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7-13 幼稚的代价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七卷试看 7-13 幼稚的代价

纯白色的光辉像大瀑布般从头上降临。

那个是背着香甜地睡在阿一背上的雫穿过了冰壁所看到的光景。

因为知道是谁攻击的。只是把我搞错成魔物或某种东西的话我认为用「八重樫盾牌!」对方就会停止攻击,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对手的眼神里已经看不见理智的神色,所以没办法的使用了"缩地"从那个地方回避了。

之后,直到现在阿一所在的场所都被凶恶的斩击所扫过,伴随著轰音冰的地面和墙壁都被砍出了深深的龟裂。虽然瞬间被修复了但那被破坏的痕迹光看就知道是玩笑般想除掉对手所带有杀意的攻击。在那面前,就算只看杀意或是灌注的魔力量就能了解对方是认真的。

阿一看向离著一定距离嗤嗤地笑着的虚像。

顺便一提,即使发出了如此大的声响,雫也只是一瞬间露出了不爽的样子后又继续睡下去了。看来是很疲劳,又或者是说对这种程度的危险不需要反应,也有只是太大胆的可能性......

「......所以?你打算做什么?天之河」

就如同阿一所说的,强袭的犯人就是光辉而不是虚像。即使非常相似,但却是本人。

那个光辉边握紧著被砍半的地面所埋著的圣剑,边嘟哝著什么。因前发垂下所隐藏着的目光中不太了解他的表情,但很明白绝对不是正常的样子。

「……杀…你。……为、呜……啦」

「啊?听不见阿。首先,对手不是我们,而是在那边......」

「……我们?」

不太能听见他在讲什么,阿一皱了眉头看向了虚像。传达出这次别再搞错了的言外之意定要将真正的敌人讨伐。

但那个言语的一部分让光辉产生了过剩的反应。前发的间隙里传来炯炯目光的窥视,就这样将刺在地上的圣剑强行拔起。

「简直像是雫跟自己是一组一样的说法呐?嘿?说什么蠢话,把雫说成像自己的东西一样,别开什么玩笑?」

「......你在说什么?别说蠢话,快点结束掉他」

强行拔出圣剑,充血的眼神望向这边的光辉,说出了意义不明的话,阿一记得这种讨厌的预感,于是赶紧催促他快把试炼通关。

但是,果然现在的光辉完全听不进阿一的话。

「......阿阿,会让他结束唷。你这样的家伙即使不一直说,我也会让他全部结束!」

不知是否如此呐喊,光辉的瞳孔里寄宿了狂气的眼神,直直地向着阿一突进。使用"爆缩地"的身姿变得朦胧,放出了灌注莫大魔力的斩击。

「嘁,堕落了吗。这个大笨蛋」

「闭嘴!你死的话全部都会回复正常!快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

阿一察觉了光辉不对劲的原因。看来是被自己的虚像逼到了绝境的结果。而且看见了越过自己肩上在后背还有着将身体托付给自己的雫,「该停止的是我吗......」阿一在最差的时间点里小声地念著。

光辉完全无视那样念著的阿一,只是鲁莽的让杀意跟憎恨沸腾著挥下最大威力的圣剑。明显地要杀掉阿一那样。也完全不管阿一还背着雫,阿一断定不放水地攻击过来的光辉很明显已经不正常了。

「恩、恩、怎~么了?还想再睡一下......」

「白痴吗!这个状况哪能在睡啊!现在立刻给我起来要不然就把你当成人肉炮弹啦!」

像撒娇的孩子般哭闹睡死的雫,被阿一激烈地用不爽的表情怒吼过来。一秒内不醒来的话真的会被投向光辉。

阿一的怒声之后由于被放出像是光的炮击伴随了轰音与闪光,终于醒来的雫惊讶地张开了眼睛。阿一将拟似十字钻的结界张开,所以攻击都无法传递过来,眼前的光景终于让雫察觉现在在战斗中,沮丧的从背上下来。

