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22 最后的战斗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22 最后的战斗

白金的光柱倾注而下。

闪耀的光之柱从虚空到地面――延伸成了白色的圆柱。然后、有着七、八人乘坐的富余吧,触碰巨大圆柱的顶点的话、在下一个瞬间就会啪的消失了。

光消失了以后有一个单膝跪立的人影。不用说、就是阿一。

阿一、用谨慎的眼神巡视着四周。

那里、像是进入【神域】之后最初到达的极彩色的空间那样、以阿一所在的圆柱为起点笔直的白色通路向着深处场所延伸。但是、周围并不是被极彩色所

点缀、而是像深渊那样被关闭在黑暗中。

通路只是映衬着纯白色的一条笔直的道路。那个白色的道路的前端是联系着向上的阶梯。

(不是矿物质的啊……)

阿一、看着脚下一边在内心里小声嘟囔着。

使用了炼成的派生“矿物系鉴定”调查了白色的通路,但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对周围的黑暗运用了感知系能力也没有反应。

(嘛、道路就这一条。事到如今、考虑着未知的陷阱也没有意义)

在这安静过头的寂静的空间里、阿一泰然自若的走着。

本来的话消除脚步声这种事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并没有有意识的消除。尽管如此、别说是阿一的脚步声了、就连衣服的摩擦声和呼吸声都完全听不见

。仿佛、就像是被周围的黑暗连根一起吸进去了一般。

在那样一个没有声音的世界里、阿一笔直的看着前方前进。就在那前方等待着吧,他最爱的思念。瞳孔中、对敌人的愤怒和对最爱的难过混合在一起、这

才是使得周围的黑暗如深渊般被填满的原因。

阿一的脚来到了阶梯边。从下往上看阶梯上被淡淡的光包绕着。阿一,就这样毫不踌躇的投身这个光芒之中。

染白了的视野。

穿过了那里的前方,不管哪里都是白色的。上面也是下面也是、周围的一切都是、放眼望去有的只是白色的空间,距离感完全掌握不好。踩在地面上的感

觉确实回来了、但把视线转向地面的话很难把它称之为地面。动不动、就好像会就这样掉落到那里去一样。

「欢迎来到,我的领域、其最深处」

对巡视着四周的阿一搭了话

那可爱透明的声音。是耳朵听惯了的如潺潺细流的溪水般最爱的声音。

但是、现在感觉到一点点的浑浊在里面。应该是因为声音包含的意思从根性开始就腐烂了吧、这样想着、阿一稍稍的邹了一下眉毛。

同时、在背后闪耀着的淡淡的光之面纱突然的消失了。这样做的话、身穿以黑色为基调的衣服的阿一的存在、就下是在纯白色的校庭里滴下了墨水似的。

那个阿一的视线前方突然的摇晃了起来。

像是舞台的幕布升起一样、空间的摇晃停止了,前方出现了近十米高的人偶架。然后、在那配备顶点的玉座上妙龄的美女坐在上面。

如波浪般闪耀的金发、裸露出的白皙嫩滑的肩膀、大大敞开了的胸前露出的丰满的双丘、从缝隙中延伸出的修长美丽的腿线。明明全身呈现的是纤细的感

觉、但奇妙的能感觉到肉感。翘着二郎腿、在玉座上扶着脸颊浮现出微微的笑容的身姿、只能用“妖艳”一词来形容了吧。

普通的男人的话、不、不分性别的所有人类都是、只要一个飞眼理性就会被吹飞、或者说肯定会包含着与信仰相似的巨大感情一起跪拜吧。这样让人无条

件的认为、压倒性的美就在那里。

都是、阿一还是一副无表情的样子、笔直的对着那个美女――不知为何、凝视着成长后月的姿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波动的样子。

