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14 虽然伸出手却够不着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14 虽然伸出手却够不着

「不会放水的喔。没关系,之后,一定会让你们复活的」

说那句话的时候,光辉挥舞的圣剑过来了。那一瞬间,光系最上级攻撃魔法“神威”本身所创造出来的光之龙――神威的吐息从光龙口中喷泄而出了。

大气如被烤焦依样描绘出纯白色螺旋状往雫她们急速迫近过来。

看到那东西的时候,铃挥舞著铁扇发动了有如散开般能源一样的圣绝。

但是,好像早就预料到一样,惠里的魔法早先一步发动了。

「哈“落识”!」

「――啧」

闇系魔法“落识”――可以把零点几秒之内的记忆暂时封住的魔法。虽然只是眨眼般的记忆,但即使如此如果在战斗中被使用的话是一种会产生致命空隙极为麻烦的技能。虽然在高等魔法中是很难使用的魔法,但惠里使用起来好像没有难度。

「切」

展开障壁失败的铃她们在死之光迫近过来之前,龙太郎灵敏地把铃吹走,一边和雫一同从那个地方躲开了。

紧接着,神威的咆啸仅仅只差一瞬间贯入到之前雫她们先前还在的位子,贯通了废弃大楼的地板使得整栋建筑物产生了激烈的震动。

逃到空中的雫她们,装作若无其事一样全方位往尸兽兵扑了过去。

「切碎吧,――“爪闪”!」

雫,不断地左右来回挥舞著大剑一边朝尸兽兵发动“风爪”一边拔出黑刀。挥出一刀,一击就能刻画出三条剑线,但是,只能砍断尸兽兵的手臂,却到不了它的身体。

雫打算靠施展出来的一击让它们断成两截,对此瞇起了双眼。从那双眼睛里映照出尸兽兵身上正缠绕着红黑色的魔力。

「“金刚”」

就像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样,就算失去了单手尸兽兵也会以另一手拿着断臂挥舞来做攻击,雫用“空力”在半空中一踢往后翻一圈时小声地嘀咕了。

那附近,有飞来了无数的风之刃自身以“金刚”来承受的龙太郎,以及以光之花瓣来避开赤热化的枪的铃。

看起来,尸兽兵除了有属性系攻击的固有能力外,似乎收集了能使用防御系和回复系的人。确实是很丰富的变种。说不定这样子是,沉迷于过去的融合变异体所具有的姿态,才会制造出能够吸收魔法的尸兽兵。

当雫对尸兽兵的能力产生警戒时,突然,全身一阵恶寒。本能全力敲响警钟。雫,立刻发动了“无拍子”配合“空力”,以全力急忙从那个地方躲开。

那一瞬间,雫离开后的空间有着无数的光刃通过了。光刃,就这么一直飞把在距离不远处一栋废弃大楼一半的地方给砍个粉碎,失去支撑的废弃大楼和轰鸣声一起崩塌掉了。

并且,雫遵照响个不停地警钟在空中头也不看地扭著身子往背后拔刀了。在刀鞘内因瞬间拔刀而被加速的黑刀,发出了硬质般鏮!的金属碰撞声及手感。

在背后的人,是用圣剑抵挡住黑刀的光辉。

「不愧是,雫。好强啊」

「是你变弱了喔。丢了八重樫流之名的脸」

「……真可怜。分不清楚实力的差距啊。不过,没关系。我会保护雫的!」

光辉要借由背后背负著的光龙之助才能正常的在天空飞翔,却能在空中一边进行着白刃战一边对着雫微笑。但是,反过来却以辛辣的言语表情扭曲嘀咕着意料外的言词。

同时,在光辉背后的睥睨著雫的光龙,咔的一声将它的下颚打开了。然后,零时差的神威在极近的距离以雫为目标喷吐而出了。

「切,“焦波”!“引天”!」

雫,用刀鞘敲打着光辉。而且因产生出来的冲击波强制性地把二人拉了开来,雫才得以避开射线。但是,有如极粗雷射般的神威吐息想要完全避开是不可能的。

所以,几乎在同时发动了黑刀上的能力“引天”,让神威的吐息被吸引到刀身上。在刀身和吐息接触的瞬间,扭着手腕和身体利用压力将冲击往后方推送过去。

八重樫流刀术之一――“木叶飞舞”。把对手的攻击,利用刀身的滑动来做逆来顺受的技艺。这次,把目标吸引过来的能力是利用了刀身上的“引天”所衍生的应用技。虽然是第一次认真地做了尝试,但却是非常的成功。(注:木叶舞い,可以翻成落叶飞舞。这边采用原文的设定来描述)

