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7-15 魔法的深奥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七卷试看 7-15 魔法的深奥

嘴边感到的极好的感触,引导阿一的意识逐渐苏醒过来。

「……做了什么,月」

「……嗯?唤醒阿一的kiss」

世界上有着那么美妙的叫醒人的方法。不过仅限于一部分的现充。

看来月趴在自己的上面kiss了自己,阿一轻轻吻了月一下之后,环视四周。映入视界的是看惯了的冰壁以及自己躺着的床,还有几件家具。

看来这里是在【冰雪洞窟】深处用冰制成的宅邸里。阿一如此推测着,把视线转回睡眼惺忪地看着阿一的月身上。

「……倒下了之后,被抬进某个房间里吗。月,其他人怎么样了?」

「……嗯,对不起。因为刚刚醒来所以不知道」

阿一以为月一定是醒了之后先把握状况后才叫阿一起来,但预计错误了。阿一浮现出困惑的表情,然后向那依然趴在自己身上以手托腮的,可爱的裸足上下拍动的月再次询问。

「……你大概多久之前起来的?」

「嗯~……大概十分钟前」

「该不会,从那时开始一直是这个状态吧?」

「……嗯。因为醒来之后看到阿一在身边」

因为那里有山。月一边说出那就像是某登山家的台词,一边吻了阿一的嘴唇。

刚才,阿一确认到在视界的角落有另一张床。也确认到那凌乱的床单。也就是说,月在旁边的床上醒来,虽然因意外情况而昏迷了,但比起把握周围的状况以及找其他成员,她选择了潜入阿一的被窝里,美妙地唤醒阿一。

在最后的试炼,月动摇到被希娅说教的地步,之后,终于与阿一再会,说出自己的担忧之后本来是想要顺着气氛亲吻的,却被女子力外挂妨碍了……既然试炼完结了,毫无防备的爱人睡在旁边……于是,忍不住了。

真是的,多么、多么……出色的恋人啊,阿一的眼睛变成了野兽的眼睛。月看到那样的阿一后「呼呼」的妖艳地微笑。舔嘴唇这动作是多么艳丽。

「月。要起床的话好像还要花一点时间的样子」

「……嗯。那么,在起床之前……我们爱爱吧」

嘴唇再次重合到一起。房间里响起了生动的含着水气的声音。

这样下去,二人不就干到最后了吗,让人不禁这样想的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嗯?二人都起来了……额,在干什么啊啊!」

进来的是希娅。看到在床上缠绵在一起的,衣衫不整的阿一和月,希娅的兔耳噗啥!的垂了下去。

「希娅?怎么……阿一君?月?在做什么呢?哈?」

「————」

从那样的希娅后面伸出头来窥视情况的香织的背后出现了般若。雫用两手覆盖着自己那通红的脸。但是,约定成俗的,雫不忘从手指的间隙偷看。自从自觉对阿一的恋爱之心之后,就对那种行为过度在意,但是又忍不住感到有兴趣的吧。

另一方面,在事前就被干扰的阿一和月,一边抱在一起一边看着那样的三人,马上互看一眼,然后再次看向那边,说出了完美同步的话。

「「二小时之后」」

对此,希娅她们的反应,当然是,

「笨蛋吗————!!」

「当然是不行的啊啊啊啊啊!!」

「……」

怒吼声响彻整个冰之宅邸。不过,只有一人依然红着脸,盯着那赤果果的阿一的胸膛看。

希娅和香织把床翻倒拉出阿一和月,强行带到在宅邸一角的起居室里。雫依然动摇着,忙着目光游走。

起居室的正中间有个感觉不到寒冷的冰之桌子,周围全是皮革沙发。龙太郎和铃已经坐在沙发上了,瞪大眼睛看着那被抓住后脖子带过来的阿一和月。

「喂喂,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铃隐约知道了哟」

铃好像已经想像到了。那视线看向阿一和月那还没整理好的衣衫。龙太郎跟着那视线看过去,好像也察觉到了大概的情况。但是,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在房间里高速穿过,响起吱哔嘁!那样的夸张的声音,猛烈地弹到龙太郎的额头上。