那是、与眼睛所能看到的美丽相反、那个眼神和嘴角浮现出的笑容让人感觉到其内在所蕴藏的“厌恶感”“丑陋”的缘故吧。。

不知是不是明白了这一点……月重新、应该说是夺去了那个身体的艾希特月尼呀尼呀的嗤笑着、再一次、开了口。

「怎么样呢? 在掌握了这个身体的同时顺便稍微的成长了一下。很不错的东西吧我可是有着这样的自负呦! 嗯?」

以让人明白的明显就是在享受般的语调说着这样的话的艾希特月、阿一故意的一边叹了口气一边轻轻地耸了耸肩。

「确实很完美。如果内在的污秽没有渗透出来的话。扣分100点。从里面的人是你开始就全部都糟蹋了。丑得不得了啊。如果没有注意的话用不用借个镜子

给你啊?」

「呼呼呼、强词夺理。但是、我是知道的! 你的内心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平静。已经因为最爱的恋人被人随意的玩弄而怒不可遏了吧?」

「当然了。干什么还在哪里自说自话? 给你一个忠告。你还是不要说些多余的话比较好。说的越多就会越是暴露出你的程度之低」

冷澈的毒舌。在这期间、阿一一直都是一副无表情的样子。那淡淡的话语并不是挖苦意味而是发自内心的雄辩的话语、艾希特月的眼睛啪的反应了一下。

然后、露出了一副任谁看都知道是假面的笑容张开了口。

「以艾希特月的名义下令――“拜服吧”」

被极其自然的放出的是【神言】――问答无用的让对方服从的神意的显现。与曾经、让阿一拼命挣扎的那个“犯规”相对、阿一轻轻地摇晃了一下……

dou bang!!