听见在背后又有一栋,建筑物因神威而崩坏的声音,雫以吃惊般的眼神看着光辉。

「我会保护你的。从以前开始,你就曾对我这么说过,但是,说真的,连一次都没有被你保护过。就连现在,都还是一边说著会好好保护你一边发出攻击不是吗?」

「是吗……南云那家伙,连记忆都窜改了啊。雫记不得了吧,我一直都待在雫的身边,守护妳。话虽如此,我想就算告诉现在的雫也没什么用吧」

「那,全部都是我要说的台词喔。如果能在那张骄傲的脸上添上大大的伤痕的话,应该会稍微好一些吧」

一股厌恶感让雫的额头浮起了青筋。那时有尸兽兵绕到雫的背后去了。发现,在背上全都长著红黑色的翅膀,似乎进行空中战也没问题的样子。

而且,当光辉把圣剑一挥时,背后的光龙分散成无数的光芒,形成了更小号的光龙。那些数量约有三十只。

「雫,马上就会结束了喔。果然,不可能熟瘦得住这种数量的同时攻击吧? 虽然会很痛,不过我会好好照顾妳的。安心睡吧」

当光辉单方面如此告知时,却把圣剑的剑尖对着雫。紧接着,三十只的小光龙和尸兽兵从各个方向往雫袭击了。无处可逃,连龙太郎都在尸兽兵及光龙的吐息下都靠近不了。

虽然,铃立刻有了行动,但却被来自雫本身的“念话”阻止了。

『雫吗』

『我没事喔,铃。这种程度,交给我就行了!』

铃收到那些话后不久,雫整个人就被光芒吞没了。

看到那样子的光辉沉痛地摇头了。然后,为了救大家即使弄脏了这双手、会被怨恨都在所不惜! 话虽如此,还是做出了仿佛像是以悲剧英雄自居一样的坚决表情,决定了下个目标就是龙太郎而将目光看了过去。

那一瞬间,

「不好意思,我不想被他以外的男人看到睡相。――“闪华”」

「啧,呜啊!?」

光辉的胸口被笔直的砍到后血沫因而飞散开来了。多亏难以攻陷的神圣铠甲的福才没有造成致命伤,但即使如此还是造成非常重的伤害。

当雫发出冷静的声音时,让光辉一边对被砍出一大道的伤痕出来感到讶异一边压着胸口往后退了。然后,还发现到。

「什,刀,在飞?」 (注:原句是か、刀が、飞んでる。第一个か是刀かたな的第一个字,因为拼音问题把第一个字改成状声词处理)

