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10 决战前夕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10 决战前夕

在穿越传送门之前,前来迎接阿一他们的是雫。

「终于来了呢。大家都在等你喔。跟我来吧」

仅此一言便快速转过身折返了,传送门的大厅是被设置在广场上往眼前的庸俗的要塞举步前进。

乍看之下就能明白这栋红砖色的要塞是在急忙间建造的,只是,从那规模、构造来看不认为仅是一、二天就能做出能够自豪的完成度。是诈欺般的土术师野村太郎为首加上王都和帝国来的工匠们,以及能力提高好几倍的神代级神器齐聚下所造成的结果吧。

那座要塞,和露营著的几十万战力在王都前的大平原,尽管是在深夜在发光神器辉煌的照耀下,宛如白天一样明亮。往远方的【哈利王国王都】和【神山】看去,被从外部而来的光照射下晒出来的阴影和景象与平时有所不同,事实上让人有股不可思议的感慨。

被那种人工光线照射下正在前面做向导的雫其背影总觉得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八重樫,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不由得让阿一询问了起来,雫也恰好停下脚步,紧接着很有气势的转过身一边很没有礼貌的发出脚步声一边做出妥协并冷不防用力的抓住了阿一的手腕。就那样将阿一的手腕抱在胸部的山谷之间,以所谓“挽着胳膊”的状态一边拉往身体一边紧贴著。

希亚她们对雫反常般的大胆行动感到瞠目结舌。

「喂喂、八重樫。到底怎么了?」

「雫啦。感觉事已至此,请叫我雫好吗。我也会,叫你阿一」

「哈啊?」

对满是困惑的阿一,雫像是疲惫一样叹了口气的同时,把内心话说明了。

「皇帝陛下很郁闷喔。时常找理由想说服我留在他的身边,……另外,不仅主张要一个接一个获得,而且事情做的太完美让人无从抱怨」

多半是,加哈路德多管闲事而感到为难的样子。

「那种情况下可以把我的名字搬出来吧?」

「我说了喔。但是,我、喜、喜欢的是、那锅、阿、阿一」 (私が、す、好きなのは、なぐ、ハ、ハジメだって。这句中的なぐ是咬字不清的口误,其原意是有风平浪静、安详、切断等意思)

「害羞了不是吗。然后? 就算被纠缠的话跟我联络就好了吧」

于是,雫从不高兴的表情变成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因为这种事情不想要麻烦你。再怎么说,阿、阿一是连合军胜利的关键。而且,为了战胜那个艾希特有必要进行各种各样的演练吧?」

「那种事情不用担心吧。要打开门将许多子弹打进去就结束了」

「呵呵,我认为会奏效吧的说法太客气了。就算是一国的首领赏他一发橡胶弹是可以的,吧?因此,作为替代,现在就让我这么撒娇一下。如此一来让在会议室中的皇帝陛下看见也能显示出我的意图了」

「原来如此」

「正因为如此,希亚妳们可以稍微体谅一下吗?」

对雫说话时那稍微辩解般的表情,希亚她们也以不介意的微笑回应了。

顺便一说,蕾西亚和缪不在这个地方二人正率领着恶魔守卫们。缪她们希望如果自己能在要塞内打杂的话就会跟来,但阿一坚决不做让步。然而,世界正陷入危机当中,月姊姊的头等大事却一点都帮不上忙,这让缪的心里面更加低落了,正因如此,阿一将生物格雷姆附加上远端遥控机能了。

就算是在奥斯卡的藏匿处这个安全地带,不仅声音和视觉可以共享,而且也能好好地发送指令。如此一来缪也能够理解。爸爸是非常疼爱女儿的。

路上,士兵们「那是……」这般滴咕著及接受着敬畏之意的眼神同时,雫给了加哈路德压力,而且由那些士兵们的视线所带来的害羞也随着对阿一撒娇的关系解除了,回复到一定程度之后,刚好到达了要塞内部巨大的大厅了。

