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20 人类的挣扎 前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20 人类的挣扎 前篇

时间稍为倒回。

当所有的魔物的双眼为之一变成了红黑色侵蚀了地上的世界。随那番异相而来的,是出现在天空中如同深渊般的空间裂痕。

深黑色的瘴气从那道空间裂缝中肆溢出来――是通往【神域】的门扉在阿一他们顺利地冲进去后,聚集在那个地方的神之使徒们各个面无表情地折返了。

从遥远的高度俯瞰而下映入无机质的双眼内,所显示出来的是违逆神的旨意和傲慢的人类。

「「「「「神之裁决」」」」」

异口同声下所嘀咕著的词句。

地上的人如果听到的话,肯定会「并没有丝毫要被制裁的理由!」这么大声地反驳吧。

但是,那样的反驳也听不进去的神之人偶们,用双大剑横扫一下后,全体开始拍动着银翼下降了。只靠银翼来修正轨道,然后相当多数量的使徒们几乎任其自由落体朝联合军迫近而去,就像是拖着银色尾巴的流星群。

考量到其规格的话,在这个没有阿一这些外挂角色在的战场上是不存在能够抵挡她们的人。即使,为了掩护阿一她们的突入所拿着的许多能放出闪光如神器一样的东西,也还是没有把“人类”当成敌人来看的道理。 (注:闪光を放つアーティファクト,这一行上面有小字アンチ?マテリアルライフル/anti-material rifle。中文是反物质来福枪)

因此,使徒们从现在起也不用正经地进行战斗,正确来说,只是在蹂躏做斩除杂草的作业而已。

……正当她们这么认为的时候。

视野全部被弹幕给掩没了。

「射击!! 一切的顾忌和宽恕都不用! 竭尽全力进行射击!!」

被扩音出去的号令传遍了整个联合军,同时毫无间断的弹幕被所有联合军的士兵发射出去了。

士兵一个人一把来福枪对着上空扣下板机,每扣下一次会由被赋予了“缠雷”的内部矿石进行电磁加速把全金属外壳的子弹发射出去。

随着所有联合军的士兵所配备的来福枪一齐射击的关系,每一次都会有约数十万的闪光在贯穿着天空。

还有,被预先设置在要塞和战壕内的大型荷电粒子砲 (ガトリングレールガン/Gatling_Railgun)齐射下闪光将天空掩没了。共有数千发。有如每分钟有一万二千发的怪物同时在吼叫一样。

还不只这样。

这里还备有大型的奥勒冈一千台,更将内部设有几百枚导弹几乎同时间解放掉。橘色的火线整齐地往上飞那是最壮观的场面。

对关于武器了解比较快的人会优先让他担任射手,用最大的限度进行过练习,并没有花费到什么时间去学习现在科学的产物和异世界那幻想般的混合武器在看见其淫威后更感兴奋了。武器还拥有“不受个人资质左右”的特性这项优点才能毫无遗憾地尽情发挥。

一瞬间,将天空掩没的闪光和导弹群,把落下来的骄傲使徒吞噬了。

已经可以用壁垒称之的超电磁砲群毫不留情地打穿了她们,其身体不断地被打出个风穴来,导弹群那撒开来的盛大爆炎和冲击有如盛开的红莲一样。被那盛开的花朵卷入的使徒都被轰炸的风暴愚弄著,还让她们的身体爆散开来。