不由得让光辉嘀咕了起来。

就如那句话所言,在光辉面前的是雫的黑刀和一模一样的漆黑之刃,整把刀就这么浮在半空中刀尖对着光辉。

再怎么看,雫是无法给予赤手空拳的尸兽兵和小光龙致命伤的吧……光辉以险峻的目光越过了成群的球状物看向了雫。

于是,一直不留空隙围着雫的尸兽兵和小光龙的身体就这么往一侧滑了下去崩坏了让这种冲击性的景象映入眼帘。

然后,破破烂烂往地面落下后从消散开来的雾中及敌人的间隙现身的是……

像是结界一样在四周展开来的无数黑刀,以及把全部攻击都承受下来的雫。

「斩断吧――“全刃?闪华”!」

雫再次呐喊了起来。

刹那间,当黑刀的结界闪耀着藏青色的光芒时,却没想到当下会把所有的尸兽兵和小光龙给一刀两断。尸兽兵往地面落去,小光龙则如雾般消散,雫则用手拿着黑刀笔直地对着光辉。

接着,四周白刃状的黑刀全都以雫为中心剑尖朝下整齐的排列著。那些数量有二十把。

凛然的挺起腰板站在半空中,率领漆黑的剑群的姿态,有如图画书里面的英雄一样。绑着马尾的美丽黑发随风飘着,寄宿著坚韧意志的眼神就像会射出光芒一样。

好漂亮……光辉,不知不觉在心里面嘀咕著。虽然不合时宜,也不会被夺走心神却因雫的身姿有如战乙女一样不禁为此吞了一口口水。

「――“显现意志的刀群”。这些黑都全都有注入我的灵魂。一直逃避在做好梦的光辉,承受得住吗?」 (注:显现意志的刀群,上面的小字是リビングソードズ/Living Swords。直译是活体剑)

「西,雫……」 (注:し、雫……。し同样是雫しずく的第一个字的读音)

沉静的声音,仿佛陷入了就像是经过物理性的冲击所带来的敲打般的错觉,不知不觉让光辉发不出声音来。现在的雫本身所具有的魔力和身体水平都散发出的无法衡量的气魄。

「……对仆的光辉君……敢用那么自大的态度。果然,就是看雫很不顺眼!」

惠里的表情难看而扭曲朝雫射出了魔法。好像敏锐的查觉到光辉因雫而着迷了。不管是洗脑,还是心被囚禁都不允许他去看自己以外的人。让憎恶和嫉妒爆发开来了,打算派尸兽兵和骚扰用的精神魔法一起往雫攻去。

但是,那样的惠里眼中,映照出有如妨碍一样无数飘荡开来的影子。

吃惊的同时让惠里四处张望了。然后傻住了。

「什,什么? 这些蝴蝶?」

嘀咕著的话语非常正确。不知不觉间非常多数量的蝶群在战场上飞来飞去。

那些蝴蝶的产生源头,是铃的双铁扇散布开来的。铁扇握把附近镶有宝珠蝴蝶是从那个地方纷纷被召唤出来的。一边是和在四周围展开的光之花瓣一起描绘出螺旋,另一边则在漆黑的羽毛纹上了红色图案的黑纹蝶被吹上天空的景象,是平时的铃所没有的妖艳和神秘性交织在一起而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感。

「有忍住最初的攻击嘛,恵里? 现在轮到我了。 请别再无视铃了喔」

「啊哈哈,铃妳在说什么啊――」

战场上满是光之花瓣和黑纹蝶,把惠里的话遮蔽掉了,铃腰间还挂著另一个召唤用的神器――对另一颗魔宝珠发出了呐喊。

「稻叶先生! 麻烦你了!」

「Kiyu-Kiyu!」

那一瞬间,在铃的眼前飞出了红色和白色的兔子只留下残像后就消失了,刹那间,却出现在惠里的背后。

那快到不得了的速度让惠里都反应不过来。勉强地,应用了制造出使徒的技术来强化自身的肉体规格后才有办法捕捉到身影而已。

因此,刚瞪大双眼后才不久,

「呜!?」

在吃到踢兔“因幡”的强力踢击(原文是豪脚)后呈现ㄑ字型旋转猛烈地撞进废弃大楼里。就那样贯过了直线距离一百米线上的废弃大楼被整个轰飞了。承受攻击前的边缘,因为缠绕上和使徒同样的魔力来强化身体,所以才免于一死。

(注1:蹴りウサギ,正确要翻成会使用踢击的兔子)

(注2:吹き飞ばされた,这个名词比较广义,可以从打飞一直到消灭都能用。基本款的吹き飞ば可以参考一拳超人动画版第5话-B段杰诺斯VS琦玉)