设置有巨大的桌子,上座是莉莉亚娜和兰德尔、加哈路德,接着是阿尔弗雷克、卡姆则以爱子为中心坐着,爱子则以相当紧张的神色孤零零地端坐着。只由外表看上去会知道她是“豊穣的女神”。

再把视线绕一圈的话,还能再看到许多认识的脸孔。【安卡吉公国】的兰斯与比斯、工会长巴尔斯、伊尔瓦、凯瑟琳、奇装异服服饰店――克利斯贝尔。看到的还有各个国家的军队司令、各代表的亲信们,以及同班同学的代表永山和园部。另外蓝迪尔则是坐在莉莉亚娜的旁边,似乎是面对侧翼强大的阵容,由莉莉亚娜来担任哈利王国的代表。

他们,在阿一进来的时候,都是「终于来啦!」这样的表情,接着,在看到紧紧贴在他身上的雫时让每个人都看傻了。并非是迟到了,让世界的重要人物们等待的问题,而是到底在发什么神经让女人陪侍著……这种感觉吧。

不过,表情从反应中回复过来的只有一旁的亲信们而已,总的来说,这让重要人物中的重要人物,各势力的代表们,都KA-DA一声站起来了! (椅子をガタッ,是从坐在椅子上站起来时椅子与地面磨擦的声音)

「喂喂喂,南云阿一啊。让雫陪侍,是把我当什么了? 啊a?」

「南云先生!?为什么,和雫在调情啊!?」

「不,八重樫小姐?这、这会让老师我怎么想? 我认为你应该和稍微有节制的人交往才对……真让人羡慕……不,根本就是多么寡廉鲜耻喔!」

「你啊,在香织的面前,还把手伸向她的好友! 香织! 果然余没办法对妳死心! 一定要让妳远离那个恶魔!」

「真不愧是,首领! 最爱的女性被带走后,还有从容的态度让新的女人来陪侍! 决战前还一副酒池肉林的气氛很糟糕的吧!?」

由上而下的顺序是加哈路德、莉莉亚娜、爱子、兰德尔、卡姆。卡姆被以重要人物来看待坐在上座是因为猎头兔的名号和所作所为渗入人心的证明吧,但看见他被阿一冷不防地抽枪射击而在地上打滚时,让人觉得一点威严都没有。一旁的希亚用两手摀著脸还要一边忍受那份羞耻。

「雫会这样全都是加哈路德的关系。要抱怨去找那家伙说。还有,加哈路德,变成女汉子或停止对雫多管闲事给你选」

「阿啦阿啦? 小一,要再增加我等的同胞吗? 真是的,给我的礼物向来都没少过! 爱死你了!」

像是魔法少女般轻飘飘的打扮有着种种的含意,健壮的克利斯贝尔一边不要似的扭动着身子一边对着阿一猛送秋波。 (注:イヤンイヤンと身をくねらせ。就是动画里面身体呈现S形扭动的样子)

阿一拼命压抑住想要拔出"多纳"的冲动,同时以眼神告诉加哈路德「这位是你的同伴喔」。加哈路德似乎没了皇帝陛下该有的豪放磊落变成了一副畏缩、垂头丧气的样子了。

赌上人类存亡的决战前夕看上去他们不像是顶尖阵容,会议室中的其他人全都是微妙的表情。如果(看上去像)是从容的态度应该会觉得很高兴和可靠才对,但还是会不安的认为是缺乏紧张感。

阿一就座了。希亚她们也配合著坐在位子上。除了阿一以外能好好坐在准备好的位子上的人,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他们【神域】突入组的重要性吧。

然后,在重振精神后最终会议开始了,装备?兵器的配置与分配、熟练度、大侵攻时的行动方针、指挥系统地确认等,从头到尾大致上应该都有一同认识和确认过了。在阿一忙于生产的期间,打头阵的人似乎都有照着指示在做。原本,应该准备用来对魔人族之战的人族在长年的交互商谈后缔结了同盟,大问题应该都没有了吧。

