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8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2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8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2

装备着突击步枪的蒙面男人的集团在建筑物中的阴暗走廊上奔跑着。他们的目的地是囚禁作文人质孩子的地方。去了那里的同伴们一个接一个的变得音信全无、他们理解是发生了异常事态了、慌慌张张往那里赶过去。

奔跑着的武装集团大概有二十人、跑最后面的其中一人、因为听见了从路过的其中一间房间中传来的什么东西跳跃的声音而停下了脚步。在前头其他的同伴们渐渐的跑远、还在他身边的同伴惊讶的看着他并也停下了脚步。

他用手势传达了房间中有声音的意思、 为了慎重起见、提出调查房间的提议。停下的男人一共有六人、各自点头同意并在走廊中留下两人、走过开着的铁门进入房间。

紧接着、咚的一声门自动的关闭了、不对、谁都没有注意到从天花板那里伸出的小手将门关上。

不由得、留在走廊上的男人朝着门冲了过去、另一个人想要发出警告、在那之前、房间里发出了连续的枪声。

(注:这里是发生在房间里的战斗)发出「嘎!?」「咕」这样苦闷的声音、从天花板上射来的子弹、击中无防备的其中的两人的后脑勺、强烈的冲击一瞬间夺去了他们的意识。剩下的两人马上转向门口的方向并朝门射击、但是阴案的房间并没有响起敌人的悲鸣。

作为代替、

咔嚓的不吉声从两人的身后传来、两个男人在硬直的状态下交换了眼神、并同时一起转过身。在那里的是------

「太慢了哦」

对从天花板倒挂下来用两把手枪“咚娜·修拉库”指着两个男人眉间的少女的身姿。男人正要骂出脏话的之前、少女------缪扣下了扳机、两人的脑袋瞬间超后面弹了下去(没有杀掉哦 只是击飞)

直接撞上入口的门发出咚的声音、正准备进入房间的在走廊上的两人一瞬间硬直了一下。对于从怪物射手那里学来本领的爱女来说这是致命的空隙。

用顶飞同伴身体的气势打开门的一瞬间、砰砰的两声干脆的声音响起、同时刚推开房间进来的两人一瞬间就倒下了。

.........倒吊在天花板、诱敌进入房间将他们击杀的那个身姿-----简直就像职业杀手雷昂一样!(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梗?)

「快、大家、在他们回来之前、从这个房间离开」

缪朝着房间的角落说道、紧接着、房间角落的景色就歪曲了、从哪里显出了孩子们的身姿。每个人的小手中都握着与手一般大小的十字架。那是“别碰我、这个变态”的副机能、扭曲光线隐藏身姿的能力(就是光学迷彩)。

「那、那个、缪。刚才、是怎么做到站在天花板上的?」

一边移动、娜塔莉亚还是忍不住的问到。对于她的疑问缪回以了「毅力」这样的话。娜塔莉亚垂下肩、「至少、希望你说是魔法啊...」。当然、缪能办到雷昂能做到的事并不是因为毅力、而是因为镶在长靴中的“重力石”与“空力”的缘故。

就在那时、从远处传来爆炸的声音。

「缪酱、这声音好像是从之前囚禁我们的地方传来的」

「miu。大概是中了我缪设置的陷阱了吧。虽然装备都很厉害的样子、犯人先生们的行动意外的粗枝大叶」

「原、原来如此...」

好像、连自己们都没想到的对手的事都预料到了样子、埃米尔的脸颊痉挛了。不管怎么说、被十岁少女当成废物的武装集团什么的....更加、在意缪的正式身份了。

之后、移动的过程中、遭遇到的敌人都被华丽的用双枪、战锤术与、打鞭术和双刀术全部收拾掉了。对于这样的缪跟在后面的孩子们像看英雄一样送去了闪闪发亮的视线。终于、发现了写着“EXIT”的门。

连接着外面的门。

娜塔莉亚他们的表情明亮了起来时、缪露出了困难的表情。同时、从刚才过来的路上传来了大量的脚步声、 叹气的同时、让娜塔莉亚他们的好好的握住十字架、打开了门。

在那里的是、

「就是你么、混在小鬼们当中的恶魔」

差不多有三十个蒙面的人架起突击步枪指着他们。娜塔莉亚发出了「咿」的小小的悲鸣。

缪并没有回答像是武装集团老大一样的男子的问题、环视着四周。出来的地方貌似是巨大的仓库。本来是应该放着大量的集装箱的吧。

海人族的缪的鼻子从潮水的香味中、发现到这里应该是邻接港口的地方。(虽然最初就猜到了)。没错、这里是保管货船货物的仓库街。

这里是仓库街的一角、与管理楼相邻的仓库就是现在所在的地方、但是这个仓库的有了更加森严的气氛。不知道武装集团一共有多少人、大量的重火器以及在指令时排列着大量的电脑显示器、其他还有正在做伪装的装甲车、外表就像移动冰淇淋车一样、里面却装备了加特林等武器。