「酣睡过头了吧。真是脸皮过厚的家伙!」

「才不厚、厚脸皮什么的。只是,南云君的背上太舒服了......」

「嘛、八重樫怎样都好。比起那个,那个该怎么办」

「怎、怎样都好......什么的话说现在状况是怎样......欸?」

受到阿一吃惊的表情和话语而感到若干打击泪目的雫,看到被认为将闪光收束之后又将那个攻击放出的对手身姿而吃惊到漏出了声音。

不合理也不是。明显放出杀伤性高的攻击的对手竟然是熟悉亲近的青梅竹马。

「多半是堕落的样子?看来我才是诸恶的根源呐」

「怎么会......」

视线那里是光辉的虚像。好像很有趣的眼神看向阿一他们。

大体察觉了原因的雫将力量注入瞳孔里中,向着用混浊眼神盯着这里的光辉大喊著。

「光辉!不行阿!不行输给只有一个人的自己!快点回复正常,然后战胜自己!」

看向光辉的雫的眼神里染上了各种担心的眼色。即使发生了各种问题,散发善意的青梅竹马。算上从小时的家族的来往。就如同重要的家族一样。可那个却是直至今日都没看过的充满著杀意与憎恨的扭曲表情。这样恐怖的表情宁愿从来都没看过。雫祈祷似的将两手合起,必死的期望让光辉的心奋起。

但是对那样的雫,光辉微微地笑了,说着意想不到的话。

「......没关系的。必定会救出雫给你看唷」

「光辉?你在说什么......」

「被南云洗脑了吧?没关系。打倒南云就能够解开的。......南云,我不认为伤害原本是同学也是我最重要的青梅竹马就能让你白白结束。将你打倒以后,我会将附在香织和其他的女孩们的洗脑也全部解除!然后与她们一起,我将会拯救世界!!」

光辉意义不明的宣言让雫说不出话来。

现在的光辉说起来就是以前在香织要跟阿一他们出发的那晚所无法沟通的光辉。那晚雫的话让光辉背负了沉重的包袱以防止他暴走。

没能够去改变他的想法,光辉对阿一有着很多意见。所以才会有着数次的冲突,即使如此因为有着雫的话语在才没使得他们完全决裂的话,香织的事情也会变的说不出口。

但是若是换句话来说,正因为雫在旁边才说得出口。

光辉的价值观和思考大概就如同"小孩子一样"。小时候的根源所被教予的价值观是所谓的"理想的正确性",即使没被名为现实的墙壁所阻碍也依然持续下去,就那样子理所当然的持续到了这个年龄。

对如此幼稚的光辉,虽然对最后的青梅竹马的女孩有着独占欲,但却被夺走的话,肯定会抓狂起来。

原本作为勇者并拥有力量的光辉,他的抓狂完全不是开玩笑的级别......

而且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屁孩似】的光辉,被自己的虚像狠狠的将现实摆在眼前后给完全的逼到了绝境。作为英雄的自己所不相应的感情从心里溢了出

来就像是被刃物所切一样刻在心中。

必死的否定、必死的将目光移开、勉强挣扎的话,有着最后要塞的雫对著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用露出明显地不能给他看到的幸福表情将身体托付给他。即使是钝感的光辉,也能察觉到那样所代表的意义。然而正因为能察觉到了,所以要塞也崩落了,光辉的恶癖与其被逼入死角的内心相互作用以最糟糕的型态所显现出来了。

也就是说,南云阿一是洗脑青梅竹马以及复数女子并且阻碍自己拯救世界的万恶根源,并完全深信如此的形式。有着这样不留情的都合解释。

「光辉!振作一点!虽然不知道被教唆了什么,但不要被迷惑了!」

「雫......」

「听著光辉。面对自己讨厌的部分是很辛苦的唷。我也是正因为有危险致死的时候才能明白。但是不接受并超越的话就无法前进。变强然后想拯救很多人的话,在这里绝不能依靠都合就好的想法。你的敌人是你自己。在那里笑着的是另一个光辉唷!请快点醒醒吧!」

