手。硬要说的话,与其说魔法要素,不如说医学要素方面更强。

「既然如此,把全员打到快要死掉……」

变成嫌麻烦的表情的阿一用认真的目光眯着眼睛以光辉、龙太郎、雫、香织的顺序扫视着,开始了危险的发言。这不像以前的拍两下就正常了的电视机,饶了我们吧,光辉他们后退了一步。额上流着冷汗。

在这期间,终于,覆盖着上空的雪烟降到地上了。

「真是的,结果,怎么办!」

冰霜哥雷姆群在前方挡着。视野已经变得连旁边的人都难以看见了。可能会不小心自相残杀。

拼命防御镭射攻击的铃不禁对进退两难的阿一他们喊道。

雪烟逐渐封锁了视野,在同伴的身姿消失的刹那,阿一喊道。

「全员,毫不顾虑地把袭来的哥雷姆破坏掉!」

不论是意识诱导还是雪烟都是大迷宫准备的试炼。那么,就算前面只是细雪,也有很大可能会诱导向同伴的方向攻击。不,不如说,不这样做的话就算不上试炼,所以十有八九,就算互相看不见对方,攻击也会正确对准同伴的吧。

正因如此,阿一才说出那样的话。被瞄着的是阿一,月,希娅。那么,光辉他们那些对自己人的攻击总会有办法的,阿一是这样想的。

「嘛,如果诱导攻击到我们以外的人的话……节哀」

慢慢变得无法感知月她们的气息,视野变得一片雪白的时候,阿一如此嘟囔了一句。自己决定了挑战大迷宫,要是全都靠别人就说不过去了。这种程度的事态应该由自己解决。在来到这里的之前的路上,阿一已经辅助的过头了。

这个时候,有几条撕裂雪幕的镭射迫近过来。就算在雪烟之中,镭射好像也没有减弱,而且在快打中之前都无法视认,这就更加棘手了。

但是,阿一跨了一步,一摆头,只用这些细微的动作全部回避了。对发动“瞬光”状态的阿一来说,就算是自己的电磁炮的子弹距离自己三十厘米左右的地方才捕捉到,也能有余裕地回避。更不用说,发出超高热量的镭射之类的,用“热源感知”就能简单捕捉到,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在阿一回避了镭射之后紧接着,

啯!!伴随着那样的强风挥下了接近透明的冰之戟。即使如此,阿一也只是单脚下蹲变成原来高度的一半轻易回避了。袭击者当然是冰霜哥雷姆。

冰霜哥雷姆把打来打算砍阿一的,却被避开了而劈开地面的戟横就这样直接扫过去进行追击。再次刮起强风。在地面上的冰像爆炸那样碎掉散开了,冰雪的地面被铲了起来。

但是,那里的阿一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冰霜哥雷姆自身也因为看丢了阿一的身影,一瞬间硬直了。

「正如眼睛所看的,是个傻蛋」

比周围的气温还要冰冷的声音,从冰霜哥雷姆的斜后方出现了。

冰霜哥雷姆好像吃了一惊那样转过头来,视线所向的位置————阿一出现在自己刚才挥动的戟的顶端。不知不觉间架着修拉根,以站在戟尖上的状态下用枪口对准心脏(魔石)部分。红色的火花照亮了无色透明的冰霜哥雷姆的身体。

冰霜哥雷姆马上来回甩动戟,想要把阿一甩下来,但是已经被“将军”了(Juno注:下棋的用语,如果有人不知道的自己去百度一下吧)。

所以,

咚!!

伴随着那样的声音,冰霜哥雷姆的上半身连同魔石一起被打飞了,变成不值一提的尘埃。

阿一从崩坏的冰霜哥雷姆退开了。在那里,吹散雪烟的同时,闪耀的斩击飞过来了。晚一点,从另一个方向也飞来了冲击。

「好险。果然,在这雪烟之中也会瞄着这边」

不出阿一所料,阿一一边苦笑着一边回避那些攻击和镭射,这时,阿一眼前的雪烟开始卷着漩涡。这次又是什么事呢,阿一眯缝眼睛。

那漩涡就像龙卷风那样描绘着螺旋那样一直线延伸起来(Juno注:横着的龙卷)。和龙卷风的风眼一样,螺旋的中心没有一丝冰片,镭射也没有射进来。然后,那里出现了终点的大门。

「……也就是说一人一只格雷姆吗。意识诱导以及镭射的暴风雨。钻那些攻击的空子打倒格雷姆吧。那么,天之河他们能否通过呢?」

轻易通过试炼的阿一看了一眼斩击和冲击飞来的方向之后,耸了耸肩膀,在雪烟的隧道里开始悠然地向终点走去。

-----------------------------------------------------------

「又来了」

雫连意识到自己不禁漏出来的抱怨的闲暇都没有,拼命地回避伴随着强风迫近过来的无色透明的戟。

斩击向着错误的方向飞过去,由于在自己的体势不平衡的时候被攻击,所以无法全部避开。响起了嘁哩的声音,前面的几根头发被扫过的凶刃砍了几根,雫冒了一头冷汗。

向背后倒去的时候,用气势总算是勉强站好了,雫刚才吓得停止了的呼吸,这时盛大的吐了一口气。就好像知道雫的呼吸那样,这次是无数的炽热光线从四面八方迫近过来想要把雫分成两半。

