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7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1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7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1

夜晚、南云家其中一间房间中、发出哒哒哒的小小的键盘敲击声、屋内被淡淡的显示器光照亮着。

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枕头上、横躺在床上用手肘撑着上半身、小脚啪嗒在床上熬夜的正是、南云家的公主大人--缪。来到这边的世界已经五年了。现在、十岁的缪身高虽然并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可以看出在原本就“可爱”当中更添加了几分“美丽”的要素。

现在、对于在尾句加上“~~nano”(这样的尾句通常是体现在孩子小时候想要强调自己的话才加上去的 然后渐渐变成了习惯 之后我会翻成”的说“来保持可爱性 虽然和希娅可能会撞车 不过如果按日语来理解 希娅的那个只是单纯的希娅说话都带着敬语而已)这个习惯本人也希望能改掉。想成为与被给与一个人房间一样、成为靠得住的姐姐。(解释:因为长大了所以给与一个人的房间 但是尾句加上nano很孩子气 所以想改掉 小孩子想急着成为大人那种感觉)

『恩~、照这样说的话、娜酱也要参加那个典礼的说? 』

『 没错哦、作为圣歌队的一员、演唱赞美歌』

哒哒哒的操作键盘、对于缪的疑问、被称作娜酱(本名、娜塔莉亚)的人送来这样的回复。她、虽说是自称住在美国与缪同岁的女孩子(解释:因为缪没有正式确认过 所以这里说她自称)、自从在治愈系的网游中认识以后、偶尔会在游戏之外、像这样一起聊天的缪的朋友。

顺便一说、缪的语言能力是因为、阿一手制的“语言理解”的神器的缘故(缪专用、能翻译声音、投影文字)、全世界包括古代语都可以对应。现在也是、普通的在翻译这英语。

『 圣歌队、啊~。那还真是厉害呢』

『是么?能进入圣歌队的孩子、在我们国家应该相当多才对 』

『 那样的的话、娜酱的国家即使使徒攻打过来也没问题呢。国民全出动唱起圣歌的话、能将使徒能力削弱九成呢。这样的话完全就是木人偶了的说』

『抱歉、缪。有时候会完全不懂缪在说什呢... 』

当然、一般都会无法理解的。

好了、照刚才的话来说、娜塔莉亚好像在这周的星期日会与参加政府人员们举办的规模稍微有点大的典礼的父母(相当高官的样子)们同行的样子。在那里、娜塔莉亚也要参与、典礼出席者的孩子们组成的圣歌队一起进行赞美歌的合唱的样子。

但是、从娜塔莉亚的角度来说、除了唱赞美歌以外就完全无事可做了、在典礼结束后的晚餐派对上、小孩子们只能无所事事的等待“大人的话题(相当长)”结束。如果在那里没有特变亲昵的朋友的话、会得到与那家那家的孩子搞好关系这样的父母的指示、相当不自在又忧郁的样子。

『 啊~啊~、如果在派对上、缪也过来就好了呢』

『与其他的孩子们、乘着这次就机会成为朋友不就好了? 』

『不行啊、要是关系变好的是与父亲敌对家的孩子的话、会很尴尬的吧...年长的孩子中也会有收到家长的指示来搭话的人哦?与那样的人成为朋友才不要 』

『姆、就好像贵族一样 』

『啊哈哈、像贵族一样什么的。缪就像知道贵族是什么样一样呢。莫非是英国人? 』

『不是哦、缪是、海人族的说 』

『啊哈哈、虽然经常听、那个、到底哪里的人~~ 』

『大海的女人 』

『啊哈哈哈~ 』

是因为缪说的话很有趣吗、显示器上罗列着表示笑声的文字。稍微冷静下来的娜塔莉亚、向着与平常在学校中与朋友完全不一样的开朗氛围对这位他国的朋友、写下了了请求一般的话。

『呐、缪。派对的时候、也能像这样说话么? 』

典礼大概是中午的时候。考虑倒时差的话应该能尽情的聊天。但是、不参加派对、在角落里玩着智能手机的女儿这样的构图、作为娜塔莉亚的家人、又或者周人的看了会怎么样呢.....

