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8 怀念的奥卢克斯 前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8 怀念的奥卢克斯 前篇

在黑暗之中,静静地站着几个人影。

那里是有着好几根粗大的柱子和光滑得好像是大理石那样的石造的空间,带有些好像神殿那样的氛围。光源仅仅是跟前的房间里通过门口射出来的淡淡的绿光石之光。

那光芒撕裂黑暗,好像光之道路那样往房间的内部延伸,照亮了站着的人影的背后。

那背后,出现了新的影子。那是纤细的女性的影子,那带有踌躇的声音也通透美丽。

「……阿一君」

站着的人影————阿一听到那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稍微转头过去。

「香织。采矿已经完成了吗?」

「嗯。多亏这罗盘,马上就完成了,呢。魔物也……果然使徒的规格高到犯规呢」

大概是回想起了以前与同班同学们一起辛苦地攻略【奥卢克斯】的表层那时候的事情吧,香织浮现出苦笑。然后,好像在小心不要破坏气氛的那样,静静地进入大房间。

「……这里是与月相遇的地方呢」

香织如此嘟囔着,站在旁边的阿一视线所看的是————有一半好像溶化了的那样崩坏了的矿物块。

阿一静静地点头。那眼瞳就好像森林深处的泉水那样清澈,充满了平静。与愤怒和憎恶的负面感情到达饱和状态的那虚无的眼瞳正好相反,现在是爱怜和心痛的感情到达饱和状态那样的眼神。

「最开始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这里是鬼屋哟。在漆黑的黑暗之中,红色的眼睛从金发里窥视过来……那样的感觉。月发出求救的声音的时候,我,想着把门关上喔?那家伙绝对糟糕,这样想的」

「呼呼。确实,完全不会想到在着奈落的底部会有普通的女孩子呢」

「是吧?而且那时候,除了活下去之外,对其他的东西都不感兴趣的心境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竟然有心思去帮助她」

阿一的那个说法,让香织扑哧一笑。阿一好像很怀念的那样眯着眼睛,浮现出小小的笑容。

「然后,她成为了会让我迷失自我的特别的女孩子呢。最近时常在想,人生,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哟」

「完全赞同」

对话中断,二人稍微闭上了眼睛。阿一在想着最爱的恋人,香织在想着情敌(亲友)。然后,几乎同时睁开眼睛。眼瞳里寄宿着决意的火焰。

「一定要抢回来呢」

「啊啊。一定抢回来」

阿一和香织互看着对方,浮现出无畏的笑容。

然后,接着,好像想起来有什么漏了说的那样,阿一突然表情一变开口说话了。

「啊,但是,香织要留在地上呢?」

「唉?为什……啊啊,难道是说机能停止的事情?」

「啊啊。姑且准备了对策用的神器,但是还不知道在艾希特的面前能否发挥作用。因为,你这身体大部分都是那家伙制作的呢」

香织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确实,使徒的身体是由艾希特那边制作的,所以在魔王城有没办法完全防住艾希特的机能停止命令,说实话很微妙。说是这么说,如果回到原来的身体的话,战斗能力会下降。

因此,在地上应对侵略的使徒们这样的任务是最好的。

但是,由于香织很想去帮助月,所以明白在道理上应该要留下,而感情上却难以同意。看到那「呣」地嘟着嘴唇的香织,阿一耸了耸肩,劝说她的那样开口了。

「别这样。即使取回了月,其他的人死掉的话,先不说我,香织你们会很难受吧?虽然打算把她们藏到奥卢克斯的深部,但是缪和雷米娅都要留在地上。既然已经证明了用她们作为人质是有效的,万一的时候就需要找人保护她们了」

「……哈啊,没办法呢。虽然不甘心,但也不想拖后腿。而且我也有很多不想死掉的人们……嗯,明白了哟。阿一的归宿就由我来保护哟。不会让别人对缪和雷米娅出手的。还有爱酱老师和莉莉也是,呢!呢!」

「为什么强调那两个人……」

阿一向那不愉快地鼓起脸的香织苦笑了。香织别开脸不看阿一,说着好像闹脾气那样的话。

「明明都说了“爱子,莉莉,拜托了”这样的话,阿一这个玩弄女性的人」

「不,那是顺着气氛……」

「其他的同学也是,有几个人投来炽热的视线。又是Don Juan又是卡萨诺瓦什么的,我也不见得可以否定呢。等月回来就告诉她。明明连我也只是停留在“重要”的程度,一个接着一个的……呜呜,好羡慕地位不动摇的月哟」