「啊呗!?」

龙太郎发出奇怪的悲鸣,滚落到沙发的后面。龙太郎按着额头重复说着「太不讲道理了!!」

「……呼嗯。这是看见月的有失体统的样子的惩罚」

「……嗯,吃醋?阿一,可爱」

对,弹到龙太郎额头的是阿一的弹指。是对龙太郎看见“衣衫不整的月”的惩罚。……确实,不讲道理。

「真是的!你们二人,没有反省呢!……害我们多么的担心啊」

看到那和平时一样的二人,希娅怒气冲冲。但是,中途就失去了气势,泪目地坐在二人的旁边。那身姿如实反映了希娅是多么担心那在攻略大迷宫之后就原因不明地昏迷的二人。

「正如希娅所言哟。……因为真的很担心」

「是呢。很想早点看到你们恢复精神的脸孔呢」

香织和雫也是同样的心情。与希娅一样,二人用稍微有点湿润的眼睛看向阿一和月。

看到那样的她们,就算是阿一和月也不得不感到罪恶感。二人尴尬地互看一眼,一起低下头了。

「啊~,呀,真的很抱歉。因为一醒来就被超美少女kiss了,所以失去了理性……嗯,都是月太可爱的错」

「……恩,对不起。醒来之后应该马上告诉你们的。……一想到毫无防备的阿一就在旁边,我就忍不住了。都是阿一太帅的错」

低下……头了?也不是没有那样的感觉。

「……你们俩,没有反省呢?」

「哈,已经可以了哟。这样下去好像会造成精神上的疲劳」

「从对这份感情有了自觉之后看来,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呢……」

阿一和月一边谢罪一边装傻,希娅斜视着二人,而香织则是变得好像很疲惫的样子。雫重新认识到名为月的存在的强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然后,这时,房间里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进来的是提奥。

「噢噢,主人和月都好像平安无事的样子呢。太好了,太好了。让我白费心思就比什么都好呐」

「啊,提奥桑。对不起,忘了去告诉你了」

提奥看到阿一和月的身姿绽放了笑容,而希娅做出好像对不起提奥那样的表情。

提奥为了以防阿一和月醒不过来的这种情况而去调查了神代魔法的魔法阵和宅邸的书库,已经明白了昏迷的原因了。希娅由于阿一他们醒来而高兴,又因为二人不知道别人的担心,在卿卿我我而感到生气,因此完全忘了联系正在努力的提奥。

「没事没事。肯定是主人和月刚醒了就做了什么了吧?」

「你真清楚呢……」

「呼呣。那是当然的呐。因为妾身要是与月是同样的立场肯定会做同样的事呢!然后,蔑视妾身的主人对妾身做那种这种的事情……嗯~,嗯~,哈~哈~」

「那么,阿一君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那二人发出那样痛苦的声音昏迷的程度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香织和雫华丽地无视了那个不知道开始想像了什么的,做出心醉神迷的表情开始哈~哈~的提奥,向阿一他们问到。

当然,阿一和月也把提奥当成空气,坐在沙发上表现出想要说明情况的样子。希娅她们也跟着坐下了,滚落到地上的龙太郎也一边擦着红了起来的额头一边重新坐到沙发上。提奥没有地方可以坐了,在地板上正座。

「那么,关于我和月昏迷的理由……是呢,简单明了地说,就是脑袋或者精神发生超负荷了,这样的感觉」

「超负荷,吗?」

听到阿一的说明,希娅侧头表示疑问。

「是的。那时候,最后的神代魔法————“变成魔法”被刻入脑袋里之后,我和月还被强制理解了某些东西。那负荷实在太大,以至无法保持自己的意识」

「呼呣……连主人们都无法承受的负荷……知道了关于概念魔法的详细情况了呢?」

「……嗯。不愧是提奥。明明是变态却理解得很快。明明是变态……」

虽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但还是说了两遍(Juno:“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的梗)。身为变态却一如既往地有着超群的洞察力。提奥思考了阿一和月二人与其他的成员有什么不同,然后注意到了,只有阿一和月二人习得了全部神代魔法。提奥一边正座,一边抚摸着自己那麻痹了的双脚。

露媞莉斯·哈鲁森纳说过,习得全部神代魔法的时候,就能得到概念魔法。然后,在这成员当中,习得全部神代魔法的只有阿一和月。提奥清楚的记得这个,所以推测到,恐怕是因为被刻入了超越了神代魔法的魔法知识而负荷太大。