「呜~恩、从装备和诱拐手法来看、就在想是不是这样...果然不是普通的诱拐犯而是恐怖分子啊」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政府准备的护卫么?」

恐怖分子的老大的脑中想到了自己国家的少年兵、将推测的答案说了出来。然后无法相信自己的组织的士兵们被这么一个少女为所欲为的干掉这样的事实、武器什么的是藏在什么地方也很在意的。

本来的话、作为异常的存在、无法确认身份的缪应该当场杀掉的、这样的异常存在对头领的男人发出了质问。

「缪的手机在哪里?」

「...回答我的问题」

被差不多三十门强枪口指着、几乎已经是将死的状态却依然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做出反问的缪、头领的男人的声音更加低沉了。

「请你先回答我的说。之后我也会回答你」

「你以为你存在可以交涉的立场么?」

对于缪的言辞、头领的男人举起了单手。这时候、响起了枪声。部下的其中一人向娜塔莉亚开枪了。当然的、因为娜塔莉亚手中握着“不要碰我、这个变态”

。子弹杯空中无形的墙壁阻止了。

恐怖分子一下子露出动摇的样子。在那之中、虽然惊讶却没失去冷静的头领开口了。

「....什么东西。米国连这样的东西也开发出来了么」(原文就是米国)

「比起那个、我的手机在哪里?」

头领的男、觉得缪游刃有余的态度是因为那个看不见的屏障的关系、如果枪没用就直接去抢过来这样的在脑中做出决定。然后为了夺走那个屏障、会对以后的恐怖袭击更有利、边这样思考边在心中笑着。

这种想法产生的余裕、头领男人心血来潮的用视线回答了缪的提问。那个视线的前方是集中了大量的电脑的简易指令室的一角。恐怕、那里也放着其他孩子们的手机吧。

「然后、你到底是什么人」

再次的、头领的男人发出质问。已经告诉你放手机的地方了、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了。对于这样的头领、缪露出呆掉了的表情说道、

「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啊。相信敌人的话什么、你没问题吧」

以头领的男人开始、蒙着面的男人们肯定也是额头上爆出青筋的状态吧。真想看看这小鬼的家长的脸了。

「你以为只要有那个屏障在自己们就绝对安全了?那样的东西直接去抢过来就行了。还以为你是受过特殊教育的人、连这种状况都判断不出来么、莫非是我过大评价了?还是说认为那两把枪和那些原始的武器能应付的了这个人数?」

「.......」

头领的男人举起手臂与旁边的男人交换了视线、缪他们的身后出现了十人以上的武装起来的男性、并且在仓库外面进来的的三十多人与后面的人一起将缪他们围了起来。

「尽给我们找麻烦。因为接下去的计划我们科室很忙的啊。外面还有五十人以上。你们是逃不掉的。乖乖的回到地下牢里吧。根据你们家族的表现、兴许还能让你们活着回去哦?」

头领的男性吐出绝望的话语、想要扼杀她们的希望。娜塔莉亚静静抓着缪的衣服。其他的孩子们也浮现出害怕的表情。

缪向着他们转过头、露出了连一丝绝望都看不到的笑容。谁都因为那个露出犬牙、炯炯有神的瞳孔寄宿着凶恶的光芒、威风堂堂挺直腰背的身姿、吞下一口气。

缪直直的面像头领、将“咚娜·修拉库”收进了枪套里。

「没错、这样就-----」

「战力差?你还真是闹了个天大的误会的说」

以为缪是放弃了、向前走出一步的头领因为被缪打断了自己的话而停止了脚步。同时、就像自己刚才做的那样缪直直的抬起手。

然后、注意到不知为何左手的无名指中夹着的宝石发出闪闪的光辉。

「你是什么时候产生了只有一个人的错觉?」

「什、么?」

紧接着、真红的光芒爆发出来、然后下意识的扣下扳机的恐怖分子们看到自己的发射的子弹、被不是防护罩而是物理的手段阻止了。

金属的六只手。像蜘蛛一般多的脚。不管是背后还是前面都装备着一眼就能分辨的凶恶武装。理性头部上的眼睛、噌的发出了光芒!七体---金属构成的异形一般的战士。

围着缪与孩子们、就像夸耀自己最强硬度的身体似的直接用身体当下了子弹的就是、没错......