「恵里! 可恶,铃妳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好朋友!」

「所以呀,我才会说让她们永眠不醒比较好!」

光辉,在看见惠里被轰飞时发出了呐喊。而且,还指谪起一旁产生的冲击而激动到无法言语的铃。

因到达极限而发出嘎嘎的声音,是用圣剑顶住龙太郎拳头的光辉。在极近的距离下有如相互对抗般彼此互瞪。

当光辉,把视线从龙太郎身上移开往惠里被轰飞的方向一撇时,同时对龙太郎放出了光龙的尾巴和爪子。

龙太郎理解到攻击过来的是光龙的尾巴和爪子时,已经躲不掉了。取而代之的,发动了到手的神代魔法。

「来吧,钢鬼! “天魔转变”!」

紧接着,龙太郎身体所发出的淡绿色魔力起了变化。全身的肌肉发出了Beki-Beki的声音把上衣撕成破破烂烂并肥大化了。从原本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轻松的越过二米,眼神向上吊起,犬齿长到裸露在外。

急遽变化的龙太郎让眼前的光辉处在瞠目结舌时,还不忘挥舞的光之尾对着龙太郎的背部,用爪子对肩膀进行强攻。

但是,光龙的直接攻并没有让龙太郎染血,Gakin!响起了这种肉身所不可能会发出的声音把那攻击抵挡下来了。

「什么,那个龙太郎」

「呜喔喔! 喂,没用啊! 不过,挡得住吗? 这次换我了!“焦波”!!」

「切――」

就连,正面承受光龙那神威的化身的攻击时似乎没有造成伤害,但即使如此也并非没有造成伤痕,就如字面那样鬼一般的相貌发出无畏般笑容的龙太郎用拳头上的护手作正面冲突时放出了巨大的冲击波。

然而,那并非是魔力被转换形成的冲击,只是单纯以肥了二圈的肌肉一样的手臂加上单纯的臂力所制造出来的猛烈一击强大的威力把光辉打飞了。

因被打飞而发不出声音来,光辉和刚才的惠里一样撞进与她相反方向的废弃大楼里。

尸兽兵对着没有放松警戒的龙太郎打出拳头,但却被高速飞过来的黑刀驱散了。雫来到化成鬼的龙太郎旁边,大略地看了一下龙太郎后开口说话了。

「用起来很上手呢。非常有魄力」

「嘿嘿,嘛,也有托南云他那外挂般的能力的福。每个人,都能简单上手呢」

龙太郎并没有疏忽大意一边瞪着光辉所撞进去的废弃大楼,一边以和外表相反的语调谦虚地说著话。

变质魔法“天魔转变”――以魔石为媒介让自身的肉体产生变质,使用了原先魔石内所具有的魔物特性已变质魔法让其寄宿在身体内是稍微有些特异的魔法。

龙太郎本身就有变质魔法的适性了,不过,却不擅长魔法的施展(因为基本上他头脑是肌肉作的,除了踢、打外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无法在短时间内征服柰落的魔物。 (注:日文中的脑筋,有形容一个人头脑简单的意义。或者行动跑在思考之前)

于是,做了种种考量的龙太郎,从提奥的“龙化”得到启发,这是由他装满肌肉的大脑所能得到的结论。

也就是说,“征服不了的话,变成和自己能征服的一样就好了吧?”。从小开始就学习空手道所以熟知自己的肉体情况,马上就做了尝试。

结果,这种名叫天魔转变的变质魔法确实很适合龙太郎,即使在原本的变质魔法中也算是超高等魔法的类别,他却能轻松的成功施展出来。

当然,因为没有修练的时间所以能够变化的时间非常的短,效果也不一定当解开变化后会有强烈的反作用力是王牌中的王牌非不得已不会使用的技能,但那些缺点全被阿一解决了。

那个外挂――把钙这种对人体无害的矿物赋予变质魔法和赋予魔法,将它炼成粉末状的东西混合后成为具有特殊效果的固体食物。用这东西可以让他变质并变化成最适合的状态,顺带近似于“限界突破”效果的强化,如此一来让沉重的负担也能承受了。

这个外挂,如果一次服用的话效果可以持续半天以上,服用后也不会产生后遗症是阿一得意的料理,已经让【神域】突入组的所有人服用过了。因此,雫的脑部处理能力才有办法提升,服用的同时可以施展出一次挥出二十刀的绝技,也是托这个一次性食用型神器的福。

