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5 笨蛋路德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5 笨蛋路德

洋溢从外界象被割开一样的静谧的那个场合所,是某郊外的墓地。在稍微远离那裡的地方能看见寺院的本堂,周围是几个墓碑规律的排列在一起。

在那样的休息日中,作为閒散墓地的里,很稀奇的有个年轻女孩子的孤零零地站著的身姿。让微微摇动的风到(连)背伸长的头发轻飘飘一边随风飘动,好像想起什麽一样一动不动地凝视著刻著家明的墓碑。

还有,在那裡伴随著のっしのっし之(拟声词,不懂翻)的厚重足音的同时,响起了打破这份静谧的粗犷声音。

“喔,铃。奇遇啊。你也来了吗?”

“龙太郎君!”

在墓地的砂石路盛大地踏著脚步的龙太郎,对一边吃惊一边回头看的女孩-----铃,【yo】地举起一只手进行了寒暄的问候。

“龙太郎君。为什麽在这裡。。。。也就是说目的只有一个吗。”

“嘛、今天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日子啊。........感觉上吧。除了我们来这裡之外,都不会有谁来了吧。”

“也不是这样哟。姑且,在我来之前就有供品了。”

“嗯?啊,难道是香织和雫吗?”

“大概是吧。”

在墓前,确实有稍稍多的花装饰著。除了铃带的东西外,先被装饰的墓碑和祭拜后的贡品。对龙太郎的推测,铃一边表示同意,一边苦笑并开了口。

“另外,惠里在这裡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啊”

这样说著的时候,铃的视线又回到了刻有“中村家”的墓碑前。是的,这裡是在异世界死了的铃的亲友----中村惠里的家系的墓碑。当然,惠里在【神域】里自爆了,不要说遗骨了,连渣都不剩地消失了。惠里在这裡永眠的证据什麽都没有。

儘管如此,当悼念自己无法阻止因疯狂的思恋而死去的邪恶的亲友时,自然地就走到了这个场所。从异世界回来之后,只拜访过一次的这个地方。一年过后,有特殊经历的成员聚集的这一天,在约定的时间之前,铃也好龙太郎也好,并没有特意约好一起来这裡。。。。包含在铃之前来的香织和雫,看来心情是一样的。

两个人一段时间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墓碑并回想起以前的惠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铃【嗯~~】地伸了个懒腰,像是整理好了心情一样,浮现笑颜对著龙太郎询问。

“那么说来,今天的聚会,光辉君果然不会来的吧?”

“啊,没有特别从南云哪裡听说要打开异世界的门的事啊。不会来的吧。但是,难得为了我们而特别准备了一个班的,却却从高中退学说是“赎罪”就去了多塔斯(就是一开始的那个异世界的名字)。回来的一年后的庆祝集合,就算出现在这裡也不会有什麽问题的啊。”

“是呢,光辉君说过"对于我来说,没有那样的资格"的话呢“

龙太郎和铃互相露出苦笑。

就如所说的那样,光辉现在还在多塔斯那裡。

曾一度一起回来的光辉,对于普通的高中生生活不能高兴起来。不是被谁说了什麽,只是因为自己自身的心、罪恶感、赎罪的愿望,就算过了一年,两年,也还是拒绝过著舒适的学生生活。

即使让人们作为战争游戏的棋子般玩弄的艾希特不在了,但魔物的威胁并没有减少。在【神域】中出现的魔物和逃过一劫的人应该也有。光辉将其视为赎罪的一项,尽量排除这样的威胁。

当然,作为勇者被召唤的光辉,知道决战当时自己不在当中是众所周知的,也有他自己公开说明的原因。光辉当时在敌人的那方在多塔斯里也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在那个世界,光辉也等同于是没有身份地位的。

但是,儘管如此,光辉还是默默地作为一介冒险者东奔西走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那麽,离集合还有点时间,铃有什麽打算?”