以防万一,提奥也考虑了除此之外的可能性而调查宅邸内部,那是因为就算提奥推测了情况,也无法一直呆着不去做点什么吧。虽然言行很恶心,但与希娅她们同样的感到担心。

然后,提奥的推测是正确的。阿一和月,与其他成员同样习得了变成魔法之后,被继续刻入了关于概念魔法的知识。

得知阿一和月倒下的理由,希娅她们“原来如此”地点了头。总之,听说没有后遗症或者其他什么的之后,安心地松了一口气。香织重新振作精神后,提出了最让人在意的问题。

「概念魔法……只要有那个就能回日本了吧?说不定,已经可以使用了?」

「不,还不行。好像和露媞莉斯说的那样,不是有相关知识就能使用的样子呢。而且,得到的知识并不是习得方法和使用方法之类的,硬要说的话,是类似前提知识的东西」

「前提知识?」

雫就像鹦鹉学舌的那样问到。因为是关于回乡的可能性的话题,所以以雫为首,龙太郎和铃、香织也变成了认真的表情。

「啊啊。例如,这次你们也得到了的变成魔法,你们是怎样理解的?」

「唉?那个,是呢。从被刻入的知识看来,是把普通的生物改造成魔物的魔法呢。使用施术者的魔力和生物的魔力在它体内生成魔石,能够以魔石作为核心进行肉体的改造」

「嗯。我也是那样理解的哟。而且,好像也可以对既存的魔物的魔石进行干涉,通过参杂自己的魔力这种方式来使魔物强化、服从自己呢」

雫和香织的理解大致上吻合。

要继续说明的话,变成魔法存在着强化阶段。把普通生物变成魔物的情况,那对象生物几乎完全失去理性和思考,变得仅仅凭着本能而行动。野生的魔物则是因长年累月生活在特殊的地方,之类的各种原因把周围的魔素吸进体内,在体内形成魔石的生物自然地变成了魔物,第一阶段的变成,就和这样的野生魔物无限接近。

对这样的野生魔物继续施加变成魔法进行强化的话,会取回理性和思考,而且由于施术者的魔力参杂到魔石里,会像刚出生的动物那样把施术者看成是自己的父母,从而变得服从。从最开始就仅仅靠施术者的魔力来生成魔石的这种情况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熟练的话,能够重复施加好几次变成,次数越多,形成的魔物就越强————应该说是变得能够成长起来。但是,因为不熟练的人强行使用变成的话,会使到对象的肉体崩坏掉,所以一定要注意。

「也就是说,这是制作出魔物并且使役的魔法呐。和预想的一样。考虑到阶段的话,那白龙强化了不少次呢……」

「呜~嗯,铃只看过一次,所以不能很确定……如果说奥卢克斯的魔物每下一层就高一级的话,那白色龙是三百级左右的样子?我认为它有八十层级别的魔物的三~四倍的强度」

「还要高一些吧?虽然有点弱,不过仅仅一只就能把王都的大结界打破的家伙哟?连南云都要避开那个吐息哟。应该有四百级左右吧?」

好像有点偏离话题了。但是,龙太郎的推测应该没有错。假设奥克鲁斯表层迷宫八十层级别的魔物的等级是八十的话,那个弗里德强化的白龙是那个的五倍,现在可能是六、七倍的力量了。

阿一好像是因为回想起麻烦的家伙而有一瞬间板着脸,不过马上恢复过来让话题回归到原来的轨道。

「嘛,基本没有错。变成魔法确实是制作出魔物,并让它服从自己的魔法。但是,那稍微有点不正确。所谓变成魔法,用更加正确的定义来说的话……是呢,应该说是“干涉有机物的魔法”吧」

「那个……」

希娅困惑般地目光游走。先不说香织她们,有些词是希娅没有听说过的词吧。提奥也是同样的没听过。注意到了那些,阿一清了清嗓子重新说明。

「是呢……不过稍微缺少一点正确性,简单的说就是干涉生物的来源物质的魔法。就是说,只要有那个想法,不仅仅是动物,连植物,还有那些来源物质所构成的东西————例如粮食和纸之类的都能干涉的魔法。当然,也能干涉人。魔石只不过是副产物而已」

阿一概括了重点,变成魔法不是“制造出魔石而产生魔物的魔法”,魔石仅仅是使用自己的魔力和变成魔法干涉对象之后产生的能量体而已,实际上,那是直接对肉体等产生作用的魔法。因此,只要有那个想法,不产生魔石地使对象变成魔物的这种事情在理论上是有可能的。