雫必死的说服在广大的空间里回响著。虚像像对现状很期待似的静观其成。

然后提到雫一心一意向着光辉的言语,光辉对雫微笑了一下。那个是在日本时常挂在嘴上,令许多女孩被诱惑的微笑。但是现在则是感觉到有哪里扭曲了。

「谢谢你,雫。雫总是如此为了我而认真的考虑」

「光辉......」

终于觉醒了吗,雫如此地想着浮上了充满喜色的表情。

但,

「真的很高兴唷。明明被如此洗脑著,却还是为了我想那么多」

「......光辉?」

「没关系。我会打倒那么和我有着相同样子的魔物,然后将你从南云那里救出。已经没必要再贴近不喜欢的男人身边。一定会让你回到雫应该在的地方呐」

「......」

光辉的话语令雫的表情失落了下来。雫静静地回问。

「......我应该在的地方?那是指在哪里的事吗?」

「是吗......那样也不明白吗。真是可怜。真心不能原谅你啊南云」

「光辉。回答我」

「阿阿,那当然是我的身旁唷。至今为止一直是如此,从今以后也会是如此」

雫大大地吐出了叹息。

「......光辉。那晚的事还记得吗?香织出发了的那天,在桥上的谈话还记得吗?」

「阿阿,当然记得。怀疑正确的家伙对吧?没关系。虽然从最初开始就认为南云是个危险的家伙,但因为有雫的话,目前为止看到了南云的凶狠。但是果然除了是最低级的背叛者以外什么都不是的家伙唷」

「光辉,你给我适可而......」

「争论是没用的。虽然被洗脑的雫不明白,但这是"正确"的事情唷」

光辉更加的越说越激动,对雫的话用问答无用来舍弃掉。全部都用【被洗脑著】来都合解释情况下,为了获得对自己而言最为期望的未来。

同时,光辉降低重心,以浑浊的眼瞳看着阿一。和雫对话时使其意图性衰弱的辉亮如今也被【限界突破】所苏醒似的取回原有的灿然辉亮。

「光辉。住手阿!」

雫用渗透了焦躁的声音大喊著制止的话语......当然,这是无法让光辉停止。

拖曳著光的尾巴边以猛烈的气势突进。那个瞳孔里已经没有映着雫的一切,只有捕捉到了可恨敌人的阿一身子。

被强烈杀意面向且目前为止都是不关我的事似的无视的阿一,将视线回向光辉(欸是我错觉吗?我翻到现在连1/3都不到,你们两个互相眉来眼去的桥段已经好几次了,你们搞基搞得我好烦阿),那个眼神一下子眯了起来。雫认为被真正的杀意所面向着的阿一,不可能毫发无伤的放过对手,于是雫的血气一下上来。就这样的话青梅竹马就会被杀掉了!

「我不阻止的话就会」

【限界突破】发动状态的光辉其突进力面前雫什么的就如同树木的叶子一样。但即使那样放著不管什么的不认为能做得到,雫为了阻止光辉瞬间挤进两人的中间。

但是

「八重樫,注意右边」

「诶? 诶!?」

突然听到了阿一警告的同时,赤黑色魔力缠绕的虚像向着雫袭击过来。正如同插嘴过来的话语所说,侧面的袭击以惊人的气势阻挡过来。

雫瞬间拔出黑刀应对著冲击。同时间,如同赤黑色炮弹的气势袭来的虚像光辉冷笑着用可憎的笑容还是明白的。

然后,虚像的光辉在接触雫之前,瞬间两者插入了一道影子......