顺便一提,命名为卡路〇好伙伴。Mate的意思有着相信“朋友”……这样残酷的名称。(注:正确是カロリーメイト,大冢制药出产的营养补充的固体食物)

当雫和龙太郎一边相互斗嘴一边环伺四周围的尸兽兵时,突然“念话”传来了。

『雫、龙太郎君。我这么和妳们二个人分开吧。恵里就交给铃。光辉君就拜托妳们二个人了』

『铃……没问题吧?』

『嗯。我有很多话想要说,有问题想要去听,因此,才要把那个笨蛋打飞喔』

『呵,那好吧。……千万别死掉了喔』

『你才是啦』

在远处,坐在铃头上的因幡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快速回过身折返回去一边处理尸兽兵的袭击一边追赶被轰飞的惠里。

不久,

咚嗡嗡嗡嗡嗡!!

随着响起的轰鸣声雫和龙太郎眼前的废弃大楼倒塌了――不对,像是从内部爆炸一样弹飞去出了。那个地方闪耀着如恒星一样的灿烂光辉,是光辉及所率领光龙和无数的小光龙。

光辉沉默不语面无表情。就那么静默无声把圣剑的剑尖对准了雫和龙太郎。

「龙太郎!」

「我在!」

不愧是,一职战斗至今的战友。用心神领会般的呼吸散开来用就像商量好般的夹击的姿势攻了过去。随后神威的咆啸穿过了。

光是余波就有着可怕的冲击不停地敲打身体,雫和龙太郎,一边意识到小光龙和周围成群的尸兽兵冲了过来一边闯进有着大笨蛋的青梅竹马的所在地。

在废弃大楼所形成的山谷内,光之花瓣和黑纹蝶,在因幡的率领下前进著。

惠里被吹飞的路线在已经感受不到她的气息在哪边,被拥有敏锐感觉兔耳的因幡如此告知了。

一瞬间,铃在想是否要去支援光辉那边,但自己的直觉认为总不能就这么把惠里放著不管而低语着。

所以,不掉以轻心地在被废弃大楼所包围的废弃都市的空中移动着……尸兽兵的身影也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从四周围消失了,能听见除了远处雫她们所传来的战斗声音外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所包围的异样空间里,铃不知不觉留下了紧张的汗滴。

「Kiyuu,Kiyu」

「因幡小姐……谢谢妳。我有点紧张过头了呢」

从因幡那里,以前脚像是在说「铃小姐,紧张过头囉。有咱在就算泰山崩于眼前也不用担心」一样拍著铃的脸颊,也因这么做的关系让铃的肩膀稍微放松了。坐在头上毛茸茸的因幡,就像在说「那就好」一样,抱着胳膊点着头。

滑稽的动作更让铃的脸颊放松了下来。

那一瞬间,在铃头上的因幡上下颠倒了。随即,用倒立的姿势一边摩擦著铃的头发一边旋转,对着背后放出了强烈的一踢。

Zugan!响起了这样的冲击声,因幡所顶住的是一把灰色的剑。

「……真的,那只恶心的兔子让人感到郁闷」

「恵里」

是的,从铃的背后突然挥着剑刺过来的正是惠里本人。铃转过身回头一看,和惠里那冰冷又无机质的眼神对上了。

挥舞的剑被因幡以脚上装备着阿一特制的神器做成的腿甲制住了,但那道攻击正是对准铃的头而来的直击。从腿甲和剑因力量交锋所发出嘎吱嘎吱声来看,明显可知是以突袭的方式而且还对铃放出了杀气。