但是,即使疏忽大意的第一波使徒被残杀殆尽了,但那个地方还有神之使徒。马上进行警戒,钻过弹幕的空隙,再将其斩开,或者用银翼地进行防御强行突破试图与敌人接触。

「天真」

轻轻地无畏一笑让嘴角上扬的是,在阿一他们突入时像是三头六臂般活跃着的哈乌利亚族的狙击手。十岁“必灭的巴尔特菲尔德”。

被赋予了“预测(先读)”,对手的未来位置在被幻影标记出范围时,一边用爆炎射穿使徒,一边自然地调整呼吸并扣下板机。

一瞬间,修拉根和贯穿特化的砲击化成了闪光,更以绝妙的时机对眼前陆续不断的攻击开始移动的使徒进行袭击,把那些使徒的头部轰碎了。

同样的景象,随着在要塞和战壕各处被射出来时极大闪光完成了。全部都借由装备了改良版修拉根的狙击队之手。

那些狙击手们看上去就很危险,追寻射线的“必灭的巴尔特菲尔德”他们将狙击手的目光投向了一起飞过来使徒……

这次,等在那些狙击手背后,双手拿着格林砲,肩上装备着飞弹发射器的格雷姆兵们,像是在守护狙击的空档一样开始齐射了。

「――啧」

使徒用倒吸一口气的模样进行回避了。

但还是迟了。那一瞬间已经被范围内的狙击手们当成猎物捕捉到了。比意识还要快,瞬间就用手指扣动了板机。身体,简直就像在最佳状态一样。

结果是必然的。又有一朵鲜红的花朵在天上绽放了。

明明应该是屠杀般的作业,明明这个地方怪物们已经不再了,为什么却是使徒这边逐渐在凋零。我们不是神之使徒吗。高高地站在人类无法到达的高度,还是最高的存在般的战力不是吗。

不由得,让使徒的双眼瞇的更细了。

「要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

其中一位使徒嘀咕著。

紧接着,落下停止了以远距离的方式用银色的砲击进行了齐射朝地面倾注而来。

银色的暴雨。

如幻想一般,非常美丽的景象,但带来的结果用悲惨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凶恶的东西就是局部性的豪雨。

弹幕几乎被抵销了,身体因银色的魔力光辉带来了强化使得使徒的砲击,几乎将弹幕穿透了朝地面迫近而去。

……然后,

「大结界起动!」

在联合军的头顶上被抵挡住了。

在总司令莉莉亚娜的号令下所启动的改良型大结界将死之流星群抵挡住了。

对手持有银色闪光具有分解能力,再怎么说对长年守护王都的神代神器大结界,原本只要能维持住极短的时间就行了。但是,现在虹色的波纹不断在蔓延,能够牢牢地坚守住联合军的大结界是阿一施以改良过的东西。

原本,从第一到第三层范围和强度会成比例展开着结界每一枚都被收缩过使得强度增加了。当然,是被升华魔法强化过的关系。虽然无法完美地对抗分解能力,但想要突破就得花上非常多的时间才行。

而且,靠它所争取来的时间,是为了做好能够起死回生的对策。

一开始,由弹幕进行打击是给骄傲的使徒彻底的奇袭。如字面所说的那般,以相差悬殊的规格自豪的她们为对手,在首波攻击之后必定会有应对之策的。因此,人类为了能够和使徒一战不得不依靠策略的发动了。

然而,

「圣歌队。请用你们的歌声,献给自称是使者的人偶让她们堕落吧!」

莉莉亚娜的指令被扩音出去后传遍了整个战场。

其对象,是聚集在要塞屋顶上包含女孩子的圣职者。

庄严的氛围不适合出现在战场上,所有人,都在胸前合起双手摆出著祈祷般的姿势。他?她们,是在边境的教会中推广圣教教会的圣职者,可以说圣教教会还幸存著。远离了中央,或者说因持有纯粹的信仰而被中央当成麻烦来看待的人们。

那些人,某种意义上是真正的圣职者,他们遵从了站在他们面前穿着司祭服装的年迈男性的指挥,然后迅速地开口了。

「「「「「「「「「「――――?」」」」」」」」」」

旋律回荡著。

那是圣歌。祝福人们,对践踏和平和爱的人来说却是惩罚之歌。庄严神圣般的守护和判罪的调查。

从圣歌队的脚下浮起了魔法阵。然后,透过被设置在各处的水晶柱,把圣歌的力量和声音用非常惊人的水准放大著。

像是施放兵器所强行带来的爆炸轰鸣声响彻了整个战场,当然,大结界也因此破开来连一起进行砲击的使徒们耳朵都听到了。

「――呔,这股力量」

其中一位使徒不禁吐露出声音来了。

会那样也是没办法的吧。不管怎么说,一想到缠绕在他身上有如强化证明的银色之光如雾般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缠绕上了红色光芒,使得身体的力量如被拔掉栓塞的流出水来的容器一样全身无力了。