冒险者与佣兵等战力也在工会长他们的汇整下进行着,恰好可以和军方好好的合作。再说,这好像也还是冒险者们在战争时的义务。

问题在于,加入进来的兽人族那边,不过,他们在他们独自的指挥系统下,如果勉强把他们编进人类那边会是一手坏棋。所以,似乎以埋穴等行动来做游击和支援人类方的行动。

现在,好像变成以同学们和哈瓦利亚为中心把阿一做的神器使用方法和效果进行传达。特殊魔法阵和咏唱并非是谁都可以办到的,所以这类现代兵器有着不受限制特征也就不会有问题出现了吧。现在,要是仔细往远处一听的话会有冷酷的声音和爆炸声正断断续续回响着。

这座要塞姑且是完成了,现在由于战壕的挖掘下最终形成了防护层。要塞则在许多地方设置有机枪座及能取得多样的射线的地方,这意味着在妨碍对手的视野上是能发挥用处的,不过,并没有可以抵抗使徒的分解能力的防卫能力,所以这些东西始终是简易物品而已。使用阿一的新神器将替战场形成最有利的局面。

「关键的地方,总算有个样子出来了啊。这也是“豊穣女神”的恩惠吧?」

阿一,好像有些佩服视线往爱子她们那边来回地看着。若问是当下这句话的情况,其实是可以想到连一半的准备都还没有备妥吧。准备的进展会超过阿一预料,是因为有专心强大的首领在的缘故吧。

在人们的意识中,有明确的危机感和义愤,而且产生出连带感的结果。每个人并非是“被说才去做”,而是想着“自己也去做的话”,才有办法在这各地方迅速的准备起来吧。

「……是啊。某种意义上,再次体会到集团心理的恐怖感了。爱子好可怕」

「妳。莉莉小姐,不是也兴致勃勃地进行煽动了! 让眼睛水汪汪什么的,还把手合起来像祈祷一样,一副充满悲壮感说『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要战斗!』什么的。我,我可是有看到喔!在那些见闻后想要一起战斗的人气势激昂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地在笑吧! 真不愧是公主,好可怕喔!」 (注:んなっ,是新泻县田上町的方言,指"你")

「才,才没有笑。请不要说一些没有的怪事。也许这些可以被阿一先生夸奖什么的,没有想过吗? 真的吗?」

「公主也好女神也好,不管哪个平时就是一搭一唱在耍冷。坐在皇帝的位子上,最重表率」

在公主和女神低水准的争吵的一旁,是看到讨厌的东西却不隐藏这番态度的皇帝陛下。看过去,树海的长老、工会长和沙漠的领主都是同样的表情。只有猎头族的族长,不知做了什么决定让阿一竖起了大拇指。

就在这一来一往下话题大致上结束了,当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安卡吉公国的蓝斯以认真的模样开口了。

「尽管如此,我公国的英雄,终于要成为世界的英雄了吗……果然,那时候的决断并没有错」

然后好像附和一样,让布鲁克町的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小姐凯瑟琳都深深地点着头。

「第一次来我们这里时,就认为会搞出什么大事来。不过,万万没想到却是左右世界的命运什么的……就连我,都意想不到呢」

「是啊。在被福伦(フューレン)大大的闹腾时,还在想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或者认为是和世界的秘密有关联……竟然那是和世界的存亡有关的战斗。哎,胃好痛。害羞到已经连“伊尔瓦支部长的心腹”之类的头衔都不敢用了」

「嗯哼? 人家一开始就知道了-汪。如果是阿一酱的话总有一天会打倒魔王的。而且,总是会赠送女汉子过来,有以备该来之日的意思,人家,非~~常的清楚喔。好的女汉子,是可以察觉到的-嗯哼!」

克利斯贝尔强烈的眨眼就像打柏青哥一样。肯定,那种太过危险的战力估计是不可能扩大的。让阿一面露青筋。但是,从蓝斯开始、到其他的重要人物们,都能看见同情也好、悲怆也好般的颜色在瞳孔寄宿著,如刻意般明显的动作理由是可以察觉到的。