那个是缠著与虚像光辉似是而非的魔力的十字架。到哪里都寄宿著鲜红光辉的十字形缆桩。在发动"金刚"的情况下可以暂且当成盾来使用。

之后,阿一以十字架的盾隔开他们,雫在被虚像光辉夺取般的阿一和光辉之

间消失了。赤黑色魔力的残渣与他们互相瞪视著。

『雫的对手是我唷。你就尽情地和可恨的敌人战斗吧』

「咕、那个。请你离开!不是这种场合的时候......」

『嘛嘛,我和雫不是伙伴吗。两人边跳着舞边享受着余兴吧。比起让你自灭,为了欲望而疯狂正是与那家伙(我)相应的试炼吧』

「别任意的......」

大概光辉的试炼与龙太郎一样需要入手战胜自己的欲望的要素。经过与阿一的战斗,接受现实能回归正常吗?可能吗?......就是如此吧。姑且不说阿一

,但任意的被视作试验官实在是很令人伤脑筋。

「这样好吗?你重要的青梅竹马会被袭击喔?」

「......那个是我自己。绝不会杀她。多少会有些受伤但被像你一样的男人轻易地洗脑也是一个教训吧」

「......刚刚不是说了那个是魔物吗?」

「复制了我的感情所拟态的魔物吧?那么即使是魔物也绝不会杀掉雫的」

「这不是乱七八糟吗」

都合解释在这里被运用到了极限。与自己无关的魔物坚决不可能会杀掉雫,正因为是复制了自己的东西,说著对雫是不会有危险的。真的是完全不合理阿。

恐怕可以理解成虚像是光辉的内心中用负面感情所构成的吧。所以负面感情的矛头不是指向雫的情况下,也无意识中理解到了雫是安全的吧。

但认定那样的情况也就是说承认被虚像所讲的也是事实吧。所以为了舍去关于雫以外的蠢话,才会断定那个不是自己虚像而是魔物之类的。明明不是死

脑筋却是太过于强行的逻辑,但对光辉来说却已成为一个事实的样子。

斜视著虚像的光辉和雫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光辉的杀气逐渐膨胀了起来。

「觉悟吧。再也不会允许你的任性。雫也、香织也、月他们也都会由我来解放大家的!」

那个宣言的同时,光辉将积存的力量解放开来,爆发性的突进冲去。从正面陆续放出了没有迷惑的一击。

咚!与将风切开来惊人的声音一起,用着像光构成的圣剑凄绝的一击袭向了阿一。但是如此致死的一击面前,阿一一步都没动著只是迅速的将手腕举起。那个手里有着握住的多纳,嘎!如此同为金属的碰撞声与火花散了开来,光辉浑身的一击却被阿一轻松地接了下来,那也是由于多纳的枪口。

「什!?」

惊愕下禁不住漏出声音的光辉,被阿一边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并说著。

「对天生的笨蛋骂著笨蛋什么的不是完全没意义的。......但是,只有这个能让你说吗。......你这家伙,是得到谁的许可能对我的女人直呼其名?啊啊?」

「!?」

之后,溢出的杀意就像奔流一般。如同大瀑布的水压般的压力。作为人来说强大过头了,简直就是厌烦过头压倒性的"力"的气息。在极近距离下怪物全力的威压敲打着光辉的身体,下意识的身体僵硬了起来。

咚!

多纳板机被扣下后电磁加速射出的弹丸将塞住枪口的圣剑像是骂著挡路似的

弹飞开来。没能耐得住猛烈地冲击,从手中脱出的圣剑在空中旋转著飞舞。

然后,对著单手被强制做出万岁姿势的光辉,更从下方的黑影中————阿一陆续放出必杀的流氓踢给踢中。

「嘎哈!?」

被流氓踢所打进的恐怖冲击音在光辉的腹部响起,就这样光辉的身体变成く字形折弯著浮在空中,阿一在瞬间不追上去,只是回转著身体利用离心力充分的追加从后面回转的回旋踢将其灌进去。

再次地响起了冲击声,同时光辉的身体如同被大型卡车辗过般,以猛烈的气势吹飞了出去,如同炮弹一样与地面平行飞出去的光辉,就那样撞入背后的冰壁,到底受了怎样的冲击呢?背后的冰壁粉粹成一大块呈现放射状。

光辉就那样落到地面上,匍匐在地上的状态下猛烈地咳嗽,哗啦哗啦地从口中吐出血来。

没使用"限界突破"的状态下,连武器都没使用只是踢击就让穿着国宝级人工制品铠甲的光辉内脏受到伤害,那个事实让光辉呻吟著咬牙切齿。

但是阿一就连后悔的时间也不给予似的,

砰!砰!砰!