但是、即使理解、娜塔莉亚的文字中、相当认真的传达出除了忧郁的感情。

于是、缪心中的大姐姐魂被激起来了!

『 姆、没办法呢 』

『诶、可以么?最近不是说过因为上太久网而被骂了.....当天应该相当迟了吧 』(解释:这里指美国与日本的时差 缪在日本的话应该会是深夜了)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为了朋友的话、一定会原谅我的。所以、娜酱、期待着派对吧、不会让你无聊的哦! 』

『e、恩!怎么回事呢虽然很高兴、总有种讨厌的预感 』

娜塔莉亚的那个预感、周末、漂亮的命中了。

美国的某个场所、那天、某个典礼开始了。就像娜塔莉亚说的、许多的政府人员前来参加那个地爱你理你、典礼的状况也因为要登上今天的新闻而被拍摄着。

当然、娜塔莉亚参加的孩子们的赞歌也为典礼锦上添花、拼命唱歌的孩子们的身影也会被新闻播出吧。

所有节目结束后、现在是用餐派对时间。典礼的场所是某个高级酒店的其中一层、端上的料理也都是一流的。

大人们也早早的开始说着难懂的话题、于是、留下的娜塔莉亚成为你了墙壁上的花朵&手机的天才。(解释:就是说这孩子靠着墙壁玩起来手机)

『 啊咧?缪还没上线么?莫非、果然被妈妈或者姐姐的谁阻止了么?』

一直使用的聊天室中、确认了缪还没有登录后、失望的、为接下来要度过的派对时间吐出忧郁的叹气。

就在这个时候、

『这位小姐。叹气的话幸福会逃走的哦? 』

『诶? 』

突然向她传来的话语、娜塔莉亚一下子(拟声词好难翻 放弃)把视线转了过去。那个、像是某位搭讪大师一样的台词、意外的是从一位与自己你年龄差不多的可爱的女孩子口中传来的。

不、用可爱这个词来表达都力量不足的、这种等级的美少女。

翡翠一般的柔顺金发、好像装满神秘的翡翠的瞳孔。淡淡桃色的嘴唇、恍惚的蔷薇色脸頬。穿着仿佛轻飘飘的被翠绿缠绕的礼服的那个身姿、就好像从通话中跑出来的妖精一般。温柔的脸庞微微透露出仿佛チェシャキャット(这个真找不到 应该是指流氓那类的吧)的恶作剧笑脸、这样的想象只是一瞬间。

过了一会儿、呆然、又或者说舒畅的、被那位翡翠的妖精少女注视着的娜塔莉亚、因为少女的『 恩~?』的一声不可思议为什么自己一直被注视的样子取回了自我。(解释:就是娜塔莉亚发呆 缪不可思议为什么一直被注视所以恩了一声 然后娜塔莉亚回过神来了 这段直译中午超级怪啊!)

『那、那个、你、是谁? 』

『姆、这真是残忍。明明因为娜酱寂寞才特地过来的说 』

『诶、诶?娜酱?诶? 』

就是从全世界找、会用那个爱称称呼自己的、只有住在日本的那个奇怪的友人而已。

但是、但是啊。对于家境、年龄的方面来说意外的聪明的娜塔莉亚把那个可能性否定了。

因为啊、哪个世界会有因为、在派对上一个人好寂寞这样一句话、就从日本跑过来的友人啊。而且、从说出来到典礼举行只有三天而已。就算当场决定马上过来也应该赶不上吧、普通来说。

就算退一百步来说、她来了的话、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啊。这个各种大政治家聚集的地方、当然有关人员除外想进来是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检查的。除了事先被招待的客人外根本不可能进来。