「――欸」

以枪击而回应了。

子弹、杯艾希特月眼前的屏障所阻碍、空间上波纹扩散开来。

「……【神言】完全没有影响?」

「你以为在我面前都已经使用几次了。那种简陋的手法你以为能有效几次啊」

「……」

对于将多纳的枪口笔直的指了过来的阿一、艾希特月眯细了眼睛。但是、以绝不会破坏余裕的样子、一手托着脸颊而另一只手则像是邀请一般伸了出来。

突然、阿一所持有的多纳&修拉库和“宝物库Ⅱ”等、神器周围的空间刷的扭曲了。但是、马上和发出了啪的像是被什么弹了一样的声音一起回到了正常

状态。

「……原来如此。已经做好了对策啊」

「倒不如说、什么都不做的话才不正常吧」

「得意忘形了呐、不规则的少年。只不过是防住了【神言】和【天在】而已、看起来还真是相当傲慢呐」

「你是怎么看的怎样都好。该死的混蛋。那时候的话、我再说一遍」

「……」

阿一、咔的将多纳的瞄准对准了艾希特月的心脏、朗朗的宣言到。

「――将月夺回来。将你杀死。这样就完结了」

白色的空间不吸收声音。不如说、回响起了凛然的声音。

放出了语言的弹丸的艾希特月、想着要是践踏那个决意的话会很开心吧,表情邪恶的扭曲了、解开了搭在一起的脚、放下了撑着下巴的手、慢慢的站了起

来。然后、背靠着玉座从上方睥睨着开始释放出莫大的压力。白金的魔力充斥着整个白色的空间。

「好吧。这个世界最后的余兴了。稍微、陪你玩一会儿吧」

艾希特月的身体轻轻地漂浮了起来。

两手轻轻地张开撩动起丰满的金发、舞动起黑色礼服的下摆。

于此同时、以艾希特月为中心卷起的白金的魔力光急剧的收束在一起、在她的背后创造成形。

释放出璀璨的光辉在艾希特月的背后显现的是三重的轮圆光。其大小为、以浮起的艾希特月为中心的第一层半径两米左右、第三层半径十米以上。

从那轮圆光中、无数闪耀的光球摇摇晃晃的生成出来。那个数量、正是能表现出星星的数量。但是、与那壮丽相反,释放出的压力非比寻常。也知道每一

个都隐藏着、能轻易地将人毁灭、改变地形的威力。

背负着巨大的轮圆光、被无数的星星侍奉着、缠绕着白金色的光的艾希特月的身姿、原来如此、如果不知道其内面的丑陋的话,确实散发着可以称之为“

神”的神圣的气场。

相对的阿一、

「留有余力否决。――全力的上了」

艳丽的红之光喷涌而出。荒暴的描绘着螺旋的魔力之狂飙舞动着阿一的黑色大衣、那个身体被红色所包裹。在那艾希特月的威光面前也丝毫不展现出畏怯

的独眼、不知不觉闪耀着红色尖晶石般清澈的红色光辉。

这是限界突破的终之派生“覇溃”。这个瞬间、阿一的规格一口气提高了五倍。在那里、发动了天歩的终之派生“瞬光”知觉能力被强化到了超越了位数



同时、飞上天空的阿一的背后无数的十字架林立着。与暗色相衬的的黑色的机体上、红之纹样刻在十字架上、那个总数、实际上有七百七十架。

――新型多角攻撃机 十字?维鲁多

和以前的十字钻头相比更加的紧凑了、那上面缠绕的红色的光让人感到有如冰块从脊背滑落般的不祥之感。那个光景、应该说是宛如是被魔王虐杀了的敌

人们共同的墓碑。

你也会、加入这个葬列之中、像是如此主张般的现在的阿一、安静的同时、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愤怒的杀气、放出的正是为了弑神而存在的人现付的威压

绚烂豪华的白金之轮圆光和众多闪耀的星星。

暴力荒暴的红色暴风和暗色的十字形葬列。

他们之间彼此的相互吞并、像是要将空间碾碎般的相互争斗着。

艾希特月、像是连指尖都计算完全了一般优雅的伸出了一只手。

「那么、游戏开始了。首先是――舞蹈吧!」

紧接着、无数的光之星以阿一为目标杀了过来。岂止如此、从背后的轮圆光中出现的无数的白金之光、就像是在描绘着几何图案一般飞了出来。能让人感

觉到某种艺术性的光之流星群。不仅有着像球体状般的东西、还有像刀刃般描绘着曲线的东西、也有像是回旋镖(boomerang)一样回旋着迫近过来的东西

。(【英】boomerang ;飞镖,飞来回镖。澳大利亚土人狩猎及礼仪用的木制投镖,有一种飞镖呈「へ」字形,投出后一边旋转一边飞行,如果击不中猎物

则划一条曲线又回到手边。(オーストラリアのアボリジニが狩猟?礼仪に用いた木制の投具。「へ」の字形で、投げると回転しながら飞行する。获物に

当たらない时は曲线を描いて手もとに戻ってくる种类のものがある。))