--------大罪战队 恶魔战士!!!(知道假面战队的都懂)

咚啪!身后爆炸出了七种颜色的烟雾、七台活体哥雷姆们分别摆出各自的姿势。(参考假面战士一起登场时的特效233)

哑然、呆然。

不管是敌方还是己方人员全都僵在了原地。

毕竟、太不可思议了啊!都快听到是不是退化成幼儿这样的吐槽了。

「想要阻止缪的话、至少也要准备两位数的使徒再来、的说」

「什、什」

相对于动摇的头领缪露出无敌的笑容下达了命令。

「大家~、干掉他们的说!」

做出就像会发出“yes、sirrr!!”这样的充满敬意的敬礼的恶魔战士们、下一瞬间就发出机械运转的声音展开了武装。

对于威胁自己们公主的恐怖分子开始了蹂躏。

装在身上的两架加特林将仓库中的一切变成了垃圾、架在肩上的小型导弹发射架如豪雨般发射着导弹群将仓库外面变成了红莲之海。

每只脚上都装有滑轮高速的驰骋在战场上、装备在背面的武装一次又一次的放出电磁炮。对于做出人肉炸弹的觉悟抱着炸弹冲过来的人用两只拔下双脚变成光束剑将敌人一瞬间切开、对于想使用伪装起来冰淇淋车里的重火器的人、用处这种巨大身体完全无法想象的跳跃并用脚上的打桩机一瞬间将车体粉碎击飞。

「什么鬼、米国、连这种兵器都造出来了么」

(绝对、不是这样....)

其实老爸是美国陆军中将的埃米尔对着在拼死指挥部下作战的恐怖分子头领发出的大叫、露出干笑并在内心吐槽到。

「那个小鬼、只要杀了那个小鬼!这个应该就会停下来!」

在“路西法”和“玛蒙”以及“雷乌”“撒旦”(原文全是爱称 我照着全名翻)在仓库外大闹的时候、意外的没被干掉的恐怖分子老大像注视着魔鬼一般看向缪并把火箭筒(忍不住刷一发RPG!)架在了肩上。

与之相对缪从腰间的容器中拿出来收纳在里面的宝石。那个只有子弹般大小的闪闪发光的黄金色宝石中刻着一个类似几何学的图案----魔法阵。

缪将夹宝石夹在手中间像是要对抗火箭筒一样指向了男人、

「オーダー(ミュウが命じる!)!シヴィル・(黄金トカゲで)アウル・(ビリビリ)トニトルス(しちゃえ!!)!!」(以缪之名命令!黄金的蜥蜴电死你!)(前面的括号是原文上的 咒语我就直接放原文了)

下一瞬间!宝石放出黄金色的光辉、那个巨大的光芒一下子变成了巨龙的样子。

「啊?额?诶?」

在召唤出自己的公主头上盘旋的雷电编织的黄金色的龙------“雷龙”向着发出声音的头领看了过去、紧接着发出落雷般的咆哮飞了出去。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像女孩子般的叫声想要逃跑的头领、以人类的脚力是不可能逃出雷龙的魔掌的、和周围的部下一起卷入盛大的爆炸中。

------缪专用 宝石型魔法发动神器 “月姐姐的爱”

只会对缪的灵魂以及言灵起反应、月在特定的宝石(一次性)中封入魔法的神器。代替子弹放在容器中的各种各样的宝石每个都是封入月原创魔法的神器、而且只有缪可以使用。

就好像某个冒失一组使用的魔术一样(凛你心情如何?233)...这样的话肯定不能说。因为听到看了某个动画后缪发出「宝石魔术好帅。但是还月姐姐这边更加厉害」这样的话月姐姐满溢出爱情的结果、也不是说完全没关系。(指把月和凛作比较话说10岁看FATE?)

