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6 寻常归还者们的聚会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6 寻常归还者们的聚会

被橙色温暖的光照耀的店内,虽然不是甚麼高级店的感觉,但也充满了别致的气氛。

一到休息日的傍晚,通常就会满座的人气小店,不过,今天客人的身影是一个人也没有的,空落落的。

“优花,差不多时间了吗?奈奈和小妙子,都觉得很合适就好了"

“是吗?那就这样吧"

归还组中的一员,园部优花这样说着时把店里的围裙脱下。接著迭了起来,而穿着一样围裙的宫崎奈奈和菅原妙子也一边呼气一边取下围裙。

向优花打招呼的,是这家店的店主,同时也是优花父亲的园部博之。在他身边,母亲的园部优理也在。没错,这家店是园部家经营的西餐厅。

接著,博之在下午五点的时候,让女儿和她两个朋友在本来接下来会变得很忙的时间裡帮忙,是因为阿一们回归一周年祝贺聚会的场所订在园部家的餐厅了,所以优花她们在时间到达前帮忙著。

直至约好的时间前,还有十五分鐘左右。差不多有谁会来了吧,优花开始这样想时,店门就在这绝佳的时间打开了。

“嗯,难道,我们是最先到的?

这麼说着进来的是,淳史玉井,从那后面,相川昇和仁村明人同样也一边打著轻浮的招呼着一边进来了。

“是这样啊,提前十五分馆还真是感概"

“哎呀,白天没吃东西,现在肚子饿了。先到的能不能先吃点什么东西?”

“那个啊,还是再忍耐一下吧"

看起来,淳史们很饥饿的样子。好像是时间到了之前一直在玩。淳史们,一边“誒~的抱怨着,一边把手放到了预约了的椅子上。

於是,

“那个……我想最先到的是我。

“咦!?甚麼啊!?

“啊,远藤!你在啊!"

“嗯,骗人。甚麼时候来到的!?"

“门铃都没有听到!”

其实,最先到场是即使神的使徒也放过的存在感薄弱男人远藤浩介。而浩介回答是「只是普通地进入,普通地打招呼,普通到达了座位」这样的感觉,优花等人以无法形容的表情谢罪并说著安慰的说话。

淳史他们坐上座位后向浩介打招呼起来。

“即使那也相当早啊。永山他们,今天不一起吗?"

“最近,没怎样在一起哦。重吾和健太郎好像和辻他们一起去玩了……而我是,去了学习。"

对於浩介的回答,优花像是接纳的样子点了点头。

“这样说起来,远藤君,是以医生作為目标。然后,毕业后就移居到另一方了。"

"為了拉娜小姐她们哈乌利亚族那样无法使用魔法的兽人们,所以才去学习现代医术呢。虽然不是远距离恋爱,都要好好地做。"

就像奈奈说的那样,在多塔斯(个人对异世界名字的音译)裡得到了一位兔耳姐姐作為恋人的活介,将来,就算很少都想成為哈乌利亚族的力量。不使用魔法药和魔法的治疗术————也就是说,为了学习现代医术,以医科大学為目标努力学习著。除此以外,还没有停止磨练自己的暗杀技术,还在军用格斗术、求生技术、农耕技术甚至交涉术,在广阔范围裡学习着而忙个不停。而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所爱的恋人。

原本在这一年的期间,尤如阴影人的角色形象崩坏一样,被裡世界的种种卷入,被麻烦的人(有几人是女孩子)追赶著……某种意义上,比归还组任何人还贴近裡世界,本人為此抱头起来。

这样远远看着的浩介,优花们以温暖的眼神聚在一起,為日夜努力的同学送上声援了。叫着哈乌利亚族作为新的家族成员迎进门証据一样的名字。

"""""“浩介•e•阿庇斯凯特(アビスゲート,深渊门,深渊卿)君,加油""""""

“住手!这个名字,不是说好了没哈乌利亚族在附近就不使用的吗?!?"

浩介是以相当羞耻掩脸伏在了桌子上。被漂亮的姐姐赐予的名字,没有害羞的必要。在神话决战时,自己报上的名字在以使徒作对手累积联合军裡最大杀敌数的英杰了。

“喂喂,怎麼啊,阿庇斯凯特君。身体不好吧,阿庇斯凯特君”

“阿庇斯凯特君不好吗?阿庇斯凯特君。哈乌利亚族的人不也是非常欢迎的不是吗?阿庇斯凯特君」。

淳史和优花有默契的笑着,在浩介的两边刺激他。浩介则是“住手!,停止吧!”抱着头,厌恶着。

“浩介•e•阿庇斯凯特君,来了!”