「你这个家伙邀请的舞蹈什么的。――我谢绝!」

阿一对艾希特月的邀请嗤鼻一笑、号令出一句话。

下一个瞬间、七百七十架十字?维鲁多一起将十字架的锋芒指向前方、一起放出了炮击。那所有的一切都被电磁加速、在此之上弹头本身全都是一点集中

释放出多段冲击波的特殊弹――爆裂?布雷特。

白金的流星群和、红之弾丸填满了整个空间。那个光景就像是、中世纪的战争中、两军一边相互呐喊一边激烈的突击一般。比死神还要凶恶的两军、各自

的指挥官恰好在中央彼此相互发出破坏。轰鸣声和、一场激烈的冲击和、误以为恒星诞生了的错觉般的闪光迸发出来。

无数的流星被弹飞、缠绕着红色的弹丸被消灭。流行和弹幕、在破坏力上看起来是平分秋色了。

「吼、挺过了这个吗。那么使用下一手吧。不要简单地就死了呦?」

显露出了愉悦的笑容的艾希特月优雅的挥动着手臂。然后、背后的轮圆光灿然的增强了光辉、紧接着、一个个的人形之光显现出来。由光本身所构成的人

的影子、手里握有两把由光做出的大剑让人不禁联想到了使徒。

「能力和试图是同种程度。但是、在这光环照耀的攻势中、到底能不能对应住这些袭来的能够自立行动的光之使徒呢?」

在说着这样话的期间、光之使徒正以惊人的数量增长着。已经以艾希特月为中心、在轮圆光的背后排列着的光之使徒的数量简单的超越了一百了吧。

但是、在这可以说是绝望的光景面前、阿一「哼」的发出了不屑的鼻音。然后、张开了口。自军召唤的言灵。

「数量战可是炼成师的领域。使役破旧古老的人偶什么的、已经过时了吧? ――现身吧、“格林收割者”」

从“宝物库Ⅱ”中溢出了红色的魔力。与强烈的闪光一起膨胀起来、宛如爆炸般的四处飞溅、虽说只是暂时的但满是白金色的空间被红色所渲染。然后、

一泊后、闪光平息之后、

「这是……格雷姆的军团、吗?」

泄露出小声嘀咕的艾希特月的视线前方、是缠绕着红色光芒的无数魔物的群落。但是、那个身体由壁钢铁更加结实的矿石所构成、尖锐的牙的深处有着枪

口、背部和腹部有着开关的们和导弹、爪子有着仅仅只是触碰就会全部切碎的超震动、满溢着异样感。

――阿一専用一个人的军队one-man?陆军 古丽木力帕斯

大狼型、大鹫型、蟷螂型、大亀型、大猿型这样富于变化的、生体格雷姆的军団。其数量远远超过了一百、而且在体内还满载着混合动力武器。不知道疼

痛,累也不知道,魔王的杀戮军团。

嘴角上扬的艾希特月和、眯起了绝对零度的阿一、同时回响起了生命。

「光之使徒啊、将那些不合格的魔物驱逐掉!」

「和死神一起、将人形木偶吞噬灭杀掉」

紧接着、光之使徒一边放出光之弹丸一边飞了出来、金属的魔物们一边咆哮着一边突击出去。光之使徒带领着残像进行着高速移动、在空中踏出波纹疾驰

而出的机械之大狼、令人吃惊的是它们以同样会留下残像的速度追击上去。然后、在背后展开了小型的加特林电磁炮、并从咔的张开的嘴里放出了炮击。

喷涌着推进器一口气上升了的大鹫、从遥远的上空如降下豪雨般的撒下集束炸弹将战场蹂躏了一番。光之使徒以在背后安置了大量的导弹、幻化为了固定

炮塔的大龟为目标接近而来、却被大猿拿持着如同墙壁般大盾防御住、抓住了这个间隙极速状态的螳螂将使徒的核斩裂了(隙を突いてソニックヴェーブを

発生させる蟷螂が使徒の核を切り裂いていく)(有谁知道ソニックヴェーブ是什么吗?)。

当然、虽然也有被光之使徒打败的格林收割者、但在受到致命伤之前也会引发将周围都卷进来的自爆、最少也要以平手做结。

「能够和我的魔法、以数量相对抗……还真让人无法相信你是人类啊。但是、反过来说、如果这就是不规则的本领的话、也就是说充其量也就是和我相互对

抗这种程度了――」

「不要多嘴、没用神」

像是为了揶揄似的打断了艾希特月的话语、阿一、拔出了多纳?修拉库发出了攻击射击。枪声两发份。但撕裂天空的闪光数是六条。

那个、在看起来有着惊人激突的破坏的风暴中、就像游泳一般钻了过去、向着施术者艾希特月进行瞄准射击。

咯咦咦咦咦咦