所以,阿一像算不了什么一样地耸了肩膀,用那目中无人般令人怀念的笑容回应了。

「这算不上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自称是神却是个不会读空气的笨蛋,还对我的女人出手。所以,死吧。就只是这样而已。你们,在这种程度的战斗下,能从容的生还下来吧? 如果能把月带回来的话,会再一次去你们的城市玩的喔。这次如果不冒险冒险,就不能悠闲地去观光了」

当然,战争并非像说的那么简单。死斗再死斗如交互重叠一样,历史上罕见的人类总决战。肯定,这场圣战能装饰在神话中的其中一页吧。但是,正因为如此,阿一狂妄般的态度,让齐聚在此的蓝斯他们「啊a,被那么说也是没办法的。能打赢吗?」反过来被激励了。

就在这时,外头突然吵闹起来了。让会议室里的人「哎,侵攻开始了吗」的紧张感全写在了脸上。

往外头那里,有个慌张模样跑进来的士兵用混杂着期待和畏怖的声音大声的报告了。

「从广、广场的转移阵上许多龙在那里出现了!是前来帮忙的龙人族!」

看来,最后值得信赖的伙伴回来了。

阿一的嘴角上扬并立刻站了起来,带着希亚她们走出了会议室。其他人,在听到传说中的龙人族时一瞬间都出现了动摇,同时在面面相觑后跟在阿一的后面追了上去。

「主人哟!您最爱的下仆回来了呐! 来,接受您的疼爱了!」

一瞬间从黑龙的姿态变回人型的提奥,在周围龙化的同族,与其他人都看傻了眼的时候,把这些人晾在一旁往阿一的胸口俯冲过去。

于是,阿一照例,开火了。

咚趴!

带有期待眼神的兴奋喘息提奥决定用鲁〇俯冲,然后,响起了熟悉的声响,她的额头被特制的达姆弹弹飞了。 (ルパ〇ダイブ=ルパンダイブ)

在空中华丽的向后方旋转了三圈后,在阿一眼前提奥的后脑杓重重地撞在地面上。

被在场像是回避害虫般的寂静满足了。每个人都因无法掌握事态而无语中,被击落的提奥以恍惚的表情一颤一颤的拱起身体的同时,就在没有预备动作的情况下直溜地爬起来了。那种恶心的动作,让周遭谨慎之人各个面无表情和不快了。 (那个动作就是僵尸片中常看的动作)

「隔、隔了三天的斥责……哈啊哈啊,啊嗯,忍耐过头的关系更有感觉呐……嗯」

「欢迎回来,提奥。可以赶上比什么都好。以龙化的状态下转移过来的啊。……这展示很棒不是吗?」

「呵呵,不错吧?避居五百年的传说种族呐。反正我想是能提振士气的一项工作。……嗯,能大吃一惊再好不过了」

像是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让对话推进著的阿一和提奥,周遭的人依旧跟不上他们的步调。比起阿一和提奥舌战的主因,倒不如说龙人一族以转移前来更让人最大吃一惊,提奥也因计画成功显得很有自信。

「提奥小姐,欢迎回来。但是,姑且一说,我认为是阿一先生和变态的提奥小姐的关系太过自然所以看起来才有这种微妙的气氛?」

「嗯。我想就算重新来过,阿一君还是那个样子吧」

「某种意义上来说,很有可能阿一是提奥小姐的主人才会有这种感觉? 冲击性的场景却是这么样的自然,最可怕的是自己也习惯了」

实在看不下去? 希亚、香织、雫惊讶的表情中加入了吐槽。阿一和提奥呆然若失了。似乎让种种的时机都错过了。

接着,广场上闪耀的光辉中出现了六匹龙,接下来的瞬间变化成六个人影。全部都是男性。肌肉发达的身姿,同样穿着和提奥一样的酷似和服的服装。不管哪个都是帅哥。但是,发色却是多采多姿和龙化时鳞片的颜色相同。绯色、蓝色、琥珀色、藏青色、灰色、深绿色,很缤纷。