“嗯~。没有特别地想过呢。适当的到处转转或者和香织织他们会合吧。。。。额,会合还是算了。在那个桃色空间中普通的待著是不行的。绝对会很累。”

“啊~、嗯。说得也是。那麽一起适当地打发下时间吧”

“嗯。也对读者的各位说说各种回忆场景吧。”

“。。。。。。”

铃稍微地接受了些电波(别问我是什麽意思,按原文翻我是这样理解的。。。,原文(少し铃が电波を受信しつつ)),两人最后再次看了下墓碑后,离开了那个场所。

悠閒地走著并谈得兴起的两人,不久便走到了公园安静的一边。并没有沟通和安排,自然地坐在了长凳上。在那裡无意地看了一下在公园里玩耍的孩子的身姿。

“啊~、真和平呢~”

“喂喂、怎麽这样说啊,你是老婆婆啊。”

“真是的,你还是个不够体贴一根筋先生呢。龙太郎君不也是回到这裡后会偶尔这样想的吗?真是和平啊什麽的。在一年前,自己也有点不相信会有什麽时候就会死也不奇怪的战斗的把。”

“。。。那也是。自从回到这裡的最初,忙著忙那的哪有想那些的馀裕。确实,到最近安定后就经常会有这中想法。”

“就是说啊”

一年前生存下来的同班同学通过阿一製作出连接异世界多塔斯和地球的门,再一次回到了故乡。

出现在学校屋顶的时候,看见周围景色的他们在月夜中发出了包含著感动而哭泣、安慰哭泣的人的声音。正处于一个极度不得了的状况中。

在那样的结果之中,存在可以再度打开到达异世界多塔斯的门的可能性。刚开始时消耗了莫大的魔力,把事先存在魔晶石里的魔力吸收后,鞭打著疲惫的身体尝试了看看,至少确认到在地球也能使用魔法和神器。

同班同学们听到可能能够再次和异世界亲近的人见面的欢喜心情,那已经是很厉害的了。同班同学全员袭向阿一,在将他抛向夜空中。

这之后,镇定下来的同班同学们,为各自的存活和归来感到高兴而回踏上回到各自的家中的步伐。到底,家和家人怎麽样了。。。并不是没有存在不安的感觉,儘管如此,大家都在让人怀恋的上学路上踏上轻快的步伐走了。

。。。。以奥运选手都赶不上的超级速度。和响遍[喂、禁止在屋顶上面跳走!]这样的某苦劳女性的怒吼声就不说了。

顺便、关于怎麽对家人说明在行踪不明期间发生的事,在决战后的一个月间的讨论中。得出了直接说出全部实情的结论。

如果说现实味的谎言的话,在警察调查后一定会被直接指出矛盾的地方和暴露出可疑点的。白天发生的集团性时钟,一定会在世间成为很大的话题,警察鼓起干劲地搜查着也能容易地想象。对于那样的警察,不可能看不穿恰当的谎言。更不用说,回不来的学生也有,所以不可能随便地应付了事。

虽说如此,如果统一说是记忆丧失这种像是有什麽要隐瞒一样的理由,比起警察,媒体不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因为集体失踪的学生闭口不说的空白期间。。。是媒体的最爱。也包括回不来的学生的事,肯定会发生盛大地骚动。

那麽,让周围的想法不禁向怜悯的方向考虑的话,这样的情报从这裡提供是最好的。

也就是说、

---在剑和魔法的幻想世界里和魔物啊,邪神啊什麽的战斗的事!

当然,这是阿一的方案。任何一句都没有谎话,所以,不管他们追问什麽堂堂正正的说出来就好了。不像阿一一样厚脸皮的同班同学们,也不用每次都为回答劳费心思。就算被说什麽,直接说“信不信由你”就好了。

然后,过分深入追究的人,引发了什麽问题的时候让月用魔法ちょちょい之(就是一种很麻利的动作吧)使其变成“哈、不知道在做什么?”这样的状态

还有,被“哈、不知道在做什麽?”的不单单是执恋值为MAX的媒体和敏锐的政府、警察的人员,还有形迹可疑的宗教关系的组织、特别形迹可疑的政府有关人员的人、对魔法有憧景的行为古怪的集团。

同班同学的大半享受著吃著薯片边看电视或边上网的生活的那面,还有在这样的地球生活的阿一(+存在感薄弱的人)他们的种种事情.......那是又是另外的话了.