发出了这样硬质的声音弹丸在艾希特月的眼前停了下来。被停下来的弹丸的位置分别是、头、心脏、和四肢这六处。虽然是宛如通过针眼进行的射击,但

是一发的偏差连一毫米的单位都没有。在充满冲击和弹幕之中射出的是没有丝毫瑕疵的绝技。

第一击的弹丸、刹那间连续的冲击在精准的位置被放出。那是爆裂?布雷特。被赋予了指向性的冲击、将艾希特月的障壁仅以一发就产生了致命性的龟裂

。然后、在那正后方同轨道放出的两发的爆裂?布雷特,一发像打桩一般强行压了进去、一口气毁灭了障壁。

比回想起了拍啦啦啦的粉碎声还要快的六个地方的同时攻击的魔弹像是要贯穿般的向着迫近艾希特月。

对于那艾希特月只有伸出手来阻挡。即使那样做、也不可能停止经过电磁加速了的弹丸。很简单的就将那温柔的手掌撕破了、很明显的就会连那深处的心

脏也会被贯穿、本是这样认为的……

「居然打破了我的障壁。而且、虽说有着自我再生但居然毫不踌躇的瞄准了恋人的心脏的那个根性……还真是让我快乐不已啊、不规则」

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上扬起嘴角的艾希特月手掌和胸口、好象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一样。

那个原因就是举起了的手掌之前、在那里形成的小小的漩涡肚饿黑色球体吧。恐怕、那是重力魔法的“绝祸”。吞下了弹丸、就这样以超重力将其压缩破

坏掉了。

能够进行如此细微的制御的方面、还有能够好好的感知并防御住经过电磁加速后的弹丸的反应速度、果然不寻常。不依赖于自我再生是呦着游戏的打算呢

、或者是认为被触碰到是无礼的这样的神的矜持。

在这数瞬间的攻防之中阿一的那一边的、躲过了十字?维鲁多弹幕的流星群到达了。拳大的光星杀向了阿一。

面对着将视野占尽的光之流星群、但是、阿一的表情没有半点焦急的神色。

「――呼」

短暂的呼气。

下一个瞬间、光弹的流星群通过了阿一的身体。仅仅回响着吉吉吉的奇妙的声音、就好像在攻击幻影的阿一一样,致死的弹丸就这样没有意义的消失了。

「吼、精彩」

艾希特月以一副情不自禁的样子漏出了称赞的话语。

让敌人不禁感叹的原因。那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以高速并且以最小限度回避掉了必要的攻击、仅仅如此。吉吉吉的声音、那是光弹掠过阿一的衣服

所发出的声音。在那样之前都是以极限的,毫米单位偏差果断的回避掉的。

如果是常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一定会认为他一动也没动吧、就连在艾希特月的知觉上映照出的也是仿佛阿一的身体有着分身一般好几重的身影返回到原来位

置的光景。

「那么、这个怎么样呢?」

艾希特月缓缓地摆了摆手。

突然、从轮圆光里放出了几只蛇一样蜿蜒并不规则行动的光线。不仅仅如此、直径有着2米的的巨大光弹就像是吹肥皂泡一样大量的光球向着阿一迫近而

来。

「切」

砸了一下嘴。

阿一利用了“缩地”和“空地”急忙的退离了那个场所。光之鞭痛击了一瞬间之前阿一所在的场所、泡沫的将光空间那个本身不留空隙的填满崩飞了了。

十字?维鲁多纵横驰骋的飞着、格林收割者被命令到从各个角度瞄准射击艾希特月。但是、艾希特月仅仅挥了挥单手、接近过来的机体全部都被粉碎了。

「……」

阿一看到那个光景一下只眯起了双眼、“宝物库Ⅱ”闪耀起了光辉。

紧接着、拿手里握住了巨大的兵器。乍一看的话、那是拥有六个旋转炮身的加特林机关电磁炮“梅智莱”。但是、那个的大小完全不同。已经巨大化到了

两倍以上。而且、仔细看的话、六个炮身的全部、都能成为六个独立的炮身。

――超大型电磁加速式加特林机关炮 梅智莱?德扎实特鲁

将以前的梅智莱的炮身本身作为其中的一个炮身的拥有六×六旋转炮身的加特林机关炮。有着毎分七万二千发这般超越了怪物的评价、构思只能以一句笨

蛋做结的令人畏惧兵器。

阿一、扣下了那个可怕兵器的扳机。

嘣!!