「mimimimimi、缪!刚才的!刚才的是!魔、魔法!」

娜塔莉亚闹腾着对于缪果然是魔法师啊这样的感想!发出确认的话语。

「恩、这是“月姐姐的爱”的说」

「诶?不、这是魔法吧?」

「恩、是“月姐姐的爱”的说」

「诶?啊咧?爱?不、但是魔法...」

「不愧是“月姐姐的爱”的说」

「...........」

娜塔莉亚混乱了!毅力之后、又因为爱情而引发超常现象!你就说她是魔法不行么!娜塔莉亚在内心中这样绝叫到。

将手搭在娜塔莉亚的肩上。娜塔莉亚转过身看到的多一脸已经悟道了的表情的说出了「是爱、不也挺好么」的话的埃米尔少年。埃米尔少年的内心已经超出容量了的样子。对于缪的言行已经完全是完全接受的样子。总之、、娜塔莉亚先给了他一拳让他安静下来。

到恐怖分子的悲鸣停止、只过了五分钟左右。

缪将保护其他房间里的孩子(注:孩子们是一群一群分开关着的)的任务交给了恶魔战士们、自己向着指令室走去。然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放心的吐出了一口气。

「呐、缪酱。这个是.....」

「miyou?」

埃米尔少年在取回自己的手机手机后盯着电脑的显示器向缪搭话。真的被打坏的电脑的显示器上显示着死机时的画面、画面上是飞机场到处冒着烟的图像。(电脑死机卡在了这个画面上)

看样子恐怖分子不止策划了这次绑架、还对其他地方进行了恐怖袭击的样子。

缪发出「呼恩」的声音点了下头迈开步子、走到了被弄得焦黑冒着白烟勉强还有气的 头领的眼前。

这是准备干什么呢?在娜塔莉亚他们的眼前、缪朝着倒在地上的首领........的股间踢了上去。

「哦噗!?」

「赶紧给我起来的说」

发出奇妙的绝叫睁开眼睛的头领先生。压着股间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对于这样的他缪叫来“撒旦”将他从后面抱住两只胳膊固定住了。张开两手被固定的模样仿佛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

「你、你这、混-----」

「不要擅自说话、的说」

这样说着缪再次朝着头领先生的股间使出了流氓踢。「啊咿咿咿咿」这样的、头领先生又发出了奇妙的绝叫。以埃米尔少年为笔头、男孩子们都青着脸做出两手护着股间的样子。

「现在、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你们的计划、这次的目的、全部都坦白出来」

「谁、谁会----」

缪慢慢的拉开距离、手中的是刚取出的打黑鞭“这是武器的说”。然后呼呼的发出切开空气的声音在自己周围描绘着螺旋。(解释:就是吧鞭子举到都上转着挥起来)

「希望你能坦白」

「这、这种威胁、是没----啊啊啊啊啊!!?」

不出所料、青着脸拒绝了缪的要求的头领先生的股间、随着呼的切开空气的声音一起受到了来自鞭子前端的强袭。在现场的是、发出绝叫的头领先生、铁青着脸两手护着股间的男孩子们、以及两手蒙面、却从指尖缝隙中偷看这事情发展的女孩子们。

「来来、全部给我坦白的说!不然的话你“儿子”就没命了的说!」

「你、你这、e mo(恶魔)---啊啊啊啊啊啊!!」

「右边、左边、右边、左边、的说!」(吐槽: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个不得了的抖S)

「住手、求你不要再对我“儿子”出手了」

「在你、全部坦白之前、是不会停止鞭打的说」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的说」

与啪咚啪咚、啪叽啪叽咚咚咚的声音一起、出现了黑色的暴风、但是其中加入了绝妙的手下留情、“这是武器的说”对头领先生的“儿子”进行着拷问。就像被灌了デンプシーロール(这啥饮料?)一样、“儿子”经受着地狱一般的痛苦!

在那里的是十岁的美少女、用鞭子痛击着发出绝叫的恐怖分子的场景。

终于、从缩卷着身子保护着股间哭泣的头领先生那里、将这次的大规模恐怖袭击计划一点不漏的打听了出来、再次握紧“这是武器的说”走到头领的前面。

「求、求你了、已经全部都说出来了.....所以、不要再-----」

做出这般求情的头领先生最初看到的凶恶霸气已经一点不剩了。对这样变得柔弱的头领先生、缪向着他露出宛如妖精一般可爱的笑容。头领先生也是、埃米尔他们也是、以为缪已经原谅了他而露出安心的笑容......