“呵,看不到我?就是。潜藏在黑暗的我是谁也无法捕捉到………”

“疾风影爪的名字,用那身体来铭刻!”

昇兴奋说着,奈奈也同一情绪说着,明人则是摆出姿势把曾经的浩介再现了。浩介的心中HP朝红区突入了。妙子,只是肩膀抖动颤抖移开视线。

那个时候,对浩介的惨状感同身受一般,包含了从心底感到共鸣和同情的声音响起了。

“你们……做甚麼啊。缺德也该有个限度吧。远藤说了甚麼啊"

“是吧?南雲!心之友啊!你终於来了!"

看起来,不知甚麼时候入店了。阿一一行人看到浩介等人的状况就走到了旁边。浩介以半哭的样子跑了起来。然后,隐藏在阿一的背后发出对淳史他们的反声声音。

“你们,别再乱说话了!看,这个现实后宫男!然后想起来,过去的南雲!哈乌利亚族,把这家伙叫作甚麼!不止我这种程度吧!不,原本不是说没存在感的吗?南云的中二————”

啪嗞的清脆声音响起,远藤以三周自转决定了。就这样双脚统一崩落了。

“……现在,打了甚麼?"

“……抱歉。不由得就做。"

远藤泪目起来静静问著,阿一则是视线飘开回答著。两个人,都被哈乌利亚冠上盛大(?)的称号,并因此成為广阔世界裡的同样被害人,加上这一年裡在裡世界的活动,实际上变得交情不错。心灵的痛楚有所共感,而且恋人都是哈乌利亚的女性而有亲近感亦是理由之一。

"优花小姐,今日把店借来真是谢谢了。料理方面,需要过来帮忙吗?"

"没问题啊,希婭小姐。我和奈奈和タエ(不知是谁),已经差不多做好了,爸爸和妈妈已经完成"

对希婭的提议,优花笑著摇头。正如她所言,看到阿一身影的博之抹手行过来

"好,阿一君。欢迎光临这店。一直以来都想著招待你们的。"

"今日承蒙照顾了。特意借出这裡……真是帮了一个大忙了。集会在其他地方的话,招来好奇的他人就不太好。"

"不用不用,这边除此之外就没其他事能做。……你把我家的女儿带回来。实在是非常感激的。我能够拿得出来的就只有自己自豪的料理,手腕為此而动。那就请好好享受了。"

"好,我听远藤和玉井他们说是很美味的样子。那我就好好期待了。"

以非常礼貌和优花父亲的阿一,淳史他们低声起来「果然用著敬语的南雲有违和感」这样,「魔王大人都圆滑起来啊」这样,「又对,毕竟,日本可不能随时拔枪出来。自然会圆滑起来」这样,「不对不对,管原。不明白啊。南雲他啊,要毁灭証据甚麼都只要少许时间就行了?已经杀了杀几人的可能性都……」这样的交谈著。

阿一的左手无名指上的宝物库发出光芒,好像要在等同无限的兵器库裡拿出甚麼的样子……淳史他们就一瞬间在椅子上重新坐好,尤如甚麼事都没发生饮著饮料。接待阿一的方法已经熟练起来。

"这样说起来,阿一君的新娘们,真是漂亮的孩子啊。"

在博之后面系上围裙走过来的优理这样说著,在说这个后就「本日欢迎光临,请慢慢享受」这样打著招呼,然后月她们亦回应招呼并為借出店一事道谢著。

优理对著这样的月她们浮现出笑容,好像接纳甚麼般点头然后重新望向阿一,发出言语。

"说起来,阿一君要何时才把优花变成新娘啊?"

"等一下,妈妈!?你在说甚麼!?"

对母亲忽然放出的说话,优花噗一下喷出饮料放声起来。看到的是,淳史他们、香织和雫都嚓一样的样子望著优花,接著意识向优花处。

对此,投下爆弹发言的优理是「不行吗?妈妈我,对阿一君那样是完全没问题~~」这样说著同时偷偷笑著。

优花的母亲平时是有沉静老实气氛的人,不过会无自觉投下爆弹类型的人。优花对这样的母亲放置起来,想对阿一解释时……看到眼前的是满脸笑容的香织就不禁脸颊抽动起来。

"那,那个,香织?我是--"

"没问题,没问题啊,优花。我啊,稍~微明白的。总之,先去裡面的席位?想在阿一身边,有形形式式的事想知道啊,老老实实告诉我了。"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用客气!没知道的必要啊!"