曾经,在【神山】的上空使徒诺茵特对上阿一时,教皇伊修达尔他们曾发动过的魔法――“霸堕的圣歌”。对对手的动作有阻碍的效果使其在受到歌声影响的期间使其衰弱的凶恶魔法。

这是透过升华魔法让效果得到放大的结果,而且,香织也施以了机能停止的言灵,以水晶柱为媒介透过魂魄魔法的再现进行附加。

果然,因机能停止而陷入绝境,虽然没办法让其完全弱化,但还是能妨碍使徒的强化状态,更能将原本的属性再降低近六成。

「啧,排除掉」

使徒们的视线,转向让自己产生变异的圣歌队那边去了。打算优先排除掉。

使徒们之中有几个人组成了一个小组一同把大剑拔出了。紧接着,把膨胀的银色太阳收束起来。

仅是一瞬间而已,受到了无数使徒的分解能力已经让大结界不断发出著悲鸣生。假如受到被收束起来银之砲击的话,下次将会因无法承受而崩溃吧。

「不过,那些也设想到了! 请优先阻止没有任何举动的使徒」

莉莉亚娜的号令传递了三次。各部队的部队长,指挥着更底下的人优先以正在专心收束的使徒为目标。

由大地向天空延伸而去的火线群,其密度绝对不薄。射击能力高的人遵照命令,毫无间隙地一起狙击著齐聚在一起没有动作的使徒了。

和那些集中砲火没关系的使徒们开始妨碍了。用双大剑、用银翼、用羽毛来迎击。但是,属性被拉低着,身体也被缠绕上来的红光阻碍了行动,

因身体状态悬殊之故对对方威力过剩的攻击无法应对而感到愤怒。

一个又一个,应该是绝对强者的使徒被打出个动来屠杀了。

「异端,尽管和我等不对等都还要来妨碍啊」

缠绕着嘲笑似的红光。好几次把自己打退了的怪物光芒。对此,不该带有感情宣言的使徒声音却略显慌乱。总觉得,看见那个面露无畏笑容竖起中指的白发眼袋少年的幻觉了。

但是,联合军要把全部的使徒都击落是不可能的,终究让收束完成的银色太阳绽放出毁灭之光了。

GON! 大气在震动,共计五十发收束型的银之砲击直击了大结界。

虹色的波纹激烈地扩散著,使得大结界劈哩劈哩地出现了裂痕。

「你们,再加把劲!」

那样的怒吼,从要塞的一角被设置了大结界的神器那边传来了。那是王国首席炼成师沃尔佩的怒吼。剧烈的负荷让神器遍布着相当多的裂痕,沃尔佩即时率领着工匠们以炼成进行修复。那些人,各有一只手装备了能够提升炼成能力的手套。由阿一仅制的传奇手套。

「首席,已经不行了! 维持不了了!」

「嘁,没办法。放弃大结界! 小规模结界起动后,集中展开圣歌队专用的多重结界!」

「「「「「了解」」」」」

沃尔佩他们在大结界被破坏之后,为了暂时抵挡砲击可能造成的贯穿启动了小规模的结界,就那么在仓皇之间开始行动了。联合军放弃对大结界的防守,集中起来倾全力管理守护着圣歌队的结界神器。

由于即时修复的工作因炼成到一半就放弃掉的关系,使得圆柱形的神器一口气满布了龟裂,一拍后,发出了粉碎声七零八落地碎掉了。

那道粉碎声,是从要塞外的虹色大结界发出来的。

不管在王都的哪个地方看都一样,崩散成闪闪发亮的碎片后便雾散了。

使徒们拍动着银翼一齐飞过来了。目标一目了然。是把自己的属性削弱六成的圣歌队。

现在,他们在屋顶上,被类似大结界一样的虹色多重障壁覆蓋著。虽然规模缩小了,但多重障壁总和的强度却在大结界之上。只是,要是被集中起来狙击的话连数分钟都维持不了就被突破了吧