“最初的时候真的,很辛苦啊,特别是媒体相关的人相当地缠人啊”

“啊啊,来了几次电话说希望能电视机的特别节目演出採访。当问到关于惠里、桧山他们的事啊,“为什麽只有你们回来了而已啊”,“没有感到责任的吗”之类的时候,真的有种想把他们打飞的衝动啊。”

“那个呢。中野君和齐藤君他们因为很普通的就打了记者先生而在报道中写到【果然,精神有异常!】这样的话。”

“是记者他们问得毫无体面的原因啊”

想起当时世间的动荡、铃和龙太郎相互浮现出苦笑。当时,不仅仅只是媒体和警察,就连稍微认识的人都来问这问那寻求事情的经过。

特别是,桧山、近藤和清水的家人在最后都紧咬著问个不停。

把真实完全地告诉给那些回不来的同学的家人听。进行说明的是爱子和阿一。其实,爱子打算一个人去进行说明的。不过,说明真想的同时,阿一的话题是避不了的。更重要的是,阿一完全没有让爱子因为桧山他们的事而成为众矢之的准备或让她烦恼的打算一点都没有。因此,阿一强行地同行了。

当然,说著异世界的事的同时用魔法让他们相信后,桧山他们的家人显露并且对著愤怒和憎恨并且对爱子和阿一恶言相向,根据当时的场合有可能发生暴力事件,不过......

伴随着没能带回来,或是不能使他们改变心意的责任感而打算甘愿接受那些谴责的视线时,作为射出那些子弹的人,阿一保持著冰冷的表情,从正面将那些全部弹回去。

就算他们的家人是善良的也好,就算从心底里多麽地期待孩子的归来也好,他们向我和我珍重的事物露出僚牙的事实是消除不掉的。父母的心情、孩子所做的事和阿一的情况毫无关系同理。对于阿一来说,敌人的父母的心情和他无关。

-----对于自己所做的事一点后悔的想法都没有。也没感觉做错了。所以,也不会谢罪。对于我是怎麽想的随便你们,但是因为这件事而对我身边的人出手的话就做好相应的觉悟吧。

这就是阿一给对方家人的所传达的话。对于有著煽动家才能般说话能力,擅长做微妙敷衍演讲的阿一,讲了些可以说是不灵巧的过于直接的言词。说白了,只能认为那是为了惹恼他们而说的话。

但是,在旁边的爱子理解到那个对于阿一来说是最大限度的诚意和觉悟。虽然不会敷衍了事,但是如果因憎恨而擅自将魔手伸向自己身边的人的话。相对地,无论在哪裡,都会将其排除的决心。

结果、其他人的家人因为知道了暴走的桧山的家人向阿一他们进行报复并由阿一亲手让其折服的惨样后都默默地遵守阿一说的话。从旁看的话,只能说是留下坏印象的结果、当是阿一完全没有去在意。

但是,包含那样的骚动在内,关于返回组那如怒涛般的报道什麽的.....那些东西,在某一天,就像退潮一样地平息了。不自然的程度到了就像是一直都没发生过那些事情一样。

“那些绝对是南云他们做的吧。”

“我想也是。关于月她们的户籍关系、对周围的认识程度那些问题都轻轻鬆鬆地解决掉了。顺便对世人的意识做什麽都完全不会觉得奇怪了。更不用说那个南云会放著作为唯一一个大人的爱酱老师成为众矢之的。”

实际上就是这样。[在这种情报话的社会中,把魔法加入其中的话.......世界什麽的很轻鬆就能搞定]说著出了这种让世界恐慌的话到底是谁呢......不用说都知道的吧。