这样的话、可能性只有一个、其实她是与自己一样是从日本被招待过来的人家的孩子、对自己一直撒着谎。基本上一直是在聊天室或者网游中说话的两人、互相都不知道长相。那样的话、果然眼前的女孩子是、(这里娜塔莉怀疑缪一直骗自己的想接近自己的政治家的孩子)

『猜错了哦。缪就是缪本人、真真正正的住在日本哦? 』

『你、你果然是缪?但是怎么会... 』

猜到了娜塔莉亚想的事缪用、恶作剧成功!这样的表情继续说道。咕噜的混乱着的娜塔莉亚、缪一下子接近握起了她的手。然后将嘴唇靠近她的耳旁、像要吹气一般、又或者说像告知秘密一样这样小声说道。

『因为缪是魔王大人的女儿、以及他的妻子们的第一弟子.. 』

『....... 』

『为了朋友、这种程度完全没问题 』

缪从近距离露出稍微有点困扰的笑容对不知为何脸上红了起来的娜塔莉亚说道、

『还是说、来这里给你添麻烦了? 』

这样听到的瞬间。

娜塔莉亚的头部像是发生残像一般高速的左右挥动。那个表情比什么都要拼死的表达出否定。(表情は、何より雄弁だ 玛德 完全意译了 直译能表达?高人收我!)

将“为什么”这种小事扔掉、好像被强硬的侵入的娜塔莉亚与友人一起度过这无聊与忧郁的派对。

顺便一说、缪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使用了罗针盘与水晶钥匙的阿一将她送过来的。

来到这里时日本已经是晚上了、早就与阿一他们说明了情况。对于女儿的交友关系国际化稍微吓到什么都说不出来的阿一爸爸、月他们对于旺盛的长大的缪感到自豪并且高兴的将她送过出来了。礼服也是月她们准备的、

要是、知道壁咚朋友并且像乙女游戏里的帅哥一样的言行使朋友面红耳赤的话....南云家紧急家族会议一定会召开的。(刚才在耳边说秘密的时候就是壁咚状态)

『真是的、真的是完全被吓到了啊! 』

『不会让你无聊的---缪自己说出的话一定要做到 』

『啊啊、这个调子、完全就是缪啊 』

做出认真的表情说出那种 宣言的缪、娜塔莉亚虽然有点丧气着同时也完全理解了。诚然、眼前的这位外观会被错认为妖精的美少女确实是自己的友人缪。

『虽然不会详细过问、真亏你能过来呢』

『恩。娜塔莉亚觉得寂寞的话、缪就算是异世界也会赶过来哦 』

『谢谢你、缪。...总觉得、缪将来会变成非常恶劣的人一样的感觉(いけない人 总觉翻成这样怪怪的 但是好像也没错 各种意义上恶劣?)』

『奇怪..最近、经常会被这么说。缪只是模仿着爸爸和姐姐们而已啊』

『那些姐姐们和爸爸有没有被人说过是非常恶劣的人?』

『哈!?』

说着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娜塔莉亚的心高涨了起来。没有被记录在招待客的名单上的缪在在这里的事如果暴露的话、应该会变成相当大的骚动的情况、心脏砰砰直跳的、但同时也对于可以遇到想见到的友人而非常的高兴。

自然的、不停的说着话、两个人虽然成为了墙壁上的花朵、却比任何地方都要华丽、纯粹、快乐。

但是、那样开心的时光、突然的被破坏了。

与咔嚓的声音一起、一位初老的男性突然转身倒地、周围的人们慌张赶过去查看他的样子、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一定是喝酒喝多了吧、说着这种让人呆掉的说明的时候、这个时候别的地方又有同样如此倒地的人。

以此为契机、虽然有时间差但是会场的人都相继的倒了下来。

『怎、怎么了?发生了什...啊? 』

『娜塔莉亚?』

正在困惑中的娜塔莉亚的说话声突然中断、缪将视线转了过去、在那里的是跪在地上马上就要合上双眼的娜塔莉亚的身姿。明显的、非常不自然的被睡魔袭击着。

马上抱住了快要倒下的娜塔莉亚的缪、察觉到自己也涌起了睡意。

『这个..莫非是料理?呜、明明只是普通的派对来着....这也是因为是爸爸的女儿吗?』(吐槽阿一的争纷体质 走到哪哪里就要闹出事233)