其中有着绯色头发,散发出格外威严感的年迈男性走到阿一他们的面前来了。追在阿一后面过来的莉莉亚娜她们――就连各国的重要人物也都在场。对上他们时完全都没有胆怯的样子确实的反应在脚步上,宛如大树般的“稳重”接近过来,很自然的就让人理解到“他是王”。

莉莉亚娜和加哈路德,阿尔福利克等,各国的领袖对上这位身材魁武的男子时略显畏缩了,不过,阿一靠着自己的威压以应而瞇起的眼睛只是为了要看清楚而已。那种感觉并非是危险的东西一般,而是混杂有深富兴趣和佩服在里面。

「哈利王国的莉莉亚娜?S?B?哈利小姐、海尔瑟帝国的加哈路德?D?海尔瑟先生、费尔毕尔根的长老阿尔福利克?海比斯特先生。初次见面。我,是龙人族之长,阿图尔?克拉鲁斯。承蒙这次的危难,我等龙人族也要参战。村里中仍有同胞通过传送们随时可以招换。我等将负责和使徒的战斗。请多多指教」

(注1:ヘルシャー,Hoelscher。查了一下旧的是翻译为哈尔西尔,这里放上德文供参照)

(注2:アドゥル?クラルス,Abdul?Klarus)

声音绝非很大。倒不如说有种沉稳的感觉,各个角落远远围观注视的士兵们在听到他的话时,响起了「欧喔」的声音。故事中很少登场的传说种族真的生存著,在这危急存亡之秋打算共同作战。早先也因看见过龙化的威容,似乎让士兵们的士气向上提升了。

莉莉亚娜她们异口同声地回礼了,阿图尔则大方的点了点头。与严肃的外表相反气质很稳重,让人感觉是以理智将一切包容进去的包容力。真不愧,是曾经见过月的种族。或许原本说的龙人族就是指他吧。

阿一他们,眼神全都把注入了残念的视线送往提奥身上。提奥一副「嗯?」纳闷著。之后好像明白了。

阿图尔他们,为了讨论在侵攻时的行动方针和莉莉亚娜她们前往会议室去了。因为和【神域】突入组没有关系,所以阿一他们留下了。雫在与提奥会合后交给了神器也有必要对【神域】的行动进行讨论。

但是,在此之前蓝色头发的龙人往阿一的方向走近了。其实,当阿一出现时就以凶狠的目光对了过来,不过好像等到场的阿图尔在寒暄结束后才走过来。是个二十岁前半的美男子。或者说,前来的龙人,全部都是荒唐透顶的帅哥组合。

「……你这家伙。到底,对公主做了什么?」

蓝色的龙人以压抑似的声音笔直的对着阿一瞪了过去并做询问时,阿一罕见的以呆然般的表情把视线注视向莉莉亚娜的方向去。不仅是阿一,所有人的心中“公主”指的是莉莉亚娜。

「在看哪边啊! 你知道我指的是龙人的公主提奥大人吧!」

听到那句话时阿一他们冻住了。如Gi-Gi-Gi噪音声的模样将视线转向了提奥。而提奥本人,感觉就像如家人一般“加上了酱”来称呼时,也有宛如被同班同学知道的青春期男子般难为情的模样,脸颊突然染成了红色移开了视线。(注:ギギギと音が鸣り,指的是金属摩擦的声音。动画中常见僵硬地把头转过去的音效)