「咕」

就好像是碰到就马上死掉的背越式跳高那样,雫一边感受着后背和头上的高热一边跳着回避了炽热光线。

在那紧急关头,雫用杂技般的动作活下去了,连呼吸的闲暇都没有,巨大的墙壁迫近了。那是毫不在意周围纵横交错的镭射而突进过来的冰霜哥雷姆的塔盾。那厚度大概有三十厘米的透明的冰之盾,近看的话根本就是墙壁。

因为那几乎是在雫着地的同时猛地攻来的盾,所以无法回避了,然后,因为攻击的是冰霜哥雷姆,所以威力绝大。

「咕呜呜呜呜呜呜!!」

瞬间,雫往后跳从而使到打中的瞬间那冲击得到缓冲,但是果然还是因那迎面袭来的冲击使雫无意识地漏出苦闷的声音。

即使如此,怎么能就这样被追击啊,雫如此想着一边被打飞出去一边勉强拔出黑刀。

「撕裂吧,“飞爪”!!」

但是,飞出去的不可视之刃,与雫的意图大大相反,向右边飞去了。那是当然的吧。因为身体无意识地动起来,挥动的手向着错误的方向。而那个方向,一定有某人在的。

又一次,向同伴攻击了吗,咬牙切齿地敲打地面的雫,就算喘不过气来也拼命地站起来。然后决定了,果然这场战斗不应该使用远距离攻击。

虽然阿一说了不用顾虑地使用,但是先不管那个,使用偏离目标的技能之后的空隙太大了。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场上使用不能用的技能的那零点几秒是致命的。

而且,确实阿一他们的话就算被攻击了也能靠自己轻易解决的吧,但是攻击自己人这一事实会作为精神上的打击返回给自己。

造成他人的麻烦也是,更重要的是,那攻击意味着什么……

————其实是妒忌

无法不去意识那个。

「咳咳,吵、吵死了!」

雫稍微咳出了一点血。看来是伤到了内脏。一边告诉自己长期战斗很危险,一边用手擦了嘴边的血,这时,雫的耳边再次响起喃喃细语。忍不住生气地发出怒吼了。

————为什么总是我

「都说了吵死了!」

冰霜哥雷姆踏着震动地面的脚步迫近。雫后退着争取距离,但混乱的内心也静不下来,一瞬,在分神想着其他事的瞬间,镭射就好像是瞄着这一刻那样突然射了出来。那射线给雫的肩膀留下了浅浅的一道伤口。

因痛楚而找回自我的雫的视野的一角,只见炽热光线就像是捞起来那样从下方迫近。从正面射来的一个点的攻击就算了,居然还有横扫过来的线状攻击。这样下去的话,雫的身体就要被分成两半了。

射向肩膀的攻击使雫失去平衡无法回避,雫马上用黑刀挡在炽热光线与身体之间。这黑刀的刀身,就连雫的绷紧的细腰都不能完全遮挡住。就算是不造成致命伤也好!雫如此祈祷着,不过,该说不愧是阿一的神器啊。

雫自身,并没有故意去做什么,但是以微妙的角度举起的黑刀刀身虽然黑的像要把光都吸进去那样,却是为了追求锋利度而打磨到极限的,居然把镭射反射了。

「哈?」

用意想不到的方法逃出生天的雫,不禁漏出那样的呆呆的声音。

这时,冰霜哥雷姆一边挥动着戟一边突进。雫大吃一惊,重新绷紧神经,踏入塔盾那边的死角进行回避,顺便好像檫肩而过那样放出自己最强的斩击。

「斩断吧,“闪华”!!」

使用交差法(Juno:好像是关于3D的,不懂)放出的空间的断裂,出色地把冰霜哥雷姆的盾,以及拿着盾的手斩开两半。

就在雫攻击之后,镭射再次杀到了。但是,雫已经不再焦急了。

「集中吧,“引天”!」

在头上高高举起黑刀的刀身,镭射就好像被扭曲了轨道那样,或者是途中画着不自然的曲线那样向刀身集中了。然后在碰到刀身的瞬间,完美地反射,杀向手臂再生刚好转过来的冰霜哥雷姆。

不愧是集中了的镭射,好像不能无视伤害正面被打中那样,失去塔盾的冰霜哥雷姆举起戟,想要逃离那威胁。

但是,雫不可能容许它回避。一边持续反射着镭射,一边水平架好黑刀,伸出黑刀的鞘。然后向着因集中的镭射而不能动的冰霜哥雷姆一口气扔了过去。

「粉碎吧,“焦波”!!」

鞘的突刺散发出深蓝色的波纹,下一个瞬间,产生了激烈的冲击。穿过了戟的防御,被打中的是冰霜哥雷姆的胸前。

哔嘁哩!透明的冰发出这样的声音出现了大大的裂缝。

「飞翔吧,“离天”!崩坏吧,“重闪”!」

把集中了的镭射一口气放飞出去之后,雫立刻用黑刀的一闪横砍冰霜哥雷姆的脚。

“重闪”————把重力本身带切断,制造出只有几秒钟的无重力状态的能力。

如计划的一样,被鞘插着的冰霜哥雷姆那巨体轻飘飘的浮了起来。

「————!?」

「啊啊啊!!」

完全是意料-->">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