「……嗯,虽然只是猜测,要追溯提奥她们龙人族的“龙化”的起源的话,我认为就是起源于这个魔法」

「呵呵,变成魔法是我族的起源呢……呼呣,原来如此」

斜看着正在思考的提奥,阿一继续说明。

「刚才所说的前提知识,也就是那种事情。神代魔法是干涉“法则”的魔法,但是我们没能正确地完全理解那力量的根源。习得概念魔法的绝对条件,那是必须对全部的神代魔法完全理解」

「……嗯。而且,要理解那些实在太过于深奥了,如果不是能攻略全部试炼的那个级别的话,身心就肯定承受不了那负荷而坏掉的」

那就是,为了得到概念魔法就必须得到全部神代魔法的理由。

现在的阿一和月明白了,至今为止对习得的神代魔法的理解还太肤浅了。

例如,阿一最开始得到的,一直与自己的性命挂钩的生成魔法。那不是“给矿物赋予魔法的魔法”,要更加正确地表达的话,那是“干涉无机物的魔法”这样的与变成魔法相对的魔法。因此,在理论上,不仅仅是矿物,对水和食盐之类的东西也能进行干涉。

还有,重力魔法应该是“干涉星之能量的魔法”这样表达才对的,在理论上,不仅仅是重力,对地脉和地热、岩盘和岩浆等也能干涉,有意图地产生地震、火山爆发等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空间魔法是“干涉境界的魔法”。排除掉种族·生物的距离,通过策划规定新的境界,创造异界这种事情也是能做到的,阿一是这样认为的。

再生魔法是“干涉时间的魔法”。使用再生魔法,与其说是治愈,不如说是复原的那个用法只是冰山一角。原本就是能够干涉时间的魔法,可以窥视过去,也可以在出现好几个的分歧点的时候窥视世界的前进方向。希娅的固有魔法“未来视”恐怕就是来源于这个魔法。

魂魄魔法是“干涉生物所拥有的非物质的魔法”,这样定义才是最接近本质的。要具体的说明这个的话,就是能够对体内的魔力和热、生物电等能量,以及意识、思考、记忆、思念等进行干涉的魔法。(Juno:人体里带有微弱的生物电)虽说是以“魂魄”命名,不过月她们使用魔法的时候,正确来说是对意识体进行干涉。然后,如果能完全使用这个魔法的话,施术者能制造出意识,或者对意识进行设定。换句话说,就是能够通过魔法来创造出人工智能。

升华魔法是“干涉既存物体的情报的魔法”,这才是更加正确的定义。能力进化一个阶段,那是因为,举个例子来说吧,例如对等级1这样的身体情报进行干涉,提升为等级2的样子(Juno:理论上可以无限提升?)。达到至极的话,可以对所有既存的物体进行阅览和干涉。

阿一他们至今为止所认识的神代魔法的名称,那是考虑到人类能够干涉的限界而命名的吧。

顺带一说,“导越之罗盘”是通过魂魄魔法来吸取使用者所想着的东西,通过空间魔法来无视那对象所在的空间间隔和距离来进行查探,通过升华魔法对那对象的情报补充完整。不管是哪个,光是靠之前所认识的神代魔法都是无法做到的。

阿一对那方面的事情进行追加说明之后,雫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原来如此呢。真的好厉害呢,是能够干涉事物的根源的魔法呢。我认为这已经超过了人可以触碰的领域了呢。……但是,那样的话,还要编织出为了回去的概念魔法的样子?听起来,好像难度相当高的感觉……」

「嘛,确实有困难。虽然露媞莉斯只是一笔带过的那样说了一下极限的意志什么的,确实如此呢。用魂魄魔法和升华魔法把“愿望”提升到概念的级别,对此赋予魔法,强硬地呈现出那现象……普通地使用升华魔法是不会成功的」

不仅如此,概念魔法以那时候的意志为根源,所以就算发现了使用的方法,也不可能以后都能安定地使用出来。一般都会变成是只能使用一次的魔法。

「……恩。需要阿一用生成魔法赋予到类似罗盘那样的东西上呢」

「是呢。月对魔法的制御能力加上我的炼成……一起赋予超越世界的概念,制作出那样的神器。但是,也要赋予防止召唤的概念,那样的话……好像要花点时间」

「能做得呢?」

「当然的吧?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成功。就是为了那个而挣扎过来的。如果仅仅是回去的神器,那马上就能做出来,不过也一定要编织出防止来自那些家伙的干涉的概念」