意外的、小声的说着如果阿一听到的话会受到打击的话、对马上就要失去意识的娜塔莉亚送出『 大丈夫』这样的话、缪从“宝物库”中取出来魔法药喝下。然后一瞬间睡意就被吹飞了。

虽然也想给娜塔莉亚喝、在不清楚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到时候娜塔莉亚的精神上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结果就这样(没给喝)了。

然后想给阿一发消息、等注意到有电波妨碍时、一群人走过来的脚步声传到了缪的耳中。

缪。发出『 姆』的声音环视着四周、大部分人都是被料理中的睡眠药给弄睡着了。不、就连警备的人都睡着了、一定也用了料理以外的方法吧。

警备森严的政治家们的派对、不杀伤他们而是全员弄晕、计划、组织力都不一般。

『没办呢』

缪困扰的看着娜塔莉亚、然后抱着娜塔莉亚横躺在那里、不被发觉的微微睁开眼、装作睡着了的样子。

『 醒醒、娜酱。醒醒』

『恩.. 』

脸上有柔软的触感、慢慢的抚摸着脑袋的触感、娜塔莉亚的意识慢慢的醒来。睁开眼后、倒着从正上方看着自己的缪的脸进入视野。(因为在膝枕 所以是倒着的)

『 缪?』

『 是哦、是缪哦。早上好、娜酱』

『恩、早上好。但是、为什么缪会在我的房间?』

『娜酱。如果真的错觉这个被铁窗围绕的场所是缪的房间的话、缪会找个机会、不得不去去和娜酱的家人好·好·谈·谈(PHANASHI)的哦?』

『诶?.........!?』

总算从半醒的状态恢复过来的娜塔莉亚、噌的起身环视着四周。然后、自己所在的场所就像缪说的那样、是煞风景的混泥土与铁窗的房间。

同时、确认自己与缪以外、差不多有十人与自己年龄相近的孩子、已经是苏醒的状态并且缩在房间的角落。从大家都是派对时的打扮来看、是一起在那个会场的吧。有几个还是在一同作为圣歌队的成员时见过。

谁都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坐着、朝着多半刚才是在为自己坐着膝枕的缪、娜塔莉亚看了过去。

『 mi、缪。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里!?我们、会怎么样!?爸爸呢!?』

对于恐慌的娜塔莉亚、缪静静的将娜塔莉亚轻轻的抱住。然后噗噗的温柔的拍着她的背、『没问题、没问题的说。娜酱有缪在身边哦 』这样的温柔的声音说着。

然后、呼的放松了力量、娜塔莉亚取回了冷静。

看到娜塔莉亚冷静了下来、缪放开娜塔莉亚的身体、环视了一下其他的孩子们、这样开口了。

『首先、缪们在会场中、吃了放入睡眠药的料理在睡着的时候被诱拐了。之后、做了四十分钟左右的车被带到了这个地方了哦。被带过来的只有会场的孩子、大人们就这样被扔在了会场』

因为被右拐这样的话、孩子们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在那之前、缪继续说着。

『并不是全员都在这个房间、不过至少从哪个会场拐来的孩子们都在这座建筑物中的样子。从犯人们的对话来看、果然要向政府提各种各样的要求的样子。缪我们就是为了那个而作为人质带来的。犯人、是相当大的组织、全员都用枪武装了起来。在救援来之前、应该还要一段时间。总之现状就是这样。还有什么疑问么?』