“嘛,虽然很辛苦,但不幸中的万幸是谁都没有被家人所拒接吧。对我的爸爸和妈妈和妙子小姐(保姆)进行说明后,就露出悲伤的表情打算带我去医院的,不过多次说明和实际放出魔法后,才终于接受了事实。”

“啊,我家也是。但是我的情况是给他们看了狼人变换(根据下文猜的。。原文:モデ儿ワーウ儿フ)后就陷入了恐慌....我妈晕倒,我爸拿著棒球棍到处乱挥,我姐吓尿了((姉贵は漏らすし)这个6。。。。),养的狗像疯了一样乱吠,邻居的藤井老爷子边说著[战争啦!!]边拿出灭火器到处乱喷......”

“不明白最后的老爷爷做这些的意义。不过这些都是龙太郎君自作自受吧。倒不如说,在看到儿子突然变身成狼人后,拿出球棒和其对立的父亲,我是从心底里感到尊敬的”

看到铃从心底里感受到无语的视线时,龙太郎一边说著“时效啊,时效”(额,这个不会说,百度了下说明【通常,某个事实将持续一定的期间作为理由,承认一定的法律效果。民法,刑法取得时效·消灭时效的刑罚的时效,刑事诉讼法的公诉时效。】这个就自己理解吧)一边难为情地移开了视线。顺便说一下,龙太郎认为自己不能够处理这事态就把全家人和邻居的藤井老爷爷都弄晕后,就保持著狼人的状态乱入了同样在进行说明的光辉他们的家中。

幻想世界里才会出现的狼人突然闯进来后,光辉的父亲就这样晕倒了而他的母亲拿著刀大闹特闹、光辉的妹妹吓尿了(龙太郎害人不浅哇。。。)。察觉到狼人的真实身份和他的目的的光辉,姑且镇压住了他的母亲和让他的妹妹睡著了。

最后,因为龙太郎的突入而歎息的光辉知道龙太郎的性格正好趁这机会召开了龙太郎家和光辉家的联合会议后,总算得到了两家人的理解。

顺便说下,雫家收到了白崎家的紧急联络。那个时候香织的双亲在混乱中的第一句话是“雫酱!果然你也回来了呢,真是太好了!对了,我们家的女儿变成了天使的模样了,你知道些什麽么!?”。应该是给他们看了神之使徒模式吧.....普通地听下去后,只能听到的是在半夜里说著自己骄傲的女儿的笨蛋双亲的话而已。(额,就是在电话了对雫称讚自己的女儿有多么厉害)

在电话的那侧,除了听到“真是的,爸爸!别在电话那裡说些让人害羞的话啊!”的香织的声音和“但是,但是啊,香织。能变成天使什麽的,也可爱过头了吧!”父女间的对话外,还有どったんばったん之てんやわん的声音。(不知道怎麽翻这声音,我觉得理解成很吵的声音就行了。。)

雫一边静静地把话筒放下,一边在内心里想的同时把“这边也是在忙著说明的啊,笨蛋!”的葬话说了出来

就那样,归来的同学们虽然每个的家庭状况,时间等有著不同,但最终还是让他们相信异世界的话,同时也期望著家人能应对媒体的访问。

本来,因为存在为了寻找集团性失踪的同班同学们而结成的家族会,所以和其他家族取得联络时知道很容易就知道不单单是自己家的孩子,连其他家的孩子也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这样的经验。也因为有这样的一方面原因,同班同学全都被家人所接受了。

但并不能所一切都完全恢复到和以前一样.......

“咦?铃酱?还有坂上也?在这样的地方做什麽呢?”

“哦、真的呀。铃酱、好久不见~~!话说、难道是约会!?”

“诶?骗人的吧!?和坂上!?铃酱、难道别威胁了么!?”