「……」

看到那好像故意不高兴的香织,阿一用手指绕了绕脸。那并不是对香织的言行呆住了,而是很自然地涌起了想要否定那些话的其中一部分的想法。

阿一在眼前那封印月的难以流通魔力的矿石面前蹲下,一边举起手一边香织说话。

「那时候的拳头。相当有效喔。简直是醒来的一击」

「唉?……啊,那是,那个,好痛,吧?意外地用了全力……」

突然地转变了话题,让香织有一瞬睁大了眼睛,但是注意到了那是说在晋见的房间里打飞暴走的阿一的那件事后,尴尬地移开视线了。

阿一用与以前辛苦地解开月的封印那时候无法相比的鲜艳的被洗练过的魔力,很意外地轻易就渗透了封印石。

把这个矿石留在这个地方放置不管,那是因为这矿石的魔力渗透率非常差,而且还会反弹,要放入“宝物库”里让阿一感到不安。由于当时的宝物库既没有后备的,也没有制造方法的绝品、超贵重品,所以阿一害怕把那个放入和取出的时候使用魔力而破坏掉“宝物库”,也不敢做实验。另外,也有单纯是阿一的技术还不到家的这个因素,而且,虽然没有说出口,总觉得月讨厌那封印石。

阿一一边让那封印石变形成块状物,一边向眼睛一闪一闪地靠近过来的香织继续说话。

「那还真是,如文字所说的振到内心了哟。给最差劲的难看的东西来了一剂猛药呢」

「啊~、呜~。那、那个呢……那是……」

香织发出奇怪的呻吟声,变得慌慌张张的。

「如果是其他的家伙的话,不会有那个效果的吧」

「唉?」

「就算做和香织同样的事情,能影响到我的内心深处的,嘛,除了你就剩下希娅和提奥了呢」

「那是……」

「……已经不能说是“仅仅的重要”了呢」

「……阿一君」

阿一一边把分成一块一块的封印石放入了来到奥卢克斯就马上制造的新的“宝物库”里,一边好像在说着独白的那样嘟囔着,香织看到那样阿一,不禁睁大了眼睛。

阿一慢慢地站起来,眼睛与香织的视线对上了。看到那欠缺锐利的,带有温柔的氛围的眼瞳里映入自己,香织的心脏噗通噗通地跳。

「谢谢你,香织。一直在为我着想。……在与那家伙厮杀之前,想要把这些告诉你」

「……别这样哟。说的就好像是遗言的那样不吉利哟」

「哈哈,是呢。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香织向那浮现出苦笑的阿一摇了摇头。

「呜嗯。我才该说谢谢。很高兴哟。……呼呼,等月回来了不得不对她说。阿一君害羞了。总之,得到了和希娅一样的地位了」

「库库,这样做的话,又会被恶作剧喔?因为,别看月平时是那样,其实很喜欢和香织打闹呢」

「呜,那绝对是对我的反应感到高兴呢。一想起来就生气哟。在阿一君你们潜入那边的期间,我要考虑一下反击的计划呢」

「我好像看到了你被数倍反击的未来」

「真是的,阿一君也在耍我!」

面对那有点生气地张牙舞爪的香织,阿一一边库库地笑,一边耸着肩。然后,二人同时闭嘴,共同感到了非常想见月这样的心情。

阿一再次和香织一起微笑之后,把手放在最后的封印石。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把块状的封印石收纳到“宝物库”里。

然后,这个时候,阿一注意到了在放置封印石的那地板上刻着什么图案。

「……这是」

「怎么了,阿一君。……图案?那不是斑多尔·须奈的东西吗……」

阿一蹲下,用手指摸着封印石下面的地板刻着的图案,在阿一背后窥视着的香织对那曾经看过的的图案侧头嘟囔着。

阿一无言地点头后,用认真的表情从“宝物库”取出【冰雪洞窟】的攻略之证的水滴型吊坠项链。

接着

嘁咿咿咿咿咿咿

响起了那样尖锐的声音,好像产生了共鸣的那样,吊坠里出现了和地面一样的图案。

放在阿一手上的吊坠项链好像被吸引到地板的图案那里去的那样,一点一点地动起来。由于很暗所以不是很清楚,但仔细看的话,在地板图案的正中间有一个刚好和吊坠一样大小的坑。