『总之、想知道为什么缪会对状况这么清楚!』

对于缪井然有序的说明、大家都是『啊、原来如此 』这样的表情中、娜塔莉亚大叫了出来。缪直率回答了。

『因为一直都醒着的虽说!』

『睡眠药呢!?』

『解毒掉了!』

已经连、怎么解掉的?这样的话都说不出来的娜塔莉亚断断续续的问到、

『为、为什么、能这么的冷静?』

将这最基本的疑问抛了出来。然后、

『因为被诱拐的经验丰富的说』

『到底度过了怎样的人生啊!?』

『被迫穿越沙漠、被关在地下牢里、被下水道冲走、被拍卖、被怪物修女绑架....』

『停下!更多的不想在听了啊!』

数着手指、复数着自己被诱拐的经验、不知为何、娜塔莉亚留着眼泪抱紧了缪。给对方留下了过着凄惨人生的不幸少女的印象了吧。(指娜塔莉亚对于缪所说的给自己留下的印象 )

『呜、但是为什么会留在这里?缪的话可以逃跑吧?』

『 miu?』

娜塔莉亚边擦着眼角的泪水、对于缪为什么不逃走发表了疑问。其他的孩子们对于两人的互动、尤其注目着缪的话、缪做出『你在说什么啊?』这样子微微歪头的样子回答道。

『 明明娜酱都被带走了、为什么缪要逃呢?』

『 呜』

仿佛明明1+1=2、为什么要回答3、缪如此的回答、娜塔莉亚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缪太男子汉(其实我想翻成太帅了)了、少女的娜塔莉亚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脸红的像苹果一样!

想要蒙混过去一般、娜塔莉亚询问着接下去怎么办。

『总之、先和爸爸联络』

这样说着、缪从礼服的裙子下面取出了智能手机。人质的男孩子们『啊咧?手机不是全部被没收了么..』发出小声的疑问...女孩子的裙子中是非常神秘的。一定。

从卷起来的裙子中露出的大腿、男孩子们微妙的脸红起来并将视线飘了过去的时候(因为缪与娜塔莉亚的互动、紧张和恐怖感都得到了缓和)(前面的括号是原文就有的)、缪开始准备与阿一联络......

『!?搞砸了、的说...』(此处缪终于露出了尾句nano 前面一直没有哦应该是想装大姐姐的样子)

一下子变成了失意体前屈的姿势。缪手中的智能手机的屏幕是一片黑。

其实、这个智能手机与普通的智能手机不一样、是阿一制作的通信用神器。为了能让缪也能使用、与其他缪的专用神器一样的魔力储存型、要说与普通的智能手机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能与异世界通信这一点...

『 充电、忘记了...』(原文是充填 是指往里面冲魔力 为了接地气我翻成充电)

与异世界通信是有成本的。正直妙龄的缪经常与朋友们说的太起劲、经常将内藏魔力用光导致被阿一爸爸骂、这回也一不小心用完了、怕被骂才没有去让爸爸充电、现在、里面完全空空的啦。

『那、那个、缪? 』

看着保持着失意体前屈失落的缪、微微察觉到发生了什么的娜塔莉亚露出微微笑容的脸。发现这样表情的娜塔莉亚的缪马上抬起了脸、视线漂移的说道。

『人、不能老是在意过去的事。要看着未来。对不对、娜塔莉亚!!』

『 诶!?那、那个..』

『这不是失败、只是发现了这个方法中没有成功的说!』

『 en、恩?』

『因此、联络爸爸这个方法作罢』

『........』

缪做出急急忙忙的把智能手机放回了礼服的裙子中(做出这样的样子放进了“宝物库”)的样子。娜塔莉亚们什么都没说的注视着这样的缪时、缪一个人挽起双手开始思考。

(首先、与爸爸的约定其之1、绝对不暴露正体、不能被看见神器。与爸爸的约定其之2、必要的时候、必须先和爸爸或者姐姐之中的一人进行商谈。约定其之3、约定1与约定2都无法实现的时候、缪绝对必要的话....)