阿一的眼瞳看起来就好像啯!地寄宿着火焰。在着严酷的环境下活着,一直渴望着回乡而努力着。可不能在这种地方失败的这样的强烈意志使眼瞳发着光芒。

看见那样的阿一的香织她们也被「啊啊,真的能回去」这样的想法充满了内心,眼睛里泛着泪光。

阿一和月互看一眼点了一下头,慢慢地站了起来。

「马上挑战吗?」

「啊啊。说话的同时也进行了知识的整理。就好像胡萝卜在马的面前晃来晃去的那种心情,忍不住要去尝试」

阿一双手抱拳。看到那样的阿一,月好像想让他冷静的那样,轻轻摸了阿一的手。那娇小柔软的手的感触瞬间就让阿一的心镇静下来。由于好像会再次形成甜蜜的气氛,所以铃用稍微有点慌张的语气开口了。

「那个,南云君。为了回去日本而编织的魔法,大概要花多长时间?如果可以的话,铃想看着那魔法完成的瞬间……如果花的时间长的话,铃我们也做各种各样的准备」

「是、呢。仅仅是回去的魔法的话不用多久吧。因为,我可不希望自己想要回去的那个愿望被别人说不是极限的呢。但是,要防御来自别人的魔法干涉……说实话,不明白该怎么做。不过好像马上就能做到的样子……」

「这样啊。好的哟。那么,在回去的魔法完成之前,铃我们就专心休息哟。而且在确定真的能回去之前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既然得到了变成魔法,接着就是去魔人领了呢。那个,雫雫你们有什么打算?」

铃决定了今后的方针,然后确认雫她们的想法。铃认为,雫好不容易才注意到自己的感情,接下来应该很像呆在阿一的身边吧。顺便确认龙太郎是不是打算和自己一起潜入到敌阵的正中间。

「我当然和铃一起去哟」

「我也是啊」

对此,雫和龙太郎马上回答了。

「先不说龙太郎,雫雫这样好吗?难得……」

「在说什么哟。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铃搞不掂那两个笨蛋的吧(Juno:个人猜测那两个笨蛋是指龙太郎和惠里?)。而且,反正不是在那里长期逗留的吧?一达成目的就马上逃跑与南云君汇合的,不会感到寂寞呢。而且,不对惠里说一句话,我也吞不下这口气」

看到那满不在乎的语气、耸了耸肩膀的雫,铃领悟到那是发自真心的,然后「不愧是让女人着迷的女人,男子汉啊!」这样一边称赞一边抱住雫,但是雫被说是男子汉之后,额头浮现出青筋,双手顶住铃的太阳穴,让铃发出悲鸣。

铃泪目着转换话题。

「然、然后是光辉君呢……」

那句话让阿一「嗯?」这样侧着头。然后,扫视了房间的内部。

「说起来,那家伙去哪里了?」

「现在才注意到他不在房间里呢。……光辉在另一个房间里还在睡着。由于受到的伤害很严重,所以还要花点时间才能醒过来哟」

看到那直到现在的现在都忘记光辉的存在的阿一,雫用无言的表情看着他,说明了一下情况。

身体的伤已经被香织完美地治好了,所以雫说的是精神受到的伤害很严重吧。如果发挥原本的定义的力量,是可以用魂魄魔法治疗好的吧,但是就算香织掌握了诺恩特的身体,要使用神代魔法的原来的定义果然还是非常困难。考虑到精神上的伤害月深就越难干涉的这一点,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让他自然痊愈比较妥当。

「嘛,那家伙的事情就算了。我和月准备宅在神代魔法的魔法阵那个房间里制作赋予概念魔法的神器。以防万一说一下,在那期间就算天之河醒过来了也不要让他妨碍我们」

「妨碍什么的……既然是为了回去而制作道具,当然不会做那种事的吧?」

龙太郎做出困惑般的表情反驳了。

「是那样就好了呢。精神的负荷好像很大的样子,虽然认为不会捣乱但刚起床的时候精神错乱的可能性不是零呢。嘛,以防万一而已。因为在制作的途中没有余裕呢」

「交给我吧,阿一桑。不能帮上忙的那一份,就用不让任何人妨碍二人的方式来弥补」

「啊啊。拜托了,希娅」

「……有希娅在就安心了」

希娅挺起胸膛用自信满满的声音宣言到。看到那顽强的身姿,听到那可靠的台词,阿一和月给予无以伦比的信赖,微笑了。

就那样,二人再次去神代魔法的魔法阵所在的房间,接受希娅她们的目送,向那厚重的门的深处消失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