因幡更把身体扭动了。在铃的头顶上做出有如霹雳舞一样的旋转,用朝天的双脚放出了冲击波。固有魔法“天歩”的衍生技“旋破”――有着能以脚踢来施放冲击波的能力。

恵里以背上那随风飞舞的灰色翅膀在空中一边翻转,一边闪避著冲击波。

「用变成魔法来使魔物进化,听说这么做会很花时间。那只魔物,有点异常了不是吗?」

恵里一边瞇着眼睛一边非常不高兴地询问著。

「嗯,因幡非常特别。大部分的能力都很普通」

「那是什么,有股犯规般的臭味耶~。但是,敌的过数量的暴力吗?毕竟,不认为那种等级的魔物就那几只而已! ――“邪缠”!」

恵里让暗黒球出现在因幡的眼前。并且,立刻动了起来使得因幡的动作一瞬间受到阻碍了。

配合那个时点惠里放出灰色的砲击。那是被赋予了分解能力的凶恶砲击。然后,像是要堵住退路一样潜藏在废弃大楼内的尸兽兵一起跑出来了。

「拜托,大家了! ――“圣绝?界”!」

在铃的号令下从魔们从挂在腰上的魔宝珠内飞出。两只身长十米的蜈蚣、十只红黑色条纹身长一米的蜜蜂、四只拥有六把镰刀的螳螂、一只有着四双红黑色眼睛身长四米的蜘蛛。是铃骄傲(?)的昆虫军团。

往眼前迫近而来的灰色闪光被五十张层层叠叠的圣绝挡住而且圣绝在前端被一边抵御分解一补充的同时,还一边以铁扇操纵著光之花瓣――“圣绝?樱花”一边让从魔们进行掩护。

挥舞著炽热化的长枪尸兽兵则是遭到飞弹蜂针如弹幕般迎击了。以十只一起进行一秒五发进行连射,让一旁中弹的地方绽放著爆炎的花朵。

被吹飞的尸兽兵,被攀附在废弃大楼墙上的钢线蜘蛛布满在大楼之间的钢丝之网给切得七零八落挂在上头。

然后,就算尸兽兵钻过了飞弹针的弹幕迫近过来对上风刃螳螂时,还是会被六把镰刀所陆续放出的风刃给砍碎。

带有固有防御魔法的尸兽兵一边用大盾来防御一边突进,从它们的影子里跑出持有“魔冲波”能力的大剑使,像盘踞一样在铃的背后守护的硫酸蜈蚣则把牠的身体挥下了。

红黑色的波纹扩散开来的同时产生出非常可怕的冲击波。承受住大剑的溶解蜈蚣则轻易地四散开来。 (注:上一段是硫酸ムカデ,这一段变成溶解ムカデ...)

会使用大剑和冲击的尸兽兵,试图从飞散开来的蜈蚣间隙穿越朝铃逼近而来。但,那一瞬间,从全方位————准确来说是,周围飞散开来的蜈蚣碎片从一节一节的身体内喷射出怒涛般的溶解液。

完全的突袭,有如遭受暴风雨一样全身被溶解液淋湿了使用大剑和冲击的尸兽兵冒出了盛大的白烟瞬间从人的型态变成了人体模型,再转变成骷髅,最后连尘埃都不剩地溶化消失了。

身为主人的铃让我方从魔的溶解蜈蚣一节节的身体分裂成十等分而非组合在一起的样子,这样的蜈蚣仿佛就像感应兵器一样可以进行溶解液的喷射。

从废弃大楼的阴影处涌出了更多的援军。但是,飞出来的那一瞬间,从波浪般的地面和墙壁上飞出了身长一米左右颚门发达会发出嘎吱嘎吱声的泥土蚂蚁,把尸兽兵咬碎后便往土里或墙壁拉了近进去。

会爆炸的飞弹和以骇人般锋利自豪的风刃弹幕,并将溶解液的豪雨从那些攻击的间隙穿过去准确地朝敌人倾泻而下,蜘蛛巢也慢慢地编织死线并缩小包围,敌人若靠近的瞬间,就会被土里的蚂蚁群展开奇袭。