『-----“尽情的去做。善后工作就交给我”。恩、现在就是那种时候的说』

再次确认与爸爸的约定的缪、内心中『爸爸帅过头啦。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能让我重新迷上的说 』这样的嘟囔、今后的方针明确了下来。

总之派对结束的时间已经向阿一传达过了、即使没有联络、不、没有过去的话、觉得奇怪的阿一一定会打开通往派对会场的门去迎接缪。被诱拐后的时间、与派对结束的时间对比的话、还差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阿一一定会察觉到异样。

变成那样的话、阿一手里拥有“导越的罗针盘”、一下子就能找到缪的所在。然后诱拐事件就解决了。

即使、在阿一发现之前发生了什么状况的时候、缪就不用自重、将给与的力量全部使用去解决问题。之后的善后就交给世界第一可靠的爸爸、缪准备为了自己的命与朋友的命而去战斗。

然后、为了找回不知道被拿到哪里去的自己的手机(缪有连个手机一个是被没收的普通手机 然后是神器手机)、与爸爸联络。然后全部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对于自己的方针『好、的说 !』这样的、平时一直注意的口癖全开来为自己注入气势的缪。盯着那个样子的缪的孩子们、看到转过头来的向着自己的缪的微笑一瞬间吞下了一口气。

『不用那么担心。没事的』

为了让自己们安心、为了观察希望、即使是逞强。对于那确信的强大、存在于那个话语中。自然的、孩子们的身体里少了逞强、表情恢复了起色。

缪对那样的孩子们开口道『以防万一、准备一下』、让孩子们集中到房间的角落、在那个周围开始设置小型的十字架。

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也说不定、姑且把手伸进裙子下面、从里面取出了完全不可能藏在里面的东西、不论是十字架的大小与数量、明显已经超越裙子可以藏得住的范围。真是不可思议的现象、娜塔莉亚他们望向远方、盯着缪的举手投足其他的孩子们眼中放出闪亮亮的光辉。

『你...到底是谁』

因为缪的笑容冷静下来的其中一位金发少年嘟囔的开始询问。

与只相对、对于十字架的设置作业完成露出满足表情点头的缪、做出自信满满的、盛大的自豪表情、就像那是自己的荣誉一般宣言到。

『缪的名字是缪。弑神的魔王大人----他的爱女的说』

孩子们的心动自然不用说。

那之后稍微。

仅仅数分钟、现在还是这个囚禁自己的房间的中心的缪。对于这个状况没有一丝动摇、对于展现笑容的缪孩子们会聚集过来是当然的。不管是谁都向着缪的身边靠近着。

对此怀着总觉得无趣的的娜塔莉亚、缪对于坐着自我介绍的大家一一作出回复后、对娜塔莉亚表示出“这是亲友的说!”也许是无视现场气氛的魔术也说不定。(解释:各种家伙热情的想勾搭缪、缪完全无视这些空气表现出娜塔莉亚是自己的亲友)

(话说、那家伙、靠的太近了吧)

占领着缪身边的位置、从另一边热情的搭话的金发少年、娜塔莉亚向他送出了锐利的视线。

『那个、虽然不是很懂...总之、缪的爸爸、非常的厉害、马上就能找到我们然后收拾那些家伙的意思吧』

金发的少年--名叫埃米尔的它问到。缪的、非常厉害的爸爸的话题、比起眼睛闪闪发光聚集过来的孩子们、比较冷静的埃米尔现实的思考着话中的意思、这才是使用魔法什么的不可能这样的不可能的事情这种现实的思考所发出的感想。

顺便一说、房间中的孩子一共有九人。全都是那个派对中出席的政府人员的孩子。

『恩。爸爸他、对那样的家伙瞬杀的说。即使是姐姐中的一人也能、咕哒呀、咚咔呀、咔嚓呀、啪叽的』

『是、是么。恩、是这样啊』

总觉得、听到了相当栩栩如生的拟声的样子、埃米尔尽力的无视了。

『那样的话、就更不要做出多余的举动比较好呢。再等三十分钟、我们在的地方就会被发现、来。缪酱也、装作睡着的样子、不可以做危险的事情哦』

『没问题哦。恩~埃米尔很温柔的说』

『才、才没有那种事呢、但是...』

在这种状况下、也还担心自己的埃米尔、缪露出了微笑。然后、就像被什么机种一样的的埃米尔少年。『 啊~埃米尔变红了!』之类的『埃米尔、你、喜欢缪酱吧!』之类的、小孩子特有的起哄。

娜塔莉亚的视线更加的锐利了起来。已经到达了会被怀疑是不是十岁的女孩子的等级!