「给我变成汉女的说」

「等、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响起了一声枪声、这一天、头领先生的“儿子”被上天召唤而去了。

朝着冒着白烟的枪口吹了口气、撇了一眼倒在地上抽筋的头领。说出「太毫不留情了啊」的缩起了身子的男孩子们、包括娜塔莉亚在内的女孩子们红着脸「缪、好帅....」这样小声的说着并送出热情的视线。

来到这样的他们的身边的缪、取出了手机。

「缪、要做什么?」

「对、对啊。其他地方也正在被恐怖分子袭击了吧?要快点联络」

娜塔莉亚与埃米尔也想联络自己的父亲、并通过父亲将恐怖分子们的事传达给政府。

「恩。虽然这样行、不过现在一定已经爆炸了吧、被劫持的飞机之类的、驻扎在恐怖分子们的国家的士兵们应该也处于什么都做不到的状态吧、普通的话」

确实、就如缪所说的、现在的状况非常的糟糕。被爆破的机场有好几个、其中也有几架被劫持的飞机。在沿岸停靠着搭载着导弹的船也可以不间断的发射导弹的吧、驻扎在恐怖分子们国家的本国士兵们现在也应该是被包围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就快要被全灭了的样子。

其他除了这个据点以外的恐怖分子还有别的据点、那里也有别的被抓来的人质、貌似袭击总统的计划也在进行中的样子。从办公的地方在、因为这次的恐怖袭击去往白宫的途中遭到袭击了的样子。好像就是这样的袭击计划。

在那里应该也无法解决所有问题的吧。今后也、正在数小时之内发生大量的被害的情况也很容易想象的到。

没错、如果是缪说的普通的情况下。

露出不安的表情的娜塔莉亚他们、但是缪挺起胸部用带着绝对自信与信赖的声音宣言到、

「现在、要给爸爸打电话了。所以、已经没问题了!」

叮铃铃铃铃、黑色的电话因为收到联络而在南云家的客厅响起。

「恩?是缪打来的么。正好是派对结束的时候呢」

收到联络的是阿一的电话。阿一脑中浮现出穿着礼服意气风发的出门的爱女的样子不经意的露出了微笑、然后拿起手机。

「哦、缪。可以去接你-----」

『爸爸!现在世界正在危机之中、请求帮助的说!』

「.......哈?」

听到从手机中传来的女儿的第一句话、阿一下意识的露出呆住的声音。一起坐在客厅中的月、希娅、缇奥、蕾米亚、香织、雫、爱子、莉莉亚娜、菫、最后是愁们都做出「哦呀?」的样子注目了过来。阿一将手机开到免提模式、询问着发生了什么情况。

『恩~、就是来到派对后被恐怖分子们诱拐了。在被诱拐到的地方、缪完全没自重。与恐怖分子的“儿子”好·好·谈·谈(为啥翻着这么邪恶?)的结果。世界正在危机之中。在这里』

「原来如此、完全,..无法把握状况!到底做了什么、变成这样的啊.....」

『因为是爸爸的女儿』

「「「「「「「「「「原来如此、超同意」」」」」」」」」」(吐槽阿一的争纷体质、到哪哪就出大事2333)

月他们对于缪的话表现出深深的同意。朝着他们送出不快的眼神、阿一改变了表情问到。

「然后呢?希望爸爸做什么?虽然不是很清楚、诱拐犯们应该已经被缪全面了吧?虽然善后当然会做的、缪还希望爸爸、爸爸们、做些什么呢?」

『诶嘿嘿~不愧是缪的爸爸、爱死你了』

虽然不是详细的说明、但是重要点都了解了、小事什么的先放在一边、听区了缪的请求的阿一、缪用高兴的声音这样说了。爱情表现与幼儿时一样非常的直接、最近、总觉得那个声音富含了少许妖艳的样子、是错觉吧。

阿一环视了一下“姐姐们”。对于不知为何全员都竖起的大拇指。阿一露出了浅笑。

之后、阿一使用罗针盘锁定了正在被恐怖袭击的场所。让愁他们留下看家、使用水晶钥匙向着世界各地的现场开始传送了。

虽然不是针对性的、抓了缪与他重要的朋友准备公开处刑、对于寻求帮助的爱女的请求....

已经、连恐怖组织的理念啊价值观都不需要知道了。

对于无差别的散播悲剧的他们。想要将孩子们公开处刑这种想法、虽然那之中有怪物的女儿在、竟敢不讲道理的就诱拐了过去。就算被毁灭也不过是自找的。

(解释:就是就算我女儿超强 你们竟敢随便就想拐去公开处刑 管你有什么理由 全部干掉 这样的意思)

这之后的事、在数小时之内被印证了。



-->"> 本章已完