回响起这样的、仿佛要将那空气本身撕裂一般的异音、一瞬间产生了弹夹之风暴的梅智莱?德扎实特鲁、将射线上的一切――无论是流星群、泡沫光、就

连光之使徒也一样像破烂的垃圾般一下只粉碎了向着艾希特月的那里迫近。

那已经再不是,红光的浊流了。而是将前进的道路上的全部吞灭殆尽与自然灾害同义的破坏之风暴。

「还真是可怕的东西啊。但是、打不中的话就完全没有意义? ――“白色终末的大漩涡”」

艾希特月水平伸直的两手的前方、就好像白金之光形成了漩涡。那个光辉闪耀着的漩涡、仿佛银河诞生了似的。

紧接着、红色魔弹的浊流丝毫不理睬普通的障碍就突破过去了、简直就像是被一刀两断了似的、艾希特月的眼前被明确的一分为二、两侧的银河也被吞没

了。当然、仅仅一发的魔弹还是稍显不足、没有传达到艾希特月那里。

「……就连这样也传达不到,吗。真是的」

阿一不经意的吐出了脏话、流星群这时也从背后杀了过来。不知是不是让它们转移了呢、不知什么时候在背后环绕的无数的光星像是要吞没阿一一般迫近

过来。

在面对流星群时,时而不留残像的闪避、时而如同树叶般摇摇晃晃的躲过、并且阿一还运用着多纳和梅智莱?德扎实特鲁、还有十字?维鲁多探寻着流星群

的间隙向艾希特月射出红色的闪光。和光之使徒们展开了激战的机械式的魔物们,一有空隙就向艾希特月使出攻击的手段。

在纯白的空间中优美的乱舞的白金之光和、像是为了弥补其空隙一般四处奔涌的红色闪光,显现出了从旁边来看会不由得吸引住的绝佳的景象。

在那样之中、攻防的手完全不放松、然后一边避开阿一的枪击和格林收割者们的攻击、艾希特月一边浮现出留有余裕的笑容向阿一搭起了话。

「说起来不规则呦。阿尔巴哈伊特是怎么样被杀死的? 就算是那个、姑且也是拥有神性的我的眷属哦。就算是你、我也不认为你可以这样简单的就将其讨

伐掉」

面对大大的迂回着从四方向着阿一狙击过来的回转的光星、阿一一边如同陀螺般旋转着用多纳来迎击一边嗤之以鼻的回答道。

「哈啊、那个庸俗的神? 别说笑了。难看的一边乞求饶命一边死掉了呦。和那个相比还是迷宫的魔物那边更有毅力」

「吼、很干脆呐」

泡沫之光填满了整个空间。阿一收起了梅智莱?德扎实特鲁、取而代之取出了“阿格尼?欧鲁钢”以前方为目标发射出了成群的导弹。

骇人的轰鸣声和爆炎在上升的泡沫光之槛上开出了一个洞来。

在那里瞬间将驰骋的阿格尼?欧鲁钢的瞄准对准了艾希特月并扣下了扳机。

但、那个瞬间、艾希特月啪的打了一个响指。与此同时在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中突然间、雷电倾注而下。收束压缩到了极限的那个、已经可以说是由雷做出

的枪了。如果要命名的话、就是神放出的雷之枪――“雷神枪”之类的。

「っ」

感知系能力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从仅仅数米的死角雷速飞来的冒着火花的白金之枪轻松的贯穿了阿格尼?欧鲁钢。仅仅如此就使它的外壳变形、进一

步引燃了其内部的导弹里装填的燃烧粉引起了大爆炸。

虽然立刻丢下了阿格尼?欧鲁钢从那个场所脱离了出来、但是那就算是一发也有着巨大威力的导弹一下子在极近的距离爆炸了几次之次、雷神枪又将压缩

了之后的雷电散播到四方各处发生了爆裂、阿一也没有办法避免不受到伤害。从贯穿了由“金刚”和外观以上坚固的金属丝以及魔物的皮革制作出来的衣服

来看、就能够明白那个是威力有多惊人了吧。

「咕……(即时发动、来自随机坐标的雷速攻击……果然、还是留有杀手锏啊)」

不由得提高了呻吟声的同时、阿一一边在内心小声嘟囔一边斜楞着眼睛、艾希特则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说着。