在公园的凳子上说著话的铃和龙太郎突然听到了吵闹的声音。一看过去就发现时原来的同班同学的朋友们。那天,因为在别的地方午休而没有被卷入召唤的铃的三个朋友们。

和她们适当地说了说最近的状况和下次再联络这样一句话后分别了。

“沟通能力还是那麽的强啊。”(コミュ力,额,就是人与人间交往的能力吧)

“还行吧”

对于龙太郎称讚的话,铃并没有感到吃惊和谦逊地耸了耸肩地接受了。铃的精神果然经历了那场和惠里的决战后有了很大的变化和很明显的成长。

集团失踪的这一事实,同样在学校里的学生们说的也不少,不,倒不如说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瀰漫著不想碰肿包那样有过多的接触的态度和缺乏纤细的好奇心那样的氛围。

那些都在归来的他们再次上学的时候包含在大多数家庭的不安声中的形式表明了出来。在那一年间,音信全无,完全不知道在哪裡在干什麽被干了些什麽。但本人却说著完全没有现实感的话。而且、也有没有回来的学生在.....最终还是让那些来路不明的孩子们复学,我家的孩子们不会有什麽事吧。

结果,不管归来的当事者如何、事情真相还没有弄明白和就这样没能回来的学生的情况下,政府最终做出了行动。

为了减少世人对阿一他们因事态的曝光的好奇目光和停滞了一年的学业而专门为他们准备了专用课程的同时在校内配置精神方面的有关医疗人员这样的形式支援回归者们顺畅地复归到学生生活中而建立的为了避免麻烦的事态和隔离他们的特别班级。

所以,现在阿一直到毕业为止的固定教室不是本来的教室而是在校舍最顶层的一间未被使用过的角落的房间。

实际上、学校什麽的其实是也没什麽....这样的话也有强烈地说过的...

“转校真麻烦"这个谁的意见和摩柯不可思议现象(不知道什麽鬼现象)一同通过了。不知不觉就,极其自然地。又极其不自然地....

总之、就这样感到了物理上的距离感,当然、归来组合被召唤前的曾经的其他班的朋友也就有著距离感了.....想重新构筑友人关系的人也有很多,但是在这当中,铃和过去一样没有变化(朋友关系),不,更不如说和以前的朋友(没被召唤的朋友)构筑了更加亲密的关系了。

就像这样在假日偶尔碰见也会积极地打招呼。‘如果对铃做什麽奇怪的事的话不会放过你的'这样的女生们的眼神一直射向龙太郎。

“哈,真是的,你这人....除了南云外,从异世界回来后有了巨大变化的就是铃你了。一瞬间被认为是男友,真是光荣啊。”

“呼呼呼。对吧、对吧。被别人怀疑和这样的美女有什麽可疑关系、龙太郎君你这幸运者~”

“......”

“......喂,说来听听,刚刚说到美女的时候移开目光的理由。对我说的话有异议的话就听你说一下,嗯?”

谷口铃。没了短辫,长长的头髮的氛围相当有大人感的女孩子。但是可惜的是......身高一厘米也没有长。还有胸部......怎麽看都很难说是美女。但是、只能说是美少女吧,大概,一定。

对自己的态度愤懑的样子睥睨这的铃,龙太郎举起两隻手摆出投降的POSE。然后,对于变现出“哼”不高兴的铃,怎麽办呢,到底要怎麽做呢。这样犹豫又害羞的模样边移开视线边说。

“啊,不,嘛、那个什麽...你已经十分地有魅力了?啊,不、真的”

“非常感谢你那毫无说服力的声援。哼哒。反正我也不像她们一样是个超级美少女。”

铃很不满地撅了嘴(额,不知道怎麽表达。。见谅。原文:铃は「けっ」之、どこかいじけた様子で唇を尖らせる。)但是,接著听到了认真程度宁人吃惊的话后,不禁漏出了白痴的声音。

“才不是声援,铃是个好女人。谁都不会输给谁。”

“诶?”