阿一嘀咕著。

「公主?」

希亚嘀咕著。

「公主?」

香织嘀咕著。

「公主?」

雫嘀咕著。

「公主?」

于是,所有人齐声嘀咕。

「「「「「不是吧~」」」」」

提奥吼叫了。

「怎、怎样呐! 被称呼做公主不行啊! 姑且,我是族长的孙女呐,被这样称呼不奇怪吧!」

「啊~,嗯,没错。提奥公主。没什么不好。提奥公主」

「对不起,提奥公主。总觉得这种语气很不好,从现在起就称呼妳为提奥公主好吗? 提奥公主」

「喔、嗯? 不奇怪吧? 提奥公主? 嗯,感觉不错吧?提奥公主」

「我、我觉得不错耶。 那种公主的感觉打个比方就是公主吧? 提奥公主」

因羞耻让脸染得通红的提奥一颤一颤的以泪眼再次吼叫了起来。

「停ー! 停下来够了! 总觉得非常羞耻呐!拜托你们用往常的方式来称呼吧! 这种羞耻感心情一点都不好!」

「为什么啊,提奥公主不是很好吗。提奥公主很可爱不是吗。很不错的回响喔提奥公主。应该早点告诉我吧提奥公主。今后也一直是提奥公主」

「哇~够了停下来」

阿一一边靠近摀著脸扭动着身体蹲在地上的提奥,一边在她的耳边连续呼喊著公主。他的表情巧妙的结合了嗜虐心和慈爱,可以说是抖S的表情。果然,提奥(变态)的主人只能是阿一任谁都能理解的,同时阿一的表情转为吃惊了。

看过去,围绕在蓝色龙人的微妙空气转变成了像是杀人鬼般的眼神对着阿一大吼了起来。

「你这家伙啊,这对公主大人是何等的羞辱……果然,是使用了什么奇怪的神器洗脑了吧!」

总觉得,仿佛就像哪里来的勇者(笑)的发言。

「本人,利斯塔斯(リスタス,Listas)。对我主人失礼的话不要太过分了。讲过好几次了,妾身是真心的爱慕著主人。不管做弟弟的怎么说,太过失礼妾身是不会保持沉默的」

「啧,公主大人! 您被骗了! 拜托您醒醒!」

「呜,和你说话的家伙。到底有什么依据可以做那样的事」 (むぅ,是嘟嘴的语气词)

被提奥称呼为利斯塔斯的蓝色龙人,在转向提奥时眼神看起来就像个爱撒娇的孩子一样、就像逐渐因忍耐到极点而断掉的尾巴般,打从心底,这已经是憋在心中所凝聚著的非常壮烈的感情才会让怒吼的声音高张。

「龙人族的公主,不应该是这种变态吧!!!」

「「「「「确实」」」」」

在场的所有人一起点了点头。确实,指谪的非常正确。

「从乡里出去前的公主大人,既聪明性情又敦厚,她的实力也和族长同等或超过。不管是谁对她都怀抱有亲切和敬畏的伟大之人!不管是挂在脸上痛苦到恍惚的表情也好,被骂到扭动身体也好,何况是一边羞耻到蹲在地上一边微妙的高兴到一直笑是绝对不会有的! 自然是认为那边的人类可能做了甚么不好的事情才会这样!」

「「「「「确实」」」」」

再次,在场的所有人一起点头了。确实,指谪的非常正确。

「况、况且,还叫那位人类的少年,主、主人什、什什什、什么的! 是不可能的!」

当提奥还在龙人族与世隔绝的乡里时,想必和抱怨不同在身为族长的孙女时大概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吧。随处显露出来的聪明和深思熟虑,而且那种如果是为了同伴的话奋不顾身的丰富的感情和胆识,充分地把提奥的魅力传达给阿一他们,但在如今这样人不在了却成了一个变态。

对不知道那举止以外的他们来看,变态化的提奥,简直是看到其他人一样吧。恐怕,回到老家的时候,在展现纪录影像说明阿一他们的事情过程中,把她的变态性充分的显现在同族们的面前了。

回来时原本是人见人爱的公主成了变态……在他们的心中体会很深。

但是,即使如此利斯克斯的愤怒感觉也稍微做得太过火了。除了他以外的龙人,并没有对阿一送以不友善的眼神。倒不如说,这位人类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被提奥挑选上,这才是感兴趣的地方。