「不用隐藏了。我明白的呦。发动了概念魔法了吧? 对你来说那个时候已经可以说是极限的状况了。没想到、可以产生出打到阿尔巴哈伊特般强力的概念

、对我来说,可以说是预想之外……」

「……」

失去了阿格尼?欧鲁钢的阿一、一瞬间、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些什么的样子、向着周围四处撒下炸裂手榴弹将泡沫光弹飞然后再次取出了阿格尼?欧鲁钢。这

样一边牵制着艾希特、一边操纵着十字?维鲁多、并将其中的一架安置在了艾希特月的头顶的位置。

「大部分、“弑神”的概念都已经做出来了吧? 然后、暗藏着那个王牌、怀揣着“这个的话”的希望来到这里。呼呼呼、还真是可爱的东西呀」

艾希特月对于自己头顶上的十字?维鲁多连看都不看、岂止如此连嘴都没有停下来而是在头上用手扫了一下。

只是这样、即将开炮的十字?维鲁多几倍不可使的刀刃斩裂爆炸了。内藏的弹丸虽然像破片手榴弹那样试图飞闪出去给周围带来杀伤、就连这个都被艾希

特月手前的空间弹开传到不到。

看见了那个情景、但是、阿一连咂嘴都没有、而是注视着一边沉浸在优越感里一边不停说着话的艾希特月的样子、一下子眯起了眼睛。对于那样的阿一丝

毫不在意的艾希特、进一步油嘴滑舌地说道。

「使用了那个的话、就可以将我和吸血姬分离开来并且、只把我杀死、你是这样认为的吧?」

「……露馅了吗。嘛、也没有隐瞒的想法。我的杀手锏??可是非常强烈的呦? 那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我马上就让它因为恐怖和后悔而歪曲掉」

「噗哈、到了现在还毅然坚信那个女人的灵魂平安无事啊。丝毫不放弃的追赶着幻想叫喊的那个身姿、还真是、可笑至极啊」

这样说着、再一次打响了鸣指。

紧接着、阿一咔的像是要向前摔倒一般动作停止了。

「――呜」

原因很明显。阿一持有的梅智莱?德扎实特鲁被扭曲的空间抓住了。那个空间的扭曲、形成了紧紧地将其按固住的正方形的积木的形状。梅智莱就被固定

在了那个中央。

几乎同一时间、再一次什么预兆都没有的就从虚空飞来了雷之枪。

「该死」

阿一不经意的吐出了脏话、将梅智莱?德扎实特鲁收纳进了“宝物库Ⅱ”中逃过了一劫。但是、像是预料到了一样、从艾希特月那里传来了「――“捕捉

噩梦之显现”」这样低语。

阿一的头部飞了出去。四肢被打掉、心脏也被贯穿了。

「库啊!!」

迸发出了裂锦的气势。

发信原是来自于被认为死掉了的阿一那里。先前的光景那是艾希特月所制作出来的幻觉。弄不好的话、就真的会成为夺去性命的现实幻觉。虽然以体内的

魔力爆发般的气势活性化之后将之吹飞了。

但是、一瞬见、夺走了意思这件事并没有改变。那个代价就是梅智莱?德扎实特鲁。

被雷神枪贯穿了。梅智莱?德扎实特鲁和阿格尼?欧鲁钢走上了相同的末路。

――厉害

阿一坦率的、这样评价道。

术的展开、発动规模、速度、威力、无论哪一个都轻易地超越了过去的月。也没有魔力用尽的迹象。从轮圆光那里放出来的成千上万的流星、几乎自动的

制御完全看不出疲劳的样子、光之使徒也无穷无紧的诞生出来、在那间隙之间还有强力至极的神代魔法接连发射。

如果不是阿一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