在这样的气氛中、脸完全红透着反驳的埃米尔、越是否定越是容易被看穿。娜塔莉亚的脸终于开始变得像般若一般。已经、小孩子们刚才所抱有的悲壮感完全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

作为代替、埃米尔少年品尝着悲壮感。

『对不起、缪无法回应埃米尔的感情 』

『被强力的否定了!为、为什么?不、并不是说喜、喜欢缪酱什么的。姑且听一下被拒绝的原因什么的..... 』

『不是喜欢的类型! 』

『大直球!那、那么怎么样的类型...不、这也是姑且想听听而已、并不是一定要听、什、什么的.... 』

『喜欢爸爸! 』

『超级锐利的变化球! 不、那个呢、缪酱。喜欢爸爸什么的当然可以、但是无法结婚哦...而且、那个、与对于恋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 啊恩?』

『咿!被可爱的脸用黑社会一样的表情恐吓了!不是、毕竟、那是父亲、啊?』

『没有血源关系所以没问题』

『 意想不到的展开!那、那个、缪酱。就算没有血源、那是妈妈喜欢的人哦?缪酱对于父亲有那样的想法、妈妈会困扰的吧?』

『妈妈她、一有机会就上!这样对我说! 』

『意想不到的援护!怎么可能...到底是怎样的家庭啊、缪的家.... 』

『妈妈和爸爸和、爷爷和奶奶和、爸爸的妻子其他七人的普通的家庭 』

『缪酱的爸爸到底是个什么鬼啊!? 』

『啊恩!? 』

『咿!对不起!求你了、不要用可爱的脸做出黑帮老大般的表情了! 』

埃米尔少年的初恋被疯狂的痛击着。

周围的小孩子们库库的笑着。娜塔莉亚、抱着缪的手腕做出了『活该!!』这样的表情。简直是娜塔莉亚角色崩坏的危机!

在这之中、果然恋爱八卦是女孩子最喜欢的话题是世界共通的、金色的头发比缪稍微年上的样的女孩子眼睛闪闪发光的向缪问到。

『呐呐、缪酱。那样的话要对爸爸告白么? 』

『恩~告白?恩~ 』

稍微歪了下头、缪『恩~ 』的思考的样子、眯细了眼睛。

『告白的话每天都有哦。每天都会对他说最喜欢了 』

『诶~、那样子是无法传达到的吧、绝对~ 』

『恩。爸爸很敏锐的所以知道。但是、缪还太小、并没有被那样对待...所以.... 』

『所以?』

女孩子们咚的心跳了一下瞳孔中放着光辉、埃米尔就快被悲壮感压垮了、娜塔莉亚也露出复杂的表情看着缪、男孩们看着那样的埃米尔露出坏笑的表情的时候、缪说道....

『所以...看准时机、缪就将爸爸吃掉 』

这样说的同时、舌头舔了下嘴唇。脸上被添上了淡淡的红色、热情的湿润的瞳孔『呼呼 』的笑着。都想『诶、是十岁吧? 』这样的吐槽的等级、这是、就像是某个工口吸血姬一般妖艳的身姿。

不经意间、女孩子们『哈哇哇 』的动摇着、男孩子想被抽走了灵魂一般呆然的站着、埃米尔和娜塔莉亚就像被完全被击中一般捂着心脏。

果然、缪从、完全不寻常的姐姐们那里、连不需要继承的东西都继承了。

就在这个时-->">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