连续轰出的发炮声,红色闪光朝着蹲下的光辉袭来,不知是否感觉到阿一的杀气,几乎与板机被扣下的同时,往旁边横飞回避的光辉,连那个飞往的回避方向都被读到似的,瞬间三发子弹打穿了光辉的肩膀。

更加的连同先前应该被回避掉的子弹中里的一发,只是缠著红色魔力而没有电磁加速的通常弹,从背后粉碎的冰壁里跳弹出来从光辉的背后袭向他,然后打穿了防具间隙里的膝关节。

「估......来、来吧,圣剑」

在地面咕噜咕噜翻转且肩与脚上流着血倒在地上的光辉,朝着掉落在稍微离著距离的圣剑伸出了手,圣剑回应了光辉的呼声飞向他的手中。

但是,圣剑并没有回到光辉的手中,因为就在差一点的时候,阿一踏住了圣剑阻止了他,圣剑暴乱的想回到主人的手中,但如此的抵抗却是完全没有意义,因为阿一踏住的脚连丝微的震动都没有。

「难看的家伙,如果能熟练使用新能力的话,至少还能再战一下吧」

阿一用冷切的声音嘟哝著,连特别让光辉听一下都没打算的自言自语却漂亮地让光辉听到的样子,光辉用着憎恨歪取的表情不断地瞪着阿一。

阿一将多纳举向那副样子的光辉额头上,在依然没有收起杀气的情况下,保持着若是常人的话就会心脏停止般程度的凄绝浓度,无论谁来看都知道阿一打算下最后一击吧。

但那里却有着拼命叫喊的声音。

「南云君!拜托你住手!我会说服光辉的!」

雫边扛住虚像的斩击边以满脸焦躁的表情向阿一乞求光辉的性命,但是那却是致命的空隙,再次如同雫所期望的展开而不是如同虚像的希望。于是,

『雫稍微先退场一下吧?』

「阿、估!?」

虚像放出的冲击波向着雫强袭过去,雫就那样全身被打击著,与意识一同向着墙角被吹飞,全身失去力量边在地上打滑边躺卧在地上。

就在雫被击中之前,阿一将十字架挡在雫之间总算是避免掉直击了,连这样的防御力都被击破的情况下可以得知在单纯出力的情况下勇者已经很强大了,但由于散发负面感情拒绝了一切,导致远比以前强化许多,只是单纯的余波便能造成十分有效的打击,与单纯的斩击相异,因为是会诱发脑震荡的冲击波,没采取回复措施的话不一会可能就再也醒不来了吧。

虚像的光辉顺利的将雫弄昏后脸上浮起了满足的笑容,接着快速地转身朝向阿一过来。然后以极其自然的动作将黑圣剑伸出,从黑圣剑中放出强烈地光的炮击。

描绘著螺旋轨迹接近的闪光,走着确实会将光辉卷入的路线。简直如同要将所有人的埋葬一般的想法......首先,阿一立刻脱离那个地方,就那样将光辉放置在那。

「呜哇阿阿阿!!」

禁不住悲鸣声的光辉采取了防御姿势,但在直击前光的炮击就迅速的转了个弯,朝向阿一追尾过去了。

阿一用魔眼石找出了炮击的核心,轻松地用精准射击破坏掉核心。但是就如同虚像计算的一样,成功的让阿一从光辉旁拉开距离。

虚像走向了光辉身旁,朝着就那样倒在地上的光辉耳边讲了些什么。接着就露出如同新月般裂开的笑容,恐怕是在对光辉灌输着花言巧语,那样的姿态看起来简直就如同恶魔一般。那个已经不可能算是另一个自己的光辉吧。

不久后,光辉眼神充血的交互看向阿一和虚像,不得已似的样子点了点头。紧接着,虚像的身姿逐渐变得朦胧起来,相反的周回开始卷起了赤黑色的光粒子。

『撒、你(我)这家伙。现在是英雄时间。不从坏人那将女主角们救出吗!』

「闭嘴。我是不会受你的指使。只有现在才使用!打倒南云后别忘了接下来就是你了」

讲完的同时,赤黑色的粒子进入了光辉的体内,接着光辉体内开始产生脉动。咚咚的鼓动声在房间里开始回响,光辉开始缠上了纯白色的光并混合著赤黑色的血管。

慢慢地站起来的光辉,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肩和脚上的伤口开始自行治愈,这是由于光辉持有的派生技能"治愈力向上"爆发性增长的缘故。

砰!砰!