阿一和香织互看一眼后同时点头。阿一把吊坠镶入那个坑里。

接着,光线沿着地板的图案疾走,响起好像金属互相摩擦的声音,刻着图案的地板竖了起来。那是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圆柱体的石柱。那石柱上升到蹲着的阿一的眼睛那个位置左右就停下了。然后在阿一的眼前,石柱的侧面发出啪咔哩的响声打开了。

「……居然有这样的机关呢。只有攻略了【冰雪洞窟】的家伙才能打开的机关,吗」

「那是什么呢。在月被封印的地方的下面的东西,总觉得是和月有关系的东西……」

在石柱里安置着一个高透明度的,一眼看去就好像是钻石那样的,弹子球一样大小的矿石。阿一把那个放在手掌上盯着看,旁边的香织说出自己的推测。

然后,马上就证明了那个推测是正确的。

「……这好像是奥斯卡他们使用的同类型的映像记录用的神器呢」

「那是……在这种地方,留下这种东西的,我只想到一个人呢」

「总之,试着启动看看吧」

阿一往那白色水晶里流入魔力。

接着,黑暗的封印的房间里充满了混有白色的黄金之光。然后,在眯缝眼睛的阿一和香织的面前,留下映像记录的人的故事开始了。

那是,深深的爱和慈爱,还有充满了惊人的觉悟和忏悔的东西。然后,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温暖温柔的,真诚的愿望。

白金之光平息,完整的影像纪录会突然消失,则是因很难表达的关系,虽然绝对不是令人厌恶的感受却让余韵感染阿一和香织的心。让香织,都忘记要迅速又巧妙地擦去所留下来的泪。

「……这也要让月看一下」

「没错。这个,是月不得不看的东西。……香织,就交给妳保管了。还不晓得,去对面时会发生什么」

「……嗯。我明白喔」

从阿一的手上把拥有钻石光辉的矿石递过来了,香织则把它当成宝物般来看待小心翼翼地领取。

「即便,全盘了解有关封印石的特性可说是很侥幸。难怪只靠“矿物系鉴定”是无法掌握原始面貌的。算了,真要说起来在拟蝎作为对手的时间点上有注意到的话,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机器人? 很相似呢」

「啊。拜这所赐,涌出各式各样的创作热情来了。缪她们还在等我们吧,早点回去量产神器吧」

「神器的量产……真是了不起的一句话呢」

香织露出有些僵硬般的笑容一边耸著肩膀,阿一,再一次,把目光扫视和月相遇的地方了。然后,闭上眼睛一秒后,检视背上的决心后便折返了。

香织静静地,跟在他的背后。

二个人头也不回地从房间出来后,封印的房间再次封闭在黑暗之中了。但是,在那里,并非是要吞没一切般的冰冷黑暗,而是飘荡著能够包容一切的优柔。

「啊,爸爸! 香织香织姐姐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缪」

「缪酱,我回来了」

阿一和香织从奥斯卡的住处回来时,缪以很有精神的声音和盛开的笑容来迎接了。掘开岩壁建造出来的石灰色建筑物入口像是火箭一样跑过来的爱女,阿一用应急制作出来的义手轻轻地把她把起来了。

这一瞬间,高兴地环抱着阿一的脖子,而阿一就这么抱着缪。

从餐厅的房间过来这里的路上响起鞋子所出的啪哒啪哒声的同时,轻飘飘的纯白色围裙在舞动着,手上拿着勺子这种完美装备的雷米亚出现前来迎接了。 (注:フリフリの纯白エプロンをフリフリさせ、手にはお玉を持つ。简单说就是动画里面妻子在玄关等待丈夫回家时的固定桥段)

「亲爱的、香织小姐,欢迎回来。要先吃饭? 要洗澡? 还是……我们母女?」

「切,雷米亚小姐! 那种都不需要! 再说,现在,更别说母女了!? 有种要让自己的女儿去做什么事情的感觉!」

「啊啦啊啦,香织小姐,也想要一家团聚吗? 是这个意思吧? 呵呵,不知被想像成什么样子了?」

「诶!? 雷米亚小姐!」

「亲爱的,要让香织参一脚吗?」

「哼!?我、我? 才没有! 请不要戏弄我!」

香织生气了! 即便她就像猫一样毛倒竖着雷米亚则是以「啊啦啊啦,呵呵」和看到可爱的东西一样的目光注视著。月是这样,雷米亚也是这样,看样子香织有被年长女性疼爱的资质。