不禁把视线转向龙太郎的方向。直到刚才为止都把头转向旁边的龙太郎的视线笔直的注视著铃。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的声音在身体里回想著,明白到脖子和脸都开始变红。

这次轮到铃把头转向旁边了。不知为什麽,说不出话来。也是很勉强的说出了“呼、呼、嗯”这种连自己都知道意义不明的话。

流动著铃没经历过的什麽都没说的奇妙紧张感的空气。无言的两人之中,只有风和叶子互相摩擦的声音特别响亮地传入耳中。

铃知啦利多(チラリ之,不知道怎麽表达)地斜眼偷看了一下龙太郎的样子,发现龙太郎紧张和认真的表情像是有什麽纠葛一样。铃的紧张仪表也ぐいんっぐいんっ之(就是修饰词,不懂表达)地往上飙升。

不久,龙太郎像是有所觉悟一样静静地开口了。

“高中毕业后的事吧....”

“诶!?啊,嗯......”

“我想再去到多塔斯。”

“那说的不是和南云君他们一起去游玩的事?”

“啊啊。想著在那边的世界生活下去。”

“.......”

铃好像明白龙太郎那样决定的理由。在这一年裡,经常一起度过并且在那之中说了各种各样的话,就会不禁地想到就是那麽回事。

“虽然想帮光辉的忙,但是也想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我是这么想的。有那样的力量在的话,做不到在这边悠閒地过日子。”

“姑且不也是考虑过当警察这条路么?”

“嘛哪,但是啊,我果然还是和那边世界合得来的样子。”

“是吗。”

这麽看来龙太郎很认真的考虑好了未来的路了。铃感觉自己好像被放置一样稍微感到有点寂寞。

与那样的铃相对,龙太郎慢慢地从凳子上站起来面对著铃单膝跪地。对于昂视自己的龙太郎的构图,这个完全就是....

铃的体温在往上升。认真表情的龙太郎心脏在砰砰的跳著。

“龙、龙太郎君.......”

到底在干什麽?打算这样搭话的铃,但是,龙太郎把他的想法更快地说了出来。

“铃。不跟我一起走么?”

“那、那个是时不时地组队么?”

“不是那样。明白的吧?我说的是“一生”。”

“呜.....”

铃吞了口气。那毫无疑问是爱的告白。这是人生第一次的,没有比这次更加认真直白的告白。对于涌上各种感情而说不出话的铃,龙太郎接著说。

“我喜欢铃。与其选这世界的未来不如选择和我的将来。虽然不会很平静,但是我会尽我全力珍惜你的。一起走吧,从今往后。(如果说不行就笑死我了,虽然可能...)

在内心里想到了“直白过头了!”,“虽然已经放弃了,但是也是曾经喜欢过月的。难道喜欢小女孩!?你这个萝莉控!”,“一边说著喜欢,一边在异世界一起战斗什麽的,说什麽呢,这个筋肉笨蛋!”这些各种各样的在铃猛跳的心中夹杂各种骂詈胡话。但是......

注意到时,就自然地------

“.......嗯。可以啊。”

就这样的回复了。就连自己都感到吃惊的话就这样子说了出来。然后,就自觉到。

“虽然自己也对自己感到吃惊,但是我好像对那样的龙太郎君挺喜欢的。”

铃的脸就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在异世界一起堆积起来的时间,回来后的一年,和龙太郎垒积起来东西远超出铃所自觉到的样子。

然后,对于人生第一次的告白而被接受和女孩子对他说“喜欢你”的龙太郎....

-------太棒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特意数了下,14个啊没错,还有龙太郎loli控确定)

这样盛大地咆哮。在稍远的场地玩耍的孩子们哔咕(ビクンッ之)地抖了下身体看向龙太郎。

“喂,很吵呀,龙太郎君!小孩子们就像是遇到狼的村人一样的表情啊!”

“啊哈哈哈,那麽就变成狼人模式吧!现在是特别服务时间!”

“别做啊!今天晚报上的头条就是白天公园出现怪物这样的内容了!话说,有多高兴啊?情绪高涨过头了!”

“绝对很高兴啊!人生的第一个女朋友!而且是铃啊!最棒了!”

“呜.....”

然后暂且间,在小小的公园里回响著脑筋笨蛋最高幸福的欢呼声和铃那缠绕著羞涩和高兴氛围的声音。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