连具有人类的熟练度和技术、魔物的坚韧和配上固有魔法并超人化的尸兽兵都有如玩笑一般不断地被虐杀着。

「等,不是在开微笑吧!? 那些魔物是什么啊! 很少有办法能不受控制进化到那般程度!」

惠里不由得提高骂声了。连灰色的砲击也无法突破铃的防守,自己明明得到了强大的力量才对!让焦躁越来越严重。

而且,一边维持砲击一边利用灰色的羽毛,对铃的从魔们和铃发动闇系魔法“落识”。

这时候,

「啾!」

「诶!?」

白色的兔子出现了。牠的深红的瞳孔,好像在说「竟敢对我这么做啊! 看我的打桩螺旋!」一样险恶地瞇上了眼睛。用非常快的速度产生出残像唦唦唦地和因幡重叠的同时,对着惠里放出了豪脚。

惠里立刻用灰色的翅膀进行防御,但却承受不住惊人的破坏力而被打飞了。

「啾呜呜呜呜!!」

「这就是,野兽型态的情况」

因幡挑起追击了。飘动的兔耳,从空中进行踢击,无拘无束地施展着如洗练般的怒涛踢击。上中下,高速的三段踢有如闪光般袭来,用侧空翻充分配合回旋后所产生的离心力不断炸裂著连续的回旋踢。

啪兹! 和这种干巴巴的声音一起因幡的踢出的脚为中心与空气之壁产生了冲击。并非是靠能力引发的,而是脚踢的速度轻易地就超过音速的关系。 (注:空気の壁,即是所谓的风阻)

那暴风般的踢击让惠里只能以剑技和使徒的能力勉强地抵挡着。没错,惠里以卓越的剑技进行直击才有办法辛苦地避开来。因那种情况而显露出惊愕的目光和在前方的铃对上时,从惠里的全身喷发出分解的魔力了。

不想硬吃,因幡便一边在空中使出踢击一边回到铃的身旁。

「那是什么啊? 为什么仆会被压制啊? 都让身体变质成使徒的规格了,能力也到手,连尸兽兵都聚集了,明明让王国的最强剑士进行凭依,为什么还会这样? 为什么,仆要去做被逼入困境的角色啊? 对方不是怪物吧? 尽管如此,是为什么? 喂,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因幡的凌厉攻势让惠里的表情丑陋而扭曲,一边歇斯底里地反复说著「为什么?」,一边用单手就像要整个扯下来一样揪著头发。那种姿态,就像无法称心如意的现实下爱撒娇的孩子稍微会做出来的举动,似乎缠绕太多疯狂的状态。

和那么疯狂般不断呐喊著「为什么?」惠里,铃用像是风平浪静的水面般的眼神和声音对着她说了。

「我决定了喔。铃,要和惠里好好谈一谈」

「蛤?」

因铃的话,让惠里的话停了下来并露出了呆然的声音。那表情,好像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样糊涂了。

「铃认为恵里不是铃的对手了呢。为了不被无视。有努力经过锻炼喔。嘛,南云君虽然感觉很无情却还是有铃喔」

「……嘿耶。然后呢?是来痛骂人的吗? 这次要把仆打到趴在地上,一边嘲笑一边骂人啊? 铃呀,为了那么做才努力的吧? 感觉非常扭曲耶~。好哟? 喜欢的话可以来骂看看啊? 我在听喔?」

惠里对铃的内心进行猜测,一脸嘲笑的表情。这种为了复仇的卑鄙行为,感觉似乎是要观察铃的内心来取回从容吧。

但是,面对那样的惠里,铃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动摇。笔直地注视著惠里,还平静地说起话来。

「痛骂? 嘲笑? 哪可能。不会那么做的喔。因为……铃也一样利用了惠里」

「……什么意思?」

惠里瞇起一只眼睛感到了疑问。看样子好像对铃的话感兴趣了。连尸兽兵,现在都只是把铃包围起来而已并没有袭击的意思。

「就像恵里说的那样,铃生活方式――是平时那嘿嘿般的傻笑、广而浅的人际关系、不会讨厌任何人喔。因为我讨厌孤单一个人。无法忍受寂寞。总想待在有朋友的地方」 (注:一人は嫌だったから。いつだって人の轮の中にいたかったから。这两句语意做修改、调整,这两句在日文比较要靠想像意会)

「算了,铃总是那样呢」

「嗯。因为-->">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