阿一,一边啪啪地拍著香织的肩膀进行劝解,一边注视著蕾米亚。

「妳觉得是就是吧。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但是,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了吧。马上就进入工房内。不好意思餐点就帮我端过去那里吧」

「我知道了。那么,我会送过去的。啊,还有,王女殿下和雫小姐有送来联络。说会想办法的。爱子小姐……“豊穣的女神”的演讲,可是非常有效果的喔。人员快速增加当中,希望能够快点制造神器」

「是吗。了解了。让她做不习惯的事情也不太好」

「那种事情……如果稍微能够替亲爱的帮上忙的话,没有比这么做更让人高兴的了。即使是报恩这个意思,或当成支持丈夫的妻子也行……」

「不对,并不是妻子吧?」

「哎呀哎呀」

「哎呀,啊啦啊啦,不是啊」 (注:あらあら,上一句也是这个为了做区别进行改动)

「呵呵」

「不,嗯,算了,好啦」

这样的雷米亚她的无敌般的平和笑容像是能包容一切一样,让阿一折服了。阿一,一边抚摸著看似依依不舍的雷米亚的头一边对她交付事情,之后便朝工房走去了。

现在,阿一他们待在的地方――【奥卢克斯大迷宫】的深处,奥斯卡?奥卢克斯的藏身处,除了阿一和香织外,就只有缪和雷米亚。

在魔王成的谒见之间协商后,暂且,阿一他们传送到在进入魔王成之前放入地底内的贵重物品进行回收,顺利地在那里回收完后便依靠传送门之钥把东西分散到世界各地了。

当然,因为大厅并没有设置门是无法直接走到要去的地方,所以必须要靠移动用的神器。即使是提奥,如果一个人要去龙人族之里的话,回去的时候使用传送门就行了,但是光是单程肯定就要花上好几天,所以也必须要有能高速飞行的神器。

因此,使用攻略之証,从【莱森大峡谷】抄近路进到奥斯卡藏身处的阿一,用工房内剩余的材料,优先制作出小型的飞行神器“米克?菲尔尼鲁”了。

这个,如果要说的话是气流滑板。冲浪板般的形状,用空间魔法来减轻空气阻力,用重力魔法使其可以在天空飞翔。操作上当然是靠感应石了。等同于没有阻力,对使用者的肉体也极小,这样的代替品用时速五百公里来飞行是很简单的事。(注:スカイボード,照8-11的译法直接套用)

因为是急就章做出来的所以有着魔力的消耗很大这样的缺点,提奥自不待言,同学们不管是哪个人的魔力当基准都保有能够大幅超越他们的水准,单程的话是不需要管那么多的。

在王都的郊外,已经有非常多的战力开始聚集著,以野村健太郎为首具有土系统资质的人和工匠们正快速地构筑起简易的防卫阵地。在如此的条件下,使用了阿一优先制作出来的神器让他们的能力提升了好几倍,连工作都非常有效率。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天。离世界末日开始只剩二天。

把优先要制作的神器做出来后的阿一,又将应急用的义手和宝物库就那样做成了简单的武器,由香织陪伴着收集材料再次踏入让人怀念的奈落了。

正当藏身处的门出现的时候,香织的反应就和希德拉出现的事件一样,虽然在这里得到成长的怪物和神之使徒这类诈欺的组合,却还是能显露自己从容的一面。

之后,阿一,让不了解奈落的香织拿着“导越罗盘”来帮忙收集必要的素材,也靠自己的印象到有素材的地方,一边有如踩死蚂蚁一样蹂躏魔物一边四处奔走。

然后,充分收集完素材的阿一,不由自主地走到到月曾经被封印的地方。有着想要见到月的心情,但知道没有时间的同时自然地向前迈开了脚步。

同样收集素材完毕的香织,靠着罗盘对阿一的住所进行确认,而且,想起那个影像纪录用的神器时,至少知道那东西里面注入了许多的情感。

顺便一提,也有委托香织以罗盘探索了“神结晶”,但……很不幸,并没有发现被经年累月滴下来所凝缩而成的“神水”。因为并没有发现有留下残存且能受传承的物质,所以只能没办法地说很无奈。即使只发现几个小结晶都会觉得是件很侥幸的事吧。

「好,那么香织,就麻烦妳来帮忙了」

「嗯,交给我」

到达工房的阿一,一边在房间的中央炼成像是圆柱体的东西,一边指挥香织。从现在开始所进行的,是要花时间才能解决的问题为了减少时间的浪费所采取的方法。(注:呼びかける,原本意思是传唤、号召。这边是对香织发出指示的意思)