"嘎,即是阿一君的事怎都好?是这样?"

"中毒的样子般(めんどくさっ,不知怎翻,但看到中间两个日文字有毒的意思就这样翻)。之前就这样想的了,和南雲君有关系时的香织,就像中毒的样子。"

"别说这些了,别想岔开话题!来,优花,谈谈,好?"

香织这样说著时抓著优花的肩带到裡面的席位。在被拖去期间,优花向淳史他们发出求救的眼神,谁看到都不约而同移开视线时。优花绝望了!

"唉,阿一,我担心优花啊,我都去裡面的席位处。"

"嗯,香织交给你了。在园部口裡吐出灵魂前救她了。"

"知道了。"

归还之后的一年,雫的苦劳性并没改变。不过,现在苦劳后有著恋人的奖励,已经不觉得苦劳了。

在这样的状态下,园部家微妙的骚动起来,接著归还组的同学们都在此集合。

永山重吾、野村健太郎、辻綾子、吉野真央、健太郎和綾子牵手。两人是在归还后就开始交往。接著在中野信二和齐藤良树為前,几乎全部归还组的学生已经集合。

剩下本日有招待而未到的人,有龙太郎和铃,以及爱子。光辉去了多塔斯这事大家都知道,没等待的必要。而爱子都因為工作关系,所以事前都知道会晚到达。实际上,只剩下龙太郎和铃。

"比约定的时间迟到过头了……"

阿一看著时鐘这样自语起来。时馆的确已经过了下午五点。桌面上不止例行的洋食,还有一些薯条、迷李薄饼、没酒精饮料满桌都是。

香织开始為这样的状况担心起来,拿出手机。当想著联络一次时。香织已经没联络的必要。

"呀,抱歉!迟到了!"

"对不起!龙君他像阿呆一样情绪高涨,冷静下来已经是这样的时间了!"

以这样的方式谢罪飞奔进来的是铃和龙太郎。「不会在意」想这样说的阿一他们,思绪就把这话吞下,接著,那视线集中在一处。

……手指紧扣,即是恋人那种牵手方式的两人的手。

发觉到这视线。铃「呀」了一声,慌张想收回手。不过,龙太郎的大手把铃的小手包裹著,龙太郎没放开就不会简单鬆开。

"说起来,刚刚,铃。把坂上称呼作「龙君」?"

"……真的。不是,终於这样了。坂上和谷口。"

耳朵灵敏的奈奈,听到铃改变对龙太郎的称呼(接受告白后,想变得比之前亲爱的铃改变)就说出来。淳史有点可惜般说著,能看到纯粹的惊讶一半接受一半的表情。

"嘎,你们何时变成这样的关系的?"

阿一以有趣的感觉张口寻问。然后,龙太郎,由这状态发觉到同学们已经即时理解自己和铃的关系,因此脸红起来。

"一小时前!"

竖起姆指和快活的笑声作為供物报告。途中,铃脸红起来,同学们则是发出「啊~~」和感嘆的声音。之后,「恭喜~~」发出祝福声音的女子们,「坂上,肌肉脑的混蛋都有恋人……去死了!」「爆发了!」「我都想要恋人!谁啊,和我交往了!」这样发出包含著嫉妒声音的男子们不断放口说著。

看起来,恋人募集的声音被好好无视著。信二為此而泣起来。

架构新关系的铃和龙太郎,以雫和香织為首给予盛大的祝福。接著,全员坐好整齐,阿一就立起来拿起杯子。同学们又好,月她们都好,都拿著杯子。

"好了,有异世界旅行这种笨蛋般的经验的我们,现在,在这个故乡之地,能够庆祝归还一周年。异世界的一年又好,归还后的一年都好,就像笨蛋般骚动一样的日子……怎都好,真不坏啊。我本心,真是这样想的。"

阿一静静说出所思所想,稳重、深厚的眼神和表情,包含月她们,同学们大家都是一样,深深点头一下。

无法归来的人都有。但是,连他们的事都包含在内,谁都确实感觉到「真不坏」。

"接著下来的未来,谁走上怎样的道路是不会知晓,知晓「战斗」是怎的意义的我们,问题甚麼不会有的。没错吗?"

一同用力点头回应著。接著阿一都深深点头。

"所以,乾杯的说话这样就够了。……越过这两年、接著下来的困难!乾杯!"

"""""乾杯~~!"""""