「呜,啊啊啊啊啊!!」

在结界外侧守护圣歌队的神殿骑士中的一人发出了呐喊并高高地将剑举起了。对迫近而来的使徒威容,自然地用呐喊来振作畏缩的身子。

但是,那种僵硬的动作,虽说处在弱化的状态下,尽管使徒自豪的属性已经下降了不少却还是无法当他们的对手,

「挡路」

横扫开来的大剑轻易地就让身体被砍中并吹飞了出去。

没错,并非一刀两断而是被打飞而已。而且,挥舞大剑的使徒,手臂上还留有奇妙的麻痺感。

对那个事实,使徒不禁停下了动作。如果被赋予了分解能力的大剑给打中了一下,即使只能发挥四成的力量要将一个人砍成两半还是很简单的。但是,却办不到。

「哈啊啊啊啊啊!!」 (注:这个声音,可以参考圣斗士燃烧小宇宙时所发出的状声词)

「啧」

一位新手骑士出现在因不可思议的现象而停下动作的使徒背后,丝毫没有畏缩以裂帛般的气势放出了直劈的一击。因突如其来无法使用大剑的使徒靠翅膀来抵挡,但却惊讶地看见骑士剑竟可以和分解能力抗衡而嘎嘎作响。

然后,那个骑士叱咤地说起话来了。

「别怕! 我们可是骑士。守护乃是本分! 要坚守到底!」

「大队长……呜,对不起。我们来帮忙了」

刚才被打飞出去的骑士胸口的铠甲上有道横向的伤痕一边咳嗽一边站起来,在以猛烈的势头朝使徒砍了过去。

像是以此为信号一样,朝飞过来的使徒而去的骑士――身为元圣教教会神殿骑士现在则是爱子护卫队的队长迪比特率领着“女神的骑士(自称)”的骑士们,不断地应付著使徒。

而且不断驱使著能够一边发出尖锐声一边让对手看不清楚的宽剑,和佩戴着只有“豪腕”效果的护手,以及同样附加“豪脚”效果的腿甲进行攻击,才勉勉强强可和使徒的攻击抗衡。在无法抵挡攻击而出现破绽的同时总算是靠铠甲挡下来了。

「……难道说,全部的战力都是神器?」

使徒中的一人在嘀咕。

骑士迪希特他们,每个人都一样,除了宽剑和护手以外,都装备了黑色铠甲和简单的头盔。 (注:バスタードソード,宽剑。FF7的克劳德拿的就是了)

黑色铠甲――这东西被赋予了能常驻发动型的“金刚”,以及在接触的瞬间才会发动的“冲撃变换”。就连刚才吃上使徒一击的骑士,都是靠这件铠甲才得救的。

而且宽剑还是所谓的“高速振动剑”,光是这东西就相当锋利了,靠魔力那种东西还能把高速振动放出来,一定程度可将分解的魔力给打消。而且,头盔还被赋予了“瞬光”的劣化版有着能够扩大知觉的机能。

基本上这些装备是一整套,每个士兵都装备着。此外,战斗开始之前也配备有Cheat-Mate,使得所有人的属性都提高了。 (注:チートメイト,和之前8-14龙太郎所喝的カロリーメイト是同款,只是作者换个名称而已)

使徒们弱化的同时安排让联合军的士兵每个人都超强化了。其结果,才能勉强在和使徒为对手时与之抗衡。

尽管如此,在那之前可以说要对上一位使徒就得以集团战的方式才行。

实际上现在,迪希特所砍过去的使徒,正把其他骑士们给打飞,连迪希特的振动剑也被弹开了。

「呜――」

面对即将变成尸体而咬牙切齿的迪希特,使徒毫不留情将大剑挥下了。

那一瞬间,

「先拿下一人」

「诶?」

那道犯傻的声音,究竟是由迪希特所发出来的,还是在空中飞舞的使徒之首所吐露出来的……

像玩笑一样,噗哧地使徒的首级飞出去时只留下身躯。一拍之后,哗啦!在相当壮观的血沫之中,有个人出现在那里。

一身覆蓋至嘴边的黑色装束头上还带有一整成型的墨镜,细长锐利的短剑――反握著小太刀的男人。他的头上还有会随风摆动的兔耳。

「你血的颜色真是肮脏,就和这个红黑色的世界一样……」

一边将小太刀上的血渍以挥舞的方式去掉一边以中指按住墨镜,只不过,嘴角冷酷地弯曲了(因为蒙面才看不见的)的那个人,毫不隐藏「现在的自己,真是耀眼!」这样的氛围报上自己的名字了。