为此,阿一才会选择最擅长再生魔法的香织。

「开始了喔! ――“刹破”」

和香织有气势的呐喊声一起,并射出一道淡紫色的魔力。配合了阿一红色的魔力发出著鸣叫声的同时,香织随之行使着生成魔法朝水晶柱进行赋予了。

再生魔法“刹破”――是延长时间的魔法。在再生魔法的精随这一点上,要说的话就是能干涉时间的魔法。只是,从处理能力和魔力的观点来看,是“再现”人可以处理的范围――把时间倒回到还没有负伤前的健全状态,或是留下过去一时间所做出来的行为,事实上只是被命名为“再生”而已。

反过来说,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而且,熟练度增加会更接近其精随所在,“再生”理论上将能对时间进行干涉。

而且,如果让具有再生魔法的适性,持续不断使用而越来越熟,持有超越人类肉身规格的现在香织来使用的话,要做到那种程度是可能的。

香织的魔法开始对周围的时间进行干涉,轻飘飘飞舞著的长长银发其动作慢慢地缓慢变化著。也许是心理作用,看到了工房整个颜色就好像褪色了一样。

「呜――阿、阿一君」

「OK了,香织。做得好」

一瞬间,充满整屋子的淡紫色魔力就像消融在空气中一样雾散了。香织,双手撑在膝盖上面气喘吁吁著。似乎在短短的时间内,消耗了非常多的魔力。

「哈a哈a,如何?」 (注:はぁはぁ,喘气声)

「……真厉害啊。增加近十倍。有这些就相当充足了喔」

「哈a~~,太好啦」

以认真的眼神看着发出淡淡光芒的水晶柱的阿一,脸颊微微的放松了下来时,参杂了赞美的言语传达给香织了。香织也有如安心下来的模样展露著笑容。

「终于只剩取名字了……说到底取,“精〇与时光部屋”,如何?」

「……别那么做比较好喔。简单一点取“时之水晶”就行了不是吗?」 (注:アワークリスタル,Hour Crystal)

「……好浪漫啊」

「真是的,不管怎样想都比你好。那么,快点工作吧工作! 杂事我们会做你就加油吧!」

「……知道啦」

阿一以不满的神情启动了时之水晶(未定案)。 (注:アワークリスタル(仮),"仮"在日文中有临时、暂定的意思)

一瞬间,和刚才一样,让工房内稍微褪色了。这个,只限定在工房内,将流动的时间拉长十倍了。工房内一个小时,在外面只会流逝六分钟。

这段期间,和在地上活动的莉莉亚娜她们连络以及把神器交付给雷米亚(和哈乌利亚同样,让雷米亚来操作设置好的魔力储存型的传送门),素材不足的部分则由香织来进行收集。

阿一把所有的杂事都交给她们,从工房到外面,制造好的神器可以说一直持续不断地被拿了出来。准备好以万为单位兵器的阿一,可以说正是人形武器库吧。

阿一,从“宝物库Ⅱ”内取出大量的素材。各式各样种类的矿石,魔物的爪、牙、骨等一瞬间不留缝隙地散布在整座工房。

「那么,开始吧」

在那嘀咕的同时,阿一举起了手。随即,工房内染成红色了。到处都是透明又鲜艳的红色,仿佛让整个工房都变成如同红尖晶石般的宝石一样了。某种意义上,有如误入宝石的内侧感到不可思议而百感交集。

证据就是,工房内的香织、缪、雷米亚,以阿一为中心所发出的光芒夺去心神的模样眺望着。

在香织她们目眩神迷的时候,阿一用“矿物分离”将必要的素材从纯粹的矿石中制造出来,透过“生成魔法”赋予必要的魔法,呈现出工匠“精密錬成”的炉火纯青的精密技术,而且光是“高速錬成”就有那般的精密程度了,以高速影像般的速度非常完美地将部件量产出来了。