利斯塔斯越说越起劲精神也跟着亢奋起来时,在那个地方有个稳重的声音回应了。

「利斯塔斯,适可而止吧」

「族、族长……但是!」

阿图尔劝戒利斯塔斯,但利斯塔斯一脸没有理解过来的表情。那样的利斯塔斯,阿图尔稍有感到了兴趣瞇起了眼睛开口说话了。

「这是提奥选择的。如果,真的被洗脑的话,我不可能没注意到。提奥是打从心底爱慕他的喔。不过,连我都被提奥的变化吓坏了……」

「但是!」

「但是,她的变化,只要提奥自己认为幸福的话我不会在意。那个孩子能在与世隔绝的乡里生活就满足了。要信守龙人的矜持和自身立场……持续抱着阴暗沉重的东西会受不了的,心灵肯定会干枯的。就算半强迫去迁就这次的任务,在无意识下也会追求“什么”吧。提奥,已经发现那个是“什么”了。所以,才会高兴地笑着。这样还不够吗?」

「那,那是……」

「爷爷……」

利斯塔斯语塞了。然而,提奥也再次对着阿图尔绽放出充满慈爱的眼神。

「而且啊,利斯塔斯。堂堂龙人族之人,把嫉妒隐藏在原则中还去迁怒他人是不值得赞扬的吧?」

「什,什么」

「在动摇什么。遵照提奥的话是不会在意伴侣是比自己弱的人,而你每天都在锻炼自己乡里内的人都是知道的。会认为持续向提奥的未婚夫候补们挑战分个胜负这件事情不会被知道吗?」

显露出不安的利斯塔斯,让阿图尔的表情稍微有些惊讶了。将视线看向在阿一旁边的提奥的话,提奥以为难的表情来回看着。看样子,提奥也是知道的。而且用小声地说,「连未婚夫候补都要掌握住呐」,来回用她的目光看着其他的龙人们。

他们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稍微凑近一点看他们的表情是一边瞇着眼睛看着阿一和提奥一边讲著悄悄话。利斯塔斯的眼神再次向上吊起。哎呀,在故乡的提奥好像是真的非常受欢迎的女性。不过,在看到变态的样貌时,好像也没有立刻就幻灭还继续被爱慕著。

阿图尔得到莉莉亚娜她们「稍微给点时间」的同意后,把目光转向了阿一。

「初次见面,南云阿一君。提奥有提过你的事情。也看到了在魔王城内战斗的过程。屠神真是精采。我等就算全部一起上也敌不过吧」

「初次见面,阿图尔先生。是我的关系让您的孙女打开了变态之门。在决战前,有至少会被痛殴一次的觉悟喔」

周围一片吵杂。主要的原因是阿一使用了敬语。到处都可以听到「谁来施展一下回复魔法!」啦「魔王疯了!」啦「人类的王牌在这种地方……世界已经完了!」啦。

同时阿一的身体被光包覆住了。是香织的回复魔法。希亚架起了华尼多琉根。感觉像是在说揍一下就能治好了吧。雫用手摀住脸。仿佛看到了像似无法挽回的悲剧。

然而,旁边的提奥被吓到了。

阿一的脸颊上浮起了大大的青筋。

「哼。和从影像与听到的传闻有些不同啊……周遭的反应好像跟你平常说话的样子不同啊」

「嘛,多少因为是提奥的亲人。龙人族族长的话这样子对谈话比较有好处,如果是提奥的祖父,用字遣词多少会改一下」

「喔(Hou)! 因为是提奥的祖父,吗。哼哼,怪不得,原来如此」 (ふふっ、なるほど、なるほど。后两句语意上哪个在前在后都可以。当然两句都翻成原来如此也是可以)

阿图尔对阿一的言词原本有些高兴的表情崩坏了。一瞬间,至今以来所维持的威严雾散了,变成好爷爷的氛围。连提奥都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听过阿一异常态度的理由,不由得就像吃到甜食时呆然般的表情。 (ほわっ 是(?Д?)的表情)

「真是难得啊。让我称呼你阿一君吧。阿一君,我是不打算揍你的喔。刚才也说了,提奥的笑容如果是真心的话我是无所谓。不如说,能接受这个为了自己的信念贯彻单身五百年的顽固者而感到高兴喔」 (注:前面称呼阿一是用"君",这边是用"くん",读-->">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