「使徒的头,由这个在深渊蠢动的闇兽鬼卡姆邦提斯?艾尔菲莱德?罗德利亚?哈乌利亚的我确实拜领了」

是的,正是卡姆。还是兔人哈乌利亚族的族长卡姆?哈乌利亚。

在他周围,是拼命想要杀掉骑士们的使徒头颅,以及从背后悄悄地靠近,俐落地将首级砍飞出去的许多哈乌利亚族之人。

男性的兔人,一边抚摸着心爱的小太刀还用同情的眼神对向倒下去没有头的使徒。

「抱歉啊。今夜的茱莉亚稍微吃太多了」

女性的兔人,则用单手遮住了眼睛在嘀咕著。

「妳居然会道歉?再一个人我就觉醒了……」

十五岁左右的兔人少女,用乐观的眼神看向了虚空。

「……这就是世界的意思吧。那么,我只能遵从了……」

同年纪的兔耳少年一边压抑著左腕一边呻吟。

「库,又这么随便,安静点! 我的左手!」

一拍。

一身黑色装束带着墨镜的兔人们,彼此互看后,用很满足的表情互相点头了。

然而,突然间使徒们快要向兔人们袭击而去的瞬间,像是掌握了那个意图似的用绝妙的时机突然间削去了身影和气息混进骑士里面了。

战场上弥漫着一股微妙的空气。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迪希特,什么事都不做只是朝别的使徒砍过去。好像变得一个能够了解那种氛围一样的男人了。领悟出只需靠本能,其他什么都不管。

残存下来的使徒们在警戒的同时为了摧毁圣歌队往结界突进而去了。即使停下来也会被狙击,所以只能倾所有的战力前往圣歌队那里,即使如此如果和其他地方相比的话已经有相当多的数量蜂拥而至了。

上空,已经被使徒掩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

『不能让他们靠近!』

一道非常可爱的童音响彻时,下个瞬间,在守护着圣歌队的结界上面的使徒们,有如折翼鸟一样失去了平衡,就那么啪啦啪啦地坠落到地面上了。很周到地,从结界那里拉离一些距离后再让他们掉落在地面上。

然后,出现了一台背部展开着有如卫星雷达般造型背部武装的格雷姆。看来,那台格雷姆安装有唸话石似乎可以当成扩音器来发声。

『贝尔君,加油!』

再次响起了年幼的声音――在缪的声援下,贝尔君这台生物格雷姆“贝尔芬格”一边摆动着倦怠的手,一边使用祂背上背负的局部型重力操作神器“葛夫?法莲谢”,不断把在天上飞翔的使徒给拉到到地面上。

坠落在地面上的使徒加起来有几十人且都是在“贝尔芬格”的身旁一带,然后更出现六架生物格雷姆了。

然后,该怎么做呢,发出砰!的轰鸣声身后卷起了五颜六色的爆炎同时还摆出了闻到了香喷喷味道的姿势。如果会呐喊的话肯定会这么说的。 (注:轰音を立てて背后に色とりどりの爆炎を上げながら香ばしいポーズを取った。きっと叫べたのならこう言っていたに违いない。这一整句是摆出闻到烤肉的味道,然后嘴里说著:好香啊的意思)

――大罪战队 恶魔游侠,登场!!