然后,阿一亲手把那些东西组装起来,每件只花数秒的功夫便把成品完成放在地板上了。

接着,阿一将那些完成品,不对,正确来说是亲手做好的完成品放置在地板上,又以这些完成品为中心在地板上刻划出精致的魔法阵来。

然后,散落在周遭的部件独自开始自动地量产与完成品相同的东西来了。不仅如此,那些部件还能自行从堆积如山的素材中随意地抽出来,反复融合进行量产。

当阿一对那些东西确认后,便投入下个神器的制造了。魔法阵已经持续地发出红光,没有意识到随意制造出来的格林枪就跟山一样高了,便接着进行子弹的生产。

那些子弹,也跟最初亲手制造出来的东西一样,把那些放置在画好在地板上的魔法阵之上时就能随意地被量产出来,随后,阿一则又开始制造起下个神器了。他的视线完全没有意识到格林枪和那些子弹的存在。

炼成的衍生技能――只要有材料的话相同的东西连魔法阵和想像补充都不用就可以制造出来的“复制錬成”,以及把刻划好的魔法阵注入魔力直到魔力耗尽前即便术者离开都能持续自行炼成的“自动錬成”。

房间内满是红色魔力的奔流,及在阿一周围展开的魔法阵所散发出来的红色光辉……被它们包覆的同时,就算在冥想也是瞇着眼睛,双手如指挥家一样挥舞,如玩笑一样生产出的强力神器的姿态,简直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魔法使的样子。并非是在说梦话而是真真切切的单人生产工厂。

在香织她们呆然的时候,从被刻印的魔法阵中开始有神器溢出来了。让雷米亚,搬运出去的动作比量产速度确实还要慢让她的脸颊不禁抽搐了起来。显然,光靠雷米亚和缪那些数量是没办法处里过来的。

不过,那种情况打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了。

所以,阿一,便写入搬运的炼成了。在脑海中描绘出影像投射到眼前的虚空中,于是一边持续做这项工作一边进一步把想像固定住。然后,胸口埋有红宝石的人形把素材之山拨开来后出现了。

足部变成如蜘蛛般的多脚,上半身也有如阿修罗像一样有六只手。而且,相当于蜘蛛下半身之处成了箱型,一看就知道是般运用的格雷姆了。

在做出另一台的地方,阿一开口了。

「雷米亚、缪。这些格雷姆就拜托妳们来操作进行搬运。用传送门送到王国那」

这么说著的时候,阿一,把戒指交给她们了。为了操作格雷姆所需的戒指镶崁著感应石。即使没有魔力的二个人也能使用,被编入具有储存魔力的机能,其他方面还具备能进一步进化的机能。

「这两台格雷姆,是我用精制过的魔石和魔物的素材融合出来的东西,所以有一半算是魔物。因此,用那颗感应石也能强制让它们动作来,而且用语音命令也是可以的。因为只会听从持有戒指之人的命令」

没错,说起来,这台格雷姆是机械和生物融合成的生物兵器,戒指是展现拥有优先命令控制权的东西。话说如此,因为并非明确具有自我意识,所以有好好地给予命令的话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会自行判断该不该行动。以常在RPG出现的僵尸骑士或活体剑当例子或许比较容易想像。 (注:リビングナイト。这边用Living Knight来解释,同音也能翻成Living Night。反正都是跟僵尸有关)

生成魔法和变质魔法的复合技。虽然阿一在变质魔法本身的适性上依旧不高,但以生成魔法为主再赋予变质魔法来做的话就能充分运用了。不如说,因为生物体内含有金属,如果和生成魔法搭配来驱动复合魔法使用的话,还不如让变质魔法来做为次要效果更能使炼成成功率大幅向上提升。根据这个,想出一个王牌来了。 (注:むしろ変成魔法の副次効果により錬成技术は大幅に向上した。原文后面"技术"二字修改为"成功率"会比较容易懂)

封印月的封印石和鞭蝎,基本上都是相同技术所做出来的。不过,那些因术者的关系,变质魔法的比重比较大。制造出来的特殊矿石也能将魔力弹开,但因为一半以上是生物的关系也是阿一炼成难以有效的理由。

阿一好像难以说明一样让缪「呜喵?」地歪著头,像是「爸爸送宠物当礼物了喔」时,雷米亚在稍微思考后作了说明。

总之,不论怎么说听到后都会理解成送了宠物当礼物的缪,非常高兴地抱着阿一,而且,还一副「我会帮爸爸的忙喔!」的模样干劲十足地操纵着生物格雷姆“贝尔酱”。 (注:べるちゃん。这个名称应该是恶搞恶魔奶爸的小贝尔。另外也是日本职棒欧力士野牛队的吉祥物名字)

因为正式的名称是“贝尔芬格”所以成了“贝尔酱”。由缪所命名的。不认为这-->">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