就是这样开始宴会。

谈著异世界多塔斯裡的回忆,归还一年后的想法,对新旧情侣们盛大的讽刺,欺负浩介,没意义的骚动,大饮大食,不见了浩介,又骚动著。

途中,工作完毕的爱子来到会合,进行坐在阿一身边位置的斗争,接著月以大人模式乱入,败北的希婭等人在阿一身边形成例行的桃色空间,而看到这个的同学们再次骚动起来,心裡对现在的生活涌出欢喜的实感,见证著归还一周年的集会以非常盛大的感觉举行著。

不久,宴会到了如火如荼时,不知是谁,出声说想去多塔斯。当然,不是移居过去的意思,只是想和多塔斯所认识的朋友、认识的人相会,只是轻巧的语言。

谈话的回忆裡提起,莉莉安娜、王宫的女僕们,决战时一同战斗的战友们,復兴时彼此协力的人再一次相聚。

对这样的同学们,阿一笑起来。

"那样,现在就去见他们?"

口裡放出这样没甚麼实感的言语。

要打开跨越世界的门,是需要大量的魔力。从多塔斯归还到地球时,疑似神结晶吸收自然界的魔素,再加上作弊者们全魔力都注进去,就算这样都需要一个用时间。

没魔素的地球要打开跨越世界的门,阿一他们注入自己全部魔力最快都要五个月才做到。

最初归还后的五个月曾经开啟过一次门,接著的五个月后都开啟过一次门。故此以正常想法的话,都需要三个月时间。

"喂,南雲。现在这时候,你做甚麼都不惊讶了,但是有点可疑。所以快点吐出真相了。到底是怎的一回事?"

龙太郎以有点呆然和感嘆所交织出来的表情寻问起来,同学们都注视著,阿一举手右手发动「缠雷」啪嗞啪嗞和红色的闪光迸发著。

"这个缠雷是把魔力化成电击的固有魔法。魔力变换成电力……那样,想一下能否反过来?"

"等一等,阿一君。我啊,有很讨厌的预感。"

阿一的说话让爱子脸部抽动起来。跟著说起「一个月前,某个町发生停电。虽然马上復原…的确,原子发电龙在附近。」,同学们都想到阿一所做的而都脸部进行盛大的抽动。

"正如你们想象。稍微,把原子力发电站的电力变换成魔力。这变换法已经确立好,专用的神器制作花了点时间,终於实用化成功。

"成功了,不是啊!啊,只是视线离开一下就做出这样的事……"

ドヤ颜把原子力发电站的电力偷---借来用的阿一,爱子头痛地抱著头起来,其他人则是远目看著别方向。

顺带一提,某町的停电事件是阿一没推测好的意外事件,现在是会不影响町的电力供给下进行变换。

眼角望了一下失神的他们,阿一就在宝物库II裡拿出「水晶键」和「罗盘针」,没犹疑向虚空刺一下,开啟异世界的大门。

"甚麼啊,不去吗?"

对於这样行事,果然是轻浮阿一,同学们随后重新出声踏上大门前去。

地点是哈尔利希(觉得ハイリヒ译作哈利有点怪怪的,所以这样译)王国新王宫的一角的大广场。

传达阿一们开啟大门消息的神器是莉莉安娜所持有,已经发觉到。

例行一样,几人啪塔啪塔的脚步声响起来。

接著,boom一声气势打开的门对面是呼吸有点慌乱的莉莉安娜的身影。莉莉安娜看到阿一后跑否--以ダァーー的样子飞奔著。

这样子下去,就像一向的样子,谁都想到感情看起来想抱著阿一的样子……

在那裡,意料之外的言语,从莉莉安娜的口飞出来。

"大件事了!大件事了!------光辉先生,被不知那裡的异世界召唤了!"

"是?"

阿一缺少感觉的声音,同调一样的同学们都「是?」的样子。这个如此,被召唤甚麼,这裡是光辉被召唤的世界。莉莉安娜在说甚麼,歪著头都不是没理由。

这样的他们,

"真是这样的!突然「找到了,勇者大人。请救救我所爱的世界」这样的声音从天空传来,没看过的魔法阵在光辉先生的脚下扩大---就这样消失了!一星期前的事了!"

在那裡终於好好让同学们的头理解好事态。

即是,光辉在被召唤成勇者的世界裡,再被某个世界进行勇者召唤就是这样的事……

"这是怎的一回事~~"

想和光辉愉快一聚的龙太郎首先代替大家心声进行吐糟大叫起来。

怎都好,世界是还未放过阿一他们的样子就是。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