然后。

坠落下来的使徒们,一瞬间,动作停了下来,感觉到这些摆出无用洗练般姿势格雷姆,有着不同于一般的格雷姆所会做出的行动。

这时候,他们的公主大人下达命令了。

『大家,杀了他们!』

公主大人,轻易地就用可爱的声音说出了能让人感到恐惧的事情。都想看看父母亲的表情了。小小的司令官旁边那位家长(注:原文是单亲)从扩音器那边泄漏出「啊啦啊啦,呵呵」的声音。

但是,在那样的温和的声音里面,行动起来的恶魔游侠攻势却是相当的残忍。七架游侠,互相绝妙的连携,不断地将使徒打倒。

「正好。赠送给除了俯视外就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偶,一份坠落的大礼吧。所有的葛夫?法莲谢起动!」

在莉莉亚娜的号令响遍的瞬间,配置在战场各处的重力产生装置同时启动了。由于那道命令,使得方圆五百米左右区域内的使徒们同时坠落了。他们就像翅膀被折断的虫子。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抱着必死决心的联合军士兵们。背负人类存亡的勇者们。

但是,落在地面上的无数使徒,并不是一直露出降落失败的丑态,当联合军的士兵们扑过来的时候用双大剑把他们给砍倒了。在那个地方满是飘飞的银羽,或是银色的闪光在奔窜,使得士兵们被打飞了。

「……就算我们坠落到地面上,身上还是有神器保护,反正只是人类而已。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战胜我们的真理。老实地低头吧,接受神的裁罚」

士兵中的一人,腹部被大剑刺中后吐出了血。虽然,嘴角被血弄脏了,露出一脸悽惨模样的同时,那位士兵的嘴角浮现无畏的笑容了。

然后,

「限界突破啊啊啊啊啊」

「切」

从士兵的体内,不知从哪涌出的魔力喷发了。然后,即使腹部被贯穿了,还是不愿把神器的剑给放开,把使徒拿着大剑贯穿自己的右手砍飞了。

「呿,为什么,那个技能……不对,即使如此,终究只有那种程度。就算持有稀少的地能要把一只手――」

「但是,确实出现死角了吧?」

人类中,持有稀有中的稀有技能的战力不惜性命也要做最后的一击,光是夺去使徒的一只手就来到极限了。那么说著话的使徒,失去了右手发出了声音。

无法在挥舞右手的使徒,虽然打算使用银色之翼进行扫荡,但是某个人比那个动作还要快――帝国皇帝加哈尔德?D?赫尔夏的一击,快一步将那位使徒给劈成两半。

身体分成两半的使徒,还是有惊人的生命力没当场死亡还把视线看向加哈尔德。然后,瞠目了。

「那种,光芒是……」

那光芒是――“限界突破”的光芒。

加哈尔德,无畏地笑着低着头紧紧握著一颗小石头般大小的红色宝珠。

「这可是人类赌上存亡的一战喔。跨越一、两个限界,可不是在开玩笑喔? 那么,也习惯跨越一般的限界了吧。要超越那个怪物所留下来的最高极限,这可是你们这些垃圾神的下手都办不到的!」

在说那些话的时候,在瞪大双眼的使徒面前,

「限界突破(霸溃)!!」

缠绕在加哈尔德身上的魔力急速地暴涨当中。就这样,将最后一个放出银之砲击的使徒,他的头砍下来了,同时,

「通告联合军的所有勇者!! 超越极限,战斗吧!!!」

随即,在战场上回荡著。那道声音。

「限界突破!」

「限界突破!」「限界突破!」

「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

「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

「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限界突破!」

那个是,阿一所留下来的最终强化战略。

――人类总战力的极限突破

基本装备中除了神器的武装外,还有一个,被配给到的有着小小的红色宝珠的项链。发动一次的话,可以让没有服用Cheat-Mate身体就容易损坏的一般士兵得以“超越极限”的神器。

――段阶式限界突破神器 “最后?灵魂” (注:ラスト?ゼーレ,本来应该是翻译为:最后之魂。我没权力更改作者的标点符号和词句写法,不通顺请见谅)

使用一次就能带来极限突破,不会因急遽的强化而造成身体自我损害,带来的可说是极限突破的衍生技“覇溃”。当然那是无法长时间维持的双面刃,但无论如何,只要赢了这场战斗就结束了。直到没有战斗为止,都要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灵魂。

重新面对使徒时,加哈尔德架起了剑代替所有人类的心意发出了言语。

「别小看人类啊!」

神之使徒和人类的决战――第二幕,即将,上演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