那里传来了问答无用的枪击。就如同与英雄相对的坏人一样,读著气氛等待变身场面的亲切心阿一是不可能持有的。接着阿一也先丢了几个手榴弹。

红色闪光贯穿了正在晃动的光辉的肩膀和脚。并更加的引爆了滚动过来的手榴弹的爆炎。将光辉整个给吞没了。

「没用唷」

但是,从爆炎中走出来的并不是变得破破烂烂的光辉,而是传来像是含着愉悦并因欢喜而颤抖的声音。彷佛没受到大伤害一样,纯白的赤黑色交错的魔力喷发出来将爆炎整个吹飞。

在那里的是单眼染上赤黑色变成持有异色瞳的光辉。刚刚受到的枪击痕迹也已经几乎治愈完成的样子。外观的变化不只有瞳孔而已,本来的茶发变成混有白色挑染的发色,神圣的铠甲也像是染上赤黑色的血管一般混进了一些纹路。在他手上,更加地握有黑与白的两把圣剑。

「融合也能做到吗?」

「只是因为不得已才做的呐。为了能打倒你的话,这点程度我也甘愿接受。虽然之后也要打倒这家伙」

「装什么好孩子阿?只不过是输给诱惑的家伙吧」

「随你怎么说都行。说著这些的时候你就已经赢不了我了。只要有这个涌上来的力量,我就能将一切都取回来!」

「就是因为这副德行才会失去一切,为什么无法查觉到呐?」

「不需要讲废话。觉悟吧南云!!【霸溃】!!」

从光辉那喷发了比起之前数倍规模的魔力。全状态上升五倍的【限界突破】其最终派生【霸溃】————把虚像的自己吞噬过后的力量总计来说已经达到一万了。就如同字面意思一样怪物的等级上升率。

光辉将双圣剑摆出架式。刹那间身姿变得模糊了。

「哈啊!!」

随著听到阿一背后传来气势声。光辉一瞬间绕到阿一的背后,并挥舞著引出白与赤黑色魔力的两把圣剑边将十文形刻入阿一身上。

阿一却是连头也没回。

「杀掉(拿下)了!」

光辉如此确信的瞬间,听惯的炸裂声响起。同时双圣剑受到了惊人的冲击弹了开来,变成空荡荡的身体受到红色闪光的突刺。飞跃性提高防御力的铠和由达到【物理耐性】派生的【冲击缓和】才没受到致命伤。就如同一般人受到重量级拳击手认真的身体重拳一样地冲击,将光辉的袭击盛大的吹飞到后方。

应该没能反应过来才对的,为什么?边喘气边在空中调整姿势着地的光辉,那个视线的尖端指向了只将手腕转向后面并朝向后方发射的多纳。

所以并不是阿一没能反应过来,而是连回头的必要都没有,察觉到这点的光辉表情如同尝到屈辱般的歪斜,将力量注入脚上,将腹痛无视掉后大叫着并举起双圣剑挥下。

「【天翔剑·岚】!!」

就那样放出的是广范围扩散开来的几百个斩击。光是能看见的光刃就达到了百个,就如同潜入斩击影子中一样追随著的风刃还有将近三百个。完全就已经是达到了歼灭魔法的等级了。

但是那样数百个斩击的暴风被阿一缓缓地摇动著如同树木的叶子一般驱散掉了,或著说是躲开来了。那个时候边闪避边迅速的以自然的动作将多纳朝光辉并从刃的暴风中的空隙间反击过去。

玩笑一般的从空隙间穿过来的弹丸,刺向光辉的脚下并散出盛大的冲击波从脚下传到了光辉那。

然后阿一自身也从刃的暴风中潜行穿过来,与光辉同等、不、可以说是比那更加快速的逼近过去,将光辉如同足球一般踢了起来。

「估啊!?」

边发出呻吟声边被投向空中的光辉,多纳和修拉克正瞄准他。瞬间用【空力】踢向空中从射线上逃开的光辉,两把左轮手枪的枪口却是从光辉那微妙的偏离开来并狙击着他未来的位置。下意识地光辉的表情抽筋了起来。如同光辉和阿一的感觉迟缓似的变慢起来。在褪色的世界中,阿一扣下板机的瞬间,视野的旁边捕捉到雫的身姿。必死的说服光辉的姿态和向阿一恳求饶命的样子在脑里闪过。同时间同样是青梅竹马的香织的身姿也回想了起来。

阿一「嘁」一声的小声砸了嘴,微妙的将枪口偏离开来并如同霞雾一般地速度连续扣下了板机。

砰趴阿阿!!

几乎相差无几的一发枪声,正是击中的证明。就如同逆再生的流星一样,切裂空中的红色闪光胡乱地打中在空中的光辉。光辉就如同小孩操纵著笨拙的提线木偶一样,嘎枯嘎枯身体边摇晃着边描绘著抛物线飞走。

光辉鲜血四散的掉在稍微远去的地方,咚!响起了栩栩如生的落下声。从旁边看的话说不定能看见被几发枪弹贯穿的死体。但是随后光辉动了下将其否定掉了。以双圣剑支撑著立刻就站了起来。

从肩、两腕、两脚喷出血来,口中也滴落着鲜血。那个也瞬间就治好了,充血的瞳孔添上了狂气的色彩,更加地变成了凶恶的相貌。已经看不见所谓人们梦与希望的勇者的样貌了。

「打算手下留情吗?你把我当笨蛋吗?」

击穿的地方不管哪个都不是要害,只打算无力化对方的意图传达了过去,因此明明打算杀了自己,简直像是顾虑到对方的感觉令在意的光辉身体里的下人地黑色部分更加地涌了上来。

阿一用多纳咚咚地敲著肩膀边用无所谓的样子清楚地回答他。

「嘛、堕落到这种地步真麻烦,虽然我觉得杀了比较好......但好像会让八重樫和香织哭泣,所以适当的教训一下就好,之后就交给青梅竹马处理吧」

「别开玩笑了!立刻就让你没有那样的余裕!」

光辉再次将双圣剑高高举起边逼近过来,那个脸上摆满了憎恨和忌妒。

宛如阿一比起自己更加考虑著两人的事情吗这种强烈的不快感充满整个胸口。

激烈的剑戟朝阿一袭击过去,但阿一完全都没有焦躁的样子,只是摆著冷淡的表情,越发唤出滚著黑色感情无法忍耐的光辉。

「你、像你一样的家伙,别说的一副很懂得样子!真正了解雫和香织的人是我。两人的事比谁都重视的也是我。我才应该跟他们在一起。而不是你这种人!绝对不可能是像你这样的家伙!」

「......简直是缠人的屁孩呐」

阿一钻了光辉挥著双圣剑的空隙,将多纳和修拉克以零距离贯穿身体。但现在的光辉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是停止不了的样子。即使身体被打了个洞却立刻被如同字面上超越极限力量的治愈力治好,完全无视伤害就这样冒失的冲了过来。

那个姿态就如同阿一所说所想的一样,像是对于不合意的现状不断撒娇的小孩一般。

彷佛呼应光辉的负面感情,特别是超越极限的肉体更是强迫其上升,让整体规格更加强大。恐怕是加总依附在光辉本人身上的虚像强化,更加地使本人进一步的强化吧。

既然看到规格的话,阿一若不发动"限界突破"恐怕很难应对对方的等级。陆续被放出的剑戟风暴就如同以前战斗过的神之使徒"诺因特"一样的速度及威力,即使如此就如同还不满足的继续让力量上-->">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